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毕姆

41350浏览    236参与
莫momomo

  

  耳钉纯个人xp,头发不太像原作因为我不会画了

  

  耳钉纯个人xp,头发不太像原作因为我不会画了

根号三
只见了鲨鱼哥一面,但是立马就联...

只见了鲨鱼哥一面,但是立马就联想到了赛可

只见了鲨鱼哥一面,但是立马就联想到了赛可

莫momomo

  可颂好洗脑,拖了很久终于完成了quaso~^q^

  可颂好洗脑,拖了很久终于完成了quaso~^q^

官官
  感觉自己画的好丑哦

  感觉自己画的好丑哦

  感觉自己画的好丑哦

瞳瞳慢吞吞✨
我真的好喜欢草稿流,反而感觉细...

我真的好喜欢草稿流,反而感觉细化了还没有草稿好看…

我真的好喜欢草稿流,反而感觉细化了还没有草稿好看…

_如是而已_

  最后一天了,我怎么还在搞电锯人😢😢😢

  

  大家新年快乐~

  最后一天了,我怎么还在搞电锯人😢😢😢

  

  大家新年快乐~

岸苦

【鲨电】自由、羁绊、追寻

是谁!还在炒电锯人1的冷饭!是我!感叹号恶魔!

毕姆太可爱了,炒他妈的。


毕姆是一条鲨鱼!毕姆在海里游啊游。

毕姆发现自己其实是鲨鱼恶魔!毕姆在海里地里墙里游啊游。

毕姆看见一个淹死的男人,毕姆变成了鲨鱼魔人!毕姆被玛奇玛带走了...毕姆记得自己好像是被玛奇玛大人救了来着。不过,毕姆一直很为自己惧怕玛奇玛大人这件事而疑惑。既然是她救了毕姆,毕姆又为什么要怕她?

后来毕姆还是很害怕玛奇玛大人。当毕姆看到同样在特异四课工作的电锯大人时,毕姆心中的感激之情超过了对玛奇玛大人的恐惧...

是谁!还在炒电锯人1的冷饭!是我!感叹号恶魔!

毕姆太可爱了,炒他妈的。

 

 

 

 

 

 

 

毕姆是一条鲨鱼!毕姆在海里游啊游。

毕姆发现自己其实是鲨鱼恶魔!毕姆在海里地里墙里游啊游。

毕姆看见一个淹死的男人,毕姆变成了鲨鱼魔人!毕姆被玛奇玛带走了...毕姆记得自己好像是被玛奇玛大人救了来着。不过,毕姆一直很为自己惧怕玛奇玛大人这件事而疑惑。既然是她救了毕姆,毕姆又为什么要怕她?

后来毕姆还是很害怕玛奇玛大人。当毕姆看到同样在特异四课工作的电锯大人时,毕姆心中的感激之情超过了对玛奇玛大人的恐惧。

之前就很不想为公安工作,因为不能自由地游啊游,但是毕姆没办法。现在好了,毕姆愿意在公安工作!

 

毕姆,是一条鲨鱼。即使同时也是恶魔或者魔人,毕姆还是鲨鱼。毕姆喜欢游泳、水和电锯大人。

第一次重新遇见电锯大人,毕姆兴奋地扑上去,却被电锯大人嫌弃了。电锯大人说:“臭男人离我远点啊!”

男人?毕姆是男人来着,唉。每当毕姆对着同僚暴力哔哔叭叭倒苦水时,暴力都会说:“当初不占据男人的身体就好了对吧?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是说着逗毕姆的。就算毕姆是女性魔人,她也没可能和电次好到哪里去,暴魔人力腹诽。其实公安几个恶魔和魔人里最不自由的就是毕姆了吧,不像自己和天使还尚存着社会性,至少能拿工资。毕姆的话,拿了钱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蜘蛛除外,蜘蛛完全被玛奇玛豢养着,已经失去自己的意志了。

偶尔暴力也会觉得自己可笑,爱好love and peace的、文明的魔人背离地狱走了多远,和人间又相隔多远?真正的自由,恐怕只有野兽般的毕姆可能得到,但他没机会了。绑定在一个人身上的自由算得了什么。

 

 

将起初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捆绑在一起的是岁月。毕姆和电次一起度过的时间称不上“岁月”,却也不短。在帕瓦夺走共浴的位置之前,电次泡澡时,偶尔毕姆会从他的躯体间隙之间钻进来。

“你什么毛病。”即使已经习惯了毕姆的侵入,电次仍会多说一句。习惯是习惯,不是什么男人都能进电次的浴缸的,电次只是发现毕姆跟狗似的,也就多长了张会说人话的嘴。对一只成天叫着喜欢自己的狗,这点程度的迁就,谁都不忍心不给的。

