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民族

4870浏览    1580参与
鹿旅社

云南之旅——昆明

云南昆明也是有个有着历史文化的古城,做调查时发现早在三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滇池周围生息繁衍。

昆明,别称又叫做春城,是云南省的省会、滇中城市群中心城市,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具有“东连黔桂通沿海,北经川渝进中原,南下越老达泰柬,西接缅甸连印巴”的独特区位。

昆明地处热带低纬高原山地季风气候,为山原地貌,三面环山,南濒滇池,沿湖风光绮丽,由于地处低纬高原而形成“四季如春”的气候,因此享有“春城”的美誉。夏天来这里度假也是不错的选择哦,里洱海也进。

昆明也是一个多民族汇集的城市,世居着26个民族,形成聚居村或混居村街有汉、彝、回、白、苗、哈尼、壮、傣、傈僳等民族,由于长...

云南昆明也是有个有着历史文化的古城,做调查时发现早在三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滇池周围生息繁衍。

昆明,别称又叫做春城,是云南省的省会、滇中城市群中心城市,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具有“东连黔桂通沿海,北经川渝进中原,南下越老达泰柬,西接缅甸连印巴”的独特区位。

昆明地处热带低纬高原山地季风气候,为山原地貌,三面环山,南濒滇池,沿湖风光绮丽,由于地处低纬高原而形成“四季如春”的气候,因此享有“春城”的美誉。夏天来这里度假也是不错的选择哦,里洱海也进。

昆明也是一个多民族汇集的城市,世居着26个民族,形成聚居村或混居村街有汉、彝、回、白、苗、哈尼、壮、傣、傈僳等民族,由于长期在这里生活着,因此各民族既相互影响,融会贯通,同时又保持各自的民族传统,延续着许多独特的生活方式、民俗习惯和文化艺术。


各个民族的过节方式都互不相同,因此每逢节日,各民族群众都会穿上自己手工刺绣染制的民族盛装,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举行摔跤、斗牛、对歌等活动。在这里生活的各民族同胞都非常的热情好客,能歌善舞,民风淳朴,对待外来旅游的客人也是特别热情。


同时昆明是全国十大旅游热点城市,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这里有著名的风景名胜区石林是一个以岩溶地貌为主体的,在国内外知名度较高的风景名胜区,被人们誉为“天下第一奇观”。

还有国家级的九乡溶洞,云南省新兴的以溶洞景观为主、溶洞外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民族风情为一体的综合性风景名胜区。

东川红土地

东川红土地被专家认为是全世界除巴西里约热内卢外最有气势的红土地,而其景象比巴西红土地更是好看至极。这里方圆近百里的区域是云南红土高原上最集中、最典型、最具特色的红土地,这里还有很多景区,和不同的山水景色,喜欢就来探究吧。

这里还有历史上的著名人物郑和,曾七次下过西洋,历经了39国,最远达非洲,红海海岸。是中国古代乃至世界航海史上的壮举。


省城拟及地方爱好者提供资料库
许久未更,发一点阴间玩楞(滇王...

许久未更,发一点阴间玩楞(滇王、南越王墓葬等一堆东西)

提取码:056i 

许久未更,发一点阴间玩楞(滇王、南越王墓葬等一堆东西)

提取码:056i 

徐老邪(只有周末发文的我)

DAY3

贵州记忆

布依族苗族的小娃娃,是从贵阳青岩古镇带回的纪念品。一直很喜欢这种布制的玩偶,尽管触感粗糙,但别有一番风情与精致。据说有五十六个民族的整套,好像要哦......
[图片]

DAY3

贵州记忆

布依族苗族的小娃娃,是从贵阳青岩古镇带回的纪念品。一直很喜欢这种布制的玩偶,尽管触感粗糙,但别有一番风情与精致。据说有五十六个民族的整套,好像要哦......

我妈说欣赏美的事物是人之常情

低能?理性!

中国人是全世界最“低能”的战士,

因为他们是“理性”的民族。

###########

大抵中国人热爱和平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中国人是全世界最“低能”的战士,

因为他们是“理性”的民族。

###########

大抵中国人热爱和平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拓跋叡

探讨乾隆为什么拒绝马戛尔尼通商的请求(1)

  乾隆皇帝,姓爱新觉罗,名弘历,庙号高宗。在位长达60年,实际统治中国长达63年。乾隆在位期间,清朝达到了康乾盛世以来的最高峰。重视农业,五次普免天下钱粮,三免八省漕粮,减轻了农民的负担,起到了保护农业生产的作用,使得清朝国库日渐充实。乾隆时期武功繁盛,在平定边疆地区叛乱方面做出了巨大成绩,并且完善了对西藏的统治,正式将新疆纳入中国版图,清朝的版图由此达到最大化,近代中国的版图也由此正式奠定。
[图片]  这样一位伟大的皇帝,为什么拒绝英国的通商请求,导致中国落后西方呢?
[图片]  闭关锁国一般要有两个前提:(1)自然经济发展到极盛,...

