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毒鹅

407浏览    6参与
春风一度

视频推荐•4

毒鹅

@泛滥_兮子言这个写文的神仙太太剪的

居然还挺好看

被成功安利了


 https://b23.tv/av94308435

毒鹅

@泛滥_兮子言这个写文的神仙太太剪的

居然还挺好看

被成功安利了


 https://b23.tv/av94308435

蓝璃

是毒鹅!

大概也是个双向救赎的故事,成年/成熟的毒鹅无意间互相救了对方。

具体靠脑补~

是毒鹅!

大概也是个双向救赎的故事,成年/成熟的毒鹅无意间互相救了对方。

具体靠脑补~

泛滥_兮子言

【企鹅人×毒藤女】扎根于心尖的爱人

圣诞贺文。

🚗ooc预警,女攻男受。


毒蛇衔来一枚果实递到夏娃的手里,受到引诱的夏娃遂决定与亚当共享,于是两人双双被逐出了伊甸园。
     
此刻这枚具有着隐晦含义的禁忌之果被一个身形曼妙的女人捧在手里,颓艳的红衬得那只柔若无骨的手细嫩白净。
     
“平安夜快乐,奥斯瓦尔德。”
    
艾薇唇角勾起的弧度完美得无懈可击。
  ...

圣诞贺文。

🚗ooc预警,女攻男受。

    
     

毒蛇衔来一枚果实递到夏娃的手里,受到引诱的夏娃遂决定与亚当共享,于是两人双双被逐出了伊甸园。
     
此刻这枚具有着隐晦含义的禁忌之果被一个身形曼妙的女人捧在手里,颓艳的红衬得那只柔若无骨的手细嫩白净。
     
“平安夜快乐,奥斯瓦尔德。”
    
艾薇唇角勾起的弧度完美得无懈可击。
     
    
01.

奥斯瓦尔德养的小姑娘长大了。
     
当他意识到这点时,艾薇已经不再完全将目光凝聚在他身上。
     
艾薇的性格从小就有些古怪,她是个素食主义者,但却听不惯别人咀嚼蔬菜时发出的声响。她认为那是植物向她发出的求救信号,只有她能听见它们哭泣声。
     
植物无私地将自己馈赠给我们,我们理应保持虔诚。
     
她说。
     
每当她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时,市长先生在无法理解之余又想掐一把她气鼓鼓的包子脸。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奥斯瓦尔德半蹲下来,将她颊边乱糟糟的卷发别到耳后。
    
     
02.

仅仅经过三秒短暂的思考,奥斯瓦尔德并不觉得艾薇手中的红蛇果有任何问题。
     
大多数人已经将平安夜送苹果当成了亘古不变的习俗,从而忽略某些衍生下来的淫秽典故。
     
奥斯瓦尔德接过艾薇赠予的礼物,注视着这个已经和他一般高的小姑娘。她本是一株枝干幼细的树苗,却在岁月的银河里出落得越发耀眼,令人不可忽视。
     
于是他微笑,“平安夜快乐。”
     
艾薇低低笑出声。
      
“OK,权当你接受了我的邀请。”她忽地捏住他下巴,落下一个女巫般魅惑人心的轻吻,像是新生的龙舌兰若有若无地扫过心尖。
     
她给他闻手腕上的香水。
     
     
03.

被推倒在床上的前一秒,奥斯瓦尔德再次想起小时候的艾薇。
     
她喜欢跟在他身后,不论走到哪里都抱着一盆蠢兮兮的太阳花,就像是玛蒂达的现实翻版。
      
参加秘密会议时她就蹲在门口等他,将花盆放在左右的任意一旁,两个好朋友似的并排而坐。
      
阳光为她麦穗般的眼睫镀上一层金黄,奥斯瓦尔德在望向她眼底的瞬间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孤独,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突兀想起小时候身边处处充斥着奚落和嘲笑的自己,除了痛苦地享受孤独外别无他法。
     
     
04.

奥斯瓦尔德曾调查过艾薇,在收养她之前。
     
她就只是一个父亲被警察误杀的小可怜,一盆太阳花是她继承的唯一遗产。但只要她还存在,就无时无刻都在彰显着正义的戈登警官身上的污点。
      
是的,他的朋友最近不太安分。
     
他想也许他可以利用她,让她成为他手中的一张无足轻重的底牌——
     
但此刻他却想驱散她眉眼间的阴郁。
     
就只是偶尔发发善心。
     
“吻我。”现在她骑在他身上,颐气指使地命令道,仿佛依旧是那个任性的小姑娘。
     
奥斯瓦尔德想推开她,意识却丢失在外太空的任意一个无人在乎的角落,只能被迫给予她一个个如赤道般炙热的吻。
     
    
05.

