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毛利寿三郎

8715浏览    206参与
风鸟院瑾依

  “那么……就这样安排了”学生会会长推了推眼镜“泉酱,海原祭就麻烦你了,散会。”

  “是……”

  大家都起身收拾好会议桌上有些乱的资料,“再见啦,千秋”“嗯。”“海原祭还是蛮辛苦的,干巴爹!”“我会的。”

  ……

  “奈奈酱~怎么还没有到呀!我们马上就到冰帝啦!”在新干线上的毛利嘟嘟囔囔地和千秋通着电话,“是是,我会好好打的,不过,这场比赛应该不会对上那位冰帝部长……”

  “不管对不对上,寿三郎要好好打,我出校门了,就这样,挂了。”千秋挂了电话,向站台走去。

  湘南的海,咸湿的海风,与大阪不一样的景...

  “那么……就这样安排了”学生会会长推了推眼镜“泉酱,海原祭就麻烦你了,散会。”

  “是……”

  大家都起身收拾好会议桌上有些乱的资料,“再见啦,千秋”“嗯。”“海原祭还是蛮辛苦的,干巴爹!”“我会的。”

  ……

  “奈奈酱~怎么还没有到呀!我们马上就到冰帝啦!”在新干线上的毛利嘟嘟囔囔地和千秋通着电话,“是是,我会好好打的,不过,这场比赛应该不会对上那位冰帝部长……”

  “不管对不对上,寿三郎要好好打,我出校门了,就这样,挂了。”千秋挂了电话,向站台走去。

  湘南的海,咸湿的海风,与大阪不一样的景色,40min的路程。千秋从包里拿出pocky和耳机,悠闲地听着歌。

  “冰帝学园”千秋理了理有些被风吹乱的卷发,“嗯……到了。”

  因为是周六,学校里面并没有多少学生,门卫也只是询问了一下然后就放人了。八月份,东京的气温很明显比神奈川高很多,千秋踩着树的影子,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闲逛。很明显,“啊,迷路了呢。”

  “喵~”一声明显有些凄惨地猫咪的叫声,“哎!小猫!”千秋抬头看见一只小奶猫,“下不来了吗?!”

  网球场上正开始着双打比赛,毛利懒散地靠在观战席,对场地上的比赛一点兴趣都没有,无奈地用手遮住脸,就连衣服也只是在私服上套了件队服的外套。“这种双方都没有出全力的比赛,有什么好打的呀。”……“毛利!你少说两句不行吗!”从电车忍到现在的副部长终于爆发了,你以为,我想打吗!

  “奈奈怎么还没到啊~”毛利终于坐正了身体,“对了!冰帝的那个蓝毛部长呢?”

  碧绿色的树叶,没有sakura,微风轻轻吹过,“小心点啊,不然,我们都会掉下去的。”千秋换了一只手撑着树干,“真是的,刚刚在下面没有看清楚,原来是只蓝白英短呢,长得真可爱啊。”千秋抬手揉了揉猫咪的小脑袋。

  “呃……”千秋看了看离地面不是很高的距离,“我是怎么……爬上来的呀凸(>皿<)凸”不敢下去了!怎么办!

  “喵!喵呜!”“哎!别乱动呀!”

  “请问……”耳边突然响起的低音。

  “哎!”一瞬间被吓到,手没有抓紧树干,要掉下去了!

  啊,这样摔在地上,一定会很痛吧。阳光灿烂的有些刺眼,希望小猫不要被摔到,我将小奶猫搂在怀里。

  ……

  “没事吧。”是刚刚那个声音!还有……洗衣粉的味道。

  千秋睁开眼,“……那个……你眼睛好好看……!”

  ……

  “ありがとうごさいます”千秋认真地鞠躬道谢,脸微微有些红。

  “どういたしまして”越知抱着那只蓝白英短,“抱歉,我的猫太调皮了一点。”

  “没,没有啦。”千秋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卷发,“请问……你,你知道,网球场,在哪里,吗?”

  “网球场?请跟我来。”

  “啊……是!”赶忙拎着靠在树边的包,跟了上去。

  “呼……真高呢”

  “嗯……”大概是注意到了女生跟不上自己,特地放慢脚步。

  宽阔的网球场出现在眼前,网球与球拍的击打声,偶尔几声加油,灰白色与明黄色的交融,“……到了。”

  “那个,”

  “嗯?”

  “我是泉千秋,今天真的谢谢你了,请多多指教!”

  “越知月光。  多多指教。”

  虽然不是樱花盛开的景象,也没有烟火大会阑珊处的热闹,但是,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和怀抱,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到了!好耶!马上就是我的战场了!”毛利干劲十足挥了挥球拍,“奈奈就等着看吧!这次我一定打败那个高个子!”

  “怎么回事!”冰帝派出的是一个一年级生,毛利脸上的干劲立马消失不见了。

  坐在观战席的立海大的现任部长无奈地向毛利解释,“对方都是三年级生了,再说了,本来我们就没有排列比赛的队员,随机知道吧,随机!”

  “……可是!”毛利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给了那个红挑染一个零封,“真没意思,副部长,说好的我可以和那个高个子打比赛的呢!真是的!……我还喊了奈奈来观战呢!”

  “毛利,零封很棒呦。不过对方是三年级生,不管是经验还是身体素质,都是有差距的。虽然,你自己私底下在这段时间有努力地训练……确实有进步。”千秋递了杯水给毛利“上了高中还是会遇到的,对吧。在下一次比赛之前,尽量……不逃训?”

  “……嗯,好吧……”

  “现在还早着呢,大家……回神奈川训练怎么样!”现任部长摸了摸下巴,听着众人的哀嚎声,定下了下午的活动,“那么!一个小时左右的活动时间,在五点半之前,咱们就可以训练完回家了!”

  “……”

  常胜立海大!各位!就算是放假!立海大也不会放弃任何训练的时间的!

  在立海大众人挥拍的背景中,未来的『神之子』以及『皇帝』已经定好了自己将来的国中生涯。

  来来来!

常胜立海大!

娇羞立海大!

王者立海大!

三连霸!

毫无死角!

Let's go !Let's go !立海大!

常胜无败!

 

 

 

血殇

【网王性转】 论u17的校花们究竟有谁?(上)

(原创,不喜勿入,人物ooc,不要ky,谢谢。)


U17性转,慎入!


只写平等院凤凰,德川和也,越知月光,毛利寿三郎,君岛育斗,远野笃京,鬼十次郎,入江奏多。


(本来是想写三谷津阿九斗的,可惜我站的cp是132,对袴田伊藏不熟悉,就没有写了。种曲也一样,对于大曲龙次也不是很熟悉,也没有写。)


私设:平等院的眼睛是金色的。


1.  提起平等院凤凰这一个人,只要是u17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网球打的好就不说了,关健人家长的也是一等一的好呀!


不信,你看着:一头金色披肩发散落在脑后,一双金眸满满...


(原创,不喜勿入,人物ooc,不要ky,谢谢。)



U17性转,慎入!




只写平等院凤凰,德川和也,越知月光,毛利寿三郎,君岛育斗,远野笃京,鬼十次郎,入江奏多。



(本来是想写三谷津阿九斗的,可惜我站的cp是132,对袴田伊藏不熟悉,就没有写了。种曲也一样,对于大曲龙次也不是很熟悉,也没有写。)



私设:平等院的眼睛是金色的。





1.  提起平等院凤凰这一个人,只要是u17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网球打的好就不说了,关健人家长的也是一等一的好呀!