  乾隆皇帝,姓爱新觉罗,名弘历,庙号高宗。在位长达60年,实际统治中国长达63年。乾隆在位期间,清朝达到了康乾盛世以来的最高峰。重视农业,五次普免天下钱粮,三免八省漕粮,减轻了农民的负担,起到了保护农业生产的作用,使得清朝国库日渐充实。乾隆时期武功繁盛,在平定边疆地区叛乱方面做出了巨大成绩,并且完善了对西藏的统治,正式将新疆纳入中国版图,清朝的版图由此达到最大化,近代中国的版图也由此正式奠定。
  这样一位伟大的皇帝,为什么拒绝英国的通商请求,导致中国落后西方呢?
  闭关锁国一般要有两个前提:(1)自然经济发展到极盛,可完全自给自足,除盐铁以外基本不外求。(2)国家的实力要强大,对抗自然灾害的能力要强。清王朝恰巧满足这两个前提,所以在于乾隆帝拒绝马戛尔尼有一定的物质基础作为底气。再加上乾隆帝本身就好大喜功,在面对“蛮夷小国”所派出的使臣,必须大肆吹嘘一波。这也与清朝的政治制度有关,因为清朝没有宰相和相应的谏议机构,所以对皇权没有一定的制约,全国大政方针仅由皇帝一人裁决,政治腐败到了极致。而且乾隆帝在位期间大兴文字狱,导致大量忠贞爱国之士心寒意冷,不敢劝谏皇帝,使皇帝身边都是群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人,怎么可能治理好国家?这个锅,乾隆一定要背!
  但话说回来,乾隆帝热情的招待马戛尔尼使团,却严词拒绝拒绝了马戛尔尼通商的要求,还放言说如果胆敢踏入天朝的海域,将派出水师予以驱逐。这态度180度的转变,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理由如下:(1)马戛尔尼要求乾隆帝将舟山岛“借给”英国公民居住,并在岛上囤积货物;(2)沿海一带鸦片猖獗。

  新中国成立以后,越南领导人胡志明曾经向伟大领袖“白龙尾岛”,至今白龙尾岛仍在越南人手上,新中国尚未收回。很明显,马戛尔尼就是要求乾隆割地,作为日后入侵中国的一个根据地。一向要与皇祖父康熙大帝看齐的乾隆帝本身对领土问题就很敏感,听到马戛尔尼的要求,便予以严肃回应:“天朝尺土俱归版籍,疆址森然,即岛屿沙洲,亦必划界分疆,各有所属,此事尤不便准行”不但如此,等到英国使团离开以后,乾隆帝下令东南沿海各省全面戒严。这很明显,乾隆帝在宣誓国家的领土主权。

  而且,沿海各地的“鸦片贸易”就屡禁不止,但不成效果。从雍正年间就开始海禁,一直延续到道光朝,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鸦片走私,单单参考一下英国在乾隆年间贩卖的鸦片数额就知道了:从公元1775年到公元1797年的23年里,英国人销往中国的鸦片是1800箱/每年,即是1800箱/每年×23年。从公元1798年到公元1799年的2年里,英国销往中国的鸦片是4100箱/每年,即是4100/箱×2年。如此之高的数量,让乾隆帝不得不心生戒备,对沿海加以戒严,如果海关全部开放,后果将不堪设想。

  万事都有利弊,而不是硬币的两面、非黑即白。我们要以公正的态度评价历史,做一个能够理性思考的人,不要成为“单细胞”生物。

省城拟及地方爱好者提供资料库

许久未更,发一个《民俗丛书》

够大家看一段时间的了

提取码:38e7 

许久未更,发一个《民俗丛书》

够大家看一段时间的了

提取码:38e7 

子居

《先秦两汉时期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研究》

[图片]

https://share.weiyun.com/5Mu2ua1D

作 者 :彭丰文著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16.03

ISBN号 :7-5161-7668-9

页 数 : 384

原书定价 : 86.00

主题词 : 民族学-研究-中国-先秦时代-社会学-先秦时代汉代-汉代

中图法分类号 : C91-092;C955.2 ( 社会科学总论->社会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论->社会学史、社会思想史...


https://share.weiyun.com/5Mu2ua1D

作 者 :彭丰文著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16.03

ISBN号 :7-5161-7668-9

页 数 : 384

原书定价 : 86.00

主题词 : 民族学-研究-中国-先秦时代-社会学-先秦时代汉代-汉代

中图法分类号 : C91-092;C955.2 ( 社会科学总论->社会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论->社会学史、社会思想史 )

内容提要: 本书内容包括: 先秦时期华夏民族的初步形成与“天下一统”民族观念、国家观念的滥觞 ; 秦王朝的兴亡及其对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的历史意义 ; 西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的正式形成等。

参考文献格式 : 彭丰文著. 先秦两汉时期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研究[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6.03.

目录

绪论

第一节 选题意义与选题缘由

第二节 中国古代的“国家”、国家认同的概念及其特点

第三节 研究情况简介

第四节 本书创新点

第一章 先秦时期华夏民族的初步形成与“天下一统”民族观念、国家观念的滥觞

第一节 从边缘到中心:秦人走进和融入华夏民族的历程

第二节 从蛮夷到华夏:楚人的民族观念与民族认同

第三节 先秦时期的“天下”观念

第四节 先秦时期的“国家”观念

第五节 先秦时期的“夷夏”与“中国”观念

第二章 秦王朝的兴亡及其对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的历史意义

第一节 秦王朝的建立及其巩固统治的行政、军事措施

第二节 秦王朝巩固统治的思想文化措施

第三节 秦王朝速亡原因探讨及其历史启示

第三章 西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的正式形成

第一节 西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儒家政治指导思想的形成确立

第二节 西汉时期“大一统”政治局面的形成与巩固

第三节 西汉时期的民族观念

第四节 西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中国古典国家认同的正式形成

第四章 两汉之际的政治局势与国家认同

第一节 两汉之际的腐败统治与动荡政局

第二节 两汉之际国家认同理论的发展与调适

第三节 两汉之际国家认同状况与历史启示

第五章 东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的发展巩固

第一节 东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儒学政治指导思想的进一步发展

第二节 东汉时期“大一统”政治局面的发展与巩固

第三节 东汉时期民族观念的传承与发展

第四节 东汉时期“大一统”特色的中国古典国家认同的进一步巩固

第五节 东汉王朝的衰亡及其历史启示

第六章 先秦两汉时期民族志资料中的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以《史记》《汉书》民族志资料为中心的专题研究

第一节 《史记》的民族观念与国家认同

第二节 《汉书·西域传》的疆土意识与民族观念

结语 关于中国古代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思考——以先秦两汉时期为中心

主要参考书目

阶段性成果目录

后记


焖烧驴蹄·old focus
苗族古建。银在苗族的文化中是非...

