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平

9463浏览    155参与
科普启示录
中国航母启动靠蒸汽锅炉烧开水?为何不用电或燃气轮机?
中国航母启动靠蒸汽锅炉烧开水?为何不用电或燃气轮机?
科普地球村
国内商业航天是什么水平?面临什么发展困难?
国内商业航天是什么水平?面临什么发展困难?
ID836282433

    黄汉的姐姐黄馨读五年级,此时九年义务教育制度还没有执行,小学是五年制,毕业后不是人人都可以读初中,那是要经过考试筛选的。

    三水县最好的小学当然是实验小学,最好的初中是在离市中心不太远的实验中学。

    以实验小学的历年平均水平,被实验中学录取的人数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左右。

    黄馨跟黄瀚截然不同,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她的目标当然是考入实验中学。

    毕业班肩负着升学率的排名,学...

    黄汉的姐姐黄馨读五年级,此时九年义务教育制度还没有执行,小学是五年制,毕业后不是人人都可以读初中,那是要经过考试筛选的。

    三水县最好的小学当然是实验小学,最好的初中是在离市中心不太远的实验中学。

    以实验小学的历年平均水平,被实验中学录取的人数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左右。

    黄馨跟黄瀚截然不同,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她的目标当然是考入实验中学。

    毕业班肩负着升学率的排名,学校当然抓得紧,早读时间要提前半个小时,因此黄馨已经早早地出发了。

    虽然儿时那段小学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黄瀚还不至于找不着自己的班级。

    实验小学是三水县城香火鼎盛的一座庙宇改建的,到了最后古建筑基本上被拆毁,只留下一座古戏台。

ID537264180

学生品德形成与发展水平的基本特征

品德形成与发展有不同的水平及其相应特征。

(一)品德形成与发展的初级水平

这一水平的基本特点,表现为道德认识、道德情感不深,信念尚未形成,

主要靠外部力量推动个人去执行多为常规性的行为准则。如完成洒扫应对等

常规性的道德行为。小学生、初中一年级学生的品德发展多属于这一水平。

这一水平的学生,基本照教师或成人的委托、规定或叮嘱去行事。

(二)品德形成与发展的中级水平

这一水平的基本特点,表现为道德认识的原则性、概括性增强,道德情

感较深,形成了具体理想形式或综合形象理想形式的道德信念,开始表现出

内部力量的主导作用,具有了一定的社会责任感、义务感,因而个人能较自

觉地去执行社...

品德形成与发展有不同的水平及其相应特征。

(一)品德形成与发展的初级水平

这一水平的基本特点,表现为道德认识、道德情感不深,信念尚未形成,

主要靠外部力量推动个人去执行多为常规性的行为准则。如完成洒扫应对等

常规性的道德行为。小学生、初中一年级学生的品德发展多属于这一水平。

这一水平的学生,基本照教师或成人的委托、规定或叮嘱去行事。

(二)品德形成与发展的中级水平

这一水平的基本特点,表现为道德认识的原则性、概括性增强,道德情

感较深,形成了具体理想形式或综合形象理想形式的道德信念,开始表现出

内部力量的主导作用,具有了一定的社会责任感、义务感,因而个人能较自

觉地去执行社会性行为准则。如自觉勤奋进取、助人为乐行为的出现与扩展、

增强等。初二到高一学生的品德发展,多属于这一水平。他们已能独立地组

织或个人坚持一些有社会意义的学习活动。

(三)品德形成与发展的高级水平

这一水平的基本特点,表现为各品德心理成分已有较高的发展水平,尤

其在信念方面已有概括性理想,社会责任感特别强,因而个人总是自觉地去

执行各种行为准则。如在外出时自觉地尽社会义务,参加维护国家和人民生

命财产之举,均属于高水平的品德表现。高二及以后的学生品德发展,多属

于这一水平。他们的价值观、道德分析、判断能力及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都是较强较高的。


CAD模型网

林巴赫发动机模型

发布以SolidWorks、UG、Pro/e、Rhinoceros、3dMax、KeyCreator、SketchUp、Parasolid、CATIA、Creo等为建模平台所建立的3D模型分享与学习。


