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殒月

6124浏览    131参与
言傳鷂厭。

战场/殒捷/虐(可能吧)

可恶..可恶啊!

明明自己还有力气的...还有力气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救到捷克...为什么!!!

——————————☆————————————

殒月满身伤痕。

捷克倒地不起。

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回想起以前美好的事物。

不是吗?

捷克,没错,捷克。

他只是为了保护殒月。他就这样冲过去。

替他抗下了,致命的一刀。

“不要发呆了啊...殒月...快走..!”他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他彻底,彻底昏迷了。

“捷克!!”殒月回过神,发现倒地不起的捷克,便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那是...光?

神圣的光芒啊。我祈求,我祈求。

请让殒月好好的活下去吧!

—————...


可恶..可恶啊!

明明自己还有力气的...还有力气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救到捷克...为什么!!!

——————————☆————————————

殒月满身伤痕。

捷克倒地不起。

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回想起以前美好的事物。

不是吗?

捷克,没错,捷克。

他只是为了保护殒月。他就这样冲过去。

替他抗下了,致命的一刀。

“不要发呆了啊...殒月...快走..!”他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他彻底,彻底昏迷了。

“捷克!!”殒月回过神,发现倒地不起的捷克,便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那是...光?

神圣的光芒啊。我祈求,我祈求。

请让殒月好好的活下去吧!

——————————☆————————————

这是.....哪里?

捷克站起身,揉揉眼睛,发现这是几年前准备前往战线时的殒月。

我这是穿越了吗?

眼前的殒月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的捷克,他依依不舍的望着殒月离开的方向,只记得殒月告诉过他:“啊嘞,捷克也想去前线参战吗?那捷克就要好好和教官学习知识,之后,在和我一起参军哦!”

唔..头好痛。

一阵剧烈的疼痛过后,捷克的眼前又出现几个月前殒月回来时的模样。

“殒月!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参军了哦!”他冲到殒月的面前,兴致勃勃的告诉了他这件事。)我真的不了解战线什么的对不起

殒月笑了笑,摸了摸捷克的头:“好,那么这次参军就和我一起去吧!”

——————————☆————————————

“捷克....”

神啊,求你让捷克醒来吧。

“殒...月...”他的耳旁回响起捷克无力而又坚定的声音。

“殒月...别..说话...”

“这个...是...我参军...参军前拿到....的一个..刻有...我和殒月名字...的项链...请...请殒月...一定要......”

不...

别....

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了吗..

可恶...眼泪不自觉的...

捷克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擦净了殒月眼角旁的泪。

“殒月...我喜欢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噗咚。

林蜗牛al

【羽神】『ABO向』异物种2《捷克番外—四十六章》

【捷克番外】

  “皇太子,未来的君主。”那个威严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一旁的女人娇笑,“可不是嘛,还是个alpha呢。”

  那男人和女人的模样,他记不清了。

  现在看到的父母亲,早已卧病在床,亲情对他来说,是权利的相争。

  他木然地接受着这一切,争夺他地位的人都已经被他杀死了,如今,只剩他一人,很孤独。

  “皇太子殿下,这是我家的长男,殒月,是omega,我将他献给您。”

  面前长得清秀的男孩在听见这句话时,脸色蓦地一黑,却只能乖乖地站在一旁,等待发落。

  捷克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们,看得伯爵出了一身冷汗。

  站在捷克旁的管家打破了这个气氛:“皇、皇太子...

【捷克番外】

  “皇太子,未来的君主。”那个威严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一旁的女人娇笑,“可不是嘛,还是个alpha呢。”

  那男人和女人的模样,他记不清了。

  现在看到的父母亲,早已卧病在床,亲情对他来说,是权利的相争。

  他木然地接受着这一切,争夺他地位的人都已经被他杀死了,如今,只剩他一人,很孤独。

  “皇太子殿下,这是我家的长男,殒月,是omega,我将他献给您。”

  面前长得清秀的男孩在听见这句话时,脸色蓦地一黑,却只能乖乖地站在一旁,等待发落。

  捷克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们,看得伯爵出了一身冷汗。

  站在捷克旁的管家打破了这个气氛:“皇、皇太子殿下……可是不满意?”

  捷克轻笑,笑意不达眼底,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殒月。

  “不,留下来吧。”

  捷克和他结婚了,但是一直没有对他做什么,尽管睡在一张床上。

  殒月……伯爵之子,那狡猾家伙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呢?

  不过他唯唯诺诺,什么也没做,房间里也没有匕首藏起来的迹象,有待研究。

  今天看见他在打扫房间,还挺有模有样的,不知道是在找东西还是在打扫呢……

  半夜都睡不好,他身上的味道有些好闻,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放松警惕的,我们就这样耗着,看你的马脚什么时候露出来…殒月。

  —

  捷克拖着两具尸体,进到了房间里,身上沾染满了血,血腥味很浓。

  “皇、皇太子殿下,您怎么了!”殒月的第一句话,是问他怎么了。

  捷克挑眉,在一身血色里露出的脸很吸引人,他举了举手里抓着的尸体,让他明白。

  殒月愕然。

  附近的管家顺着血腥味走了过来,将捷克手里的尸体托起,“皇太子殿下,请不要把尸体带入宫里,我现在就处理了这些。”

  捷克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看向殒月,“看到了吗?我杀人了。”

  带着一身血的男人逐渐往殒月的方向走去,随着每一次的靠近,殒月闻到的血腥味也变得浓厚。

  殒月愣愣地坐在那,看着他一步步逼近。

  他在殒月面前停下,轻笑着,“怎么?害怕?”

