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比纳

7225浏览    133参与
━┳━ ━┳━

【熊羊/旧友组】废墟

*利兹X比纳,雅付亚X戈查

*有私设,OOC。

*基本都是漫画原台词,不是的都是我瞎扯的。


SideA

少年院发生暴动的时候,比纳还没结束探望。手机里的发布会镜头震动着整块电子屏,不禁让草食与肉食都探长了脖子。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与他紧贴一起四肢被缚的棕熊在辔头下发出一句感叹。

比纳伸手挠了挠自己后颈处纤细洁白的毛发,哼出意味不明的长鼻音:“谁知道呢。”

消瘦了许多的棕熊看着他,问出了今日份的疑惑:“今天应该是社团活动日吧,你是怎么和大家解释说要来看我的呢?”

“我没告诉他们。”年轻的白大角羊随意地说道。

“演剧社的大家如果知道你是唯一一个...

*利兹X比纳,雅付亚X戈查

*有私设,OOC。

*基本都是漫画原台词,不是的都是我瞎扯的。

 

 

SideA

少年院发生暴动的时候,比纳还没结束探望。手机里的发布会镜头震动着整块电子屏,不禁让草食与肉食都探长了脖子。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与他紧贴一起四肢被缚的棕熊在辔头下发出一句感叹。

比纳伸手挠了挠自己后颈处纤细洁白的毛发,哼出意味不明的长鼻音:“谁知道呢。”

消瘦了许多的棕熊看着他,问出了今日份的疑惑:“今天应该是社团活动日吧,你是怎么和大家解释说要来看我的呢?”

“我没告诉他们。”年轻的白大角羊随意地说道。

“演剧社的大家如果知道你是唯一一个来探视我的动物,应该会大吃一惊吧……而且你还每个月来两回。”

“是吗?”白大角羊歪了歪头。比纳放下手机,带着一身打理得整洁又干净的皮毛向着利兹贴近道:“我只是来讨好你而已。”

免得你出去之后吃掉我。

“……”利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白大角羊毫不在意他的沉默,就像每个月两回的探视中,他对利兹偶尔的语言寻衅,对方从不回应。于是他又调转话头向利兹询问自己的毛发。

棕熊说:“我觉得你适合长发。”

于是充满日常的对话又得以进行,好像隔阂从未存在。

本以为这回的探视又是如此的波澜不惊,下一秒门外的警卫被打倒在地,暴动的兽少年们缠着七零八落的束缚带踹开了这间小小的囚室。

“喂这头棕熊,我们来解放——”

闯进来的是头西伯利亚虎,或许是从未料想过这间肉食少年感化院中会出现草食,也未料想到会有草食动物来探望肉食动物的情形,闯进来的年轻肉食兽手持着从警卫那儿夺来的电棍对着利兹喊道一半的话硬生生转了个折:“——这儿怎么有草食?!”

比纳明显愣住了。白大角羊的手机还摊放在膝盖上,屏幕中晃动着的镜头外,传来号角财阀新任的掌舵者年轻又沉稳的声音:

“肉食动物吃肉……是天经地义的事。”

囚室内所有动物的视线都不自觉地瞄向了比纳膝盖上的手机,仿佛被按住暂停键的闯入者身后探出了几双眼睛,在看见与利兹并坐在一张床上的白大角羊后立时竖起了眼瞳。

“抓住他!”不知是谁叫喊道。

穿着印着兽少年院字样囚服的西伯利亚虎率先向着在场唯一的草食冲了过去,在手将将触及比纳的衣领时被一脚蹬了出去磕倒在了床对面的墙壁上。

利兹挣脱了手铐,虽然消瘦了许多,但棕熊到底是陆地上食肉目体型最大的哺乳动物之一,即使面对体重最大的肉食性猫科动物也绝不会逊色。

“你这家伙——”

棕熊一把扯过白大角羊的外套衣帽,将他掩在了身后:“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头羊……”

比纳从背后探出头来比划了一下自己:“我有主了。”说着又指了指身前的棕熊。

西伯利亚虎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本就热血上头的脑袋更是被怒火中烧,他说:“说起来,棕熊是杂食性动物吧。”

“嗯?”