苗族古建。银在苗族的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女人头上有银饰、胸前有银饰、手镯也是银的。而苗族的传统建筑也一脉相承,都有银色的边,在深绿色的大山背景下,非常亮眼。


微信公众号:焖烧驴蹄

苗族古建。银在苗族的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女人头上有银饰、胸前有银饰、手镯也是银的。而苗族的传统建筑也一脉相承,都有银色的边,在深绿色的大山背景下,非常亮眼。


微信公众号:焖烧驴蹄

拓跋叡

七问明遗蝗虫

  1.明朝和清朝谁更强大,这个问题相当于关公战秦琼毫无意义。麻烦去翻翻高中历史教材,生产力是向前发展的,因此清朝更为强大,尽管清朝有很多工艺在倒退,可至少明朝没有蒸汽机,所以你们到底在杠些什么?你们学习的历史是否超过了高中范畴?


  2.你们在纠结满清和蒙元到底算不算正统。因为是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所以对他意见很大?那你可以从你根上盘盘吧,炎黄合力战胜蚩尤,部分九黎族人融入炎黄;尧舜禹中的舜是东夷人,东夷西戎北狄南蛮中间是华夏,不知道滚去看《史记》,别跟我杠;秦统一中国以前就和西戎,义渠等少数民族融合;汉攻匈奴,南匈奴归降汉朝,融入汉族;西晋五胡...

  1.明朝和清朝谁更强大,这个问题相当于关公战秦琼毫无意义。麻烦去翻翻高中历史教材,生产力是向前发展的,因此清朝更为强大,尽管清朝有很多工艺在倒退,可至少明朝没有蒸汽机,所以你们到底在杠些什么?你们学习的历史是否超过了高中范畴?


  2.你们在纠结满清和蒙元到底算不算正统。因为是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所以对他意见很大?那你可以从你根上盘盘吧,炎黄合力战胜蚩尤,部分九黎族人融入炎黄;尧舜禹中的舜是东夷人,东夷西戎北狄南蛮中间是华夏,不知道滚去看《史记》,别跟我杠;秦统一中国以前就和西戎,义渠等少数民族融合;汉攻匈奴,南匈奴归降汉朝,融入汉族;西晋五胡十六国北方汉人大部分南迁,滞留在北方的汉族与五胡融合;北魏孝文帝改革鲜卑基本格式化成汉族;两宋靖康之变女真人和汉族相互学习通婚;元朝统一全国,蒙古人色目人与汉族通婚;清朝统一全国,满汉通婚(禁止通婚的指令一直被颠覆),所以你们的血缘很纯正吗?你们可以和古代汉人相提并论吗?


  3.明朝有骨气,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可为什么版图不断缩水?李自成攻破北京,东林党人为何向他投降?10万清军入关统一中国,你说这是捡漏捡便宜?还要不要脸了?清朝即使颟顸无能,也能维持1100万的版图,这是为什么?别说什么清朝只剩北京城了,懂不懂什么叫契约?在这驻军就算你的领土?那日本是不是美属日本?韩国是不是美属韩国?


  4.说乾隆皇帝闭关锁国是因为目光短浅,麻烦你看看英国往中国在广州倾销的鸦片数量好不好?再看看马戛尔尼的通商要求,人云亦云真的好吗?从公元1775年到公元1797年的23年里,英国人销往中国的鸦片是1800箱/每年,即是1800箱/每年×23年。从公元1798年到公元1799年的2年里,英国销往中国的鸦片是4100箱/每年,即是4100/箱×2年;广州附近划出一块地方任英国商人自由居住不加禁止(让你割地看明白了吗?)。写一口一个《清实录》《清史稿》《满洲实录》,你们真的看过吗?


  5.说满族是通古斯来的,哪本书看来的?看网文?说满族是永乐年间收到俄罗斯蚕食才逃荒来的。知不知道永乐是什么时间段,我来告诉你:是1402年——1424年,此时的俄罗斯被钦察汗国统治,哪来的侵略西伯利亚?还有,北极熊最想看到东北独立懂吗?不懂去翻翻《沙俄扩张侵略史》去,所以你们是不是北极熊派来的间谍来搞民族分裂的人?


  6.清朝屠城,杀害了很多无辜的百姓,这都是滔天罪行,无法洗白,有争议的只是屠城的数据,纠结这一点没什么意义。我请问你们因为这一批人就要一棒子打死所有满族人吗?把古代的仇恨值施加给现代满族人,难道是理智的吗?


  7.哦,对了,还有那个人说明朝亡于天灾人祸的,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也是判断一个国家综合国力是否强硬的因素,了解下《明史》再了解下《宋史》(北宋部分),看看有没有相同之处。


  话就说这么多,懂的都懂,不懂的说什么都没用。

上森美智子

彩虹桥上的灵魂----《赛德克巴莱》

终于看完了《赛德克巴莱》,只找到了剪辑过的版本,据说被剪了好多。这个片子最后一个小时看得都在哭,哭到要按暂停缓一缓的地步。

    印象很深的一处对话。【莫那鲁道说服荷戈社头目一起参加出草。

“你说脸上的图腾要用自由来换,那用什么来换这些年轻的生命?”

”骄傲!”】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使人热血沸腾的对话的存在,加强了这部电影热血和鼓舞人的一面。同时使我一下子明白了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热爱祖国捍卫国家主权尊严,而是坚守信仰。不管你是汉人还是大和民族的人,破坏猎场就会被砍首,因为你侵犯了...