  “没有。”他回答的迅速,语气沉着。

  这个人,倒是冷静。

  后来,这位没有对外公开的皇子妃,成了捷克的手下。

  他还会带给我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总算解乏了。

  但是,情绪逐渐被他左右了。

  捷克明白,他动情了。

  只是他爱上的人,不苟言笑。

  

  

  

  【四十六章】

  阿神睁开眼睛,只是一片黑暗。

  “啊……羽毛?”他忍不住开口。

  “我在。”

  让阿神安心的声音。

  羽毛手心凝聚出一颗小球,发着光,照亮了这块地方。

  似乎是一个隧道,到处沾满灰尘。

  “来,牵着我。”

  “嗯。”

  两人开始环顾四周。

  墙壁很粗糙,挂满蜘蛛网,地上的灰尘如土,他们的后面是一堵墙,敲了敲倒是实心的,显然不能过。

  现在只能往前走了。

  “走吧。”

  一路上羽毛都在注意着墙上的迹象,试图找到一点线索来判定这里是哪。

  阿神突然停了下来。

  羽毛脚步顿住,转过头问道:“怎么了?”

  “前面,有一个……人?”

  人?是人吗?

  羽毛定睛一看,是一个穿着女仆服饰的人站在那里。

  “去问问她。”羽毛这么说着,就准备动身。

  “等等。”阿神叫住了他。

  羽毛正疑惑着,却见远远站着的人走了过来,尽管有光球的照耀,却还是看不见她的脸色。

  寒光闪了闪,下一秒,金黄色的光芒闪耀,女仆被击倒在地。

  “哈、哈…”阿神紧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仆。

  刚才……忍不住出手了。

  “阿神?!没事吧!”

  羽毛迟了一步,只看见阿神出手了。

  “不,没事。”阿神抓紧了手臂,有些后怕。

  这个女仆,是自己早上看见的那个!

  那么,这里就是皇宫的地下吗!

  羽毛蹲下身,琢磨了一番倒在地上的女仆。

  “没有血的气味,她……似乎并不是活物。”羽毛蹙眉,用魔法在她的手臂上划痕,果然,没有任何血液流出,而且她的身上也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也不会是b。

  这个神明岛的皇太子……到底在谋划什么?

  “羽毛?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羽毛看向阿神,有些疑惑,“似乎……没有。”

  龙族的听觉也许比血族还好。

  ‘嘶…嘶…’

  是这样的声音。

  好像在刚遇见巧克力的时候听到过……是……魔物!

  “羽毛…魔物的声音……这里好像是王宫的地下…”

  羽毛抿抿嘴,起身抓住阿神的手,“没事的,我们去找其他人。”

  “……嗯。”

  羽毛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一直向前走,这条路很暗很深,每走一步都有淡淡的响声,若不是两人都在这里,也许每一次的行走都会变得很恐怖吧。

  朦朦胧胧中,一抹白光闪了闪,在前方的黑暗中,看的人一阵心慌。

  “……刚刚是什么,是魔物吗?”阿神抓紧了羽毛的手,有些紧张。

  “也许是,不过一切都要往好的地方去想。”羽毛也有这样的感觉,但他必须沉下心,让阿神有安全感。

  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一到黑影冲了出来!直直地扑向了羽毛——

  ‘砰!!!’

  后脑勺撞到了地上,眼底露出痛苦的神色,他的身上是一只魔物!

  魔物紧紧地咬着他的肩膀,直到血液溢出也没有松嘴。

  阿神被另一只魔兽盯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羽毛受伤。

  可恶!

  羽毛想使用魔法,但是却使用不了,似乎是刚刚检查女仆的时候,就发生了不对劲。

  他咬牙。

  “阿神!快走!”

  “不行!”

  阿神靠在墙壁上紧紧盯着周围,回绝道。

  先解决了另一只!

  阿神这么想着,他就动手了。

  在魔物的身体倒下后,他才缓缓走向羽毛这里。

  那只魔物似乎是感受到了阿神的靠近,就往一旁跳过去。

  阴森森的双目紧紧地盯着阿神,嘴边还有羽毛的血液。

  也不知是因为饮用了高级血族的血,还是他自身的魔力,阿神感知到他的魔力很浓厚。

  下一刻,他的嘴里凝聚出一颗魔法球,就往阿神那里发射过去了!

  他愣住了,大脑一瞬间的空白使他站住了脚步。

  “阿神!”

  在回过神,是羽毛替他挡下了这一击——

  光球腐蚀了羽毛的衣物,直接砸在了羽毛的腹部,凹下去成了一个血洞。

  这是阿神在羽毛倒下后看到的情形。

  ……羽毛?

  “羽毛?!!!”

  阿神跪了下来,紧紧地盯着羽毛苍白的脸,“你别吓我!快醒过来!”

  眼眶里的泪水开始滴落下来,他哭了。

  身上的血洞是那么的明显。

  他更愿意这狰狞的伤口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羽毛会死吗…

  一种心脏被抽离的感觉狠狠地撞击了他。

  羽毛不会死的!只要…只要把这只魔物杀死就行了…要守护住羽毛!

