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毒诫

1171浏览    20参与
一杯咖啡解百忧

《毒。诫》

 一部类似纪录片或回忆录的电影。
三个老男人风骚地穿着花衬衫喇叭裤高跟鞋装嫩,没有泪点,同样没有尿点,也没有笑点,更加没有激烈的枪战什么的。
幸运的是没有小鲜肉出来耍帅不知所谓,遗憾的是值得一看的电影全是老面孔。
江一燕不漂亮,但就是让人眼前一亮。


 一部类似纪录片或回忆录的电影。
三个老男人风骚地穿着花衬衫喇叭裤高跟鞋装嫩,没有泪点,同样没有尿点,也没有笑点,更加没有激烈的枪战什么的。
幸运的是没有小鲜肉出来耍帅不知所谓,遗憾的是值得一看的电影全是老面孔。
江一燕不漂亮,但就是让人眼前一亮。





讲故事的小狐狸

没有名字的故事03

小学生最差作文又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性转喜宝X猫仔 想写肉,结果没成功_(:з」∠)_

┏─────────────────────┓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香港一直被漫天阴雨所笼罩,盼望见到太阳似乎成了一种“奢望”,偶尔能有一整天不下雨的阴天就已经令人感到满足了。

     饭后,喜宝喜欢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雨水在玻璃上勾画出一道道不规则的线条。手放在身边那堆厚厚的直板上漫无目的的来回勾画着。

      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天气。那天,喜宝...

小学生最差作文又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性转喜宝X猫仔 想写肉,结果没成功_(:з」∠)_

┏─────────────────────┓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香港一直被漫天阴雨所笼罩,盼望见到太阳似乎成了一种“奢望”,偶尔能有一整天不下雨的阴天就已经令人感到满足了。

     饭后,喜宝喜欢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雨水在玻璃上勾画出一道道不规则的线条。手放在身边那堆厚厚的直板上漫无目的的来回勾画着。

      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天气。那天,喜宝把自己关在昏暗的书房,潮湿的天气总是让人昏昏欲睡的。恍惚间他好像又见到了聪慧,然后是聪恕,接下来就是那个给予他一切得男人,最后是他那个可怜的,客死异乡的母亲。他们中有人辱骂他,有人亲吻他,也有人拥抱他……  

      他猛然坐起身来。是梦吗?是啊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经离他而去了。他不自觉的望向窗外,雨停了吗?他忽然很想回去看看,看看那个他曾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地方。

该死的鬼天气。他揉着跳疼的太阳穴心里暗骂。

      “辛普森,帮我备车。”他打开书房的门,走向客厅时补充道:“再帮我倒杯冰水来。”

      在车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让司机提前放自己下车。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能的确是个好主意。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会儿,头疼的情况有所缓解。

      无意识的转过了几条马路,街道逐渐变得狭窄起来,行人也越来越少。他忽然停住脚步,抬头注视着狭窄街道两侧,被雨水浸透的老旧公寓。视线缓缓向上,穿过这些楼房间排列的灯箱与“万国旗”勉强寻找着灰色的天幕。

“我究竟在做什么?”他在心里问自己。斯人已逝再去看那房子还有什么意义。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多愁善感”实在是蠢透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进行这段所谓的记忆之旅了。

      正当他转身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细碎的笑声。

     在两幢房子中间夹着的小小窄巷里,一个头发蓬乱的人抱着膝盖斜依着墙坐在满是污水的地上,好像他的身体还在前后轻微的晃动着。

     他下意识的掏出手帕掩住口鼻走进巷子,脚下尽可能的避开蓄满污水的凹坑。来到这人跟前,轻轻踢了这人一脚,一只受惊的老鼠从他身后跑了出来,顺着排水沟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他知道这种时候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立刻离开,可自己的身体还是不自觉的蹲下身靠近了这个衣衫不整的青年人——他上身穿着一件仿真丝的印花衬衫,前三颗扣子索性都没有扣,领子就这样敞开着。凑近了,他才注意到——这人蓬乱的头发里镶着一张精致五官的秀气面庞。他正满头大汗,双目圆睁的向上看着。还一个劲冲着空气傻笑。

      眼见他这副光景,不用细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人好像终于注意到了他,忽的转头看着他,身体渐渐停止了晃动。随后,极其自然的将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身体前倾,接着将头完全搁在他肩膀上,整个人似乎都卸在了他的身上。最后对着他的耳朵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轻轻吹出一句话来:“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不管我的。”

      被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想推开这个主动的陌生人。却不料被他抱得更紧了。

“大哥~”这人的声音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我不是你大哥”这人“上头”了。他不想和这种人多做纠缠,一把将他推开。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准备离开。:“别走……求你”。他的声音含糊不清。

       还没走上几步,他就被这个青年从背后一把抱住。两只手死死地环住了他的腰,就像担心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似的。

