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民海

174浏览    33参与
什么东西
意义不明 《民国海军》给我搞抑...

意义不明

《民国海军》给我搞抑了😥

就你还想造航母?

意义不明

《民国海军》给我搞抑了😥

就你还想造航母?

什么东西
dream of prospe...

dream of prosperity

是关于盛世的梦幻泡影

dream of prosperity

是关于盛世的梦幻泡影

什么东西

[晟宽]游园惊梦

去年给自己做的饭,加热自存。

cp民国海君少将曾国晟x海长陈绍宽,雷且不知所云,请慎重点击。


时间线没考证过激情写的也一团乱麻


一九七零年隆冬,曾国晟去了颐和园。北地极寒,游人稀少。登上白塔,俯瞰着透亮的三海和矮平的北京城,天地之间除了绵绵不绝的大雪,仿佛没有什么亘古存在。那时他忽然想起,并且想念陈绍宽。曾国晟少时离家,悲风万里,从未如此痛心地想念过一个人。他在冷风里追忆这位海军部长,吞咽着衰草寒烟无名荒冢的结局。


“海军人不去颐和园。”陈绍宽转向他,船舱灯光照出这位福州舰长柔和的轮廓,只有眼睛亮出两点强颈不服的韧劲,提醒着这是一位多次与风浪恶战过的军人。


“曾拱北,...

去年给自己做的饭,加热自存。

cp民国海君少将曾国晟x海长陈绍宽,雷且不知所云,请慎重点击。


时间线没考证过激情写的也一团乱麻


一九七零年隆冬,曾国晟去了颐和园。北地极寒,游人稀少。登上白塔,俯瞰着透亮的三海和矮平的北京城,天地之间除了绵绵不绝的大雪,仿佛没有什么亘古存在。那时他忽然想起,并且想念陈绍宽。曾国晟少时离家,悲风万里,从未如此痛心地想念过一个人。他在冷风里追忆这位海军部长,吞咽着衰草寒烟无名荒冢的结局。


“海军人不去颐和园。”陈绍宽转向他,船舱灯光照出这位福州舰长柔和的轮廓,只有眼睛亮出两点强颈不服的韧劲,提醒着这是一位多次与风浪恶战过的军人。


“曾拱北,你知道为什么吗?”


一屋见习生中曾国晟忽然被叫到。他反应过来,随即用沉郁的长乐口音解释清朝的海军衙门是如何挪用款项,添造园林,以致甲午战争海军战备亏空,最终沉海的惨剧。曾国晟在烟台海校受前清的奴隶教育,逆反已极,这类故事他烂熟于心。舱室内静听着,一时都没有了声音。


语末,陈绍宽忽然插话了。


“我倒是以为,各位应该去看看。”陈绍宽起立道:“多看看这段历史,把它记在脑子里,记在心里!那样大家对怎样建设海军,也许会有更清楚的认识。”


曾国晟一直没去颐和园。抗战八年,流离与抵抗都在西南,直到前几年才因工作需要,猝不及防地调来了北京。他不来颐和园,半因甲午对近代海军造成的集体性伤痛,半因年长后他已开始怀疑,把所有往事都记在心里,是否真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满目山河空念远,欲说还休。


他却还是止不住开始回忆,人老了尚且不忘的事情,便没那么容易忘却了。


“陈参谋长!”数十年前的冬天,曾国晟跑上海军部楼梯,用力拍了陈绍宽肩膀。


“曾拱北,你怎么也在北京?”陈绍宽惊讶。他一身镜面呢黑制服,鼻尖耳垂冻得微红,带出点不属于他的纤弱。


“你前脚刚走,后脚总司令就派我来京办事。”面前的青年人一身厚棉衣,连连搓手呵气,黑亮的眼睛不住看陈绍宽,像只忠实的大犬叫人忍俊不禁。


“真碰巧。”陈绍宽也笑了。


两人又站了一会,似乎取笑彼此在雪里冻得狼狈的样子。曾国晟忽然拽过陈绍宽的手,大步朝楼梯下走去。


“嗨,去哪里?”


