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段子

26.8万浏览    11.5万参与
OMI_刹那未醒

#OMI的故事# 就像是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对方的存在然后身边原本平淡交往着的人就不香了……

#OMI的故事# 


有那么一对cp。他们以前都是和女孩子交往的,可是有一天就突然看对眼了。就像是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对方的存在然后身边原本平淡交往着的人就不香了。

他们两个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交往了,但是因为他们本来都没有和男性交往过所以开游艇都是自己和自己玩的方式。他们两个人交往就比较公开自然结果就被身边原本隐形着的“同好”发现了开始主动上来打招呼觉得大家是同一战线上的。对方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糟糕还很风趣,于是他们两个人从那家伙那里得知了“他们”开游艇的方式。可能说的人没有心听的人留心了。他们两个回家很好奇的搜了一下在相互通了气之后都表示愿意当受。

只不过他们的想法是...

#OMI的故事# 


有那么一对cp。他们以前都是和女孩子交往的,可是有一天就突然看对眼了。就像是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对方的存在然后身边原本平淡交往着的人就不香了。

他们两个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交往了,但是因为他们本来都没有和男性交往过所以开游艇都是自己和自己玩的方式。他们两个人交往就比较公开自然结果就被身边原本隐形着的“同好”发现了开始主动上来打招呼觉得大家是同一战线上的。对方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糟糕还很风趣,于是他们两个人从那家伙那里得知了“他们”开游艇的方式。可能说的人没有心听的人留心了。他们两个回家很好奇的搜了一下在相互通了气之后都表示愿意当受。

只不过他们的想法是一个从网上搜到很爽!当即觉得好耶!我来!另外一个搜到好痛,觉得不舍得,还是自己痛好了。

于是两个人关于谁当受起了争执……



————————————

突然想到的一个梗。

觉得那个隐形人这条线可以展开来写。比方嫉妒他们啦~想要挤在他们中间两个都吃啦~想要把他们拖下水变得和他一样啦(觉得他们同类的就是烂脚至上没有天长地久别人都看不起自己)~可是那两个人虽然一开始确实是被他给吓到了,但是最后还是光明磊落像普通情侣一样稳定交往。还表示“你要是也想光明磊落的和恋人交往或者你过你的我们过我们的我们的都可以做朋友,要是想把我们拖下水就滚。”


喂兔曹-Victor
既然情感不归身体管, 那我有理...

既然情感不归身体管,

那我有理由相信,

眼泪是灵魂的渗出。

既然情感不归身体管,

那我有理由相信,

眼泪是灵魂的渗出。

胡同安徒生
人生如戏,我看清了两件事。 第...

人生如戏,我看清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这部戏不是喜剧。

另一件事,我从来不是主角。

也没什么伤感的,群演起码管饭。

人生如戏,我看清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这部戏不是喜剧。

另一件事,我从来不是主角。

也没什么伤感的,群演起码管饭。

千章

鸡飞狗跳的图书馆(四)(31—40)

31.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大夏天,也是司书因为好不容易解决了所有老师使用手机的一天。


32.


“啊啊啊————”


一大早,司书的嚎叫声就把我吓醒了。


“这疯姑娘又怎么了……”


我感觉自己在她的影响下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了。


“我感觉让我教老师们这个手机的使用方式就像是回到了我姥姥家……”


我:?什么意思。


“……一样的啥也记不住,而且,还是选择性的记不住。”


我:……?


33.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叫选择性记不住。


现在,以汪曾祺为代表的吃货形老师们都学会了网购。


但也只学会了网购。。。


最近这几天,司书室里总是...

31.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大夏天,也是司书因为好不容易解决了所有老师使用手机的一天。


32.


“啊啊啊————”


一大早,司书的嚎叫声就把我吓醒了。


“这疯姑娘又怎么了……”


我感觉自己在她的影响下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了。


“我感觉让我教老师们这个手机的使用方式就像是回到了我姥姥家……”


我:?什么意思。


“……一样的啥也记不住,而且,还是选择性的记不住。”


我:……?


33.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叫选择性记不住。


现在,以汪曾祺为代表的吃货形老师们都学会了网购。


但也只学会了网购。。。


最近这几天,司书室里总是有老师源源不断的过来申请出去取快递,司书因为这事表示自己的工作由每天轮流担任助手的老师来负责,自己只管画法阵开传送门来供老师们取快递。


我:……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取快递。


“……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快递收货地点都在哪儿啊……比如,汪曾祺老师定在了西南联大旧址的云南,但是鲁迅先生就定在了北大门口或者浙江绍兴老家不等,三毛女士就会定在台湾……或者是撒哈拉沙漠一类的地方……反正就是她喜欢的地方。”


“综上所述,这不是说个快递单号就能取到手的。”


我:虽然她没有在工作但是感觉挺有道理的???


34.


