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段子

62526浏览    96607参与
竹本化-Vito
修行,就是泯灭分别心,对得与失...

修行,就是泯灭分别心,对得与失、幸与不幸、悲伤与喜悦等同视之,如能否定悲的存在,自然无悲,也就无需行动。修成正果,就是进入究极的麻木状态。凡我国聪慧的人们,到了一定年龄,多少都修行过了几番,读中国历史,又是再好不过的修行。


这历史就是个磨盘,直径大概40年不到,30年有余,所以30年河东,30年河西,将近60年是一圈。


福山讲,中国历史,就是皇帝与贵族斗争的循环史。


我记得有一年看翡翠台粤语版的《走向共和》,袁世凯走下国会的台阶,摇晃着肥嘟嘟的后脖梗子,“人民?我只见过一个一个的活生生人,从没见过什么人民。”


这句话的原版其实属于俾斯麦。绝对对。


修行过的人会明白...

修行,就是泯灭分别心,对得与失、幸与不幸、悲伤与喜悦等同视之,如能否定悲的存在,自然无悲,也就无需行动。修成正果,就是进入究极的麻木状态。凡我国聪慧的人们,到了一定年龄,多少都修行过了几番,读中国历史,又是再好不过的修行。


这历史就是个磨盘,直径大概40年不到,30年有余,所以30年河东,30年河西,将近60年是一圈。


福山讲,中国历史,就是皇帝与贵族斗争的循环史。


我记得有一年看翡翠台粤语版的《走向共和》,袁世凯走下国会的台阶,摇晃着肥嘟嘟的后脖梗子,“人民?我只见过一个一个的活生生人,从没见过什么人民。”


这句话的原版其实属于俾斯麦。绝对对。


修行过的人会明白,人民不过是个想象。皇帝斗贵族,贵族斗皇帝,如果不在这个背景下看待一切,那么你可能无法理解一切。


不是权力的游戏,那铁血,那恩仇分明,那阴谋,都太华美了。那是追逐更大权力的游戏,是逐鹿天下的游戏,是荷尔蒙爆炸,是野望,是为自己的人生制造故事。


这只是权力的密戏。世上的事物有不恒定者,财富、知识、文明、爱,有时多,有时少,有时崛起,有时湮灭。权力是恒定的,只要有人群在,权力就在。


最恶劣的情况是,权力不能再扩张,不能再升级,权力内卷。这时就是权力的密戏,零和游戏的争夺撕咬。当这个游戏进入最癫狂的阶段,权欲就成为毒品,让每个人上瘾,成为瘟疫,全民蔓延,尽管每个人都知道逞一时之威风会后患无穷,依旧加入游戏,欲罢不能。人性需要爽,问题是,这时候唯一让人爽的就是权力。


游戏运转良好的时候,就是它的目的是它自身的统治。


万事都是性的衍生品,飞上月球,或者勃拉姆斯。目的是它自身的统治也是性的衍生品。我们不会说它是美的。修行者不会对此惊奇。


所以当你看到过去的事情又回来了,看到历史在循环,你看到悲剧重演,你看到简单又正确的事情偏偏没法办到,荒诞就像汪洋大海一样浮漾在周遭,你感到了什么?


气愤、不解、难过,或者尚存一念,试图找到解决办法?


你修行不够,你年纪还轻,缺少阅历,你读别的书太多而读历史书太少。


生活要义,是泯灭分别心,非此,不能离苦得乐。都几千年了,就你出奇?就你能?数学上就不合理。所以我会对你轻轻一笑。当然我也很羡慕你,你还有正常的人性。——李海鹏

湖茶渡

【段子】当小受发现自己怀孕

内有冰秋  漠尚  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追凌  花怜  双玄 


ooc在线


-------------------------------------------

  冰秋的场合:


  沈清秋:(摇扇)哦我怀孕了啊卧槽我怀孕了!!!怎么能这个世界不仅变成耽美文的世界还变成了生子文吗!!!


  洛冰河:师尊为何如此激...