有时候艾薇会幻想自己是株植物。
     
在爱上瓦斯瓦尔德后,她会产生对方是她同类的错觉。
     
他掀起她的裙子,修长的指尖顺着小腿慢慢往上,如同某种正在攀缘的藤类,皮肤却仿若燃烧般红得异常。
      
他轻轻触了下她的大腿内侧,那瞬间艾薇感到被灼痛,却不避不闪地将双腿缠绕上他的后腰。
     
艾薇不喜欢医院,比起医生她认为太阳光更能治愈她,奥斯瓦尔德却会狠心按住她,让一根连接着药水管道的针头刺穿她的血肉挤进血管里。
      
可他和她是多么锲合,他身体的其中一部分深陷进她体内时,并没有让她产生一种异物入侵的严重抵制感,反而更像是量身打造。
     
他总能让她变得完整,不论是精神方面还是其它别的什么。
     
“你的伊甸园是个秘密。”
     
他附在她耳边说。
    
    
06.

艾薇想要尖叫。
     
他令她体验到两种奇异交织的感官,身陷云端或者朝深渊处下坠,却无一例外的是在一片虚空中漂浮。
     
奥斯瓦尔德落下的吻好似有某种引力,即使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与之抗争,结局却依旧是落败,产生被吸附后的潮红。
      
岁月在他的眼角处留下残酷无情的尾纹,她却像爱护植物那样不肯在他脊背上留下一两道抓痕。
     
但她渴望触碰他,他每一次挺进时她都会小幅度地抬腰迎合,借助摆动的力量用脚尖去勾他的脚趾,有时候会稍微屈起些划蹭他的小腿内侧。
     
奥斯瓦尔德将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间,她感受到舌尖正在被用力吸吮。她忽地希望他用这种力度来亲吻她的第五根肋骨,他的嘴唇会试探出她心跳的变化规律。
      
艾薇捏住被单,将手指蜷起,伸直,再蜷起,如此反复着。
     
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07.

她的裙子被他撕碎甩在床下,喘息声像是前不久他教给她的空灵诗歌。
     
奥斯瓦尔德在清醒的短暂空当就想立刻停止这种不理智行为,他需要揪着艾薇的头发把她狠狠地痛骂一顿,而不是将头颅埋在她的后颈间,贪婪地嗅着由多种植物组成的混合香味。
     
他感到呼吸越来越沉重,仿佛心脏里埋藏着一段不断上升的不规律电波,冲击着他残留的意识并就此碎为齑粉。
      
背对着她的姿势让他心理产生了某种卑劣的安慰,她对他的行为也许仅是厄勒克特拉情节,他会和她解释清楚,并且想办法治好她。
      
可她转身用笔直的双腿夹住他时,他的一切念头都随着心跳声烟消云散,只剩下一具像被锁紧的蚕蛹一样的空壳。
     
他再次陷入迷乱。
    
    
08.

圣诞节的钟声共响起了十二下,她甚至记得他体液缓缓淌进体内时混合着怎样的节拍。
     
她偷尝到了禁果。
     
完完整整的。
     
虽然一切发生在不知他是否愿意的情况下。
     
但也许他会原谅她,就像是之前不小心弄碎他杯子,他也会轻声地告诉她没关系。
     
也许她明天就研制出令人遗忘记忆的香水了呢?
     
何必去想。
    
艾薇在他怀里闭起眼睛,沉默了又沉默,睡着了。
    
    
 09.

艾薇梦见她变成一颗种子。
     
扎根于奥斯瓦尔德的皮下组织,他的血液代替泥土中的养分供给她生长,她恍然间产生了一种正在被呵护的错觉。她在这种关怀下蓄势待发,终于萌生成足矣冲破他皮肉的强大。她一点点缠绕住他的骨骼,就像是她操控植物杀死的其他人那样,随着微风伸展枝叶。
     
她在他心尖开出了花。
      
【end】

    

泛滥_兮子言

【企鹅人×毒藤女】蜷蠕在掌心的孩子


艾薇送给他一件礼物。
        
是这间废弃别墅前主人留下来的八音盒,打开破旧的盖子会弹出个缺了一条腿的锡人,和着温柔的音乐不停歇地转啊转,她说他在昏迷的三个月里都枕着它的歌声。
            
她说小锡人在跳舞。那一瞬间,奥斯瓦尔德觉得那个除了转圈什么也不会的蠢货玩具和艾薇的眉眼重合。
          
她说他昏迷的那段时间很安静,偶...


