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死侍

44.1万浏览    12242参与
槿約233

生气的老夫亲(下)

“彼得,快出来啦!看!!哥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死侍扒在窗口那,探出头,朝正在书桌上写作的彼得喊道。还神秘兮兮的从背后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十分精致的小盒子。

“这可是哥特地从日本给小蜘蛛你带的,质量绝对有保证,肯定能让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要是哪天哥不在你身边,你又想哥了,你就可以拿这个东西来……”

“小蜘蛛,看,哥是不是对你超级超级好。所以我们来试试好不好嘛?”死侍边说边整个人都扑到了彼得身上,还过分地蹭在他脖颈试图卖萌。

死侍的呼吸喷洒在彼得漂亮的过分的锁骨上,被扑倒在地的年轻英雄,耳根慢慢浮现出漂亮的薄红。

“韦德,不要闹了。”羞涩的小蜘蛛无奈的推拒着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他身上...

“彼得,快出来啦!看!!哥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死侍扒在窗口那,探出头,朝正在书桌上写作的彼得喊道。还神秘兮兮的从背后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十分精致的小盒子。

“这可是哥特地从日本给小蜘蛛你带的,质量绝对有保证,肯定能让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要是哪天哥不在你身边,你又想哥了,你就可以拿这个东西来……”

“小蜘蛛,看,哥是不是对你超级超级好。所以我们来试试好不好嘛?”死侍边说边整个人都扑到了彼得身上,还过分地蹭在他脖颈试图卖萌。

死侍的呼吸喷洒在彼得漂亮的过分的锁骨上,被扑倒在地的年轻英雄,耳根慢慢浮现出漂亮的薄红。

“韦德,不要闹了。”羞涩的小蜘蛛无奈的推拒着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他身上乱蹭的死侍。

“好不好嘛?就试试啦!”无赖的某人根本不准备从他身上起来,大有你今天不答应,我就不停下的意思。

被迫躺在地上的小蜘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听见自己妥协似的说了一句好。

“韦德,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明天还有课呢!”小蜘蛛戳着恋人的头套警告道。

“好啦,好啦,哥知道的,放心。”然后死侍就把小蜘蛛酱酱紫紫了一个晚上。

早上,毫无意外的小蜘蛛醒来时,已经快要错过上学的时间了。身旁的被窝还留有余温,看来韦德刚走没多久。

彼得看了眼旁边的闹钟,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有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今天早上是那个天天板着脸老师的课,他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

彼得着急忙慌地收拾着东西,在收拾书包的时候看到了放在一旁的三明治,底下还压着一张蜘蛛侠的Q版画像。

出客厅时,梅姨惊讶的问道:“怎么现在才起,我还以为你早就出发了。”彼得搪塞的说:“早上睡过了。”就急忙奔出家门,生怕梅姨再问点其他的。

在路上彼得飞快地解决了那个三明治,一路上紧赶慢赶的,终于在打铃前一刻赶到了教室。

坐上椅子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早上着急就没怎么注意,现在闲下来了,彼得感受着体内的异物感,有点欲哭无泪。

上课了好一会,老师一直都没有到教室里来。内德扔了个纸条给他,他看了之后才知道今天钢铁侠要来这里参观。

彼得有点激动,毕竟马上就要见到钢铁侠先生了,突然体内的那个东西好像动了一下,紧接就像是开了闸一样,那个东西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它似乎是不小心碰上了什么地方,彼得没忍住,呻吟出声。

恰好托尼正巧走到了这里,他看见自家“kid”正趴在桌上,难受的呻吟。

“你们学校就是这样教学的嘛?”托尼沉声道。校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见了正难受地趴在桌子上的彼得。还没等他说什么,托尼就冷哼了一声进了教室,在周围人的压抑的尖叫声中,抱起了彼得。

如果要是平时的话,彼得肯定都快高兴疯了,然而现在他完全开心不起来,体内的那个东西还在疯狂的振动,他被钢铁侠抱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