格式:STEP

文档大小:3.25 MB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p8ioo8V2SZIjbL55DSsIg

提取码:0k33 


发布以SolidWorks、UG、Pro/e、Rhinoceros、3dMax、KeyCreator、SketchUp、Parasolid、CATIA、Creo等为建模平台所建立的3D模型分享与学习。


格式:STEP

文档大小:3.25 MB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p8ioo8V2SZIjbL55DSsIg

提取码:0k33 



凯凯王的极简主义生活

7.7.2 两个相辅相成的等价关系

1 一个人的水平等于他的朋友圈的水平

倒不是一个人交到好的朋友他的水平就能够得到自然的提升,而是说当一个人水平达到一定层次,才能够交到那个层次的朋友。另外,水平相仿的人在一起有助于其中每一个个体水平的提升。


2 一个人的价值等于其言行的影响广度和深度

个人地位决定了其言行的影响广度和深度,而言行影响广度和深度反过来决定了一个人的地位。语言的影响广度和深度并不来自于内容的正确性,而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所言是否首先感动过自己,这感动要靠实践获得。行为的影响则更多的取决于是否能够持之以恒。

1 一个人的水平等于他的朋友圈的水平

倒不是一个人交到好的朋友他的水平就能够得到自然的提升,而是说当一个人水平达到一定层次,才能够交到那个层次的朋友。另外,水平相仿的人在一起有助于其中每一个个体水平的提升。


2 一个人的价值等于其言行的影响广度和深度

个人地位决定了其言行的影响广度和深度,而言行影响广度和深度反过来决定了一个人的地位。语言的影响广度和深度并不来自于内容的正确性,而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所言是否首先感动过自己,这感动要靠实践获得。行为的影响则更多的取决于是否能够持之以恒。

集恒工艺jienarts

发财有道,最美墙饰/逸云/集恒工艺jienarts

发财有道,最美墙饰/逸云/集恒工艺jienarts

海棠市热心市民鹅先生

烟花易冷

#听歌写文#
守城将军王昱珩X副将贾立平
极限ooc
练习古风
慎入!

BGM:《烟花易冷》-林志炫
  
  
  ——分界线——
  
  元日的烟火已在远方的都城绽开,遥远望去云雾般裂开各色花火。这声音模糊不清,新春的欢笑折煞了世人。
  将军的孤城迎来单薄身影,来人披着黑袍,背上背着剑,而剑用灰布包裹。王昱珩遥远便看见人影走进斑驳的城门。来人摘下帽兜,停在已锈的朱红大门前,上面点点斑驳青色痕迹,苔藓覆盖了整座城池。
  再走,薄雨绵绵。这旧城生满了植物,偶尔从山上传来一两声牧笛,不知哪座野村的牧童。
  来人行到一座破庙时,王昱珩已在他身后跟随多时。只见黑袍青年在枯朽的木佛像前一拜,起身便向身后的王昱珩拱手...

#听歌写文#
守城将军王昱珩X副将贾立平
极限ooc
练习古风
慎入!