这边,还有只学会聊天的年龄三百岁岁起步的老师们。


在那个只能通过写信联络最多也就是有个打字机的年代,老师们对这个方便通讯的小东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接电话和发微信成了他们最感兴趣的东西。


所以,在学会了这两项东西之后,老师们直接止步不前,停留在这个功能上,对其他东西都没了兴趣。


行吧。图书馆大,有个这东西也不用骑自行车报信了。因为人越来越多的原因,图书馆的潜力也在逐渐的被发掘。越来越大的场地让很多身体素质不太好老师被迫学会了骑自行车。


当然了,在我昼夜不停的劝了三天三夜、司书在期间打了无数个哈欠之后,终于让她放弃了带电瓶车进图书馆的想法。


看来这段时间不能让她接触志贺直哉了。


在和馆长视频通话之后,他不放心的让我也每天尽量交一篇报告。


要不要写写司书这段时间都干什么了呢?


我一边抓着司书买来的小老鼠玩具一边想。


35.


在这方面,女性老师们同样快速的掌握了网购和聊天技能,又在做视频博主和游戏主播之间逐渐分了几大派。


先说网购。


众所周知,现在网络上的衣服和饰品一类物品都是特别吸引女性目光的。


但是。


她们发现了自己不能直接疯狂的买买买之后,开始了利用网络赚钱的生活。


很好,很和谐,馆长因为司书n次写研究报告提出批钱的问题搞得一度想换掉她。


哦对了,这些事情我还没告诉她。幸好她不用再要钱了。


36.


司书和馆长通过某种方法给老师们弄来了手机号和身份证号。


说实话,我好奇身份证上是怎么写的,尤其是年龄和住址一栏。


“啊……太着急了我也没看……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行吧。


37.


好吧。现在惹事的老师们少多了。在司书努力攒钱、批发便宜货、努力挖掘广告里的九块九的真实性之后,不知道多长时间,老师们终于配备齐了手机。


所以,他们现在都在加油挣钱。


女性老师们成了美妆博主或者是火遍全网的新人主播,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或者是用自己的通俗易懂哦方法宣传文学,给瓷家网络带来了一场席卷全网的文艺复兴。


其他的老师们也都是大同小异,他们独有的气质让所有人耳目一新。


38.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柳永柳七哥没有选择其他的方法而是美妆博主呢???


39.


啊,这样一来,就显得图书馆那么小。


在手机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的老师们憋不住了,都想出去逛逛,即便是一会儿也好。


“你们取快递的时候多转转不就好了嘛……”


司书对此这样表示。


“我们不能离开法阵……”


老师们这样回答。


“好吧。让我琢磨琢磨。”


40.


女性老师们对自己无法穿着新衣服出去逛街表示很遗憾。


她们对司书吐槽了n多次,司书表示她已经在想办法了。


司书最近真是是在专心钻研炼金术了……虽然老师们已经在这图书馆里待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找到可以出去长时间生活的方法,但是,我很希望她可以成功。


后记


“呜呜呜呜呜呜我梦见我被解雇了……”


某天早晨司书一边一只手薅着自己的头发在我背上蹭眼泪,另一只手拽着今天的助手菊•ATM•池宽号啕大哭。


唉。我不自在的舔着爪子,你可能不知道,如果你再利用研究报告来申请资金,就真的要被换掉了。


后后记


司书明白了自己穷的根本原因:花钱不理性而且即使是手里有钱也得省着专款专用,因为上级领导也穷。

人間白痴化推進同盟

小孩

大学时候,有一次结伴出去吃晚饭,路上碰到一个老师,便打招呼客气一下问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老师说不去了,还要帮同事接小孩去。我们说孩子小可真辛苦,随时都需要接送。

后来吃完饭回宿舍路上又碰到那位老师,又打了一次招呼,说刚把同事小孩接回来,我们一看,一米七几一个大小伙子,顿时目瞪口呆:这是你接的小孩啊~

那老师说,这不是小孩是什么。

我们真是感慨万千,觉得自己归来仍是宝宝。

大学时候,有一次结伴出去吃晚饭,路上碰到一个老师,便打招呼客气一下问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老师说不去了,还要帮同事接小孩去。我们说孩子小可真辛苦,随时都需要接送。

后来吃完饭回宿舍路上又碰到那位老师,又打了一次招呼,说刚把同事小孩接回来,我们一看,一米七几一个大小伙子,顿时目瞪口呆:这是你接的小孩啊~

那老师说,这不是小孩是什么。

我们真是感慨万千,觉得自己归来仍是宝宝。

阿陈不沉

小张同学,衬衫不够花

高三开学那一天,穿着校服站在新的班级面前,小张同学有点忐忑的探了探头,鬼鬼祟祟的程度不亚于被警察抓。


“呦~等我呢?”