“电锯大人的水...舒服。毕姆喜欢水。”

“说了多少遍这不是我的水,你在哪里洗澡都一样,最好是回海里去洗。”相比普通魔人得到了更多外出许可权的电次不能和毕姆感同身受。

值得庆幸的是,至少一起浸没在温水中的时候,他们共享着同一种温度。

“家园...”毕姆轻声低喃。世界是潮湿的,而且理应如此。原初的深蓝渗透毕姆,天地本是海洋的模样。毕姆的脑子快被热腾腾的水汽蒸发掉了,独属于水生生物的快感包裹住陆地的叛徒。

“话说电锯要是泡在水里会生锈的吧。”电次捏住了毕姆有弹性的尖鳍,随口说到。手感不错,他想。

“哦哦,最近空气这么干燥原来是因为电锯大人!电锯大人是天才!”盛情的海浪在诉说着。

 

  

 

“冲刺!”耶!从坏女人手里抱走了电锯大人!等等...

“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快跑快跑快跑快跑!”这个味道...

“怎么就没有闻出来呢毕姆!她是波姆啊!”是核弹恶魔人呜呜呜呜!

电锯大人失血过多昏过去了,这可怎么办啊...

“马上留下电次君逃走,我就饶你一命哦。”核弹人对着小偷鲨鱼说。

“唔唔啊呜呜呜呜呜嘎哇!”毕姆转换成了恶魔形态。

核弹人摸摸毕姆的头,毕姆被炸飞到墙上。变成炸鱼了...毕姆想,这个程度应该不会马上死掉吧...毕姆...好弱...

那边来帮忙的家伙全死了,完了完了。巡着早川秋的气息,主要是巡着早川秋身上电次的气息,毕姆趁乱搬着电次用尽最后的力气游到了拳击馆。

电锯大人身边的那个男的肯定不会逃跑,但是他说要毕姆说出波姆和枪的事,不然就杀了毕姆。呜呜呜呜呜呜要是说了的话会被玛奇玛大人杀掉啊,明明这男的刚刚还说毕姆是同伴!人类,虚伪的生物!

“波姆!波姆来了!”坏女人来了!在同伴早川秋和天使的身边,毕姆并不安心地暂时躺下。

 

毕姆早就见过电锯大人,在地狱的时候。电锯人的传说,地狱里的恶魔不会有不知道的吧?只要呼救,电锯人就会赶来,最后电锯人会把求救的恶魔和欺负人的恶魔都杀掉。毕姆看见骇人的电锯砍向自己时,他张开了双手迎接了这次死亡。

魔人的命是单薄的,活着时他们是半个不死之身,死去时又不会背负另一个名号,鲨鱼不一定是毕姆,但毕姆永远是鲨鱼。这是一种诅咒,可能没人想过恶魔的命运也会是一种诅咒。

电锯人的传说听起来不合常理又莫名其妙,许多恶魔不懂也不喜欢电锯人。身处电锯人荫庇之下的恶魔们才明白,电锯人的恐怖,能让其他恶魔的恐怖烟消云散。

毕姆在电锯的轰鸣声中死去时,才掂起了自己这条命,发现它是有分量的。

电锯人英勇无畏,不可战胜。

电锯大人...电锯大人... ...难以忘怀的伟岸。星火燃烧,从未断绝。

 

“你们都想要电锯的心脏,就没人要电次的心了吗?”毕姆醒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电次的控诉。风移云动,大片月华倾洒而下,一刹那若有所失的感觉如电流般击穿了毕姆。

电次是电锯大人的名字,就好像毕姆是鲨鱼魔人的名字一样。嗯?他们不是一个人吗?但是毕姆明明闻得出来...电锯大人身上的味道是有点怪,大概是伤得太重喝了很多别人的血吧?不可能认错,认错毕姆就不配当毕姆了!

难不成电锯大人有两个心脏?一个叫电次一个叫电锯?电锯大人会给自己的心脏取名字吗?那毕姆要给自己的心脏取名字的话,肯定会叫毕姆吧,而不是叫鲨鱼。

对啊!电锯大人的心脏明明叫电次,波姆非说要电锯的心脏,这才会让电锯大人生气的!

毕姆也一直叫电锯大人,电锯大人没有生气过耶...懂了!电锯大人其实很关照毕姆!那毕姆也要开窍才行!

“电、电、电电...电!”电次大人!毕姆叫不出口!

在毕姆和自己的舌头左右互搏之时,电次被波姆炸得只剩下了焦黑的上半身。毕姆冲过去,死死护住了半个电次。

“电锯大人...!!”对不起!电次大人!!怎么办!不叫电次大人的话,电次大人是不是就醒不过来了?

