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比亚兹莱

820浏览    38参与
g_leigh
一个关于比亚兹莱和扇子的脑洞

一个关于比亚兹莱和扇子的脑洞

一个关于比亚兹莱和扇子的脑洞

大須川イルド
南方的詹姆斯
比亚兹莱席勒 年轻早逝的生命

比亚兹莱&席勒

年轻早逝的生命

比亚兹莱&席勒

年轻早逝的生命

卓尔柯夫

原文链接 这个是文章本身。这个是事情原委 。这个是后续 ,他把其他人的评论也删了。既然您容不得评论,那我就在这里分析您的错误好了。原文的部分我也截出来了。

-

1.您一直说浪漫主义,可是比亚兹莱与浪漫主义相差甚远,为新艺术运动所属,这是艺术史上的范畴,而审美方面比亚兹莱也说颓废美学(唯美主义)的代表,而王尔德也并非属于浪漫主义,此时文学与艺术上的浪漫主义思潮都以结束,何以说是浪漫主义?这是您的立论观点之一。立论观点以错,写的再好都是胡话。


2.比亚兹莱在六七岁时确诊肺结核,可以说是必定早亡,在他的插画遗稿中可以明显看出。根本不是因为夜校。您出...

原文链接 这个是文章本身。这个是事情原委 。这个是后续 ,他把其他人的评论也删了。既然您容不得评论,那我就在这里分析您的错误好了。原文的部分我也截出来了。

-

1.您一直说浪漫主义,可是比亚兹莱与浪漫主义相差甚远,为新艺术运动所属,这是艺术史上的范畴,而审美方面比亚兹莱也说颓废美学(唯美主义)的代表,而王尔德也并非属于浪漫主义,此时文学与艺术上的浪漫主义思潮都以结束,何以说是浪漫主义?这是您的立论观点之一。立论观点以错,写的再好都是胡话。

 

2.比亚兹莱在六七岁时确诊肺结核,可以说是必定早亡,在他的插画遗稿中可以明显看出。根本不是因为夜校。您出此言,着实可笑,不知何据?

 

3.王尔德配不上比亚兹莱,您的笑话实在是不负责任到令人愤怒。而且您说王尔德审美不如罗比,还是远不及,真是叫人笑掉大牙。就《莎乐美》本书而言,两者相辅相成,互相增彩,必不可少。就两人而言,同为颓废美学的代表,一个文学一个绘画,您要如此言之,真是让人可笑。而且王尔德的艺术也不只是浮华的,在出狱后文笔趋于朴实,恐怕您真的连他的基本生平与艺术路线都没搞懂吧?您看过传记电影,传记电影能做立论根据,您这是不要艺术了还是不要历史了?而且比亚兹莱本身也是追求华丽,否则怎为颓废美学,那么您对于比亚兹莱的艺术又如何理解呢?夸赞比亚兹莱的才华不必要贬低王尔德的文学。您这是侮辱了比亚兹莱和王尔德本人。

4.比亚兹莱根本就不是罗比推荐给王尔德的,这是捏造事实。比亚兹莱被《莎乐美》的文章打动,于是做《约翰,我吻了你,吻了你的嘴唇》,并发表在美术杂志《画室》上,而且一跃成名。编辑十分欣赏,于是请比亚兹莱做插画。您那美妙的故事根本是无稽之谈。而且什么在法国出版时用了比亚兹莱的插画,这也是错的。插画是英文版出版时所用,何以在法国?您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这也是您文章的立论点之一,然而又错了。

5.在死前与王尔德,罗比见面,这又是一个捏造事实。王尔德97年5月获释,比亚兹莱98年3月16日去世,他死前最后的一封信2月27日,并连续提到自己不能出门,何以与王尔德和罗比见面?如果您有史料,也请拿出来证明自己没错。而《王尔德传》里也未曾记载过,只是提到“王尔德自己遭遇了不详的日子。首先是比亚兹莱,1898年3月16日,二十五岁的比亚兹莱去世了。王尔德感到震惊,他给史密瑟斯说,“事实是骇人和悲惨的,一个人竟然会在如此如花一样的年纪死去,他让生活变得更加恐怖。””而在此也可见王尔德对于比亚兹莱艺术的认可。