托尼自然是感受到了怀里男孩的僵硬,他本来还以为他是见到了偶像有点不知所措,毕竟男孩在他面前经常这样。

然而他在听完贾维斯的话之后,整张脸极快的沉了下去,他和校长说了一声,就抱着彼得离开了。

“呵,玩挺疯啊!都敢带着东西来学校了!!”在车内托尼看着彼得冷笑道。

从窗外跳进彼得屋子里,不小心踩下按钮的猫猫,深藏功与名。



这个大概算是之前的前情提要,建议看完之后再去看,生气的老父亲(上)



兔子梨

恋与漫威(19)-要抱抱

✎当你难过时跟他要一个抱抱

✎他的反应

✎要抱的人有:钢铁侠、雷神、美队、蜘蛛侠、冬兵、奇异博士、死侍、交叉骨

✎预警一下,这篇都是英文!


【钢铁侠】


“A hug?”


“Of course, my dear.”


“Iron man is always here for his love. Be careful, your head is not stronger ...

✎当你难过时跟他要一个抱抱

✎他的反应

✎要抱的人有:钢铁侠、雷神、美队、蜘蛛侠、冬兵、奇异博士、死侍、交叉骨

✎预警一下,这篇都是英文!





【钢铁侠】


“A hug?”


“Of course, my dear.”


“Iron man is always here for his love. Be careful, your head is not stronger than my heart. ”





【雷神】


“Yes, my love?”


“You want a hug? No reason?”


“Well, why not? Do you need a kiss, too?”






【美队】


“You look sad, what's wrong?”


“Don't wanna tell me?”


“You just need a hug? Ok, I will give you a big one.”





【蜘蛛侠】


“Oh darling, are you all right?”


“Sure I can give you a hug.”


“Do you need something else? Like a sandwich or…? No? What about a good movie? Sounds great, huh? No? Fine, I will be quite.”




【冬兵】


“Why do you want a hug?”


“It's not your day?”


“A hug will make you happier? Then come here.”




【奇异博士】


“I'm your boyfriend, you know that?”


“And a girlfriend can always hug her boyfriend when she's unhappy.”


“S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死侍】


“You want a hug?”


“Really? You are asking me a hug?”


“Honey, you can even kiss me without a permission, next time, just jump into my chest and I will open my arms to catch you.”




【交叉骨】


“Stop crying like a pussy.”


“Why do I need to give you a f*cking hug?”


“Oh shut up, a hug is not enough, I want a kiss.”








我:用英文只是觉得这样更好代入角色( ¯•ω•¯ )


Cactus🌵

有无背景好像都害行(?两张都放了

是贱虫官漫里的 有参考

大家最近都别出门啦 注意身体!!

有无背景好像都害行(?两张都放了

是贱虫官漫里的 有参考

大家最近都别出门啦 注意身体!!

随缘上线从不更新

从隔壁看到的更图!(p2)

不知道有没有人画过,如果有的话告知我一下我就删了~

好久没画贱贱和小虫了

从隔壁看到的更图!(p2)

不知道有没有人画过,如果有的话告知我一下我就删了~

好久没画贱贱和小虫了

Samuel崽崽
23:33哈哈哈哈哈哈

23:33哈哈哈哈哈哈

23:33哈哈哈哈哈哈

Samuel崽崽

就照这个画一张第二天再画个新的的进度,我好像永远也画不完了.....

就照这个画一张第二天再画个新的的进度,我好像永远也画不完了.....

杉楓

新年贺岁:莫比乌斯环【C】

上一棒:@眉间不点砂
(第三人称)
CP:贱虫(加菲)

C(country):蜘蛛侠的爱人是游走在各个国家之间的雇佣兵,而蜘蛛侠并不介意距离究竟多远,每一次都会荡着蛛丝奔向雇佣兵的怀抱。

“Could you give me a hug?”

