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殒月

5895浏览    125参与
楓鈴Maple Bell

【殞捷】虐文 第一次發文//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不知道可不可以ww

#大量繁體字出沒

---

殞月和捷克是一對情侶,兩人十分甜蜜,每次出門都會閃瞎一堆人(?但最近殞月開始不怎麼理捷克,這讓捷克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

---

「殞月…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捷克小心翼翼的問著殞月

「乖…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殞月慢慢的摸著捷克的頭,有些無奈的笑著

「那你怎麼了…為什麼不理我……」

捷克有些無辜的看著殞月

「沒…沒事…對了!捷克我最近要去出差喔,可能要去一段時間……」

殞月雖然表面上是在和捷克報備自己要出差的事但其實只是為了轉移話題

「嗯…記得快點回來哦~…」

捷克也沒有想...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不知道可不可以ww

#大量繁體字出沒

---

殞月和捷克是一對情侶,兩人十分甜蜜,每次出門都會閃瞎一堆人(?但最近殞月開始不怎麼理捷克,這讓捷克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

---

「殞月…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捷克小心翼翼的問著殞月

「乖…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殞月慢慢的摸著捷克的頭,有些無奈的笑著

「那你怎麼了…為什麼不理我……」

捷克有些無辜的看著殞月

「沒…沒事…對了!捷克我最近要去出差喔,可能要去一段時間……」

殞月雖然表面上是在和捷克報備自己要出差的事但其實只是為了轉移話題

「嗯…記得快點回來哦~…」

捷克也沒有想太多,說著說著就就被殞月叫去睡覺了

隔天……

「唔…哈~」

捷克從床上醒了過來,但身旁卻沒有殞月的身影

「嗯?殞月呢?」

捷克疑惑的走下床,看到了桌上的紙條,上面寫著……

給捷克:

看到我不在是因為我已經出去出差了喔~不用擔心,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想不到還要寫什麼(´-ι_-`)

愛你的殞月上。

「原來是已經出門了啊…不知道殞月什麼時候會回來……」

捷克望著天空默默的想著

而殞月那邊……

「那個…醫生我怎麼樣了……」

殞月一臉擔憂的看著醫生

「唉…病情沒有好轉…你先去和你家人交代一聲吧……」

醫生嚴肅的看著臉色有點蒼白的殞月

「好吧……」

殞月一走出了門外,外面的兩人就馬上走上前問殞月

「殞月…醫生怎麼說……」

兩人擔憂的看著殞月,只見殞月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醫生叫我先去交代……」

殞月說出來後兩人都不敢相信

「怎麼會……」

「對不起…還有請你們在我死之後把這封信交給捷克…拜託你們了…哈記…團團」

殞月把一封信交給了哈記和團團,虔誠的拜託他們

「我…好…我知道了……」

團團把殞月的信接了過去便拉著哈記跑了

「唉…捷克…希望你可以理解……」

殞月看著醫院的天花板,正在思考著什麼

就這樣 時間過去了…不知不覺就已經一年了…一樣的房子一樣的季節但…就是少了那溫柔的他 少了那在捷克難過時他靠著的結實胸膛(?

「嗚嗚嗚…殞月…你到底去哪裡了……」

捷克躲在棉被裡哭泣,突然……

“叮咚!”

門鈴突然響了,捷克以為是殞月回來了而開心的跑去開門

「歡迎回…哈記?團團?」

捷克疑惑的看著他們倆,只見團團拿了一封信給他,然後就走了

捷克把信封拿到了屋內打開

「這是……」

給捷克:

對不起我騙了你,其實我並沒有出差,因為我得了一種病,是一種無法治癒的病,我很對不起沒有和你說,因為我寧願你不知道,這樣我就不必看到你擔心了,原來我是這麼的軟弱,我先走了,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等你哦~

愛你的殞月敬上。

「這…這……」

捷克用顫抖的手放開了這封信

「不可能吧…殞…殞月……」

捷克崩潰的抱著頭,痛哭著

「呵…沒有你…要我怎麼活下去呢……」

捷克走到了陽台邊緣

「我來找你了…月月……」

·

END
希望還可以~也希望可以認識更多大大//

一坨卓溆728

欸嘿嘿嘿嘿是考试时的摸鱼R

英语考完乐只剩下两科辽~~

欸嘿嘿嘿嘿是考试时的摸鱼R

英语考完乐只剩下两科辽~~

xy

「殞捷」靠近我5

〈捷克的短暂自述〉


       hi,你好!我是捷克,现在就读于YT中学的高二(2)班。


        请问,你有时间和我聊聊吗,关于我的故事。


         啊,你知道的,我是高二的学生了。但面对着一年后将要来临的高考,我其实并不紧张,因为我的成绩还不错。


        我的父母也常...