终于看完了《赛德克巴莱》,只找到了剪辑过的版本,据说被剪了好多。这个片子最后一个小时看得都在哭,哭到要按暂停缓一缓的地步。

    印象很深的一处对话。【莫那鲁道说服荷戈社头目一起参加出草。

“你说脸上的图腾要用自由来换,那用什么来换这些年轻的生命?”

”骄傲!”】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使人热血沸腾的对话的存在,加强了这部电影热血和鼓舞人的一面。同时使我一下子明白了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热爱祖国捍卫国家主权尊严,而是坚守信仰。不管你是汉人还是大和民族的人,破坏猎场就会被砍首,因为你侵犯了别人的生活方式。为什么片首的汉人可以和这些赛德克人和谐相处,因为后去的日本军警和汉人不一样,不仅奴役他们,甚至奴化然后全面推翻从前赛德克人的一切传统。建邮局警局,盖学校,这些都代表了先进的生活方式,用李老师教新航路开辟的课上说过的话就是:被殖民的地方必然会因为被殖民从而获得脱胎换骨的发展。这话固然不错,但是莫那说:“你领略了先进,可是你辛苦扛一天的木头,却只能得到一碗酒钱,马赫坡的女人被拉去陪酒,你能看见的只是你么落后。”于是愤懑淤积,忍受到忍无可忍,出草,最终被灭族的悲剧诞生了。这一切的根源是他们的骄傲被践踏。

还有一个是花冈一郎与二郎二者作为赛德克却寄身日本警署的纠结矛盾的心理。从“呀!日本的警官呦!跑快点!您别让雨淋湿了您高贵的大衣”到“你读书比日本人自己要好,但为什么还是被看不起?”这是被自己本族人的冷嘲热讽和莫那的问话。“我就不信了,两个番人还能生出个日本小孩出来了”这就是从直接由日本人的话表现了。被奴役的民族是抬不起头来的,是没有办法去选择作为人而被尊重的权利的。至少那些来征服的人不会给这个民族喘息的机会。

“一郎,你究竟是我们赛德克人还是日本人?”当时他的回答是“仓库有枪,明天出草是二郎值班,我去和他说好。”我原本以为,他是把自己完全作为了赛德克一员的。可是,影片最后部分,一郎拿着赛德克的刀,听见二郎说“切开吧,切开你矛盾的肝肠,做个自由的游魂吧!”后,切腹自尽时说的确是“阿里嘎多”,即日语里的谢谢。他用的是日本武士的切腹死,可是他却没有介错人替他看下痛苦的头颅。

被征服被奴役的社会往往会出现两种人:一种奋勇抗击,比如莫那,巴万等等;一种是最被唾弃与不齿的,即花冈这种。庆幸导演在拍摄这里是没有夹带主观情感,而是用了客观的镜头去叙述,全面立体地展现了真实的人的不同选择。

女人的形象同样伟大而饱满。为了不拖累男人们,吊树自尽。古老的巨树的树枝甚至被压弯。她们死去前合唱的歌词使我哭到窒息:“要骄傲的像个真正的赛德克/我们死去的灵魂/会在彩虹桥上看着你们/告诉每个孩子/生生不息/你们看 多美丽的天空啊/我们该上路了/孩子们/看见彩虹了吧!”

谋羹

【Elsanna】花 楼(下)

“坐这聊会儿吧。”艾莎走到木桌旁边坐下来,端了杯水呷了一口。


“会错你的意了,我现在很尴尬的。但我好像……还没学会怎么爬下去。”安娜把垂在两侧的手捏成了小拳头,然后又把它们舒展开来——舒展得很缓,像是快进下的开花过程,但脸上倒又发起窘来。


“那就过来。”艾莎拍了拍身旁的椅子,见她没有挪动的意思。“安娜,你没有会错意,是我给你暗示让你来的,到现在又抵死不承认。”艾莎把脸侧到了暗影里,淡淡地笑了笑。“我是不是太狡猾了?”


笑声里带了些抱歉和自责的意味,把安娜吓了一跳,急忙乖乖跑到她旁边坐下来,把半个身子都扒在桌子上偷瞄艾莎的神情。“艾莎,你知道舒伯特吗?”


“嗯,你说。”...

“坐这聊会儿吧。”艾莎走到木桌旁边坐下来,端了杯水呷了一口。


“会错你的意了,我现在很尴尬的。但我好像……还没学会怎么爬下去。”安娜把垂在两侧的手捏成了小拳头,然后又把它们舒展开来——舒展得很缓,像是快进下的开花过程,但脸上倒又发起窘来。


“那就过来。”艾莎拍了拍身旁的椅子,见她没有挪动的意思。“安娜,你没有会错意,是我给你暗示让你来的,到现在又抵死不承认。”艾莎把脸侧到了暗影里,淡淡地笑了笑。“我是不是太狡猾了?”


笑声里带了些抱歉和自责的意味,把安娜吓了一跳,急忙乖乖跑到她旁边坐下来,把半个身子都扒在桌子上偷瞄艾莎的神情。“艾莎,你知道舒伯特吗?”


“嗯,你说。”


“他用自己写的《摇篮曲》曲谱,换了饭食充饥。后来摇篮曲成为了名曲,他却在贫困中死去。如果我快要饿死了,也愿意用最后的作品,给你换一份晚餐。尽管你从来不缺衣少食,也从来不缺少追求者。嗯.....即便你收下了却并不怎样欢喜,但也将使我的卑微感到无比幸运。”


艾莎转过头来,看着趴在桌上的安娜,两只眼睛木然地眨着,不晓得这个小丫头的思绪已经飞到哪里去了。


“我天天都在写曲子,可是阿咪觉得这很没用。而且她最近不晓得听了谁的话,觉得我也很没用。大家听的都已经是外面流行的音乐,谁还在乎曲调这么古旧的东西,尽管我在试着把流行的东西掺入里面了。”


“其实和人们觉得国外的月亮比较圆类似。”艾莎似乎明白了什么,“嗯.....所以小可爱,这就是你偷跑去林子里哭的原因?”