       他竟然出了那么多汗。隔着衣服他也能感受到一股来自对方身上的湿热。这人的头靠在他的脊背上,左手一边继续不老实的向下探索,一边继续用小孩子般撒娇的口吻求道:“大哥,别走,别丢下我。”他的声音又娇又软。

       他掰开那人的双手,回身想给这个陌生人一点“教训”。却不料刚转身,自己的嘴就被两片柔软却略带干涩的唇瓣封住了。这人再次和他贴在一起,双手伸进他的上衣,灵巧的在他背上肆意游走,胡乱的摸索着……

     在夹杂着烟味、汗味的小巷子里,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开始回应起了这个“热情的小朋友”……


讲故事的小狐狸

没有名字的故事(2)

  还是过年时候写的小学生作文——猫仔X性转喜宝,整理了一下_(:з」∠)_

这篇没肉,下一篇争取有肉。

┏┈┈┈┈┈┈┈┈┈┈┈┈┈┈┈┈┈┈┈┈┈┓

   “我还是觉得你不该让他住在这儿”辛普森太太给他送下午茶点的时侯不忘劝说,当她将热咖啡和一小块蜂蜜蛋糕放在玻璃茶几上后补充道:“那人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你看到他脸上的那些疮了吗?......”

      “我不也要靠安眠药才能睡觉吗?”他笑着双手端起咖啡杯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然后小啜了一口。“人有时是需要依靠点什么才能过活的。”

这不是她第一次劝他,他也...

  还是过年时候写的小学生作文——猫仔X性转喜宝,整理了一下_(:з」∠)_

这篇没肉,下一篇争取有肉。

┏┈┈┈┈┈┈┈┈┈┈┈┈┈┈┈┈┈┈┈┈┈┓

   “我还是觉得你不该让他住在这儿”辛普森太太给他送下午茶点的时侯不忘劝说,当她将热咖啡和一小块蜂蜜蛋糕放在玻璃茶几上后补充道:“那人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你看到他脸上的那些疮了吗?......”

      “我不也要靠安眠药才能睡觉吗?”他笑着双手端起咖啡杯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然后小啜了一口。“人有时是需要依靠点什么才能过活的。”

这不是她第一次劝他,他也知道自己收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和曾经的那个人一样,他可不会真的收留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事实上,带他回家的第二天他就派私家侦探去调查了。他知道他全部的过去,其中也包括了他的那些“小癖好”。

     可这又怎么样呢,只要不惹出什么大乱子,自己还是很愿意花一点钱来做这笔交易的。

“今晚我要出去,帮我准备好车。”他捧着杯子向后靠在沙发上,头慢慢向后仰起盯着天花板四周微微有些泛黄的装饰线继续说到“晚上......给他稍微准备点吃的就行了。”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将咖啡杯靠近鼻子做了个深呼气,咖啡暖烘烘的香气在下午三点的冬日阳光的协同作用下使他开始有些昏昏欲睡。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再说话,房间里只有唱片机里传出的时代曲。

    “这是梁祝......”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暖烘烘的房间,他们依偎在一起也是听这首歌,他俏皮的向他解说。那人笑了,随后他也跟着笑了,他们笑得如此真实......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轻轻将他手中的咖啡杯拿走,他下意识的想将手向后缩缩,可似乎又没用上力气。杯子被拿走了吗?是辛普森吗?是她吗?是吧......他听到了脚步声,很轻,轻的让人无法分辨是靠近还是离开。无所谓了现在的他只想这样闭着眼睛,毕竟自然睡眠对他来说太难得了......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那人就这样席地而坐,而他,闭着眼睛像小孩子一样蜷起身体躺在他旁边,将头枕在他腿上。身边的火炉里木柴烧的正旺,远处的唱机播放着他喜欢的女声,他一言不发的轻抚着他柔软而蓬松的短发,而这一次他轻声说爱他......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什么时候躺下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自己睡着了以后滑下去的吧。他抚摸着身上厚厚的毛毯,是辛普森给自己盖上的吗?这觉睡得可真沉。可能是刚睡醒的关系,他觉得有些昏沉,于是揭开那张墨绿色的毛毯缓缓坐起身“辛普森!”他冲门口喊道“给我倒杯水来!”