〈捷克的短暂自述〉


       hi,你好!我是捷克,现在就读于YT中学的高二(2)班。


        请问,你有时间和我聊聊吗,关于我的故事。


         啊,你知道的,我是高二的学生了。但面对着一年后将要来临的高考,我其实并不紧张,因为我的成绩还不错。


        我的父母也常年出差到国外,虽然每个月我的卡里都会定期出现一笔数目可观的存款,但他们并不经常回来,所以我很少可以体验到家长的啰嗦。


         啊,我并不是要和你炫耀什么,反而我也很羡慕你们,每当我回到家,迎接我的都只有一栋空荡荡的房子。所以你看,虽然我的生活还算舒适,还有很多零花钱,但又有什么用呢?在学校是有朋友一起,但出了校门之后还是自己一个人……


         我们现在正是高二,是学习繁忙的时候,也是少年少女们春心萌动的时候。不过我知道,不管谁都好,我是最不可能谈恋爱的。虽然人气并没有很低,收到过的情书也不是很少。但还是不可能…


         因为,我喜欢男生啊……在我们班里,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羽毛和阿神,哈记和团团都是一种双向暗恋的关系,或许只差一个捅破薄纱的机会。而我不是,虽然我知道这个时代接受同性恋的人很多,但我并没有一个说出这个秘密的勇气。


         或许,是我还没遇见那个可以让我放心交付秘密的人吧?


         其实我还是很期待的,如果有了男朋友,那么迎接我的,总不会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而是真正的家了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遇见他的机会呢?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久,晚安,祝你好梦


———————————(*'▽'*)


        我存了十几章的文还有几章番外,正好过年就寒假就慢慢发了吧(๑•́ ₃ •̀๑)


        下个星期三就是期末考试了,压力太大突然就想起还有一篇鸽了好久的文,就回来发个小存货。等下个星期期末考完了我就要准备连更了


加油,祝各位新年快乐鸭(σ′▽‵)′▽‵)σ


sans是个馒头精

试着运用表情包模版做了两张表情包233

原图来自Hchen/H真

1.神羽太难了(滑稽保命)

2.玩梗适度哦!

试着运用表情包模版做了两张表情包233

原图来自Hchen/H真

1.神羽太难了(滑稽保命)

2.玩梗适度哦!

魚池19號奶霜

是自己画的YouTube实况主的表情包#

◆第一弹◆


去年画的了#年代有点久远?)

(应该没过时还能用到吧)

tag有丢丢多#

如果喜欢可以自行拿去使用#也可以自己配字###新年快乐✨✨✨

是自己画的YouTube实况主的表情包#

◆第一弹◆


去年画的了#年代有点久远?)

(应该没过时还能用到吧)

tag有丢丢多#

如果喜欢可以自行拿去使用#也可以自己配字###新年快乐✨✨✨

無言論

(殞捷)“你喜歡誰?”

“好累哦录完影片了好像有點安靜 哦——今天是七夕吧……好像大家都在外面……”已是半夜了,屏幕上光亮照映在棕色少年脸上,他关掉录制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天還是單人錄製啊,殞月有事出去了…”

“捷克你到底喜欢谁啊我们真的超好奇的唉”蓝发和灰发的两人靠着对方的肩膀发问到,看起來無比的親密,他看著面前两人只有無奈草率的回應“才不告訴你們嘞……”

網上熒幕情侶,所有的節目效果,親密的接觸與心跳慢慢地加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

“喜欢什麼的……”捷克静静地把電腦躺着床上看着空白天花板,准备说出的欲言又止,重新把被子抱紧自己轻轻抽泣。喜欢殒月,準確來說,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不敢面對,無法想象對方聽完...