不信,你看着:一头金色披肩发散落在脑后,一双金眸满满的不屑,五官精致,身材火爆,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跪服。所以她的追求者也是非常多的。



可惜,与她的美貌相提并论的是她的脾气,因为她的脾气,导致她的追求者没有一个敢跟她表白的,生怕她一个不高兴把那个倒霉鬼一脚给踢飞。



必竟这也是有前例的,听说一个学长跟平等院女神表白,结果表白没成功倒被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的平等院一脚给踹开了,导致那个学长留下了后遗病:看见漂亮的女孩子,腿都会软了起来。



其实这件事情在当引起了很大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对平等院女神并没有很大的关系,可后来女神还是去道歉了,虽然那并不叫道歉,可所有人对这也是很惊讶,听说劝平等院女神去道歉的勇士好像叫……德川和也???









2.  说起德川和也呀,也是和平等院女神一样的级别,无论是网球和长相样样不输她,尤其是长相,简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典型代表啊!



而且比起平等院凤凰,德川和也更加受那些男生欢迎,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德川美人的脾气好啊!



比起平等院的脾气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人家端的淑女作风,无论对谁都是一派温柔大方地模样。



额……除了平等院凤凰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前生作下的孽,平等院凤凰不待见德川和也,德川和也也不喜欢平等凤凰,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周围三百米保准没人,必竟没有人想当替死鬼。



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有一个传言:好像是一个男生看到她们吵完架后,平等院女神的千年不变的脸上挂着一抹红晕,德川美人的嘴唇又红又肿???









3.  在u17里面,有一位冰美人,她叫作越知月光,比起平等院德川,她的能力只高不低,在网球上更有着“精神暗杀者”的称号。



而且容貌也是一绝:蓝白相间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紫色的瞳眸好似黑夜中的银河,皮肤如雪般白晳,五官精致,身高更是想让人望而止步因为身高有两米多,别人只望着她,不然就看不见她了。



咳咳,如果要问为什么会有冰美人这个称号呢?因为她的身旁的气温是零下1度因为她太像了,就如同冰雪中的美人一般,高傲而优雅,美丽而又淡漠,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她,却又害怕污染了她。



当然,这种情况,在我们的毛利寿三郎小可爱的到临已经灰飞烟灭了,每一天都能看到我们的冰美人一脸宠溺的搂着她的小搭档去吃饭打球。而我们在一旁吃着狗粮。



所以,该怎么说呢?恋爱使人脑残改变???









4.  比起上面的三位,毛利寿三郎可以说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一头暗红色的齐耳发,一双又大又圆的猫眼,可爱的小脸。


看着你的时候能把你给萌化!!!



因为是u17的后辈,所以特别喜欢向前辈后撒娇,可惜撒娇的对象只有越知月光一个,因为她的身高1米九多,只次于越知月光,而且她也不敢向其他前辈撒娇。



所以,因为这个毛利小可爱说的最多的就是‘月光酱!’



其实,在毛利寿三郎刚刚上u17来的时候,是有很多人追的,直到她有了女朋友之后……



呵呵呵。




————————————




OS:小短篇,不要嫌弃❤️



OS:嘻嘻(*^ω^*),剩下的明天再写,有错字的请小可爱们指出哦😘😘😘



OS: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评论!



OS:日常沙雕,欢乐就好。٩(๑^o^๑)۶










风鸟院瑾依

  空气中弥漫着香甜可口的气息,热腾腾的松软的刚刚出炉的,加上丝滑的甜腻的白巧克力,伴着酸酸甜甜还带着水珠的红色草莓,由一朵一朵像花一般的奶油与蓝色的果酱作为点缀。   枣红色卷发的女孩子正在为蛋糕做着最后的一步,表情认真,手法娴熟。窗台边上,枣红色卷发的男生松松垮垮地穿着校服,像没有骨头似的倒在沙发上。              

   “寿三郎,做好了。”女孩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浅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开心的情绪。...

  空气中弥漫着香甜可口的气息,热腾腾的松软的刚刚出炉的,加上丝滑的甜腻的白巧克力,伴着酸酸甜甜还带着水珠的红色草莓,由一朵一朵像花一般的奶油与蓝色的果酱作为点缀。   枣红色卷发的女孩子正在为蛋糕做着最后的一步,表情认真,手法娴熟。窗台边上,枣红色卷发的男生松松垮垮地穿着校服,像没有骨头似的倒在沙发上。              

   “寿三郎,做好了。”女孩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浅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开心的情绪。 “奈奈做的看起来超级好吃呀!”刚刚还懒散地摊在沙发上的男生,像打了鸡血一样凑过来。

  “还不去训练吗?”“yada!”“说起来,寿三郎这个月的逃训次数有点多哦。”“哈哈哈,是……”   话还没说完,看到窗户边一闪而过的熟悉人影,毛利匆忙地蹲下藏在操作台后面。

  “砰!”门一下子被大力推开“泉酱!有看见毛利那个混蛋吗!”

   “啊,来的真不巧呢,小寿刚刚从窗户翻走了。”听见网球部里着急忙慌地问话,千秋不缓不慢地扯着慌“刚刚还在想小寿怎么就那么慌不择路地逃跑了呢,连自己喜欢的甜点都没有吃,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跑那么快了呢。”  

   “是,是吗?原来如此。”发觉气氛有些尴尬的近藤学长正想离开。

  “对了,小寿麻烦大家照顾了,以前在四天的时候,就经常逃训,不管是教练还是平善之前辈都拿他没办法,所以……这个蛋糕前辈带走吧,反正这么大我也吃不了,训练好辛苦的,还要花时间来找小寿……”千秋一边包装着完成不久的蛋糕,一边和近藤前辈说了下今年社团经费的事,“喏。”随手将包好的蛋糕递给了对方。

  近藤挥了挥手,拎着散发着甜腻香气的蛋糕远去,“还不知道今天蛋糕的下场会不会像上次那样惨不忍睹,哎……” 网球部这里是如何争抢蛋糕就不是还待在甜品室的两个人会想的了。

  “真是的,我的蛋糕……”毛利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眼睛,“我都没有蛋糕吃了……”

  “没了。”

  “……不要这么绝情嘛!奈奈都不知道那个冰帝的部长有多恐怖!我都这么惨了,还没有甜点吃吗?”

  “是惨,惨的你还有时间来我这里逃训。”

  “奈奈!明天下午我们还有和冰帝的练习赛,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是是,我开完学生会会去的。”说着便迅速地用最短的时间做着纸杯蛋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叮”烤箱好了,毛利手忙脚快地做着收尾工作。千秋整理着私人物品。

  二人走在教学楼后的小路上,暖橙色的夕阳,半透明的影子交织在一起……

  “奈奈,我会变强的!”他在分岔口这么说。

  “嗯,相信你。”


酒光潋滟

(月寿)最恰当的时间3

11.雪月

离开高中生活有大半年了,和月光桑在一起也已经快三年了。这期间也不是没有吵过架,不过最后还是和好了。


回想起高中U17拿到世界冠军,然后被月光桑告白这件事,现在仍然时不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啊!

今年是毛利上大学的第一年也是月光桑大学的第三年,虽然没有在同一个大学,但是两人之间还是时不时的约会,大学第一个寒假想要和月光桑一起度过。

怀抱这这样心情的毛利打电话给了月光桑,然后啊……

“月光桑。”

“嗯。”

“你说的想要约会的地点就是你家?”

“有什么不对吗?”

“啊,不,怎么说呢,月光桑,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呀。”

“……你在想什么。”越智月光说完,打开门,然后...