   

      猫仔将手交叉放在脑后,迈着“青蛙步”百无聊赖的在花园里四处闲逛。午餐后他就一直像这样四处走动。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带回来的,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他每次“进入状态”以后的事情都不会记得,这次也不例外。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富庶英俊的男人要把他这样一个九龙城寨的小混混带回家?有什么企图?绑架?贩卖人口?还是大哥的对家来找麻烦吗?不会,一个有钱人绑架他这个身无分文人做什么?如果是贩卖,那他现在应该和其他小混混一起挤在臭气熏天的渔船上在夜色中偷运出国。冲着大哥来的?莫非“自己是大哥的人”这件事已经暴露了?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要真是冲着大哥来的,他们总该问他点什么吧?这个男人不仅什么也没问他,似乎也不打算问他任何问题的样子,要真是人质的话又哪来得行动自由呢?只是单纯的无聊吧,他相信独自住在这样一所大宅子里的人一定是孤独的。可为什么是他?这个姜先生那么有钱,又相貌堂堂,愿意陪他解闷的人一定大有人在。他几天前就曾见过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西装笔挺,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气呼呼的独自离开了这所房子。是他的情人吗?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在这世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几个是完全干净的?他在这里打扰的有些久了,他得离开——那么多天没消息,大哥和喇叭一定正急着找他。万一大哥遇到危险怎么办?喇叭能保护好他吗?大嫂呢?她和大哥是不是又吵架了?他要回去,回到大哥身边。

     

      趁辛普森太太在厨房清洗杯碟的时候,他穿过铺着大理石地面的前厅,踩来到楼梯口偷偷溜上二楼——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做,在这里他几乎是完全自由的。只是他不喜欢辛普森看自己的眼神和她说话时那种质问的口气。这个胖胖的外国女佣不管什么时候都用一种看罪犯的眼神死盯着他。他不管去哪这个女佣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他身后问上一句:“你在做什么?”她似乎是在监视自己——即便到目前为止他什么也没做。谁都看得出她非常不喜欢他,可这又怎么样呢?他要走了,和这里的主人说一声就走。

     

     这样想着,左转来到走廊尽头——那是姜先生的房间。虚掩着的棕色木门吱一声被推开了,他探头张望,姜先生正坐在侧对着他的沙发上,推门声并没有惊动他。是没有听到吗?逆光使他看不清他的脸孔,他不确定他是否睡着了,于是他尽量放轻脚步,慢慢走进房间。

    

     屋子里满是午后金色的阳光,空气也被晒得暖烘烘的,他看见姜先生穿着一件小立领的长袖棉麻白色衬衫仰头斜靠在沙发上。今天他没有梳什么发型,在这温暖阳光的映照下似乎连头发都温柔了下来,还有几簇微卷的前发搭在他高高的额上。终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却浮现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胸口均匀且规矩的上下起伏着,两只手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手心朝上十指向上微微收拢——他睡着了。他这样想着,便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拾起一块放在床尾,折成长方形的墨绿色毯子轻轻抖开,转身轻轻盖在他身上。

   夕阳从玻璃窗里照射进来将他们两个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在那对影子里,他与他正好交叠在了一起,唱机里的女声还在轻柔的唱着:

  ......

  我纵然闭上眼睛也会看到他

  只有他的风度叫人时常怀想

  ......

  我就像看到他又来

  在我身旁

  ......

  他时常叫人向往

  ......

┗┈┈┈┈┈┈┈┈┈┈┈┈┈┈┈┈┈┈┈┈┈┛

讲故事的小狐狸

猫仔_(:з」∠)_性转姜喜宝(ノಥ益ಥ)

   得便宜处欣欣乐,

   不过心时闷闷忧。

   不讨便宜不折本,

   也无欢乐也无愁。

   来时秋暮,到时春暮,归去又还秋暮。

   丰乐楼上望西川,动不动八千里路。

   青山无数,白云无数,绿水又还无数。

   人生七十古来稀,算恁地光阴,能来得几度!

             ...

   得便宜处欣欣乐,

   不过心时闷闷忧。

   不讨便宜不折本,

   也无欢乐也无愁。

   来时秋暮,到时春暮,归去又还秋暮。

   丰乐楼上望西川,动不动八千里路。

   青山无数,白云无数,绿水又还无数。

   人生七十古来稀,算恁地光阴,能来得几度!

                                                                         ┛

  

           温馨提示: _(:3」∠❀)_以上的定场诗都是抄的。

                      

               ※※本文完,要是这样那我就属于诈骗※※

┈┈┈┈┈┈┈┈┈┈┈┈┈┈┈┈┈┈┈┈┈┈┈┈

      

             粉上一个不营业的人,等待一个不更新的博

        过年的时候把之前的脑洞写成了:小学生作文水准可能还没到的文章。写了两篇猫仔X性转姜喜宝(写了两个版本,最终决定用性转)的拉郎小日常。小甜饼那类的吧。争取以后渐渐有肉。看着太太们每天辛苦的产出辣么多,我那么久光吃不产也不太好意思。所以考虑三天以后还是选择来污染你们的眼睛了。手机写文我也是佩服自己≥﹏≤

       文笔很差而且做作。错别字、不擅长断句、分段,标点错误、主语还挺好混乱的。

       文章比较无聊,看完文章你会发现还是以上这段话比较有看头。

                      

                     本文只涉及角色不涉及真实演员

                         姜喜宝,性别:男 (抚摸你?呵。)