直到天使带着一个死掉的路人来喂了电次血,毕姆才反应过来武器人是可以靠着血液无限复活的。

电锯大人和电次大人,都能从死亡中一次又一次地回归呢。

 

 

羁绊的意思是,束缚牵制,被身边的事物缠住手脚。这个词好像是天使教毕姆的。天使说:“再怎么样,电次和你之间也不会有羁绊啦。你和电次之间倒是会有。”

什么东西...不太懂。毕姆的结论是羁绊是个好东西,毕姆和电锯大人之间的东西,能是什么坏东西呢?

天使后来还问了毕姆,有没有记得一点在地狱死去时的事情。

“没有!”毕姆心虚地潜进地下。天使知道毕姆在骗自己,但他没有追问。目前得知的信息已经足够他告诉早川秋自己的疑虑了,再者,本来人类世界的恶魔也不会留存地狱的多少记忆。

如果当初毕姆知道天使是这样想的,毕姆一定会大声宣扬他对电锯大人的崇拜。不知道哪个恶魔有句名言:“一切取决于自己的认知”,毕姆想,毕姆太喜欢电锯大人了,不可能忘记有关他的任何东西!不管要记住多久要找寻多久,毕姆都不会停止。

毕姆,是鲨鱼恶魔。于是毕姆只能作为恶魔在人间死去在地狱重生,又在地狱死去在人间重生。佛教有个说法是轮回转世,毕姆只能轮回,不能转世。

无望的循环反复,因为电锯大人才有了方向。羁绊,就是道标的意思吧?

循着道标前进,是一种不自由吗?

答案不重要。毕姆不觉得电次是道标,电次是悬在白色苍穹之上的红日,有着足以烧热海水的温度,却不至于让它蒸发。

现在的天空都是白色的啊,毕姆好像记得什么时候的天是蓝色的来着,当然是没有海水蓝的。蒸发了的海水升腾上去能把天再弄成蓝色吗?不知道啊。应该会吧,因为水蒸气很暖和...和电次大人一起洗澡,很舒服。

 

 

“干得好毕姆!跑起来跑起来!”电次在得知了自己从前的移动方式后,以锁链为缰绳套住了鲨鱼化毕姆的嘴。

“不係...不係...”好痛呜呜。

毕姆喜欢自由。某天毕姆对暴力嚷嚷:“毕姆的愿望!第一个就是永远跟着电锯大人!第二个就是想游哪里就游哪里!”暴力敷衍地回应:“看来你除了崇拜电次,还喜欢自由。”

毕姆的自由先是被玛奇玛夺去了,他一开始是不情愿的;毕姆的自由现在又被电次夺去了,他从很久以前起就愿意为电次跑起来。

爆炸怕怕!唔...

“正解!正解!!”电次大人说这是正解!好高级的用词!毕姆要成为电次大人的助力!

“毕姆!不许让我后悔哦!!”风好大!毕姆只能听见电次大人的声音!总之电次大人好帅!

“是!!”

毕姆最后撞上波姆的爆炸失去意识前,他吞下了电次,让电次的身体得以保全。又变成...炸鱼了...毕姆想。

一整个吞下电次大人的感觉本身不是很好,但是毕姆感到温暖。把电次大人放进肚子里,是不是他就再也不会离开毕姆了?然而当电次从毕姆的嘴里爬出来,毕姆发现自己不想把电次一直放在肚子里。

毕姆想要电次大人在前面走,他在后面游。或者电次大人骑着毕姆游也可以。

 

 

和核弹人一战后,被海浪冲出来的三人躺在沙滩上。电次大人说什么...听不到...是逃跑保护什么的?

静静的天光在腥咸的海风中曼舞,眺望着永恒。

想和电次大人一起逃跑,但是毕姆肯定会被玛奇玛抓走。所以说为什么鲨鱼不恐怖啊?

 

 

在某次对电次大人的尾随中,毕姆大概知道了为什么。魔人外出是需要申请啦,毕姆最近很乖,就是出去游动游动,玛奇玛大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你明天送给毕姆吧。”在商业街拐进一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店,和电次大人住在一起的男的这样说。他拿着一只鲨鱼,这只鲨鱼也被抓了?毕姆想。

“什么玩意啊这。”电次大人拎过了鲨鱼,毕姆想。

“显而易见,玩偶。”原来是玩偶哦,毕姆想。

“为什么啊,好麻烦。”电次大人不想送,毕姆想。

“明天是世界鲨鱼爱护日,不然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鲨鱼玩偶。”