“好累哦录完影片了好像有點安靜 哦——今天是七夕吧……好像大家都在外面……”已是半夜了,屏幕上光亮照映在棕色少年脸上,他关掉录制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天還是單人錄製啊,殞月有事出去了…”

“捷克你到底喜欢谁啊我们真的超好奇的唉”蓝发和灰发的两人靠着对方的肩膀发问到,看起來無比的親密,他看著面前两人只有無奈草率的回應“才不告訴你們嘞……”

網上熒幕情侶,所有的節目效果,親密的接觸與心跳慢慢地加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

“喜欢什麼的……”捷克静静地把電腦躺着床上看着空白天花板,准备说出的欲言又止,重新把被子抱紧自己轻轻抽泣。喜欢殒月,準確來說,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不敢面對,無法想象對方聽完後厭惡的表情離自己遠去,那種害怕,是隨著時間遞增的,如同深淵一般於之用恐懼吞噬

聽到客廳大門傳來的腳步聲,他回來了

那腳步聲越靠越近直到最後停在床邊

“我回來了,不准裝睡”

在黑漆漆的房間那雙眼睛就像仿佛能洞察心一般

“不要再哭了,我給你帶了點東西”

睜開早已眼睛紅的不成樣的眼睛

隨後而來是一個東西塞到嘴裡

甜的,是白巧克力​啊

​白巧克力融化在嘴裡,甜膩的說不出話,就像空氣一樣

再看看眼前的人,笑的真的很好看,讓心跳漏了那麼幾拍

“我也喜歡你

親愛的國王大人”


無言論

(殞捷)2僵尸狂潮

+【殞捷】僵尸狂潮

*對,2.0版本(bushi)

*是看有一次視頻腦洞

*文筆差,錯字錯句多

*ooc嚴重,請勿上升真人

*嘗試寫文我好爛()有點更改病句

黑雲籠罩著暗黑的都市遲遲沒有消散

這個都市似乎永遠不見天日

令人作惡僵尸的不斷湧入到倉庫

僅存活的一幫人也是苟延殘喘依靠一點物資生存

“嘿,剩下的食物越來越少了,接下來只能吃你了”

隨著他的玩笑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笑了笑

他說的沒錯 剩下的人每人擁有的食物遠不夠自身的需求,有些人自身自滅地跑了出去,再也沒回來;有的掠奪他人食物占為己有;則大部分在努力地抗拒著死亡協助身邊的人

越加多僵尸淹沒了剩下人的希望與光明

人數極速地減少只剩下了身隔不同倉庫的兩人

一位棕發少年...

+【殞捷】僵尸狂潮

*對,2.0版本(bushi)

*是看有一次視頻腦洞

*文筆差,錯字錯句多

*ooc嚴重,請勿上升真人

*嘗試寫文我好爛()有點更改病句

黑雲籠罩著暗黑的都市遲遲沒有消散

這個都市似乎永遠不見天日

令人作惡僵尸的不斷湧入到倉庫

僅存活的一幫人也是苟延殘喘依靠一點物資生存

“嘿,剩下的食物越來越少了,接下來只能吃你了”

隨著他的玩笑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笑了笑

他說的沒錯 剩下的人每人擁有的食物遠不夠自身的需求,有些人自身自滅地跑了出去,再也沒回來;有的掠奪他人食物占為己有;則大部分在努力地抗拒著死亡協助身邊的人

越加多僵尸淹沒了剩下人的希望與光明

人數極速地減少只剩下了身隔不同倉庫的兩人

一位棕發少年和一位黑發少年

通訊能聽到對方的只有通訊機

雖身隔兩地,卻互相心有靈犀在危難關頭的安慰著對方

恐懼和害怕慢慢地逐漸佔據心理,面對僵尸的突襲也漸漸無法反抗,終究抵抗不過的命運,一道道傷口綻開,氣喘地開始無力支撐身體,雙人身上的傷口和血瀰漫了各個倉庫空氣和,意識

通訊機對面是

巨大地倒地聲和最後的氣息

他像瘋了一樣,拖著無力的身子跑到另一個倉庫,看到的是對方早已倒地血腥十足

黯淡無色的對視,綠瞳染上的水澤早已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隨著疼痛增加意識也模糊地加快,牽著早已沒有動靜戀人的手,顫抖著無力的笑了

“對不起,沒能幫到你.”​


無言論

一點小腦洞(殞捷 很短微車)

小貓咪被大灰狼壓在身下

喘息和溫度的逐漸升高,呼吸的急促和聲音的起伏

真是誘人啊

“殞月.……”

大灰狼怎麼認得住著誘惑,他可不想讓到嘴的天鵝肉飛了

噓,大灰狼要開始進食了

小貓咪被大灰狼壓在身下

喘息和溫度的逐漸升高,呼吸的急促和聲音的起伏

真是誘人啊

“殞月.……”