艾薇送给他一件礼物。
        
是这间废弃别墅前主人留下来的八音盒,打开破旧的盖子会弹出个缺了一条腿的锡人,和着温柔的音乐不停歇地转啊转,她说他在昏迷的三个月里都枕着它的歌声。
            
她说小锡人在跳舞。那一瞬间,奥斯瓦尔德觉得那个除了转圈什么也不会的蠢货玩具和艾薇的眉眼重合。
          
她说他昏迷的那段时间很安静,偶尔睁开眼睛又很快陷入梦乡,这让她感到无聊。于是她把和植物说话的时间拿来照顾他,像等待月亮沉入海底一样静候着他醒来。
          
他醒来后却没有给过她一个好眼色。
        
艾薇不理解。
          
她不明白奥斯瓦尔德想要什么,即使他扯着嗓子在她耳边说了一百遍复仇计划她也只会回他一两句轻快的笑声,或者询问他晚上吃什么,素食怎么样。
      
实则他厌恶她无所顾忌地摆弄他,就像是小女孩手底下的玩具,她的品味差得可以。她喜欢穿印着碎花的衣服,那些杂乱无章的图案毫无美感,她把那一件红一件蓝的破布盖在他腿上,对他说刚恢复的身体要注意保暖。
      
她嗓音像安琪儿轻吟的歌。
      
难道他清醒后就变成了她的所有物吗?她以为救了他一命就会得到感激?
      
艾薇又一次把奥斯瓦尔德推出房门,让他像植物一样安详地晒太阳。在光合作用把他变成傻子之前,奥斯瓦尔德再也抑制不住愤怒从轮椅上站起来。他嘲讽她和她的植物、八音盒、穿衣品味,弥散着腐烂味道的废弃院子,糟糕环境下该死的一切。
      
可是你被我打扮得像一朵七色花。她不声不响地垂下眼睛,很伤心的模样。你知道什么是七色花吗?
     
噢,他当然知道,一种只存在于童话中的花朵。
       
艾薇也像是个从童话中走出来的家伙,对奥斯瓦尔德身处的世界充满了强烈的探知欲和好奇心,但她身上浓重的孩子气又让奥斯瓦尔德明白他无法利用这一切,所以他恶劣地赶走了她。
       
和艾薇待在一起时会让奥斯瓦尔德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他为此产生恐惧。他不甘心他所建立的帝国就此毁灭,他心知和她波澜不惊度过的每一天,海平线对面的那座城市都在经历着风起云涌。

      
***
    

之后艾薇向他证明了她并非一无是处。
      
他认为绝对忠诚的手下突然反了水,她用植物的致幻香气很轻松地帮他摆平了这一切。奥斯瓦尔德近乎疯狂地质问那人背叛的原因时,她就在旁边百无聊赖地帮忙举着枪。
     
奥斯瓦尔德见过很多人拿枪对准别人的脑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拿枪姿势。艾薇举着枪,比小女孩拿玩具还要随意,手臂微微蜷缩着,仿佛随时都能放下枪打个哈欠。
       
看见他杀人她居然还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她什么准备都没做好干嘛要涉足他的世界?
      
他心中无端升起一种被欺骗似的愤怒。
      
程度非常严重。

        
***
      

艾薇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曾在天桥洞底下见过奥斯瓦尔德一面。
       
父亲被警察枪杀死亡,母亲接受不了打击变得疯疯癫癫。艾薇的生活在一夕之间变得支离破碎,房东收回了房子的租住权,被迫流露街头的她对世界充满恨意。偏偏报纸上刊登的是那个警察的丰功伟绩,人们高谈阔论着韦恩父母案件背后的阴谋,只有她知道父亲的死不过是一个错杀的笑话。
      
只有她知道。
      
人不是马里奥杀的。艾薇忽地听见一个青年极轻极轻的叹息,她病殃殃地掀起眼皮,努力朝那个微弱的声音望去,对上一双略带悲悯的湛蓝色眼睛。
      
像天空中黯淡的星星。
      
那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他没有再说其他。
      
艾薇记得。

      
***
     

占领下冰山酒吧后,奥斯瓦尔德禁止艾薇和他说话。
      
她觉得他带头破坏了誓言。
      
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他好好待她。他口口声声地说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依旧我行我素,她恨透他看轻她的眼神,仿佛她就是低人一等。
       
年少初见他的一面,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抢夺她柔软的帽子。她觉得他人还不错,也许她那时只是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
        
她因为他的一句话落入情网,却意料之外地心碎而归。
       
想跟着我就不要说话,艾薇,我说过的。奥斯瓦尔德的眼神如同猝了毒般冰冷。还记得吗?
       