安娜把身子直了起来,这话把她陡然从辽远的思绪里拉了回来,“你跟踪我?”


“你不可以也有追求者?”艾莎把手指弯曲了,轻轻弹在安娜的磕出来的包上。


“哎....?”安娜吃痛刚喊出声来,就被艾莎用食指竖在了嘴唇上,不许她说话了。“现在,带我去湖中心,做你在湖中心想象的跟我做的事情。”艾莎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着,安娜鬓角的发丝都被软软的气流吹拂得荡漾起来。


“我可没想,什么都没想,没有没有。”被说中的安娜恨不得把头低得埋到自己的胸腔里去。


“你以为,我笨得都听不懂某人某些曲子里的意思?”


“这么.....明显吗?”安娜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嗯....兴许是过分在意,兴许是.....郎情妾意,所以觉得明显。”艾莎说着说着就红了脸,为了掩盖羞涩,趁安娜犹豫不决之际,直接拉了她往门外走。

 

两个人下楼来,虽然已是轻手轻脚,但木质楼梯在夜里还是发出闷声闷气的砰响和吱吱嘎嘎的声音。艾莎家是四合院模式,中间的院落很大,屋子外墙漆了花式,屋檐下挂有五彩经幡。安娜觉得,这和自己家的屋子比起来....不,不能比,安娜的心沉了下来。但夜间这样出逃,或者说是去偷情,当中的紧张和兴奋还是很快覆盖了一切,让这个成丁礼后,生命才正式开始了三年的孩子以为自己正深处梦境。安娜的身子轻飘飘地被拉着扯来扯去,一会儿贴了墙壁,一会粘着柱子,直到艾莎拉着她出门来,又把门轻轻合上,安娜才终于觉得是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反手拉着艾莎跑起来。


两个人在天地间奔跑着,从平整的地面跑到没膝高的岸边草地。小草的尖端搔刮着两个人的膝弯,也许还有些蚊虫。艾莎才不自觉地挠了两下,就被原本跑在前面的安娜转回来,围着她跑了小半圈,从后面把她横抱起来,耸着肩膀呼哧呼哧就地直往前冲。


“哎?哪来这么大力气。”


“你轻。”


轻不轻的是一回事儿,但让一个女孩子抱着另一个女孩子跑这样长的距离,无论怎样都是很累的。安娜的前胸隔着衣料贴在了艾莎光洁的胳膊上,并随着奔跑和呼吸时有时无地蹭着艾莎,艾莎偷偷回蹭了两下。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受到了影响,安娜脚下被绊了一下。


“还是....放我下来吧。”


“到那边再说。”安娜低头看了看艾莎担心的神情,心里又欢喜了几分。

 

她们在岸边找到了安娜往日划的那条猪槽船。船身很窄,木质有点旧,但很干净。艾莎自觉地坐到船头,面对着在船尾划桨的安娜。湖水清澈,临岸的地方能看到水底柔柔的水草,水面上则漂浮着白瓣黄蕊的水性杨花。桨拨动起如镜的湖面,船身平稳向前驶进。


湖水在平静的时候宛如一具沉睡的身躯,现在被安娜的小桨拨醒了,发出的水声显得有点无奈,也好像在对她过分溺爱。尖尖的船头朝前戳着不可触及的夜空,不敢太过无礼,也不想放弃探秘。


艾莎把指尖放到湖水中,触感冰凉,竟也觉得丝丝缕缕、绵绵密密。由于小船在前进,指尖也随着船身在湖中划出一道小小的痕迹。


安娜也不敢说话,只偷偷望着艾莎漫不经心的举动。看她把手伸进湖水里,两只脚规规矩矩地拢在一起,小腿一致朝一个方向稍稍倾斜,连中间的缝隙也跟着柔和地倾斜着。这个天地太过安静,要是说起话来,一字一顿、一呼一吸都会被对方察觉,就好像整个人的外表和内里都会被发现得一干二净,以致于无所遁形。要是安娜独自一个人的话,是不用担心这些的。但现在不一样,现在既觉得不自由,又觉得被温柔地拘束着很幸运。


小船来到湖中心,安娜便把桨打横了搭在船尾,船桨上的水淋淋漓漓地回归湖里。船身随着方才的惯性,悠悠地漂浮前进,然后越来越慢,渐渐静止下来。湖心的水尽管澄澈,但透明度随着深度的增大而减小着,没法看到水底,只觉得湖水幽幽,让人无所依凭。


自船稳定下来,艾莎就躺在了船上,仰头看着满天星斗。船很窄,一个人躺下来只在两边稍微留下了些空隙。


“你看,离开了岸边的灯火,星子就显得明亮起来。人们总是怨这些年的星光没有从前那么明亮和迷人,却很少有人去怨越来越杂繁的灯火。”


安娜坐在船尾,把头仰起来望了一圈,的确很明亮,她还没有在夜间划到这里来过,要是有水怪什么的,会不会悄无声息地一口就把她们俩给吞了。不过一起吞了也好,安娜仰着头傻乎乎地笑起来。等低下头来的时候,艾莎已经爬到跟前来了,把她吓得差点翻到湖里去,多亏艾莎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的领子。


“这么仰着头.....不累么?”艾莎边说边把她拉到船中央,自顾自地躺下来,但手里仍然不放开那领子。手里的人只好跟随着倾下来,跌趴在艾莎身上,把两只手杵在了她身子两边空出来的船板上。


这条小船让两个人并排躺着是不能够的,两个人侧躺着又好像只是刚刚好,施展不开。艾莎腾了腾脚,示意安娜跪到自己的两腿中间来,然后把头偏朝一边,咬了一个指节,从嘴里模模糊糊地蹦出两个字来,“会吗?”