大灰狼怎麼認得住著誘惑,他可不想讓到嘴的天鵝肉飛了

噓,大灰狼要開始進食了

新井雨依旧是工具人

之前一些涂鸦改成电绘涂鸦了!(那也还是涂鸦啊233
P1. 雨月(殒月性转)
P2. 圆圆(团团性转)
P3. 西特酱油
P4. 秧秧
P5. 汪汪
P6. 筱瑀
P7. 繁星
P8. 殒月
P9. ~P10. 哈记

之前一些涂鸦改成电绘涂鸦了!(那也还是涂鸦啊233
P1. 雨月(殒月性转)
P2. 圆圆(团团性转)
P3. 西特酱油
P4. 秧秧
P5. 汪汪
P6. 筱瑀
P7. 繁星
P8. 殒月
P9. ~P10. 哈记

你的仙奈呀

車車文

🚗🚗🚗🚗🚗🚗🚗🚗🚗🚗🚗🚗🚗🚗🚗🚗🚗🚗🚗🚗🚗🚗🚗🚗🚗🚗🚗你們要的車車文

鏈接在下面評論區我也會發這次是捷殞的

🚗🚗🚗🚗🚗🚗🚗🚗🚗🚗🚗🚗🚗🚗🚗🚗🚗🚗🚗🚗🚗🚗🚗🚗🚗🚗🚗你們要的車車文

鏈接在下面評論區我也會發這次是捷殞的

Hchen/H真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金針菇的冰與火龍世界觀殞月設定

Hchen/H真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面,八位YTB齊聚一堂,從此人生一大成就達成✨

改自巧克力的【誰是殺手】影片封面,八位YTB齊聚一堂,從此人生一大成就達成✨

yohhika雪漫

当殒月性转后穿上镜音铃的衣服.JPG
当捷克性转后穿上粉嫩嫩的衣服.JPG
乁( ˙ ω˙乁)

当殒月性转后穿上镜音铃的衣服.JPG
当捷克性转后穿上粉嫩嫩的衣服.JPG
乁( ˙ ω˙乁)

新井雨依旧是工具人

P1. 殒团
P2. 哈团
P3. 哈记涩图
(相信我,绝对不是我个人私心
P4. 团团涩图(那只手是谁,随各位自行想象吧!
(性癖暴露了

P1. 殒团
P2. 哈团
P3. 哈记涩图
(相信我,绝对不是我个人私心
P4. 团团涩图(那只手是谁,随各位自行想象吧!
(性癖暴露了

新井雨依旧是工具人

P1.~P4. 殒月、团团、哈记、筱瑀性转
P5. 汪汪
P6. 西特酱油
P7. 秧秧
P8. 哈记

P1.~P4. 殒月、团团、哈记、筱瑀性转
P5. 汪汪
P6. 西特酱油
P7. 秧秧
P8. 哈记

新井雨依旧是工具人

P1.~P5. 都是哈记
P6. 殒月
P7. Moco
P8. 繁星

P1.~P5. 都是哈记
P6. 殒月
P7. Moco
P8. 繁星

夜葉

請問是學生卡嗎?

在百般糾結下還是把這篇搬了過來,大家將就著看吧,冷CP過年啦——

https://www.verybin.com/?38a3826992b5814d#vzwGgdPAE12WMVl+bMia3lTs4Bpge8+efxqClZTmLAc= 
密碼520

在百般糾結下還是把這篇搬了過來,大家將就著看吧,冷CP過年啦——

https://www.verybin.com/?38a3826992b5814d#vzwGgdPAE12WMVl+bMia3lTs4Bpge8+efxqClZTmLAc= 
密碼520

穿巫袍的苜蓿

【伪全员友情向】勇者异闻录 17.