早川秋在骗人,哪里会有这种节日。鲨鱼玩偶多,也单纯是因为鲨鱼玩偶确实很可爱。这种程度的谎言,也就拿来骗骗电次和毕姆了。

世界鲨鱼爱护日!鲨鲨鲨鲨鲨鲨鱼!毕毕毕毕毕毕姆!听起来就是个好节日!毕姆有点想跳出来抱住电次大人了,可是明天才到世界鲨鱼爱护日,今天肯定会被电次大人推开。

“我来付钱,你选一个吧。”早川秋说。价格怎样对早川秋来说都无所谓,他只是看着毕姆一副傻傻的样子有点可怜而已。多少让电次关注一下他吧?早川秋已经不是第一次想和恶魔做朋友了,当然和毕姆做朋友是没可能的。

这个男的,人还可以!肯定是对之前威胁毕姆的事情心怀愧疚!毕姆控制不住地露出鲨鱼鳍,在瓷砖地上转来转去。

“什么啊...买两个呗,你一个我一个,就送给毕姆。过节是必须的开销。之前我和啵奇塔过圣诞节还会吃蛋糕来着...这又是啥啊?”电次从一大堆鲨鱼里翻出一只长着蜜蜂屁股的鲨鱼。

“好像是中国进口的...叫鲨bee?”早川秋看看吊牌,有点迟疑地说。

“这啥...”电次又扒拉出另一只怪怪的穿着香蕉睡衣的鲨鱼,“叫鲨蕉?”

不止这些,还有鲨狗鲨手鲨笔鲨瓜鲨雕鲨叉鲨骑马鲨士比亚...

“鲨鱼居然这么受欢迎!过分!”大堆大堆的鲨鱼玩偶引起了电次莫名的嫉妒,“难怪会有世界鲨鱼爱护日,我之前都不知道。喂,秋,我们以后弄一个世界电次爱护日吧。”

“不需要这个节日也会有很多人爱护你。我拿这个鲨鱼狗好了。”毕姆一只鲨鱼,却和电次一样像条狗——早川秋是这么想的。

“拿哪个呢...好纠结啊,要是毕姆自己能来选就好了。不过那样就没有惊...”

毕姆一跃而出:“电锯大人!”差点被撞到的早川秋迅速往旁边躲开。好在店里现在没什么人,不会惊动群众,毕竟明天并不是真正的节日。

“别过来啊啊啊!你是我的跟踪狂吗!”

“是电锯大人说要我来...”毕姆有点委屈,又把大半的身体缩回地下,只露出半个鲨鱼头。

“算了算了。来都来了就自己选吧。”电次叹气般地说。

奇怪,当一个笨蛋旁边出现了一个更笨的笨蛋,原先的笨蛋就会变成成熟的聪明人。早川秋觉得有点好笑。

“毕姆...想要...”毕姆沉下去,而后上半身浮出玩偶堆,四面环顾着。全是鲨鱼诶。

这只鲨剩个头了,多不好啊。

这只鲨都不像鲨...这只鲨一点都不霸气,没有电次大人帅。

“想要... ...电锯大人!”毕姆将自己的愿望脱口而出。

“这个不行。”早川秋笑笑。

“这个不行!”电次大叫,在被早川秋看了一眼后放低了音量说:“挑挑拣拣的,你拿最开始的那个吧。”

只剩头的鲨鱼被扔进了毕姆怀里,早川秋说:“是鲨缺啊。你拿着没问题吗?带不带得进地下?”

“肯定没问题啊,要是东西不跟着毕姆一起,毕姆早就穿不上裤子了。”电次自然地回答了早川秋的问题,在收到后者怀疑的眼神时又不满地撇嘴补充:“我不是笨蛋啊!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电锯大人!不是笨蛋!不是笨蛋!”

早川秋被吵得有点头昏,还好玛奇玛小姐没有把这只也送进自己家。话是这样说,可是真的很热闹啊,这副景象。

生命力的蓬勃能让人觉得未来漫漫无边地铺展。耳边隐隐传来“未来最棒”的疯癫叫喊,早川秋默默对自己说:

我的结局注定。但我不止有未来,过去和现在都找到了归处,所以此生不可能被简单概括为“将以最凄惨的方式结束”。电次的也一样。或许还要加上魔人毕姆的。

一次次一场场的死,印证着一次次一遍遍的生。

 

 

死亡叩动指针。

断臂的毕姆用嘴最后一次拉下电次胸前的拉环:“电锯大人,将我们的愿望...”

我们的愿望是什么?谁的愿望?

