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残花泪

5863浏览    107参与
破碎的糖糖果
是残花泪,第一次画!!!很渣!...

是残花泪,第一次画!!!很渣!!

是残花泪,第一次画!!!很渣!!

蔚影影
明天清明,补个泪咎 “待梦醒时...

明天清明,补个泪咎

“待梦醒时分,又将留你一人”

明天清明,补个泪咎

“待梦醒时分,又将留你一人”

往死里宅的涵哥

是你们要的残花泪!!!

残花泪的追妻追星之路就此展开~

(其实东风遥的设定也是二头身,只不过是残花泪自带滤镜……诶嘿ヾノ≧∀≦)o)

ooc,私设如山警告⚠️

是你们要的残花泪!!!

残花泪的追妻追星之路就此展开~

(其实东风遥的设定也是二头身,只不过是残花泪自带滤镜……诶嘿ヾノ≧∀≦)o)

ooc,私设如山警告⚠️

漫鸽鸽
『黄粱一梦』 “相生相错,可否...

『黄粱一梦』

“相生相错,可否相见?”


第五人格两周年快乐ヽ(°◇° )ノ(?)

感谢美少年的煽情雾气和里奥的头皮屑(草?)

由于实在没搞到笔刷然后就把原先想画的改了个主题然后就改成刀了,妙啊不愧是我

第一张完整板绘作品有些地方光影啥的有那么亿内内奇怪见谅qwq衣服我是真的懒得搞了作业一大堆

草下次不这样画了是真的奇怪

『黄粱一梦』

“相生相错,可否相见?”

 



第五人格两周年快乐ヽ(°◇° )ノ(?)

感谢美少年的煽情雾气和里奥的头皮屑(草?)

由于实在没搞到笔刷然后就把原先想画的改了个主题然后就改成刀了,妙啊不愧是我

第一张完整板绘作品有些地方光影啥的有那么亿内内奇怪见谅qwq衣服我是真的懒得搞了作业一大堆

草下次不这样画了是真的奇怪

寂島言寺.

今天作者太困了,《残花泪》只更了一点,明天补💤

今天作者太困了,《残花泪》只更了一点,明天补💤

约瑟夫的蝴蝶结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被摁头x2.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被摁头x2.

漫鸽鸽
一个小脑洞·短头...

一个小脑洞·短头发残花泪ԅ(¯﹃¯ԅ)

理发师表情包ooc有


 小无咎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一个小脑洞·短头发残花泪ԅ(¯﹃¯ԅ)

理发师表情包ooc有


 小无咎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Chilly.Jellyfish
第一次发(瑟瑟发抖) 太菜了,...

第一次发(瑟瑟发抖)

太菜了,多多指教!(鞠躬)

第一次发(瑟瑟发抖)

太菜了,多多指教!(鞠躬)

泛卜
花残 咎安/安咎向 短打原作向...

花残

咎安/安咎向

短打原作向(残花泪皮肤)

必安第一人称视角书信。

虐向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花残

咎安/安咎向

短打原作向(残花泪皮肤)

必安第一人称视角书信。

虐向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一天一个小号

【咎安】《今宵玉露一相逢》(上)


枉我天生傲骨 偏为你而折 奈何心甘情愿 

王爷东风遥范无咎✘谋士残花泪谢必安

     天清如水。

  月明如镜。

  已是中秋佳节,八月金桂飘香。市上新酒,楼布新彩,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

  医庐也早早的就关了门,小院里安着张漆木桌案,放上香炉,插上三支檀香,若有若无的一阵清风抚过,那淡淡的白色烟气就袅袅的直飘散入天际去了。

  “来来来,吃点果子。”

  徐娘端着果盘,里面满是石榴、梨、栗、葡萄、弄色枨橘等各色应景鲜果,笑道,“都是我一早去集市上买的,新鲜着呢。”

  “这些事让我和小白来做就好了,徐...


枉我天生傲骨 偏为你而折 奈何心甘情愿 

王爷东风遥范无咎✘谋士残花泪谢必安

     天清如水。

  月明如镜。

  已是中秋佳节,八月金桂飘香。市上新酒,楼布新彩,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

  医庐也早早的就关了门,小院里安着张漆木桌案,放上香炉,插上三支檀香,若有若无的一阵清风抚过,那淡淡的白色烟气就袅袅的直飘散入天际去了。

  “来来来,吃点果子。”

  徐娘端着果盘,里面满是石榴、梨、栗、葡萄、弄色枨橘等各色应景鲜果,笑道,“都是我一早去集市上买的,新鲜着呢。”