内有冰秋  漠尚  忘羡  曦澄  聂瑶  晓薛  追凌  花怜  双玄 



ooc在线



-------------------------------------------

  冰秋的场合:



  沈清秋:(摇扇)哦我怀孕了啊卧槽我怀孕了!!!怎么能这个世界不仅变成耽美文的世界还变成了生子文吗!!!



  洛冰河:师尊为何如此激动,难道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嘤...



  沈清秋:...眼泪收回去!我也没说我不要...





  漠尚的场合:



  尚清华:大王!大王!我怀孕了!我有身子了!



  漠北君:……嗯。



  尚清华:大王你是什么反应啊!




  忘羡的场合:



  魏无羡:二哥哥我怀孕了!



  蓝忘机:(迅速抱起魏婴)……



  魏无羡:哇啊啊蓝湛你怎么了!



  蓝忘机:(沉默良久)……喜欢。



  魏无羡:喜欢什么?



  蓝忘机:(指着魏无羡)我的。(又指着他的肚子)我们的。


  



  曦澄的场合:



  江澄:嗯?我怀孕了?(冷笑)我是男人,怎么可能怀孕,不可能的!



  蓝曦臣:???晚吟,是真的呀……



  江澄:(突然暴躁,抄起紫电)不可能!蓝曦臣,我说了不可能!!!!



  蓝曦臣:(温声软语)好好好晚吟你先把紫电放下,不可能就不可能,只是这孩子确实是我们共同的结晶,你若是不想要……唉……



  江澄:(放下紫电)…………算了。怀了就怀了吧,反正……也是你的。你要负责!!



  蓝曦臣:(笑)嗯,我负责。





  聂瑶的场合:



  金光瑶:大哥,我好像怀孕了。



  聂明玦:(猛然皱起眉头)你这么矮,就是因为你照顾不好自己,连自己都没法照顾,你还想养孩子?养出来跟你一样矮吗?



  金光瑶:(抽出增高鞋垫猛摔)聂明玦你给我滚!!!滚!!!!





  晓薛的场合:



  薛洋:道长,我好像怀孕了。



  晓星尘:哈哈哈哈哈...?阿洋?怀孕了?



  薛洋:不过没关系,我想吃糖,吃糖才是最重要的。



  晓星尘:???阿洋你说清楚啊???





  追凌的场合:



  金凌:啊啊啊啊啊蓝思追我怀孕了怎么办啊!!!舅舅一定会打死我的!!!打断我的和你的腿!!!



  蓝思追:阿凌先别急,没关系的。



  金凌:没关系你个头啊!你是没有被舅舅威胁过吧啊啊啊啊!!!



  (总之这一对好像从头到尾都沉浸在江澄的恐怖威压之下呢)


  



  花怜的场合:



  谢怜:三郎,我好像有了。



  花城:哥哥你怀孕了?(起身)



  谢怜:三郎?你去做什么?



  花城:找黑水要债,毕竟要养孩子呢





  双玄的场合:



  师青玄:明兄,我好像怀孕了呢。



  贺玄:(毫不犹豫)女体怀的孕?



  师青玄:抱歉是男体的,虽然我也想是女体怀孕啊,多好看你说是不是啊明兄……



  贺玄:(起身)我知道了。



  师青玄:明兄你去干什么?



  贺玄:找花城借钱,毕竟要养孩子。


  END


你见过王八这样摇头吗!

我跨上沙漠之洲

背上烟斗和沙漏

手里还提着五斤塔嘛

我跨上沙漠之洲

背上烟斗和沙漏

手里还提着五斤塔嘛

折一枝薄雪.

“君则。”


年轻的皇帝低声呢喃,缓缓的轻声笑了出来,旁边的侍卫满脸不解。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帝王一向是冷面对人,从来没有笑过。


“皇上,您怎么……”侍卫张张嘴。


皇帝随即正色。


“无事,只是想起朕以前一位故友”,皇帝说,“一位可以称为人间绝色的女子。”


“是吗?那这倾城女子性格定是温婉贤淑,天下人肯定有很多喜欢她的人……”


皇帝摇头。


“她可不是性格温婉之人,相反,她性格刚烈,女子喜欢的一律不喜,整天还妄想着游走于江湖……”


侍卫微征,“那她现在身居何处?”