不要太相信我在评论里说的话剧的透,我可能刚打完字就把它们吃了。

以及筱瑀,巧克力提到了你的哥哥哦?(赶紧跑)

————————————————————————————————

“呜……还真是次有趣的体验,”随着光芒的消逝,法阵周围的物品也以冒烟的形式宣告报废,路自传送出来就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哈记倒是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还顾得上把一次性法阵剩下的东西回收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恶心过……”

“多传几次就好啦,”哈记看到平日里总是一副很从容的样子的路如今为了不让自己的差劲脸色被看到而遮着脸,虽然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但到底是没有笑出声,伸手把路扶了起来,“这次辛苦你啦,那么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

不要太相信我在评论里说的话剧的透,我可能刚打完字就把它们吃了。

以及筱瑀,巧克力提到了你的哥哥哦?(赶紧跑)

————————————————————————————————

“呜……还真是次有趣的体验,”随着光芒的消逝,法阵周围的物品也以冒烟的形式宣告报废,路自传送出来就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哈记倒是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还顾得上把一次性法阵剩下的东西回收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恶心过……”

“多传几次就好啦,”哈记看到平日里总是一副很从容的样子的路如今为了不让自己的差劲脸色被看到而遮着脸,虽然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但到底是没有笑出声,伸手把路扶了起来,“这次辛苦你啦,那么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下其他人啦。”

“等等,我也要去,”路晃了晃头,看上去似乎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大碍,“我们之前弄出来那么大动静,肯定会有追兵的,也许大家现在都正在和他们纠缠,而且如果你一个人出去的话,我不放心哦。”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哈记回过头,在对方看似无害的眼神的注视下,硬生生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心底知晓了即便自己拒绝,对方也不会听话,这样的话还不如就一同行动了好,“好啦,我明白啦,那么先按照之前的路线去寻找大家吧。”

“不用你说我也明白,”路瞄了一眼地上焦黑的法阵痕迹,同哈记往原本标记的路线赶去,“呐,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要试试?”

“哦?说来听听?”

“因为你使用了这种转移作用的法阵,所以也想起了在古书中看到过的前辈发明出来的魔法。秀秀不是会飞嘛,我稍微用点黑魔法,加快点速度怎么样?我也考虑到了秀秀可能在之前的战斗中有受损,所以会小心地使用魔法哦。”除了速度快之外,倒也是个锻炼自己对魔法的控制能力的好机会呢。

“如果是说让秀秀的机翼加速的话,他本身就有这个技能哦?”话是这么说,但是与记忆中逐渐重合的话语却让哈记稍微有些接下来的对话了。

“类似于空间跳跃的魔法,我可以试试吗?”

“类似于传送的炼金术阵,我们试试画在秀秀身上吧?”

仿佛听到了离去多年的挚友的声音,哈记怔了一下,在路疑惑的表情下,哈记又挂起了如往常一样的笑容。

“如果是这种魔法,那秀秀可完全可以承受啊。”

 

“已经画到这种地步了,再画下去的话秀秀很容易报废吧?”黑发男孩将手中的笔刀放下,把与自己一般大的人偶摆正了打量一番,随即仰头看向一旁的蓝发男孩。

“只要够在紧急时刻把我们两个传送出去就没问题了,秀秀的基本功能还是要保证能够使用才行啊,”看上去明显是只有十一二岁左右的哈记半跪下来细细检查了一遍秀秀,“现在就先这样吧,殒月你先去休息一会好了。”

“就算你不说,我也必须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啊,”被称为殒月的男孩叹了口气,“巡逻的家伙已经要来了吧。”

“啊啊,说的也是,”哈记走到门前,从被铁栅栏切断的十分有限的视角观察了一会儿,才轻声拧开了门把手,“要小心点喔。”

“当然啦。”殒月像往常一样笑着说道,临走前似乎从桌上拿了个什么东西,不过哈记并没有在意。

如果那时候就能注意到殒月多做了一个应急的启动装置,也许至少可以两个人一起面对那些家伙……

这里据说是一所孤儿院,进来的孤儿都是从婴儿时就被抱进来的,大概有四五十个小孩子,大多数会在十二到十五岁的阶段找到适合的父母,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后就会失去同孤儿院的联系。似乎是为了让没有人愿意收养的孩子成年后也有能够独立生存的能力,每个孩子都会从小就被从天赋所擅长的方向来培养,不过到现在为止,哈记还没有发现能够在这里长到成年才离开的人。

当然这只不过是表面上、这所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所能看到的假象。哈记从五岁起就发现了,那些人每次来时都是西装革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原本孤儿院的老师们只是说那是与他们合作的、专门接送孩子的人而已,但哈记却在一次无意间进入了无人的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事实——所有的孩子,都会被强迫加入一个雇佣兵团,大概对方并没有对这里抱有信任,所以哈记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能知道的仅有这里用于培养孩子的资源都由他们提供,以及那个雇佣兵团,会将这些孩子作为某种实验的牺牲品,失败便可抛弃,成功便会成为没有意识的怪物供他们驱使。

