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殓摄

536.1万浏览    4914参与
这次不搓藤壶吗

如果今天520我没画殓摄的话,我的一些美好的品德都会被毁掉,

近期的一些图

如果今天520我没画殓摄的话,我的一些美好的品德都会被毁掉,

近期的一些图

干贝海鲜脆丸
本来想放点甜饼 但是意外来得很...

本来想放点甜饼

但是意外来得很突然,什么都不甜了

我emo了

本来想放点甜饼

但是意外来得很突然,什么都不甜了

我emo了

璀璨宇宙

殓摄 街上遇到的孩子管自己叫妈怎么破 2

驱魔人X月下绅士

为什么伊索说自己姓奈哲尔,爱伊索的都知道。

不清楚到底会写多长,更新随缘。

520了,正好发一个。


7.

缓得过来吗?他现在说对不起还有用吗?


这简直是社死现场好吧!约瑟夫只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他小心翼翼地向后挪动,试图把自己隐藏在墙角,不被伊索注意到。


然而他的梦破碎了。


伊索偏过头来,银色的发丝遮住他半张脸,虽说还是小孩子的模样,但也和他成年时似的,极具威慑力。


“母亲和我一起走好吗?”伊索轻声问道,声线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害怕与惊惧,“我不想......被他们误会,而且我又不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驱魔人。”


约瑟夫宕机的大脑...

驱魔人X月下绅士

为什么伊索说自己姓奈哲尔,爱伊索的都知道。

不清楚到底会写多长,更新随缘。

520了,正好发一个。





7.

缓得过来吗?他现在说对不起还有用吗?


这简直是社死现场好吧!约瑟夫只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他小心翼翼地向后挪动,试图把自己隐藏在墙角,不被伊索注意到。


然而他的梦破碎了。


伊索偏过头来,银色的发丝遮住他半张脸,虽说还是小孩子的模样,但也和他成年时似的,极具威慑力。


“母亲和我一起走好吗?”伊索轻声问道,声线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害怕与惊惧,“我不想......被他们误会,而且我又不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驱魔人。”


约瑟夫宕机的大脑终于有反应了:“小家伙,没事,无论如何妈妈都会陪着你的。”哦,天啊!约瑟夫在之前的几百年中从未预料到,自己会真的心甘情愿地当一个陌生小孩的妈妈,还这么......光明正大。


但当他看到伊索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和潜藏在其中害怕与渴望时,他还是心软了。


而且,小家伙都说了,他不是伊索·卡尔那个大混蛋!


我们可爱的小家伙怎么能和那家伙比呢?(伊索:你什么意思?)


那位修女却并不乐意:“不要胡说了,您就是伊索·卡尔大人!圣判的能量能与您融为一体,这就是最大的证据!”

她又转向约瑟夫:“您非法拐卖小孩,还囚禁伊索·卡尔大人,应处以极刑!”


约瑟夫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小伊索真的是那个大混蛋,还是个失忆的大混蛋,而且......


因为他从来没有阅读过《大陆法律》,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在拐卖儿童,他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个小家伙是自己亲儿子,所以他可能要入狱了。


约瑟夫:我谢谢你啊,伊索·卡尔。


与此同时,伊索皱了皱眉。


难道,他就这样要和神失之交臂了吗?不行,他还可以......


伊索霍然抬头:“我不管,就算我是什么伊索·卡尔,但这是我妈妈,我不要她走!”


他只觉得一辈子的话可能都用在这里了。




8.

其实约瑟夫和伊索的初遇很尴尬。


某一天,约瑟夫在一棵树上午睡。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


先不说换了个地方,光是他自己脸上好像糊了些什么他就不能接受。


于是他装自己还在昏迷,在对方靠近的时候一拳轰了上去。


结果......


他的拳头被人很轻易的接住了。


约瑟夫睁开眼,眼前是一个很清秀的银发少年,银灰色的眼瞳中仿佛有星空。


他的眼睛大概是约瑟夫狼生见过最好看的一双了。


可还没等约瑟夫开口问上对方的名字,或是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那个少年像是见到怪物一样,瞬间跑了。


那跑路的速度,加十个超速度咒都赶不上。


约瑟夫感到莫名其妙,发现自己正在一片湖边。


他起身探向湖面,借着如同镜子一般的湖水,他看见了自己的脸。


之前因为禁术留下的伤口被人巧妙地遮住,脸上有了血色,整个人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


化妆技术不错。约瑟夫如是想到。


这就是他们的初遇。




9.