                    猫仔,性别:男  (抚摸我。不!用你的眼睛。)

时间线:喜宝是原本小说快结束的时候,猫仔是青年时期     

                 (数学超级不好,就只能这样描述了)

   

                   ※※能看到这里还没关的都受我一拜

                        温馨提示:现在关页面还来得及!※※

         俗话说得好相声讲究说学逗唱四门功课,Σ(|||▽||| )

┏┄┄┄┄┄┄┄┄┄┄┄┄┄┄┄┄┄┄┄┄┄┓

       “你...”他喝了一口盘子里的汤,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样问到:“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

   

       “还有辛普森太太。”坐在餐桌对面的男人没有停止喝汤的动作,也没有抬头,甚至连眼睛也没有抬起来的意思。

      

        辛普森太太就是那个黑衣白裤的外国女佣,她不仅是女佣好像也是管家。他虽然从没和有钱人接触过,但他爱看外国电影。他在一些电影里看过,有钱人家里不仅有一群夜夜笙歌的闲人,还有很多佣人。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一脸谄笑的簇拥着一个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蠢笨男人或者一个即使用浓妆也无法遮盖岁月痕迹的刻薄女人。而这栋房子却冷冷清清,整个房子从上到下他只见过眼前的这个姜先生和辛普森太太两个人。他很好奇,眼前这个俊朗男人是怎么年纪轻轻就积累下这么一大笔财富的。他是有个在外做生意的父亲吗?还是某个富商的未亡人?或者他压根就是某个大富豪圈养的小狼狗?又或者他和黑帮有关系?

      

       “让我住在这里,有没有得到你爸爸的同意?”他用汤匙搅动着自己盘子里的汤,目不转睛的盯着红色汤汁里棕色的小肉块。他并不是真的想问出点什么来,只是觉得气氛实在是有些沉闷,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吃饭的时候可以一言不发。

       想想和大哥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虽然饭菜不如这里的精致但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大嫂总会温柔的微笑着说:“猫仔,你多吃点呀。”每次他生日的时候大嫂还会给他煮碗长寿面来吃。有时候嘴馋或者纯粹因为好玩儿,他和喇叭还会蹲在椅子上你推我搡的争抢最后一块烧腊、最后一个鸡腿。那个时候日子虽然穷,但总还算是开心的。

        男人拿着银色汤匙的手停在了半空,缓缓抬头,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这个留着一头蓬乱长发的年轻人——他正一手撑头,另一只手拿着汤匙一个劲的搅拌着面前的罗宋汤。他清秀的面庞微微向下低着,算不上特别浓密,但还算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挡在他低垂的眼前。很好,这孩子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抬头了。眼前的男孩儿还穿着来时的那身“时髦”衣服——花衬衫配大喇叭裤。敞开的领口的露出大片富有光泽的小麦色皮肤和胸口的一小部分刺青,也许是因为和那些曾经遇到过的,被叫做“高级知识分子”的男人们不用吧,他不动声色的多看了两眼。如果在更年轻一点的时候,自己可能会迅速的和他有进一步发展,但现在的他宁愿这样看着他。不过对于英国留学回来的人而言这种现在风靡在年轻人中间的美式时尚他实在不懂。自己也不是没让辛普森给过他新衣服,可他说什么也不肯穿,说那些衣服都太好了穿不惯。辛普森最后也没办法只好帮他把这身本该丢掉的衣服重新洗干净。辛普森太太为这件事曾和自己抱怨过几次。“再去给他买些类似款式的衣服,好让他有的换。”听完了所有的抱怨,他这样对眼前这个满腹怨言的女佣说:“你总不愿意天天洗同一件衣服吧。”

        “丈夫?”他低头继续猜着,手里的汤匙还在搅弄着盘子里的汤和肉。这汤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番茄香,仔细闻闻里面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奶味。他吃过大嫂做的番茄牛腩,那是大哥某次生病的时候嫂子做给他补身体的,他和喇叭也沾光一人吃了一碗。和这个差不多——一样的汤多肉少,本来还以为有钱人家肯定每天大鱼大肉,没想到也是这般的“清淡”饮食。要说有什么不同嘛......就是这汤红的鲜艳......