艾薇咬了下嘴唇,仿若再也承受不住般呜咽出声。
       
可是我爱你啊。她说。
      
她看见奥斯瓦尔德在一瞬间惊愕的眼神,呼吸节拍也随之打乱。
      
除了凋零的龙舌兰再没有什么事物能让艾薇感到如此绝望,她比他要高一点,看他的眼神却仿佛无时无刻不在仰望,柔情中迸发出火一般的力量。
       
我爱你啊。她一遍遍呜咽地重复。奥斯瓦尔德,我很爱你。
     
奥斯瓦尔德想过无数艾薇必须要缠着他的原因,却唯独没有思考过这种可能性。她此刻比易碎的工艺品还要脆弱,只剩下睫毛小心翼翼地颤抖,他的任何一句话都可以将她毁灭。
          
他想对她说不要这么卑微,又也许他只是突兀回想起爱而不得的自己,他表情柔和了些许,第一次收敛起尖锐的语言,仍由她蜷缩进他怀里。
       
奥斯瓦尔德身子微僵,但没有抗拒这个过分亲昵的动作。在他心里她一直是一个愚蠢的小姑娘,容易说错话和做错许多事情。他从来没有教过她任何,却总是一味的责备她,或者用冷暴力对待她,他未曾将目光过多停留在她身上一刻。
       
他暂且不想怀疑艾薇话中的真伪了,因为她给他的感觉像是快要哭出来。
       
“你没有见识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我只是你贫瘠生命中遇见的一个比较称心的男士,所以你对我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奥斯瓦尔德最终叹息一声,轻轻地拍了拍怀中姑娘的脊背,“但终有一天你会明白,这始终不是爱情。”
      
艾薇感觉到眼眶湿润,又或许只是单纯疲倦,想要熟睡过去。他的手抚摸过她背上微微凸起的骨节,艾薇突然期盼她能无限缩小,做一个蜷蠕在他掌心的孩子。
      
“你只是个迫切想加入成年人世界的小女孩,你的阅历不足以支撑这种想法。每个人在无知时都会犯下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错误,我可以理解。”
      
“现在艾薇,闭上眼睛安心地睡一觉,我会守候你,直到天明。”
     
【end】

#ARTPOP#

P1 咯噔严词拒绝莫名想笑233企鹅委屈脸哭唧唧
P2-5 我不行了好想站毒鹅
看看小毒藤对小企鹅不离不弃的样子还被小谜语吓得躲到企鹅身后瑟瑟发抖hhhh季终小企鹅小毒藤还很认真的一起设计酒吧标志你们两个在一起怎么这么可爱啊!
P6-7 我知道那是严肃的剧情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脑洞哈哈哈哈哈咯噔夫妇黑衣人

P1 咯噔严词拒绝莫名想笑233企鹅委屈脸哭唧唧
P2-5 我不行了好想站毒鹅
看看小毒藤对小企鹅不离不弃的样子还被小谜语吓得躲到企鹅身后瑟瑟发抖hhhh季终小企鹅小毒藤还很认真的一起设计酒吧标志你们两个在一起怎么这么可爱啊!
P6-7 我知道那是严肃的剧情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脑洞哈哈哈哈哈咯噔夫妇黑衣人

#ARTPOP#
致心头所爱但永远无法在一起的B...

致心头所爱但永远无法在一起的BG拉郎配们(;´༎ຶД༎ຶ`)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为啥会突然拉郎这些人…

- Is this love?
- Yes.
- I don't love. But I like this.

- Give us a kiss.

————
昨天尝试给自己的CGI本命otp们做真爱至上模版来着…然后惨不忍睹无法直视…下次再修四巨头的吧…
占tag致歉

致心头所爱但永远无法在一起的BG拉郎配们(;´༎ຶД༎ຶ`)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为啥会突然拉郎这些人…




- Is this love?
- Yes.
- I don't love. But I like this.

- Give us a kiss.




————
昨天尝试给自己的CGI本命otp们做真爱至上模版来着…然后惨不忍睹无法直视…下次再修四巨头的吧…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