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段衣寒

1139浏览    13参与
准准

她摇着手里的拨浪鼓

织着关于将来的梦

“等娘攒够了钱,就带你去找你爹啦”


太美好了  就像是假的

她摇着手里的拨浪鼓

织着关于将来的梦

“等娘攒够了钱,就带你去找你爹啦”



太美好了  就像是假的

博览群漫

【二哈家长阅读体】未曾辞故人(二)



时间线:楚晚宁被剜心前

                段衣寒死前

                南宫兄弟还没有反目成仇

               ...



时间线:楚晚宁被剜心前

                段衣寒死前

                南宫兄弟还没有反目成仇

                叶忘昔还没被收养

                师昧未拜入死生之巅

私设:①墨燃这时候还没有姓氏,但作者还是觉得用这个名字比较清楚,所以就不改了。

            ②私设渣反魔界与二哈的魔界是一个,所以中期或者后期会有渣反人物出场。

            ③算是作者的私心吧,不想让蝶骨美人一族再受苦,但也不想让他们为了回到魔界杀尽两个红尘的人,所以就直接让魔界接他们回家。

            ④希望他们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

新增:木烟离生母林夫人,师昧生母华归,改师昧为华碧楠


         脑袋晕晕沉沉的,楚晚宁此刻正位于半昏半醒之中,却忽然听到一声巨响,还有一些人的争吵声,楚晚宁天生五官敏感,意识渐渐回拢,猛得睁开双眼。


        这是哪里?师尊呢?他们又都是谁?


        楚晚宁急忙向四周看去,却没有看见自己师尊的身影。


        这里人山人海的,其中有修士,也有平民,粗略看去,光是这一片就至少有个几千人,想在这几千人中,或许更多人之中找一个人,可不是以什么容易的事情。


        而这些人此刻正聚成一个圈,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一些人,应该是在看什么热闹。


        楚晚宁正准备去那里看看,却被一只小手揪住了衣角,回头一看,那是一个面如雪玉,俏傲可爱的孩童。


        “神……神仙哥哥”薛蒙揪着楚晚宁的衣角,“那个……”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与爹娘走散了,狗……梅含雪也不在了,我能不能和你在一起?”


        “你不怕我是坏人?”楚晚宁觉得面前孩童有些好笑,有心逗逗他。


        “不可能!”薛蒙揪着楚晚宁的衣角不放,语气斩钉截铁,“你是神仙哥哥!”


        “我不是神仙哥哥”楚晚宁解释道。


        “不,你就是神仙哥哥!你长得那么好看,肯定是神仙哥哥!”


        “……”楚晚宁沉默片刻,并未把薛蒙揪着他衣角的手拿下,只是说道,“好好跟着,别走丢了。”


        “好!”薛蒙一口答应,紧紧揪着楚晚宁的衣角紧紧跟着他。


        楚晚宁带着薛蒙向那闹事处走去,隐隐听见了女人的叫骂声,他人的劝架声,但更多的是指指点点的声音。


         楚晚宁眉头轻皱,带着薛蒙挤到了最前面,看着面前的场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一个身着华丽的女人叫仆从对着一个身着褴褛的女子拳打脚踢,而那个女子怀中还护着一个孩子,她被打到浑身青紫,但她怀中的孩子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那华衣女子还是不解气,骂道,“贱人,勾引我夫君还生下个小贱种,打继续打!”


       “阿娘”墨燃被段衣寒紧紧的护在怀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殴打自己却无能为力。


        “住手,别打阿娘了,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行吗?”墨燃开始挣扎起来。


        “小燃儿,别动了,听话”段衣寒紧紧搂着自己的孩子,不让他被打到,“听阿娘的话,别动,阿娘怕护不住你”


        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荀风弱被墨娘子拦着不让她去帮忙,“你去了又能干些什么?再说了,如今的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要不是坚持要生下那个贱种,她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墨娘子道。


        “可是……”荀风弱仍不放弃。


        “什么可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跟我犟嘴,以后有你好受的。”墨娘子厉声道,但随后声音又软了下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儒风门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南宫严眉头紧皱,但也不想为了一个乐伎去惹恼自己这个出身不凡的妻子。


        “这不是临江双仙之一的段衣寒吗?如今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


        “没听见那位夫人怎么说的吗?是那段衣寒勾引她夫君,破坏人家婚姻”


        “真没想到那个段衣寒会做这种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啧,还生了个孩子,要是我,都没脸活在这世上”