“那就不能算‘肉食动物’了呢。”老虎说着不知所谓的话,向面前的棕熊亮出了爪子。堵在门外的肉食兽们看清形势纷纷向利兹摆出了战斗姿势。

“看来你被寻衅了呢,利兹前辈。”身后的白大角羊仿佛事不关己道。

如果能拿掉这个辔头,棕熊或许还能依靠自己尖利的牙齿来唬一唬面前这群寻衅的家伙,如今却只能单纯靠肉搏了。

“比纳,你能用你的角把门口那几个顶开自己逃跑吗?”

白大角羊晃了晃脑袋:“不行。”但我可以踹他们裤裆。

利兹以一臂阻挠了西伯利亚虎的入侵,另一只手推着比纳后背往门口去。

在听见门口处传来吱哇乱叫的呻吟声时,仍在保持视线对峙的两头肉食兽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比纳从门外探出脑袋拽了拽利兹的衣摆:“快啊利兹前辈。”

棕熊看准目标,照着扑来的老虎面上当即一拳,随后同比纳手拉手快步出了囚室向大门处去。

“刚刚你做了什么?”

“踹了他们裤裆。”

“……”

“我的角上可是涂着蜂蜜呢。”

“抱歉,辔头带得太久,我的嗅觉都不灵敏了。”

“我就知道。”白大角羊说,“刚刚那招好帅。”

“跟雷格西学的。”棕熊语气轻松道。

到处都在暴动,没有动物顾得上他们,甚至还有警卫因为他俩手拉手而朝他们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

“抱歉。”比纳一脚蹬开了扑过来的警卫,真情实感地冲对方道歉。

“我现在有一种在带着你越狱的感觉。”利兹说。

“出了门的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

没等比纳继续调侃少年院外清新的空气和繁硕的星空,视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停电了。

棕熊将愣住的白大角羊拎起,扔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顺势扫开了扑过来的不知道哪种动物。

比纳岔开双腿坐在利兹肩头,愣了会儿突然笑了起来。他抓住棕熊嘴边的铁丝,双腿牢牢扣在利兹的咯吱窝:“别把我甩下去啊前辈。”

利兹握住比纳的脚,一拳揍开了一头鳄鱼:“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去里市找雷格西前辈吧。”

“你怎么知道他在那里?”

“直觉。”比纳说。白大角羊的尾巴拍打着棕熊的后背,带着点催促的意味:“怎么说,他都是主角啊。”

“说得也是。”黑暗里的棕熊抬头望了望夜空,巨大的月亮饱满地挂在半空中。他吸了吸鼻子,潮湿的空气中散布着导火索一般的硝烟味,那是散布在空气中的无数动物们肾上腺素的气味,带着惊慌、不知所措、愤怒,以及……兴奋。

利兹说:“你很亢奋啊。”

“有吗?”白大角羊扫了扫尾巴,“黑暗中的冒险,我还是第一次呢。”

 

 

SideB

社会宛如废墟,再怎么努力维护,还是会因为一点震荡而越发崩塌。

雅付亚站在里市前街,冷眼看着眼前的暴动沉默无言。一旁的科莫多巨蜥对眼前的景况惊诧到连舌尖都探了出来。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暴乱了。雅付亚说。

这是在比拼草食动物与肉食动物彼此双方所汇聚的愤怒和欲望,哪一个更强烈。

草食动物并不软弱,然而无论如何与肉食兽的体型相近,也摆脱不掉他们是“被吃”的一方。只有这个事实,从未改变,也无法改变。

这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所决定的法则。是双方的消化系统决定的差异。

而即使大雨降下来了,周围动物们的愤怒也未止息。

戈查被一头犀牛揍倒在地,雅付亚登时从发散的思维中回神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将他拉开:“住手,这个大叔是我的敌人。”

会相亲相爱的马和科莫多巨蜥在周围的暴乱中显眼又不合时宜,戈查对这解释明显欣然接受并配合了起来。

他们装模作样地对打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群体。

雅付亚还在思索对策,但更多的是无法阻止自己思维发散。

这里的的确确是一副地狱的景象……这些年的努力仿佛徒劳,双方的偏见没有达到平衡,这是个无解的课题。

但是戈查说:“我果然还是喜欢这个城市啊。”

说着这番话的科莫多巨蜥露出了柔软的神色,像是真的是认真观察了一番这个社会后作出的评价。

“你是在讽刺我吗?”雅付亚没忍住手下的力道。

躲在城市一隅的你,和每夜站在高处以全视角俯瞰这座城市的我,明明是我看得更多,解决的种族间的矛盾更多……为何你能作出这样的判断呢?