皇帝神色微微黯淡。


“她啊……”


“在一个无忧无虑,和平快乐的地...

“君则。”


年轻的皇帝低声呢喃,缓缓的轻声笑了出来,旁边的侍卫满脸不解。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帝王一向是冷面对人,从来没有笑过。


“皇上,您怎么……”侍卫张张嘴。


皇帝随即正色。


“无事,只是想起朕以前一位故友”,皇帝说,“一位可以称为人间绝色的女子。”


“是吗?那这倾城女子性格定是温婉贤淑,天下人肯定有很多喜欢她的人……”


皇帝摇头。


“她可不是性格温婉之人,相反,她性格刚烈,女子喜欢的一律不喜,整天还妄想着游走于江湖……”


侍卫微征,“那她现在身居何处?”


皇帝神色微微黯淡。


“她啊……”


“在一个无忧无虑,和平快乐的地方……”


“只是可惜,朕与她再也不能一见。”


  


北方有一佳人,唤君则。


南方有一年轻皇帝,再也见不到她。


  


  

夏雪为仪

晓星尘和他的猫(特别篇)

〈礼物〉(二)

薛洋变回人形,一把抢过晓星尘手中的鱼,就想扔出去。忽然想到,毕竟是晓星尘送他的,就这么扔了,容易伤他的心,告白大业就不那么容易了。于是他只是将鱼放在了手边的桌上。

晓星尘只是愣了一愣,随即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顶,道:“乖,我去做饭。”

薛洋反手扣住晓星尘手腕,甜腻腻地道:“道长,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薛洋一手扣在晓星尘后脑,一手仍拉着他手腕,将双唇贴了上去。灵巧的舌轻易滑进了仍没有反应过来的晓星尘的嘴中,挑逗着他唇舌纠缠。

良久,薛洋放开了他,歪了歪脑袋,唇边还挂着一缕银丝。

晓星尘脸直红道耳根,已经手足无措:“你……我……我……”

薛洋仍用他那甜得发腻的声音道:“道...

〈礼物〉(二)

薛洋变回人形,一把抢过晓星尘手中的鱼,就想扔出去。忽然想到,毕竟是晓星尘送他的,就这么扔了,容易伤他的心,告白大业就不那么容易了。于是他只是将鱼放在了手边的桌上。

晓星尘只是愣了一愣,随即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顶,道:“乖,我去做饭。”

薛洋反手扣住晓星尘手腕,甜腻腻地道:“道长,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薛洋一手扣在晓星尘后脑,一手仍拉着他手腕,将双唇贴了上去。灵巧的舌轻易滑进了仍没有反应过来的晓星尘的嘴中,挑逗着他唇舌纠缠。

良久,薛洋放开了他,歪了歪脑袋,唇边还挂着一缕银丝。

晓星尘脸直红道耳根,已经手足无措:“你……我……我……”

薛洋仍用他那甜得发腻的声音道:“道长现在觉得,我爱吃什么?”




还没完!还有后续!我想把老宋放出来了。。。

枫语

【原创】当鬼族遇见上帝视角旁白

*鬼故事六人组(鬼族)系列篇之一

*上帝视角旁白梗自巨型沙雕短片《火枪手》,设定上帝视角充当旁白,就是黑体字的部分,所有人都能听到

*一发完

【时间:某个寒假里的一天晚上
   地点:王琼晖家的客厅】


  这是鬼故事六人组难得聚齐的一个晚上,电视里正播放着一部鬼片,说实话这部片子实在有够无聊的,王琼晖昏昏欲睡地想着,但没办法,谁叫这是他自己选的呢,硬着头皮也得看完。这时,客厅里另外三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王琼晖对上他们探究性的目光。

  “……?”...