        …………


        旁人的闲言细语不断,对段衣寒和墨燃指指点点,话语中满是对母子俩的鄙夷。


        不是的,不是的……


        荀风弱意图为段衣寒辩解,但她的声音却淹没在人海中,几乎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话。


        “不是的,不是的!”荀风弱喊道,“分明是那夫人的丈夫出轨……”


        “嘶……”段衣寒将墨燃护在怀内,用自己瘦小的身躯为孩子撑起了一片天地,“小燃儿,别怕”


        眼看母亲身上新添青紫,墨燃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是从母亲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这个年纪五岁的孩子挡在母亲的面前,他的个子不高,虽然对大人没有什么震摄力却仍佯装凶恶,“不许你们打我娘亲,要打就冲着我来!”


         “好,你真是好得很!”那贵妇人气急败坏,指挥着仆从,“打,给我狠狠地打!”


        没有人动作。


        “怎么了?!还不快点儿,是不是我还得请你们动手?”那贵妇人恶狠狠地说,姣好的面容扭曲在一起,说不出来的狰狞。


       “行了,夫人,到此为止吧”南宫严皱着眉头,阻止道,这孩子还这么小,万一打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干出那点破事,我至于到现在这样吗?”贵妇人撇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随即她随机点了一个人,道,“就你吧,给我打!”


        那仆从虽然余心不忍,但碍于女主人的命令,还是举起了拳头向墨燃打去,心道,对不住,得罪了!


        “不要!!”


        墨燃望着与自己愈发接近的拳头闭上了眼睛,没事的,挨过去就好了,自己受点皮肉之苦没什么,只要阿娘能少受点罪就行了。


        希望他们打了自己之后,就别打阿娘了,小墨燃天真地想。


        咦?不痛?


        等了良久,墨燃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疼痛,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却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衣的俊美少年挡在他面前,修长的手指抓住了那个仆从的手臂。


        他声音冷然,却又压抑了怒火,“到此为止”


        墨燃深深地注视着面前少年,他心想这个大哥哥不仅长相温柔好看,而且声音也那么好听,还帮了他……


        除了母亲以外,还是第一个人对他那么好……


        墨燃拼命从词汇量并不多的脑袋里挤出了一个词语,想要形容他的恩公哥哥。


        ——神仙下凡。


        在这里征求一个意见,大家想不想放2.0,0.5或是1.0他们出来?


颜风·恋晚

【0.5x楚晚宁】本座竟然有岳母?!(十一)

仙界

薄云萦绕,环绕在绿树之间,飘渺朦胧。


天上的鸣凤鸟肆意飞过,看起来如同现代的丹顶鹤,鸣凤鸟是神殿的灵兽,每只周围都环绕着淡淡的红光。


葳蕤生长的高大树木于河岸两旁安然挺立,碧色的树冠葱葱郁郁,举起天边柔粉的云朵也毫不费力。


楚天衡直身立于云海之中,没了下界的制约,她的模样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长发曳地,细腰以金云纹带约束,发间用植物枝条缠绕成一圈发冠,坠下的金色宝石恰好落在眉间,映得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


她冷冷抬起一只眸,对着虚空:“把我召回来做什么。”


三道光影从远处飞来,化作人身落在楚天衡面前,行施一礼,


“泽,拜见神...

仙界

薄云萦绕,环绕在绿树之间,飘渺朦胧。


天上的鸣凤鸟肆意飞过,看起来如同现代的丹顶鹤,鸣凤鸟是神殿的灵兽,每只周围都环绕着淡淡的红光。


葳蕤生长的高大树木于河岸两旁安然挺立,碧色的树冠葱葱郁郁,举起天边柔粉的云朵也毫不费力。


楚天衡直身立于云海之中,没了下界的制约,她的模样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长发曳地,细腰以金云纹带约束,发间用植物枝条缠绕成一圈发冠,坠下的金色宝石恰好落在眉间,映得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


她冷冷抬起一只眸,对着虚空:“把我召回来做什么。”


三道光影从远处飞来,化作人身落在楚天衡面前,行施一礼,


“泽,拜见神木尊君。”

“灼桃,见过母神。”

“簌竹,见过母神。”


见着自己养的另外两个木灵也来了,不禁无奈,她总不可能对着孩子发火吧?


但语气中还是带着些怒气:“本尊说了,下界过段时日自会回来,你们这么着急叫本尊又是做什么!?”


“主人息怒!神农大人探查到主人您身体里的魔种险些被引动,就让我等立即把您召回来。”泽也没办法,两个主子任何一个都不好对付,他两边都要安抚,可累的啊!