“和....按压葫芦笙上的音孔差不多吗?”明明问得很好笑,却是一副一心求教的样子。


“嗯.....我不介意...你比那个深入研究一点。”


“那么,深入以后,是不是还可以打颤音?”


艾莎原本偏了头避开安娜的目光,现在倒被这话逗得又转回来望着她。安娜的唇色红润,但并不张扬,下唇接近嘴角的地方在水光的映照下微微发着亮。艾莎用指尖点了点那一处亮,似乎怀疑它是不是才被安娜的唾液沾湿过。“糟糕,我是不是引了个小流氓?”


这回换安娜羞臊的不行,僵在了原地。艾莎无奈地笑了笑,把手搭在她的后颈上,勾下来细细吻她的脸。


上半身突然被艾莎拉下去,安娜原本杵在船板上的手软了一下,整个人就扑到了艾莎的身上。小船左右晃荡,原本平静下来的湖面又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来。艾莎的身体本来就很柔软,再加上小船是浮在水面上,就形成了小船躺在泸沽湖的柔波里,安娜撞进了艾莎的柔波里这么一个局势。


随着细密的吻雨点般落在脸上,安娜的手也不规矩地探寻起来。还有,汉语的“缱绻”两个字,念起来好缠绵。


冰涼的指尖貿然進入,搞得艾莎呼吸一滯,停下親吻,發出微弱的聲息來。安娜稍稍抬了抬身子,才發覺兩人先前貼在一起的地方都起了一層薄薄的汗水。搭在艾莎臉頰兩側的發絲,在末端稍稍向內勾起,和她微微勾起的腳尖一樣撩人心緒。


“这湖水格姆女神的眼泪,很有一种柔滑感。艾莎的眼泪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艾莎也不回答,只是眯了眼細細地哼吟著。朦朦的眼睛望見了正高懸在她們頭頂的月亮,一種被偷覷感迎面襲來,但身體又似乎因著這覷望愈加敏感。小船有規律地微微上下晃蕩,時深時淺,散開的漣漪也高低不一,但一圈與一圈之間很有禮貌地保持著距離。直到後來,這距離也失去了章法,甚至還在靠近船身的地方偷偷地激蕩起一些更為細密的網狀波紋來。


横放着的船桨被安娜无意间撞了一下,原本的平衡被打破,在加上这些细微的晃荡,桨终于由扁平的一端带领,先是立成一定的角度,再忽然下滑插入水中。落入与没入都在同一个点上,丝毫不差。桨身先是擦刮着船缘的一处下落,后来终于脱离了船缘的挽留,扑通一声,兴奋地没入水中。


这声响被安娜机灵的耳朵辨别出来了,她不舍地望了望还闭了眼沉醉在余韵中的艾莎,但想到要是桨没了,她们得四手四脚地拨着水回去,安娜便只好跳到水里去捞那在水中倾斜着缓缓离开的船桨。身上的重量忽然没了,又听到有人入水的声响。艾莎急忙坐起来,曲着上身找已经潜游下去的安娜。四周霎时陷入沉寂,入水的波纹盖住了方才行事时留下的余波,再也没有其余事物了。艾莎着急地在船上爬来爬去,观察水里的动向。直到安娜的小脑袋在浅层水里渐渐浮现,她才松了一口气。


安娜也不爬上来,围着小船一圈一圈快活地游着。艾莎恍惚间觉得这人变成了一条滑鱼,头、身子、尾巴,连成一个梭状,在水中毫无阻碍地游行,也有可能在下一秒她就为了这自由和天地决然地离她而去。


艾莎害怕极了,把两只手深深探入湖水,连着上臂也浸在了水中。这双手终于截住了安娜的小脑袋,安娜便顺着这双手的指引露出水面来,畅快地呼吸着。


艾莎就这样曲着大半个身子捧住了安娜还在滴水的脸,幽幽水光在两人一尘不染的脸庞上闪烁不停。


“安娜,别离开我好吗?”


“但......攀得上吗?能被同意吗?”安娜在艾莎暖暖的手心里询问着。


“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


“艾莎会愿意和一个一名不文的人私奔吗?”


“反正某人会拿自己写的曲子给我换晚餐,是吧?”艾莎俏皮地笑了起来,“到时候.....”


安娜把桨扔到船上,没等艾莎说完,便使了个坏,把她拽到水里来。小船随着艾莎入水,在湖面剧烈地摆动。


水里,两个人热烈地亲吻着,拥成了一个整体,在这片湛蓝中悠悠旋转......



(完)

———————————————————

其实猪槽船原本不是很宽敞,给游客坐的是改进过的。五年前去泸沽湖的时候,古旧一点的猪槽船可以在草海附近看到,现在就不晓得了。

另外,由于该文剧情需要,才写的入水捞桨。大家不要到泸沽湖里游泳,一来不安全,二来水质太好,不要破坏,三来禁止在泸沽湖游泳好像已经列入相关保护条例。

还有,嗑EA的好处就是,逛个超市都能看到她俩好几回😍。

感谢阅读。

谋羹

【Elsanna】花 楼(上)

普通短篇。涉及到摩梭人的一些风俗(走婚什么的),如果有冒犯到的话,我会删除该文。另外,就不要计较这两个名字在这个背景下的违和感了哈哈哈。

——————————————————

月光被木窗分割成规整的形状,斜方形的月色又带着雕花的木影照在了花楼的地板上。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也不知道是木质散发的,还是月光散发的。


将木窗打开,泸沽湖的晚风就微微地拂在艾莎脸颊上,对于闷热的天气来说,这一点点凉爽,称得上快慰。


楼下的地面也被月光铺满了,跳下去的话说不准能激起银色的水花来。艾莎笑起来,兴许是今晚在聚会上把苏里玛酒喝得有点多了,整个人即便站着也像是泡在了温暖的池子里,沉下去又浮起来。...