“Of course,my sweety。”

下一棒:@南瑾🖤


-


本篇写手:@Andy


简而来说,

很高兴遇到这个群组里的小伙伴们!


这段时间里,

我和Andy都很开心呢!


By the way,

我会咕咕也是你们的错

我还因为某两个人入...

上一棒:@眉间不点砂
(第三人称)
CP:贱虫(加菲)

C(country):蜘蛛侠的爱人是游走在各个国家之间的雇佣兵,而蜘蛛侠并不介意距离究竟多远,每一次都会荡着蛛丝奔向雇佣兵的怀抱。

“Could you give me a hug?”

“Of course,my sweety。”

下一棒:@南瑾🖤


-


本篇写手:@Andy


简而来说,

很高兴遇到这个群组里的小伙伴们!


这段时间里,

我和Andy都很开心呢!


By the way,

我会咕咕也是你们的错

我还因为某两个人入了贱虫坑

正在考虑要不要寡红也看看

真爱你们呀!!

杉楓

新年贺岁:莫比乌斯环【H】

上一棒:@Siren
(Peter视角)
CP:贱虫(加菲)

H(heaven):如果可以,我想永远沉浸在有他的天堂里,不再醒过来。

“I love you so much……”

“I know,I love you too。” 

下一棒:@Be_four


-


本篇写手:@Andy

他表示不太想自己发

于是就让身为闺蜜的我来帮忙啦!

上一棒:@Siren
(Peter视角)
CP:贱虫(加菲)

H(heaven):如果可以,我想永远沉浸在有他的天堂里,不再醒过来。

“I love you so much……”

“I know,I love you too。” 

下一棒:@Be_four


-


本篇写手:@Andy

他表示不太想自己发

于是就让身为闺蜜的我来帮忙啦!

吟歌且行

【死侍×你】HE30-22并肩战斗

*三十题第二十二题,新春快乐,正文较长预警,结尾注意预警。

*这次不说别的废话了……希望大家平平安安。

—————————————————————

【并肩战斗】

00

“害怕吗?”

“不怕。”

“可我怕。”

01

都0202年了,还有人用暴力这种方式来威胁别人达成自己的野心。

“别乱动呀小猫咪们……毕竟子弹不长眼睛。”

她尽力稳住呼吸,办公室里一溜的人全趴在地上抱着脑袋。身为办公室里唯二的男性主管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不用看一眼都知道他汗湿了整个后背,毕竟后面跟着十几条人命。

不该加班的,小姑娘想。因为前些天自己男朋友说了一嘴莫名其妙的话,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点不愉快——...

*三十题第二十二题,新春快乐,正文较长预警,结尾注意预警。

*这次不说别的废话了……希望大家平平安安。

—————————————————————

【并肩战斗】

00

“害怕吗?”

“不怕。”

“可我怕。”

01

都0202年了,还有人用暴力这种方式来威胁别人达成自己的野心。

“别乱动呀小猫咪们……毕竟子弹不长眼睛。”

她尽力稳住呼吸,办公室里一溜的人全趴在地上抱着脑袋。身为办公室里唯二的男性主管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不用看一眼都知道他汗湿了整个后背,毕竟后面跟着十几条人命。

不该加班的,小姑娘想。因为前些天自己男朋友说了一嘴莫名其妙的话,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点不愉快——她是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她想回家的,也不知道不过是想回家而已,他干嘛会那么在意。

不知道就要问啊,可一向能言善辩的死侍在面对她的问题时却缄口不言,只是一双眼睛明晃晃湿漉漉的,看得人心里有点微妙的难受。

“到底怎么了?”

得不到答案的小姑娘也有些焦躁,她把最近做过的事反思了一遍又一遍,除了太忙以外她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出了问题。忙公司的事她都快急得掉头发,剩余的心思还要焦急自己的事,压力都快赶上当年高考备战前夕。

……不,不仅是压力,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韦德不肯和自己交流,她又完全没有头绪,来自老板亲戚的刁难也在变着花样加重。就像行走在寒冬的小路上,每一步都艰难得教人喘不过气。原本以为春天很快就会来了,没想到这条路就要走到尽头……她不敢想这种可能。

这段关系要终结了吗?