  只要…杀死就行了。

  我想要带他离开这里。

  …

  他眼下金黄色的三角形在剧烈地发光,快要将这个隧道照亮了!

       这就是龙族的暴动。

  

  

  预言,没有逆转的机会。

  

  

  

  (蜗牛:月更作者再次悠哉)

楓鈴Maple Bell

【團殞】超級短甜文#

这篇是之前别人点的文~

---

「好啦!下一个是…殒月!ww」

一个声音从教室内传出,一听才知道原来是哈记、捷克和殒月三人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蛤~好啦030我选…大冒险!」

殒月笑了笑,选了大冒险

「大冒险是吧…」

哈记也笑了笑,但这个笑让殒月感到很不安

「那就…去和团团告白吧ww」

哈记把大冒险的内容讲了出来,只见殒月楞了愣 随后脸马上就红了像一颗苹果似的

「告告告…告白?!」

过了一会儿殒月才反应过来,害羞的大喊

「对啊~快去吧ww欸?团团~殒月好像有事要和你说~」

捷克对着门口大喊着

「你加油www」

哈记和捷克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先逃了,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殒月

「喂!你们……」

「殒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殒月还没说完团团...

这篇是之前别人点的文~

---

「好啦!下一个是…殒月!ww」

一个声音从教室内传出,一听才知道原来是哈记、捷克和殒月三人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蛤~好啦030我选…大冒险!」

殒月笑了笑,选了大冒险

「大冒险是吧…」

哈记也笑了笑,但这个笑让殒月感到很不安

「那就…去和团团告白吧ww」

哈记把大冒险的内容讲了出来,只见殒月楞了愣 随后脸马上就红了像一颗苹果似的

「告告告…告白?!」

过了一会儿殒月才反应过来,害羞的大喊

「对啊~快去吧ww欸?团团~殒月好像有事要和你说~」

捷克对着门口大喊着

「你加油www」

哈记和捷克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先逃了,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殒月

「喂!你们……」

「殒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殒月还没说完团团就走了过来

「那…那个……」

殒月看了看眼前的团团,高大的英姿让殒月吞了一口口水

“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嗯?」

团团看了看眼前这满脸通红的殒月,只见他说……

「那…那个…我喜欢你!!」

殒月大声的对着团团说,团团先是迟疑了一下,接着笑着说

「我啊~也喜欢你哦~」

说完便把殒月压在墙上,壁咚着他

「疑?……」

殒月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团团吻了一口

「唔……」殒月也没有反抗,反而很享受这个吻。

另一边……

「早知道就不来了……」

捷克和哈记躲在转角,看到了这闪死人的画面

「真的…不过…捷克,我也有事要和你说030~」

哈记在捷克耳旁说道,还呼了一口热气

「唔…你…你干嘛啦////」

捷克脸红的看着哈记,对他这奇怪的举动感到疑惑

「我啊…也喜欢你哦<3」

哈记也吻了吻捷克,两对甜蜜的情侣就这样诞生了。

·

END


他的眼里有星辰

【殒捷】从你开始的爱情故事

#26英文字母体裁,有重复出现

#@Amrak.殒捷ABO卧底pa

——————————————————————————————

-Appreciate 赏识

当Boss给自己来电时,殒月和捷克两人皆是一惊。同样身处敌营潜伏如此之久,对彼此皆是暗暗赏识。

-Black 黑色的

一次意外使殒月看到了回来汇报的捷克,黑色的西装勾勒着青年姣好的身材,敏感的Alpha同时也闻到了空气中Omega的清香。

-Career 职业

竟然让一个Omega来当卧底,殒月心里对这个俊美的家伙更加赏识了。

-Czech 捷克

听说这是个国家,不过和Omega...

#26英文字母体裁,有重复出现

#@Amrak.殒捷ABO卧底pa

——————————————————————————————

-Appreciate 赏识

当Boss给自己来电时,殒月和捷克两人皆是一惊。同样身处敌营潜伏如此之久,对彼此皆是暗暗赏识。

-Black 黑色的

一次意外使殒月看到了回来汇报的捷克,黑色的西装勾勒着青年姣好的身材,敏感的Alpha同时也闻到了空气中Omega的清香。

-Career 职业

竟然让一个Omega来当卧底,殒月心里对这个俊美的家伙更加赏识了。

-Czech 捷克

听说这是个国家,不过和Omega名字的译文一样。殒月心思着小家伙怎么就比较喜欢Jack呢。

-Dirty 龌龊的

后来他是不是发现敌方的府邸常常飘着那位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清香而苦涩的绿茶却让殒月起了兴趣。『对自己的对手起了想法,这样的感情不是龌龊的吗?』

-Emergency 突发事件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的信息素太过诱人,自己绝对不会成结。第二天殒月满脑子只剩下这句话,身旁是回来打小报告结果突然发情的Omega。