“参谋长,快到饭点啦,我请客吧!”


青年人说着便拉陈绍宽踩进北京街道的黄尘雪里。北京从刘冠雄任海军总长起,海军部四周街巷皆开设闽菜馆,曾国晟却领他进了一家炙子烤肉店,送上的烤肉塞进芝麻酱烧饼里,冒着微香的热气。


“拱北怎么知道这里?”陈绍宽略感惊讶地接过一只对方塞好的烧饼。


“我?”青年人两腮塞得鼓鼓的,见陈绍宽盯着自己不由忸怩:“我是工作间隙,买个烧饼吃很方便,就想着带参谋长来尝尝北方风味。”“参谋长。”他有些疑惑:“你怎么不吃啊。”


“我?”陈绍宽连忙收回落在青年人手上薄茧和略旧冬服上的眼光,咬了一口烧饼:“味道不错。”说罢悄悄去屋外买了单。


“拱北,等会部长找我还有事。”陈绍宽看了眼手表:“恐怕得失陪了。”


“那等会我们见吧。”曾国晟略感失落,又不肯把它露出来:“我带参谋长去北海,琉璃厂……参谋长你不是最喜欢书籍么,我们可以去琉璃厂买旧书。还有颐……”


“拱北。”曾国晟看到陈绍宽脸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意:“你是不是想说,去颐和园啊?”


曾国晟点了点头。


“等我们都有空时吧。”陈绍宽道:“等海军有了她一酬甲午之耻的能力,再去颐和园如何?”他甚至想说把镇远舰的铁锚夺回,再陈列园中告慰忠魂。这疯狂的热念到底还是在漫天飞雪里煞住了尾巴。


曾国晟看见陈绍宽对他一笑,拍了拍身上的落雪,回身向海军部走去。他着急地追了几步,又恍然想起回去付账。


“诶,刚才那位长官已付过了。”


一去就是二十几年,那街道尽头的人影再也没回来过。


曾国晟亲见陈绍宽殚精竭虑的努力,终于还是被中日战争潮头一把撞碎,他自己弃暗投明,参加了人民海军。望断天涯,不见斯人,那同游颐和园的约定当然也无从践行了。


雪还在倾盆而下,夹杂着口外的沙尘,同二十三年前一样。


曾国晟被无名的惆怅攫住了。他怔怔凝望着茫茫的天际与平原,燕山山脉在视线尽头绵延开去,像冰海冻浪。


End






什么东西

将军横尸何足言,宰相骈首宁无冤?

君莫哭,君不见金牌召后风波狱

将军横尸何足言,宰相骈首宁无冤?

君莫哭,君不见金牌召后风波狱

什么东西

(搬运)小曾和萨老的赠答诗

载《整建月刊》第一卷第十期(1941年1月。15日)

呈萨上将军

五溪烟水驻征鞍,松柏青苍耐岁寒。

间咏新诗扶正气,醉挥宝剑斩狂澜。

分居后进长承教,望建吾军詎畏难。

他日戈船捣三岛,相邀元老主吟坛。


步拱北元均

鼎铭

洞庭西畔驻吟鞍,葭月风霜感晓寒。

为我欢迎多旧雨,待人力挽是狂澜。

明驼足可行千里,老骥心无畏万难。

若得请缨酬夙志,分符猶愿一登坛。

载《整建月刊》第一卷第十期(1941年1月。15日)