他都不来接自己回家了。

悲观的想法席卷而来时她有些诚惶诚恐,曾经吃过的小甜饼似乎就此变得苦涩乏味。舌尖酸涩的刺痛感似乎连味觉都麻木,一回到家就能看见的他似乎隔得很遥远,躺在一张床上都显得十分遥远 。索性破罐子破摔,她写了便利条说明晚归便回到公司上班加班了。

然而偏偏今天加班的公司里出现了几个蒙面劫匪,不知用什么手段骗过安保混进来,等反应过来时,公司今晚仅剩的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都被绑了晕在墙角,女孩子们缩在一起,有的瑟瑟发抖有的流泪哭泣。新主管因为瘦弱而没被当成具有威胁的男人,现在跪最前头颇有点视死如归的悲壮。原因无他,办公室里唯二两个男人之一便是这批匪徒的老大,架着一把重机枪,视线狠辣得像豺狼。

她呢?

谢天谢地,在匪徒走进来前,她因为捡意外掉下来的笔,凑巧躲进了自己的办公桌下。

02

电量为零的手机被捏在手心里,既没法打电话也不能求救。

那个男人就在她背靠的办公桌底板的后面,坐在桌子顶上,厚靴跟着哼出的爱尔兰民谣打着节拍。她死死捂着嘴,耳边一脚一脚的踢击简直就像是重重打在她身上一般。

有人来了,另一双鞋出现在她视野。

“人齐了?”

“那要问他们,”桌子的承力一轻,然后是上膛声,“人齐了吗?”

大概是对着主管说的。点头?摇头?总之没有人声。

但枪声响起来了,男人痛叫,女人们也惊叫。她一面捏了把冷汗,一面又放宽心——还能发声,那大家都还活着。

对面的桌子是同事,她记得他的手机放在键盘那一格,应该没有被收走,要想办法报警……

“带到隔壁去。”

拖拖拉拉的脚步里有足以被淹没的小小啜泣。

抬起头看见劫匪一眼时不巧与他对上的目光,那一刻她心暗叫一声完蛋。几乎想都没想就把高跟鞋砸过去迅速离开桌底,把骂骂咧咧与枪声甩在身后。

暴露了。

枪声越来越近,她逃跑的速度能有多快?办公室就那么大一点,也不知这枪声会引来多少他的帮凶。腰部突然的疼痛令她摔倒,只能爬进距离最近的桌底——那是同事的手机,能报警的话能通知他的话……

血。

子弹擦着身体经过,飙出的血是冷的。人类面对痛觉的自然反应是什么?身体蜷缩似在母体怀中,无法动弹。

又冷,又疼,又心慌。

那人离自己越来愈近,枪口对着自己。窗户外的月亮大得令人惊恐,是临近死亡的幻觉?

……不,不是。

是人。

03

真的是他。

没戴面罩的韦德•威尔逊,似乎在冬日的大厦外奔袭了好一阵,劈头盖脸挂着刀一样的冰寒风霜。当然,他手上的两把刀同样泛着寒光,映出劫匪的脸时对方甚至没来得及抬枪口,一刀劈来再补一刀,血肉淋漓的场景她是第一次见到,韦德甚至还在上面又补了几脚。

“去你个爷爷的奶奶的龟孙儿王八羔狗*……”

熟悉的腔调一出来,她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个人却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僵硬地转过身后,脸上吃惊到慌乱的小表情转换和以前一模一样。

果然,这样子才像他。什么话都不说什么表情都没有的韦德,简直就像被魂穿的同人小说男主。

她越是这么想,越是笑得越开心,笑得流眼泪。甚至不顾胃里的疼痛,从柜子底下钻出来,落落大方地站在他面前。

“你……”