(刘公:哟,竟然有和老身一样的人,来来一起谈谈感受。)


“哼!”楚天衡也不管他们了,转身招来一只凤鸟飞向自己的寝殿。


离宫殿近了,隐隐有乐声传来,楚天衡蹲下身拍了拍凤鸟的头,示意它降落。火红的凤鸟轻吟一声,缓解了速度降落于地。


楚天衡跳下鸟背,轻轻摸了摸它的头,“多谢了。”“谛――”巨大的凤鸟提下头蹭了蹭楚天衡,才依依不舍的张开翅膀离开了。


楚天衡的宫殿是选了仙界最好的一块地方来建造的,汉白玉阶、鎏金墙面……这些都是她家那个老头子让人搞的,不过后花园却是楚天衡自己设计的。


费劲了她从天南海北各处找来的好材料,又请了仙界最好的工匠按照自己的设计图打造出来的


没有过多的亭台楼阁,一眼望去,碧蓝的湖面上只有寥寥数座亭子,这些亭子间用石桥连接着,桥下是花开正盛的莲花,红白相间,鲜艳恣意。



有山石小径、绿草茵茵、花团锦簇。仙花神药在各个角落盛开,生机勃勃。明显的听到有琵琶声在花园中回荡,轻快悠扬、令人愉悦。



她为神木,怀爱自然。


但如今,她爱美人。



只见亭中一蓝衣美人云鬓高挽,玉钗横簪。指若青葱润泽,歌如画眉宛转,半抱弦琴,弦冷铮铮,珠落玉盘。



白色的衣袍飞扬,不带动一点声响,楚天衡悄悄的落在女子身后,她突然伸出手遮住了女子的眼睛。



曲子忽然中断,只有那几根细弦还在回响着刚才的余韵。美人挣不过楚天衡的控制,反而在扭头那刻被楚天衡低头堵住红唇,反复吮吸。



楚天衡结束这一吻的时候,她早已将美人抱入自己怀中。她亲昵的蹭了蹭怀中人的侧脸,调笑道:“几日不见,衣寒的琵琶弹得越发的好了~”



段衣寒缓了缓呼吸,娇嗔一声恼怒道:“休得贫嘴!谁像你这般悄无声息的吓人了?还占我便宜!”



“是是,吓着你了是我不对,”楚天衡怀抱着段衣寒,赔笑着,“我这也不是好久没见你了,想多亲近一下嘛~”



段衣寒脸一红,别过脸去:“光、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也没个神尊样子了!”



“我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本来就不像个神尊,管那么多干嘛呀?”楚天衡环着美人的细腰,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凑上去讨了一个吻。



“唔……行、行了,快放开我了……说说,你怎么回来的。”段衣寒拍了下楚天衡的肩,示意她放自己下来。



楚天衡拉着段衣寒走在小径上,说着她在人间的故事以及自己无奈被召唤回来的原因。


“对了,”楚天衡的脚步一顿,看向段衣寒,“这次在人间,我找回了儿子。”


段衣寒一愣,马上笑了起来:“那真的太好了,恭喜你了天衡!”


可那一双美眸中,又深藏了许些孤落和悲伤。


楚天衡忽然捧住她的脸,轻声安慰道:“别伤心了,我……也找到了你的孩子。”


段衣寒顿时感觉心跳一快,她抓住了楚天衡的手,恳切又焦急的询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又怎会骗你?”



她的孩子还活着。


段衣寒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过了许久,两行清泪突然从眼角滑落,她靠在楚天衡怀里大哭起来,嘴里反反复复的念着孩子的小名:


“呜呜呜呜呜燃、燃儿……燃儿……呜呜呜呜我的燃儿啊……”


楚天衡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轻拍着她的背。等到段衣寒哭累了,她才将人打横抱起带回寝殿。


床头放了一杯水和一张纸,楚天衡在临走前放了两朵传音海棠,放走的一个是通知灼桃和梨花来照顾人,还有一朵是给段衣寒的。


做完这些,楚天衡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寝宫,躲开泽和簌竹返回了人间。


――――巫山殿――――

楚晚宁一觉醒来看见旁边的踏仙君,几乎是立马清醒过来,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衣物。


还好……这魔头昨晚没做什么。


可是,墨燃怎么会在这呢?楚晚宁疑惑着,外面有娘亲的结界,难不成还是踏仙君自己打开了结界闯了进来不成?