毕姆忘了,可他就是这么说了。眷属、海天之接、肌肤相贴。一片混沌中,毕姆的脑子里放起了走马灯。原来还是忘了挺多的,连忘记本身都被遗忘了,但毕姆记得电次大人。

毕姆的脑壳掉了,呜。

毕姆要死掉了,电次大人就没血喝了。电次大人没毕姆肯定也能活下去。毕姆想让电次大人喝自己的血。毕姆要去地狱了。地狱没有电次大人。毕姆在地狱再死一次就能再见到电次大人了。这里不就是地狱吗...不懂,想不清楚,因为毕姆的脑壳掉了。

毕姆不想当鲨鱼了,鲨鱼很弱。可是有世界鲨鱼爱护日。毕姆还有鲨缺玩偶没带上。毕姆是毕姆,就只能当鲨鱼。毕姆不想再是毕姆了...是毕姆的话,不管在电锯大人还是在电次大人身边都呆不长。

那当什么呢?

当企鹅吧。为什么是企鹅?电次大人明明喜欢狗。不知道。毕姆想当企鹅的话,电次大人肯定喜欢企鹅,毕姆想当电次大人喜欢的那个。

血太热了,又在喷溅出来的瞬间变凉。痛、冷、干燥。

但是但是但是,不管多少次,不管多少次,毕姆都要找到电次大人。毕姆还不知道电次大人是不是真的喜欢企鹅,等知道了,毕姆一定要变成企鹅。电次大人是个好人。电次大人还不够喜欢毕姆。水族馆...企鹅被养在水族馆才能被电次大人看见。毕姆不喜欢水族馆,小、封闭。见到了电次大人就把玻璃撞碎。

 

 

轮回时,恶魔是本不会留下生前的记忆的。毕姆的记忆被海水泡得发皱,像一张纸,上面的墨迹被晕开,再也无法辨认出内容。好在那片黑色不会真正消失,它染上了毕姆,毕姆就不会迎来无法挽回的遗忘。

海潮声灌进双耳,毕姆对那个如山般高大的暗影已经没有了多少回忆,他觉得有点遗憾。但毕姆马上又振作起来了,他想:

对不起,电锯大人。两辈子都没找到你,我快要把你忘了。我下辈子先记住电次大人咯。

 

  

毕姆死了,暴力死了,好像还死了个蜘蛛。早川秋和天使加起来掉了三条胳膊,小小红辞职了,帕瓦变得更傻了。从地狱归还以后,电次经常清算自己失去了多少。毕姆的尸体被公安回收用于魔人研究,电次本来想要回毕姆,因为他总疑心没有得到安葬的灵魂是无法安息的。电次没能如愿,玛奇玛小姐说:“这不符合规定。魔人和人类不一样,电次君。”玛奇玛没说完的是,人类是好养的狗,魔人是更好养的狗。

电次偶尔会蹲在地上消沉地数蚂蚁,有人经过他时说了一句“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电次想跳起来骂他几句,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必要。去地狱前和回来后,总是有人说自己像狗,好像没什么区别,没什么变化。再说了,像狗就一定是一种嘲讽吗。

早川秋说:“魔人和人类不一样,电次。毕姆死了会再回来的,你就当毕姆和帕瓦一样被玛奇玛小姐带去放血了。”

“本来就没多伤心...秋,我不去约会了。我和帕瓦跟你一起去北海道。”

 

  

交往短暂,相识太晚,未曾作别。毕姆与电次交错而行。

毕姆对电次来说,是个重要的人吗?

并不。只是和其他人有一点点不一样——如果这一切的一切有一个所谓的旁观者,他一定会这样回答。

但世界是平等的,旁观者所看不到的并非不存在。除鲨鱼玩偶之外,毕姆和电次也分享着对方的其他日常;除地狱之行和核弹飓风之外,毕姆和电次也与彼此并肩作战数次。电锯人所存在的世界,是日本二十个人里有七个死于恶魔的世界。一个有着诸多的伤痛、悲哀和绝望之爱的世界,那就必然也是一个有着遗憾的世界。遗憾是最为避无可避的。

对世界上的人们而言,最好的东西是不出生、不存在、虚无。

对毕姆来说也是如此。不过对他来说,还有次好的东西,那就是马上去死——然后重生,奔赴下一场千顷波涛的追寻。

毕姆被电次绊住了,毕姆是自由的,毕姆在朝圣之路上。这三件事不矛盾。

夕阳坠入海中,世界熄灭了磷火。

生当行长路。


官官
  随手画的,很草我知道

  随手画的,很草我知道

  随手画的,很草我知道

大个子老鼠

裸睡

私设毕姆喜欢裸睡

毕姆喜欢裸睡,这样睡觉就会更暖和,自己冰冷的身体也会暖和起来,和电次同居后更是如此,裸睡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电次的体温,可以与电次裸露的肌肤零距离,是一件令毕姆开心的事情,当然电次可不知道毕姆的这些小心思,他只觉得喜欢的人光着身子,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很难不想把人按在自己身下做活塞运动,但是对上毕姆那无辜的眼神,他要是做些什么的话,会显得自己很不矜持,哪有人被老婆蹭蹭就立了啊,所以只能忍着,但他又不是忍者,于是他决定让毕姆不要裸睡,毕姆也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才一会就受不了了就是啦,毕姆想把这身碍事的衣服脱掉,但是电锯大人不让脱诶,毕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熟睡的电次。...