她今日穿的依旧是黑色的西服,因为争斗时蹬掉了高跟鞋而赤脚踩在地上,较长的裤边都紧挨地面。在他的眼里,姑娘抿着嘴,轻巧地提着裤腿边跨过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向他走来,仿佛舞会上提着裙边来见王子的喜极若泣的公主。

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轻轻抱住了他的姑娘,将她抱离满是尘埃污血的地面。

“你来啦。”

她揽着他的脖子,是虚弱的撒娇口吻。那一瞬间他几乎想忘记那些烦心事,狠狠地拥抱她亲吻她,告诉她别怕也别担心。

——每个没在车站接她的夜晚,他都躲在黑漆漆的巷道注视着她保护着她。今天看她很久没出现,凭着记忆里找到她办公室的位置,沿着排水管道爬上大楼还蹭了一身灰,抬头就看见了拿枪的匪徒。

地上的血让他脑子一热,后怕感令他头皮发麻。处理完了却转身就发现了像小猫一般蜷缩在柜子里的小姑娘,她笑着走过来,笑起来却像是害怕得要哭了。

一定是第一次看见那么血腥可怕的场景。瞧啊,她在发抖。我脸上一定有很多血迹,我一定像个地狱里挣扎的丑陋恶鬼,一个把天使拉下天堂赤脚踩在肮脏人间的恶鬼。

“……别怕,哥会把他们清理干净。你什么都不用怕,他们就像蛆虫,就像矮人国的小卒……亲爱的你快闭上眼睛抓紧,有哥在,上帝也站在我们这边,很快就结束了,我保证。”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觉得她不属于地狱,她属于自己。

04

最终还是捡到了手机,拨打了报警和医院电话后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可腰侧的疼痛在一瞬间变得难以被忽略,韦德感觉到她的挣扎轻呼,皱着眉放她下来。不出意外,当他看到她黑色西服腰侧外浸透的血,原本斑驳的脸上一瞬间都快泛成死鱼白了。

呼气吸气,吸气呼气,似乎做了很多层心理建树,最后在他终于要开口的时候她便下意识捂住他的嘴,就像往日里他逗弄她惹她不开心时哄她的办法,让他听自己说。

“带我去医院吧,是我不小心。”

门口突然又出现听闻枪声赶来的匪徒同伙,死侍不用回头就提着枪管一枪给他爆头。敌人只会越来越多,他再度抱起她,只是动作更轻柔,轻柔到不停颤抖。

奔跑的速度不算太快,而耳边的枪声络绎不绝。他似乎放弃了遮遮掩掩,每一枪每一刀都伤到了关键,不给他们一点可乘之机。因为姿势的问题她能看着他身后的尸体,却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移动时有看见同事们,万幸,他们也没事,只是表情戚戚。

抱着他时,她其实有好多话想和他说。

“你怎么会来?”

“你一直跟着我吗?”

“你到底在为了什么生气?”

可说不出来,她抱着他脖子缓缓吐息。这才发现自己面上冰冰凉凉。

我……哭了?

小时候母亲就说过自己哭起来很丑,她每次听到就哭得更凶。父亲喜欢拍她的后背,哄她别哭。父亲的怀抱总是很温暖,母亲的安慰似乎带着魔力。

懵懵懂懂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韦德。”

他最近真的很安静。就连此刻也只是轻应。

“我想带你一起回家。”

身下的人一震。

“你不愿意吗?”