不,这不符合踏仙君的作风。


楚晚宁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熟睡中的踏仙君,退去了平日里的戾气和暴躁,楚晚宁才发现,踏仙君真的很好看。


他的手指抚过酣眠着的青年的眉眼,低声唤着:


“墨燃……”


睡梦之中,青年的睫羽轻轻摇了摇,暗色的烛火映照着他的侧脸,楚晚宁如释重负般的舒了口气,重新躺回墨燃身边。


楚晚宁盯着踏仙君的侧脸半刻,稍微挪动着身子靠近踏仙君,时不时的抬头去看踏仙君是否被他给惊醒。


又有迟疑的,片刻楚晚宁才伸出手拉住踏仙君绣袍的一角,仅仅是一角,却像是被炽热的火烫着了一样马上收回了手。


一会儿……就牵一会儿……


他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的。


楚晚宁不识情爱真相,他始终认为踏仙君爱的是他的心头白月光。


而他,却顶着一个不明不白又荒唐至极的姬妾身份,以仇恨的名义被迫待在墨燃身边,卑微的只能趁这么一点安静的机会来寻求片刻爱人的温和和依靠。


就像是在偷――


他偷了属于师明净的东西,墨燃真正的爱人的东西。




――――――――――――――――

喔噜啦啦噜啦啦了!疯子我期末考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今晚爆字更文!


新角色出场,没错就是墨燃母亲――段衣寒!咱们绝代风华的临江歌仙!似乎还与咱们的岳母关系不浅哦(´-ω-`)😘️


红心蓝手加评论啦~~~

饺Niki

当年段衣寒抱着琵琶出来,那便是武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风华绝代的母亲的节日贺图
我不管,没到上班时间就不算第二天【假装赶上】

刚刚忙着赶最后的时间【虽然没赶上】发现一个bug

忘记画面帘了23333遂追加一个无面帘版P2

当年段衣寒抱着琵琶出来,那便是武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风华绝代的母亲的节日贺图
我不管,没到上班时间就不算第二天【假装赶上】

刚刚忙着赶最后的时间【虽然没赶上】发现一个bug

忘记画面帘了23333遂追加一个无面帘版P2

饺Niki
最近稿子太多要忙不过来了, 怕...

最近稿子太多要忙不过来了,

怕母亲节咕掉

提前发一下线稿

摸得段衣寒,希望有画出这位麻麻万分之一的美好


最近稿子太多要忙不过来了,

怕母亲节咕掉

提前发一下线稿

摸得段衣寒,希望有画出这位麻麻万分之一的美好


三倾(补作业中)

【二哈/阅读体】一起来揭秘死生之巅的墨宗师[1]

阅读提示:

1.【】里是原文内容。

2.〔〕里是评论。

3.cp只有燃晚。

4.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笔渣,OOC预警。比较注重人物看到他们故事时的内心戏,评论比较少,人物之间的内心描写可能会过多,不过遇到我自己都不知道人物该是什么表情什么想法的时候我会跳过,对人物的理解不完全,觉得哪里没写好可以提出来。

5.区分:不同世界的人说的话会被划开来。

踏仙君「0.5」墨微雨「1.0」墨燃「2.0」

薛子明,薛萌,薛蒙。

华碧楠,师昧,师明净。

6.先说一下,关于以后会写到的付费内容和番外,我会在【】里打出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买了的可以结合原文来看,没买的可能会看不懂。要尊重作者...

阅读提示:

1.【】里是原文内容。

2.〔〕里是评论。

3.cp只有燃晚。

4.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笔渣,OOC预警。比较注重人物看到他们故事时的内心戏,评论比较少,人物之间的内心描写可能会过多,不过遇到我自己都不知道人物该是什么表情什么想法的时候我会跳过,对人物的理解不完全,觉得哪里没写好可以提出来。

5.区分:不同世界的人说的话会被划开来。

踏仙君「0.5」墨微雨「1.0」墨燃「2.0」

薛子明,薛萌,薛蒙。

华碧楠,师昧,师明净。

6.先说一下,关于以后会写到的付费内容和番外,我会在【】里打出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买了的可以结合原文来看,没买的可能会看不懂。要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

7.人物太多了,tag就不一一打上了。

其实昨晚就想发的,结果断网了。

还有搞个粗黑体好麻烦啊!

————————————————————————

  看着那个标题,众人更加无语了。


  这都是些什么啊?!这个叫三倾的不会又放错了吧?!


  有人直接质疑道:“姑娘,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啊!不是说让我们看未来之事吗?总放别的是几个意思啊?!”