私设毕姆喜欢裸睡

毕姆喜欢裸睡,这样睡觉就会更暖和,自己冰冷的身体也会暖和起来,和电次同居后更是如此,裸睡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电次的体温,可以与电次裸露的肌肤零距离,是一件令毕姆开心的事情,当然电次可不知道毕姆的这些小心思,他只觉得喜欢的人光着身子,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很难不想把人按在自己身下做活塞运动,但是对上毕姆那无辜的眼神,他要是做些什么的话,会显得自己很不矜持,哪有人被老婆蹭蹭就立了啊,所以只能忍着,但他又不是忍者,于是他决定让毕姆不要裸睡,毕姆也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才一会就受不了了就是啦,毕姆想把这身碍事的衣服脱掉,但是电锯大人不让脱诶,毕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熟睡的电次。

把电次的衣服脱了下来,小电次:嗨,你好。毕姆觉得自己得解决一下生理反应了,小毕姆:嗨,你好,来抱一个。小电次:好啊,来蹭蹭吧。

↑↓↑↓↑↓……一段时间后

🥛🥛

毕姆舔干净了手上的牛奶,心满意足地睡了。


最近电次总感觉自己容光焕发的,直到晚上他正在在思考这件事时,那一块的布料被人拽了下来,随后隐私部位进入了一处温暖湿润的地方,电次明突然就白了最近为什么自己容光焕发的了,电次扑倒了正在为他服务的毕姆“抓到你了,偷腥猫~”

生命大和谐


大个子老鼠

我流的锯鲨

因为漫画里毕姆的戏份很少,所以可以稍微想象一下毕姆的一些设定(不是

电次是那种,表面上“啊啊,最讨厌男人啦”实际上早就被鲨鲨攻下了,什么高攻低防攻,在一起后会比较黏毕姆,但是因为毕姆更黏他,所以只能装高冷X欲很强,一星期至少两发(保底)

毕姆就是那种很黏电次,走哪跟哪,会在无意间打直球,X欲也很强,一般不会主动要,怕电次累着,大概是单纯狗狗讨牛奶,自己没发现的涩,有时候太想要了,会耍小心机,可能会故意让电次发现,这样就可以做得更猛了,总结一下是笨蛋狗狗脑袋有时会变灵光。

在这种设定下,岸边 吉田 秋互相认识,孤寡老人抱团(误   玛奇玛和......

因为漫画里毕姆的戏份很少,所以可以稍微想象一下毕姆的一些设定(不是

电次是那种,表面上“啊啊,最讨厌男人啦”实际上早就被鲨鲨攻下了,什么高攻低防攻,在一起后会比较黏毕姆,但是因为毕姆更黏他,所以只能装高冷X欲很强,一星期至少两发(保底)

毕姆就是那种很黏电次,走哪跟哪,会在无意间打直球,X欲也很强,一般不会主动要,怕电次累着,大概是单纯狗狗讨牛奶,自己没发现的涩,有时候太想要了,会耍小心机,可能会故意让电次发现,这样就可以做得更猛了,总结一下是笨蛋狗狗脑袋有时会变灵光。

在这种设定下,岸边 吉田 秋互相认识,孤寡老人抱团(误   玛奇玛和蕾塞友情向,gl都可,光熙和她们友情向(什么女酮姐妹团)其余人全部存活的if线。

这个世界观可以套我后面写的文里,设定传三代,作者寄了它还在。(确信

如果被雷到,我道歉,告诉哪里雷到你了,我改

在下乃錦衣夜行刘氓是也

海盐冰激凌

  之前看漫画很喜欢小毕姆和他忠诚热烈的爱(╥_╥)写下一篇温馨小文来治愈一下被藤本树刀到的小心灵

  日常向,小狗带着纯情小鲨鱼过周末,含早川家的生活日常,无人物死亡🥺不具CP倾向,毕姆对电锯人是非常明显的崇拜

  —————————————————(分割线)

  “毕姆,你应该很喜欢和大海有关的东西吧?”