被伤害时第一个想到的是他,第二个想到的是远在他乡的爸爸妈妈,这从不是送命的选择题。

受伤的人在这一刻脑子里转得飞快,她的语气拿捏得又软又弱,他不会听不懂她的意思。但韦德不想说,他一直不想说那些残酷的真心话,所以总是装成无知无畏地笑着,也在她面前沉默着。

可他的姑娘受伤了。脖子外的呼吸又浅又冷,体温掉得厉害,他真怕不小心她就散了架,再怎么都拼不回来。

他决定说实话。

“……你的家人应该不会喜欢我,我从不招家人喜欢。”

搂抱着自己的姑娘没有说话,只是浅浅的呼吸着。

“你回家了,说不定就不会回来了。家是有魔力又吸引人的温暖之地,哥……我希望你回去,又舍不得你。”

“对不起。”

再怎么会说话的死侍也会在喜欢的人面前笨嘴拙舌,甚至忍不住在心里哭泣。太在意就会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又会更加在意。因为喜欢而矛盾的心情与感情,总是逮住一个缺口而踌躇不定。

他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天大的傻子。

她便说:“韦德……”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

小姑娘骤然远离他的脖子,怒目圆瞪。

“我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

“我爸妈才不会以貌取人!他们绝对会喜欢你的!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什么事跟我冷战,居然是为了这种子虚乌有的事!你都没见过他们!”

说着说着,姑娘就吧嗒吧嗒掉眼泪,把死侍吓了一跳。腰部被子弹擦伤都没哭得那么伤心,现在倒像是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哭得那叫一个凶。

“甜心你别哭啊!哥错了真的很对不起!我是傻子猪还有你家乡的足球……你别哭伤口回裂开得我了个乖乖!”

“我不管!它裂开就裂开我不治了,我要回家!”

他忍住满腔苦涩:“……乖,我送你回家,别动好不好。”

“我偏不!除非……”她话锋一转伏上他肩头,“你和我一起回家,你和我一起走……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你也是我的家人,你还是我的爱人。”

这绝不是她说出口的最动人的情话,而是一句承诺。让他冷下去的心口重新流动热血与期待,甚至连眼角的泪花何时出现都未曾发现。

该死。

眼睛里起雾了,又不是车载玻璃结霜。这时候该笑啊,做出D.P.的标准笑容哦不对平时他都戴面罩谁都看不到他在笑又不是亚瑟弗兰克。

但怎么会有人有这种魔力呢,每句话都让人讨厌不起来。只想着这条路走远一点,再走远一点,永远不要有尽头。

“我们一起回家。”

她偷偷笑了。

他悄悄哭了。

05

“砰。”

怀抱里绽放的血花,是他这辈子从未见过的残忍。

明明走出来了。

明明说清楚了。

如果。

如果没有走出大门的一声暗枪,大概是可以一起回家的吧。


END

Peter Parker
过年就要红红火火!! 祝大家新...

过年就要红红火火!!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0贱虫更甜!

过年就要红红火火!!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0贱虫更甜!

监狱重型犬

朋友送的生日礼物,太可爱了wwwwqwq

朋友送的生日礼物,太可爱了wwwwqwq

他们的脸
别聚餐啦跟哥在家吃零食吧!

别聚餐啦跟哥在家吃零食吧!

别聚餐啦跟哥在家吃零食吧!

流流流流光

【贱虫】Never Forever

2.


神等待着,要从人的手上把他自己的花朵作为礼物赢回去。


 “May?我还在学校做实验报告,临近期末,你懂的。今天晚上我们吃你做的意大利菜怎么样?”

“我知道了,以后会提前告诉你的。”

穿着红蓝战衣的男孩在楼顶边缘的矮墙上漫不经心地来回踱步。面带微笑地挂断May的电话之后男孩坐了下来,低头看着脚底下灯火通明的街道,他看的是那么的认真,仿佛他是第一次看着这条街道一样。

“Spidey——!!!”Wade松开手,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准确来说应该是掉下来,还因为不恰当的姿势导致身体怪异的扭曲。Peter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的雇佣兵出奇的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个每...

2.


神等待着,要从人的手上把他自己的花朵作为礼物赢回去。


 “May?我还在学校做实验报告,临近期末,你懂的。今天晚上我们吃你做的意大利菜怎么样?”

