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死亡

11.4万浏览    5339参与
ney4night&day
  就算重生 也会与你相爱

  就算重生 也会与你相爱

  就算重生 也会与你相爱

South

《南言》

  一直以来,我对死亡都没有过一个清晰的认知。...


  一直以来,我对死亡都没有过一个清晰的认知。

                                                 ——南方

———————————————————————

  死亡有各式各样的代名词。

  

  死亡是一种解脱;

  

  死亡是一种深渊;

  

  死亡是一种归宿……

  

  这不只是肉体上的归宿,更是灵魂上的归宿。

  

  我脑海中曾经浮现过这样的场景:我艰难地在冷风中前行,风大的可怕,仿佛能清楚的听到狂风的嘶吼声;在风中凌乱,眼中迷离。

  

或许这正对应着我现实中的状态:迷茫。

  

  我想起我曾说过的话:

  

 「海啊,带我走吧……」

  

  我对海是如此的执着,甚至想让自己的死亡在海里开始,在海里结束,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

  

  我想在海中自由地遨游,而不是成为那溺死的鱼。

  

  可悲的,无言的,早有预谋的局,无法逃出的局。

  

  冰冷的眼神  无声的讽刺

  

  「荒谬的世界」

  

  也许是时候该结束了,结束这场闹剧,结束这荒唐的存在,结束那曾经的辉煌。

  

  或许我从来就没有辉煌过,那只是一场梦,一场自我安慰的梦。

  

 「 就算有那又怎样,它早已是历史」

  

  什么都做不好,习惯了,从一开始的努力变成了后来的颓废放弃。

  

  「黎明的曙光到来了,但又匆匆的走了」

  

  我走向海里,大海的深处,海浪为我鼓掌,海风为我送行。

  

  「一场游行罢了,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我终会成为溺死的鱼」

  

  头披星月  身披大海

  

  笑容满面  犹如春光

  

  匆匆的来  匆匆的去

  

  蒙蒙细雨  点点繁星

  

  她在舞蹈  她在歌唱

  

  泪流几行  歌声悠扬

  

  拥抱大海  手握辰星

  

  愿无忧愁  愿无忧伤

  

  已是南言  亦是难言

  

  挥手告别  再无序章

  

  

                                                         Death

——END

  

——————————————————————

  

                      [ I love my life]

  

  

              [I will not give up easily]

  

  

              [I hope you do the same]

  

  

      [I hope to see you again next time]

  

  

                           [Thanks]

  

  

                                                   ——South

  

  

JTSW

“沈芝馨我是你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吗?”

“是。”

“那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当然。”

后来我真的爱了她一辈子,但只是她的一辈子。

“乐乐,我说了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你现在走了,我爱谁一辈子啊?你说说话啊,你回答我好不好。” 

她再没有回答我一句。

现在她就只是个木头盒子了,她再也听不到我说我爱她了         

“沈芝馨我是你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吗?”

“是。”

“那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当然。”

后来我真的爱了她一辈子,但只是她的一辈子。

“乐乐,我说了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你现在走了,我爱谁一辈子啊?你说说话啊,你回答我好不好。” 

她再没有回答我一句。

现在她就只是个木头盒子了,她再也听不到我说我爱她了         

命运之轮

在你眼中我是谁🦋

我是枯黄的落叶,破碎的玻璃渣,被踩脏的纸巾,发霉的床板,被遗忘的燕麦片,发锈的钥匙;是捋不平的褶皱,量不清的天秤,摩挲不掉的眼泪;是远洋航行的海啸,吞噬树木的白蚁,断流的枯井,枯滩上的垃圾;是毫无见解的朽木,破洞的杯子,融化不掉的冰块,布满雨水的伞;是不见血色的白绫,是插满剑刃的护衣,是凌乱的风声,握不紧的笔。

我是枯黄的落叶,破碎的玻璃渣,被踩脏的纸巾,发霉的床板,被遗忘的燕麦片,发锈的钥匙;是捋不平的褶皱,量不清的天秤,摩挲不掉的眼泪;是远洋航行的海啸,吞噬树木的白蚁,断流的枯井,枯滩上的垃圾;是毫无见解的朽木,破洞的杯子,融化不掉的冰块,布满雨水的伞;是不见血色的白绫,是插满剑刃的护衣,是凌乱的风声,握不紧的笔。

福倚山水
和你有过感同身受 更能体会你的...