11.雪月

离开高中生活有大半年了,和月光桑在一起也已经快三年了。这期间也不是没有吵过架,不过最后还是和好了。


回想起高中U17拿到世界冠军,然后被月光桑告白这件事,现在仍然时不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啊!

今年是毛利上大学的第一年也是月光桑大学的第三年,虽然没有在同一个大学,但是两人之间还是时不时的约会,大学第一个寒假想要和月光桑一起度过。

怀抱这这样心情的毛利打电话给了月光桑,然后啊……

“月光桑。”

“嗯。”

“你说的想要约会的地点就是你家?”

“有什么不对吗?”

“啊,不,怎么说呢,月光桑,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呀。”

“……你在想什么。”越智月光说完,打开门,然后转身冲着寿三郎说:“进来吧,没有人的。”

“唔,好。”毛利当然知道了,不过是嘴上一调侃,书上不是说情侣之间约会一般会去比较浪漫的地方吗?果然不愧是月光桑啊。

“你想要喝点什么?”

“什么都行吗,月光桑~”

“只有白水和茶,你要哪个。”

“唉,月光桑,你的服务态度太差了啊,哪有你这样招待客人的。”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成了客人了。”

“哇哦,月光桑你这样太犯规了啊。”被月光桑一记直球打得无言以对了。难得的,毛利也有了害羞的一面。

越智月光轻轻靠近毛利,手一伸,将他揽入怀里,摸了摸他的小卷发,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放到了毛利眼前。

“月光桑,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属制的钥匙在眼前晃动。

“这个房子是我的,钥匙给你,如果想要来,随时可以。”

“月光桑~”

“我刚刚说了的,你不是客人。”

毛利忍不住扑了上去,主动的吻上了月光桑的唇。

心想:月光桑真的太会说情话了。

12.许诺

“月光桑。”


“嗯。”


“你觉得我们会分开吗?”


“也许。”


“哇~月光桑这种时候不应该说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吗?”


“……你从哪里听的。”


“电视剧不都这么演吗,男女主发誓一辈子不离不弃的。”


“寿三郎,你听着。”


“突然这么正式吗,月光桑。”


“我不敢说我一辈子都在你身边,我能许诺的就是,寿三郎你不放开我的话我也不会放开你的。如果有一天我们对彼此互相厌倦了,到那时候,我也绝对不会强留的。”


“月光桑……”


“嗯。”


“我果然最喜欢你了啊!”


“寿三郎……”


“再叫叫我吧,月光桑,我想听。”


“寿三郎。”


“月光桑,唔~”


越智月光突然吻上了毛利寿三郎,双手紧紧环住他,想要将他融入自己的骨血一样。


“月光桑~”

……

“月光桑~”

……

伴随着一声声的叫喊,越智月光的动作也越发具有侵略性,像野兽在啃食自己的猎物一样。

……

一夜无眠,只有那春室里的点点呻吟。


“月光桑~”


“嗯。”


“请对我温柔点啊。”


“下次试试。”


“哈?”


“或者现在?”


“不,请务必下次。”

风鸟院瑾依

  “真是的……不管是扣杀还是……都没有办法啊……”毛利揉了揉因为一直在强行接冰帝部长的马赫发球而酸痛的手腕,“怎么可以停在这个地方啊!双打已经输了一局了,这一局必须拿下!这可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呢!”

  “不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了。”越知波澜不惊的蓝色瞳孔中倒映出早已变得难以拉开距离的比分。

  一边是脸色苍白,消耗了大量体力从而导致双腿发颤的立海大网球部国一正选,枣红色的卷毛被汗浸湿,狼狈地搭在脸上;另一边则是面色红润,并没有多少大碍的冰帝网球部国三部长,步伐悠闲的像是在自家的后院里散步。胜负已定!

  最后一个杀球稳稳地压在底线上,哨声...

  “真是的……不管是扣杀还是……都没有办法啊……”毛利揉了揉因为一直在强行接冰帝部长的马赫发球而酸痛的手腕,“怎么可以停在这个地方啊!双打已经输了一局了,这一局必须拿下!这可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呢!”

  “不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了。”越知波澜不惊的蓝色瞳孔中倒映出早已变得难以拉开距离的比分。

  一边是脸色苍白,消耗了大量体力从而导致双腿发颤的立海大网球部国一正选,枣红色的卷毛被汗浸湿,狼狈地搭在脸上;另一边则是面色红润,并没有多少大碍的冰帝网球部国三部长,步伐悠闲的像是在自家的后院里散步。胜负已定!

  最后一个杀球稳稳地压在底线上,哨声响起,“6:1     game by 冰帝。”

  “毛利!”赶忙去救球的毛利因为过于频繁的动作,无力地摔在地上。

  最后,立海大附属还是以微弱的比分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在电车上。

  “我就差一点点,就可以打回去了。”毛利懊恼地挠了挠湿答答的头发。

  “不用自责,不管是经验还是身体素质,毛利打不过也是正常的。是我们的排兵布阵不够完美,才会被冰帝抓住漏洞……”立海大网球部现任部长认真的反省为什么比赛会打得如此艰难。

  “不过,毛利!训练这种小事儿,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突然想起毛利那让人无奈的逃训次数,操碎了心的副部长妈妈正好趁着毛利输了比赛的时候来了一波明示。也不知道天天训练的时候,到底躲到哪里偷懒去了!不管是找老师、问同学、看监控,连毛利的影子都看不到!上一次排位赛,好不容易想要让毛利感受输球的心情,结果,自己被这臭小子给零封了!小样!总有可以打败你的人!看你这次还不乖乖的给我去网球场训练!

  “副部长!我记得我今天约好了要和奈奈一起看电影的呢!那么,就先走一步啦!”说着迅速地拿起网球包,跑路了。

  天气真好啊。

  属于神奈川咸湿的海风,

  带着暖暖的温度,

  温柔地掠过被浸湿的队服,

  “太好了,打进全国四强了呢。”

  奈奈在电话的那头,

  淡淡地表达了胜利的喜悦,

  “所以,接下来的国中时间,寿三郎会努力的吧,去努力地打败曾经战胜你的人。”

  “嗯!他很强大,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

 

 

变成了一条疯狗

【月寿】得寸进尺

常规摸鱼。

祝贺我实习结束!

这一条请大家不用点红心和蓝手,谢谢大家!我好怕被屏TwT

这里。

常规摸鱼。

祝贺我实习结束!

这一条请大家不用点红心和蓝手,谢谢大家!我好怕被屏TwT

这里。

SVT的小克拉

高中生年日小短打(三)

        正在尴尬时亚玖斗自带光辉地出现了,身后的伊藏端着耀眼瞩目的美食登场了。(配音:锵锵锵锵~੭ ᐕ)੭*⁾⁾)

        “嗯?”种岛眼冒金光看着亚玖斗的作品开始评价,“呀呀呀!不得不说这真是令人钦佩啊!你这是放了什么化学产品?”

        “咳,前辈。”亚玖斗一撩刘海,“货真价实的厨艺造就,没有添加任何药剂!”说完还自...

        正在尴尬时亚玖斗自带光辉地出现了,身后的伊藏端着耀眼瞩目的美食登场了。(配音:锵锵锵锵~੭ ᐕ)੭*⁾⁾)

        “嗯?”种岛眼冒金光看着亚玖斗的作品开始评价,“呀呀呀!不得不说这真是令人钦佩啊!你这是放了什么化学产品?”