BGM:《烟花易冷》-林志炫
  
  
  ——分界线——
  
  元日的烟火已在远方的都城绽开,遥远望去云雾般裂开各色花火。这声音模糊不清,新春的欢笑折煞了世人。
  将军的孤城迎来单薄身影,来人披着黑袍,背上背着剑,而剑用灰布包裹。王昱珩遥远便看见人影走进斑驳的城门。来人摘下帽兜,停在已锈的朱红大门前,上面点点斑驳青色痕迹,苔藓覆盖了整座城池。
  再走,薄雨绵绵。这旧城生满了植物,偶尔从山上传来一两声牧笛,不知哪座野村的牧童。
  来人行到一座破庙时,王昱珩已在他身后跟随多时。只见黑袍青年在枯朽的木佛像前一拜,起身便向身后的王昱珩拱手作揖。
  “听闻将军一人仍守孤城,特来拜见。”那是一个青年,面容周正,忽而明亮的双眼里是苍老衰败的神态。
  两人坐在破庙里,升起一团潮湿的火。王昱珩身上的战袍已经破损,连佩剑也丢失。铠甲也已被锈研磨,有仍然光亮的地方,反射着那团火暖色的焰火。他问:“阁下可是替皇上传旨?”
  “并非如此,在下听闻将军在此多年,来见将军最后一面。”青年将树枝扔进摇曳的火堆。
  “最后一面?”
  “是,再见将军,恐怕是不能的。”青年放下背上裹着灰布的剑,折过脸,木佛的眉目已经模糊,眉眼间仍是怜爱世间的微笑。王昱珩嗤笑:“我在这里这么久,皇帝从未传旨宣我回京,怕是已经忘了我在此镇守了罢。”
  青年问到:“将军可记得守城几载?”王昱珩似是思索良久:“不记得了。”
  “那将军为何来此镇守孤城?”
  王昱珩将手放在膝上:“那年叛军猖狂,皇上便派我来此抵挡叛军,不料叛军降后,却没有皇上的旨意。我与三千部下值得原地守城,可我的部下竟在这么多年间一一不见。”青年见王昱珩言至悲处,有意制止。王昱珩摆摆手:“不怪他们,如此长的年载,他们走也是人之常情。到今日,只剩我一人在此,独守孤城。”
  青年将砖石地上的长剑拿在手中,他怀着平冷的目光望向王昱珩:“将军?”
  “嗯?”
  “将军有一位叫贾立平的部下吗?”青年说到此处,竟微笑的转移目光。“也许是有一位,怎么?阁下与他有旧情?”王昱珩并未记得有这样一个人,也许过了太久,他不记得了。
  “将军是忘了,这么久的时间,将军忘了呀。”
  门外细雨蒙蒙,淋漓的雨水氤氲着湿润土腥的潮气。良久,不见有停的模样。
  青年道:“既然如此,将军也该上路了。”
  “为何?我还没有等到皇帝的旨意。”王昱珩皱眉,他的忠心从未改变。
  “距那日京城一别,已有二百一十年了,将军还不打算走吗?”青年悲切的望向他,眼眶里竟含着泪。
  “你不要再说了,如果你说的是,那我也早该死了。”王昱珩怒道。
  青年站起身来:“不错,将军说的是。二百一十年,将军早该走了。”他忽然跪下,将剑上的灰布缠下,露出拿把锋利如初的长剑,青年双手奉上:“将军久等,我回来了。”说罢,天地间传来轰隆崩塌之音,周遭的楼阁城池一一倒下,城门倾塌。巨大的树从城阁生出,树根盘踞在倾倒的城墙边。
  王昱珩不闻倾塌之音,伸手拿过长剑,剑上的铜兽栩栩如生,光亮依然。拔出剑鞘,银色的剑刃锋利如血,恍然间,泛着冷光的剑上竟沾满鲜血。
  “将军,事已至此,该想起来了。”青年起身,扔下身上的黑袍,黑袍下是沾染了褐色痕迹的灰色战衣,战衣的铠甲已经脱落,在青年的灰衣上留有折痕。
  是呀,该想起来了。
  
  那年是有叛军,却未曾想到叛军的勇猛。王昱珩的三千士兵难以抵挡,四面楚歌之时,他将他的佩剑交给副将,命他立刻向京城寻求援军。是那座孤城,三千士兵均战死,将军王昱珩守城至死,未等到京城援军。殊不知,持有将军佩剑的副将未能突破叛军,被俘后自尽。拿把剑,终未回到将军之手。
  
  “将军的剑,我送回来了。时辰到了,将军上路吧。”青年笑道,王昱珩一愣,自觉向后推了一步。仔细看青年,是那日受他命的副将,贾立平。那日等他回来,王昱珩等了又等,等到三千士兵死绝,等到他在城门上被叛军砍去头颅,一缕亡魂仍在孤城等待,等了二百一十年,今日,算是等到了。
  “也好,你回来了。那我也是走的时候了。”王昱珩心中安下,长剑佩戴在腰间,既然等的人已回来,就不必再等了。说罢,向后倒去,人身消散,落地便是一把尸骨。
  贾立平看着熄灭的火团旁散落的白骨,拿起黑色长袍掩在上面。
  “将军已去,那我也该走了。”贾立平说道。霎时风涌,携着雨水将破庙卷起,木佛吱呀破碎。再看,原地只有破庙旧迹,残墙立于原地。
  
  商队经过此处,二百余年前的繁华城落如今只有残垣断壁。商队在死寂的城外休息,一人在车轴下摸到半尺白骨,再挖,是一具将腐坏的尸骨,手中是一柄生锈的长剑。
  
  end.
  