和你有过感同身受 更能体会你的心情 我那时坐在教室里上课 听到消息都浑身脱力站不起来 你撑下来了工作 撑下来了工作人员整蛊 帮别人解决问题 你真的好厉害好厉害

和你有过感同身受 更能体会你的心情 我那时坐在教室里上课 听到消息都浑身脱力站不起来 你撑下来了工作 撑下来了工作人员整蛊 帮别人解决问题 你真的好厉害好厉害

库库酱

【all原神空】预告!好感度up↑up!

注!本文是all原神空的长篇同人文预告,本文含有角色死亡(空会通过死亡来拯救每一个错误决定)角色悲惨过往(约会剧情概率出现)以及微量R(if线,主线暂时没有)请注意,本文是长篇文,每个角色都是因为空改变了悲剧,所以每个人都单向头空,本人更喜欢少年X空可能会有点私心(诶嘿)不许辱骂角色(说的就是你崩子酱)提瓦特没有坏人!每个角色都是好孩子都应该被爱着,被空所拯救!(震声!)

注!本文是all原神空,可以调侃下但不要贴脸ky,非常感谢ԅ(¯ㅂ¯ԅ)

   “唔嗯...嗯?!”

   “这里是哪里啊喂!”...


注!本文是all原神空的长篇同人文预告,本文含有角色死亡(空会通过死亡来拯救每一个错误决定)角色悲惨过往(约会剧情概率出现)以及微量R(if线,主线暂时没有)请注意,本文是长篇文,每个角色都是因为空改变了悲剧,所以每个人都单向头空,本人更喜欢少年X空可能会有点私心(诶嘿)不许辱骂角色(说的就是你崩子酱)提瓦特没有坏人!每个角色都是好孩子都应该被爱着,被空所拯救!(震声!)

注!本文是all原神空,可以调侃下但不要贴脸ky,非常感谢ԅ(¯ㅂ¯ԅ)

   “唔嗯...嗯?!”

   “这里是哪里啊喂!”

    还在半眯半醒的状态的空看到陌生的环境瞬间惊醒了,上一秒他应该是在家里睡觉的...吧?可现在为什么在陌生的房间里了?怕不是被人偷走了带到了什么奇怪的人的屋子里了做了些奇怪的事情了吧!想到这里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打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嗯,除了裤子没了剩下的没啥不对劲的...个鬼啊!裤子呢!”吓的空脸色瞬间惨白(我的贞操怕不是已经...呜呜呜呜,天天有人惦记着我的身体呜呜呜)

    “哼哼哼🎶”见到少年醒过来的白发小精灵原本还翘着的二郎腿啃着苹果坐在空的床边,下一秒被光包围着,随后以一阵魔法少女出场的bgm闪亮出场到空的眼前,如果他后面没有音响的播放音乐话,空确实可能会相信眼前的精灵“你终于醒过来了,我的名字是派蒙,是新一代的ending向导,和我签订契约吧,成为新一代的...”“我拒绝!”还没等小精灵说完,空就连忙拒绝了,看这架势空不敢答应啊,白发小精灵没想到空会拒绝,更没想到空还打断他说话,更更没想到空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更更更没想到他居然还握着小精灵怀疑是不是什么新食材,快把你口水擦擦啊喂!“派蒙不是什么食材!派蒙是向导!快放开派蒙!”派蒙挣扎的从空的手上跳下来,因为再不挣扎眼前这小子就要把自己扔锅里了!派蒙跳了下来,站在锅边上整理了下仪容仪表,“咳咳!跟我签订契约吧少年,成为命运修改者吧!”空一脸惊恐的表示“我拒绝!我拒绝!你找别人去!”这一操作给派蒙看不会了,以往的人选都是抢着答应咋到这个少年变成死活不要了?是不是脑子睡傻了?“诶!为什么,成为命运修改者很方便的!”空一脸惊恐的表示“你当我不知道吗!这种情况下后续发展不是变成魔*就是同伴互相残*的发展了!”


 “...快住口!我们没版权!你对命运修改者有什么误解吗!总之不管你答不答应派蒙看上你了,契约达成!”随后房间里出现了奇怪的bgm,伴随着亮眼的光芒,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魔法阵,“你是否愿意成为命运修改者?”空看着眼前一个“yes!”和“oh yes!”选项陷入了沉思,“我不要成为什么命运修改者啊!而且这个槽点太多我到底怎么吐槽!”