6.王尔德对于比亚兹莱插画的态度。您说他不能理解纯属无稽之谈,拿这个说他艺术造诣不深更是可笑。王尔德之所以不喜欢是因为插画与文章内容关系不大,里面还有讽刺王尔德的部分,王尔德不悦乃人之常情。但是他是十分认可比亚兹莱的画的,从他担忧的言论就可知:“我担心他的插画让我的文章变成插画的插画。”,而且他也十分欣赏比亚兹莱。您说他理解不了,是很可笑。

故就捏造的史实而言,一比亚兹莱不是罗比给王尔德推荐的,二比亚兹莱在死前从未与王尔德和罗比见面,连都能捏造还写的如此生动,实在令人佩服。毫无作为作者的尊严所在。

-

总而言之这篇文章完全是一篇充满史实捏造与个人幻想的文章,如果您有史料出处,那么大可拿出来反驳。对史实如此不负责任,而且不容许异议,这样的人不配写历史评论与文章。

-

本来是一篇纠错的文章,不必如此正式,不过在这里我就附上我的参考文献,大可找来看看。

1.《比亚兹莱插画遗稿》,张恒译,金城出版社

2.《比亚兹莱的异色世界》,吴興文著,《读库》出品

3.《奥斯卡·王尔德传》,理查德·艾尔曼著,萧易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4.《加德纳艺术通史》,克里斯汀·J·马米亚等编著,李建群等译,湖南美术出版社

-

这些书都是我原来就看过的书,感谢这件事给我一个复习的机会。原本我的介绍是“为政治所摆弄是为史家之耻”,那我觉得现在应该加上一句“捏造史实者不配写历史”好了。


 

 

卓尔柯夫

很好。今天我实在是消不下这个气,我来挂个人。这个是后续 

今天我在小号上看到一个关注的老师推荐的一篇关于比亚兹莱的文章,原本非常高兴,然而点进去一看,错误连篇,基本概念都一塌糊涂,于是我很认真的写了一篇长评,并且是在翻过文学资料确凿之后才写的,然后就发给了作者。如果了解我的人会知道,我是一个在学术上十分洁癖的人,更何况是关于艺术史。我写了什么我也截出来了,大家可以一看,我只是指明错误,如此而已,并无恶意。然而这个作者接着就将我删评论并且拉黑了,以至于后面我打的那句“抱歉我写了这样的长评,并无恶意。”都没发过去就拉黑了。我本身就对于学术上的乱写胡写非常愤怒,就用大号联系这位作者。结果...

很好。今天我实在是消不下这个气,我来挂个人。这个是后续 

今天我在小号上看到一个关注的老师推荐的一篇关于比亚兹莱的文章,原本非常高兴,然而点进去一看,错误连篇,基本概念都一塌糊涂,于是我很认真的写了一篇长评,并且是在翻过文学资料确凿之后才写的,然后就发给了作者。如果了解我的人会知道,我是一个在学术上十分洁癖的人,更何况是关于艺术史。我写了什么我也截出来了,大家可以一看,我只是指明错误,如此而已,并无恶意。然而这个作者接着就将我删评论并且拉黑了,以至于后面我打的那句“抱歉我写了这样的长评,并无恶意。”都没发过去就拉黑了。我本身就对于学术上的乱写胡写非常愤怒,就用大号联系这位作者。结果他给我了如此答复,大家可见,然后将我拉黑了。于是我也无法联系此人了。可以说我本身很愤怒,但是没有到要挂到lof的程度,如此我也不得不挂了。

既然自己做了历史的科普文章,那就应该尊重基本史实,好好考究来写,若不愿意,大可自己写小说就好,何必去写这种对于历史毫无尊重的文章?这么高的热度,您也是有1400多fo的人了,自己还有科普bot,这样您的人应该能够对于自己的文章负责的了,如果不能容忍纠错,那么就让自己严谨,或者还不如不写。戏说不是胡说。您这样的人,不配写比亚兹莱的文章,也不配对于王尔德评头论足。

这是事件本身,文章 这个是我关于文章本身的纠错。大家可以一看。不要被误导。


Henriette

The Black Cat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The Mask of the Red Death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The Black Cat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The Mask of the Red Death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全糖柠檬茶

拙劣地模仿了一下比亚兹莱画风的莎乐美,还有一点克林姆特的元素。


他实在短命得让人叹息。

拙劣地模仿了一下比亚兹莱画风的莎乐美,还有一点克林姆特的元素。


他实在短命得让人叹息。

ARISTOCRATIC

比亚兹莱还有好多好多没见过的美少年啊OTL

构图能到不乱这个境界OTL

比亚兹莱还有好多好多没见过的美少年啊OTL

构图能到不乱这个境界OTL

林子林间糖

最近的作业啊…好久没画插画哦!