“你讨厌这座城市吗?”

“我从没有以那样的视角来看待过它。”黑色的骏马露出了落寞的神色。

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我只是希望能将它变得更好。

“所以现在才没有任何动物竖起獠牙啊。”戈查说。

尽管大家都怒目相对,但没有任何肉食动物张开獠牙扑倒草食动物,大家只是在肉搏。

“这就是你所守护的城市啊。你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没有一件是徒劳的。因为——”

——这个城市的心脏还在跳动。

原来如此。

被雨水浸湿的雅付亚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戈查,心中豁然开朗起来。

在场的所有动物都在为自己的立场而战斗,吃与被吃的立场,支配与自由的立场……

“这里是中立的呢。”雅付亚道。

“啊?”戈查愣了愣。

黑色骏马被雨水浸湿的睫毛纤长,清隽的面容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想到你还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啊。”

“你是在小瞧我吗?”科莫多巨蜥垂下眼睛:“好歹人生的阅历摆在那里啊。雅付亚,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

“你说得对,还会为眼前的事陷入苦恼的我,心态可能比你更年轻吧。”雅付亚说,“但你确实地提醒了我。”

“还记得从前课上老师说的话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正义,在场的所有人也都不是正义。不过是手握正义在战斗而已。

“这里是中立的。”戈查喃喃道,“赢的那一方才有立场,赢的,才是正义。”

“但这始终是对当年‘战场’课题的诡辩吧。”戈查道。

“你说的对。”雅付亚道,“战场还不在‘这里’。”

科莫多巨蜥心头打出一个问号,但雅付亚却没有更多时间去向他解释了。

这座城市停电了。

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

戈查。黑色的骏马再一次望向昔年挚友。看得见我吧。

他向他传达出自己的心声:“我要赌上你所说的【希望】。”

黑暗中没有视力的黑色魔兽如常行走在夜幕中,他湿漉漉却坚毅的身影在科莫多巨蜥的视线里清晰而耀眼,他看着他走出去,向着周围的黑暗放话道:只有想要吃掉我这个黑色魔兽雅付亚的人,才可以动。

战斗,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温柔。

 

END。


━┳━ ━┳━

大家端午好!我磕过的冷cp,它又回来了!!!

[图片]端午节快乐!!!!!!!!!

端午节快乐!!!!!!!!!

笛卡

比纳校花小妹妹!真真是神仙颜值啊啊啊!

比纳校花小妹妹!真真是神仙颜值啊啊啊!

世界第一秦吹

    人物较多,不喜请直接忽略


    篇幅不能决定我对他们喜爱


    如果OK请享用。


      【当他们知道你被告白后】


    雷格西


    这头大灰狼知道消息后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挠了挠头,看着你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沉默地将美术组该用的道具箱搬了过来。...


    人物较多,不喜请直接忽略


    篇幅不能决定我对他们喜爱


    如果OK请享用。


      【当他们知道你被告白后】


    雷格西


    这头大灰狼知道消息后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挠了挠头,看着你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沉默地将美术组该用的道具箱搬了过来。


    在你没有看见的地方,木质的箱子已经有了隐隐被捏碎的痕迹。


    “唉?”他看着补裂口的你有些惊讶。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根本都不认识他,怎么可能答应嘛。”你这么说着,咬断了线,抚平缝补好的服装后递给有点发愣的他。


     “交给组长吧,我去看看还有其他的没有。”他接过衣服,低低应了句好。


    你看着高大学弟离开,意识到什么。


     雷格西他,刚刚是不是笑了?


