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母亲

65490浏览    3144参与
老八讲电影
孝顺的儿子照顾99岁母亲,母亲对儿子说“对不起”,让人泪目!
孝顺的儿子照顾99岁母亲,母亲对儿子说“对不起”,让人泪目!
夏冬棉

成为她女儿的二十年

*写给她的生日


我成为她女儿的第二十年,她失去了母亲。


在我印象中,她是一个很爱哭的人——手割破了会哭,头疼难受会哭,喝多了会哭……她向来毫不吝啬她的眼泪。

然而那一晚,她的母亲合上了眼,我在房间里哭得稀里哗啦,比近些年快干涸的黄果树瀑布都要波涛汹涌。请来的一个老人家要儿女们跟着他喊一些我没听清楚的话,她哽咽着声音对着她的母亲讲,却没掉一滴泪。


成长是一瞬间的。


我妈的成长,不在于她增长的年龄,在于她的人生经历。


她常说,嫁给我爸以前,她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现在都会了。似乎她的成长来源于她的婚姻——但我知道,更多的是因为身为婚姻产物的我。


2013年,11...

*写给她的生日


我成为她女儿的第二十年,她失去了母亲。


在我印象中,她是一个很爱哭的人——手割破了会哭,头疼难受会哭,喝多了会哭……她向来毫不吝啬她的眼泪。

然而那一晚,她的母亲合上了眼,我在房间里哭得稀里哗啦,比近些年快干涸的黄果树瀑布都要波涛汹涌。请来的一个老人家要儿女们跟着他喊一些我没听清楚的话,她哽咽着声音对着她的母亲讲,却没掉一滴泪。


成长是一瞬间的。


我妈的成长,不在于她增长的年龄,在于她的人生经历。


她常说,嫁给我爸以前,她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现在都会了。似乎她的成长来源于她的婚姻——但我知道,更多的是因为身为婚姻产物的我。


2013年,11岁,我从一个小地方考去了省会的一所很不错的初中。我们一家都高兴,于是举家搬去了省会。

我妈也是从那时起,成为了于我而言真正意义上的妈——那种不是一年回来一次,而是每个周末从学校回来都可以见到的,可以触碰到的妈。


我在很小的时候曾经控诉过,我说我觉得自己是个留守儿童,父母永远在出差,一年回来一次。当我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笑了,说我算不上留守儿童。我据理力争,给他们看百度来的解释,坚持我的意见。他们笑着问我晚饭想吃什么,我知道他们在岔开话题,在心里短暂地纠结过后,我说,想吃饺子。


想吃饺子,酸菜馅儿的。


他们自然是知道我喜欢吃酸菜馅儿的饺子,可我就是想在他们面前一遍遍地重复,我只是担心他们过了一年再回来就忘了。


年幼的我并不知道,天下大多为人父母者,爱子胜于爱己。


于是我便忍不住开始比较:

别人的妈妈会提醒孩子多穿点,我妈会给自己多穿点,留着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别人的妈妈会贴心地给孩子递水切水果,我妈会躺在床上喊我给她洗个水果,顺便把她的房间里的灯关掉;

别人的妈妈会注重营养搭配均衡,我妈会让我随便找点东西吃,还会嘱咐我少吃点,吃太多就该长胖了。


直到大一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妈对我的爱,只是在形式上与其他母亲有所不同罢了。


她了解我的喜好,尊重我在人生岔路口的每一次选择,即尊重我独立于父母的人格。比如——在我高三高考报名的时候,我脑子一热填了艺术理,上一次学画画还是小学兴趣班的我可以称得上是没有任何美术基础的。我以为她一定不会同意,然而第二天,她帮我找到了一个画室,告诉我只要我想,就可以在晚自习的时候去画画。


这大概是我迄今为止收到过的最意外的惊喜。


尽管最后我并没有参加美术联考,但我获益匪浅,去画室放松了心情,绝佳的心态也使我高考超常发挥多考30分——这些便是题外话了。


言归正传,我认为父母和孩子是人世间最真挚的双向奔赴。

我妈爱我,我也爱她。


我爱她,于是我想保护她的幼稚。


保护她,一见到喜欢的首饰不管不顾冲进店里说喜欢的幼稚;保护她,说话喜欢用叠字字的幼稚;保护她,高兴的时候走路一蹦一跳的幼稚;保护她,挎着我的胳膊对我撒娇的幼稚……