        “咳,前辈。”亚玖斗一撩刘海,“货真价实的厨艺造就,没有添加任何药剂!”说完还自信地拍了拍伊藏。

        伊藏连忙会意,“没错!我亲眼见证了这令人震惊的过程!货真价实!”说完还拍了拍胸脯像是在做担保。

        “那可真是稀奇。”加治冷不丁地来句讽刺,还伴随着刺骨的冷笑,结果被远野给打了一顿。

        “天卷真会破坏气氛!”远野摁着加治的头望向毛利,“小卷毛不是很想尝尝吗?尝尝呀~”

        被突然cue到的毛利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还不忘和身边的前辈握手似是永别。

        “寿三郎不要怕呀。”亚玖斗的微笑映入眼帘,毛利只好干脆利落地咬了口饭团,结果出乎意料。

        在前辈们肉疼的目光下毛利开心地叫到:“真的好好吃!”然后开心地原地转圈。

        “果然疯了。”远野一脸嫌弃地看着后辈开心的模样抱紧自己。

         “诶?”猫咪听到远野的评论后鼓起腮帮子,“是真的好吃啦前辈!”

         最后还是在“热心”队友越知的再次尝试后大家才放心吃起了美食,顺便将亚玖斗夸上了天。




         聚会在吃饱喝足后散场。。。。。。。

         “风多前辈!”毛利眼泪汪汪地拽着加治,“好久以后才能见面了!”

         加治非常嫌弃地甩了甩袖子 “你是不是喝酒了毛利?”

         毛利闻言委屈地拽着越知的衣角嘟囔,“前辈,未成年不好喝酒的。。。。。。”

         加治笑出了声,难得温柔地揉了揉后辈的头发,“真的是,头发该捋捋直了。”

         “天卷是在说自己吗?”远野抢了君岛的大衣披在身上,“多买些夹子吧你。”

         加治切了声没有说话,倒是种岛建议远野可以去烫个头被远野一顿臭骂。

         “废物们,走了。”平等院没有等别人回应便打招呼走人了。

         “今日的直播要取消了。”君岛看着晚霞裹紧了衣服已经开始安排时间了。

         “呐~前辈,再见。”毛利也拉着越知和加治挥手告别了,颇像一个幼儿园的小孩子。

         “呐天卷!”远野把埋在围巾里的脸露了出来,“明年见。”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啊,再见啊。”加治看着队友离去的身影嘟囔,然后回头向种岛挥了挥手。

         “呐~”种岛依旧笑眯眯的,带着浓重的关西腔,“明年再见啊各位。”





         












SVT的小克拉

高中生年日小短打(二)

        不知道原来喜欢我的小可爱还喜不喜欢网王,但是我还是冒泡来更文啦~(=^▽^=)


        “老大还没来吗?”毛利已经无聊到和大曲一起泡茶了,“快要到时间了诶~”

        “老大那么早来还能叫老大吗?”加治将君岛的围巾挂回原...

        不知道原来喜欢我的小可爱还喜不喜欢网王,但是我还是冒泡来更文啦~(=^▽^=)

        


        “老大还没来吗?”毛利已经无聊到和大曲一起泡茶了,“快要到时间了诶~”

        “老大那么早来还能叫老大吗?”加治将君岛的围巾挂回原位,“老大自然是压轴出场的。”

        “叮~”

        “啊呀啊呀~”入江推着门一脸歉意地推开门,“车晚点了呢!”

        “呀~”种岛手里拿着牌招呼着入江,“多多你快来!”入江只好摇摇头过去和种岛、不破和秋田玩起了牌。

        “现在就差鬼前辈、渡边前辈和老大了诶~”毛利开了袋棉花糖招呼着加治。

        “不对吧,不是还有亚玖斗和伊藏吗?”加治毫不客气地抓了把棉花糖。

        “亚玖斗前辈在下厨呢~”毛利神神秘秘地在加治旁指着厨房的方向,“伊藏前辈进去了后到现在还没出来,似乎很乐意地在打下手。”

        加治的脸色可谓惨白,感叹天真烂漫的后辈还未真正接触这个“大家庭”,扶额缓冲后加治抬头问道,“是谁让亚玖斗下厨的?”

        “嗯?”种岛顿了顿手,然后把手中的牌扔了出去,看着其余牌友震惊的表情后摊摊手,“越知和毛利来得比较早,当时就我们几个,他们支持亚玖斗下厨我也不好说什么。”然后一脸无辜地吸了口可乐。

        加治满脸黑线也不好发作,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伊藏身上。毛利看前辈不悦的表情询问道,“难道亚玖斗前辈的厨艺不好吗?前辈当时自告奋勇的时候可自信了!”

         加治没有回话,反而瞪了眼越知,“你去问你搭档。”

         然后加治就慢慢看着毛利越张越大的嘴和越来越翘的头发叹了口气。





         “废物们非得扮这么无趣的东西!”平等院依旧带着他那六分嘲讽四分不屑的傲人笑容和嫌弃的吐槽,“饭前打一场!”

         “呀头儿~”种岛好不在乎地翘着二郎腿,“都过年了还搞这些有的没的,作为头儿您几天不得带带气氛带大家玩儿吗?”

         傲娇如平等院,冷哼一声便带着渡边入座了。

         “就差鬼前辈了诶~”毛利被平等院震地心慌,抓着越知问鬼什么时候才来。

         “久等了。”鬼高大的身影随毛利的询问一起出现。平等院看不惯地再次冷哼,大家也就乖乖闭嘴了,气氛一度冷场







 

SVT的小克拉

高中生年日小短打(一)

        啦啦啦~快过年了,我来冒个泡嘿嘿嘿(◦˙▽˙◦)


        寒假不用去训练营,于是寒假一开始大家都窝在暖暖的被子里冬眠,平淡的日子一直到快过年才有了起伏。(我就按中国的日期来咯~莫要介意)

        加治早上吃好早餐便披起一件风衣踏上了去种岛家的路。训练营的各位约好要在过年的前几日聚一聚,原本定在神奈川的毛利家...

        啦啦啦~快过年了,我来冒个泡嘿嘿嘿(◦˙▽˙◦)





        寒假不用去训练营,于是寒假一开始大家都窝在暖暖的被子里冬眠,平淡的日子一直到快过年才有了起伏。(我就按中国的日期来咯~莫要介意)

        加治早上吃好早餐便披起一件风衣踏上了去种岛家的路。训练营的各位约好要在过年的前几日聚一聚,原本定在神奈川的毛利家,但因为训练营高中生里关西的较多,于是种岛便揽了下来。

        加治打开大家的群聊开始问候:

        加治:新年快乐呀,都到了吗?

        毛利:没有呢,但是风多前辈得快些来哦~我可想你了~(๑´∀`๑)

        加治:。。。。。。

        远野:我快到了,卷毛你自己看着办吧。

        毛利:我也很想远野前辈的呢!远野前辈要喝什么我去买!

         。。。。。。

         看着热闹的群聊年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了,臭脾气如加治也勾起嘴角笑出了声,第一次觉得毛利这个后辈挺好的,远野的咒骂也怪想念的。

 


         “呀!打扰了。”加治进了种岛家门开始礼貌的打招呼。

         “呀风多!”种岛跟毛利正在打游戏,“长辈们都出去了,今天是个属于我们的狂欢日啊!那么拘束干什么”说完还笑眯眯地让毛利掩护他一下。

         “哟天卷!”远野正在给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君岛卸妆,嘴里还在咒骂“让你臭美,明明不想让粉丝认出来才穿那么多,居然还化个妆!”