       “不要玩食物”男人提醒他,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感情。

       

        “哦”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舀汤喝,汤匙和盘子碰撞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餐具不要磕碰出声音”餐桌那头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啧”他抬头,却见那人依旧自顾自低头喝汤。他像看怪物一样的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这男人有毛病,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他心里暗想:‘真麻烦!’有些生气的把勺子扔回了桌上,然后端起盘子,用自己薄薄的两片嘴唇衔住冰凉餐盘的一小块边缘,一股脑把汤直接灌了下去,放下盘子的时候还不忘故意发出粗鲁的声音引逗对方抬头。

        “喝汤也不要发出声音”,男人微微皱眉,一手拿着盘子的边沿将盘子倾斜成一个很小的角度,一手用汤匙轻轻舀出最后一口汤送进嘴里,咽下,用餐巾轻拭嘴唇,这才抬起眼看着他说道“下次不要用嘴接触盘子。”接着起身离开,在快出门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向门外跨出的那条腿,一只手搭在门框上但是没有回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住在这里,只要我同意就没人会反对。”说完,他便径直离开了。

    

       走廊里,皮鞋踩过水门汀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

讲故事的小狐狸

一个关于猫仔的BG向拉郎配

深夜的时候忽然想到猫仔可以和姜喜宝(亦舒小说里那个姜喜宝,只是人物不涉及演员)组拉郎配啊,年代先放在一边不管,(都是在香港嘛,香港能有多大。都是千禧年以前的人物,没问题!)

       寂寞的超级富婆姜喜宝因为无聊外加闲着没事干在路边捡到无家可归半死不活的猫仔。(厌倦了那些“高知男”想养猫也是有的)带回家刷洗干净,带到厨房,给了点不怎么可口的饭菜。起初还拘谨、抗拒、充满戒备的猫仔最终也没有抵挡得了食物的诱惑,开始美滋滋的填肚子。

       用餐时猫仔微微抬头,用因为被噎住...

深夜的时候忽然想到猫仔可以和姜喜宝(亦舒小说里那个姜喜宝,只是人物不涉及演员)组拉郎配啊,年代先放在一边不管,(都是在香港嘛,香港能有多大。都是千禧年以前的人物,没问题!)

       寂寞的超级富婆姜喜宝因为无聊外加闲着没事干在路边捡到无家可归半死不活的猫仔。(厌倦了那些“高知男”想养猫也是有的)带回家刷洗干净,带到厨房,给了点不怎么可口的饭菜。起初还拘谨、抗拒、充满戒备的猫仔最终也没有抵挡得了食物的诱惑,开始美滋滋的填肚子。

       用餐时猫仔微微抬头,用因为被噎住而瞪大了眼睛看着中岛(厨房中间的桌子一样的)对面的喜宝,嘴里满是饭菜的说自己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饭菜。把饭菜咽下去以后又不忘称赞:你家厨房真大之类的客套话。风卷残云之后还不忘美滋滋的把盘子拿在手里舔了个干净。又盯着另一个盘子里的食物咽口水,喜宝坐在中岛的另一头双手放在下巴下温柔的笑着并把盘子推向他,心想:真是捡了个不懂规矩的小野兽回来,以后可有的忙了……

       本以为今后可以排遣一些孤独的,没想到第二天猫仔就跳窗跑了……(猫仔心里还是只有大哥。也不想和这个把自己带回家的陌生女人来往,感觉很危险。好像哪里不对。。。。要变喜成喜剧了……)

        编不下去了


小布-J.us
說一下昨天看完毒誡 喵~

說一下
昨天看完毒誡 

喵~  

說一下
昨天看完毒誡 

喵~  

Blue_MUFC

【一家不容二宠物】《狂兽》×《毒诫》张晋水仙

cp:《狂兽》西狗×《毒·诫》猫仔
         《狂兽》阿德×西狗
注:两对cp都有相当篇幅描写,不喜勿入。

【正文】

猫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跟一个男人同居,还是跟一个警察,还是跟一个进过监狱的警察。
最重要的是,那个警察竟然喜欢穿花衬衫和皮外套!
在自认为走在时尚前沿的猫仔眼里,穿这种“没品位”的东西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自己走到一起。
但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没办法,谁让猫仔喜欢那个警察喜欢到抛弃底线了呢。
那个警察,大名张皓东,但猫仔从不那么叫他,他叫他“西狗”。
他们俩一个“...