小张同学被拍了一下肩膀,整个人吓了一个激灵。回头见是小鱼才松了口气,朝着侧腰就是狠狠一掐,又抬手塞了塞因为活动太大而露出来的衬衫。


“小张同学!你忒不是东西了!暑假约你约不动,怎么着你离不开你家小龚同学是吧!”

“…赶紧滚进来吧,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小鱼见人没有反应,态度冷冷清清的,一琢磨不对劲,屁颠屁颠的蹭过去,贱兮兮的问他“你的小龚同学呢?”后又用手指戳了戳小张同学的书包“今天都没领书呢,怎么这么...

高三开学那一天,穿着校服站在新的班级面前,小张同学有点忐忑的探了探头,鬼鬼祟祟的程度不亚于被警察抓。

 

“呦~等我呢?”

 

小张同学被拍了一下肩膀,整个人吓了一个激灵。回头见是小鱼才松了口气,朝着侧腰就是狠狠一掐,又抬手塞了塞因为活动太大而露出来的衬衫。

 

“小张同学!你忒不是东西了!暑假约你约不动,怎么着你离不开你家小龚同学是吧!”

“…赶紧滚进来吧,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小鱼见人没有反应,态度冷冷清清的,一琢磨不对劲,屁颠屁颠的蹭过去,贱兮兮的问他“你的小龚同学呢?”后又用手指戳了戳小张同学的书包“今天都没领书呢,怎么这么鼓?”

 

小张同学面无表情的看着还坐在自己前面的人,扔开了那个碰着自己书包手的人。眼瞧着从书包里小心翼翼的捧了个花衬衫出来。

 

“我靠…这也太丑了吧,你呜呜呜呜!!!!”

 

小张同学冷着脸抬手按住了那一见面就嘴碎的人,死死的捂着,等到见小鱼的脸憋红了才慢慢悠悠开口

 

“吵架了,你最好今天一个早上都别理我。”说完刚想撒手,一琢磨又捂严实了一些“中午以后的看情况。”就着手小张同学感觉到了点头的浮动,这才嫌弃的松了小鱼的口。

 

关于吵架,这属于小张同学状况外的事情。本来两个人一个暑假都在外面耍,拿着小龚同学的奖学金,出省玩儿了一趟,见了好山好水,买了好吃好喝,一向省钱的小龚同学还大方的买了两个人定制刺绣姓名的衣服。

 

“小张同学,天台走一趟?”小龚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了高三三班的门前,眼睛直接找到小张同学的座位。

 

小鱼看这个架势,没忍住张了嘴“他这是要揍你?”小张同学听到了,抬脚踹了一下他的座椅“他舍得?”,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衣服,往校服里塞了塞自己的衬衫,才拿着桌上的花衬衫出了班级门。

 

“我们小张同学什么时候这么守规矩的穿校服了?”

 

说完小龚同学就抬手把原本应该露在外面的衬衫领子打在校服领的外缘,说“穿了呀。”然后就盯着原本白色的衬衫领上,染着一点粉,一点蓝,一点黄。左右两边都是这些颜色,只是花色纹路不同,有的一块一块儿,有的一片一片,总之都在那小小的领子上呈现出来。

 

“你不是说,不穿你会更生气?”小张同学说的没有什么情感,对于情侣衬衫吵架,他不太能理解,但是确实是理亏。

 

两个人吵架也就是2天前,本来是商量好开学第一天穿着新买的情侣衬衫。小张同学欣然答应了,挂了电话就打算去洗一洗买回来一次没穿的衣服。

 

家里没大人,洗衣机研究了好一阵才知道怎么才能启动,满屋子找洗衣液又是搞的全身是汗。索性扔了衬衫,也把自己深蓝色的裤子,蓝色的上衣扔进了洗衣机,最后还从衣篓子里找出父母要洗的衣服,一并旋转起来。

 

等洗衣机的盖子再打开的时候,小张同学盯着最先跑出来的白色袜子看了两眼,黄了吧唧蓝不刺溜的,满脑袋疑问的给他家小龚同学求经验去了。

 

“我袜子怎么变成花色的了?”

“啊?你不都是白袜子,咱俩都是情侣款啊。”

“这我知道,我问的是,为什么我扔洗衣机里是白色的,出来就变成花色的了?”

“你洗衣机里还有别的没?”

 

小张同学报菜名一样,小眼睛盯着洗衣机里衣服,嘴里说着。最后被问了句颜色,才从小龚同学嘴里听到了掉色,串色的关键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开始刨衣服,果不其然,等那件轻轻薄薄的衬衫委委屈屈的被洗到了洗衣机最深的位置,卡在那里揉成一团。

 

“小张同学,你怎么挂电话了。我问你怎么突然开始洗衣服了?”