  电次瘫坐在马路边的一张公共休息椅上,眼睛盯着马路对面的冰激凌车。正有一个女人拉着她的孩子在那里驻足。

  

  “电锯大人说的超级对哦!毕姆喜欢大海!喜欢水!”鲨鱼魔人从地里轻盈地跳出来,兴高采烈的回答电次。

  

  可是下一秒他就被一记重拳重新捶了回去,随后不知...

  之前看漫画很喜欢小毕姆和他忠诚热烈的爱(╥_╥)写下一篇温馨小文来治愈一下被藤本树刀到的小心灵

  日常向,小狗带着纯情小鲨鱼过周末,含早川家的生活日常,无人物死亡🥺不具CP倾向,毕姆对电锯人是非常明显的崇拜

  —————————————————(分割线)

  “毕姆,你应该很喜欢和大海有关的东西吧?”

  电次瘫坐在马路边的一张公共休息椅上,眼睛盯着马路对面的冰激凌车。正有一个女人拉着她的孩子在那里驻足。

  

  “电锯大人说的超级对哦!毕姆喜欢大海!喜欢水!”鲨鱼魔人从地里轻盈地跳出来,兴高采烈的回答电次。

  

  可是下一秒他就被一记重拳重新捶了回去,随后不知所措的露出半颗头,小心翼翼的望向电次。

  

  “笨蛋!今天早上出门前还告诉过你,和我待在外面不可以突然窜出来,吓到其他人我们俩的麻烦就大了诶!”

  

  “对不起对不起!电锯大人,毕姆下次不会啦!”说罢,他便游到公共椅旁边的树荫里,只露出光滑又隐蔽的鱼鳍。

  

  “呐”电次指了指对面冰激凌车上的文字,又扭过头看向毕姆藏身的树荫,说道:“看到没,那上面贴的两个字是‘海塩’。我认识,秋告诉我的。”

  

  听到电次的话后,毕姆也好奇的探出头。

  

  “有一次秋回来的很晚,他又不许我和帕瓦在吐司上乱涂果酱吃,留帕瓦和猫咪在家后,秋就带着我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我拿起一个蓝色的蛋糕 ,秋指着上面的字告诉我那是‘海盐口味’。”电次继续看着对面的冰激凌车,思绪回到了那个在深夜里灯光强烈的便利店。“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海盐’这个东西,也没有尝过它是什么味道。”

  

  的确,在那个晚风习习的夏夜,早川秋和电次一前一后的走在寂静的街道上。早川秋提着所有东西走在前面一言不发,半路发现身后原本应没心没肺喝着桃子汽水的小狗居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电次,在干嘛?”秋边走边问,听到的只是电次含糊不清的“嗯嗯哦哦”。电次打了一个嗝,一个桃子味的嗝,瓶口还未消散的气泡被晚风拍到他脸上,氤氲着水蜜桃的芬芳。对魔4课团建的那天夜里,他被姬野前辈醉醺醺的带回她家,头晕目眩的同时,瞥见窗外东京迷幻斑斓的夜景,当时的那份纠结,和此时此刻的心境是相似的。愈是被携着桃子汽水味的晚风撩拨,电次和大多数人相比本就不太灵光的大脑就愈发混沌。

  

  他能怎么回答秋?告诉秋他刚刚第一次听说了“海盐”蛋糕这种东西,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还是他正在后悔刚刚为什么不拿着那盒蛋糕结账?

  

  这样子的电次太蠢了!玛奇玛小姐不会喜欢的!他在心里如是叫道。

  

  就这么一路敷衍着和秋回到了家。躺到被子里时,他摸到了胸口的拉环。

  

  “我想看电次实现自己的梦想。”

  

  啵奇塔的身影又一瞬出现在电次眼前。实现梦想……“啵奇塔,我有在好好实现哦。我吃上了各种各样的果酱吐司,现在还盖着被子。而且我还发现了更多好吃的食物,秋做的咖喱饭、食肆的炸鸡、自动售卖机里的各种饮料……对了,你一定也没有听说过‘海盐’食物吧?我还没有尝过,既然是大海里的盐,肯定是咸咸的味道!我懂啦啵奇塔,从明天开始我的新目标就是吃到‘海盐’食物!”