我希望她这辈子都不要长大,但是她对我说,没有了妈,她就不再是小孩了。


我向来不喜欢牛鬼蛇神之说,不相信所谓上辈子与下辈子。于我而言,有且只有这辈子,活在当下才是要紧事。

于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希望下辈子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想做妈妈的妈妈。


我想做妈妈的妈妈,仅此而已。






胖喵吃肉肉
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

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


“我不知道你以前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我愿意去相信你,愿意陪着你,愿意一直保护你。”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过去”的上半身张开了双翼,她庞大的身体温柔、美丽,仿佛是这黑雾世界里的一个奇迹。


在向暖松开双手的时候,她在黑雾中游动,却从未想过离开,就像是一条守护着孤岛的鲸。


(真的太喜欢温晴了,但是以本喵的画技目前还无法还原喵想象中的温晴,只能尽力找一个比较适合的模板)

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


“我不知道你以前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我愿意去相信你,愿意陪着你,愿意一直保护你。”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过去”的上半身张开了双翼,她庞大的身体温柔、美丽,仿佛是这黑雾世界里的一个奇迹。


在向暖松开双手的时候,她在黑雾中游动,却从未想过离开,就像是一条守护着孤岛的鲸。


(真的太喜欢温晴了,但是以本喵的画技目前还无法还原喵想象中的温晴,只能尽力找一个比较适合的模板)

救赎电影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救赎电影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救赎电影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母亲为一己私欲,教唆儿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若析雅
是关于母亲节时候官方的提问还...

        是关于母亲节时候官方的提问还有一些回忆。

        我收到了网友们的关心,首先,很感谢,我现在过得倒是挺开朗的。

        我不太喜欢揭伤疤,但确实,那天我甚至忘记了是母亲节,(想象一下那种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的感觉)。

        分享下这些年......

        是关于母亲节时候官方的提问还有一些回忆。

        我收到了网友们的关心,首先,很感谢,我现在过得倒是挺开朗的。

        我不太喜欢揭伤疤,但确实,那天我甚至忘记了是母亲节,(想象一下那种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的感觉)。

        分享下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吧,因为我小时候家里对我管的还是比较严的,而且我对于死亡一事全然没有概念,所以我妈走的那一年(说实在的)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整天打骂你的人有一天走了那样,你是欣喜若狂的。但后来几年吧,确实,很难受。学校搞感恩活动,每次我都得找我小姨,家长会我爸没空也是得找小姨。懵懂的孩子在生活的打磨和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懂得了母爱的价值和生命的可贵,她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悔恨,她知道哭号只是白费力气仍然会泄出呜咽。而当她将思绪拨回现实生活中去,她也体会到了时间的力量。

         时间,真的能消磨人,让我忘却了久远的曾经究竟已经过了多久,也警示我重拾眼下的生活。

         原谅我确实是个爱哭的孩子。京阿尼大火的时候,长街送袁爷爷的时候,我都在哭。但是精疲力尽之后,又一年过去,却是险些忘记这些似乎应该刻骨铭心的日子。

        我曾在无数个深夜回想起我妈生前对我的管教,诚然,那是正确的,也尽自己所能理解他们的教育理念,我更希望的是在这个早已支离破碎的家庭中看见抬起头的青草。

         我妈是个好教师。她必然的。她在离世之前最后遇见的人,除了医护人员和我爸,其实是她的学生。好像是高三的。她是在住院的时候偷跑回去学校的(那所医院和学校不在一个市)。而且,这件事我爸当时应该也不知道,我绝对不知道。但为什么我知道了呢,因为我小升初宁死不去考自主招生,最后考回了我妈学校的初中部。

        然后谈谈对于亲人离世这种事情,尤其是相当亲近的亲人,我自己的感受。

        因为究竟不是自己亲家,所以哪一个亲戚离世了,基本都是一纸书信或者口信传达到的消息。当每一个人想要尽力掩饰各自的忧伤时,丧事反而显得平淡了。因为人终有一死,这是天注定,是无可奈何之事,便没有必要沉浸在悲痛里面了。凡事都得要向前看嘛。

        因为我自己是初三生,临考压力大,在前一段时间(因为班上其他人确实过于大佬)挺自卑的。但是我还是耐心思考了一晚上。我妈是老师,是教书育人的园丁,是文明的传承者,她本该用她前半生习来的学识灌溉新生的幼苗,无奈英年早逝。但又何妨。我自该披上她的荣光,将她未完成的事业探寻下去,让她在天之灵得已安息。