 

     长篇同人文《好感度up↑up!》

                      蒙德篇幅预告!

    “这里就是提瓦特学园?我要在这里改变每个人的悲剧命运还要提升每个人的好感度?”

    “没错没错!提瓦特学园是个7个大学校合为一体的学校,不过后续三个还没开放,但是那还太久了,派蒙可以提供给你看每个人的好感,并且每25就会触发一次约会剧情,并且也会看到他们的悲惨过往!”

    “吾乃断罪之皇女菲谢尔再次,勇者啊,汝与吾有着千丝万缕的缘分。”

    “啊!抱歉抱歉都怪我太倒霉了,连累你了。”

    “你..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

    “前辈!这个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前辈您的!”

    “我名叫莫娜·梅姬斯图斯,叫我莫娜就好了。”

    “你..你好!我叫米卡!”

    “哟吼,看来你对我的诗歌很感兴趣吗...”

    “受伤了吗!交给我吧,芭芭拉会一些简单的治疗。”

    “你好!我是蒙德学生会的风纪委员安柏!”

    “我是蒙德学生会文艺委员,叫我优菈就好。”

    “我叫阿贝多,是蒙德学生会的外联部。”

    “啊!大哥哥!那是我的嘟嘟可!”

    “啧,真是麻烦,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看来是一群小混混罢了,休想扰乱学院制度。”

    “小可爱,来到图书馆是想要什么了吗?”

    “你好,我是蒙德区域的学生会代理主席琴。”

    “看来是勇者和诗人的反抗时刻了。”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保护好提瓦特学园!”

    “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的...”

  

    叮咚~你的每个选择都将牵连着千丝万缕的后果,即便身负重伤也要坚持下去吗?

    叮咚~载入成功,【乱码】小姐。

    叮咚~向导自助意识传入成功。

    “...派蒙...会保护好【乱码】的,空也会保护好的...因为...”

  你们是我的全部啊...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对不起,不过我们一定会相见的...有哥哥的地方...就是家啊。”

===================================


 “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事情啊,你是什么妖孽!为什么我要攻略这么多地区的人物!后续还有这么多!我不是什么的*哥,会不会触发什么修罗场黑化然后响起奇怪的音乐把我头砍下来,然后找到另一个人给他看我的头响起什么奇怪的bgm吧混蛋!”

    “串台了串台了!空,冷静下啊!”

    “先把你煮了再说后果的吧!西内!”  

    “派蒙不是吃的!而且这稻妻语言啥时候学的!先把刀放下啊!救命啊!”

                      好感度up↑up!

                        去拯救每一个

                        不完美的人生

夏芷

  医生说有点像双相,开了奥氮平和碳酸锂。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如果能死掉,那是最好的。

  医生说有点像双相,开了奥氮平和碳酸锂。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如果能死掉,那是最好的。

帛枫

迷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变了。

  变得不像一个正常人。

  变得极度不安和自卑。

  变得讨厌身边的每一个人。

  不再对生命赋予崇高的敬仰。

  整日迷茫迷茫又是迷茫。

  

  我恨教导我的人爱我的人。

  因为是怨恨给了我苟且下去的动力。

  不再相信自己除外的每一个人。

  整日感情用事,

  活的痛苦。

  

  但是一想到如果现在死了我恨的那些人还好好活着。

  我就不想死了。

  我好恨他们,也好恨自己。

  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大多都是错的。

  但是我做不到让这份痛苦只我一人承受。

  

  我仅存的良知一遍一遍的阻止我。

  可是那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变了。

  变得不像一个正常人。

  变得极度不安和自卑。

  变得讨厌身边的每一个人。

  不再对生命赋予崇高的敬仰。

  整日迷茫迷茫又是迷茫。

  

  我恨教导我的人爱我的人。

  因为是怨恨给了我苟且下去的动力。

  不再相信自己除外的每一个人。

  整日感情用事,

  活的痛苦。

  

  但是一想到如果现在死了我恨的那些人还好好活着。

  我就不想死了。

  我好恨他们,也好恨自己。

  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大多都是错的。

  但是我做不到让这份痛苦只我一人承受。

  

  我仅存的良知一遍一遍的阻止我。

  可是那些东西和活着比起来一分不值。

  我太恨我自己了。

  又舍不得放弃一切。

  也许我应该了结一下。

  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我好恨他们,好想让他们立刻马上去死!!!!

