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墨画

37.3万浏览    14503参与
⚡閃 電 綿 綿 冰🍧
小珞老師你居然畫畫了.jpg

小珞老師你居然畫畫了.jpg

小珞老師你居然畫畫了.jpg

chenyue2

琢磨了一下古风水墨画法、厚涂?画法的区别。。。

琢磨了一下古风水墨画法、厚涂?画法的区别。。。

岑岑
核酸需要一周一查了

核酸需要一周一查了

核酸需要一周一查了

Wenxiang

阳台

大概是太阳东升的时候,

铺巾,煮水,洗杯,装茶。


水开,就坐,举盏,

刚好第一只红耳鹎飞来。


白头鹎比较懒,迟来,

不过它很凶,抢了红耳鹎的枝头。


这枝树,浅黄花果相夹,

密密麻麻,有时一停就一堆雀儿。


我常期待一条枯枝,

会有雀儿愿意来静静的站立。


那样就可以拍成花鸟画,

像朱耷或吴镇的水墨。


不过你要知道,

没有平白无故的枝头鸣禽。


必须是有果子或花蜜,

鸟只为食物雀跃,只为美色招展。


当然,以抽离的视角看,

食色完全不妨碍闲情雅致。


有时候想,人要是都能干干净净,

那么,naked 也不低俗。


斑鸠...

大概是太阳东升的时候,

铺巾,煮水,洗杯,装茶。


水开,就坐,举盏,

刚好第一只红耳鹎飞来。


白头鹎比较懒,迟来,

不过它很凶,抢了红耳鹎的枝头。


这枝树,浅黄花果相夹,

密密麻麻,有时一停就一堆雀儿。


我常期待一条枯枝,

会有雀儿愿意来静静的站立。


那样就可以拍成花鸟画,

像朱耷或吴镇的水墨。


不过你要知道,

没有平白无故的枝头鸣禽。


必须是有果子或花蜜,

鸟只为食物雀跃,只为美色招展。


当然,以抽离的视角看,

食色完全不妨碍闲情雅致。


有时候想,人要是都能干干净净,

那么,naked 也不低俗。


斑鸠比较好笑,像极 superhero ,

原因是它披风太长。


每次飞起,斑鸠都要高高上冲,

再优雅的下滑,好像准备摆个黑寡妇的 pose 。


但不好意思,枝繁叶茂的树冠让它无处落脚,

长披风勾三搭四,以致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乌鸫常被误作乌鸦,

但其实它的叫声明亮,像蓝色晴空。


黑色难道不是高级的颜色么?

哦不对,黑色只是扮嘢的颜色。


不管怎样,比喜鹊、白鹡鸰好看多了,

黑加白,不是谁都驾驭的了的配色。


一直想不懂为什么喜鹊会叫“喜鹊”,

那嗓门也就比鸭子叫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大山雀,金翅雀,铜蓝鹟,偶见光临,

每次都惊艳眼球,然后匆匆别过。


有点惦记山里的伯劳,白腰文鸟,绣眼,椋鸟,

和那只永远瞪着惊恐眼神的 stranger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