書何

母亲

——母亲是一个宏伟的命题


那是上二年级的时候。我同往常一样在校园里玩游戏等着姐姐下最后一节课回家。放学铃声响起,我跟一起玩耍的同学告了别,赶到姐姐的班级门口,等待姐姐一同出校园。

携手走出校门,母亲正在树荫下候着,摩托车头盔压着刘海遮住了母亲大半张脸,母亲抿着嘴唇,脸色有些低沉。

我坐在母亲与姐姐中间,姐姐隔着我时不时跟母亲说话,母亲没有应答,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风太大了。

母亲载着我们,偶尔避让对面行来擦肩而过的卡车,路边的野菊花、藤蔓、树叶亲吻着我的脸颊,又被逆向的风狠狠抚去,太阳滑落到山峰,渐渐地往山脚滑落。

突然,母亲在陌生的路口向右拐了弯,那路口是一条长长的往下陡降的斜坡...

——母亲是一个宏伟的命题


那是上二年级的时候。我同往常一样在校园里玩游戏等着姐姐下最后一节课回家。放学铃声响起,我跟一起玩耍的同学告了别,赶到姐姐的班级门口,等待姐姐一同出校园。

携手走出校门,母亲正在树荫下候着,摩托车头盔压着刘海遮住了母亲大半张脸,母亲抿着嘴唇,脸色有些低沉。

我坐在母亲与姐姐中间,姐姐隔着我时不时跟母亲说话,母亲没有应答,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风太大了。

母亲载着我们,偶尔避让对面行来擦肩而过的卡车,路边的野菊花、藤蔓、树叶亲吻着我的脸颊,又被逆向的风狠狠抚去,太阳滑落到山峰,渐渐地往山脚滑落。

突然,母亲在陌生的路口向右拐了弯,那路口是一条长长的往下陡降的斜坡,坑坑洼洼布满大小不一的石子,车速来不及放缓,摩托车载着我们趔趔趄趄了一段,平衡不及倒下了。我看见后视镜被摩托车压住了,就像人们侧躺着压着耳朵那样的自然,后视镜断了。我和姐姐恍恍惚惚的坐起身,当车子往下直降的时候,我心里仍然是相信母亲的,母亲于我而言便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母亲手臂擦伤了,姐姐有些后怕,担忧的喊了母亲,母亲淡然的站起身子,缓慢将车子扶正,抚了抚车头。我和姐姐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在车后走上了斜坡。

当车继续行驶在路上时,我忘了我是什么心情了,只知道前方再过两个路口就是家门了。渐渐接近第三个路口,母亲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减速,而是直直的往前开走,我和姐姐有些不安。不知又过了几个路口,母亲向右拐,这次没有陡降的斜坡,是一条通往河边的土路。车子在河边停下了。我和姐姐有些高兴,这条河在我们家的后边,河里有好多不同颜色形状出奇的石头,我和姐姐下了车往地上一扑,开始在河边仔细挑选。姐姐拿起一块石头,向妈妈挥了挥,我抬头望去,只见夕阳的余晖柔曼地落在母亲背后,母亲的脸埋在阴影下,分辨不出她的神色,母亲只是静静地默默地望着水波荡漾的河流。此时落日已融进了天边的云霞,天地间仿佛都镀上了一层橘黄,一切都是暖洋洋的。我不知道母亲的看到的是否和我一样。

母亲看了看时间,转头看着我们,示意我们回去了。

车再次行驶在路上,是来时的方向。晚风轻轻的拂着母亲被余晖染了色的发丝,挠着我的脸。这次应该是回家了,我盯着路边刺木围丛里的橡胶树,郁郁葱葱的,互相拥挤着,树干树枝连同叶子都是橙红的样子。

终于母亲在第二个路口左拐,在犬吠声里驶进了橡胶园——家。


——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时母亲被生活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心中的无奈、憋屈、悲伤、痛苦与悔无处可申,正是“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的时候。可母亲却没有将这些压抑的愤懑的负面情绪发泄在我们身上,以至于我们的童年现在想起来居然还是幸福的色调。

母亲将一切扛下,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我们的世界,撑住了我们的童年。

多年后回想,我无比庆幸的是,那时的我们还是母亲沉沦沼泽时能够握住的藤蔓,那时的我们没有成为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含兰若

母亲520

谈啥恋爱,要啥老公啊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妈妈才值得孩子最真诚的爱


520的朋友们

你们给妈妈祝福了吗?

或者妈妈按时叫你起床了吗?