从那时开始,就一直计划着要逃出去了,为了不让自己到时候放不下,所以就伪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让所有孩子都疏远自己,对于老师,也有着能混过去的借口。

“你最近变成这样子,一定是因为有心事吧,”黑发的男孩站在他面前,绿眸正视着他,“不说出来的话,瞒着可不好啊。”

“没事。”哈记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控制着面部表情没有变化,皱着眉往旁边走过去。明明对其他人都很成功,偏偏到殒月这里……

“我都缠了你两个月了,你不烦吗?”殒月叹了口气,又凑上前去,“还是说你其实希望有人跟你说话?”

“……”加快步子离开了,不顾身后人的呼喊,头都没有回。

再这样下去的话,会想要连你一同救出去啊……

之后的一个月,几乎是每天,都能碰到殒月,以至于引起了老师的怀疑,为了不牵连到殒月,哈记已经到了连一个眼神都不敢给殒月的地步了。

下一次见面,哈记看着对方的表情从惊讶转到惊愕,前者是因为哈记主动来找殒月,后者是因为他被告知了真相。

“一起逃出去吧。”突然间卸下平日的伪装,哈记还有点不太能控制表情。

维持了两个月,将麻烦减轻到了只有一个人,这也算是不错的结果吧。

“嗯,好啊。”殒月因为真相带来的冲击很快就消散了,速度快到令人惊讶。

 

自从和殒月决定要一同离开这里后,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七年了。自己的枪械和制造人偶的能力在同龄人里已经算是出众了,殒月更是作为稀少的炼金术士被老师更加重视。之前从这里离开的孩子最小也不小于十二岁,所以如今已经满十二周岁的两人明白已经不能再拖了。

“逃跑路线就这样吧,已经探索了两年了,老师们大概早就起疑心了。”殒月把手中的地图卷起来,塞进哈记的背包里。

“在寻找路线之前就已经引起怀疑了吧。”哈记把手枪擦完,拿起来对着灯光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才放下来,“说起来这次要被带走的是谁啊?”

原本背对着哈记整理东西的殒月顿了一下,然后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之前的动作。

“不知道呢,不过应该上一个离开的是十五岁的人啊,”之前的规律一般都是从十二岁开始到十五岁一轮的,一般十二岁离开的都是比较优秀的,“我们要要快一点了。”

“嗯。”

如果能够早点发现殒月的异常,也许被留在那里的就不会是他……

 

每月月中,是那些人来带走孩子的时候,而现在,正是那个日子前三天。

“哈记,我们在那些人来之前逃走吧。”原本低头在晶莹剔透的水晶上刻画炼金术阵的殒月突然抬起头,看着哈记说道。

“诶?”被对方突然发问,哈记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虽说我们是准备得差不多了,不过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按照之前的规律,也许下一次就会轮到我们也说不定……”殒月的眼睛看向另外一边,似乎并不想再继续直视哈记。

“……那么就在那天的凌晨离开好了,还有些不得不处理好的东西呢。”虽说有点突然,但殒月的担心也的确有道理。

比较仓促地定下逃跑的日期,剩下的时间便显得少的可怜了。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到了逃跑前夕。原本已经是熄灯的时间了,哈记却不敢睡觉,躺在床上瞒过巡逻老师的眼睛后,就拿着秀秀的控制板坐在门边开始进行最后的检查了。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大概是因为比较匆忙所以并没有控制声音到屋里完全听不见的地步,不过哈记倒是能辨认出来,这是殒月的脚步声。

正担心着殒月为何突然在这种时候来找自己,对方就已经推门进来,看到哈记坐在地上,挑了一下眉,转身关上门然后半跪下来用气音对着哈记说道:“那些家伙提前过来了。”

“提前过来了?”不用殒月解释,哈记也能猜到是谁,注意到殒月已经全副武装地装备上了,心里便有了个不太妙的猜想,“那么我们现在离开风险会不会很大?”