“我知道了,以后会提前告诉你的。”

穿着红蓝战衣的男孩在楼顶边缘的矮墙上漫不经心地来回踱步。面带微笑地挂断May的电话之后男孩坐了下来,低头看着脚底下灯火通明的街道,他看的是那么的认真,仿佛他是第一次看着这条街道一样。

“Spidey——!!!”Wade松开手,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准确来说应该是掉下来,还因为不恰当的姿势导致身体怪异的扭曲。Peter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的雇佣兵出奇的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个每次出场都很惊心动魄的家伙。

“啊哦!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能站起来!”Wade奋力从地上挣扎着,伴随着“咔咔咔”的骨骼复位的声音,Wade终于勉强站了起来。“我们的小英雄盯着纽约的街道做什么?难道今天决定站岗吗?”Wade凑过去发问,但是回答他的只有楼顶夹杂着汽车尾气的冷风。“沉默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再不出声漫威第一嘴炮的荣誉可就属于我了。”

当然,这次还是没有人回答他。Wade不想就这么离开,他觉得他的spidey会需要他的。

“嗯……从这个高度看还是挺有趣的。”他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就不动了。天啊!哥在干什么?他几百年没干过名为“尬聊”的事情了。快动动你天才的脑瓜Wade,或者谁都好给哥一点灵感,上帝老天爷撒旦,斯坦·李啊!哥需要给我特殊的男孩带来一些欢笑。

在Wade绞尽脑汁憋出一些笑话的时候Peter解救了他,“Wade?”“OMG!你可算是开口了,哥的小宝贝你想问什么?”老天,真是要好好感谢感谢斯坦·李!“从这里跳下去会有什么样的感觉?”Peter很认真地问他,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这个问题。“说实话,那不好受。”Wade回想自己无数次坠落的经验,“你的身体不会完全的损坏,但是很大几率时头先着地,你的头颅会裂开,正常人的话应该在没感觉到痛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因为脑浆会先于肢体触碰到地面。”Wade很认真地回答,“那感觉真的是很糟糕,不过还好你不会轻易尝试,毕竟你也不像哥这样能随便尝试对吧?等等……”Wade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答应哥,你不会去尝试的对吧?”

没有人回应……又是沉默。Wade感觉呼吸有点困难,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真实起来,也许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呢?这一定是一场梦,他的spidey怎么可能跳楼呢?正当他抱着这个侥幸的想法安慰自己时,面前的身影向前面对着他拯救了无数次的街区跳了下去,Wade伸出手去,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抓住了男孩纤细的脚踝。这可真是太险了—— 


“嗯?!”

Wade倒吸了一口气从梦里醒过来。脸上的泪水暴露在清晨的微光中带来了一些凉意。


这果然是一场梦。

Wade默不作声地拿起放在脚边的水壶浇了一下身旁像是在伸懒腰的小雏菊。顺手用还算干净的衣袖擦了擦因为被精心打理没怎么落灰的墓碑,属于那个男孩的名字刺痛了他的眼睛。因为,他没能抓住他的spidey。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他没能抓住一心寻死的Peter,他的脚踝不自然的扭曲着,让他摔倒在了地面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特殊的男孩绽放在纽约街道冰冷的地面上。

阿喀琉斯因为脚踝中伤丢失了性命,而Wade感觉自己就是阿喀琉斯。


上天赐予他这样美好的花朵,终究还是收回去了。

Esther

《Wade's little convition》

 http://t.cn/A6PAbwde 

关于感冒(上)

ps:最近新型肺炎登录,大家要做好防护准备,尤其是在武汉的朋友们,请多多注意身体,另外祝大家新年快乐~ヾ(✿゚▽゚)ノ

 http://t.cn/A6PAbwde 

关于感冒(上)

ps:最近新型肺炎登录,大家要做好防护准备,尤其是在武汉的朋友们,请多多注意身体,另外祝大家新年快乐~ヾ(✿゚▽゚)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