  

  第二天,电次是早川家最快吃完早餐的人,他一路横冲直撞跑到了昨晚和秋来过的便利店,走到印象中的那个货架,货架今早又陈列了许多口味的蛋糕,一片琳琅满目的货品中,电次却没能找到那个蓝色的蛋糕。

  

  “海盐口味海盐口味……啊……老板,昨天晚上摆在这上面的海盐口味蛋糕去哪里了啊?”电次又向收银员询问道。

  

  “啊,海盐口味的么?真是抱歉呢电次君,刚才你来之前就已经被别的顾客买走了哦。”站在收银台后面的中年男人带着歉意的笑了笑。

  

  “啊……”电次有点沮丧的离开了便利店。至于后来,他也去过那家便利店寻找海盐口味的蛋糕,每一次听到的消息都是“已被人买走”,过了一段时间后,每天都大快朵颐各类美食的电次,对这件事也就不再上心了。

  

  “电锯大人?电锯大人?”毕姆的声音把电次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电次看见游到他脚边的毕姆,问道:“毕姆,既然你喜欢大海,那你知道海盐蛋糕是什么味道吗?”

  

  “电锯大人,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诶。”

  “诶呀你好笨,就是海盐口味的食物啊。”

  

  “可是我也不知道海盐是什么。电锯大人说的味道就是海水的味道吧?”

  

  “不可能。海盐和海水怎么会是一个味道。算了算了,和你讲了你也不懂。”

  

  电次又看向冰激凌车的位置,那对母子已经离开了,他四下里瞧了瞧,拍了下毕姆的鲨鱼鳍说道:

  

  “现在周围很安全,等下你跟着我去马路对面买冰激凌的时候,要乖乖听话,出来之前要经过我的同意。”

  

  听到电次允许他跟随,毕姆一边在地面翻滚一边高呼着电锯大人最帅,随后兴致勃勃的跟在电次的脚边。

  

  电次和冰激凌车的老板点了一份海盐味的冰激凌,老板从一桶蓝色冰激凌里挖了一个标志的球体,然后又在上面洒了一层稀薄的糖霜。电次从对方手里接过冰激凌后喃喃道:“应该和那个蛋糕口味一样吧?毕竟都是海盐口味,连颜色都一样。”

  

  付完钱,电次和毕姆又重新坐在方才的休息椅上。

  

  “我可要吃了哦!”电次满怀期待的咬了一大口冰激凌球,入口是糖霜的甜,其次才是海盐的咸味,就好像……嗯……好像舌尖上先是绽放了一朵花,其次嘛……电次想不出如何形容海盐味道的那一部分。将这口颇具层次感的冰激凌咽下去后,电次感觉整个口腔都是凉丝丝的,人也变得神清气爽了,原来海盐冰激凌味道这么好。在东京街头炎热的夏日空气中,似乎真的从远方吹来一阵咸腥的海风。

  

  “电锯大人很喜欢吃这个嘛?”

  

  “对啊,这是我第一次吃,超级好味道。”电次又咬了一口冰激凌球,看到毕姆认真的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毕姆,你是鲨鱼魔人,应该也会喜欢海盐的。”

  “啊?这样么?我不知道。”毕姆看向电次的眼睛,“这个东西叫冰激凌吧,听暴力魔人说他请公安里那个总是很胆小的女生吃过一次。”

  

  “嗯,你也试试吧。不过只能尝一小口啊。”电次把握着冰激凌的那只手伸到毕姆面前。

  。。。。。。

  

  毕姆的脸一下子红成番茄,头上的鲨鱼鳍也透出一点粉色,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语无伦次的喊道:

  

  “诶诶!要我吃电锯大人吃过的食物嘛?啊,毕姆……毕姆真的……呜呜真的好高兴!”

  

  “快一点啊,会化掉的。”电次催促道。

  

  毕姆再三确认电次的意思后,身体微微颤抖地向前探去,在电次咬过的地方蜻蜓点水般用唇碰了碰,之后立刻缩回原位。

  

  “怎么样?”电次问。

  

  “啊……很好……毕姆最喜欢电锯大人了……电锯大人真好。”毕姆舔了舔唇上沾到的冰激凌,红着脸回答。其实他并没仔细尝出冰激凌的味道,只觉得不像海水。

  

  

  “等我吃完这个,你跟着我再到别处转转吧。”

  

  鲨鱼魔人毕姆已幸福的要露出恶魔形态了

  

  

 ————END

  

  

  

  

  

  

羊:我也希望自己虎口能有太陽穴
lof怎么回事啊秒屏真的是,原...

lof怎么回事啊秒屏真的是,原图没过,是鲨鲨的(等身抱枕?有需要自印私信我发原图


二编:在wb那边传了

wb:羊也希望自己虎口能有太陽穴

lof怎么回事啊秒屏真的是,原图没过,是鲨鲨的(等身抱枕?有需要自印私信我发原图



二编:在wb那边传了

wb:羊也希望自己虎口能有太陽穴

官官
  毕姆泡澡泡的太舒服了于是睡...

  毕姆泡澡泡的太舒服了于是睡着了

  毕姆泡澡泡的太舒服了于是睡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