“原本想等到离开时再告诉你的,但是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殒月说着,站了起来,“我之前到老师的房间里看了,他们这次要带走的是你。”

“……”大概是接受了不得了的信息,所以哈记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也站了起来,“看来是不得不赶紧离开了啊。”

“也没怎么被吓到嘛,看来是我多虑了,”殒月勾起嘴角,然后打开门观察了四周一会儿,就拉着哈记往外走,“他们已经进来了,我们得快点从之前的找好的地方离开才行。”

“明白啦,所以你先松手……”幸好在那之前就已经准备好行装了,所以才能在此刻直接和殒月离开。

不过既然那些人提前来了,说明他们要逃跑的事情已经被知道了,看来要比之前更加小心才是……

直到从孤儿院的房子出来为止,都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但是却在外面的林地被围住了。

“看来是早就知道了我们的逃跑路线吗……果然是对老师们大意了呢。”哈记右手持枪,左手则抓着秀秀的控制板,充满警戒的目光紧盯着这群装扮相同的人,“人数还不少啊,不过是两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而已,你们还真是高估我们了哦。”

“话是这么说,不打败他们我们可出不去……”殒月比起哈记似乎要更加紧张一些,握着药水的手也有不停冒汗,大概是因为炼金术士并没有多少战斗时的优势吧,“只要能突围就可以了,不要和他们战斗太久。”

“放心啦,这点我还是知道的。”虽然嘴上说着十分自信的话语,但事实上自己心里也没底。

仿佛是从最开始就已经定了结局,两个十二岁的小孩和七八个成年人的对峙,谁胜谁负根本就不需要思考,但是两人却意外地能撑,眼看着月亮西斜,双方身上都已经挂了彩,而且明显是小孩这边受伤更加严重。

“这可是我最后一瓶药水了啊……”大概是因为长时间的战斗,再加上左边腿骨被折断,视线已经模糊到只能看清色块了,即便有临时画下的保护阵撑着,现在也快到极限了……伤口好像已经感染了,但是现在说出来的话,只会分散哈记的注意力。他还能够行动,不能被自己拖累了……看来是不得不违背誓言了。殒月将手中最后一瓶药水丢出去,在那人因为被灼烧而惨叫的声音中,昏昏沉沉地摸出之前一直保存在身上的小水晶。

回过头时,正好是哈记打断了对方攻击的时刻,顺手加固了一下阵法,另一只手拽了一下对方的衣摆。

“殒月,怎么了?”看到殒月的脸色时,哈记下意识便觉得是他的伤口又恶化了。

殒月则是看了看哈记握着秀秀的控制板的手,确认了之后便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想着只要能够顺利逃出去就不会用到……但是那个传送法阵,实际上只能带一个人走。我现在手里的晶体可以直接启动法阵,把和秀秀接触的最近的人传送走。”

“……你想干什么?!”很快哈记就猜到了殒月想要干什么,看到对方手里的晶体,下意识便要松开控制板去抓殒月手里的晶体,但是在发现心急之下控制板卡在了自己的衣袖里的同时,殒月也用最后的力气捏碎了小水晶。

“在外面的世界再见吧,哈记。”

最后看到的,是出现裂痕的防护罩,和对方的笑容,像是要让他放心一般,即便带着血污,也看不出丝毫的绝望。

一阵天旋地转,视线内再次出现景物的时候,哈记正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头顶——或者说是面前,是林间少见的空地,圆月正好露了点脸,而在月光不太照耀得到的地方,星星也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

微弱的风吹得被染红的青草开始舞动,也带来了危险的气息,通过余光可以看到有来者不善的家伙已经包围了自己,大概是因为血腥味传出去了吧,明明是应该反击的时候,哈记却不想动弹了。

如果说殒月被杀死了,自己也没有必要活着了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蓝眸紧缩了一瞬,随即男孩便迅速地爬起来,把已经几近报废的秀秀收回去,两把手枪还有一把有几发子弹,如果用的方法对,也许可以逃出去。

虽说已经没什么可能性了,但也许说出那种话的殒月除了安慰自己外,真的有活下去的方法也说不定。除此之外,已经背负了性命的自己,怎么能随随便便死在这里。

即便是渺茫的希望,也还是想要去相信啊。

紧接下来的,不是意料之中向自己发动攻击的妖兽,而是突然刮起来的、似乎还能隐约看见黑气的烈风,巧妙地绕过树木,把潜伏在暗处的危险全部都绞杀了,除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之外,还有喷溅出来的血迹可以证明它们的存在。

一个人影从暗处出现,却在即将走出阴影时停了下来,仅仅露出了半张脸和兜帽中散出来的银发。

“你的名字,是叫做哈记吗?”