cp:《狂兽》西狗×《毒·诫》猫仔
         《狂兽》阿德×西狗
注:两对cp都有相当篇幅描写,不喜勿入。

【正文】

猫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跟一个男人同居,还是跟一个警察,还是跟一个进过监狱的警察。
最重要的是,那个警察竟然喜欢穿花衬衫和皮外套!
在自认为走在时尚前沿的猫仔眼里,穿这种“没品位”的东西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自己走到一起。
但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没办法,谁让猫仔喜欢那个警察喜欢到抛弃底线了呢。
那个警察,大名张皓东,但猫仔从不那么叫他,他叫他“西狗”。
他们俩一个“猫仔”,一个“西狗”,猫仔的大佬茅趸华知道以后说,一猫一狗,怎么可能不打架。
“西狗!我警告你!你再把我的衣服涂成花的我就真的要揍你了!”猫仔把自己被画上花纹的白T恤揉成一团扔到西狗脸上。
“胡说,明明是你先把我的裤子剪开的!”
西狗甩掉脸上的衬衫,拎起一条裤脚被剪开到膝盖的牛仔裤,指着那道开叉质问猫仔。
“不服?”
“不服!”
“来啊!”
“来就来,怕你啊!”
五分钟后,猫仔被西狗扭着胳膊按在沙发上,头发散乱,衣衫不整。
他每次打架都打不过西狗,大概是因为手里没有西瓜刀。
“今天你穿花衬衫!”
“喂!已经第五十八次了!我抗议!”
“嘘——”
西狗把一根手指放到猫仔张开的嘴唇上,猫仔不知怎么的就闭上了嘴。
“——想抗议,你得先打赢我。”
第二天西狗正常去上班,猫仔则不情不愿地穿着花衬衫跟着大佬茅趸华走了。
西狗本以为没人会知道他跟猫仔的关系,直到他挽起袖子搬东西的时候,露出了手臂上被猫仔情急之下掐出的淤青。
阿德就站在旁边,他当然看到了,西狗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西狗和同为警察的阿德曾经也有过像他和猫仔一样的关系,后来阿德因为某些原因主动提出了和平分手,西狗同意了。现在阿德当他是朋友,但他心里对阿德的感觉还在,只是通常被压抑着。
“怎么?又跟犯人打起来了?”阿德指了指西狗的胳膊。
“没事,我自己不小心。”西狗心虚地拉下袖子遮住那片淤青,看见阿德的眼神又追加了一句,“已经不疼了。”
但阿德没有那么好骗,他探手抓住西狗的胳膊,不轻不重地在他手臂的淤青上捏了一下。
“喂!”
西狗疼得立马缩回手去,一边揉着胳膊一边歉疚地瞅了瞅阿德。
“你看你,整天受伤,不跟其他人说就算了,连我也不说,是不是想等残废了直接退休啊?”
阿德一连串的质问把西狗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没说出话来。
“我……我不是故意撒谎的,你信我。”
西狗还是有点怯的,毕竟他和猫仔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
“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你保证不说出去?”
“你先告诉我再说吧。”
于是西狗把他和猫仔如何在查案子的时候认识,猫仔如何帮自己破了案,等等的来龙去脉全讲给了阿德听,只没有说他们因为审美不同而打架的事,改口说成了在查案的过程中受伤。
“就这些?”
阿德听到现在已经屡屡因为自家西狗(是的,他还是这么认为的)极度不爱惜自己的行为心疼了好几次。
“对。还有,想回来住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完,没等阿德打他,西狗早一溜烟跑了。
再后来阿德见到了猫仔,同时也见到了猫仔的大佬,茅趸华。
“哪个是猫仔?”
“那个啰。”西狗朝猫仔那边努了努嘴,“别看他那么瘦,打起架来可狠了。”
“我去跟他聊聊。”阿德没注意到西狗说漏了嘴。
西狗没拦住阿德,只好灰溜溜地赶上去,希望不会节外生枝。阿德的武力值西狗是知道的,要是动起手来,猫仔可不一定那么好运。
“你……不是要揍他吧?”
“当然不会,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阿德奇怪地看了西狗一眼,“我是想问问他怎么才能改变你的穿衣风格。”
西狗还没来得及反驳,阿德已经跟猫仔搭上了话。
“你就是猫仔?”
“呃……是啊。”猫仔飞快地瞥了一眼茅趸华,他有点怯生生的,让阿德想到了西狗刚进警校的样子。
“请问您是哪位?”
阿德还没继续问下去,茅趸华已经接下了话茬儿。
“噢,我是西狗的同事,西狗跟猫仔是好朋友。”阿德随口答应着。
茅趸华听见这话却一反既往地变了表情,拉着阿德跑到旁边角落里谈话,猫仔则很尴尬地被晾在一边。
“猫仔,刚才阿德问你什么?”
“他就问我叫什么,然后我大佬就把他拉过去了。”猫仔撇撇嘴,指了指那边。
“你记住,咱俩因为花衬衫喇叭裤打架的事,不准告诉阿德,不然十个你我都照样打。”
“那可是有条件的,张sir。”
“什么条件?”
“穿一个礼拜喇叭裤,把头发留到跟我一样长。”猫仔藏不住的偷笑。
“你——”西狗气得喊了出来,突然又想到阿德就在那边,连忙压低了声音,“——你别得寸进尺!”
“那就别怪我不义了,张sir。”猫仔作势要喊阿德。
西狗扑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
“别喊!我答应!我答应!”
“张sir,你到底为什么这么不想让你搭档知道这件事?”
西狗脸上现出欲言又止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
“我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心疼我……”西狗难堪地抓了抓头发,想着阿德看到他手臂淤青时的表情,他快一年多没在阿德脸上见到过那种表情了。
“啧啧啧……那我什么时候能叫你阿嫂啊,张sir?”猫仔戏谑地调笑,露出一口被毒品染黄的牙齿,“我可是把你搭档当我大哥的。”
“滚你的蛋!”西狗一脚轻轻踹在猫仔屁股上,茅趸华和阿德也在这时候结束了交谈,阿德走向西狗身边,茅趸华招了招手示意猫仔跟他走。
西狗看到阿德的时候想起了猫仔的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阿嫂”?
还是算了吧。
西狗想想这个称呼就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第二天,西狗穿着来自七十年代的喇叭裤和好不容易找来的金色假发,满脸通红地走进西九龙警署,废sir从他身边走过去又倒回来,看了好几遍才确认真的是西狗。
“张sir,你真的要去当古惑仔啊?”
警局里每个同事见了西狗都这么说。
西狗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又很想冲这群嘲讽的人发一通火,苦于没有理由,只好强压烦躁摔门进了办公室。阿德一早已经坐在里面,抬头看见西狗这身装扮也没绷住笑了出来,但很快因为西狗怒意未退的眼神而停住了笑声。
“怎么穿这身来上班?”
西狗一看到阿德,满腔的心烦意乱全变成了脸红耳赤。他像只猫一样蹂躏着自己的脸和头发,企图以这样的方式赶走烦躁。
“我打赌输了不行吗!”
这耻辱的一周过去之后,西狗发誓,下次不让猫仔穿一年的花衬衫,他就不姓张!