*鬼故事六人组(鬼族)系列篇之一

*上帝视角旁白梗自巨型沙雕短片《火枪手》,设定上帝视角充当旁白,就是黑体字的部分,所有人都能听到

*一发完

【时间:某个寒假里的一天晚上
   地点:王琼晖家的客厅】


  这是鬼故事六人组难得聚齐的一个晚上,电视里正播放着一部鬼片,说实话这部片子实在有够无聊的,王琼晖昏昏欲睡地想着,但没办法,谁叫这是他自己选的呢,硬着头皮也得看完。这时,客厅里另外三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王琼晖对上他们探究性的目光。

  “……?”


  王叶言疑惑地扬起了眉毛。

  “什么声音?谁搞的恶作剧?”
 

 林枫语沉吟片刻,忽然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
  “等等,为什么是三个人?”

  “因为他俩一个去喝水,一个去厕所了。”
  不想让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打乱他们原本的计划,张瀚轩急忙接话道。

  计划?林枫语和王叶言心下一动,该不会常绪真也是去……

  “等等,这什么鬼?上帝视角吗?”
  为了及时掩护队友,王琼晖果断打断了旁白的台词,并且成功猜对了旁白的身份~bingo~

  “为什么气氛突然欢脱起来了……”
  林枫语无奈地瞪眼看着还在播放中的鬼片,心说这真是在看鬼片应该有的氛围吗?

  “不如这样,我心里想一个数字,让这个旁白来猜好了。”
  王叶言出于某些原因也选择性忽略了“掩护队友”的可疑字眼,而是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她最后确定的数字是194。
  “真的是这个!难道真的有上帝视角?”
  王叶言不禁惊呼出声。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旁白打断了计划,在开关处偶遇的陈韵岚和常绪真开始小声交谈起来。

  “你也是来拉电闸的?”
  “巧了巧了,你们三个也打算吓我们?”
  “咳咳,真巧啊。你也是上厕所?”
  “不不不,我是喝水……话说这旁白是什么超现实主义世界的产物啊……”
  “咱们还拉吗?好像露馅了?”
  “拉吧,就这么回去多尴尬。”

  迅速达成共识,二人果断拉下了电闸,客厅里刹那间陷入了黑暗。林枫语和张瀚轩几乎是在同时按下了手机的音乐播放键,诡异音乐二重奏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着,王叶言和王琼晖也十分配合地打开了手电筒的频闪功能,明明灭灭的灯光与鬼叫声交织,如果不是六人早已心知肚明,倒还真有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选BGM比你的更有感觉。”
  张瀚轩率先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氛围,并且成功地把话题引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方向。

  “明明这个更吓人一点啊。”
  林枫语争辩道,丝毫不在意话题在跑偏的路上渐行渐远。

  “我突然有个主意,不如我们有奖竞猜一下是他俩谁拉下了电闸?”
  王叶言突发奇想。

  “我猜是陈韵岚!赌一包辣条!”
  “一定是常绪真!赌三包!”
  “陈韵岚!五包辣条!”
  “常绪真!十包!”
 

  那个……各位,我可以参加有奖竞猜吗?

  “不可以!!!”

  四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上帝:QAQ上帝不配拥有辣条吗

  至于究竟是谁拉下了电闸呢?那就只有常绪真、陈韵岚还有上帝知道了。

-END-

桃子球Qz

你到阳台抽烟,你抽一半,风抽一半,你没跟风计较,你想可能风也有烦恼吧。可事后你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最后抽起风来了。

你到阳台抽烟,你抽一半,风抽一半,你没跟风计较,你想可能风也有烦恼吧。可事后你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最后抽起风来了。

你见过王八这样摇头吗!

90℃

“冷吗?”

“冷。”

“到墙角站着去。”

“你想把我烤熟么?”

“冷吗?”

“冷。”

“到墙角站着去。”

“你想把我烤熟么?”