         君岛叹了口气解释:“这样认出来了还能在粉丝前保持形象。”

         加治嘴角抽了一抽,径自在泡茶的大曲身旁坐下了,“一如既往的热闹。”

         大曲没有看加治,但点了点头继续泡茶。

         “诶哟老古董!”远野甩着手上的水嫌弃地瞥了眼茶,“party给我们喝茶吗?”

         “挺好。”越知冷不丁来了一句吓得远野差点甩手拍到加治。

         “一惊一乍的!”远野擦了擦手拽着加治远离了正在喝茶的大曲和越知,“瞧瞧,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远野你像极了炸毛的猫。”加治翻了个白眼学着刚刚远野吓到的样子。

         “呵天卷,好久不见胆子变肥了!”远野冷笑,抄起君岛搁置在沙发上的围巾对加治猛抽。

         “风多前辈一如既往的跑得快呢!”毛利嚼着薯片跟越知探讨加治的脚力。

         “这挺好的。”种岛尝了尝大曲泡的茶咧了咧舌头。











         

变成了一条疯狗

【月寿】冰帝传统

我又来即兴摸鱼,我快乐。

虽然可能没有人看,但是因为我那天被lof屏了太多次真的搞怕了,所以请大家真的不用点红心和蓝手,谢谢大家!

我希望这次能够顺利发出。

我又来即兴摸鱼,我快乐。

虽然可能没有人看,但是因为我那天被lof屏了太多次真的搞怕了,所以请大家真的不用点红心和蓝手,谢谢大家!

我希望这次能够顺利发出。

Cyan's Douglas

一个脑洞对话

毛利:呀,你是四天宝寺现在的部长吧。

白石:是的,听说毛利前辈曾经也是在四天宝寺。简直有些无法相信啊,去年在全国大赛见到前辈时完全想不到前辈竟然在关西学习过。

毛利:因为没有四天宝寺式的开场吗哈哈,当时我以为会是原哲上场,却是一个面生的后辈。不过他开始的速度也的确令人棘手......看来你们是一批不错的后辈呢。

白石:从前辈那里接过网球部的时候,我们就立志要继承他们的梦想,带领大家走向更远更高的天地,这也是我作为部长的责任。

毛利:说起来——白石,你知道吗,你继承的不仅仅是四天宝寺网球部部长。

白石:......那还有?

毛利:虽然只在那里一年,但是我也为你们留下了我的一点心意,尤...

毛利:呀,你是四天宝寺现在的部长吧。

白石:是的,听说毛利前辈曾经也是在四天宝寺。简直有些无法相信啊,去年在全国大赛见到前辈时完全想不到前辈竟然在关西学习过。

毛利:因为没有四天宝寺式的开场吗哈哈,当时我以为会是原哲上场,却是一个面生的后辈。不过他开始的速度也的确令人棘手......看来你们是一批不错的后辈呢。

白石:从前辈那里接过网球部的时候,我们就立志要继承他们的梦想,带领大家走向更远更高的天地,这也是我作为部长的责任。

毛利:说起来——白石,你知道吗,你继承的不仅仅是四天宝寺网球部部长。

白石:......那还有?

毛利:虽然只在那里一年,但是我也为你们留下了我的一点心意,尤其是你,白石藏之介。

白石:难道说,前辈,你一直都在......

毛利:没错,就是你——继承了我的保健委员!




变成了一条疯狗

【月寿】给毛利酱的生贺

昨天发的,又被lof弄没了。

我累了,我只是想发一下生贺而已。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不过请不用点了,我只要一收到两个以上的红心就要被p。

2000字短打月寿。

昨天发的,又被lof弄没了。

我累了,我只是想发一下生贺而已。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不过请不用点了,我只要一收到两个以上的红心就要被p。

2000字短打月寿。

仁王蟹蟹籽

『🎾🐰rabi相关翻译』


2020.01.03 毛利寿三郎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rabi相关翻译』


2020.01.03 毛利寿三郎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紙鳶

【月壽/毛利壽三郎2020生賀】小毛利生日快樂!

* U17 背景,時間線什麼的被我吃了。

* 立海是溫暖的大家庭!

* 毛利+樺地的慶生會~立海跟冰帝是聯姻的關係(誤

 

01

  雖然因為在國中部時時常翹訓,跟三巨頭之外的學弟們不熟。毛利還是在海外遠征組回歸之後,憑藉著自己開朗和善的個性與其他學弟迅速的混熟了。

  過完年回訓練營,立海的眾人聽見跡部要幫樺地辦一場生日會,才忽然想到毛利的生日貌似也在那天。切原和丸井高興地嚷嚷著也要幫毛利慶生,兩人用閃亮亮的眼神看向三巨頭,想徵求他們的同意。

  看著兩隻小動物期盼的表情,幸村思考了一下,緩緩點頭道:「說起來還沒有報答毛利學長默默支持我們,既然他生...

* U17 背景,時間線什麼的被我吃了。

* 立海是溫暖的大家庭!

* 毛利+樺地的慶生會~立海跟冰帝是聯姻的關係(誤

 

01

  雖然因為在國中部時時常翹訓,跟三巨頭之外的學弟們不熟。毛利還是在海外遠征組回歸之後,憑藉著自己開朗和善的個性與其他學弟迅速的混熟了。

  過完年回訓練營,立海的眾人聽見跡部要幫樺地辦一場生日會,才忽然想到毛利的生日貌似也在那天。切原和丸井高興地嚷嚷著也要幫毛利慶生,兩人用閃亮亮的眼神看向三巨頭,想徵求他們的同意。

  看著兩隻小動物期盼的表情,幸村思考了一下,緩緩點頭道:「說起來還沒有報答毛利學長默默支持我們,既然他生日要到了,慶生這種小事倒是可以。」

  語畢,他轉頭看向柳跟真田,「那麼我負責去跟跡部談談合辦的事;真田去通知高中生們;柳單獨去找越知學長,問問他有沒有什麼建議,畢竟他比較了解毛利;而其他人瞞住這件事,跟冰帝的人一起佈置,可以嗎?」