  

  得过且过我混到了高中,

  恨老师,恨同学,恨学校,恨家长。

  恨他们为何存在。

  也许最不该存在的是我自己。

  可是我真的好恨他们……

深山

自杀未遂

我有个朋友,她性格稍有腼腆,不算太胖,前些天剪了个中性短发,她对此的解释:短发方便;

可是,昨天,她自杀了。

我们是同班同学,所在的班级是年级中的“好班”她成绩还算不错,大考都能稳固在前十左右,学校也不算差,整个区中也能排上名号;她虽有些腼腆,却也不缺朋友,她与我关系一般,班上有几个女孩以扎堆的方式组了个小团体,她似乎也可以很自然的融入进去,又风风光光的全身而退,无外乎,她也有几个玩的特别好的同学,她自杀的消息就是我从其中一人口中得知的。

我们父母常有联系,她父母都是80后,属于小产阶级,父亲是老师,在日常费用中并无苛待,出乎意料,她父母思想较为开放,对她的教育也并没有多严苛,在她自杀后...

我有个朋友,她性格稍有腼腆,不算太胖,前些天剪了个中性短发,她对此的解释:短发方便;

可是,昨天,她自杀了。

我们是同班同学,所在的班级是年级中的“好班”她成绩还算不错,大考都能稳固在前十左右,学校也不算差,整个区中也能排上名号;她虽有些腼腆,却也不缺朋友,她与我关系一般,班上有几个女孩以扎堆的方式组了个小团体,她似乎也可以很自然的融入进去,又风风光光的全身而退,无外乎,她也有几个玩的特别好的同学,她自杀的消息就是我从其中一人口中得知的。

我们父母常有联系,她父母都是80后,属于小产阶级,父亲是老师,在日常费用中并无苛待,出乎意料,她父母思想较为开放,对她的教育也并没有多严苛,在她自杀后,她的父亲情绪有一段时间的低迷,她母亲只在现场和医院当众情绪失控过。


“她好像是从21楼楼顶跳下去的”“啊?不是失足掉下去的吗?”“好像是座烂尾楼吧”“她为什么.....”教室中的猜测声不断,我从她的朋友口中了解到更准确的事情:自杀,昨天,当场死亡,一座较高的老社区的楼顶;她轻轻地将身体向后靠,自然地坠落下来,中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似乎只有重物从高空中极速坠落划破空气的声音以及衣角被风鼓起而发出的翻鼓声,很快,她坠落到地上,鲜红的脑浆和碎裂的头骨为大地上色,肉眼可见的手臂上的血肉喷涌而出,四周在绿荫下的碎肉宣告死亡,好消息是因为楼层很高,她在死亡的那一刻太快,甚至感受不到疼痛。

她没有分发死亡预告,没有跟任何人说,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份遗书都没有,暗中下定决心的自杀者你根本找不出来。

明明拥有朋友,明明开朗幽默,明明成绩不错,明明父母关心,明明一切都还不坏,明明....

她为何而死

我也很好奇,晚上做了个梦,她似乎成了天使,却没有翅膀,没有光环,躺在草坪上,四周绿植疯长,后面是座古建筑,如此美好;周围雾气腾升,她被包裹其中,我装作随意问道:“你真的死了吗?”明明不怎么相熟的人却如同多年好友一般,她淡淡的说“嗯,希望你不会把我认错”“为什么,你没有去死的理由。”“我只是选择了逃避现实而已”“你为什么会选择我来托梦?”她似乎愣了一下,“....”

梦醒了,我端坐起来,眼中有些朦胧,似乎是把她的死和近日来的事情都宣泄出一样,我痛哭了一场,眼泪挤出眼眶,“我也想死啊”




根据真实事件改变



垃圾场

活的真是无聊透顶

但是如果死了对家人和朋友很不负责呢 真的很对不起

只有死了才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呢

已经不会在意别人去说什么了 出生在当下现在是我的问题行了吧

有没有朋友分享无痛的方法或者药?意识模糊也可以,听说右美可以缓解疼痛 …找个时间买来试试

对不起,如果我的废物情绪让你有一些不好的感觉,就是我的错,先道歉了

活的真是无聊透顶

但是如果死了对家人和朋友很不负责呢 真的很对不起

只有死了才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呢

已经不会在意别人去说什么了 出生在当下现在是我的问题行了吧

有没有朋友分享无痛的方法或者药?意识模糊也可以,听说右美可以缓解疼痛 …找个时间买来试试

对不起,如果我的废物情绪让你有一些不好的感觉,就是我的错,先道歉了

一条不想翻身的咸鱼

作为界限,所谓硝烟

笑死,这辈子第一次没通过审核,我到底哪里违规?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就这样吧。话说我也是第1次写了将近3000字诶