唯奚者

银新小段子

#梦中突然出现的小段子。

#ooc慎。


        看着眼前盖着一层白色奶油,还有草莓,巧克力棒等等的草莓芭菲,我拿起银色铁勺,不顾对面银发男人的视线舀起冰淇凌球的小小一角,张口吞下。

        说实话这个是阿银第一次来找我去甜品店,连工资都不会给的阿银居然会分享他最珍贵的糖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吧。冰淇凌冰凉的口感带着上面依附着的白色奶油甜味在口中盛开。虽然平时也有偶尔的吃甜食,例如阿根达斯什么的…但第一次觉得阿...

#梦中突然出现的小段子。

#ooc慎。


        看着眼前盖着一层白色奶油,还有草莓,巧克力棒等等的草莓芭菲,我拿起银色铁勺,不顾对面银发男人的视线舀起冰淇凌球的小小一角,张口吞下。

        说实话这个是阿银第一次来找我去甜品店,连工资都不会给的阿银居然会分享他最珍贵的糖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吧。冰淇凌冰凉的口感带着上面依附着的白色奶油甜味在口中盛开。虽然平时也有偶尔的吃甜食,例如阿根达斯什么的…但第一次觉得阿银似乎做了件正常的事情一样。

        “好吃吗?”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经大脑思考直接说了一句好吃,打算把话接下去时,对面的椅子已经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透过窗户映过来的阳光而已,看向歌舞伎町的窗外,还是不变的样子。只是少了个重要的人,这时才想起来,他早已离开了我们的身边。


请叫我橘小姐

(原创)森

本人懒得起题目了

可能会坑(小声bb)

素材是偶然想到的

(主人物之一)

银发的男孩从粗大的枝干上跳下,枯黄的树叶翻飞,形成一圈圈涟漪,男孩看了看眼前的人,碧蓝的眸子眯了眯,

“我不喜欢你”

银发的男孩手中紧紧攥着青年的手,看了看身边被灯火染红的面颊,心里总有种异样,青年冲他笑了笑,男孩尖尖的耳朵蒙上一层红光,说到

“你好烦啊”
 银发的男孩看着眼前的人怀抱着少女,心底涌起一股酸意,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那是我的人”

黑色的夜幕降临了,银色的剑刃上沾满了血,男孩笑的乖巧可爱,红色的眸子闪闪发光,轻轻地青年的耳边低语

“你释放了恶魔,你要付出代价,你应该永远属于我,用不逃离”

青年赤...

本人懒得起题目了

可能会坑(小声bb)

素材是偶然想到的

(主人物之一)

银发的男孩从粗大的枝干上跳下,枯黄的树叶翻飞,形成一圈圈涟漪,男孩看了看眼前的人,碧蓝的眸子眯了眯,

“我不喜欢你”

银发的男孩手中紧紧攥着青年的手,看了看身边被灯火染红的面颊,心里总有种异样,青年冲他笑了笑,男孩尖尖的耳朵蒙上一层红光,说到

“你好烦啊”
 银发的男孩看着眼前的人怀抱着少女,心底涌起一股酸意,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那是我的人”

黑色的夜幕降临了,银色的剑刃上沾满了血,男孩笑的乖巧可爱,红色的眸子闪闪发光,轻轻地青年的耳边低语

“你释放了恶魔,你要付出代价,你应该永远属于我,用不逃离”

青年赤裸的身躯被粗壮的藤蔓缠绕,闭着眼睛对男孩说“……”

男孩笑的温婉

黄粱

【瓶邪】小皇帝的日常生活(6):俺也一样!

食用说明:*王盟视角,玩梗系列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俺


我叫王盟,是皇帝吴邪的贴身侍从。

说起这贴身侍从的职位,那可是皇帝的小棉袄,吃喝拉撒全管着,皇帝的什么心事秘密,也都愿和我说。

而我,从小看着小皇帝长大,更是亲上加亲,是不可或缺的伙伴。

然而,自从那张起灵升职成为贴身侍卫之后,一切都变了。

原来吴邪的一日三餐都是由我负责,现在被他接了手,原来吴邪有什么好玩的事物都是与我分享,现在都给了他,甚至这人还恬不知耻地霸占了我在吴邪身边的位置!