  “这些事让我和小白来做就好了,徐娘,您就好好歇着吧。”谢必安回过头来,清俊的脸上带着温润柔和的笑容。

  “要是再不做点事情,我这把老骨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能动弹了。”徐娘戏谑的回答。

  身后,小白笑嘻嘻的开口,“老?大娘明明年轻的很嘛!今天早上还进了五个馒头两碗粥,外加耍了套五禽戏。”

  “你个小白,也学会取笑你徐娘了是不是?”徐娘佯怒,伸手就去捏对方的脸蛋。

  “没有没有,我是在夸奖大娘身体好!”小白躲避不迭,连忙捂着脸躲开。

  一老一小就在院子里嬉闹不休,谢必安笑着轻轻摇摇头,也不去阻止,面对桌案转过身来。

  香炉后放着银盆,盛了半湾清水,那圆月就柔柔的倒映在银盆清水之中,月光下水波潺潺,衬得盆里倒映的银月也似乎带上了一抹娇怯的羞涩,和着不知何处飘来的桂花香气,良辰旖旎,美景幽染。

  谢必安抬头看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

  焚香祈月,各有所期。

  有人愿早步蟾宫,高攀仙桂。

  有人愿貌似嫦娥,圆如洁月。

  只是自己这番心绪,却又是为何?

  为那依旧渺无音讯的人?还是为这颗早已彷徨的心?

  恍恍间竟已不知心系何处?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范无咎的音容笑貌来,谢必安不禁一愕。

  他说,“可惜我范无咎要定的人,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去。”

  他说,“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即使烛红燃尽,本王也不会放你归去!这辈子,你注定要和我纠缠不清了!”

  想到那几场缠绵,从被迫到和欢,似乎也不能全赖范无咎,谢必安忍不住羞红了脸,连忙掩饰般低下头去。幸好小白和徐娘还在嬉闹着,完全没察觉他的异样。

  院外传来丝竹箫管乐声,还有夜市杂沓的人声鼎沸。

  “我出去走走。”谢必安回头对徐娘和小白说道。

  “啊?那我陪你去!”小白连忙回答,谢必安摇摇头,拒绝了。

  “只不过是去夜市逛逛而已,你还是留下来陪徐娘赏月吧。”

  “早点回来。”徐娘窥见个空子,伸手就在小白脸上捏了一把,无视对方不满的抗议,笑着对谢必安道。

  “嗯。”谢必安点点头,缓步出门去。

  

  画鼓喧街,兰灯满市。

  巷陌纵横处,无不喧闹,无不团圆。

  夜市也是灯市。

  灯烛华灿,金明池上布满了无数盏羊皮小水灯,犹如天上繁星落入了清波碧水之中,月一层,灯一层,水又一层,波波盈盈,带着些金风玉露的梦色,氲氲恍惚的醉意。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地面上又是另一重的喧闹。

  不论是朱楼秀户,还是翠舍民居,都在门前悬出了彩灯,或富丽奢靡、豪华绚烂,或精巧别致、剔透玲珑,宛如银河飞落,流光溢彩蜿蜒数十里,与那天上银月争着灿烂,抢着流辉,和着鼓乐喧天,欢笑行歌,朦胧间珠光月光流转,真真是个琉璃幻境,人间兜率天。

  于是那你侬我侬,笑语盈盈的儿女情愫,在这华光异彩之间,便更显得嫣染浓艳了。士子素女,才子佳人,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那又是一段风流,一段佳话。

  身边人潮如织,都欢闹着,嘻笑着,尽情玩耍着。

  谢必安却只是静静的随着人潮走动。

  去哪里?

  他自己也不知道。

  虽然对徐娘和说自己只是出来逛逛,但是待得看见了这满目繁华,心里又涌上隐隐的落寞。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一对又一对有情人们携手过去,语笑嫣然。他看着,也笑了。

  却湮不了心头酸楚与犹豫,彷徨间挣扎不定。

  和范无咎的关系……终是错的……

  从一开始就错了,真的错了……

  那为什么不能狠下心斩断这段孽缘?

  为什么想要和他彻底绝断,竟怎么也下定不了决心?