“…我好像犯错了。”

 

盯着聊天页面的三个省略号,小张同学知道对方生气了,点开自己拍过去的衬衫,弱弱的问了句还能拯救么?那衬衫胸前已经挂了蓝色,后背更是一片黄一片粉,袖子的颜色是更浅一些的。不是惨不忍睹,却也是不忍直视。

 

电话再打通已经是开学前一天的事情了:“别生气了,我没有瞧不上你买的意思,我也没有不珍惜。”小张同学自知理亏,乖乖的道歉。面对电话另一端的死寂,小张同学有点无奈“我错了,你别不说话。”

 

“我在你家门口,下来开门。”

 

小张同学一开门就是拿着一个纸袋子的小龚同学,脸上先发制人的一脸委屈表情,搞的想要质问一下为什么要随意来自己家里的勇气都没有。

 

等到再回家,就是小张爸妈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家儿子把一件新衬衣塞进洗衣机,扔了黑色牛仔裤,红色衣服,杂七杂八一堆。

 

“衣服你拿去洗了,这个情侣款意义不一样。我只穿跟你一样的,如果你不答应,这衣服我直接扔了不要了。”

 

不老少钱的衣服,小张一听急忙夺过来说洗!一模一样!哄了人回家,自己就穿着花衬衫对着镜子一点点的找颜色。

 

小龚同学靠在天台栏杆上眯着眼睛,扫描一样游走在自己手上的衣服和小张同学身上的衬衫,摇了摇头说:“不对劲,你为什么没有红色?”

 

…小张同学立马低头,看着那花的都快看不出颜色的衬衫,努力的找着一抹红。

 

“而且,为什么我的是一块一块的,你的都晕染了?”

 

小张同学微笑着没有说话,心说:我洗了好几次啊…你多洗洗也更花。

 

“还有不够花,衬衫不够花唔?!!!”小龚同学睁大眼睛看着捧着自己脸直接亲上来的人。想说的话都被小张同学堵得死死。

 

“别生气了,回头买个新的给你。这套就当留纪念好吧!”小张同学哄孩子哄累了,直接一巴掌拍进小龚同学胸膛“我妈昨天还骂我败家了,你差不多得了。我错了,下次我不洗衣服了好吧。”

 

“是这个意思,以后危险的东西都别碰。”小龚同学笑的突然,一把圈住小张同学,磨蹭着他耳朵说“你的衣服我给你洗。”

 

“合着你生气不是因为我把衣服洗花了?”

“花么?我觉得还不够花。可以再花一些,你穿着也好看~”

 

这回小张同学有点生气了,甩开小龚同学“我生气了,冷战到今天放学,送我回家!”


喂兔曹-Victor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不气,不烦恼不孤单,是上帝赐予你短暂失忆的时间,愿美梦治愈你的难过。

睡觉是一种解脱,睡着了就会不悲不气,不烦恼不孤单,是上帝赐予你短暂失忆的时间,愿美梦治愈你的难过。

喂兔曹-Victor
说起来,对于古代欧洲而言,中国...

说起来,对于古代欧洲而言,中国和印度这些东方一直是他们对外扩张的动力源泉,他们见识过东方的丝绸、陶瓷、香料,就一直向往着能直接跟东方贸易,或者直接到东方掠夺。

这横在东西方中间的中亚和西亚,一度因为垄断了东西方贸易发了大财。古罗马时,欧洲人一度认为各种香料珍宝是跟大陆隔着沙漠的阿拉伯半岛上出产的。直到罗马人征服了埃及,从红海出发进了印度洋,才绕过阿拉伯半岛的中间商,更直接的跟东方发生贸易。

这条航路的发现,也让阿拉伯半岛的生意变得不好做了,经济衰退,使阿拉伯半岛上内卷加剧,战乱不休。就在这个乱世中,穆圣得到了天命,统一了阿拉伯半岛,阿拉伯大军冲出半岛,占领了整个西亚和北非,建立了阿拉伯帝国...

说起来,对于古代欧洲而言,中国和印度这些东方一直是他们对外扩张的动力源泉,他们见识过东方的丝绸、陶瓷、香料,就一直向往着能直接跟东方贸易,或者直接到东方掠夺。

这横在东西方中间的中亚和西亚,一度因为垄断了东西方贸易发了大财。古罗马时,欧洲人一度认为各种香料珍宝是跟大陆隔着沙漠的阿拉伯半岛上出产的。直到罗马人征服了埃及,从红海出发进了印度洋,才绕过阿拉伯半岛的中间商,更直接的跟东方发生贸易。

这条航路的发现,也让阿拉伯半岛的生意变得不好做了,经济衰退,使阿拉伯半岛上内卷加剧,战乱不休。就在这个乱世中,穆圣得到了天命,统一了阿拉伯半岛,阿拉伯大军冲出半岛,占领了整个西亚和北非,建立了阿拉伯帝国,再一次垄断了东西方贸易的各条商路。

Komorebi

文段[five]

“我深怕自己本非美玉

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

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

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

于是我渐渐地脱离凡尘,疏远世人

结果便是一任愤懑与羞恨日益助长内心那怯弱的自尊心”