我,贴身侍从,王盟,失宠了。

(ꐦ ´͈ ᗨ `͈ )


“怎么...

食用说明:*王盟视角,玩梗系列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俺



我叫王盟,是皇帝吴邪的贴身侍从。

说起这贴身侍从的职位,那可是皇帝的小棉袄,吃喝拉撒全管着,皇帝的什么心事秘密,也都愿和我说。

而我,从小看着小皇帝长大,更是亲上加亲,是不可或缺的伙伴。

然而,自从那张起灵升职成为贴身侍卫之后,一切都变了。

原来吴邪的一日三餐都是由我负责,现在被他接了手,原来吴邪有什么好玩的事物都是与我分享,现在都给了他,甚至这人还恬不知耻地霸占了我在吴邪身边的位置!

我,贴身侍从,王盟,失宠了。

(ꐦ ´͈ ᗨ `͈ )



“怎么,小萌萌,我看你一脸怒气,可是发生了什么吗?来说给你瞎爷我让我乐呵一下。”一日,我想进殿为小皇帝送点饭后甜点结果却被那张起灵轰出来时,路过的瞎子看到我,奚落了我一番。

想到这瞎子和张起灵关系甚好,我猛地虎躯一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可怜巴巴地说:“瞎爷,快救救我……”

可能没想到我会是这般反应,那瞎子也是虎躯一震,外带抖了三抖。

听我说完前因后果后,他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小萌萌呀,你这是方法不对知道不?像吴邪这种掌权者,最需要别人无微不至地肯定!我告诉你,你这样巴拉巴拉……”

“!”

真乃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又过几日,张起灵被吴邪派出去做任务时,我终于有机会站回到我在吴邪身边的老位置。

“啧,解雨臣这小子离京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真的急死朕了。”

“俺也一样!”

“朕派瞎子跟着他,希望能平安无事吧。”

“俺也一样!”

“朕觉得今天这字帖写得比昨日好多了,你觉得呢?”

“俺也一样!”

“……王盟。”

“俺……臣在!”

“你去太医院找太医看看,治好了这复读机的毛病再来见朕。”

“……”

瞎爷,这跟你说的不一样啊……(*꒦ິ⌓꒦ີ)



tbc.


牛油火锅涮脑花

啥 叫 医 闹 啊?

就算你是PKU和RKUH的,又怎么样呢.......

------------------------------------

2099年医学院公布了新一年的招生简介,很多人望而却步,甚至警察院校和军校心生埋怨--你们医学院怎么老是和我们抢人。


没办法,现在医学院的主要生源来自各大体育院校竞技类专业和文化素质较高的一线退伍军人。测试内容涵盖身高、体重、体脂率、视力、摸高、立定跳远、3公里跑、4X100米折返跑、站立徒手格斗、飞车捕俘和飞镖都是重点科目。


这几个项目之中有一项不合格,整个全完,你看着群里师兄又一年铩羽而归感觉到很沮丧,他当然沮丧了这年头医生多金贵啊,考上之后只要活...

就算你是PKU和RKUH的,又怎么样呢.......

------------------------------------

2099年医学院公布了新一年的招生简介,很多人望而却步,甚至警察院校和军校心生埋怨--你们医学院怎么老是和我们抢人。


没办法,现在医学院的主要生源来自各大体育院校竞技类专业和文化素质较高的一线退伍军人。测试内容涵盖身高、体重、体脂率、视力、摸高、立定跳远、3公里跑、4X100米折返跑、站立徒手格斗、飞车捕俘和飞镖都是重点科目。