  自己在犹豫着什么呢?犹豫着什么呢……

  谢必安想得出神,没留意脚步已经不由自主的随着人潮涌动,来到了喧闹处。

  那是有人设下灯谜儿,引得人们纷纷来猜,覆中了,就奖励笔墨纸砚,不中,也不过大笑一场,十分的热闹,十分的喧哗。

  灯谜雅俗共赏,不论是文人骚客也好,寻常百姓也罢,都挤了过来,猜上一猜,乐上一乐。也有人边猜边出,或者用纸写了,挂于彩灯之下,或者放出个谜篦子,把谜面写好插进去,都悬着供众人猜射。

  见着热闹,谢必安也不禁起了个凑趣的念头,挤到跟前去。

  一溜小巧的彩灯,下面都挂着灯谜儿,白纸黑字,写着好些谜面,墨迹犹新,似乎才写好不多久。

  “翡翠楼边悬玉镜?”谢必安笑道,“这个倒是应景儿。”

  他走到一边,拿起笔满蘸了墨,径直写出了谜底“月出皎兮”,正打算一气把剩下的谜都给解了,却不提防和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他连忙道歉,抬头,却不由愣住,“怎么是你?”

  范无咎也正拿着笔,似乎正在解谜,没料到会遇见谢必安,面带轻微的惊愕之色,随后笑了起来,“好巧。”

  见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两眼寒星也似的,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谢必安忽然没来由的心里一悸,连忙转过头去,装出认真看谜的样子,掩饰自己浑身的不自在。

  偏生那个冤家却紧紧的贴了过来,脖子被他垂下的发丝挠得痒痒的,又不敢伸手拂开,暖暖的呼吸抚过,低沉的嗓音就仿佛是挨着耳畔缓缓响起,“君山三月花如锦……你猜出来了么?”

  “……”

  谢必安咬牙不答,挣措了一下,却被范无咎连手带笔握住,笑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答案,博学多才的必安公子。”

  “……洞庭春色……”谢必安犹豫片刻,才低声回答。

  “真聪明。”范无咎调笑一回,也不松手,就着谢必安握笔的手,龙飞凤舞的写上谜底,口中丝毫没闲着,贴着对方耳边轻笑,缓缓低道,“这谜改改甚好,就作‘金池三月花如锦’,取个‘画舫春色’的意思,不过可没人能射得中,除非是我博学多才的必安公子,才晓得那谜里的意思,真真春色无边……”

  “你!”谢必安闻言顿时又羞又怒,奈何两旁人来人往,又不敢发作,只气得咬住了唇,看着面前的灯谜儿,可范无咎却越贴越紧,左手已经移到了腰上,手指不安分的抚弄着。

  “住……住手!大庭广众之下,你想作什么?”谢必安忍不住身子一搐,半是羞恼半是惊怒,连忙伸手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低声斥道。

  范无咎却不以为然,笑道,“这会儿众人都顾着热闹猜谜儿呢,哪里有心思管别人?更遑论看我这里在作甚么?”

  “你不知羞!”谢必安简直快被范无咎给气晕过去,涨红了一张脸,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唯恐他真的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作出什么不知廉耻,教人难堪的事情来。

  见他俊秀的脸上两抹嫣红飞霞,又羞又窘,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范无咎促狭又开心的闷声直笑,“我逗你呢,还当真了……”

  谢必安气得连嘴唇都在颤抖,挣扎一回,却被范无咎使了个巧劲,刚好圈在怀里,无视他挣措不休,抬头看向那一排灯谜儿,缓缓念道,“初听流莺喧柳叶……金莲移动更多姿……桃花马上石榴裙……辗转相思到天明……”

  随着他一路念来,手却缓缓的沿着腰线一路滑下,不轻不重的抚弄着,满意的看着怀里的人轻轻颤抖,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强忍的模样。

  恰在此时,人群忽然一乱,不少人朝着他们的方向涌了过来,挤得两人一个踉跄,范无咎顺势手上重重一掐,谢必安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好在四周人声鼎沸,也没人留意。

  谢必安却已经彻底羞红了脸,就像快要滴血似的。

  “这便忍不住了?”范无咎低低笑道。

  “你……你混帐……”谢必安恼羞成怒,愤愤的瞪着对方这个罪魁祸首,想要骂,终是教养所限,怎么也骂不出来,恼恨的别过头去。

  范无咎见他犯了别扭,抑不住闷声促狭的笑,拉住他就往旁侧走去。

  转过灯市,就是金明池。池上满是繁星也似的“一点红”,数不出千盏万盏,都顺着水缓缓漂浮。

  大约十步远的地方,就泊着范无咎的画舫,谢必安一见,顿时停下脚步,涨红了脸,死活不肯再上船。

  “你又想作什么?”他怒道。

  范无咎转过身来,俊美的脸被月光灯光映衬的越发神采飞扬,寒星似的双眼却潋滟幽深,瞧得谢必安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轻咳一声,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我命人在晓月亭设了果点,本就打算去邀你陪我过个中秋,没想到居然在灯市上遇到,也算得上是心有灵犀了。”范无咎笑道,携住谢必安手,却被一下子挣开。

  “谁同你心有灵犀?”他甩手,愤愤的转身就走。

  “你呀,就是嘴硬。”范无咎也不以为忤,快步跟上,见谢必安一张俊脸绯红,心中已经猜到九成,“不上船,莫不是要走着去?”