     你不动声色地瞅了瞅他的尾巴,确实微微地摆动了几下。


     这家伙在高兴什么啊?你顶着一头的问号莫名其妙。


     今天也是搞不明白后生的一天呢。

 

      哈鲁


      你是在吃饭的时候对哈鲁透露这件事的。


      在一片嘈杂的环境里两个人的聊天并没有被影响,对面侏儒兔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也状似无意地笑着问你觉得怎么样,另一只手的指甲陷入掌心,留下几个深深的指甲印。


      “没印象,看起来像是三年级的前辈…”你咽下一口米饭,挑出配菜里的胡萝卜放进哈鲁碗中。


      “喏,你喜欢的。”“你明明就是因为不喜欢才给我的吧。”哈鲁无情指出,但还是松开手,踢了踢腿,把你挑到她碗中的胡萝卜一口一口吃干净了。


      你耸耸肩,看着洁白的兔子鼓动嘴巴咀嚼食物,眯起眼睛扑棱耳朵的可爱模样,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哈鲁明明也很喜欢嘛。


      和她享用完了各自的午餐,你们就分开活动了,打听到消息的哈鲁很早就等候在教室外,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啊,她托我来给你答复的。”哈鲁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男生,语气十分温柔。


      “她说完全没有想要和你交往的意思呢,麻烦你以后也不要去打扰她了,好吗?”没有看对方的表情,哈鲁心情愉快地离开了。


     毕竟那孩子以后是要和我在一起的嘛。



      比尔


     “什么?!就你这种家伙居然也有人告白?!”


     孟加拉虎不可置信地指着你,嗓门高到你能感到有几双眼睛正悄咪咪地上下打量你。


     “这么说我很伤心哦,有感到被冒犯哦,比尔同学。”


     这蠢猫意思是我还不配了是吧?


     可能你的表情太过恐怖让他也收敛了几分,但还是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这怎么可能”和“我不答应”之类的话。


      Hello?你不答应个屁啊?


      你被他晃的头晕,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你追的漫画最新一本被一只大手提到眼前晃了两下。


      你立马收声,试图去抢,但是这坏心眼的老虎高高举着漫画,完全一副欠揍模样。


     “想看么?”


      你小鸡啄米式点头。


      “可以借你,但有个条件。”粗壮有力的虎臂揽过你的肩,孟加拉虎嘴角挂着丝坏笑。


       “不许答应他。”



        路易


     “你是说,”赤鹿皱了皱眉,重复了一遍你的话。“有个人拦住你对你表白,所以才拖到现在过来?”


     你尴尬地点点头。


     赤鹿眼睛里的嫌弃都快凝成字了。


    “没有下次。”你屁颠屁颠地答应下来以为这就结束了,但这位高贵的路易学长只是打了个轻轻的鼻息,以一种等答案的眼神盯着你。


     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你冥思苦想,在赤鹿若有若无的暗示中突然醍醐灌顶。


    “抱歉。”你沉痛万分的弯腰道歉。“迟到是我的失误,也对我们社团造成了很大影响,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耽误社团活动的。”


     路易面无表情。


     你想破了自己脑瓜,灵光一闪福至心灵。“我不会答应他的。”


     路易前辈怎么可能允许社员因为谈恋爱这种小事而影响到整个社团呢,况且我怎么会是那种肤浅的人类呢!


     你喜滋滋地在赤鹿“孺子可教”的眼神里推门溜了。



   杰克


    你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打扰杰克了。


    “怎么了吗?”对方湿润的眼睛里有着询问意味,你看着比你矮一点的拉布拉多犬,还是把封信交给了他。


    “拜托你转交一下了杰克,就是上次我们在图书馆碰见的……”杰克并没有接过信,只是沉默地看着你,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杰克微微低头不让你看见他难过的眼神,闷声闷气地又问了一句:“是要答应他吗?”


   “不是不是,是要拒绝他的。”你连连摆手,决定坦白。


    杰克迅速抬头接过信,有些愧疚。“抱歉,我刚刚语气不太好。那个,下午要去图书馆吗?”


    你看见他不安地搓搓手指时不时抬头看你一眼的小心模样,有些好笑。


     “当然了,顺便请你喝奶茶,怎么样?”