这几个项目之中有一项不合格,整个全完,你看着群里师兄又一年铩羽而归感觉到很沮丧,他当然沮丧了这年头医生多金贵啊,考上之后只要活到自然死亡,都会成为传奇。那种特别高寿的还会得到嘉奖,没办法,医生的非战斗性减员太厉害。即使运动员出身也不一定保准,毕竟连续手术36-72小时的工作强度下心脏病是早晚的。


你说什么?数学和生物成绩?那个过了就行。


不过也有例外,有一些体育成绩一般的也可以偷偷学医,那些医生都在堡垒一般的私立医院里。不过那些人实在是太脆弱了,你看不上。对啊,连空手夺白刃都不及格,跑个十公里能掉半条命,会发《柳叶刀》怎么了,柳叶刀关键时刻能替你挡刀吗?不能,还是要靠防狼喷雾器和保安保护,私立医院价格高,不过安保是相当到位,24小时的西装墨镜,上厕所都要跟着,好像以前那个老电影007似的。没办法,这些私立医院的人除了手术技术好科研能力强,体力基本上都很弱,不少50岁一过连过肩摔也不会。



公立医院不一样,你们看病便宜,也不太需要检查,因为显影科和化验科的上次因为柔术水平没有达到医院要求的棕带级别,都去跟参加MMA集训了。当然了,看不好也没有人敢说啥,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造你们几乎已经成为了一支钢铁之师。院长和主任的原则是,手术可以不做,拉练不能不参加,10公里跑不进一小时,100米跑不进15秒,无论男女统统滚蛋,要你们来干啥来了。


全国各地的武术比赛散打比赛和跆拳道比赛里头,医院的医生们必须力争上游,勇夺前三,不拿牌?不拿牌你就给我滚去集训不要看病了!


你们科室流传着一个段子,一位主治医师休假期间去美国打UFC竟然拿了金腰带,把嘴炮的孙子口嗨和小鹰的孙子秃鹫打得满地找牙。医院给他颁发了特殊贡献奖,感谢他为医院争夺了荣誉。


医 闹?你不太明白,啥 叫 医 闹 啊 ?今天下午,一个患者来咨询,说自己是葡萄膜炎 已经自己学习过症状诊断过了问你能不能给手术,你问他,啥叫葡萄膜炎啊。

Alive"

如果一个按钮可以决定死亡

如果一个按钮可以决定死亡,这个世界的人口一定已经少了一大半。因为很多人,并不畏惧死亡这个结果,只是害怕死亡这个过程。

如果一个按钮可以决定死亡,这个世界的人口一定已经少了一大半。因为很多人,并不畏惧死亡这个结果,只是害怕死亡这个过程。

一根浮木

唐 突 乳 法

——到底是哪一个政府真正实现了德治与法治相结合呢?

——维希政府。

——到底是哪一个政府真正实现了德治与法治相结合呢?

——维希政府。

一位沙雕文手倾雨吖

彭先生和余小姐

1.关于手脚冰凉

   余小姐可能是因为自己的体质永远和别人不太一样并且还总能奇葩的开出一朵食人花上帝为了报复她这个神奇的女子就特意又赠予她一个特点:手脚冰凉。

   自从跟彭先生在一起之后,余小姐不但不止一次怀疑是不是因为遇见了彭先生那个死倒霉王八龟子自己手脚才会跟着一起遭殃手脚冰凉。

   彭先生一直都是用着鄙视的目光并且一直灌输着:“你tm其实说白了就是阳虚,多运动多调节你就又是一条金刚芭比”但余小姐依旧是一副“我不管我不管我tm就是遇到你我才会手脚冰凉的”一直不管不顾,虽然她知道自己从小就开...