笑死,改了又改,我也没写啥啊

笑了,三年又三年,我这篇文什么时候能发出去啊

啊啊啊我到底哪里违规你倒是说啊

[图片]


[图片]

[图片]

笑死,这辈子第一次没通过审核,我到底哪里违规?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就这样吧。话说我也是第1次写了将近3000字诶

笑死,改了又改,我也没写啥啊

笑了,三年又三年,我这篇文什么时候能发出去啊

啊啊啊我到底哪里违规你倒是说啊



🥀眷

束缚

 很久以前我就认为束缚我的从来不是我的原生家庭,不是日复一日的辱骂。

 束缚我的从来都是我自己,我无法挣脱原生家庭带给我发的阴影,无法忘记他们对我的嘲笑…

  我走在路上,看着行人,他们仿佛摘下了面具,嘈杂混乱的声音向我袭来。

  我分明走在阳关大道之上,可为何我如此寒冷。

  后来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我渴望得到一个答案——一个可以摆脱束缚的答案。

  但很快我的期望再一次落空,我再次进入了一个怪圈。

  没有人可以理解我,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最终我接受了现实。

  我再一次走进深渊,我成为了一个畸形的人,我无法正常生活,我的身体里住进了另一个灵魂,我无法正常生活,祂不断的折磨我,不...

 很久以前我就认为束缚我的从来不是我的原生家庭,不是日复一日的辱骂。

 束缚我的从来都是我自己,我无法挣脱原生家庭带给我发的阴影,无法忘记他们对我的嘲笑…

  我走在路上,看着行人,他们仿佛摘下了面具,嘈杂混乱的声音向我袭来。

  我分明走在阳关大道之上,可为何我如此寒冷。

  后来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我渴望得到一个答案——一个可以摆脱束缚的答案。

  但很快我的期望再一次落空,我再次进入了一个怪圈。

  没有人可以理解我,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最终我接受了现实。

  我再一次走进深渊,我成为了一个畸形的人,我无法正常生活,我的身体里住进了另一个灵魂,我无法正常生活,祂不断的折磨我,不断地蚕食我的神智,侵占我的身体,祂甚至想要杀了我。

  祂常常在夜晚操控我的身体,毁坏我的躯壳。

  我很害怕,却又无法反抗,只能任由祂肆意妄为,我曾试图求救,但无人理解我,渐渐的我放弃了抵抗,我逐渐丧失了自我,并与祂共同沉沦…

  不甘心?或许有吧。

  我曾奋起抵抗,寻求救赎,但光却从不曾现在我身上,哪怕一秒。

  后来我清楚的认识到我必须反击,在反击最后一次。

  我开始进行缜密的计划,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为了能够成功杀死祂,我筹备了整整半年。

  终于我成功了!

  我成功杀死了祂,我解脱了,我摆脱了束缚。

  恍惚间,我的灵魂好像飘了起来,我看到了尸体…看到了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灵魂。

  祂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对我说:“你杀死了我,但你真的赢了吗,你所谓的反击真的可笑。”

  我无法理解祂的话,也不知如何回答,我只能沉默…

  祂说完便消失了…

  一周后

  “近日,在一栋楼内常常散发出恶臭,致使小区业主们苦不堪言,经过警察调查,最终在一户业主家内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尸……”

  

  

  

  

  

  

———————————————————————

属于作者本人的独白

不喜勿喷,谢谢


  

  

  

  

  

  

0野有蔓草

死亡

[图片]

你不需要折磨我什么,“活着”,就是最大的折磨。



你不需要折磨我什么,“活着”,就是最大的折磨。

草根

关于死亡

关于死亡


最近在B站收藏了一堂耶鲁大学关于死亡的哲学公开课。(链接如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7411C7Gz/?spm_id_from=333.1007.top_right_bar_window_custom_collection.content.click&vd_source=742b4ff027847e01eb2754bbb7745c89

我看了第一节介绍,和第二节课的前分钟,觉得自己需要先停下来,好好思考我对死亡的理解,然后再往下看。因此有了这篇随笔。


在我看来,死亡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如果......