     “好,好的。”杰克尾巴摇得飞快,红着脸答应了。



     茱诺


     这次茱诺的服装是由你负责的。


     你的学妹身姿高挑,伸展开身体方便你测量,少女尚在发育的窈窕身材因为距离有了彼此靠在一起的触碰。


     茱诺看见你低头露出后颈细腻光滑的皮肤,嘴里嘀咕着数字,柔软的手指按在毛发上的触感。你正凑上前量着狼少女的胸围,没有注意到自己领口也散开一颗扣子。


     身材真好啊。两人同时想到。


     茱诺轻轻搂住你,低头靠在你肩上,刚好能嗅到你身上的奶香味。你习以为常地拍拍她的背,却听见学妹低声说了一句“前辈不要和昨天那个人在一起。”


     你一边量她的腰长一边笑着说:“怎么?茱诺吃醋了?”本是玩笑话,你却听见耳边低低地传来一声嗯。


     你瞟了一眼量尺,听见这声答应笑了,摸摸她的头,展开尺子开始量她的背部。


     “那怎么办,不如茱诺和我在一起吧?”带有挑逗意味的话让狼少女害羞地把头窝进你的颈窝,热乎乎的气息让你打了个激灵,没有听见她低低应了声好。


    比纳

     新来的成员是位美少年。


     还是位招蜂引蝶的美少年。


     “学姐不帮个忙吗?”他脸上的巴掌印显眼到连毛发都盖不住了,但本身的美貌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个而降低,反而多了种……楚楚可怜的魅力?


      你认命地给他拿了冰袋和喷雾。又看他根本没有要接过的样子,动手把冰袋按到他脸上。


     “嘶,疼。”他皱皱眉,看起来还是蛮惹人怜爱的,你默默翻了个白眼,想着咋没疼死你个渣男,把手上使的力放到最轻。


    直到比纳给你递了封粉红色的情书。


    “别人拜托我传达的,顺带一提,学姐你的魅力可真是不分男女。”比纳没看你的脸色慢悠悠地解释,你看着他的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和本人满不在乎的模样突然有点心虚。


    不会是因为这个,被他的女伴误会了吧?


    接过那封情书,你朝他结结巴巴道了谢。“谢谢就算了”他捂着冰袋站起来,  朝你晃了晃手中的喷雾。“这个就够了。回见,学姐。”    


    刚刚转过拐角比纳就靠在墙上,感受到脸上微微的刺痛,沉默半晌,有点烦躁地蒙住眼睛。


     “……我是傻子吗。”



    利兹

    情况现在很不妙脆角。


    你被比你高上一大截的肉食追求者给堵在回寝的路上,周围根本没有路过的人,现在还是晚上。


     你出了身冷汗,把手指悄悄移到了通讯录上,准备打给雷格西或者比尔。


     “为什么拒绝我啊!”对方情绪激动地靠近你,看起来是要握你的肩。就在你准备按下号码的前一秒,对方突然惨叫了一声,你下意识后退一步,刚好撞入一个毛茸茸的怀抱。


    “她不愿意,你没看见吗?”同社团同年级的灰熊松开他胳膊,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压力使对方眼睛里满是恐惧,被松开后很快就跑得不见踪影


    “没事吧?”他低头用一只手轻轻扶住你。你虽然有点发抖,但是还是摇摇头。“多亏你了,利兹。”你朝他投去感激的眼神,得到一个安抚的微笑。接下来的路是他陪着你走回女生宿舍的。


     透过窗户还能看见灰熊模糊的身影,这时候手机嗡嗡震动两声。


     【下次发生这种事,可以来找我。】


     【晚安。】


     我这没出息的在脸红什么啊喂!


     不过,利兹怎么会走那条路啊,明明不顺路来着……



    豪彬

    这是这只大熊猫第二十二次叹气了,并且对方丝毫没有要告诉你原因的亚子……


     个屁。

     真的不想让我知道就不会总是拿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看我然后叹气,摆明了是想让我自己问吧这家伙?


    果然没有过多久就被他用竹子轻轻搔了下脖子。


    “喂,小丫头你今年多大了。”“16。”你老老实实回答,对这问题有点摸不着头脑。黑市医生闻言咔嚓一声咬断了竹子,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打量了你半天,从鼻腔里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哼声。


    搞毛啊这是?