现在的课程马上就可以随心画插画啦!

最近的作业啊…好久没画插画哦!

现在的课程马上就可以随心画插画啦!

联会紊乱
【铸剑】用比亚兹莱的画风搞一波...

【铸剑】用比亚兹莱的画风搞一波鲁迅

黑衣人x眉间尺

讯哥儿的故事改编源自古代故事干将莫邪,关于复仇

向两位大佬致敬,黑白插画大师(曾经为王尔德的莎乐美配图)和…我不必言明了吧?皮一波,不喜勿喷!没看过铸剑也勿乱言!感谢!

【铸剑】用比亚兹莱的画风搞一波鲁迅

黑衣人x眉间尺

讯哥儿的故事改编源自古代故事干将莫邪,关于复仇

向两位大佬致敬,黑白插画大师(曾经为王尔德的莎乐美配图)和…我不必言明了吧?皮一波,不喜勿喷!没看过铸剑也勿乱言!感谢!

劈姜

比亚兹莱与王尔德的爱恨情仇:谁是莎乐美?

*探究大佬们的八卦故事,只是为了更有兴趣去欣赏他们的作品

请带上粉丝滤镜阅读,我们不搞RPS

前篇:皮埃尔·路易与王尔德、德彪西

*本文受文末参考书目尤其是韦君琳先生的影响很深,基本上只是资料整合,自认为原创性不强,介意者慎读。


这是一个从互为迷弟走向生死不复相见的BE故事。

1891年,王尔德开始创作《莎乐美》法语剧本,皮埃尔为其校对。据说他的灵感来源于居斯塔夫·莫罗1874-1876年间创作的系列油画。


在希律王前舞蹈的莎乐美 Salome Dancing before Herod,居斯塔夫·莫罗


1893年,《...

*探究大佬们的八卦故事,只是为了更有兴趣去欣赏他们的作品

请带上粉丝滤镜阅读,我们不搞RPS

前篇:皮埃尔·路易与王尔德、德彪西

*本文受文末参考书目尤其是韦君琳先生的影响很深,基本上只是资料整合,自认为原创性不强,介意者慎读。


这是一个从互为迷弟走向生死不复相见的BE故事。

1891年,王尔德开始创作《莎乐美》法语剧本,皮埃尔为其校对。据说他的灵感来源于居斯塔夫·莫罗1874-1876年间创作的系列油画。

在希律王前舞蹈的莎乐美 Salome Dancing before Herod,居斯塔夫·莫罗


1893年,《莎乐美》法语版写成并出版。当时比亚兹莱借由《亚瑟王之死》的插画设计已经小有名气。

1893年2月他的代表《莎乐美》法文版在巴黎和伦敦同时出版。当时比亚兹莱借由《亚瑟王之死》的插画设计已经小有名气。

《莎乐美》甫一出版,王尔德就赠送了一本自己的签名版给比亚兹莱,书的扉页上写道:“九三年三月,赠奥勃里,你是除了我以外,唯一能够明白七面纱之舞是什么,并且能看见那无形之舞的艺术家。奥斯卡。”

比亚兹莱看完《莎乐美》后激情创作了一副同人,与其他八幅作品一同刊登于杂志《画室》(The Studio  Vol.1 No.1)。


《约翰,我吻了你,吻了你的嘴唇!》原稿,这幅画描述了剧中高潮,莎乐美因爱生恨设计夺取了约翰的性命并捧起他的头狂吻。


同年,准备出版《莎乐美》的出版商约翰·莱恩(John Lane)看完比亚兹莱之作后大为赞赏,邀请比亚兹莱为《莎乐美》英译版设计插画。

有一封书信能表明当时两人正处于初识的蜜月期,1893年12月,王尔德曾致信比亚兹莱:“我亲爱的奥勃里,我很高兴看到你在城里。你愿意今晚七点半与我和鲍比在凯特那共进晚餐吗?我们不打算穿礼服。”