-Fuck **

发情期一过清醒起来的捷克极其想骂人。

-Game over 游戏结束

等到捷克回去敌方大本营的时候对面已经吹了,捷克大脑当机心想不知道该夸其他卧底棒棒还是骂某人对自己做出那种事那么久。

-Happy 高兴的

由于自己的Omega在这里于是殒月在自家公司吹了之后高高兴兴叛变投敌了。

-Ill 生病的

小Omega发烧了,结果是Alpha在旁边腻腻歪歪一天成功把他气好了。

-Jack 杰克

呆呆的Omega在发烧后终于弄清楚了『杰克』和『捷克』的区别,殒月心想,还是个孩子啊。

-King 君王

捷克是殒月的国王。

-Light 光

殒月是捷克的光。

-May 可能

如果他们不是卧底。那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相遇。

-Necessary 必需品

Alpha的信息素成了不安的Omega冷静的必需品。

-Other 其他

某次缠绵之后被Omega调戏的Alpha说了句实话,你是我这么多年除了母亲之外碰的第一个Omega。

-Pretty 漂亮的人

他的Omega绝世第一美,毫无疑义。

-Quiet 安静的

可惜他的Omega太安静了(当然皮起来就不一样了)。

-Raise 举起

殒月非常轻松地给了捷克一个举高高,心想他的Omega太瘦了些,该多喂点了(一语双关♂)。

-Schedule 安排

两个人能有点安排的大概只有腻歪了吧。

-Tired 疲劳的

捷克最近有点拒绝和殒月一起睡,因为即使自己没有发情期他也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

-Understand 体谅

但是Omega本性所致还是很体谅他的Alpha。

-Vital 对…极其重要

他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啊。

-Wife 妻子

间谍职业的Omega一点都不人   妻(摊手)。

-World 世界

有对方在这个世界就是完美充盈的。

-Xylophone 木琴

Alpha声音悦耳的木琴发不出声音了。

-Zero 零

有谁的生命归零了。

-Zombie 无生气的人

他的Omega永远睡着了。

——————————————————————————————

这里是镜子,怕有人看不懂解释一下。

时间线:

A-G:相识+怎么好上的

G-W:恋爱的年华

X-Z:谈恋爱四五年后,捷克因为以前工作的时候有过打斗,内伤太多就KO了。

bug很多,凑合着看系列。

不打算细化了。



夜葉

《香草物語_高燒》

《高燒》


*繁殞ABO。


*和琳@★☆★☆★☆★的對戲系列。


*OOC私設一堆。


*全程繁體。


【請勿上升至真人】

——————————

繁星一下機,便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深吸一口祖國的空氣,出差幾天的他終於回國,也等不及看到自家可愛的戀人了。

一拿到行李,他便直接往接機大廳走去,因為他家寶貝和自己約定好要親自為他接機。

「月月!」多天不見,繁星最想念的就是殞月,看到對方便興奮的拖著行李跑了過去,行李箱在地上發出咔咔聲響,卻掩不住繁星的興奮之情。

「月……你怎麼了?」原本想抱住對方,殞月帶著口罩,臉色漲紅的樣子卻讓他一下子愣住了,欣喜的情緒在一瞬間化作緊...

《高燒》


*繁殞ABO。


*和琳@★☆★☆★☆★的對戲系列。


*OOC私設一堆。


*全程繁體。


【請勿上升至真人】

——————————

繁星一下機,便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深吸一口祖國的空氣,出差幾天的他終於回國,也等不及看到自家可愛的戀人了。

一拿到行李,他便直接往接機大廳走去,因為他家寶貝和自己約定好要親自為他接機。

「月月!」多天不見,繁星最想念的就是殞月,看到對方便興奮的拖著行李跑了過去,行李箱在地上發出咔咔聲響,卻掩不住繁星的興奮之情。

「月……你怎麼了?」原本想抱住對方,殞月帶著口罩,臉色漲紅的樣子卻讓他一下子愣住了,欣喜的情緒在一瞬間化作緊張,散落眼眸。

殞月這是生病了?

「生病。」殞月的聲音很小,卻又虛弱到好像隨時隨地會昏倒一樣,可令繁星更加頭痛她是,殞月不常生病,但一生病卻是最麻煩的那種。

每次生病都嚴重的讓繁星心疼,不好好在床上躺個幾天的話,一時半刻是好不了的。

「你有去看醫生了嗎?」繁星皺眉,手撫上殞月的額頭,溫度高的厲害,繁星只覺得心疼,記得上次殞月生病的時候也是這樣,脆弱的模樣讓繁星恨不得代替自家Omega生病。

「還沒有......」殞月小聲的回答繁星,語氣心虛,一雙碧綠色不敢直視繁星的擔憂,畢竟他今天早上才有症狀根本沒有時間看病。

「我不想吃藥......」軟軟的語氣配上楚楚可憐的眼神,繁星險些就要答應了對方,可最終兩人大眼瞪小眼,繁星將圍巾繞到殞月脖子上,還是沒有同樣。

「不行,你不吃藥怎麼好?」繁星嚴肅的拉住殞月的手,就連手掌的溫度也高的厲害,繁星皺眉,另一手不忘拖著行李,拉著對方上了車。

「我帶你去醫院還是請醫生來家裡?」繁星沒有給殞月太多選擇,語氣中帶著不容拒絕的堅定,可卻遲遲沒有等來答覆。

「自然就好了,不需......」殞月的話斷斷續續的,還沒有說完便失了聲音,繁星側頭一看,只見戀人已經暈睡過去了,不怎麼平穩的呼吸聲讓繁星皺起眉頭,看到殞月濃厚的黑眼圈更是心疼。