[图片]


[图片]


谈啥恋爱,要啥老公啊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妈妈才值得孩子最真诚的爱


520的朋友们

你们给妈妈祝福了吗?

或者妈妈按时叫你起床了吗?






故鸢
《一千句诗·第十...

《一千句诗·第十九句》


只要一想到有一日我的母亲终会离开

思绪就像长了青苔

怎么也从黑暗里移不出来


/2022/0519/2149故鸢

《一千句诗·第十九句》


只要一想到有一日我的母亲终会离开

思绪就像长了青苔

怎么也从黑暗里移不出来


/2022/0519/2149故鸢

Sakura and Sunny

催稿

我妈在催我画稿了,说什么一直拖着别人不好……

我妈在催我画稿了,说什么一直拖着别人不好……

铁血

[原] 关于考研的回忆(二)

我似乎应该继续我的故事——关于考研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应该去读MBA了,总之,在在职研究生考完之后,我觉得我如果还不准备的话,我就只能是读在职了。但是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回想自己当初的抱负,我觉得我也不能太委屈自己。今年的我还是报的中南,充分说明我是一个比较感性化、同时又比较自负和比较执著的人,这一点一如我的父亲。喜欢对抗这样的一个社会,喜欢去挑战成俗。再报中南,主要是因为我去年选择了中南,也因为中南是湖南最好的学校,他的管理在全国的排名足以让我感觉到一种骄傲,可惜的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要报清华,因为,从来就觉得清华与自己是那么的遥远,也因为自己暂时并不想离开这样的一份工作。......

我似乎应该继续我的故事——关于考研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应该去读MBA了,总之,在在职研究生考完之后,我觉得我如果还不准备的话,我就只能是读在职了。但是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回想自己当初的抱负,我觉得我也不能太委屈自己。今年的我还是报的中南,充分说明我是一个比较感性化、同时又比较自负和比较执著的人,这一点一如我的父亲。喜欢对抗这样的一个社会,喜欢去挑战成俗。再报中南,主要是因为我去年选择了中南,也因为中南是湖南最好的学校,他的管理在全国的排名足以让我感觉到一种骄傲,可惜的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要报清华,因为,从来就觉得清华与自己是那么的遥远,也因为自己暂时并不想离开这样的一份工作。我自己并没有什么畏惧的,但是我却害怕母亲再为我担心和操劳。其他的原因其实还有,但是并不足道。我只是感性的觉得,我选择的东西我就应该去得到,否则我会看不起我自己。 又或者我认为自己在哪里跌倒就应该在哪里爬起来.......结果就是,我继续的报了中南大学的MBA。

在学校,我上的课很多,所以学习的时间是不充分的,而且学校在搞迎接国家的评估,更是没有把老师当人看待,繁杂的事情不仅多而且要求随叫随到。经常就是要开会,我向来,不屑与利用这样的空当时间去读书的。大概是因为我自己不太勤奋罢,但我更觉得我不需要像常人那般的努力,我就像喝了酒一样,无故地觉得自己并非常人。学习时间得不到保障一方面成为我麻醉自己的借口,一方面让我形成一种我必须做非常人才能成功的激动,那种感觉不知道是否和刘翔站在奥运会的起跑线上的时候一样,我当然不得而知,但是年底的时候给我带来了1000多的工作量和较为可观的奖金的时候后,我彻底的愿意相信自己的确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我的考研。

阿北来钓鱼

有些爱啊

我们俩隔得太远了,从一个太平洋,到东海,现在依旧隔着一条江。不坐船的话,是过不去的。


​曾经,我的思念也跨越过大江大河传到了大洋彼岸。日本咸水鱼的眼泪全汇聚到了我的体内,积蓄、溢满、决堤。


​但我们还是靠的太远了。她回来了,我却坐着船,去到了风暴中心的灯塔,抛下了她。

​大海曾淹没过我的意志,台风吹走了我们的茅草屋子。我没同她讲过海浪拍上岸的雨打在身上有多冷,她也没同我道过日本的车站有多寂静。


​但是还是太远了。远到她没法寄一封长长的家书,娓娓道来一些家长里短;远到跨国电话沉埋在海底,幽蓝的深处吞噬了思念的震颤。

​然后我们面对面,依然习惯性的透过...