回到现在。


约瑟夫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拐到了前往教廷的马车上。


他忍不住低头看向怀里抱着的小伊索,凝视许久,还是放下心来:这要真的是伊索的话,现在已经害羞得逃跑了。


哪里还会这么乖地看着他!




马车一路开进教廷总部,随后他们下了车。


没有一个工作人员过来,甚至没有人看向他们。三个人就这么直直地走进教廷。


在这辆马车的另一侧,同样有一辆马车到达。


一大群人围了上去,对外做出攻击的样子。


约瑟夫感到极其的迷惑,正准备开口询问,那位修女先开口了:“或许您会对那边马车上的人有很多安护者,而我们这边什么人都没有的情况感到迷惑,”

“这是因为,伊索·卡尔大人有社交恐惧症,不能接受别人的靠近。”

“况且,以我们伊索大人的实力,也不需要安护者。那边的人是政府的重要人员,没有什么战斗力。”


被约瑟夫抱着的伊索默默地抬起了头,只觉有些不妙。


约瑟夫点了点头。伊索·卡尔有社交恐惧症这事在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因此不怎么惊讶。


但是那辆马车上的徽章......在他被禁术袭击的时候,那些人身上就有。




10.

——第二次相遇——


约瑟夫和伊索的第二次相遇大概是那件事的一个月后。


初秋,枫叶逐渐变红,约瑟夫就在枫叶林中漫步。


这里是鸟类的地盘,但约瑟夫并不怕他们。


前方传来打打杀杀的声音,约瑟夫心念一动。虽说他与鸟族的关系不算太好,但听着声音就知道来这里的是人类,碍着同为魔物的原因,约瑟夫还是选择过去看看。


那里一片血污,几个人类刚杀掉了一只翠羽鸟,正在那里分割尸体,收检财物。


看那衣服......


是驱魔殿的人。


约瑟夫并不喜欢没事惹事,他知道,要是杀了驱魔殿的那些人,后续麻烦很多。


这时,一个人影从他身后窜出。那人身披暗红色驱魔铠,面带柳钉口罩,手持镶嵌着红宝石的短刃,悄无声息地三两下解决了那些人。


那些人甚至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


约瑟夫心里一滞。他都没有感受到这个人在这里的迹象。那么这个人杀掉他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人摘下手套,丢在地上,然后转头看向他——

“我是伊索·卡尔。先生,请问您......叫什么?”


约瑟夫愣了一下。在他以为自己小命就要这么没了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出,着实令他有些意外。但他还是回答了:“我叫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有什么事吗?”


然后他就看见面前的少年耳朵红了,白洁的手微微颤抖:“我能再为您化一次妆吗?”


约瑟夫正对上了少年清澈透亮的双眸。这双眼睛......是上一次绑架他的人没错了。

只是他有一件事很好奇:“可以,但是你要回答我两个问题。为什么你要杀他们,看上去你们都是一伙的。还有,为什么你非要给我化妆?”


伊索脸色白了白,沉默许久。正当约瑟夫以为他不会回答,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开口了:

”那些人假扮成驱魔殿的人来挣钱。“
”而为您化妆,是因为......您就像我的神。我有社交恐惧症,但......唯独面对您,我不会犯病。“


约瑟夫微微一愣。神?少有人会这么形容他。


然后,他就发现伊索耳朵的红晕蔓延到了整张脸上,然后不知是不是过于害羞,竟逃跑了。


这逃跑的速度......