关于死亡

 

最近在B站收藏了一堂耶鲁大学关于死亡的哲学公开课。(链接如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7411C7Gz/?spm_id_from=333.1007.top_right_bar_window_custom_collection.content.click&vd_source=742b4ff027847e01eb2754bbb7745c89

我看了第一节介绍,和第二节课的前分钟,觉得自己需要先停下来,好好思考我对死亡的理解,然后再往下看。因此有了这篇随笔。

 

在我看来,死亡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如果一个人死亡,那么ta的心脏应该会停止跳动,四肢变得冰冷而僵硬。

 

从动物方面来讲,生理上的死亡包括呼吸停止,器官衰竭或损坏,不足以支持体内各系统的运作维持生命。造成生理性死亡的原因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然死亡,另一类是非自然死亡。前者比较幸运,大多没有太大的痛苦。自然死亡我觉得主要是机体老化、器官衰竭造成的。晚年躺在床上安静死去的老者,我猜测不会有太大的痛苦。非自然死亡则更多种多样,比如野生动物的天敌捕食、各种疾病的侵袭、地震海啸等天灾,人类社会中的非自然死亡也有很多,比如车祸、战争、谋杀等等。

 

如果是社会性动物,即,有社会性行为的动物,某个个体的死亡应该会包含社会上的死亡。Ta不存在了,与ta相关的社会联系也断开了。生者不会再与ta产生任何新的故事,ta会在生者的记忆中逐渐消亡。(被铭记的名人除外,此处讨论的是普通生命)

 

我觉得生命应该是没有轮回的,也就说,不存在永生。因为活在当下的生物基本上都畏惧死亡。每个具体的生命终将死亡,这是目前既定的事实,那生命的意义在何处呢?

 

延续至今的生物会畏惧死亡、竭尽全力地避免死亡,这是刻在DNA上的生存本能。

 

我的心脏仍会为新生命的诞生而悸动。想象一下鸟类的破壳,光秃秃的身体、薄薄的皮肉,和胸腔下有力跳动的心脏。再想一下人类女性生育时要面对的疼痛与风险,和明知生育代价,仍自主选择生育的女性,会真切地感受到她们的勇敢与生命诞生的不可思议。(此处不讨论被诱骗、胁迫等非自愿方式而进行生育的女性)

【我对女性生育的深刻感悟来源于知乎的一篇问答,答主南橘北枳,附上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0782452/answer/1719903902】

 

活着的生命都会有留恋的东西。比如生命初生,ta呼吸的每一口空气、母亲的怀抱、乳汁的味道等等这些支持ta活下去的东西。

每个活着出世、健康长大的生命都经过了层层筛选与洗礼,过关的、符合生存要求的才会存活。以动物世界中的羚羊举例,初生的羚羊幼崽需要在短时间内学会站起来和奔跑,它要拥有躲避天敌猎杀的能力,才有资格在野外活下去。否则,它很快就会被豹子吃掉。

 

社会性动物会遇到同伴,产生更多社交联系,这些联系有助于ta这个个体的存活。以原始人类举例,原始社会的人们会互帮互助,进行打猎、采集、防护等事项的分工合作,用群体的力量提高个体生命的存活率。现代社会人们的互帮互助不像原始社会那般直观地与生存挂钩,而是通过社交维护情绪的健康稳定。(笔者是个孤寡的人,所有看法都有强烈的个人主观经验判断)

 

人还有心理防护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思想远离危险与死亡。所有的一切都在表明生命对活着的留恋,活着降生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昨晚在思考的时候突然想起年前逛白燕街花鸟市场看到的一只白猫。它是一只流浪猫,脏兮兮的,和店里的其它猫相比一点也不可爱,也不讨喜。但是有人进店它一定会站起来叫,很希望有人能带它回家。能很直观地看见它的渴望。

 

我想把它买下来,看看它的生命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下次去逛花鸟市场它还在的话,就带它回家吧。


叠

有时候是真的很想死掉哇!但是再想想,感觉人生就是这样……难以为继……却又至死方休的一件事情。

有时候是真的很想死掉哇!但是再想想,感觉人生就是这样……难以为继……却又至死方休的一件事情。

猫尾草

倒计时十四天(预告)

  我不废话,就一句:


  赶上升我把你卖给无名氏


  —————分界线——————


  无意识综合症(瞎编),一但患上就无药可救,一个月内慢慢失去意识和生命体征。


  是我生命的倒计时。


  也是我爱你的最后期限。


  —————分界线——————


  秦霄贤患上了无意识综合症,再他生命的最后14天里,何九华一直陪着他,直到他安详的闭上双眼。没有虐秦,就是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享受着何九华对他的爱,也是他爱何九华的最后期限。

  

  全程甜文,除了确诊和结局都是甜的哈,请放心使用。作者主写be,当然了he也可以,可以催更,别过分就ok哒,期待一下...