我们俩隔得太远了,从一个太平洋,到东海,现在依旧隔着一条江。不坐船的话,是过不去的。

 

​曾经,我的思念也跨越过大江大河传到了大洋彼岸。日本咸水鱼的眼泪全汇聚到了我的体内,积蓄、溢满、决堤。

 

​但我们还是靠的太远了。她回来了,我却坐着船,去到了风暴中心的灯塔,抛下了她。

​大海曾淹没过我的意志,台风吹走了我们的茅草屋子。我没同她讲过海浪拍上岸的雨打在身上有多冷,她也没同我道过日本的车站有多寂静。


​但是还是太远了。远到她没法寄一封长长的家书,娓娓道来一些家长里短;远到跨国电话沉埋在海底,幽蓝的深处吞噬了思念的震颤。

​然后我们面对面,依然习惯性的透过重重无尽的大海,看向对方的眼睛。

 

​亚马逊雨林中的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得克萨斯州便得到了一场风暴。大洋彼岸的她清浅的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大洋这头的我得到了一场铺天盖地的海啸。海啸冲垮了我的房子。零落的木材在海水的冲刷中悲鸣。

 

​有些爱,沉湎的太沉痛了。

 

灯塔的光照不亮海底,那艘逃兵的船也再也驶不回归期的岸。

 


她从未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我也从来不敢对她说一声谢谢你。


铃木红叶

骑车路忆

妈,你还记得周五傍晚

我们碾过荒芜的大道吗

数年前吹着的风

再想起却好像在谈一桩先秦铁事


妈,七点的时候天会黑吗

单车载着两条飞驰的声音

打捞起一周的话题

直到天色偷走了我们的闲聊

词语溺水而亡 句子飞渡无涯


妈,你看见过你的背影吗

蘸着夕阳 酒了一路

它们曾被十八岁的身体轻轻环住

又丢失


妈,你不知道某个普通的日子

我在你身后内心默念

几个春秋过后

我也将成年

多么沉重

从此也应该成为一个背影


妈,为什么我们的路似乎从不沾雨

后来我一个人骑车

总是 耳机打滑 上坡太多

后来我回家

总是 ...

妈,你还记得周五傍晚

我们碾过荒芜的大道吗

数年前吹着的风

再想起却好像在谈一桩先秦铁事


妈,七点的时候天会黑吗

单车载着两条飞驰的声音

打捞起一周的话题

直到天色偷走了我们的闲聊

词语溺水而亡 句子飞渡无涯


妈,你看见过你的背影吗

蘸着夕阳 酒了一路

它们曾被十八岁的身体轻轻环住

又丢失


妈,你不知道某个普通的日子

我在你身后内心默念

几个春秋过后

我也将成年

多么沉重

从此也应该成为一个背影


妈,为什么我们的路似乎从不沾雨

后来我一个人骑车

总是 耳机打滑 上坡太多

后来我回家

总是 天空封闭 隔窗而坐


层层积攒

多少个相似的黄昏

才成就了记忆中的一帧


学长谈历史
刘彻的“人生路”有不少传奇色彩,他成就了母亲,母亲也成就了他
刘彻的“人生路”有不少传奇色彩,他成就了母亲,母亲也成就了他
卡子哥属于我

妈妈,对不起

        母亲们在JOJO里真的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又是伟大的人物。在此作一文致敬母亲们。


——分割线——


         “孩子,我相信你是无辜的。”

         “记得给妈妈打电话。”

         “徐伦!你没...

        母亲们在JOJO里真的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又是伟大的人物。在此作一文致敬母亲们。


——分割线——


         “孩子,我相信你是无辜的。”

         “记得给妈妈打电话。”

         “徐伦!你没事就好。”


        转眼间,那么久过去了,妈妈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吧。不知道也好,让她觉得我还活着吧。

        望着晴天万里,徐伦这么想着。

        此时的她身上布满伤痕,呼吸繁乱,一旁的石之自由褪去了淡蓝的光彩。

        而她对面躺着同伴的尸体,他们曾一起笑过、哭过,但现在……

        妈妈啊,我很幸福。

        她想着,尽量送上最好的祝福。

        我在这里有很多朋友,他们都很友善。我们常常相互帮助,没有遇到过太大的难处。在这里,我遇到了父亲,他很爱我,我们过得很好。还有,还有很多想要告诉您,可是,恐怕不可能了……

        眼泪突然打湿双眼,最后,她轻轻说:

        妈妈,对不起,不要太想我。

        ママ、ごめんなさい、私のこと考えない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夏雨柠.

美女竟在我身边??!!

我妈真的好好看啊靠

就这颜值我能炫一辈子😍

这白的发光好吗?就说现在她怎么还显得这么年轻,原来是本来就是大美女!!!