约瑟夫自愧不如。








约2200字奉上。

下一次更新......不知等一个月能不能写得出来。

感觉要写很长呢。

还有一堆脑洞在脑袋里,就是没时间写。

银狼王赫帝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下午,阳光穿透落地窗的澄澈慵懒又温暖,他望向窗外,寻找一抹靛蓝。

那是他因奔跑而气喘吁吁的爱人。

“抱歉伊索…街那边的公园有很好看的喷泉,不小心看得稍微久了些。”

他伸手抚摸那头柔软的发,被阳光与水雾的气息所沾染让他不禁想象盛夏的橘子汽水。

无法抑制心里的悸动,他俯身落下了吻。


(其实是两个纯情家伙碰巧在520这天的那个时刻贴贴的故事w)

ps.图有点点长,p2感觉画风都变了(bushi)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下午,阳光穿透落地窗的澄澈慵懒又温暖,他望向窗外,寻找一抹靛蓝。

那是他因奔跑而气喘吁吁的爱人。

“抱歉伊索…街那边的公园有很好看的喷泉,不小心看得稍微久了些。”

他伸手抚摸那头柔软的发,被阳光与水雾的气息所沾染让他不禁想象盛夏的橘子汽水。

无法抑制心里的悸动,他俯身落下了吻。



(其实是两个纯情家伙碰巧在520这天的那个时刻贴贴的故事w)

ps.图有点点长,p2感觉画风都变了(bushi)


梧桐-想搞dm想得裤子都飞了

宴会管家×D.M(殓摄)

依旧是RPG系列,前情点这里:01 02

恰逢520,恭贺勇者魔王喜结良缘,冒险者公会损失两名打工人(?)

宴会管家×D.M(殓摄)

依旧是RPG系列,前情点这里:01 02

恰逢520,恭贺勇者魔王喜结良缘,冒险者公会损失两名打工人(?)

.叁零.

520快乐🤧💕

(非常草率)。

520快乐🤧💕

(非常草率)。

秦唐

[殓摄]失踪的伯爵Ⅵ

"什么时候回来?"

伊索伸手揉了揉约瑟夫的头发,嘴角满意地上扬,"大概晚上七点,不会更晚的。"

瞧瞧,自己家现在养了一个多美的宠物,听话又温顺可爱。

约瑟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现在才刚过一点,他要外出六个小时。"不,我不去。路上小心。"

嘱咐完约瑟夫就离开了,伊索看着他走进一个房间,那是专门给他腾出来画画的地方,他只画和自己一样的脸,伊索并不在意这个,只要他开心就好。伊索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约瑟夫没有来送行拥抱,早晚会的。

该把花搬进来了。约瑟夫放下画笔,画布遮上了一幅玫瑰丛,玫瑰丛中间是个年幼的孩子,长大后就像约瑟夫一样俊美。...

"什么时候回来?"

伊索伸手揉了揉约瑟夫的头发,嘴角满意地上扬,"大概晚上七点,不会更晚的。"

瞧瞧,自己家现在养了一个多美的宠物,听话又温顺可爱。

约瑟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现在才刚过一点,他要外出六个小时。"不,我不去。路上小心。"

嘱咐完约瑟夫就离开了,伊索看着他走进一个房间,那是专门给他腾出来画画的地方,他只画和自己一样的脸,伊索并不在意这个,只要他开心就好。伊索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约瑟夫没有来送行拥抱,早晚会的。

该把花搬进来了。约瑟夫放下画笔,画布遮上了一幅玫瑰丛,玫瑰丛中间是个年幼的孩子,长大后就像约瑟夫一样俊美。

等待伊索回来准备饭菜的时光很多,也很无聊,约瑟夫拿着桌子上的水果躺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他怎么还不回来?

吃完最后一个苹果,约瑟夫偏头看向钟表,已经八点了。这里离城镇不近,路上也总是有小偷,约瑟夫从不出去,因为德拉索恩斯已经死了,要揭开他的屈辱,不如就让他们以为他死于仇杀,甚至连全尸都没有。王室给他办了追悼会,他再活过来又算什么呢?只是不声不响地再死一次。但伊索要经常外出,去采买物品,去取棺材。他说大部分人对待死者都很奇怪,一边要求着一定要让他体面,一边却连死者要躺进去的棺材都不来看,仿佛只在下葬前看一眼,哭上一哭,就足够了。

约瑟夫没见过这些人,这件事发生在约瑟夫身上,他肯定要时时刻刻守着,直到下葬前。

他出事了吗?