    接着就看见这熊猫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个木瓜扔给你,又扫了一眼你脖子以下腰部以上的某个部位,意思再也明显不过。


    你木着脸看了眼黄橙橙的木瓜,思考着用它打死只熊猫的概率是多少,然后放弃思考,对着瞎了只眼的老男人来了套爱的打击。把少女说不出口的“老子有C”全部灌到拳头里。


     对此黑市医生只是扑棱了下耳朵,愉快地决定不告诉你他不·小·心丢掉的某封情书里的一些,嗯,花言巧语。


     尽管这是真的。

番茄查理

啊啊 你们不觉得

      雷狗子现在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小时候也好可爱 很像妈妈呢❤️

    比纳美女本女(失智发言)

啊啊 你们不觉得

      雷狗子现在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小时候也好可爱 很像妈妈呢❤️

    比纳美女本女(失智发言)

全流域制霸

四成年兽.jpg

沙古瓦先生在陆地上学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雷格西:(后背一凉)

豪彬医生……豪彬医生连夜买站票走了。

所以他们就可着一只狼薅狼毛(bushi)


最后当初看到马总内心独白的我:报警了

四成年兽.jpg

沙古瓦先生在陆地上学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雷格西:(后背一凉)

豪彬医生……豪彬医生连夜买站票走了。

所以他们就可着一只狼薅狼毛(bushi)


最后当初看到马总内心独白的我:报警了

鲜榨焦糖鲑
一个学生会pa, 两个自带背景...

一个学生会pa,

两个自带背景的漂亮神经

一个学生会pa,

两个自带背景的漂亮神经

荼煜

p2是用特效搞出来的
我也想要个帅气的学弟( ’ - ’ * )

p2是用特效搞出来的
我也想要个帅气的学弟( ’ - ’ * )

JackNavy

占tag致歉

【雷格西、路易挂件重制数量调查】

【雷格西、路易挂件烫金徽章重制数量调查】

【挂件其他角色意向征集】

直接在评论里回复想重制的品名、角色名和数量即可。

之后会开微博数调,请不要重复排。

扩散感谢。

【烫金徽章】预售已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13651debpWLZV2&ft=t&id=610519797264

【比纳挂件】通贩已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6a1b1debfMEaoT...

占tag致歉

【雷格西、路易挂件重制数量调查】

【雷格西、路易挂件烫金徽章重制数量调查】

【挂件其他角色意向征集】

直接在评论里回复想重制的品名、角色名和数量即可。

之后会开微博数调,请不要重复排。

扩散感谢。

【烫金徽章】预售已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13651debpWLZV2&ft=t&id=610519797264

【比纳挂件】通贩已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6a1b1debfMEaoT&ft=t&id=610789939702

【双人立牌】通贩已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1e801debsC0S9I&ft=t&id=610534079177

如果链接无法使用可以tb店铺搜【灵潭社】

江海为竭
谁不喜欢漂亮的学弟呢

谁不喜欢漂亮的学弟呢

谁不喜欢漂亮的学弟呢

七千七百七十七点七

谁不喜欢美丽学弟呢(´;︵;`)
现任校花(bushi
哈哈哈想不起来比纳的角是向前弯还是向后弯的时候发现了作者的小bug(////)

谁不喜欢美丽学弟呢(´;︵;`)
现任校花(bushi
哈哈哈想不起来比纳的角是向前弯还是向后弯的时候发现了作者的小bug(////)

levee酱

请学长来家里喝酒?
(不磕CP,单纯喜欢画美型:)
动作有参考

请学长来家里喝酒?
(不磕CP,单纯喜欢画美型:)
动作有参考

一微斗一
华丽的大角羊 试试笔刷 赶脚好...

华丽的大角羊

试试笔刷 赶脚好爽···

华丽的大角羊

试试笔刷 赶脚好爽···

三岛津犬
上课时凭印象画的,有点bug,...

上课时凭印象画的,有点bug,见谅(◍˃̶ᗜ˂̶◍)✩

上课时凭印象画的,有点bug,见谅(◍˃̶ᗜ˂̶◍)✩

孤岛求生

纯画来爽爽。单身久了看个动物都变得眉清目秀,比纳美少年一出场就被吸引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大jio羊!

纯画来爽爽。单身久了看个动物都变得眉清目秀,比纳美少年一出场就被吸引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大jio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