  真田跟柳點點頭表示知道,分別散去。幸村跟仁王柳生交代了一下需要採購的物品清單,完畢後也轉身朝跡部的寢室走去。

  大人們(?)一走,切原和丸井興奮地對掌一拍,發出響亮的聲響,接著他們轉頭看向胡狼,異口同聲道:「那麼準備禮物,就交給胡狼(前輩)負責! 」

  「啊?為什麼又是我……」

  「你能想像交給赤也會發生什麼事吧?」丸井誇張地嘆了口氣,「肯定不是慶祝,而是大混亂。」

  「對阿,丸井前輩說的沒錯、」切原很順的接下去,才反應過來,氣得跳腳急道:「欸!前輩什麼意思,我才不會造成混亂!」

  「赤也不用解釋,噗哩,我們太了解你。」仁王唯恐天下不亂的插嘴道。

  丸井跟仁王互相調笑切原,眼看切原辯不過他倆,臉脹紅的快要變成紅燒海帶。為了避免柳事後找他們算帳,胡狼趕緊出聲緩頰說:「好了好了,我會負責的,那你們要幫忙想喔。」

  他朝柳生不停地使眼色,柳生似笑非笑地看了一會戲才開口:「別鬧了仁王君,我們快去完成幸村君交代的事吧。」又朝胡狼點點頭:「這兩個人就交給你了。」

  「是、是。」仁王伸手用力揉了一把切原亂糟糟的捲毛,在切原暴怒之前雙手插著口袋溜走了。

  胡狼無奈地看著竹馬和後輩,伸手搭住兩人的肩,將還在大眼瞪小眼的兩人拉走,思考著該找些什麼事給他們做。

02

  話說幸村敲了跡部的房門,說明來意以後,意外地得知跡部早就有在策畫毛利的慶生了。

  「怎麼說也是對戰過的對手,還是我們冰帝前部長的雙打搭檔。」跡部的說法是這樣。

  「沒想到跡部你意外的細心呢。」幸村微笑著說。

  「哼。」跡部微微撇嘴,很不滿意幸村的說法,「只是順便,本大爺辦慶生會的主角是樺地,既然你來問了,那他的部分就由立海接手吧。」

  說著,跡部邊翻出了一張摺疊的籌備禮單遞給幸村。幸村打開一看,上面非常詳盡地列出毛利跟樺地慶生會的籌辦事宜,並沒有厚此薄彼。

  「謝謝吶。」決定不點破這件事,幸村只是笑著點頭表示收到。

  正要離開時跡部的聲音又從背後傳來,「剩下的事找忍足侑士去,有什麼需要本大爺包了。」

  沒有再接話,出了房門以後幸村悶笑一聲,意外跡部的不坦率。他拿出手機將禮單拍下,傳了訊息給負責採購的柳生跟靠譜的胡狼,讓他們有問題找忍足侑士;還有負責通知高中生們的真田跟柳,之後便將禮單收進口袋,準備回房間跟不二和白石分享跡部的反應。

  

  這邊真田負責去通知高中生,正當他苦惱著怎麼完成幸村交代的任務,就看到最讓他受不了的種島修二朝他的方向過來。真田下意識就想迴避,然而種島已經很開心的朝他揮手並拉著一臉不情願的大曲走過來了。

  「這不是真田嗎~你今天還是板著一張臉啊!」種島語氣歡快的虧道。

  「前輩,請不要開玩笑,真是太鬆懈了。」真田壓低帽子,並不想多言,面前的人怎麼想都不是好的託付對象。

  「你的反應好冷淡阿。」種島嘟了嘟嘴,惡意賣萌道:「前輩我可是看真田站在這裡好像很煩惱,特地來關心後輩的耶。」

  這倒是讓真田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猶豫了一下,才說:「是這樣的,我們打算幫毛利前輩慶生,前輩們可以幫忙通知一下其他人嗎?」

  「哦!當然可以啊!」種島雙眼放光,抓住大曲的手臂不停地晃,「龍次聽到了嗎?小毛利要生日了喔,我們快去通知一下其他人吧。」

  「謝謝前輩,細節會再告知前輩們的。」然後他朝一旁的大曲投以拜託的目光,希望大曲能看住種島不要讓他放飛自我。

  大曲對他回以萬般無奈的眼神,微微頷首答應了。

 

  柳特意挑了個毛利絕對不在的時間敲響了133號寢,平時毛利跟越知總是黏在一起,這可是他觀察許久才得出的珍貴數據。

  「請進。」裡面傳出越知月光清冷的聲音。

  「打擾了。」柳將門打開又闔上,開始說明來意:「前輩知道1/3號是毛利前輩的生日嗎?我們打算幫前輩辦個慶生會,連同冰帝的樺地君一起。」

  「嗯。」

  一時氣氛尷尬,越知跟他互看著,等了一會,柳試探著開口問道:「沒興趣……前輩想這麼說嗎?」

  「不。」越知平時跟毛利簡短對話習慣了,忘了除了毛利沒人聽得懂他的意思。他耐心的開口解釋:「說說打算怎麼辦?」

  柳會意過來,便就著幸村傳給他的禮單開始解釋大致的流程。

03

  毛利覺得自從過完年回來以後,大家對他的態度都怪怪的。

  平時會跟他討糖吃的小學弟見到他臉上總是有藏不住的笑意,拿小點心誘哄也不說,只是一直笑著讓他有些心驚。不只立海的小學弟,連平時高冷樣的冰帝學弟們見到他也會笑著打招呼,這讓他又有些受寵若驚。

  而碰到前輩們時,他們也只是意味深長地拍拍他的肩膀或背;一直以來嚴格過頭的平等院,難得沒有訓斥他任何一句話;同輩的原哲也對他感嘆他真是有一群好學弟們,雖然的確是,但為什麼忽然提起?

  明明大家是一起離營跨年、差不多時間回營受訓的,他卻感覺好像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靠在越知月光的背上,他把他的疑問向倒豆子一般傾吐而出,而越知只是摸摸他的頭,告訴他很快就知道了。

  「連月光桑都不跟我說……」毛利鼓起臉頰哼聲,用力的蹭了蹭越知,像隻紅毛大貓一樣撒嬌,一爪一爪的撓在越知的心上。

  雖然覺得撒嬌的毛利過分可愛,但已經跟學弟們約好了,越知只好避而不談。他轉過身,抱住正在鬧脾氣的毛利,微微低頭親了親毛利的眼瞼,將臉埋在他的頸窩。

  毛利安靜了,越知難得跟他服軟,他便知道越知不是不跟他說,是沒辦法說。

  兩人相擁享受片刻的安寧,毛利把手搭在越知的肩膀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他的頭髮。越知後腦勺上的白毛較短,摸起來很舒服。

  他開口:「真的很快就知道了?」

  越知掀了掀眼皮,答道:「嗯。」想了想又加一句:「明天。」

  「那我相信月光桑哦。」他伸手拉住月光抱著他的手,「拉勾勾。」

  「好。」越知很喜歡對他孩子氣的毛利,由著毛利拉完勾以後開始玩他的手指,而他則繼續單手抱著毛利窩在他的頸窩。

 

  隔天很快就到了。午後照常受訓完,大家解散去自主練習。

  本該是這樣才對,正當他回頭詢問越知要不要一起去散步的時候,立海的學弟們湊過來將他圍住讓他去餐廳一趟。

  他還是有些小脾氣的,並不想應了學弟們的邀請,向越知投去了求救的眼光,越知只是對他微微笑了一下,讓他看呆了也被半推半就的被帶到餐廳。

  一進餐廳便是撲面而來的彩帶跟彩紙,只見先行離開的他校小學弟們正拿著拉炮很開心的對他喊生日快樂。一些人拿著一個長條橫幅正在調整掛在牆壁上的位置,上面寫著:毛利前輩和樺地君生日快樂。

  他轉頭尋找樺地的位置,那個身高也很顯眼的孩子一臉木訥,正微微低頭聽冰帝小少爺說著什麼。察覺到毛利的視線,樺地對他點了點頭,毛利看見了那孩子眼裡閃爍的水光。他又看向了自家學弟們,只見他們一臉興奮的端著蛋糕和持著刀柄,讓他快點吹蠟燭切蛋糕。

  他開心的笑了,從原本的微笑漸漸變成開懷大笑。這是一年前的他想像不到的畫面,本以為會繼續與學弟們形同陌路人,沒想到能解開心結,跟他們成為要好的朋友。

  一陣慶祝,分好蛋糕之後,學弟們散開三三兩兩的到處串門子。毛利在角落找到了安靜站著的越知,也不管越知手裡拿著的蛋糕,就像小砲彈一般衝進越知的懷裡。

  過了一會,他才悶悶地說:「月光桑,我真的好開心。」

  毛利家是單親家庭,父親平時忙,兄姊都比他大上不少,很少有幫他慶生的時候,以至於他毫無期待今天會過上特別的一天。

  「毛利,別哭。」

  「我才沒有哭!」毛利蹭了蹭越知的衣服,抬起頭露出小太陽一般的笑容,問:「有我的禮物嗎?月光桑。」

  「有。」越知親了毛利的額頭,低聲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生日快樂,壽三郎。」

 

完。

 

  寫完了~~祝可愛的小毛利生日快樂!雖然你比我高上不少,好像不能以可愛稱呼你,但在越知眼裡你一定是最可愛的。

  臨時起意寫出來的生賀,明年也會繼續幫你慶生的!