呈萨上将军

五溪烟水驻征鞍,松柏青苍耐岁寒。

间咏新诗扶正气,醉挥宝剑斩狂澜。

分居后进长承教,望建吾军詎畏难。

他日戈船捣三岛,相邀元老主吟坛。


步拱北元均

鼎铭

洞庭西畔驻吟鞍,葭月风霜感晓寒。

为我欢迎多旧雨,待人力挽是狂澜。

明驼足可行千里,老骥心无畏万难。

若得请缨酬夙志,分符猶愿一登坛。

什么东西

持续低质量摸鱼

找参考:四人合影动作

百度给我的:小红书闺蜜合照

缝合怪:《四海一心》

内还含醉里挑灯看剑的纪拱北和噔噔咚1934

最满意的还是doommer

持续低质量摸鱼

找参考:四人合影动作

百度给我的:小红书闺蜜合照

缝合怪:《四海一心》

内还含醉里挑灯看剑的纪拱北和噔噔咚1934

最满意的还是doommer

什么东西
给自己调的杂合面 设定在190...

给自己调的杂合面

设定在1909年(光绪三十四年)

给自己调的杂合面

设定在1909年(光绪三十四年)

什么东西

看《孤独的将军》,旧海军人士回忆海军校阅时最欢迎陈季良,因为只要半天,陈绍宽则“没完没了”校阅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莫名想到高中班主任亲自到班看自习时鸦雀无声,换班干部糊弄则快乐起飞😅

看《孤独的将军》,旧海军人士回忆海军校阅时最欢迎陈季良,因为只要半天,陈绍宽则“没完没了”校阅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莫名想到高中班主任亲自到班看自习时鸦雀无声,换班干部糊弄则快乐起飞😅

什么东西
是摸烂鱼摸出来的贺图。有心把民...

是摸烂鱼摸出来的贺图。有心把民海全都画进去,但摸两个已经是我手指的极限了

新年快乐各位!!!🤩

是摸烂鱼摸出来的贺图。有心把民海全都画进去,但摸两个已经是我手指的极限了

新年快乐各位!!!🤩

什么东西

发丑图

最近不想正经画画了

是雪豹宽x鼠兔晟

这种furry真的能发历史同人吗?

发丑图

最近不想正经画画了

是雪豹宽x鼠兔晟

这种furry真的能发历史同人吗?

什么东西
妈妈……东方主战场里竟然有陈季...

妈妈……东方主战场里竟然有陈季良……(露出临死前满足的笑容

话说还有一部剧叫《海军上将陈绍宽》不知制作如何,只是死都找不到资源。

今天也是在冷坑底被冷死的一天.jpg

妈妈……东方主战场里竟然有陈季良……(露出临死前满足的笑容

话说还有一部剧叫《海军上将陈绍宽》不知制作如何,只是死都找不到资源。

今天也是在冷坑底被冷死的一天.jpg

什么东西

深夜激情打字

[图片]

看《血海孤狼》,作者三章把妹我忍了因为后文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还是深得我心的,但是这夹叙夹议属实是陈厨落泪了属于是

北洋时期海军存活,一靠各路军阀的赏金,二靠自筹盐税,护渔收捐。陈绍宽上台是南京政府成立,海军已经军队国家化了,理应有正规的薪饷来源。鸦片?国民政府禁烟了啊,陈绍宽就是禁烟委员,走私?对上海南京驻防的闽系而言,香港并不是像陈筹硕那样,在有月亮的晚上想起,抬脚便可以走到的。不是陈绍宽不筹饷,实在是时代不给他机会啊属于是。(而且陈没有关闭海军在东山岛的设卡收税机构)至于被欧阳格赶回福建槽点太多不想吐了(又是谁在1927年离开福建就一去不回头了呢)

[图片]

[图片]...