——中岛敦《山月记》


“天赐晚霞留不住,无声落在佳人肩”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到头来君长眠地底,我却未能白头”


黄昏之后是漫漫长夜,而长夜过后便是破晓和朝阳


“如何当我们死了影子还漂泊,当暮霭遮蔽了羽族的路,虚幻的足跖在临水明灭的火焰旁漫步。”

——叶芝《那印度人致所爱》


“我深怕自己本非美玉

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

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

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

于是我渐渐地脱离凡尘,疏远世人

结果便是一任愤懑与羞恨日益助长内心那怯弱的自尊心”

——中岛敦《山月记》




“天赐晚霞留不住,无声落在佳人肩”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到头来君长眠地底,我却未能白头”




黄昏之后是漫漫长夜,而长夜过后便是破晓和朝阳



“如何当我们死了影子还漂泊,当暮霭遮蔽了羽族的路,虚幻的足跖在临水明灭的火焰旁漫步。”

——叶芝《那印度人致所爱》




小喵客

男朋友吃醋了怎么哄

某换用牙尖轻轻磨过老番茄的唇,忽然又气急败坏的咬下去,疼得老番茄叫出了小小一声。

“某幻,你干嘛啊。”

“你刚才和那人的手碰到了。”

“不就是握个手嘛……”

老番茄只得无奈的拍了拍恋人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回家给你做好吃的,不生气了好不好?”

“不好,要吻才能哄好。”

虽然好像是被对方给占了便宜,但确实吃醋的他好可爱。老番茄仰头吻上某幻,被对方是拥在了怀里。

某换用牙尖轻轻磨过老番茄的唇,忽然又气急败坏的咬下去,疼得老番茄叫出了小小一声。

“某幻,你干嘛啊。”

“你刚才和那人的手碰到了。”

“不就是握个手嘛……”

老番茄只得无奈的拍了拍恋人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回家给你做好吃的,不生气了好不好?”

“不好,要吻才能哄好。”

虽然好像是被对方给占了便宜,但确实吃醋的他好可爱。老番茄仰头吻上某幻,被对方是拥在了怀里。

千里

张千里的故事(77)

妈的要磨不下去了,这破画。

张千里对着调色纸上乱七八糟灰不拉几的一团颜料出神,现在她脑子里全是“一杯茶,一根烟,一张破画画一天”。

修改点儿是画一下午。

“啧,”站在她背后单手叉腰的男人看不下去了,“起来,我给你改一下。”

张千里被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啊……好。”

“过来看到!我做个示范!”

矮个子男人麻溜地坐下,熟练地把笔往桶里淘了几下,“咣咣”两声吸引一大片人的注意力。

“这张画——”

她有点微妙地想笑,这个老师叫什么?没注意听老何讲,他操着带着一股子神奇口音的四川话,听起来不是乐山也不是自贡的,以她的知识没有判断出来。

“注意看到!这个颜色,”神奇口音的男人...

妈的要磨不下去了,这破画。

张千里对着调色纸上乱七八糟灰不拉几的一团颜料出神,现在她脑子里全是“一杯茶,一根烟,一张破画画一天”。

修改点儿是画一下午。

“啧,”站在她背后单手叉腰的男人看不下去了,“起来,我给你改一下。”

张千里被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啊……好。”

“过来看到!我做个示范!”

矮个子男人麻溜地坐下,熟练地把笔往桶里淘了几下,“咣咣”两声吸引一大片人的注意力。

“这张画——”

她有点微妙地想笑,这个老师叫什么?没注意听老何讲,他操着带着一股子神奇口音的四川话,听起来不是乐山也不是自贡的,以她的知识没有判断出来。

“注意看到!这个颜色,”神奇口音的男人潇洒地撕掉页调色纸,一个三分球扔进隔条过道的垃圾箱,“灰了,但不完全灰!注意环境色!”

“看到!不!要!耍手机!”

他每个字的尾音都在奇妙的往上拐。

不得不说,也就二十来分钟,张千里那张破画奇妙般地起死回生,糊成一团的色块也像五天没洗的头发一样根根分明。

“好了,不懂的问!”奇妙男人随手把笔一搁,拍拍腿起身“来你的调色纸。”

张千里一脸懵逼地接过调色纸盘来:“啊……谢谢老师。”

奇妙男人一挥手不带走半片云彩,单手插兜摸了根烟出来,潇洒地走出了教室。

她盯着纸上随性洒脱的笔触和所以地方都恰到好处的颜色,灵魂放空地回忆着努力记下的调色步骤。

……妈的记不住了。

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有一望无际的浩瀚银河。

“喂妈,”张千里瘫在阳台的木躺椅上,“……啊啊好。”

她把手机摁灭,反手往腰后一塞。

爸妈商量着最近回成都来,想着说自己快到高二下了马上高三,寻思着能多回来就多回来。

其实无所谓,一个人倒还自由。

张千里站起身来,初冬深夜的冷空气灌进鼻腔,有股透心凉的气息从天灵盖掀到脚底。

总觉得晚上起雾了。

泽刚通知高二的艺体生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去一楼的空教室开会,说什么有走艺体意向的都来听听。张千里寻思着能逃就逃节课玩玩,虽然自己到是卡定了要当个苦逼美术生,但是泽刚这是搞什么幺蛾子?