那条路他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能出什么事呢?

会是被打劫绑架了吗?半路晕倒了吗?

石英钟啪嗒啪嗒一下一下地响,约瑟夫揉了揉头,别想了,就算出事了,自己以后也照顾他就是了。

晚上九点去往城镇的路上很安静,偶尔有受惊起飞的鸟扑腾几下,旁边小房子的看门狗叫唤两声,约瑟夫提着灯沿路找着伊索可能走过的痕迹。

约瑟夫有些着急了,但又不能大声喊,这么晚会惊动太多人。

直到走进了城镇,街道上的摊子收起来了,门一扇一扇关上,人越来越少。

"唉……真没想到。"

"我早就觉得他不对劲,果然被抓起来了吧!我就知道! 跟死人打交道的人,本来就……"

"别说了! 怎么说卡尔先生一直在我们这里订做棺材,再牵扯到我们身上怎么办?"

约瑟夫敲了敲门框,拉普森和老板都看过来了,一时愣住了,他们这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人? 长相出众平日应该不会没注意到。

"抱歉。我听到你们在谈论卡尔,是入殓师伊索·卡尔先生吗?他怎么了?"

拉普森想开口,被老板拉住了手臂,挥手赶进店里了。"这位先生,您……"

"我是伊索的哥哥,之前一直不在这里,最近才回来,他今晚没有回家。"

老板叹了口气,"当然回不去,在监狱里呢。这位卡尔先生,你可能一直在外不知道伊索做了多么荒唐的事,今天终于被警察找到了证据,抓起来了。"

约瑟夫脸上的担忧与急切太真了,老板毫不怀疑他们的兄弟身份,还把约瑟夫当作了被弟弟蒙在鼓里的可怜人。

"我劝你之前在那就回去待着,别来认弟弟了。两条人命的罪过,是要钉在十字架上赎罪的。"

约瑟夫震惊地说不出话,什么人命?两条人命。

他杀过人? 

怎么可能呢?虽然做着入殓师的工作,但是平时都很温柔。

如果他真的杀了人呢?

老板看约瑟夫呆愣地站在门口,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他自己认的,你还是快跑吧,免得被拖累。看你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门关上了,约瑟夫整理了斗篷,戴上了兜帽遮住脸,放下了提来的灯,走在只有匆匆几个人的路上。

"伯爵,守卫说有个披着斗篷的男人要求见您,他说他知道德拉索恩斯伯爵的消息。"

爱德华摘下眼镜,激动地放下书,站起来,"请他进来! 快去。"

爱德华打量着走进大厅的人,身形瘦削,步伐倒是有点像德拉索恩斯。

哦,那个老朋友,我们可是一起经历过二次革命的战友。真希望他还活着。

管家离开时关上了大门,有关德拉索恩斯伯爵的消息,只要爱德华伯爵知道就可以了。

"你……"

约瑟夫摘下帽子,看着对面惊讶的爱德华。

"爱德华,是我。"

"德拉索恩斯! 你还活着! "

爱德华激动地抱着约瑟夫,"我就说王室肯定是被蒙了眼睛,塞住了耳朵,外面什么谣言都信。现在你不是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吗?"

约瑟夫没吭声,爱德华高兴之后,有些迟钝地紧张,"你怎么能回来呢?如果被发现你还活着,为了王室的脸面,那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拉拢王室的事他们争着抢着做。"

"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救一个人,我的救命恩人。"

爱德华疑惑地看着约瑟夫,"这些日子,你在哪?"

"我被绑架了。谣言也许有些地方是对的,我觉得是我们的敌人。被关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那个人很善于隐藏。是伊索救我出来的。但是他现在在狱中。"

"伊索是?"

"入殓师,伊索·卡尔。"

爱德华听过点了点头,这个名字倒是听过。

"他被抓进去了?因为什么? "

约瑟夫不太想说,"朋友,你一句话就能让他出来。"

"我总得知道他是怎么了,如果他可能对你不利呢?德拉索恩斯,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他是个入殓师,你也知道这个身份并不光彩。"

"他杀了两个人。"

爱德华有些气急,"他杀过人! 德拉索恩斯,这样的杀人犯,你让我去救他? 他以后要是杀你呢?我能赶过去救你吗?"