算了,我自己照顧這個笨蛋好了,要是讓醫生來照顧大概會很傷腦筋吧。

繁星心疼的為殞月蓋上毯子,調高了車內的空調溫度,摸摸殞月的頭,讓對方舒服的躺好後便開始專心開車。

「繁星......」平常的殞月在睡夢中很常呼喊自家戀人的名字,但這次的聲音卻帶著沙啞和疲憊,和顯而易見的虛弱,繁星心底暗自罵道自己的不注意,明明知道對方換季時容易感冒,怎麼沒有多注意一點。

「乖,我在。」繁星當然知道殞月是無意識的呼喚自己,但每次仍然會按捺不住的回應對方,畢竟那樣可能會給殞月不少的安全感。

「恩......」殞月含糊的回應繁星,皺起的眉頭舒張了些許,柔軟的容顏讓繁星止不住嘴角流淌的那份溫柔,疲憊的眉眼輕鬆不少,雖然麻煩的事仍在後頭。

繁星基本上是用最快的速度帶殞月回到家的,畢竟殞月的病拖不得,要是出了什麼差錯,繁星不敢想像後果。

一停好車,繁星什麼也不管,首先將意識昏昏沉沉的殞月抱進房間裡,然後果斷的叫來家庭醫生,在醫生開了藥和叮囑過後,繁星才再次走進房間。

「繁星......?」殞月張開眼睛,微弱的暖光讓殞月勉強睜的開眼,看清眼前人是誰後便直接抱住他,對方身上傳來的溫暖讓殞月不想放開。

「到家了嗎......」殞月大概是快燒壞腦袋了,說出口的話都有些不經大腦,雖然在繁星眼裡是挺可愛的,可如果是在這種時候才能見到,那他寧願不要看到。

「嗯,到了,醫生給你檢查完了。」繁星伸手抱住了殞月,輕拍對方的頭,稍稍安撫了戀人的情緒,撥開瀏海落下一吻,隨後鬆開了他。

替殞月蓋好被子之後,確認自家戀人不會突然跑出來找自己撒嬌,繁星便進廚房替殞月準備晚餐去了。

「嗚......」繁星正殷勤的準備著晚餐,而躺在被褥之中的殞月,全身都在發燙,不適讓他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細微脆弱。 

如果跟繁星說自己在他不在的時候直接睡在公司裡,繁星一定會殺了其他人......殞月混亂的腦袋想著,最終卻因為漲疼的腦袋而作罷。

繁星熟練的替殞月煮了一鍋粥,著急的吹涼過後,便將粥拿回了房間,順便替殞月擰了條毛巾,用沾了冷水的毛巾替殞月擦拭著對方額頭上的細汗。

「繁星......」殞月喊了一聲繁星,可同時卻也開始咳嗽,繁星扶著殞月,讓他坐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拍著他的背,滿眼的擔憂讓殞月有些愧疚。 

「對不起......」過了良久,殞月才開始繼續說話,碧綠色帶著心虛和愧對,聲音沙啞的讓繁星心疼,連忙讓殞月住嘴。

「怎麼了?幹嘛跟我道歉。」繁星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要太沉重,希望讓殞月的心情能好一點,心裡卻在暗自擔心殞月的病症,一邊祈禱殞月這次不要病的太嚴重。

「你明明那麼忙......」殞月沒有把話說完,但憑著兩人的默契和以往的經驗,繁星當然知道殞月想表達的意思,這一刻繁星覺得殞月真的是燒壞腦子了。

「笨蛋,照顧你比較重要。」繁星輕笑,眼底的擔憂卻怎麼樣都無法消散,這個笨蛋,明明知道自己把他看的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的。

怎麼可能丟著殞月不管。

殞月的小臉蒼白,因為生病,繁星只能先餵殞月吃點簡單的東西,以免對方餓著。

「嗯。」殞月知道自己的聲音大概撐不了多久,索性閉上嘴,僅僅回應一聲單音節構成的音符,繁星也不在意,拿起稍微涼點的粥便要開始餵殞月。

繁星拿著湯匙,小口小口的餵著殞月,殞月也乖巧的吃掉了繁星盛到湯匙中的湯水,畢竟繁星做的粥從沒有讓他失望過。

由於幾乎是液體的關係,殞月很容易就能吞嚥下去,很快的,碗已經快要見底。

「你不用回公司嗎?」殞月在吃了粥之後,精神恢復了一些,和繁星說話也沒有那麼吃力了。

「剛出差回來,我可以休息兩天再去公司,現在你比較重要。」繁星一邊將湯匙遞到殞月嘴邊,一邊笑著要殞月不必擔心自己,反正他也可以在家裡處理一些比較重要的文件,公司是不會因為繁星兩天的缺席而有重大影響的。

殞月點了點頭,聽話的張口,很快的就把一碗粥給吃完,又在繁星的半騙半哄下把藥吃了。 

當繁星覺得殞月差不多又要開始嗜睡的時候,正要去洗碗,殞月拉住了繁星的手,小小的手沒什麼力氣,卻還是緊緊勾住繁星。

「怎麼啦?」繁星索性放下了碗,坐在殞月身旁,再次用毛巾擦拭殞月的額頭,試圖讓對方能更快降溫。

「陪我。」殞月的聲音虛弱,卻仍帶著被繁星寵出來的任性,碧綠色彷彿在說如果拒絕就不理你,繁星聞言,笑著摸了摸殞月的頭。

「好。」繁星親暱的在殞月的臉頰上留下一吻,伸手抱住了殞月,讓對方靠著自己休息,自己的體溫也許也能讓殞月降溫?