 

2020/01/03  紙鳶

 

逍遥无叹_AZ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毛利くん!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毛利くん!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毛利くん!

酒光潋滟

(月寿)最恰当的时间2

7.拆散

世界U17大赛开始了,虽然和月光桑搭档输给了后辈,但是依然被进入了代表队大名单里。

有些不甘心呢,对于和月光桑搭档输给了临时组队的国中生这件事,毛利有些耿耿于怀。除此之外,就是……

在世界比赛上被拆散和月光桑的搭档了。

必须有国中生上场这种规则不是没办法理解,为了确保胜利把国中生放到双打位置上也不是没办法理解……才怪呢。

好不容易才和月光桑组成的搭档,还没有在世界上一展身手,就被无情拆散了,更过分的是,自己还没有见到过最强的月光桑,就被国中生抢先一步了,毛利的心里极度不平衡,这样一来的话,这样一来的话,自己这么久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

“你最近经常在发呆。”越智月光...

7.拆散

世界U17大赛开始了,虽然和月光桑搭档输给了后辈,但是依然被进入了代表队大名单里。

有些不甘心呢,对于和月光桑搭档输给了临时组队的国中生这件事,毛利有些耿耿于怀。除此之外,就是……

在世界比赛上被拆散和月光桑的搭档了。

必须有国中生上场这种规则不是没办法理解,为了确保胜利把国中生放到双打位置上也不是没办法理解……才怪呢。

好不容易才和月光桑组成的搭档,还没有在世界上一展身手,就被无情拆散了,更过分的是,自己还没有见到过最强的月光桑,就被国中生抢先一步了,毛利的心里极度不平衡,这样一来的话,这样一来的话,自己这么久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

“你最近经常在发呆。”越智月光看着又走神的毛利说着。

“唉,月光桑……”毛利有些无精打采,又说:“明明是月光桑找我搭档的吧,现在这种情况算什么呀。”

“教练组的安排,为了确保胜利。”

毛利撇了撇嘴:“我知道啊!这种事没办法的吧。”

“我的搭档只有你一个。”

“月光桑……”毛利怔了怔,向越智月光望去,企图从那头发盖住的脸上找到点什么。

“所以不用担心,不是没有意义的事。”和你搭档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越智月光这样回复到。

“嗯。”

8.冠军

赢了!我们赢了!我们是世界冠军!

“月光桑,你看啊,我们赢了呢!”在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兴奋的跑过去找到了越智月光,激动的想要和他分享胜利的喜悦。

“啊,我们赢了!”

“月光桑!”毛利扑了上去,按耐不住的抱住了月光桑。

像是被毛利扑来的冲力冲击到了一样,越智月光后退了一下,但是又稳稳的接住了毛利。

“小心一点,寿三郎。”

尽管毛利经常对越智月光直呼其名,但是月光桑却很少叫他的名字,真好听呐,月光桑的声音。

“月光桑,我,我……”一瞬间毛利有这一种冲动,想要和月光桑永远在一起的冲动,想要告诉这个人自己的心意,想要……吻上去……但是……

“嘘。”越智月光在毛利的耳边轻轻说到,“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就像最开始是我主动找你做搭档那样。

“我喜欢你,寿三郎。”

你要试着和我做搭档吗?

就像是几个月之前一样,越智月光突然间就找来那样的。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毛利寿三郎不再像上次那样浑浑噩噩的失魂落魄的逃开了。而是认真的看着月光桑,说:“好。”

9.担忧

U17比赛赢了以后没多久,原先基地里的高三生逐渐引退,要么选择加入俱乐部打职业网球,要么选择回归学校继续学业。月光桑也不例外,要离开了啊。

毛利最近有些烦心,首先是高三引退,德川也去国外继续进修,加上国中生们像迹部、幸村这一类领导者也面临升学,一下子基地里能够维持秩序的就只剩下毛利一个人了,于是不得不暂代领袖位置……什么鬼,毛利一向是以散漫著称的,让他担责任,已经很为难了,好不好啊!

然后嘛,就是月光桑升学了。月光桑并不打算继续打网球,加上冰帝出身的大都家里有矿要继承,所以……再也不能和月光桑搭档打网球了啊。

“月光桑,月光桑要升学了,那以后我们会不会慢慢疏远,然后,某一天突然不再联系了啊。”毛利不安的问着。

“寿三郎,抱歉,突然的变化让你好像没有什么安全感。虽然不往职业方向发展,但是网球还是会打的。”

“还有就是,你想什么时候来找我都可以……我们是恋人啊。”

恋人,真是一个安心的词汇呢,对了,我和月光桑已经是恋人了。

10.主动

焦躁期过去了,所有的不安已经被很好的抚平了,生活也回归了正常的节奏。

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就是获得世界冠军后出门有时会被人出来吧。还有就是,和月光桑关系的改变,放在一年前如果有人告诉毛利他会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一定会觉得那个人在胡言乱语。

和月光桑到底是怎么样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关系呢,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好像不得而知了,只是觉得这个人真的太好了。

“月光桑,我们约会吧。”又是突发奇想的毛利。

对于毛利突然间的一些想法越智月光表示已经习惯了,“好。”依旧简练的回答。

“月光桑偶尔也该主动一点嘛,每次都是我……唔嗯”

被突然袭击的毛利说不出未尽的话语被动的承受着。

一吻结束,毛利微微气喘的在月光桑的怀里,有些反应不过来。

“主动。”

“啊?”

……

“月光桑,不是在这种事情上啊!”从月光桑的怀里离开。

“哈,你说的主动,或者下次你来我也不介意。”

“月光桑……”不知道为什么在网球上非常有天赋的毛利,在接吻上永远比不过越智月光。

“走吧。”

“?”

“你不是说想要约会吗,走吧。”伸出手递到毛利的身前。

“哼!”感觉像是输了一样的毛利轻哼一声,然后将手搭在月光桑的手上。

月光桑的手好大,轻易的就将自己包裹在内。

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主动了。

酒光潋滟

(月寿)最恰当的时间1

怎么样和月光桑认识的?

要问这个问题的话,毛利寿三郎大概会纠结很久,然后说好像顺其自然就认识了吧。

1.初见

第一次见到越智月光是在高一,那时候毛利寿三郎刚刚升上立海大高中部,还没有被U17征召,在关东大赛上碰见的。

最先引起毛利注意的是身高,一米九的身高已经让毛利傲视群雄了,乍一见比自己还高二三十公分的越智月光,毛利第一反应是自己如果站在他面前大概很有安全感吧。

然后啊,就是比赛了。

立海大初等部在国中界是有名的霸主,而与之相反的高中部却没什么成绩。毛利寿三郎是天才,但凡天才都有傲气,大概是沿袭立海大国中部常胜的思想,对于高中部网球社毛利看似懒散实则不屑。之所以不争不抢,是因为不...

怎么样和月光桑认识的?