孙晴作妖拖堂了几分钟,三班七八个人鸡飞狗跳地撵到楼下去,泽刚脸色阴沉得想杀人。

“张千里!你们班在搞啥子!”

“啊哈——”被点到名字的某个人嘴角一勾,手一摊头一歪,“我们敬爱的孙老师稍稍拖了会儿堂来着。”

泽刚闻言一愣,一看这七八个人都一起迟到,大概不是乱扯,便赶着赶着让他们快进去。

迟到的一群人只能七零八落歪七扭八地靠在教室后面站着。

听了几分钟才理解到这个老师是双流艺体搞生涯规划指导的,这会儿是来解答同学们一些关于艺体的困惑和科普扫盲。

行了彻彻底底来坐牢了。

不对是站牢。

看了看表还他妈剩分钟下课,张千里脑子里盘算了一下刚才接了几个走货的单子,希望这个老师能赶快逼逼完给自己留点撵上五楼接单子的时间。

一晃眼泽刚上来帮着总结了,张千里只想猛掐人中。

“我总结了以下几点——首先第一点!”

“我们现在要重视文化成绩,把艺术专业放在一边。”

“哎张老师等等,”那个老师听着泽刚似乎“错误”地理解他的意思,打断了泽刚,“我讲的呢,是如果要决定了走艺考的同学们,”

“现在高二上期,就一定重视专业了,文化可以之后补起来!”

这次脸黑的是泽刚。

张千里气喘吁吁地撵出校门躲过胖虎和泽刚,巧了碰到刚才没见着影子的林梓汐。

“哦哟好兄弟,”张千里在背后拍了拍她左肩,又一个箭步绕到右边去,“刚才听那个讲座没瞅着你?”

林梓汐头也懒得回,反手就往右边来了一拳,张千里俯身就躲过去:“那种讲座有什么听的——他讲什么都不会改变我走艺体的事实。”

“啊哈那你可失望了,那个老师宣传的是要重视专业暂时别那么折腾文化成绩,泽刚脸都黑了你知道吗。”

“展开讲讲?”

张千里贼笑着给她复述了泽刚最后被打断时那一脸吃了翔的表情,一边在旁边的摊位点了三个饭团。

“不错,”林梓汐的表情不亚于泽刚的精彩,“当然就我现在这个成绩学不学都差不多了。”

“你他妈别至于这样。”

“上次月考刚过五百,你闭嘴吧。”

张千里沉默了些,关于成绩上她的确很难去安慰林梓汐,一个文科一个理科,一个五百五一个四百九,她说什么都显得有些凡尔赛式的怜悯。

她拍了拍林梓汐的肩膀,闭嘴好些。

一回教室发现谭小柯的位置空着,左等右等了十分钟没来,算算时间都要迟到了,看了眼乔桦邓悦的位置都有人在。

张千里伸个脑袋过去问杨瑶人呢,得到个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她回想起这几天谭小柯那表情一直都不是很对劲,估摸着又是那俩傻逼干了什么好事,但她没来得及去关照下,正说着晚上带点吃的回来顺便扯会儿天。

……

张千里抓了个孙晴散步到她位置旁边的机会,悄声问了问谭小柯的去向,孙晴一反常态地居然敲敲张千里肩膀示意她出来谈。

卧槽?

“她刚才自习课突然说心情不好,问我能不能请假回去,”孙晴皱起眉头来,“她借手机给她妈打电话也同意了,我就给她开卡出去了。”

“所以……?”

“你晓得她最近啷个了不,是不是这次月考没考好哦?”

气氛诡异地沉默了起来,张千里倒是他妈的知道来龙去脉,但明显不太适合给孙晴讲——估计这逼女人也没心思听。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她这几天看起来心情是不太好,可能——”张千里转念一想,“好学生总是对自己要求高点的,不像我这种咸鱼嘛。”

孙晴大约是在她这里问不出什么来,点点头似乎是认同般地道:“那行,你帮我留意留意她情绪——”

话音未落张千里就拔腿溜了。

因为她感觉到衣服内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能不能帮我收一下这几天的卷子?”

“接下来几天我都不来了。”

两条消息白底黑字的在没亮灯的厕所隔间里有些刺眼,张千里跺了跺脚让感应灯上班。

“好。”

“咋了宝?”

对面显示了半天正在输入也没条消息跳出来,下课铃打了,张千里不敢再待在厕所玩手机。

毕竟没门。

直觉告诉她谭小柯大概不是因为没考好才心情欠佳的。


沙雕本雕山楂

好像哪里不对!