「好溫暖......」殞月不斷的往繁星懷裡縮,就像隻可愛的貓兒,發熱的身子在繁星懷裡蹭啊蹭的,而繁星也由著殞月胡鬧,他感受的到殞月的虛弱,也不多說些什麼,就只是緊緊抱住了殞月。

「謝謝你......」殞月含糊的說了句謝謝,迷迷糊糊的又呢喃了些什麼,繁星正想開口卻發現懷中人安穩的睡著了,呼吸也沒有稍早的急促。

「好好休息,我的月月。」繁星小心翼翼的將殞月安在床上,替對方蓋好了被子,在額頭上落下一吻。

病壞了我可是會很心疼的。

——End——

想了想還是一起搬過來了。

楓鈴Maple Bell

【殞捷】虐文 第一次發文//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不知道可不可以ww

#大量繁體字出沒

---

殞月和捷克是一對情侶,兩人十分甜蜜,每次出門都會閃瞎一堆人(?但最近殞月開始不怎麼理捷克,這讓捷克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

---

「殞月…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捷克小心翼翼的問著殞月

「乖…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殞月慢慢的摸著捷克的頭,有些無奈的笑著

「那你怎麼了…為什麼不理我……」

捷克有些無辜的看著殞月

「沒…沒事…對了!捷克我最近要去出差喔,可能要去一段時間……」

殞月雖然表面上是在和捷克報備自己要出差的事但其實只是為了轉移話題

「嗯…記得快點回來哦~…」

捷克也沒有想...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不知道可不可以ww

#大量繁體字出沒

---

殞月和捷克是一對情侶,兩人十分甜蜜,每次出門都會閃瞎一堆人(?但最近殞月開始不怎麼理捷克,這讓捷克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

---

「殞月…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捷克小心翼翼的問著殞月

「乖…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殞月慢慢的摸著捷克的頭,有些無奈的笑著

「那你怎麼了…為什麼不理我……」

捷克有些無辜的看著殞月

「沒…沒事…對了!捷克我最近要去出差喔,可能要去一段時間……」

殞月雖然表面上是在和捷克報備自己要出差的事但其實只是為了轉移話題

「嗯…記得快點回來哦~…」

捷克也沒有想太多,說著說著就就被殞月叫去睡覺了

隔天……

「唔…哈~」

捷克從床上醒了過來,但身旁卻沒有殞月的身影

「嗯?殞月呢?」

捷克疑惑的走下床,看到了桌上的紙條,上面寫著……

給捷克:

看到我不在是因為我已經出去出差了喔~不用擔心,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想不到還要寫什麼(´-ι_-`)

愛你的殞月上。

「原來是已經出門了啊…不知道殞月什麼時候會回來……」

捷克望著天空默默的想著

而殞月那邊……

「那個…醫生我怎麼樣了……」

殞月一臉擔憂的看著醫生

「唉…病情沒有好轉…你先去和你家人交代一聲吧……」

醫生嚴肅的看著臉色有點蒼白的殞月

「好吧……」

殞月一走出了門外,外面的兩人就馬上走上前問殞月

「殞月…醫生怎麼說……」

兩人擔憂的看著殞月,只見殞月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醫生叫我先去交代……」

殞月說出來後兩人都不敢相信

「怎麼會……」

「對不起…還有請你們在我死之後把這封信交給捷克…拜託你們了…哈記…團團」

殞月把一封信交給了哈記和團團,虔誠的拜託他們

「我…好…我知道了……」

團團把殞月的信接了過去便拉著哈記跑了

「唉…捷克…希望你可以理解……」

殞月看著醫院的天花板,正在思考著什麼

就這樣 時間過去了…不知不覺就已經一年了…一樣的房子一樣的季節但…就是少了那溫柔的他 少了那在捷克難過時他靠著的結實胸膛(?

「嗚嗚嗚…殞月…你到底去哪裡了……」

捷克躲在棉被裡哭泣,突然……

“叮咚!”

門鈴突然響了,捷克以為是殞月回來了而開心的跑去開門

「歡迎回…哈記?團團?」

捷克疑惑的看著他們倆,只見團團拿了一封信給他,然後就走了

捷克把信封拿到了屋內打開

「這是……」

給捷克:

對不起我騙了你,其實我並沒有出差,因為我得了一種病,是一種無法治癒的病,我很對不起沒有和你說,因為我寧願你不知道,這樣我就不必看到你擔心了,原來我是這麼的軟弱,我先走了,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等你哦~

愛你的殞月敬上。

「這…這……」

捷克用顫抖的手放開了這封信

「不可能吧…殞…殞月……」

捷克崩潰的抱著頭,痛哭著

「呵…沒有你…要我怎麼活下去呢……」

捷克走到了陽台邊緣

「我來找你了…月月……」

·

END
希望還可以~也希望可以認識更多大大//

一坨卓溆728

欸嘿嘿嘿嘿是考试时的摸鱼R

英语考完乐只剩下两科辽~~

欸嘿嘿嘿嘿是考试时的摸鱼R

英语考完乐只剩下两科辽~~

xy

「殞捷」靠近我5

〈捷克的短暂自述〉


       hi,你好!我是捷克,现在就读于YT中学的高二(2)班。


        请问,你有时间和我聊聊吗,关于我的故事。


         啊,你知道的,我是高二的学生了。但面对着一年后将要来临的高考,我其实并不紧张,因为我的成绩还不错。


        我的父母也常...