  三倾看向那个说话的人,那个说话的人正是踏仙君那个时代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世界快要毁灭了,所以语气也有点不好。


  三倾无奈撇嘴,“这回我真的没有放错,你们看下去再说啊。”


  这时大屏幕又闪了闪,出现了一堆文字。


  〔哇⊙∀⊙!这个名字好可爱啊!〕


  〔哈哈!好好笑的名字啊!〕


  〔最近有点抑郁,无意中点到的看到这篇文,刚好看一下这种类型的给自己舒缓舒缓。〕


  〔楼上如果想要舒缓自己,最好不要看,小心心肌梗塞而亡〕


  〔噗哈哈!这文、这文的名字好好笑啊!该不会是讲一堆动物成精的故事吧?!〕


  〔大家不要轻易相信这个文名啊!〕


  〔正在吃饭的我看到这个名字差点连饭也给喷出来了,哈哈,猫去给狗做师尊,那是种什么奇异景象。哈哈!〕


  〔看这个名字应该是欢脱向的吧!〕


  〔我追定了,最近比较无聊,这个看起来应该是个沙雕文吧!〕


  〔那个楼楼楼上的,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喂?!〕


  〔大家信我!我看完了全文,真的超级符合文名!〕


  ……


  众人皆是奇异的看着这些文字。


  有人问道:“三倾姑娘,这是些什么啊?”


  三倾看着那些评论笑嘻嘻的,听到声音后转头看去道:“这个叫评论,就是你对一个人、一件事或者一个物的一种看法和评价。这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人看你们世界的人事物发出的评价。”


  “哦——”众人懂了。


  “好啦,之后都会出现评论,刚好你们也可以看一下自己在别人眼中是怎么样的。咱们继续。”


  评论渐渐消失了,出现了另一堆文字。


  【言简意赅的文案:


  我本欲抱师兄归,岂料抱走了……师尊?


  王八攻x霸王受


  啰里啰嗦的文案:


  墨燃觉得自己拜楚晚宁为师就是个错误。


  他的师尊实在太像猫,而他则像一只摇头摆尾的傻狗。


  狗和猫是有生殖隔离的,傻狗原本并不想向那只猫伸出他毛茸茸的爪子。


  他原本觉得啊,狗就应该和狗在一起,比如他的师兄,漂亮温驯,像一只可爱的狐狸犬,他们俩在一起一定很般配。


  可是死过去又活过来,活了两辈子,他最后叼回窝里的,都是那个最初他根本瞧不上眼的,雪白的猫咪师尊。


  蠢到爆表哈士奇攻x傲娇暴躁大白猫受


  Ps.1.这是个渣攻重生之后,试图从良的故事。架空修真文,不必细考。


  2.从良不是那么容易的,路漫漫其修远兮,此君将上下而求索。求索过程中难免依然犯错,犯浑。请各位小姐姐包涵。


  3.攻受的三观不代表作者的三观,喷人物可以,不要喷作者呀~


  4.攻死蠢且变态,精分且人渣,重生之后,虽有改变,但过程缓慢,不能忍受的请点叉!点叉!!!!!


  5.受洁攻不洁


  6.HE,1V1,叙事方式问题,攻受视角混杂。主攻视角,受控(唔,是那种爱他就要欺负他的抖/S控,想看宠宠宠的就别点了,蟹蟹)。


  7.谢绝比对,谢绝扒榜,谢绝人参攻击,虫草攻击铁皮枫斗攻击东阿阿胶攻击也不要。写文图个乐子,看文图个开心,如果不小心戳了读者妹子的雷点,请尽量不要喷我,看不下去点个叉叉,你好我也好,温柔待人,掐我咬死你。


  8.干啥玩意儿?还不让我凑个吉利的数字了?


  内容标签:年下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燃,楚晚宁 ┃ 配角:薛蒙师昧梅含雪,一柳一絮叶忘昔 ┃ 其它:】


  〔回顾旧文,顿是觉得当初自己看走了眼。〕


  〔我是被朋友推荐来看的,她说很甜啊!〕


  〔呜啊啊啊!当初我怎么就没有看到虐恋情深这几个字呢?!我果然是真的瞎了啊!〕


  〔意难平!当真是意难平啊!就算结局是好的还是觉得不甘心啊!〕


  〔看这个文案没毛病啊!就是一篇欢脱文吧,就算是甜文也会有点刀子的。〕


  〔啊啊啊!师尊,师尊!我的晚宁啊啊啊啊啊!!!〕


  〔再看一次文,发现到处都是隐藏的刀子啊啊啊!〕


  〔拜托大家别透剧了啊!我被你们吓得都不敢看了!〕


  〔我要组织打狗子大队!〕


  〔哎?看到楼上一堆,这文真的有这么虐吗?〕


  〔楼上的少女,不要相信他们,很甜!真的很甜!我都被甜哭了〕


  〔朕的金牌打狗子大队在哪?〕


  〔别说了啦!咱们看过的一定要憋住嘴,不要乱剧透,你看上面那个小萌新都被我们吓得打退堂鼓了。〕


  ……


  看到这些字,众人都惊呆了。


  有一些人问道:“三倾姑娘!里面一些词看不懂啊?!”