我吃橘子,姥姥看我吃,也要,就说了句:“我要一半!”

我就给了她一瓣。只见她一脸黑线地走了……

我吃橘子,姥姥看我吃,也要,就说了句:“我要一半!”

我就给了她一瓣。只见她一脸黑线地走了……

Ü1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年薪...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年薪千万,利益相关,圈子太小,匿了"🤪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年薪千万,利益相关,圈子太小,匿了"🤪

椒

王嘉龙日记

2021年2月12日 春节

今天0时我点燃了在王先生枕头底下的窜天猴。

他头发糊了,差点砍了我。


2021年2月26日 元宵节

我给亚瑟做了一碗臭豆腐馅的汤圆,他吐了。我给王先生端过去的是死扛馅的。


2021年4月1日 愚人节

王濠镜睡着了,我把他挪到荧幕后边。王先生看贞子的时候他醒了,从荧幕下边爬出来了。

王先生住院了。


2021年4月4日 清明节

王先生出院了。我给他送了束菊花。


2021年6月1日 儿童节

我和王濠镜、林晓梅拿着王先生鞋垫底下的五百块钱去游乐园了。


2021年6月14日 ...

2021年2月12日 春节

今天0时我点燃了在王先生枕头底下的窜天猴。

他头发糊了,差点砍了我。


2021年2月26日 元宵节

我给亚瑟做了一碗臭豆腐馅的汤圆,他吐了。我给王先生端过去的是死扛馅的。


2021年4月1日 愚人节

王濠镜睡着了,我把他挪到荧幕后边。王先生看贞子的时候他醒了,从荧幕下边爬出来了。

王先生住院了。


2021年4月4日 清明节

王先生出院了。我给他送了束菊花。


2021年6月1日 儿童节

我和王濠镜、林晓梅拿着王先生鞋垫底下的五百块钱去游乐园了。


2021年6月14日 端午节

臭豆腐馅的粽子。


2021年9月21日 中秋节

臭豆腐馅的月饼,这次是王先生自己做的。


2021年10月1日 国庆节

为了给王先生庆生我做了一个相册,他很激动,在大家面前拆开一起看。

然后他揍了我一顿,因为里边有他拉屎的偷拍照。


2021年10月25日 圣诞节

我送了亚瑟一双袜子,里面装了点大白兔。不过我没告诉他那是王先生穿了八十年的旧袜子,虽然我洗干净了。


2022年1月1日 元旦

元旦快乐!我和大家视频通话了,王先生给我们每人转了5.20元。

他真的很抠

予子安

楚慈本人其实和何故认识,听上去是不是很扯?但两人职业相同有都在京城,碰见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就比如说楚慈第一次和何故见面就是在一次项目里

当时那个项目正在招标阶段,两方合作方见见面,而楚慈当然是被他老板带过去的,老板本人对楚慈蛮照顾的,按照老板的话就是,楚慈给他一种我梦想中女儿的感觉

反正这个老板就是不太正经的样子,老板娘本人也是为此给楚慈送了不少东西,来表达歉意

“你好,我是楚慈”楚慈礼貌的对何故伸出手,淡淡的说到

“你好,我是何故”何故回握住

楚慈盯着看了何故几下,最后叹了一口气“真是年轻有为啊,年纪轻轻就是高级了,后生可畏啊”

“哪里的话,楚工好像没比我大多少吧”何故微笑的对着...

楚慈本人其实和何故认识,听上去是不是很扯?但两人职业相同有都在京城,碰见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就比如说楚慈第一次和何故见面就是在一次项目里

当时那个项目正在招标阶段,两方合作方见见面,而楚慈当然是被他老板带过去的,老板本人对楚慈蛮照顾的,按照老板的话就是,楚慈给他一种我梦想中女儿的感觉

反正这个老板就是不太正经的样子,老板娘本人也是为此给楚慈送了不少东西,来表达歉意

“你好,我是楚慈”楚慈礼貌的对何故伸出手,淡淡的说到

“你好,我是何故”何故回握住

楚慈盯着看了何故几下,最后叹了一口气“真是年轻有为啊,年纪轻轻就是高级了,后生可畏啊”

“哪里的话,楚工好像没比我大多少吧”何故微笑的对着楚慈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面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莫名的会放松一些,这就是同行之间的惺惺相惜吗?

“何工才是瞎说话啊”楚慈摆摆手“下班之后你有时间吗?可以请你喝一杯咖啡吗?”