〈捷克的短暂自述〉


       hi,你好!我是捷克,现在就读于YT中学的高二(2)班。


        请问,你有时间和我聊聊吗,关于我的故事。


         啊,你知道的,我是高二的学生了。但面对着一年后将要来临的高考,我其实并不紧张,因为我的成绩还不错。


        我的父母也常年出差到国外,虽然每个月我的卡里都会定期出现一笔数目可观的存款,但他们并不经常回来,所以我很少可以体验到家长的啰嗦。


         啊,我并不是要和你炫耀什么,反而我也很羡慕你们,每当我回到家,迎接我的都只有一栋空荡荡的房子。所以你看,虽然我的生活还算舒适,还有很多零花钱,但又有什么用呢?在学校是有朋友一起,但出了校门之后还是自己一个人……


         我们现在正是高二,是学习繁忙的时候,也是少年少女们春心萌动的时候。不过我知道,不管谁都好,我是最不可能谈恋爱的。虽然人气并没有很低,收到过的情书也不是很少。但还是不可能…


         因为,我喜欢男生啊……在我们班里,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羽毛和阿神,哈记和团团都是一种双向暗恋的关系,或许只差一个捅破薄纱的机会。而我不是,虽然我知道这个时代接受同性恋的人很多,但我并没有一个说出这个秘密的勇气。


         或许,是我还没遇见那个可以让我放心交付秘密的人吧?


         其实我还是很期待的,如果有了男朋友,那么迎接我的,总不会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而是真正的家了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遇见他的机会呢?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久,晚安,祝你好梦


———————————(*'▽'*)


        我存了十几章的文还有几章番外,正好过年就寒假就慢慢发了吧(๑•́ ₃ •̀๑)


        下个星期三就是期末考试了,压力太大突然就想起还有一篇鸽了好久的文,就回来发个小存货。等下个星期期末考完了我就要准备连更了


加油,祝各位新年快乐鸭(σ′▽‵)′▽‵)σ


sans是个馒头精

试着运用表情包模版做了两张表情包233

原图来自Hchen/H真

1.神羽太难了(滑稽保命)

2.玩梗适度哦!

试着运用表情包模版做了两张表情包233

原图来自Hchen/H真

1.神羽太难了(滑稽保命)

2.玩梗适度哦!

魚池19號奶霜

是自己画的YouTube实况主的表情包#

◆第一弹◆


去年画的了#年代有点久远?)

(应该没过时还能用到吧)

tag有丢丢多#

如果喜欢可以自行拿去使用#也可以自己配字###新年快乐✨✨✨

是自己画的YouTube实况主的表情包#

◆第一弹◆


去年画的了#年代有点久远?)

(应该没过时还能用到吧)

tag有丢丢多#

如果喜欢可以自行拿去使用#也可以自己配字###新年快乐✨✨✨

無言論

(殞捷)“你喜歡誰?”

“好累哦录完影片了好像有點安靜 哦——今天是七夕吧……好像大家都在外面……”已是半夜了,屏幕上光亮照映在棕色少年脸上,他关掉录制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天還是單人錄製啊,殞月有事出去了…”

“捷克你到底喜欢谁啊我们真的超好奇的唉”蓝发和灰发的两人靠着对方的肩膀发问到,看起來無比的親密,他看著面前两人只有無奈草率的回應“才不告訴你們嘞……”

網上熒幕情侶,所有的節目效果,親密的接觸與心跳慢慢地加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

“喜欢什麼的……”捷克静静地把電腦躺着床上看着空白天花板,准备说出的欲言又止,重新把被子抱紧自己轻轻抽泣。喜欢殒月,準確來說,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不敢面對,無法想象對方聽完...

“好累哦录完影片了好像有點安靜 哦——今天是七夕吧……好像大家都在外面……”已是半夜了,屏幕上光亮照映在棕色少年脸上,他关掉录制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天還是單人錄製啊,殞月有事出去了…”

“捷克你到底喜欢谁啊我们真的超好奇的唉”蓝发和灰发的两人靠着对方的肩膀发问到,看起來無比的親密,他看著面前两人只有無奈草率的回應“才不告訴你們嘞……”

網上熒幕情侶,所有的節目效果,親密的接觸與心跳慢慢地加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

“喜欢什麼的……”捷克静静地把電腦躺着床上看着空白天花板,准备说出的欲言又止,重新把被子抱紧自己轻轻抽泣。喜欢殒月,準確來說,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不敢面對,無法想象對方聽完後厭惡的表情離自己遠去,那種害怕,是隨著時間遞增的,如同深淵一般於之用恐懼吞噬

聽到客廳大門傳來的腳步聲,他回來了

那腳步聲越靠越近直到最後停在床邊

“我回來了,不准裝睡”

在黑漆漆的房間那雙眼睛就像仿佛能洞察心一般

“不要再哭了,我給你帶了點東西”