要问这个问题的话,毛利寿三郎大概会纠结很久,然后说好像顺其自然就认识了吧。

1.初见

第一次见到越智月光是在高一,那时候毛利寿三郎刚刚升上立海大高中部,还没有被U17征召,在关东大赛上碰见的。

最先引起毛利注意的是身高,一米九的身高已经让毛利傲视群雄了,乍一见比自己还高二三十公分的越智月光,毛利第一反应是自己如果站在他面前大概很有安全感吧。

然后啊,就是比赛了。

立海大初等部在国中界是有名的霸主,而与之相反的高中部却没什么成绩。毛利寿三郎是天才,但凡天才都有傲气,大概是沿袭立海大国中部常胜的思想,对于高中部网球社毛利看似懒散实则不屑。之所以不争不抢,是因为不想做这些麻烦的事情。

国中部虽然与网球社其他人关系不冷不热,但毛利寿三郎确实为立海大二连霸立下汗马功劳。升入高中以后,不是部长,但每场比赛确实打的是最重要的位置。对于这样的安排毛利自然毫无异议。

与冰帝的比赛,立海大前两场都被对方打了个6-0。

太难看了,不管是在四天宝寺还是立海大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的毛利寿三郎这么想到。

单打三,毛利寿三郎被安排在这个位置上,应该是知道自己绝无赢下的可能,但是还是将毛利寿三郎放在了这个位置上,想要他来承担比赛的全部压力吗。

冰帝出场的正是他们的部长越智月光。

……

好强啊,这个男人真的好厉害啊,赢不了,赢不了……

比赛输了,毛利被对方打了个6-1,心里再多的不甘也没办法发泄,技不如人就是这样。

这称得上是一次糟糕的初见了,输的一塌糊涂,大概在越智月光眼里根本不会有毛利寿三郎的存在吧。

2.搭档

第二次见面是在U17训练营里,尽管立海大成绩糟糕,所幸高一生的征召还会参考国中成绩,于是毛利寿三郎成为立海大唯一被征召的选手。

独自一个人来的训练营,没有同校生,别的学校也说不上怎么熟悉,唯一认识的就是曾经同为四天宝寺的原哲也。

毛利寿三郎很快就适应了U17高强度的训练内容,并且逐渐从这一届高一生中脱颖而出,天才的名号不是随便说说的。渐渐的名声传向了一军所在的球场,训练营里大家都知道有个叫毛利的小子天赋不错。

毛利输给越智月光是半个多月以前的事了,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再见面了。看着眼前两米多的越智月光,毛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记直球打过来。

“你要试着和我做搭档吗?”

搭档?虽然在立海大打过双打,不过更多时候还是在单打的毛利有些反应不过来。

“哈?前辈,搭档?”

“啊。”

……

那天毛利不知道怎么的稀里糊涂的完成任务,然后回房间,直到晚上躺床上了以后才回过神来,越智月光邀请自己做他的搭档。

头一次有些不知所措,毛利心烦的想到。

过了会儿,又想起来,自己那时候好像是回答了越智前辈的。

“好。”

3.称呼

事实证明,越智前辈很有眼光,一眼能看中自己,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NO.13的毛利寿三郎这样想着。

和越智前辈的配合渐入佳境,关系也

越来越好,至少已经敢和前辈开玩笑了。

毛利寿三郎自认为称不上什么热情的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的,不知不觉间和越智前辈关系变得这么好,让他思考了一会,得出结论,前辈果然是不同的。

越智月光,U17训练营一军NO.9,虽然成为一军前二十唯一一个高一生,但是果然还是不满足于这样,想要和前辈搭档,想要和前辈靠的再近一点,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毛利寿三郎在U17的进步速度非同小可。

然后啊,在成为NO.13后两个月,毛利寿三郎挑战了原NO.10,并且赢了下了。

“前辈,这样的话,我们就能称得上是搭档了吧。”

“嗯。”

“既然是搭档,我可不可以换一个称呼呢,想要在亲切一点啊。”

“……随你。”

“月光桑,以后我就叫前辈月光桑了,前辈也可以叫我寿三郎哦。”仰着头看向越智月光,称呼脱口而出,应该是早就想好了的。

“……寿三郎。”

这一声算是默认了。

4.身边

“君岛来找过我。”越智月光突然这么说着

“诶,月光桑?”

“他和我交涉想要我取代远野的位置,和他搭档。”

君岛育斗,U17有名的“谈判专家”,他的谈判很少有失败的时候,所以……

“月光桑已经答应了吗?”

“如果我答应了你会怎么办呢?”难得的越智月光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反问毛利。

“如果月光桑答应了的话,我下次就去挑战君岛前辈。”从他手里夺取和月光桑搭档的位置。这是毛利的未尽之言。

“我拒绝了。不会和别人搭档。”越智月光显然也明白这话的含义。

“月光桑~”

“嗯?”

“没什么,就是突然好开心。”自己走到月光桑身旁和月光桑愿意留在自己身旁是不一样的感受,毛利寿三郎想,自己果然最喜欢月光前辈了啊。

5.安慰

听说因为世界比赛规则变动,U17准备征召国中生。

毛利寿三郎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在立海大国中部网球社全国三连霸被青学中断了之后。毛利一开始并不相信青学能阻止立海大,可是在国中就和幸村他们不冷不热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这件事,具体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征召国中生……那么立海大也一定会被征召的吧……

“你最近很不安。”越智月光突然开口到。

“……没有啊,月光桑。”

“你平时不会用那种球回击。”

“月光桑一直在关注着我吗,有点感动呀。”

“你在心烦国中生的事?”

“月光桑……果然瞒不过月光桑的。”

“为什么?”

“月光桑应该知道的吧,立海大国中网球部三连霸失败的事情。”

“啊”虽然没有与现在国中网球界的人打过照面,但是多少知道一些,比如在自己毕业后那一年里,他选的部长被一个新生打败了的事,这些事还是有所耳闻的。

“和高中部不一样哦,国中部的立海大可是霸主一样的存在,尤其是在幸村当上了部长以后,常胜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虽然说不上关系密切,可毕竟大家一起完成了二连霸,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

“嗯。”

“但是啊,立海大输了,三连霸失败了。月光桑,即便是上次输给月光桑我也没有现在这样心情复杂。”毛利寿三郎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

“大概你把他们当成了真正的同伴吧。”越智月光抬手揉了揉毛利的小卷毛,安慰到。

“是这样吗?啊,月光桑你果然很喜欢摸我的头发吧。”毛利突然跳转了话题。

……

6.保护

远征结束了,才回到U17就面对着国中生与高中生比赛,这让毛利不好意思去找立海大的人。

啊,为什么突然间就剑弩拔张了呢。跟在平等院前辈身后的毛利默默吐槽着。

离开的时候,毛利发现幸村他们好像朝着自己看了一眼,还是有些尴尬,自己和他们。

……

他和月光桑的对手是仁王和冰帝的部长,真是巧妙的缘分。虽然说是选拔参赛人员,其实主要还是考察国中生实力,NO.1到NO.10的成员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了不会变动的。

仁王雅治,虽然在同一支队伍里两年但是交集甚少,谈不上什么很深交情。

比赛一开始很顺利,但是……

国中生的潜力真的很大,即便输赢不影响自己和月光桑进入名单,可是,不想输,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都不想输。

全身脱臼回击了球,然后“拜托了啊,月光桑。”

……

输了,好难过,比起自己输球的不甘,更多的是不希望和月光桑搭档的比赛输给对方……

“啪——”是球拍撞击球的声音,啊,糟糕了,远野前辈……

来不及躲闪,然后就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是月光桑。

球被国中生击飞了,没有打到月光桑。

心里悸动。

“月光桑,我好感动啊。”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