Blue_MUFC

【论时尚风格的冲突】张晋水仙

涉及:《狂兽》《毒·诫》《杀破狼2》
cp:西狗×猫仔,高晋×猫仔

西狗很想让猫仔接受自己“花衬衫红裤子”的审美观念,而猫仔则始终坚持自己“长头发喇叭裤”的风格毫不动摇。
然后犯人们在监狱放风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花衬衫的人和一个穿喇叭裤的吸毒鬼打在一起,都想给对方穿上跟自己一样的衣服。
后来监狱长高晋知道了,他派人把那两个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扒掉了他们的花衬衫,喇叭裤,强行把他们塞到了西装三件套里,顺便让猫仔理了个发,让西狗染了个金毛。
西狗一出狱就把西装扯了,换回了花衬衫红裤子,但留下了那一头金毛,理由是这样可以让罪犯害怕他。
猫仔一出狱就换上了普通的牛仔裤...

涉及:《狂兽》《毒·诫》《杀破狼2》
cp:西狗×猫仔,高晋×猫仔

西狗很想让猫仔接受自己“花衬衫红裤子”的审美观念,而猫仔则始终坚持自己“长头发喇叭裤”的风格毫不动摇。
然后犯人们在监狱放风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花衬衫的人和一个穿喇叭裤的吸毒鬼打在一起,都想给对方穿上跟自己一样的衣服。
后来监狱长高晋知道了,他派人把那两个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扒掉了他们的花衬衫,喇叭裤,强行把他们塞到了西装三件套里,顺便让猫仔理了个发,让西狗染了个金毛。
西狗一出狱就把西装扯了,换回了花衬衫红裤子,但留下了那一头金毛,理由是这样可以让罪犯害怕他。
猫仔一出狱就换上了普通的牛仔裤,但他没有把西装扯坏,而是很仔细地收了起来,理由是那套衣服是高晋给的。
他们俩出狱的时间都比预定的早了很多。

Blue_MUFC

想写张晋的水仙……
《狂兽》西狗×《毒·诫》猫仔怎么样!
是真·猫狗cp了。

想写张晋的水仙……
《狂兽》西狗×《毒·诫》猫仔怎么样!
是真·猫狗cp了。

大雪天

看完狂兽后,家栋演的废sir真是很可爱,哈哈哈。放工后闲来无事,又重新温了一遍《毒。诫》。凭心而言,蛮喜欢《毒。诫》这部电影的。影片有旧时港片的轮廓,江湖儿女,义气沉沉。虽评分很低,但仍有动人细节。演员表中,家栋的名字可以那么靠前,可能是因获得了影帝的缘故,晋哥和古仔也都只是特别演出。今年好开心,去影院看了四部家栋出演的电影。希望家栋可以更贪心一点,演主角,虽然你自己并不在意主角或配角。
家栋是值得被爱的好演员。

看完狂兽后,家栋演的废sir真是很可爱,哈哈哈。放工后闲来无事,又重新温了一遍《毒。诫》。凭心而言,蛮喜欢《毒。诫》这部电影的。影片有旧时港片的轮廓,江湖儿女,义气沉沉。虽评分很低,但仍有动人细节。演员表中,家栋的名字可以那么靠前,可能是因获得了影帝的缘故,晋哥和古仔也都只是特别演出。今年好开心,去影院看了四部家栋出演的电影。希望家栋可以更贪心一点,演主角,虽然你自己并不在意主角或配角。
家栋是值得被爱的好演员。

阿梦不想开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变心……

嗯……

哈雷哥的某些造型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还是帅的!!!