约瑟夫没反驳他,只是拉了拉衣袖,露出青紫的伤痕,已经很淡了,但是在白皙的皮肤上依旧显眼。

"爱德华,他救我出来,一直在照顾我,这么多天里我不可能看不出。即便有了杀人的证据,也说不准是什么原因。你我都知道,这时期的教会是什么行事作风,他们不管真相,只要有错,就要惩罚。他毕竟救过我一命。爱德华……"

两人沉默良久,爱德华没应承也没推脱。

"很晚了,你在我这里休息吧。明天早些离开。不要被其他人看见。"

早上,约瑟夫走在路上,紧紧拉着斗篷。

"听说,那个入殓师杀了三个人,不是两个。"

"还有一个是谁? "

"不知道,我舅舅在狱中干杂活,听说是他亲口承认的,他很骄傲,因为第三个人,他认为自己的犯罪是最完美的。"

"太可怕了,怎么还不给他判刑?"

"他今早被爱德华伯爵带走了,教会把他交给爱德华伯爵了。说起来,教会最近也在出事,是新贵族们的事。"

一路上众说纷纭,约瑟夫快步走回家,找了些面包片,倒了热水,就算吃过饭了。

他为什么杀过人?第三个人是谁? 为什么要亲口承认? 

他什么时候回来……

boom少年yong
“为你着迷” 520快乐呀,大...

“为你着迷”

520快乐呀,大家都要甜甜蜜蜜❤️💙🧡

“为你着迷”

520快乐呀,大家都要甜甜蜜蜜❤️💙🧡

绿头鸭酱
《论为什么我有脸发出来》 呜呜...

《论为什么我有脸发出来》

        呜呜呜我对不起约美人……画成这样还有脸发出来……

        一边写作文一边画画的我是屑。

        tag私心了。


《论为什么我有脸发出来》

        呜呜呜我对不起约美人……画成这样还有脸发出来……

        一边写作文一边画画的我是屑。

        tag私心了。

        

莫湫

【殓摄】来自海洋彼岸的信

提纲

卡尔X约瑟夫

是个脑洞,中考完会详写

卡尔人设ooc


1.

卡尔先生在一天收到了一封信,一封非常奇怪的信

2.

信的主人会写一手漂亮的花体。卡尔先生将信打开,更让他好奇的是时代的纸质。发黄的纸上写着一行行漂亮的字母,更像是十年前的纸张

3.

是的,落款确实是十年前。卡尔先生看起了信封


4.

卡尔,你要去那里多久呢?

我决定了,等你回来我们要去第一次见面的英国的湖区,我已经想好怎么偷拍(这里被划掉了)拍摄美丽的风景了

你还记得在湖区的事情吧?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的地方。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着灰色的衣服站在一片葱绿之中,温......

提纲

卡尔X约瑟夫

是个脑洞,中考完会详写

卡尔人设ooc


1.

卡尔先生在一天收到了一封信,一封非常奇怪的信

2.

信的主人会写一手漂亮的花体。卡尔先生将信打开,更让他好奇的是时代的纸质。发黄的纸上写着一行行漂亮的字母,更像是十年前的纸张

3.

是的,落款确实是十年前。卡尔先生看起了信封


4.

卡尔,你要去那里多久呢?

我决定了,等你回来我们要去第一次见面的英国的湖区,我已经想好怎么偷拍(这里被划掉了)拍摄美丽的风景了

你还记得在湖区的事情吧?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的地方。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着灰色的衣服站在一片葱绿之中,温馨的阳光斜照在你的身上时,我忍不住拍了一张照片

万万没想到你竟然半夜翘我门抢照片

还好我机灵,没让你把我照片抢走。

我记得是在中国,那是我们第二次相遇的地方。没想到在海边逛夜市的时候还可以遇到你,但是看你看着夜市像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似的,我决定带你去感受一下人间烟火。你还记得吗我带你去吃路边小吃的时候你那个嫌弃的眼神吗?我至今都忘记不了!!!