  “啊!我忘了有些词你们应该看不懂。”三倾道,“你们看到椅子边上的圆圈了吗?带在手上,之后遇到看不懂的词只要心里一想,就能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薛蒙的小徒弟听到后立马拿起边上的圆环带在了手上,一瞬间一堆不理解的东西立马就明白了。


  “哇!好厉害啊!”


  其他人也都连忙拿起圆环带在手上,或是惊奇或是惊叹的声音出现在空间里。


  因为一堆人看不懂写的是什么,而且写的又不是他们也不是关于未来之事,不明白在讲什么,兴致缺缺的,所以也没怎么看。


  但是墨燃那几个主要人物,看的可清楚了。


  ……


  墨燃满脸黑线。


  这……这写的不就是他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来揭示未来,揭示他曾经的不堪,揭示那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想起以前他干过的一些烂事,他顿时就慌了。


  墨燃慌张的看向楚晚宁,正好对上楚晚宁看过来的目光。


  楚晚宁见墨燃满脸焦急的看过来,没有说什么,只是伸过手,握紧了墨燃的手。


  墨燃一愣。


  接着,他便笑了。


  手动了动,把轻轻一握改为十指相扣。


  楚晚宁看懂了屏幕上的文案,也明白墨燃在担心什么。


  但其实墨燃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他早已把一颗真心系在了墨燃身上,珍惜来之不易的时光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因为过去的一些事而心生间隙呢?


  墨燃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楚晚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墨燃亦是。


  手心的温度越来越高,也暖进了墨燃的心,渐渐的,他放下了心。


  一切皆在不言之中。


  ……


  墨微雨愣住了。


  什么叫活了两辈子,最后抱走的,还是师尊?


  他喜欢的……明明就是师昧啊?


  其实墨微雨刚才已经瞥了好几眼其他世界的人了。


  他就是从踏仙君那个世界过来的,他自然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可是也还不至于到世界毁灭的那个地步,在他死后,究竟还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那个世界毁灭?!


  还有,从刚来这里看到那边那个墨燃时,他就觉得很不对劲了。


  墨微雨本是踏仙君一魂到了另一个红尘,所以并不觉得踏仙君抱着楚晚宁有什么惊奇的,可是,另一边那个墨燃和楚晚宁的关系,就耐人寻味了。


  那边的墨燃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楚晚宁挨得那么近??卧槽!还靠在一起了???


  墨微雨震惊的看着墨燃贴着楚晚宁的耳朵不知在说些什么,眼尖的他还发现了楚晚宁的耳朵红了。


  而且让墨微雨更震惊的还是楚晚宁的态度。


  那边的楚晚宁竟然只是瞪了墨燃一眼,就任由墨燃贴着他了。


  喂喂喂!墨微雨在心中呐喊着。


  那边的楚晚宁你是怎么回事?!当初我做踏仙君的时候,和你挨得那么近,你连半点好色都不肯给我,现在这样和墨燃靠那边近,还任由墨燃冒犯你是要闹哪样啊!不觉得打脸吗?!


  墨微雨死死的盯着墨燃那边。


  师昧看着那边的墨燃和楚晚宁,眼神闪了闪,若有所思。


  薛萌就有点神情恍惚的看着另外两边的楚晚宁和踏仙君还有墨燃。


  而这边的楚晚宁,看着两边世界,一个抱着他的踏仙君,另一个紧挨着他的墨燃。


  垂着眼睫,不知在想些什么。


  ……


  踏仙君看到那个师哥时,才想起了一件事。


  他猛的起身顺便把怀中的楚晚宁扔到另一边的椅子上。


  楚晚宁还在想事情,就突然这么被扔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就要摔倒了,这时薛子明赶紧上前扶住了楚晚宁,才免遭楚晚宁落到地上之痛。


  薛子明冲踏仙君大叫道:“狗东西!你干什么!?”