其他美女阿姨也很漂亮!

(第一张是第一排从左往右数第一个大美女,第四张是第二排中间那个女孩)我自己用原相机拍的老照片,拍不出老照片的风韵...

又是自卑的一天👉👈

美女竟在我身边??!!

我妈真的好好看啊靠

就这颜值我能炫一辈子😍

这白的发光好吗?就说现在她怎么还显得这么年轻,原来是本来就是大美女!!!

其他美女阿姨也很漂亮!

(第一张是第一排从左往右数第一个大美女,第四张是第二排中间那个女孩)我自己用原相机拍的老照片,拍不出老照片的风韵...

又是自卑的一天👉👈

宣诺三日-摆烂中
我妈妈说她永远喜欢我的画风和我...

我妈妈说她永远喜欢我的画风和我

(好快乐好快乐!被妈妈支持了呜!)


我妈妈说她永远喜欢我的画风和我

(好快乐好快乐!被妈妈支持了呜!)




利歪的紅茶

为什么我外婆可以这么重男轻女?

事情发生在今天下午。


先说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我外婆生了六个孩子,我母亲是唯一一个照顾我外婆的。(包括但不限于外婆受伤住院、开刀费用、卧病陪侍等等)


前些日子,我妈买了一箱保养膝盖的饮品要给外婆,而她转眼就打电话给我二舅说要寄给他。 我妈稍微大声一点向外婆说那是要买给她保护膝盖的,我外婆回她:「那送给我自己的儿子会怎么样吗?你真的有心要给我吃那再买不就好了吗?」


我妈告诉外婆那一箱就很贵,她自己膝盖也不舒服,但省着不敢用,是专门留给外婆的。 外婆便说我妈瞧不起自己兄弟,说我妈刻薄。 叫我妈东西收一收赶快去和我爸住。(我四岁的时候,有过外婆半夜身体不...

事情发生在今天下午。


先说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我外婆生了六个孩子,我母亲是唯一一个照顾我外婆的。(包括但不限于外婆受伤住院、开刀费用、卧病陪侍等等)


前些日子,我妈买了一箱保养膝盖的饮品要给外婆,而她转眼就打电话给我二舅说要寄给他。 我妈稍微大声一点向外婆说那是要买给她保护膝盖的,我外婆回她:「那送给我自己的儿子会怎么样吗?你真的有心要给我吃那再买不就好了吗?」


我妈告诉外婆那一箱就很贵,她自己膝盖也不舒服,但省着不敢用,是专门留给外婆的。 外婆便说我妈瞧不起自己兄弟,说我妈刻薄。 叫我妈东西收一收赶快去和我爸住。(我四岁的时候,有过外婆半夜身体不舒服但住得比我妈近的兄弟都不愿开夜车去照顾外婆这件事,此后妈妈便和外婆一起住了,节假日会带我去南部见爸爸。)


我不懂,外婆为什么能有这种想法? 我妈会买保养膝盖的饮品,就是因为外婆成天喊着自己膝盖不舒服,然后买了她又不喝。 就算她真的又不需要了,那她明明知道妈妈膝盖也不好,她想得到送给一年没见几次的儿子,想不到留给就近照顾自己的女儿?


说要我妈回去跟我爸住, 她也不想想我妈为什么要顶着邻居异样的眼光和丈夫分居,如果我妈真的不和她住一起,她好几次身体不适根本不可能得到及时的医治。 说句好笑的,现在我们住的这间房,是我妈买的,不过登记在我小舅名下罢了。(这间房现在是我妈、我、外婆、小舅四人一起住)


我现在只觉得好无助,因为我知道我妈有多在乎亲情,所以了解外婆说的话有多伤她的心。 不管是要她离开、还是说她刻薄。 然而我却帮不了我妈,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说外婆说的都是气话其实她是很爱你的,那明眼人都能知道这话有多假;说反正你早知道外婆不爱你那就放宽心吧,听着未免太过辛酸。 害,我妈现在还默默地流眼泪,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厦门编导学姐

上周的母亲节👩

你和妈妈表达爱意了吗?💗

这个月剧荒的话,来看看这些有关“母爱”的高分影片哦~

尤其是编导生,点赞收藏这份影单🎬

上周的母亲节👩

你和妈妈表达爱意了吗?💗

这个月剧荒的话,来看看这些有关“母爱”的高分影片哦~

尤其是编导生,点赞收藏这份影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