我们第三次相遇...唔,大概是在法国吧!我们在巴黎的大街上再次相遇了。三次全靠缘分的见面很神奇诶!于是我就怀着好奇的心理邀请你去了饭店,但没想到你吃不惯。看起来以后不能带你去法国饭店了

你说你要在法国定居了。我想好啊,终于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还不排斥的了。就这样你就住在法国了,我们关系也就熟络起来了。我发现啊你特别喜欢一些阴间玩意。不过没关系,我也很喜欢啊

为他们化妆是件好差事,拍照也是。

后来,我们横渡大西洋,去了美国,看了自由女神像。去了爱尔兰,去了巴厘岛...最后的最后,我们去了日本,去看了漫天烟花

烟花烂漫,但比不上你对我真挚的告白

我那天紧张坏了,被你突如其来的告白震在原地,都不知道你说了些什么就稀里糊涂的应下了

当时你笑着拉着我的手离开了人群,等到天空再次炸开一朵红花,我才茫然回神.......

我真的超级喜欢你,卡尔先生

卡尔先生,你会回来的对吧?

你在樱花祭的时候告诉我无论你在哪里你都会回来找我的

ps:我把照片都塞进你的箱子的夹层里了,你要是忘了我就不理你了

最后的最后:记得回信,我在法国等你

5.

卡尔感觉很奇怪。他从未记得自己有去过法国,更别说......也许是同名同姓罢了。他把信随意放在窗台上,窗台上的花被这不速之客吹起来的风刮得半倒,但还是开的艳丽。

卡尔继续收拾起凌乱的屋子。

待房间变得整整齐齐,那封无名却诉说着爱意的信不知去了哪里。那多放在阳台上的花早已歪斜,也许早已随着信一起进了垃圾箱?

伊索 · 卡尔不会注意这个的,也不会在意的

6.

一周过去了

卡尔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拖出个旧箱子。箱子的样式很旧了,像极了十年前旧款式

不知为何,他心里突然闪过不知从哪看到的一句话“我把照片都塞进你的箱子的夹层里了,你要是忘了我就不理你了”

他心突然跳漏了一拍,迟疑的打开箱子,用手摸索了夹层

突然,他触碰到了什么像硬纸一样的东西

他的心跳毫无征兆的加快,掏出那东西的瞬间,他的心跳停了一排——是一打照片

带着一双含笑的蓝色双眸的少年站在灰衣少年身边,兴奋的举着手机来了个双人自拍

亦或是那张站在长湖的背影

卡尔心里情感翻涌,心跳如雷一般

忘记了..

忘记了......!

忘记了什么........?

眼泪滴到照片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快速翻完照片,最后又是一个信封

仅仅只有一句话:

我怕你太想我,我就送你一些照片吧。不过回来的时候要还利息的哦

望着这句话,卡尔轰然陷入记忆的沉思

那个阳台上即使折断也不会枯萎的花,那个卡尔刚走就写完的信封,那个喜欢一直跟着自己的蓝衣少年,那个会一声声喊自己伊索的少年

此时卡尔有千万句话想要出口,千言万语都凝聚成那不可言说的三个字:约瑟夫

他想起来了,他都想起来了

英国温馨的阳光,中国热闹的夜市,日本诉断肠的夏日祭.....

怎么会忘.....怎么会忘?!

卡尔扭头跑回房间,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不知被自己遗忘在何处的信,以及那人亲手制作的永不枯萎花

在哪...在哪..?

不在这.......也不在这!

他捂住头,缓缓的蹲在地上,心如刀抽

怎么能忘,怎么敢忘?

他抬手拽下来桌上的电话,颤抖着播出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电话

哪怕责备也好,闹也好,不要一声不吭......

电话嘟嘟两声,通了

“你好”是一道低沉的男声“请问您找谁?”

卡尔久久的举着电话,没有吭声

不是他..不是他!他竟连你电话都不想接了吗......

两头都一阵死寂

良久,卡尔缓缓开口:“约瑟夫。”

电话那人似乎顿了一下,随即便说“你是他的..朋友吗?”

“是的。”

“他一周前刚刚病逝,先生我帮你看看他的遗嘱吧,你叫什么?”