  
  完全瞎写。

北城秋酒_bunny

【水平】细语

-疯狂爬墙寇北煜
-ooc致歉,小学生文笔见谅
-灵感源b站12122855

“B站是个好东西,”贾立平听朋友这么说,“你也去了解一下年轻人的日常,放松一下脑子。你看你才三十出头,头发就都白成什么样了。”贾立平当时只哦了一声,心不在焉。

直到回了家,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时候,他才又想起这段话。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贾立平去下载了个“B站”,刷新了几下页面,显示的却都是些他没有关注过的东西,沉吟片刻,手指鬼使神差似的在搜索一栏打出了“王昱珩”三个字。

标题写着“王昱珩cut合集”,封面竟然是一张王昱珩的表情包,配字“笑得像个五音健全的孩子”。贾立平“噗”地一声。他喜欢看王昱珩笑,和他天生的上扬唇不同...

-疯狂爬墙寇北煜
-ooc致歉,小学生文笔见谅
-灵感源b站12122855


“B站是个好东西,”贾立平听朋友这么说,“你也去了解一下年轻人的日常,放松一下脑子。你看你才三十出头,头发就都白成什么样了。”贾立平当时只哦了一声,心不在焉。

直到回了家,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时候,他才又想起这段话。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贾立平去下载了个“B站”,刷新了几下页面,显示的却都是些他没有关注过的东西,沉吟片刻,手指鬼使神差似的在搜索一栏打出了“王昱珩”三个字。

标题写着“王昱珩cut合集”,封面竟然是一张王昱珩的表情包,配字“笑得像个五音健全的孩子”。贾立平“噗”地一声。他喜欢看王昱珩笑,和他天生的上扬唇不同,王昱珩不笑的时候嘴角下抑,薄厚适中的唇瓣微抿,从骨子里透出他的骄傲。笑起来却露出满口的大白牙,像个小孩子,再加上那双单眼皮却不小的眼睛弯弯,连眼角细纹也教看得贾立平转不开目光。

不过这段时间王昱珩忙得满世界的跑,贾立平都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好好地跟他说说话,更不要说看他笑了。

从回忆里晃过神,节目里女主持人正在问:“如果是你的孩子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你会怎么教育他?”“捂住他的嘴。”王昱珩说得云淡风轻,贾立平却又一次笑出来,他教育孩子这么简单粗暴吗?但是紧接着王昱珩接了一句:“然后小声在他耳边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看周围是不是很多人都在看你?’”

贾立平默默在心里叹一声,想着不愧是王昱珩,什么事都能做得这么无从挑剔。这时候有条弹幕飘过去:“想象一下水哥在你耳边小声说话……”贾立平脑袋里噔的一声,耳尖在他不自知的时候逐渐染上了粉红,好像王昱珩真的就在他耳边细语,操着低沉慵懒的京片儿,呼出的热气将他耳朵熏得通红。

“什么乱七八糟的……”想到这儿,贾立平捂住发烫的耳朵钻进被窝,一下子把手机扔得老远。本来习惯了每天的朝夕相处,哪怕无奈经历一段时间的异地,也会天天抽空闲聊几句,与对方道早晚安。可现在王昱珩跑到地球的那头,就几乎完全切断了两人的连线。

看着微信上和王昱珩多天没有说话的窗口,贾立平又叹了口气,发送了一句“一切都好吗?也不知道你那边是什么时间,我睡了,晚安。”就沉沉睡去。

正睡得半梦半醒,一翻身就撞进一具温暖的身体,熟悉的气味萦绕在鼻息。“昱珩!”他伸手抱住他——诶?!怎么会有小正太的声音?王昱珩又是什么时候二次发育,长到他展臂抱不住了?