看《血海孤狼》,作者三章把妹我忍了因为后文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还是深得我心的,但是这夹叙夹议属实是陈厨落泪了属于是

北洋时期海军存活,一靠各路军阀的赏金,二靠自筹盐税,护渔收捐。陈绍宽上台是南京政府成立,海军已经军队国家化了,理应有正规的薪饷来源。鸦片?国民政府禁烟了啊,陈绍宽就是禁烟委员,走私?对上海南京驻防的闽系而言,香港并不是像陈筹硕那样,在有月亮的晚上想起,抬脚便可以走到的。不是陈绍宽不筹饷,实在是时代不给他机会啊属于是。(而且陈没有关闭海军在东山岛的设卡收税机构)至于被欧阳格赶回福建槽点太多不想吐了(又是谁在1927年离开福建就一去不回头了呢)

说陈绍宽性子软我是真理解不了。他但凡软一点都不会在那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驾舰南下台湾。1934年二十三名舰长弹劾事件是舰长先递的状子指控他亲ri啊,这种状况下还去惩戒舰长,状都告到老蒋那里了,是嫌指控还坐实得不够么?说蒋,汪不理他,汪精卫遣曾仲鸣多次劝驾被你吃了,老蒋接他到溪口度岁被你吃了,限令陈季良查办为首舰长把林元铨调任军械处长总不该被你吃了吧?然而你不但吃了,还说是陈绍宽调的。原来在军宅眼里民国海长就是个软趴趴的死傲娇。


说陈绍宽吹捧自身作风我都能理解(亲友团招魂系滤镜太给力)说他一事无成,anyway,拿着日本海军0.8%的经费,1928—37年间先后造了16艘军舰炮舰,改装了11艘旧舰,添造了国内最先进的平海,宁海,选派员兵留学培养人才,在抗战最艰难的时候还坚持马尾海校每期招收一百名学生。如果这叫一事无成,把作者放到那个强邻压境四海不一心上司还天天卡你经费的焦头烂额环境下,相信他必能有所作为(′○`)


深夜激情打字,未查资料,全凭印象大概码出了一些逻辑混乱的呓语,血压略有平复。不过一想这本书后面展开是玄幻式的闽系独立称霸海疆,海军军人狗血政斗,区区一个陈厚甫的ooc又算得了什么呢,似乎也只有这种魔幻的方式,能给费拉不堪又拼光所有的闽系在那段血腥的历史中来一个最后的救赎……

……只惜轻舟装甲薄,不禁弹雨与狂波。


什么东西

买到了小曾女儿的签赠本……

最初是冲着主角名字下单的,结果完全是一本抒情文学啊otz果然在文学里找纪实是不靠谱的

画的是男主和私设小曾的立绘,雷厂的茶色制服,水雷和《整建月刊》。

以及《海魂国殇》里小曾少见的年轻照片真的很像胖仓鼠(大声bb)(被举报)

买到了小曾女儿的签赠本……

最初是冲着主角名字下单的,结果完全是一本抒情文学啊otz果然在文学里找纪实是不靠谱的

画的是男主和私设小曾的立绘,雷厂的茶色制服,水雷和《整建月刊》。

以及《海魂国殇》里小曾少见的年轻照片真的很像胖仓鼠(大声bb)(被举报)

什么东西

@林闽奉 的梦境,我摸的烂鱼

福建直男x因为想试探季良是庙街ptsd狂人还是和蔼长官,拿树枝戳他……

@林闽奉 的梦境,我摸的烂鱼

福建直男x因为想试探季良是庙街ptsd狂人还是和蔼长官,拿树枝戳他……

什么东西
摸烂鱼 糊弄学高手小张与海军署...

摸烂鱼

糊弄学高手小张与海军署署长进行了亲切交谈

蒋介石:汉卿不同意统一海军

张汉卿:凌霄不愿意统一海军

凌霄:福建仔,你拿个杯

陈绍宽:上 当 了


摸烂鱼

糊弄学高手小张与海军署署长进行了亲切交谈

蒋介石:汉卿不同意统一海军

张汉卿:凌霄不愿意统一海军

凌霄:福建仔,你拿个杯

陈绍宽:上 当 了


什么东西

陳季良司令官、今日はいい天気ですね。

陳季良司令官、今日はいい天気ですね。

什么东西
是吃火锅的民海四人(我也不知道...

是吃火锅的民海四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成天蹦这种弱-智迷思)

是吃火锅的民海四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成天蹦这种弱-智迷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