普通短篇。涉及到摩梭人的一些风俗(走婚什么的),如果有冒犯到的话,我会删除该文。另外,就不要计较这两个名字在这个背景下的违和感了哈哈哈。

——————————————————

月光被木窗分割成规整的形状,斜方形的月色又带着雕花的木影照在了花楼的地板上。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也不知道是木质散发的,还是月光散发的。


将木窗打开,泸沽湖的晚风就微微地拂在艾莎脸颊上,对于闷热的天气来说,这一点点凉爽,称得上快慰。


楼下的地面也被月光铺满了,跳下去的话说不准能激起银色的水花来。艾莎笑起来,兴许是今晚在聚会上把苏里玛酒喝得有点多了,整个人即便站着也像是泡在了温暖的池子里,沉下去又浮起来。身体乐于做这种浮浮沉沉的游戏,甚至还想在幻想的温水里吐出泡泡来。


这酒酒色淡黄,用普通作物和药用植被酿成,千百年来这样传承着,不似外边价格高昂的酒那样精致。酒总是酸酸甜甜的,本不易醉,但贪口喝多了,就什么都不好说了。真是一种温柔而绵长的灌溉,而饮酒恰到好处之时便是这样似醉非醉。


艾莎转回来,躺到床上,睡意带着温软的感觉漫上来,但总有一股莫名的兴奋与其对抗着。这股莫名的兴奋把嘴唇都熏得烫烫的,要她用舌头去不停沾湿缓解热度,但酒香带着点植被的甘醇气息,把嘴唇也润得很可口的感觉。艾莎索性用舌尖沾湿下唇的同时,向内一卷,把下唇卷到了上下齿之间轻轻啮咬。确实很可口,柔软而富有弹性。艾莎兀自为这个傻傻的行为又笑了一会儿。

 

木窗那边的木楞墙壁似乎有点吱吱的声响。糟糕,因为有点热,所以把花楼的窗户打开了,不晓得是不是之前一个对艾莎很有意思的男孩子,今天跳舞的时候她主动拉了他的手,让他误以为打开窗户是想交往的意思,所以来爬花楼了。


艾莎蹑手蹑脚地走到窗边,准备把窗户照样关起来。


爬楼的人手脚并用地扒着木材之间的凹陷攀爬,虽然身材轻盈,但中间有两次脚上滑了一下,动作不大,但还是被艾莎看出生疏来,霎时觉得这人有点可爱。


等艾莎拉了窗子边缘正要关上时,这人已经着急得把手扣在了窗框上,几个指头边缘泛了白,但指盖下的嫩肉却愈加胭红起来。


“等等,艾莎,是我,安娜。”


“嗯?小丫头不等着别人爬楼,倒身体力行爬起别人的楼来了?”


“别说话,拉我一把。”安娜手上在使劲,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


“你掉下去好了。”艾莎拉住她的手腕,揪着后领子,把整个人拽了上来。爬楼的人脚上也在使劲,一不小心就跌在了地板上,连前额都被磕得扑通一响。


“要命,爬个楼爬出脑震荡来了。”


“我瞅瞅。”艾莎就着照进来的月光,跪在地上看安娜脑门上有没有磕出血来,“没事,就是磕了个包。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调皮孩子似的,脑袋上顶一包。”


着急着看安娜,艾莎的前胸就凑在了安娜面前,随着她说话,一起一伏的。要是热量有绒毛的话,它们现在大概整好软软地刷在了安娜脸上,并带着一定的引力,要把她勾留到艾莎的身体里、肺叶中间。


安娜也不说话,听着艾莎的声音,朦朦胧胧的,耳朵似乎早已离开了身体,结伴跑到泸沽湖里潜水去了。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她无法分清这是谁的心跳,或许是两个人的心跳已经交叠在一起,共振着、增强着......“交叠”,脑袋里的这个词汇窜到了额头鼓起包来的地方,牵动了旁边的神经,一股痛感就以最快的速度蔓延下来,一直窜到脚心,才算是结束了。


安娜把脸蛋埋在了艾莎怀里,抱着她的腰蹭起来。


“这是挨了谁的骂,跑来找我心疼了?”艾莎也抱紧了安娜。她的背也烫乎乎的,应该都是在今天的聚会上喝多了,一个喝多了的人是难以确认另一个喝多了的人身上的酒味的。不过两个人身上带了同样的味道,似乎就秘密地构成了一种联合,把觉得酒气熏人的旁人都隔绝在外。艾莎把抱住安娜的双臂紧了紧,怀里的人连发丝都是温柔的,温柔地散发着热气,而身体的每一处细节也都尽力地把这热气传到她身上,偷偷地与她身体里的热气结盟,一起商量着怎么把两个人一起熔化掉。


这感觉把她吓得推开了安娜。由于刚才被抱得太紧,安娜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捂花了。


“什么时候学的爬楼,难不成男朋友太羞涩,打算自己爬到人家家里去?”


“这不是都快摔死了吗?不是你暗示我来的吗?”安娜打算揉一揉脑门,但被艾莎制止了,只在旁边撮起嘴来轻轻帮她吹着。


“我什么时候给你暗示了,还敲了你几下头,让你几更来?”艾莎打趣地说着。


“你不是吃饭的时候用指头帮擦嘴吗?”


“那是因为你吃猪膘肉吃得嘴角都是油,还亮晶晶的,很……很诱惑人啊。”


“好嘛,那你往自己的嘴里放是什么意思呢。”


“我……怕浪费。”艾莎故意拿着自己的长辫辫梢,把它分开两簇,又让两簇绞在一起。其实当时她已经有点醉了,前半个动作是有意识的合情合理,后半个动作是无意识的情不自禁。


“还有,我好端端地在那里吹我的葫芦笙,你走过来……”安娜气鼓鼓地说了半句,就被艾莎打了岔。


“我走过去,是大家都在围着火堆跳舞,你却一个人跑到一边去,我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还惹了一堆蚊子在你头上绕来绕去。”


“好。那你抢走我的葫芦笙做什么?”安娜直勾勾地看着她。


“音乐那么欢快,你却吹这么悲伤的曲子?”