  踏仙君没有理会薛子明,应该说,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理会薛子明。


  踏仙君阴鸷的眸子盯着三倾,想起某个人,眼眶处竟是有点红了,他冲三倾吼道:“喂!那个叫三倾的!既然你可以把其他人都复活,那为什么本座的师哥不在?!”


  此话一出,众人都看向了踏仙君那边。


  楚晚宁听到一愣。


  薛子明听到也是一愣。


  ……


  刚才他们一个在想事,一个还处在父母回来了的喜悦之中,完全忘了还有一个叫师明净的人还没有回来。


  听到踏仙君一吼,他们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


  是啊,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复活了,唯有师昧不在呢?


  ……


  薛子明也曾为师昧的死而伤心,他是真的把师昧当成了朋友。


  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每每想起过去,最怀念的就是当初父母健在,师尊还是北斗仙君,他、师昧,还有墨微雨三个人一起玩,他和墨微雨吵架,师昧夹在中间帮忙调和的日子。


  在那个时候,他有父母,有师尊,还有哥哥跟朋友,那是他过得最为美好的时光了。


  ……


  楚晚宁一直为师昧的死而自责,他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徒弟,才使得师昧没有在那场天裂中活下来。


  他觉得,就算结界是双生的,可他身为师昧的师尊,本就应该尽到责,保护好自己的徒弟。


  可是他不仅没有做到,还使得另一个徒弟为此疯魔,杀了那么多人,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恶人。


  楚晚宁其实也想知道师昧去哪了。


  如果师昧回来了,踏仙君是不是就不会再那么疯狂,不会再随便杀人,是不是,就不会再那样、那样对他?


  其实楚晚宁在听到他们所处的世界会毁灭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踏仙君毁灭了他们所处的世界。


  以踏仙君之能,若是他想,还真的不敢说他不能把世界毁灭。


  不过若是师昧回来了,或许,还能换回踏仙君的一些良知。


  还有他翻阅古籍时找到的,一些关于八苦长恨花的记载……


  ……


  比起刚才的墨燃,三倾对踏仙君可就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要知道,踏仙君害得楚晚宁最惨了,楚晚宁受得罪,几乎都是因为他。


  虽然三倾知道踏仙君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可是她暂时选择了忽略。


  三倾冷哼道,“你问师昧?呵,你还记得有师昧这号人啊。”


  踏仙君双拳握紧,咬牙道:“他在哪?!”


  像是想起了什么,三倾眼神一冷,低头瞥了一眼躲在药宗那边的华碧楠。


  她冷笑道:“他在哪?放心,人家现在可是好的很呢。”


  踏仙君先是松了一口气,才不满道:“那你为什么不把他带过来?!”


  踏仙君做惯了帝君,说话做事,都自带一股子帝王气势,连语气,都是带着命令意味的。


  三倾听到这命令一般的语气,浑身不舒服,她笑道,“他啊,现在他有事,可来不了。还有,你以为自己是在使唤谁啊?我可不是你的手下,我可是……”


  ……


  而身处在另一边知道师昧和华碧楠是同一个人的墨燃一行人,则感慨万千的看着踏仙君他们。


  墨燃有心告诉踏仙君师昧没有死,华碧楠就是师昧。


  却没想到他一想说出那句话,就没了声。


  墨燃不信,连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用。


  这时还在与踏仙君说话的三倾瞪向墨燃,她道:“干什么呢你?别试了!有规则的阻拦,你是不能说出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若不是在我的空间有禁制,你心里只是想想这句话,都会被规则察觉,降下天罚。”


  一些人又议论起来了:“那是什么样的天罚呀?”


  三倾上唇碰下唇,吐出森然之语:“魂飞魄散,永无轮回。”


  “啊!”


  “好恐怖!”


  有人不信会有这么严重的惩罚,问道:“那你为什么可以给我们看未来的事啊?”


  三倾继续刚才对踏仙君没说完的话:“那是因为我是世界管理者。我可以制造出一个与外界不相连的空间,隔绝规则。但就算我可以这样,但还是不能太过,要是频率太多,会被主神发现,到时,不只是我会出事,你们也会跟着遭殃。”


  众人悟了,心中生出一种敬畏之感。


  想到三倾刚刚说的天罚,墨燃那个世界的一些人就心慌慌的,心想:靠,那我们不就要小心一点了吗?要是无意中说出来了怎么办?


        似是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三倾又道:“不过你们放心,就像墨燃一样,他想要说出未来的事,但是会被空间法则自动消音。”


        众人听三倾这么一说,顿时放下了心。


  ……


  “对了,被你们气得我差点忘了,今天我邀请到了几位重要嘉宾。”三倾忽然笑着道,“登登登登!出来吧!”