  我不废话,就一句:


  赶上升我把你卖给无名氏


  —————分界线——————


  无意识综合症(瞎编),一但患上就无药可救,一个月内慢慢失去意识和生命体征。


  是我生命的倒计时。


  也是我爱你的最后期限。


  —————分界线——————


  秦霄贤患上了无意识综合症,再他生命的最后14天里,何九华一直陪着他,直到他安详的闭上双眼。没有虐秦,就是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享受着何九华对他的爱,也是他爱何九华的最后期限。

  

  全程甜文,除了确诊和结局都是甜的哈,请放心使用。作者主写be,当然了he也可以,可以催更,别过分就ok哒,期待一下🌝

甜文写手薄叶

死亡(刀子预警)

最后电话里说的是玩笑,呼喊声撕心裂肺

72号摩天轮绽放着最绚丽的烟火,以生命为代价

漆黑的魅影纠缠着天台上的每一个人,脚步带来死亡的阴影

死亡是天大的玩笑,荒谬的巧合。

随恋人一起离开,只是晚了点罢,爱你所以生死相随

最后电话里说的是玩笑,呼喊声撕心裂肺

72号摩天轮绽放着最绚丽的烟火,以生命为代价

漆黑的魅影纠缠着天台上的每一个人,脚步带来死亡的阴影

死亡是天大的玩笑,荒谬的巧合。

随恋人一起离开,只是晚了点罢,爱你所以生死相随

远远呐~

暴雨冲刷着我的血迹

  高一牲的邋遢写作,考试前练练文笔,恳请各位如果在写作上有什么问题尽量提出来,希望能找出我的缺点,谢谢大家!😄

  本文改编自真人真事

  

正文:

  

  远方青绿色的山,起伏的丘壑,带着黄土高原的一抹厚重,天蓝色映衬着土黄色和一片老房子,或许我会在这儿待一辈子,这个我从小要走出的地方……

  

  我叫曹清,出生在山西北部的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子里,这里的贫穷和封建束缚地我喘不过气来,我的优秀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我发誓要逃出去。

  

  绝不是吹虚,我的成绩惯是全校第一,小升初时,我依旧是全校第一,本来可以上县里最好的中学,但我没去,只因那里不能住校,我就上了另外一...

  高一牲的邋遢写作,考试前练练文笔,恳请各位如果在写作上有什么问题尽量提出来,希望能找出我的缺点,谢谢大家!😄

  本文改编自真人真事

  

正文:

  

  远方青绿色的山,起伏的丘壑,带着黄土高原的一抹厚重,天蓝色映衬着土黄色和一片老房子,或许我会在这儿待一辈子,这个我从小要走出的地方……

  

  我叫曹清,出生在山西北部的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子里,这里的贫穷和封建束缚地我喘不过气来,我的优秀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我发誓要逃出去。

  

  绝不是吹虚,我的成绩惯是全校第一,小升初时,我依旧是全校第一,本来可以上县里最好的中学,但我没去,只因那里不能住校,我就上了另外一所住宿中学,我坚信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

  

  再后来,我仍旧以优异的成绩上了县高中,一路顺风顺水,直到我如愿考上了天津大学,我本以为我的人生即将迎来高潮,我满怀欣喜的憧憬着未来,在我马上要拥抱阳光的时候,忽的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像是要把我打倒。

  

  在我大四的时候,家里人都劝我考公,上个事业单位,吃共产党的大锅饭,老一辈人都这么想,求安安稳稳,但我不愿听他们的,我自认为我有绝对优势考研,而且我相信一定能过。家人拗不过我,便随我去了,再后来,我确实考上了,还谈了一个男朋友,他对我很好。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好似不受我控制一般,走在平地上总是莫名站不稳,还有点儿腿软,其实这种情况大四我就有所发觉,但没注意,认为我不过是学习太努力,没注意运动才导致的,但是目前直觉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

  

  抱着侥幸心理我去了医院检查

  “遗传性小脑萎缩”