“我乐意。抢走就抢走……你……算了不跟你计较。”安娜挥了挥手,不想往深里说了。艾莎当时抢过葫芦笙去,把葫芦嘴含在了嘴里,也不吹响它,就是一个劲儿地朝着她脸色潮红地傻笑,后来竟然还躺在她的腿上睡着了。葫芦笙是安娜趁艾莎睡着的时候才从她嘴里一点一点拨出来的,葫芦嘴都湿得不成样子,安娜觉得,要是立刻吹响它的话,没准能吹出溪流的声响。


那时候,艾莎躺在她的双腿上,左边稍远的地方,橘红的火光闪动着,愉悦的人影晃荡其中;右边则是一片漆黑的宁静,远处的林子在夜里是比黑夜还要深层一点的黑。艾莎的脸上也闪动着一层淡淡的火光,火光欲图把她拉去,加入欢愉;刘海的影子又拉出一层暗,欲图让她与右边的宁静结为一体。但她却选择甜甜地睡在了安娜这里。


“所以……我需要重新买一个给你吗?”艾莎笑嘻嘻地凑到安娜跟前来,“买十个?”


“不是,这些……不算你给我的暗示吗?”安娜脑袋里重复着艾莎含着葫芦嘴的神情,口角不自觉地分泌出了一点唾液,现在它们正亮晶晶地望着艾莎。


“咦,这是……酒吗?”艾莎爬到了安娜坐在地板上,微微分開的兩條腿中間,嘴唇直直地就凑往安娜的嘴角来。安娜向后杵着胳膊想往后挪腾挪腾。


“别动哟。”


脑袋被艾莎的一只手掌从后面固定了,这只手小心地避让开刚才砸了鼓起来的包。而眼前艾莎的脸凑得越来越近,安娜只好闭了眼睛,一副满怀期待等死的样子。



嘴唇靠近嘴角的時候遲疑了一會兒,換做舌尖在安娜的嘴角舔了舔,並在那縫隙開始的地方稍微用了點力,舌尖便滑陷到了唇縫裏,觸到了躲藏在裏面冰冰涼涼的貝齒。艾莎这才急忙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


“我可没有暗示你,你自己来的。”


“那这个时间.....开窗做什么呢。”安娜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因为热啊,你不热么?”艾莎拉了拉领子,往窗外望去。泸沽湖安安静静地平躺在窗框中,湖中小岛隐隐绰绰,天上的星子也隐隐绰绰。一条条猪槽船停在岸边,偶尔起了点浪,挨在一起的两条船就碰在一起,发出规则的声响来。


以前,艾莎白天总会看到安娜自己一个人划着一条猪槽船到湖中心,然后就在那里停下来,让小船任意地漂浮其中。波纹如鱼鳞一般,把太阳的倒影分割成半梭状的一群粼粼碎片。安娜和小船就在这耀眼光影的顶端漂浮着,仿佛所有人的影子都是黑色,只有安娜的影子在闪闪发光。


人们常会在私底下说她是一个会偷懒的孩子,因为在湖中心一待就是小半日,谁也逮不着她。她可以在船上躺着看天空,看几乎就悬在头顶的云朵,看底部坡度较缓而顶部异常险峻的格姆神女峰。也可以带三四张稿纸和一支笔去,回来时纸上都是乱七八糟的音符,还没来得及整理,但看上去有些杂乱的美感。那些黑色的音符总是拖着不同的小尾巴,艾莎觉得,要是把它们放进水里的话,它们没准能摇头晃脑地离开纸张,变成一群蝌蚪游进湛蓝的湖水中。不过安娜可能会在岸边气得直跺脚,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来砸向悠然四散的它们,结果水花溅起来,准准地打在她脸上,又能气一回。


艾莎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正看着空荡荡的窗外傻笑,而身边却撂着一个活生生的安娜在原地好奇地望着她。


“笑什么呢。既然是我理解错了,那.....我下去了。”安娜站起来,现在只有艾莎坐在地板上了。


“小阿注生气了?没带你的葫芦笙来吗?”


“没带。”安娜顿了顿,“你在篝火边跳得那么尽兴,和他们跳成了一个整体。你们围着那几个出名的舞手不停拍巴掌,不管他们今天发挥得有多糟。”


“那只是....人们只要快乐就好,快乐了就会鼓掌,而那几个人就以为自己随便跳都是好舞蹈,互相欺骗和恭维会得到总体上的快乐,为什么不呢?”


“然后,我就成了众人眼里的空想家和懒鬼呗。”安娜摊了摊手。


“那你就努力去成为,别人责备你,你就说……我惯着你。”艾莎站起来,腿有些麻,把两只手都扶在了安娜的肩膀上。


安娜觉得这话说得挺突兀,“你.....以什么身份惯着我?”但为了尽量避免和艾莎对视,安娜把头偏朝了一边,“其实我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写歌了。”


艾莎微微了低头,看着她时不时瞟向自己的眼睛。


她有什么不知道的呢,她知道安娜最近总是独自跑到林子里哭一阵。会看一堆顽劣的孩子把蝴蝶烧掉,她只有等他们离开的时候才去把蝴蝶埋了。她会一个人围着玛尼堆转好几圈,然后任猎猎的经幡打在脸上。


她知道她最近比以往更为异样。


——————————————————

嗯......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么写,真的是he真的是he,应该只会分上下篇。

感谢阅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