中分胡子男是比亚兹莱画的王尔德,这种形象多次出现在系列插图中(比仔你这到底怎么想的……)此作系《莎乐美》系列之《西罗蒂的眼睛》防和谐故而只截取了局部


惺惺相惜的两人能一起工作,岂不美哉?但阳光之下往往伴随着角落的暗影。虽然此时两人关系甚好,但文化人总得自己搞出点幺蛾子为生活增加戏剧性。

比亚兹莱读过《莎乐美》的法文版原著,他认为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的译本不仅不能传达出原著的精髓,还多处错漏,他便向王尔德提出由他来重新翻译并获得了王尔德的准许。但最后,王尔德虽不满意初始译本,仍弃比亚兹莱的重译本于不顾用了初始版。

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是谁?王尔德当时的小男友,昵称波西。想必比亚兹莱心里又是鄙视道格拉斯的业务水平,又是记恨王尔德的出尔反尔。

1894年3月,《莎乐美》英译插图版出版。比亚兹莱大获成功,声名鹊起;他的插画和书籍装帧设计确实为英译版《莎乐美》增添了不少光彩。

两人互相成就,友谊之花长势喜人。然而甲方和乙方的冲突也在此时正式上线了,两人的关系成也因为此书,败也因为此书。

对比其他版本,比亚兹莱的英译版插图与王尔德想象中的画面相差甚远。王尔德公开表示不认同比亚兹莱所画的《莎乐美》,他认为比亚兹莱的画风过于偏向日式审美,但《莎乐美》是拜占庭风格的。比亚兹莱则认为插画是一门独立艺术,不是文字的单纯再现。当时的文艺爱好者只要稍有留意,就能吃到一个并不鲜见的瓜:图文官方互掐OOC,双方渐行渐远。

1895年4月5日,王尔德被捕,临行前腋下夹了一本黄色封面的书。随后报刊即以“王尔德被捕,腋下夹了《黄皮书》”作标题刊登了新闻。

比亚兹莱这下恐怕要对王尔德恨之入骨了,他可谓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其一,王尔德拿的是路易·皮埃尔的《阿芙洛狄忒》;其二,王尔德并不喜欢《黄皮书》,有一次他买了一本《黄皮书》,准备作为火车上的旅途消遣,可是没看几页,就把它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但倒霉的是,吃瓜群众并不知道此事。比亚兹莱受了王尔德的牵连,加之他的插图在当时文艺界眼里相当于现在的日系废萌轻小说封面在家长眼里的“色情图片”,不少文艺界人士借题发挥,大肆向《黄皮书》编辑部告状。最后,杂志社迫于社会舆论压力解雇了比亚兹莱。被杂志辞退后比亚兹莱生活拮据,过于操劳,肺病重新爆发。

1896年比亚兹莱为《夺发记》创作的插画,画风比以前更扭曲繁复


不幸中的万幸,天主教徒富二代马克-安德烈·拉夫洛维奇(Marc-AndréRaffalovich)和情色出版商伦纳德·史密瑟斯(Leonard Charles Smithers)向比亚兹莱伸出了援手。拉夫洛维奇向比亚兹莱提供金钱资助,这位朋友不仅影响了他和王尔德的关系,也影响了他的宗教信仰。史密瑟斯则创办了The Savoy,为他提供了美术编辑的职位和强有力的经济支持。

据闻,迷弟之心仍然不死的比亚兹莱曾代表The Savoy向王尔德约稿,惨遭拒绝。

年底,经历了翻译被鸽、无辜背锅的比亚兹莱做出了一个小小的报复行为。对于拟定出版的《孔雀》杂志的美术编辑职位邀请,他答复道:他接受这个职位的条件是王尔德不得为杂志写稿。最终杂志出版计划不了了之,比亚兹莱的报复也未能成行。

1896年,《莎乐美》成功在法国巴黎公演,但王尔德与比亚兹莱的关系却不复从前。比亚兹莱辗转于法国巴黎、迪耶普、芒东等地求医。王尔德尚在狱中。12月,The Savoy由于经营方针不稳定,被迫停刊,比亚兹莱再次失业。