  一阵烟雾突然冒了出来,烟雾中,一个倩丽身影影影绰绰的出现了。


  待那人的容貌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


  墨燃瞪大了双眼,接着便死死的盯着那个容貌较好的女子。


  踏仙君和墨微雨看见那个女子都是一愣。


  那个女子看见他们三个后,唤道:“小燃儿……”


  踏仙君愣愣的没有反应,墨微雨的眼眶红了,墨燃直接留下了眼泪。


  “阿娘!”


  原来那女子正是死去多年的段衣寒。


  踏仙君看着段衣寒,听着她唤着小燃儿,只觉得头痛的很。


  他摇摇晃晃的撑着脑袋,脑海里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


  想抓住,却如鱼儿般滑了过去。


  ……


  墨微雨看着段衣寒,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想起了那个叫他不要记仇,要报恩的女子。


  他突然后退了一步,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起这双手曾经沾过的无数鲜血,有些胆怯的看着段衣寒,不敢靠近。


  ……


  墨燃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他朝楚晚宁看去,就见楚晚宁点了点头,嘴角轻微的勾起。


  墨燃心中顿时被鼓舞到了,他起身向着段衣寒走去。


  步伐沉稳,隐隐看去,却能看见细微的颤抖。


  等他站在段衣寒面前时,已是满脸泪痕。


  段衣寒慈爱的看着墨燃,想伸手像以前一样摸摸墨燃的头,却发现墨燃早已高出了她一个头。


  手还没放下,一个脑袋就低了下来。


  段衣寒一愣,看着面前高大的男子满脸泪痕的低着头,段衣寒眼中不禁泛起泪光,她轻轻柔柔的笑道:“我的小燃儿,都长这么大啦。”


  “阿娘……”


  这边正是母子情深的时候,那边却是一片惊异。


  有人倒抽了一口气,有人惊声尖叫。


  无一不震惊墨燃的乖顺,尤其是踏仙君那边世界的人。


  “嘶——这、这还是那个杀人如麻的踏仙君吗?”


  “我看到了什么?!”


  还有人问:“这个墨燃到底有什么新奇的?都见你们惊讶好几次了。”


  “是啊,墨宗师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你们总觉得他温柔和善就是怪异?”


  老兄,你大概还不知道踏仙君有多么恐怖吧。


  踏仙君世界的人在心中默默道。


  ……


  就在人人讶异之时,三倾兴奋的声音传遍了空间。


  “欢迎下两个出场!”


  接着众人便从烟雾之中听见一道带着少年略显青涩的嗓音,“师尊,这是哪啊?”


  “不知道。”


  接着,便看到了一个身穿死生之巅蓝白校服的少年,和一个身穿白衣,眉目凌厉的男子。


  正是少年墨燃和楚晚宁。


陆雅星不在

【脑洞放出来】荀姐姐今生的去向

我不想两辈子都当魔鬼,我看别人让她和墨燃相遇了,我也想让她和墨燃相遇……故事很短,如果受得住,可以看看补全细节的那一篇前情(还没写),看到刀片预警就停止。

我不想两辈子都当魔鬼,我看别人让她和墨燃相遇了,我也想让她和墨燃相遇……故事很短,如果受得住,可以看看补全细节的那一篇前情(还没写),看到刀片预警就停止。


陆雅星不在

【脑洞放出来】【百合向】荀风弱视角她和段衣寒的故事

我觉得荀姐姐那句“如果寻不得,就回来找我,姐妹俩也可以过好日子”,简直男友力max!也不是说百合赛高,只是渣男真的不如真心的好姐妹。

前半部分应该是单恋之苦,圆一下荀姐姐为什么没回来救墨燃这事,这里是把小刀。后面几句话会捅大刀,把我自己都给捅哭了……

受另一个小可爱启发,我想写一下今生的荀姐姐,让他们见一面,我不想两辈子都当魔鬼……

我觉得荀姐姐那句“如果寻不得,就回来找我,姐妹俩也可以过好日子”,简直男友力max!也不是说百合赛高,只是渣男真的不如真心的好姐妹。

前半部分应该是单恋之苦,圆一下荀姐姐为什么没回来救墨燃这事,这里是把小刀。后面几句话会捅大刀,把我自己都给捅哭了……

受另一个小可爱启发,我想写一下今生的荀姐姐,让他们见一面,我不想两辈子都当魔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