睜開早已眼睛紅的不成樣的眼睛

隨後而來是一個東西塞到嘴裡

甜的,是白巧克力​啊

​白巧克力融化在嘴裡,甜膩的說不出話,就像空氣一樣

再看看眼前的人,笑的真的很好看,讓心跳漏了那麼幾拍

“我也喜歡你

親愛的國王大人”


無言論

(殞捷)2僵尸狂潮

+【殞捷】僵尸狂潮

*對,2.0版本(bushi)

*是看有一次視頻腦洞

*文筆差,錯字錯句多

*ooc嚴重,請勿上升真人

*嘗試寫文我好爛()有點更改病句

黑雲籠罩著暗黑的都市遲遲沒有消散

這個都市似乎永遠不見天日

令人作惡僵尸的不斷湧入到倉庫

僅存活的一幫人也是苟延殘喘依靠一點物資生存

“嘿,剩下的食物越來越少了,接下來只能吃你了”

隨著他的玩笑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笑了笑

他說的沒錯 剩下的人每人擁有的食物遠不夠自身的需求,有些人自身自滅地跑了出去,再也沒回來;有的掠奪他人食物占為己有;則大部分在努力地抗拒著死亡協助身邊的人

越加多僵尸淹沒了剩下人的希望與光明

人數極速地減少只剩下了身隔不同倉庫的兩人

一位棕發少年...

+【殞捷】僵尸狂潮

*對,2.0版本(bushi)

*是看有一次視頻腦洞

*文筆差,錯字錯句多

*ooc嚴重,請勿上升真人

*嘗試寫文我好爛()有點更改病句

黑雲籠罩著暗黑的都市遲遲沒有消散

這個都市似乎永遠不見天日

令人作惡僵尸的不斷湧入到倉庫

僅存活的一幫人也是苟延殘喘依靠一點物資生存

“嘿,剩下的食物越來越少了,接下來只能吃你了”

隨著他的玩笑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笑了笑

他說的沒錯 剩下的人每人擁有的食物遠不夠自身的需求,有些人自身自滅地跑了出去,再也沒回來;有的掠奪他人食物占為己有;則大部分在努力地抗拒著死亡協助身邊的人

越加多僵尸淹沒了剩下人的希望與光明

人數極速地減少只剩下了身隔不同倉庫的兩人

一位棕發少年和一位黑發少年

通訊能聽到對方的只有通訊機

雖身隔兩地,卻互相心有靈犀在危難關頭的安慰著對方

恐懼和害怕慢慢地逐漸佔據心理,面對僵尸的突襲也漸漸無法反抗,終究抵抗不過的命運,一道道傷口綻開,氣喘地開始無力支撐身體,雙人身上的傷口和血瀰漫了各個倉庫空氣和,意識

通訊機對面是

巨大地倒地聲和最後的氣息

他像瘋了一樣,拖著無力的身子跑到另一個倉庫,看到的是對方早已倒地血腥十足

黯淡無色的對視,綠瞳染上的水澤早已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隨著疼痛增加意識也模糊地加快,牽著早已沒有動靜戀人的手,顫抖著無力的笑了

“對不起,沒能幫到你.”​


無言論

一點小腦洞(殞捷 很短微車)

小貓咪被大灰狼壓在身下

喘息和溫度的逐漸升高,呼吸的急促和聲音的起伏

真是誘人啊

“殞月.……”

大灰狼怎麼認得住著誘惑,他可不想讓到嘴的天鵝肉飛了

噓,大灰狼要開始進食了

小貓咪被大灰狼壓在身下

喘息和溫度的逐漸升高,呼吸的急促和聲音的起伏

真是誘人啊

“殞月.……”

大灰狼怎麼認得住著誘惑,他可不想讓到嘴的天鵝肉飛了

噓,大灰狼要開始進食了

新井雨依旧是工具人

之前一些涂鸦改成电绘涂鸦了!(那也还是涂鸦啊233
P1. 雨月(殒月性转)
P2. 圆圆(团团性转)
P3. 西特酱油
P4. 秧秧
P5. 汪汪
P6. 筱瑀
P7. 繁星
P8. 殒月
P9. ~P10. 哈记

之前一些涂鸦改成电绘涂鸦了!(那也还是涂鸦啊233
P1. 雨月(殒月性转)
P2. 圆圆(团团性转)
P3. 西特酱油
P4. 秧秧
P5. 汪汪
P6. 筱瑀
P7. 繁星
P8. 殒月
P9. ~P10. 哈记

你的仙奈呀

車車文

🚗🚗🚗🚗🚗🚗🚗🚗🚗🚗🚗🚗🚗🚗🚗🚗🚗🚗🚗🚗🚗🚗🚗🚗🚗🚗🚗你們要的車車文

鏈接在下面評論區我也會發這次是捷殞的

🚗🚗🚗🚗🚗🚗🚗🚗🚗🚗🚗🚗🚗🚗🚗🚗🚗🚗🚗🚗🚗🚗🚗🚗🚗🚗🚗你們要的車車文

鏈接在下面評論區我也會發這次是捷殞的

Hchen/H真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Hchen/H真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面,八位YTB齊聚一堂,從此人生一大成就達成✨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面,八位YTB齊聚一堂,從此人生一大成就達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