  “谁说要和你一起赏月了?”谢必安回了一句,转念一想,却又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本就犹豫着是不是该斩断这一场不正常的感情,斩断这一场不正常的牵绊,可是自己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如今遇上……

  是不是正好趁此机会说明的好?

  他想着,于是站在当地,没在走动。

  范无咎并不知他这番心思,见他停下,低着头沉默不语,以为只是闹别扭,脸薄害羞而已,不想上那曾经春风一度的画舫游船,于是扬手打了个响指,池边立刻驶来一叶小舟。

  “真要走着去,怕是天亮也未必能到得了,就坐这小船去好了。”他笑道。

  谢必安沉默了一下,也不看范无咎,缓步上船。池面上飘飘荡荡,满是河灯。

  一叶小舟就在这灯光璀璨之间,缓缓划过,带起涟漪圈圈的散开去,那一点一点的灯光就随着水波盈盈,晃荡闪耀,仿若银河。

  又行了莫约数里,渐渐的听不见人声喧闹了,小舟拐了个弯,一湾池水静静流过,晓月亭就屹立在花木扶疏之间,九曲青石小桥蜿蜒着,通往幽静的小树林。一些顺水而来的河灯慢慢的漂过桥洞小亭,灯光晃晃悠悠,渐渐消失在远处。

  见主人到来,早有仆人上前接住缆绳,将小舟系在桥边。

  亭内石桌上摆着红枣葡萄等各色应景鲜果,西瓜切成了莲花状,中间一个月白冰纹盘子,盛着各种不同口味的月饼,旁边攒盒内薄荷糕、栗子酥、桂子糖等小点更是层层叠叠,摆出些个不同花样来。

  仆人们送上美酒香醇,便又知趣的尽数退了下去,只留下范无咎与谢必安二人。

  “这是仿古法酿的桂花酒,你不妨尝尝?”范无咎笑吟吟的持起篆花银壶,给谢必安斟满。

  谢必安却端起一饮而尽,他见状不禁愣了愣,忙提醒道,“这可不是茶——”

  话未说话,却被谢必安把酒壶夺过,也不说话,一口气连灌了好几杯。

  范无咎讶异的扬起眉,看向一反常态的谢必安。

  桂花酒虽然并不冲口,但后劲也是极狠的,他只当清茶般灌了不少,再加上心里郁结,酒意不会儿就冲了上来,双颊一片丹霞晕染,一双眼却已是水意动荡了。

  看得范无咎心里一动,忍不住伸手抚上他脸颊。

  手指刚刚触到那柔滑的肌肤,谢必安却忽地把脸转开,轻轻开口。

  “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的面了……”



【下】 


狂浪步生
我是fw,画画不适合我,躺平(...

我是fw,画画不适合我,躺平(贺图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我是fw,画画不适合我,躺平(贺图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pwy
是必安吖,原谅我不会画背景🌚

是必安吖,原谅我不会画背景🌚

是必安吖,原谅我不会画背景🌚

Kira璘子
「这若有似无的温暖气息…是我们...

「这若有似无的温暖气息…是我们无法再相见,却永远相伴的命运啊。」

「这若有似无的温暖气息…是我们无法再相见,却永远相伴的命运啊。」

狂浪步生
哈哈哈哈,画着画着就哭了,我爱...

哈哈哈哈,画着画着就哭了,我爱画画啊哈哈哈,一天画一丢丢,等我生日那天算贺图这是一个忧伤的故事,

今天依旧是私心tag的一天

哈哈哈哈,画着画着就哭了,我爱画画啊哈哈哈,一天画一丢丢,等我生日那天算贺图这是一个忧伤的故事,

今天依旧是私心tag的一天

无咎不是受

这应该是残花泪,和小黑变性我莫得素材莫得灵感

第一个只有白莫得黑有些可惜了不过那张只是单独个体无cp向

其实秋裤黑那样也挺好看的

莫得素材和灵感,但就是不想放过宿伞了

我馋他们身子我下贱也开心了!嘿嘿!

这应该是残花泪,和小黑变性我莫得素材莫得灵感

第一个只有白莫得黑有些可惜了不过那张只是单独个体无cp向

其实秋裤黑那样也挺好看的

莫得素材和灵感,但就是不想放过宿伞了

我馋他们身子我下贱也开心了!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