  我恍如被雷劈了一般,小脑是控制四肢的,这么说,我将面临瘫痪!我面如死灰,面前的医生好像一束一火苗,我哽咽着问他:

  “医生…没有救治的可能了吗?……”

  医生沉默了几秒钟,“遗传性小脑萎缩是基因的问题,目前在国际上也是一大难题,国内只能吃药控制,不能根除……我给你开几方药吧”

  “……谢谢医生”

  

  我不知道我如何走出医院大门的,明明外面艳阳高照,正值炎夏,可我全身寒冷如冰。

  

  正是一个雨天,屋子没有开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我同他讲了我的情况,我做好了分手的准备,但是他却要和我共渡难关,我抬起头红着眼眶看他,我想说谢谢,但干涩的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多日的崩溃状态和突如其来的疾病给我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绷不住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他慢慢地抱住我,和那雨水相拥。

  

  读研的时候,我的身体没我想象地那样差,吃药完全可以控制,我好像又抓住了光。毕业论文我也没拖沓,一次过。后来我便去应聘天津的一家私企,也顺利通过,不久我就可以上班了。

  

  秋天果真是一个倍感凄凉的季节,看着树上摇摇欲坠的树叶,我的心也颤抖着。大抵没预料到自从毕业以后,我的身体素质断崖式下跌,吃的药也越来越贵。男朋友迫于家里的压力和我分手,直到我再也没有力气起身做饭,直到我必须坐着轮椅去上班,直到我甚至不能控制我的面部表情……我选择了辞职,回到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又回到了那片黄色土地,仅仅七八年,老家已变得清清冷冷,母亲说,村子里的人啊,都搬到新村了,除了一些割舍不下的老人外,这里已经没几户人家了,至于母亲为什么没搬,我也没多问。

  

  冬天的阳光软绵绵的,但对我这种常年呆在屋子里的人来说却格外刺眼。

  

  我有一段时间身体虚弱到连手机都拿不起来,等我再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快腊月中旬了,我不期待过年,自从回了老家以后,就喜欢安静,或许疾病真的会导致孤独吧。

  

  一眨眼就是大年初二了,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今天会来且(亲戚来做客)。中午十二点,一行人姗姗来迟,有和我母亲唠家常的,大多是围着我的小侄子,外面有多么其乐融融,而我就被衬托地多么凄清,说不心痛,不嫉妒,那是扯谎,我望着外面车轱辘在雪上压出来的痕迹和孩子们在外面放炮仗的身影,眼神慢慢看向远方,不知是不是从没好好赏过雪,竟看的出神了。一回神,亲戚们就要走了,还放了两百块钱在炕头,我身上近乎虚脱,只好点点头作罢。

  

  最是一年春好处,屋子旁边的小坡上挂满了绿色,母亲在另一处老房子旁边耕作,远处看她那灰色的头发与土地野草有一种不和谐的美。不知为何,我的鼻头有些酸涩,叹了一口气,我扭过头不去看了。

  

  半夜三更,我久久不能入眠,今年的春雨下的格外的大,激烈的拍打着窗户,好像在呼唤着什么。

  

  我的眼泪又溢满了眼眶,我想了许多,年少的优异,生命里的那个他,我的小辈和母亲花白的头发,仿佛过电影一般……蓦地回到现实,我又看见了那本《扶轮问路》,被我摩挲地边缘早已粗糙泛黄,可我却根本不可能像史铁生一般乐观。经历此等遭遇,又有多少人能像书里似的?天下又能有多少个史铁生,霍金和博尔赫斯!

  

  伴随着雨声,我大口地吸着空气,一滴眼泪从我脸庞划过,瞬间被雨水淹没,而我的身体,似乎也隐没在这无尽的黑暗当中。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好像听见了母亲的啜泣和金属的碰撞,而我的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了,甚至眼睛也只能眯一条缝儿,昏暗的灯光、布谷鸟的啼叫以及呼吸困难……我不晓得后来发生的事情。

  

  大概,这就是死了吧。

  

  

  

  感谢各位读到这儿,不足之处都可以提出来,以后改进,非常感谢🙏🏻🙏🏻🙏🏻

  

鲨玛特大叔
人其实有两次生命,而当我们意识...

人其实有两次生命,而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只有一次生命时,第二次生命也就开始了。 

人其实有两次生命,而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只有一次生命时,第二次生命也就开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