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殊夫佳

252浏览    4参与
纳兰妙殊

周二流水账

病了一周,瘦了5斤。

上周是在跟康老师见面前夜生病的。因此病好了第一件事,是把约会补上。

其实也没完全好,出门前的一小时还在腹泻……但约会之后,就完全好了。怪哉。不由得想起范柳原跟白流苏说:你是我的药。

我们待在一个寺庙茶馆里。寺叫做“智珠寺”,建于乾隆二十一年。正殿锁着,配殿供应茶水。

叫了两个盖碗茶,还有一只藤壳子小暖瓶,可以自己续水(长这样)。没坐在室内,到院里坐在石阶上,垫着两个黑棉布垫子。

四周安宁极了,庙宇肃穆,吻兽静立屋脊。额枋彩画漫漶不可辨认。重檐之上,是极蓝的早春晴天。墙后的树举起横斜枝条,画在蓝纸上。柔风骀荡,偶有檐下风铃叮叮一阵响。

并肩坐着,阳光照在身上,暖...

病了一周,瘦了5斤。

上周是在跟康老师见面前夜生病的。因此病好了第一件事,是把约会补上。

其实也没完全好,出门前的一小时还在腹泻……但约会之后,就完全好了。怪哉。不由得想起范柳原跟白流苏说:你是我的药。

我们待在一个寺庙茶馆里。寺叫做“智珠寺”,建于乾隆二十一年。正殿锁着,配殿供应茶水。

叫了两个盖碗茶,还有一只藤壳子小暖瓶,可以自己续水(长这样)。没坐在室内,到院里坐在石阶上,垫着两个黑棉布垫子。

四周安宁极了,庙宇肃穆,吻兽静立屋脊。额枋彩画漫漶不可辨认。重檐之上,是极蓝的早春晴天。墙后的树举起横斜枝条,画在蓝纸上。柔风骀荡,偶有檐下风铃叮叮一阵响。

并肩坐着,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我有点怕冷,一直披着棉衣。日影渐渐移动,我们手提垫子,端起茶碗,追着太阳换地方再坐。

一共换了两次坐地。漫无边际地聊,聊什么都有意思。说着一件事,忽然插进来说另一件不相干的事,“啊我想起那年在……”,也丝毫不觉突兀,就沿着新话头说下去,信马由缰,离题万里。

就这样消磨了一整个下午。

不断有靓服严妆的年轻女子,带着同伴来,摆姿势拍照。脱掉大衣,再摆姿势,再拍。拍完就走了。

有两个女孩没走,坐在我们不远处,一个接电话,说:……那您这样动了它的营收线了……完播率最重要……不行,太影响粉丝转化……

寺庙有一根柱子已无,只剩下石础。石墙上爬着一棵雄伟的紫藤,还光秃的。遂说:等紫藤花开了,再来看。


临分别时,在地铁里紧紧拥抱,约下次见。(康老师:你的头发好香。

回家路上,才想起掏手机看看。像接力一样,小薛的消息:今天不要太累,早点回……到家了吗?

那一刻非常快乐,感到被来自爱人朋友的爱重重叠叠包围。

就像一个装了易碎品的小箱子,他们七手八脚,里三层外三层泡沫纸,给裹得严严实实,运送的路再长,永远能安全到终点。


纳兰妙殊

[图片]

秋天早晨,冷,阴沉,收起背心,换上长裤。写了首诗,给康老师。


“冬的镶白旗”,是说冬天会下雪,雪给万物镶上白边,因此“冬天”如一支镶白旗军队。春将至,冬天就要过去,即“败相初呈”。


康老师也写了一首特别好的诗回赠给我!嘻嘻。那个就不录出来了。



秋天早晨,冷,阴沉,收起背心,换上长裤。写了首诗,给康老师。


“冬的镶白旗”,是说冬天会下雪,雪给万物镶上白边,因此“冬天”如一支镶白旗军队。春将至,冬天就要过去,即“败相初呈”。


康老师也写了一首特别好的诗回赠给我!嘻嘻。那个就不录出来了。

纳兰妙殊

约会流水账

康老师回到北京了。昨天出去约饭,在杨梅竹斜街的铃木食堂。窄窄胡同里,一个小院子。吃了铃木沙拉、炸肉饼、牛肉豆腐蔬菜锅。

[图片]
(当时顾着吃没拍,图是网上搜的。)

他家沙拉,茄子藕片秋葵都是烤过的,非常好吃。

旁边桌几位老阿姨,个个精心打扮过,连衣裙搭配耳环项链。我夸:“阿姨真漂亮。”她们说:“我们是闺蜜,来,帮我们照个相。”

……希望等我老了,也有这种精神头。


吃完到胡同里一个小咖啡馆喝咖啡,聊大天。约会四小时,花十分钟讨论一下连载。为了康老师的喜好,梳了一对很高的双马尾——其实辫子盖在耳边有点热。垂耳兔的夏天,居不易。

图也不是昨天的,是前些天的,反正大概就这样,像脑袋上安...

康老师回到北京了。昨天出去约饭,在杨梅竹斜街的铃木食堂。窄窄胡同里,一个小院子。吃了铃木沙拉、炸肉饼、牛肉豆腐蔬菜锅。


(当时顾着吃没拍,图是网上搜的。)

他家沙拉,茄子藕片秋葵都是烤过的,非常好吃。

旁边桌几位老阿姨,个个精心打扮过,连衣裙搭配耳环项链。我夸:“阿姨真漂亮。”她们说:“我们是闺蜜,来,帮我们照个相。”

……希望等我老了,也有这种精神头。


吃完到胡同里一个小咖啡馆喝咖啡,聊大天。约会四小时,花十分钟讨论一下连载。为了康老师的喜好,梳了一对很高的双马尾——其实辫子盖在耳边有点热。垂耳兔的夏天,居不易。

图也不是昨天的,是前些天的,反正大概就这样,像脑袋上安了两个大毛线围脖。



如果昨天下午有人路过那家咖啡馆,会透过玻璃看到一个略怪异的画面:一人趴在咖啡桌上,头发摊在桌面上,另一人将之抓在手里摸啊摸啊……

聊了一些沮丧无奈的事,也聊了点开心的。

虽是露水的世……虽是不知道会不会好起来的世……有朋友互相安慰,就觉得还有值得恋栈之处。



纳兰妙殊

康夫同学去长沙出差,赶上疫情,滞留在彼。甚是挂念。

[图片]

遂模仿《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斯台普吞夫人剪贴报纸成信,集句剪贴一首电子诗。

大家把姓氏换一换,可以拿给任意异地朋友,或男/女朋友。


[图片]
(中间那句“忽然想到…”是康老师主页上的截图。)


文字版:

竹外桃花三两枝,忽然想到康老师。

蓬山此去无多路,山寒藏雪生云湿。

觉来枕上三更后,梦到江南一霎时。

忽忆故人天际去,与君之别终何知。


康夫同学去长沙出差,赶上疫情,滞留在彼。甚是挂念。



遂模仿《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斯台普吞夫人剪贴报纸成信,集句剪贴一首电子诗。

大家把姓氏换一换,可以拿给任意异地朋友,或男/女朋友。



(中间那句“忽然想到…”是康老师主页上的截图。)


文字版:

竹外桃花三两枝,忽然想到康老师。

蓬山此去无多路,山寒藏雪生云湿。

觉来枕上三更后,梦到江南一霎时。

忽忆故人天际去,与君之别终何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