卡尔听闻后瞳孔猝然睁大,半响才如梦似醒的说“伊索·卡尔”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长时间“....你是他的朋友?他把东西全部留给了你”

........

卡尔彻彻底底找不到那封信了,也彻彻底底的丢掉了他的挚爱






我写的可能有点乱什么玩意都对不上的那种太着急了就有点瞎写了。是要be还是要he呢?让我想想


伊索夫人丫

《关于我和老公们CP值都没有很高所以把他们凑在一起了这件事》


约瑟夫伊索你俩给我锁死!!!


必安和无咎也好有爱的设定!!!


回礼是卢基诺x诺顿的!


《关于我和老公们CP值都没有很高所以把他们凑在一起了这件事》


约瑟夫伊索你俩给我锁死!!!


必安和无咎也好有爱的设定!!!


回礼是卢基诺x诺顿的!


太宰我老婆

病(后续)

第二天早上,嬉命人睁开眼,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的小美人,打算离开,却不小心吵醒了DM。


“伊索…你要走了吗?”DM睡眼朦胧的看着他,有些失望的说道。


“呃…我今天请假了,今天一整天都陪着你。”嬉命人看到DM有些失望的表情,连忙改了口。


“真的吗?”DM有些意外,毕竟嬉命人之前一直忙于工作,很少来看他,今天居然说要陪他,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骗德希呢?”嬉命人说完就捣鼓起了手机,跟领导说今天不去上班了。


“唔!伊索你真是太好了~居然会留在这里陪我。”DM脸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也不早了,德希应该起床啦。”


“好~我找......



第二天早上,嬉命人睁开眼,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的小美人,打算离开,却不小心吵醒了DM。


“伊索…你要走了吗?”DM睡眼朦胧的看着他,有些失望的说道。




“呃…我今天请假了,今天一整天都陪着你。”嬉命人看到DM有些失望的表情,连忙改了口。


“真的吗?”DM有些意外,毕竟嬉命人之前一直忙于工作,很少来看他,今天居然说要陪他,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骗德希呢?”嬉命人说完就捣鼓起了手机,跟领导说今天不去上班了。


“唔!伊索你真是太好了~居然会留在这里陪我。”DM脸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也不早了,德希应该起床啦。”


“好~我找找我的眼镜。”


嬉命人知道DM一直戴眼镜其实不是因为好看,而是他真的有很深的近视,不带眼镜基本上就和瞎了没什么区别的那种。他有一次不小心把约瑟夫的眼镜摔碎了,没配眼镜的那几天DM一直是用他的拐杖来探路的。



“我的眼镜,到哪里去了…伊索,我找不到眼镜了…”DM有些慌乱,毕竟他的近视度数很高,摘下眼镜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一片雾蒙蒙的。



“没事,总能找到的,德希先去洗漱吧。”伊索看着DM小心翼翼的下床,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卫生间。于是他把床铺好,果然就找到了DM的眼镜。



“伊索,我洗漱好了。”


“德希 ,眼镜我找到了,下次放桌上,不要乱扔。”嬉命人说着把眼镜递给了DM。


DM摸了好几下才拿到了嬉命人手里的眼镜,带上之后松了口气 。


“傻德希~”


“我才不傻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近视…”DM没好气的说道。


“嗤…好了,我们吃饭去吧。”嬉命人带着DM来到餐桌前,管家已经备好了饭菜 ,DM看了看面前和嬉命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早餐,叹了口气。



“我也好想吃伊索那种早餐啊…”


DM看着面前的早餐毫无食欲。


“不行的老爷,你身体不好,不能吃口味重的,只能吃粥和面包,还有蔬菜,我已经给你多放盐了。”管家说道。



“我不想吃…”


伊索摇了摇酒杯里的红酒,看了看DM碗中的菜粥,觉得应该确实是不怎么好吃,于是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在了他的盘子里。


“吃吧,记得过一过粥。”


“嗯!”



嬉命人看着DM好不容易吃到肉的欢快模样,笑了,果然他的德希就是这么可爱呢。



吃完早饭,DM处理起了一个议员应该做的职务,处理文件和一些朝政,时不时逗弄一下饲养箱里的小蛇,而嬉命人在一旁陪他,时不时提两个意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