1.关于手脚冰凉

   余小姐可能是因为自己的体质永远和别人不太一样并且还总能奇葩的开出一朵食人花上帝为了报复她这个神奇的女子就特意又赠予她一个特点:手脚冰凉。

   自从跟彭先生在一起之后,余小姐不但不止一次怀疑是不是因为遇见了彭先生那个死倒霉王八龟子自己手脚才会跟着一起遭殃手脚冰凉。

   彭先生一直都是用着鄙视的目光并且一直灌输着:“你tm其实说白了就是阳虚,多运动多调节你就又是一条金刚芭比”但余小姐依旧是一副“我不管我不管我tm就是遇到你我才会手脚冰凉的”一直不管不顾,虽然她知道自己从小就开始手脚冰凉并且小时候遇到彭先生就会用冰凉的手贴到他的脖颈来表示取暖。

    幸好他的脾气被我打退化了,不然我怕他报复我。(to.余小姐)

    彭先生只能无奈的看着她,双唇蠕动似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突然感到后颈一凉,只能叹口气无以为然任凉意取暖。

    余小姐勾起了嘴角,没说什么,干脆用双臂搂住彭先生脖颈,并且埋怨道:“你md怎么那么高啊你?我记得你当年我都比你高。”

    “为了让你取暖长的。”


竹喵仔

细思恐极十题

1.水管已经堵了三天了,隔壁那个女孩子也已经失踪三天了。


2.做梦梦到杀了人,清早起床后发现身上有不明红色液体。


3.独自一人居住,下班回家后却发现门没有锁。


4.日记突然多记录了一段笔迹相同自己却没有经历的事情。


5.楼上总传来孩子嬉戏的声音,但我住在没有通往楼顶通道的楼房顶层。


6.在看不到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其实并不跟你一起动。


7.最近影子开始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很快就能取而代之。


8.衣柜总是在半夜悄悄打开一条缝。


9.敬爱的...

1.水管已经堵了三天了,隔壁那个女孩子也已经失踪三天了。


 

2.做梦梦到杀了人,清早起床后发现身上有不明红色液体。


 

3.独自一人居住,下班回家后却发现门没有锁。


 

4.日记突然多记录了一段笔迹相同自己却没有经历的事情。


 

5.楼上总传来孩子嬉戏的声音,但我住在没有通往楼顶通道的楼房顶层。


 

6.在看不到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其实并不跟你一起动。


 

7.最近影子开始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很快就能取而代之。


 

8.衣柜总是在半夜悄悄打开一条缝。


 

9.敬爱的导师拥有整个藏书室的新鲜人皮书


 

10.突然收到了陌生号码发来的自己现在在客厅躺着玩手机的照片,从角度来看应该是自己刚收到的大件快递。


 

                            


竹本化-Vito
现在,我们和他们的差别还是肉眼...

现在,我们和他们的差别还是肉眼可见的,加洲豪宅千万名表什么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和他们的差别就是他们能活三万年,而我们不能。我们困在十平米的房子里,而他们能目睹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之类。

这可能是从人类还在摸索着建立权力格局时候就埋下伏线了(看一下江浙名人的家世),也可能就在几个节骨眼上,他爷爷拿着菜刀出门了而你爷爷没有,他爹承包了一个厂子而你爹没有。

人类历史就是一个大牛市,不断上升的k线,你我从来没有能够真正找到买点真正加入。——韩松落

现在,我们和他们的差别还是肉眼可见的,加洲豪宅千万名表什么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和他们的差别就是他们能活三万年,而我们不能。我们困在十平米的房子里,而他们能目睹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之类。

这可能是从人类还在摸索着建立权力格局时候就埋下伏线了(看一下江浙名人的家世),也可能就在几个节骨眼上,他爷爷拿着菜刀出门了而你爷爷没有,他爹承包了一个厂子而你爹没有。

人类历史就是一个大牛市,不断上升的k线,你我从来没有能够真正找到买点真正加入。——韩松落

你见过王八这样摇头吗!

关于链接

“太太挂了!”

“您这句话歧义可太大了。”

“太太挂了!”

“您这句话歧义可太大了。”

息山

太阳授你的旨意藏在云里躲了我好几天。我被十二月的寒冷攻破防线,快出来晒晒我吧,再不见你我就要发霉了。

太阳授你的旨意藏在云里躲了我好几天。我被十二月的寒冷攻破防线,快出来晒晒我吧,再不见你我就要发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