 

“巧克力,关于阿神的诅咒,你有什么更多的了解吗?”看着巧克力安慰完筱瑀,闪闪便紧接着问了出来,在对方惊愕的表情以及拒绝的话说出口前便说道,“阿神已经告诉我了,但是我觉得他并不见的知道全部。”

“……说实话,完全没想到他会告诉你这件事情呢。”巧克力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接近着便像是思考一般,大概是在考虑着怎么叙述自己知道的事情吧。

大概是为了向我证明他不是变态吧。闪闪默默在心底说出这句话。

“唉,还真是不想回忆起的往事呢。”巧克力的眉毛逐渐皱起,大概的确是什么不好的回忆吧,“但是,如果没有他来救我的话,站在这里的,应该是阿谦啊。”

闪闪和筱瑀对视了一眼,在筱瑀疑惑的眼神下,闪闪小声跟她解释了一下阿谦是谁。

 

“为什么要替我挡下它啊?!明明——”

“这有什么好问的……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男孩的声音已经虚弱到快要听不清原本的音色了,但仍然顽强地勾着嘴角,“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与其悲哀于即将死去的我,不如好好活下去……”

明明应该挣扎着消失的人,是我才对啊……

 

“本来是被一个怪物骗到镇郊的我,被赶过来的阿谦救下了,然后他就被迫代替我消失了。”巧克力的语速很快,像是为了掩盖他略微发哑的嗓音。

“我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定居的地方,大家对我都很好。我可以让小夏和丹丹有家,让繁星有能够安睡的地方,如果让阿神或是其他人知道了的话……我可以承受任何冷言冷语,可以被所有人孤立,可以被打到半死然后扔出芋圆镇,但是我不能让她们再跟着我逃亡,也不能让繁星和哲平的亡灵仍然为我担忧……”巧克力原本只是低着头,但是随着声音越发颤抖,竟然蹲下身把手埋在臂膊里,“所有人都只是因为阿谦的消失而叹气,都只是同情他的不幸。因为我的自私,所以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阿谦的勇敢和牺牲啊。”

“……”看到刚才还在安慰自己的巧克力突然情绪崩溃,蹦出好几个自己没听过的名字,筱瑀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能蹲下身,拍拍巧克力的背。

“抱歉,我不应该问你的。”闪闪叹口气,没想到自己知道了这种事情,稍微动用了点水魔法,清除掉某些咸咸的小水滴外,将巧克力拉了起来,“走吧,去找其他人吧,我的水泡已经可以继续使用了。”

“……闪闪,关于他的诅咒,还有一件事,”巧克力低着头,为了不让自己的红眼眶被看到(但是她俩都比你矮啊),“我们的朋友,或者可以说是家人,。弥奈,曾经因为尝试解除阿神的诅咒,失去了心脏。”

               

“往那边走的话,我觉得遇到同伴的几率会比较大。”秀秀两只手分别提着路和哈记,而路看了看哈记,往西南方向指了指,“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我、阿神和巧克力三个人,的确是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联系呢。”

“毕竟是你施法,走哪个方向当然是由你定啦。”哈记一边说着,一边四处观察身下丛林的情况,同时心里还期待着路究竟会用出怎样的魔法,“所以,那种联系是怎样啊?一起长大的朋友之间的默契?”

“秘密。”路给哈记送了个wink,然后两只手开始捏法诀。大概是个比较复杂的魔法,过程也消耗了近一分钟的时间,而在此期间哈记一直盯着路手上的动作,伴随着流动着的黑色纹章,看得哈记眼花,索性移开目光。

最后一个动作完成,哈记突然觉得耳边一阵风呼啸而过,紧接着便看到了被身着铠甲的卫兵围攻的阿神和团团。虽然心中仍抱有疑惑和惊讶,但还是下意识地掏出枪并驱使秀秀去支援。

突然多出来的支援让敌人猝不及防,四个人很轻松地就解决了这些卫兵。终于能够松口气,哈记回头便看到两人惊愕的眼神。

“你们怎么就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了?”团团看了看秀秀,虽说心中稍微有点猜想,但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虽然知道路有试着学过空间系的魔法,不过你刚才真的用了吗?”阿神看了眼路,即便是不容易想到的方向,出于挚友之间的默契,阿神也很容易猜个七七八八了。

“是哦,厉害吧?”路笑了笑,然后看向哈记,“我们再去找找巧克力和筱瑀吧?阿神和团团去找羽毛和小白,怎么样?”

抱歉啦,弥奈前辈,面对阿神的时候,我只能将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