我古也是完美的!!!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变心……

嗯……

哈雷哥的某些造型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还是帅的!!!

我古也是完美的!!!

sAm
一部关于毒品的剧情片,不同于毒...

一部关于毒品的剧情片,
不同于毒战以及扫毒,
没有刀光剑影、子弹横飞,
取而代之是几个人一辈子的爱、恨、情、仇。
果然世上最厉害的武器是爱,
最厉害的解药也是爱。
以上。

一部关于毒品的剧情片,
不同于毒战以及扫毒,
没有刀光剑影、子弹横飞,
取而代之是几个人一辈子的爱、恨、情、仇。
果然世上最厉害的武器是爱,
最厉害的解药也是爱。
以上。

逆希key

【高晋】我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但现在我就是想看ntr!我就是想看修罗场!蹬腿!

我想看高晋给洪先生在北孔普雷准备的特别房间里这样那样猫仔!

洪先生十天半年都不来一次监狱结果高晋剥干净猫仔了的这天洪先生抵达泰国的消息传过来了!

啊!自己亲手养大的小狼狗给自己准备的房间被小狼狗从外面叼回来的小野猫霸占了!!!

是不是超带感!被猫仔ntr的洪先生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洪先生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狼狗与小野猫,觉得刚换的心脏又不给力了。

但现在我就是想看ntr!我就是想看修罗场!蹬腿!


我想看高晋给洪先生在北孔普雷准备的特别房间里这样那样猫仔!

洪先生十天半年都不来一次监狱结果高晋剥干净猫仔了的这天洪先生抵达泰国的消息传过来了!

啊!自己亲手养大的小狼狗给自己准备的房间被小狼狗从外面叼回来的小野猫霸占了!!!


是不是超带感!被猫仔ntr的洪先生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洪先生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狼狗与小野猫,觉得刚换的心脏又不给力了。







梧嫑下

小天使不是用来虐的,我心痛到无法敷稀

大概是我腐眼看人基。

阿华去找出狱的猫仔时,猫仔对阿华说,要我吸的是你,要我戒的也是你,明明都是阿华一手把猫仔拉进坑里的,猫仔这句话说的却没有一点怨愤,最后他还是乖乖跟着他的老大走了。

阿华把猫仔拉到戒毒所后,两人在厕所里,阿华问猫仔怎么从来没看他有过女人。

猫仔告诉阿华自己肺癌晚期之后,对阿华说,你一定要撑住,不然我也会垮掉。

阿华当了那条他们一起偷的金项链,猫仔偷偷赎回来了,在身边放了这么多年。

就算肺癌晚期,猫仔还是一直想着要让阿华和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猫仔最后一个见的人,是阿华。

小天使不是用来虐的,我心痛到无法敷稀

大概是我腐眼看人基。

阿华去找出狱的猫仔时,猫仔对阿华说,要我吸的是你,要我戒的也是你,明明都是阿华一手把猫仔拉进坑里的,猫仔这句话说的却没有一点怨愤,最后他还是乖乖跟着他的老大走了。

阿华把猫仔拉到戒毒所后,两人在厕所里,阿华问猫仔怎么从来没看他有过女人。

猫仔告诉阿华自己肺癌晚期之后,对阿华说,你一定要撑住,不然我也会垮掉。

阿华当了那条他们一起偷的金项链,猫仔偷偷赎回来了,在身边放了这么多年。

就算肺癌晚期,猫仔还是一直想着要让阿华和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猫仔最后一个见的人,是阿华。

逆希key

【张晋】一个狱长与狱花的水仙脑洞

猫仔入狱前满脸吸毒的斑点,后来在工地上的时候又变回肤白貌美小正太,那么在监狱的五年里……狱友们看着猫仔一点点变漂亮……哎呀妈呀……真的……不会……啊……吗……【一拍大腿急刹车】

高晋你过来一下,领走你的猫仔!未来狱花没你罩着会很危险的啊!!! 

我跟你讲这么娇娇小小的一只喵往监狱里一扔就是不要他完璧出来的意思了。

你看,猫仔出狱后这发型大变,这手艺审美谁教的?


——高晋一边打理头发一边笑而不语。


猫仔入狱前满脸吸毒的斑点,后来在工地上的时候又变回肤白貌美小正太,那么在监狱的五年里……狱友们看着猫仔一点点变漂亮……哎呀妈呀……真的……不会……啊……吗……【一拍大腿急刹车】

高晋你过来一下,领走你的猫仔!未来狱花没你罩着会很危险的啊!!! 

我跟你讲这么娇娇小小的一只喵往监狱里一扔就是不要他完璧出来的意思了。

你看,猫仔出狱后这发型大变,这手艺审美谁教的?


——高晋一边打理头发一边笑而不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