何故想了想,随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摇摇头,像是把脑子里的东西甩走一样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呢?恰巧我知道一家非常不错的店”

“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

总之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非常友好且愉快,并且这两人的联系时间非常有规律,每个周六他们能聊一天,甚至就只是在咖啡厅里坐着不出去买马克杯

怎么说呢,工程师好像都格外喜欢马克杯,并且十分注意它们的做工和表面细节

二三不可逆

离谱(略记)

我和妹妹出现的地方有床,床榻前铺有地毯,整个地方算不上大,依稀是酒店或火车卧铺。

我对妹妹存有真切的杀心,于她在床铺争斗,获胜,并取绳索捆缚双手。

胜得并不算容易,先前她递给我的水中,融有安眠药一类,我竭力抵抗困倦与无力。

两人对彼此,同样的疯狂。

约莫动静大,又好似出了什么事,有人查房。

我将她遮在身后,同来人言语周旋,又赶在他们靠近查看前解除绳索。

妹妹没有趁机求助,没有言语表情,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这是来自我们的默契——我们之间,不涉他人。

来人无所得,失望离开。

我同妹妹并肩躺在床铺上。

“你看,上面好像有死人。”

“哪里没有呢?他们,不是存在每一面墙内吗?上...


我和妹妹出现的地方有床,床榻前铺有地毯,整个地方算不上大,依稀是酒店或火车卧铺。

我对妹妹存有真切的杀心,于她在床铺争斗,获胜,并取绳索捆缚双手。

胜得并不算容易,先前她递给我的水中,融有安眠药一类,我竭力抵抗困倦与无力。

两人对彼此,同样的疯狂。

约莫动静大,又好似出了什么事,有人查房。

我将她遮在身后,同来人言语周旋,又赶在他们靠近查看前解除绳索。

妹妹没有趁机求助,没有言语表情,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这是来自我们的默契——我们之间,不涉他人。

来人无所得,失望离开。

我同妹妹并肩躺在床铺上。

“你看,上面好像有死人。”

“哪里没有呢?他们,不是存在每一面墙内吗?上面,下面,四方……”


于是我醒了,将梦说给他人听。

说了吗?

没有。


我身处工厂,四周皆黑。

工厂建筑高大,我一路往前。

这里破落,萧索,又诡异。

推门而入,屋内漆黑,是火烧过的痕迹。

“有人死在这里。”

“被活生生烧死的。”

“不止一个。”

“烧焦的尸味真难闻。”

人間白痴化推進同盟

室友

大学时候换过一次宿舍,是自己强烈要求的,为此还差点跟宿管老师吵起来。

起因是有一个室友,很喜欢出去狩猎男人。说实话我也并不歧视这样的女孩子,那时候灰头土脸不会打扮的我倒是还挺羡慕这种能把一堆化妆品用得出神入化的人,那桌子看起来blingbling的就挺高级,不像我的桌上,纸是画画纸,五颜六色的都是国画颜料。

但是我这种钢铁直女就是很反感跟男人不清不楚的纠缠,光看都忍不了。其他几个人半夜三更都在宿舍上网拉呱,只有她不在,一接到她的求救电话大家就烦得不行,往往都是在酒吧里被社会人扣了,要干完多少瓶酒才能放回来。刚开始还有点紧张,甚至想报警,后来这种事多了就习以为常,爱理不理了,谁爱去救谁去,反...

大学时候换过一次宿舍,是自己强烈要求的,为此还差点跟宿管老师吵起来。

起因是有一个室友,很喜欢出去狩猎男人。说实话我也并不歧视这样的女孩子,那时候灰头土脸不会打扮的我倒是还挺羡慕这种能把一堆化妆品用得出神入化的人,那桌子看起来blingbling的就挺高级,不像我的桌上,纸是画画纸,五颜六色的都是国画颜料。

但是我这种钢铁直女就是很反感跟男人不清不楚的纠缠,光看都忍不了。其他几个人半夜三更都在宿舍上网拉呱,只有她不在,一接到她的求救电话大家就烦得不行,往往都是在酒吧里被社会人扣了,要干完多少瓶酒才能放回来。刚开始还有点紧张,甚至想报警,后来这种事多了就习以为常,爱理不理了,谁爱去救谁去,反正我不去。

之后有一次说要洗心革面,说玩累了,我还天真无邪给她支招,可是没多久,陌生男人的电话竟然打到宿舍公共座机里来,刚开始还客气,后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把我们都吓到了。她说那个男人硬扣了她物品,她不出现就不还给她。我们还以为扣了她身份证,还帮她想办法,结果竟然只是一顶毛线帽。当时我心里是无语的,认为这种东西,不要也罢,保命要紧,不至于便宜到老命就值一顶毛线帽。然而她还是去了,看样子貌似还有点屁颠屁颠,从这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换宿舍,我救不了一心去送死的人,就连看都不想看到。

于是学期结束,我直接杀到宿管老师那里提我的要求,说得比较严重,我说我睡她下铺,怕哪天有男人潜进来S人,错S了我。宿管老师就觉得是我小题大做,后来被我大闹了好几次,终于如愿以偿,虽然从四人间换到了六人间,但是没事听新室友弹弹古筝、讲讲糗事,甚至吃饭时一起在电脑上看古墓发掘都更有意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