事情发展到这里,怎么看两人都要老死不相往来了。但生活的恶趣味再次拉动了命运的纺锤。

1897年5月19日,王尔德刑满出狱,他仿佛收到了命运女神的感召,在出狱当晚立即踏上了舟车劳顿的路程,跨过广阔的海峡,从英国坐船抵达法国迪耶普,下榻于当地的一个小旅馆。巧合的是,此时比亚兹莱正居住在这个小旅馆里。

两人偶然碰面时,比亚兹莱勉强跟王尔德打了招呼。王尔德似乎没有感受到空气的尴尬,发出了几天之后共进晚餐的邀请。比亚兹莱口头答应了,当天却没赴约。

不久比亚兹莱就搬入了另一家旅馆。原因可能是比亚兹莱当时受拉夫洛维奇和史密瑟斯的资助,而拉夫洛维奇与王尔德不和,比亚兹莱也曾在信中向他隐晦地提过此事,并决定搬离旅馆。

王尔德对此耿耿于怀,在与朋友的通信中还特地提到此事,不满比亚兹莱闪避的态度。——老王啊,你也不反思一下你在比亚兹莱的心里为什么会从的偶像沦落到需要避而不见的瘟神的。

王尔德并不知道,这一次,是真的老死不相往来了。两人从此再未见面。

1898年3月16日,比亚兹莱在法国南部一家小旅馆去世,年仅26岁。他临死前皈依了天主教,他在病重时曾致信史密瑟斯写道:“……耶稣……求你毁掉一切,这是圣华净化污晦画面的唯一方法”并且要求“以一切神圣的名义”销毁自己所有的作品(当然他的朋友——出版商史密瑟斯没有照办)。

王尔德听到他的死给史密瑟斯写信说到:“他给人生增添了一种恐怖,却在花一样的年龄死去,这真令人感到可怕与可悲。”比亚兹莱的姐姐玛白则写信给朋友:“他走了,死得像一个圣徒。”

这两位大佬的故事真是从糖到刀到屎呢……有人要嗑吗


注:

关于英译本之争:来源于纪德。

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Douglas:Bosie,作天作地的小美男。其实我比较喜欢王的前任,Robbie Ross,王尔德因脑膜炎去世前后是罗比一直在陪着他,而实际上罗比和王尔德的关系只维持了两年。

伦纳德·史密瑟斯Leonard Charles Smithers:是好朋友,也是无良商家。他违背了比亚兹莱的遗嘱,在他死后仍然用他的稿子继续出版书籍,但如果不是这样比仔今天未必这么有名且资源丰富呢。史密瑟斯和王尔德的关系还行,毕竟是出版商。

拉夫洛维奇Marc-André Raffalovich:是个好人,银行家之子,法国作家,资助青年艺术家,他创办的爱丁堡沙龙曾遭到王尔德的猛烈批评。同时也是当时同性恋研究领域的一员,他企图调和自己的天主教信仰和性向的矛盾。

John Gray:英国诗人、翻译家。1904年,约翰·格雷负责出版了《比亚兹莱:最后的通信》。他做过外交工作以及天主教牧师工作。他和拉夫洛维奇十分相爱,保持了终生的伴侣关系,1934年马尔克离世后四个月他于疗养院病逝。


本篇中译中八卦的参考书目(超链接直达豆瓣):

《恶之花:比亚兹莱插画艺术》,韦君琳代序部分(本篇八卦的大多数料都来自此文),这篇序言记录了比亚兹莱的人生历程,文字资料详实,行文有点毒唯卖安利的感觉(误),书籍装帧精美,可惜作为一本画册来说用纸太太太薄了。

《美的历险》威廉·冈特,我当八卦年度总结刊来看的,其实是一本较为全面的文艺史专著,比仔指路第三章。

《比亚兹莱:最后的通信》比亚兹莱,实名diss这个出版社的出品,翻译校对装帧都很一言难尽。


附:

1.比亚兹莱的照片




(如何用一张图论发型的重要性,时尚达人比仔了)

2.比亚兹莱自画像



3.王尔德的照片


(大家都很喜欢摸太阳穴)

4.比亚兹莱笔下的王尔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