贾立平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家里,而是坐在一间高档的餐厅。一旁的王昱珩“嘘”了一声示意噤声,看起来……身材果然变得更加颀长。不对吧?!哪有快四十了还长个子的?贾立平环顾四周,那些桌椅板凳、走来走去的服务员、墙围房顶,甚至王昱珩手里的菜单,都变得比他多年来所认知的要大上好几倍。

“昱珩!”然而一切疑惑都在他张口的瞬间被解开——不是其他的都变大了,而是他变小了。而且是说话尖声细气奶声奶气,坐在椅子上脚都撑不到地的那种变小。王昱珩皱了皱眉,紧接着就用温热的大手捂住了贾立平的嘴。“唔!”他下意识挣扎,王昱珩却附了过来,柔软却干燥的唇因为距离太近,轻擦过他微凉的耳廓:“安静点,你声音太大了。”

卧*!!!

和刚才想象的一样,王昱珩现在真的就在他耳边细语,操着低沉慵懒的京片儿,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耳边,直接让他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儿。

贾立平脑子里轰的一声,眼皮被这轰响震开。眼前的一切恢复了以往的大小,他还躺在床上,天还黑着,手机还扔在一边,对话框里王昱珩也还是没有回消息。

他叹了口气,揉揉酸涩的眼睛翻了个身,冷不丁撞进一具温暖的身体。“卧*!”他这次直接喊出声,被吓得心脏狂跳,反手就要打,却被那人紧紧握住了手腕。

“干什么呀,刚见面就要打我?”王昱珩摁开床头的小灯,含着笑意看他,“你做什么梦了?脸都通红。”

“……我这是热的,”贾立平嘴硬道,放下举起的手,犹疑了一会儿才抚上身边爱人的脸庞,“怎么回来都不告我一声?”王昱珩笑眯眯的将他拽进怀里,紧紧地抱住,下巴在他脸上蹭来蹭去:“知道你肯定想死我了,就给你个惊喜吧。”贾立平被蹭得痒痒,背对着他,缩起脖子叫了一声:“烦人!”

“嘘——”王昱珩从他身后伸手过来轻掩住他的嘴,凑上来在他耳尖浅浅一吻,“现在是凌晨,应该安静些。”

妈妈,这个人撩我!!!

短短几个小时内,贾立平已经是第三次“经历”他的附耳杀,但真正体验起来还是要比想象和做梦兴奋得多。他乖乖噤了声,往那人怀里缩了缩,耳朵还是红通通的:“那……晚安吧。”

海棠市热心市民鹅先生

丞坤02

第一更在很久以前。

架空古风AU
皇子王昱珩X刺客贾立平
ooc
我不会写古风
人物性格塑造寡淡
慎入!


        ——分界线——

  奉天宫的主子至早就知道皇帝赏了人下来,无非是线人而已。自己留着只是皇帝的祸害,可偏偏自己死不得。
  江山是王氏的江山,肆意践踏,注定要他来收拾山河。王昱珩描摹着山水图,一旁的侍女表面研墨,实则是监视王昱珩的消息。
  贾立平就是这时进了王昱珩的书房。在屏风后跪下,双手撑地:“叩见四王爷。”
  王昱珩隔着屏风的山水,隐约看着下跪中人:“你叫什么?”
  “臣,姓贾名立平。”
  “可有什么字姓?...

第一更在很久以前。

架空古风AU
皇子王昱珩X刺客贾立平
ooc
我不会写古风
人物性格塑造寡淡
慎入!


        ——分界线——

  奉天宫的主子至早就知道皇帝赏了人下来,无非是线人而已。自己留着只是皇帝的祸害,可偏偏自己死不得。
  江山是王氏的江山,肆意践踏,注定要他来收拾山河。王昱珩描摹着山水图,一旁的侍女表面研墨,实则是监视王昱珩的消息。
  贾立平就是这时进了王昱珩的书房。在屏风后跪下,双手撑地:“叩见四王爷。”
  王昱珩隔着屏风的山水,隐约看着下跪中人:“你叫什么?”
  “臣,姓贾名立平。”
  “可有什么字姓?”
  “尚无。”
  王昱珩来了丝毫兴致:“我赐你一个可好?”
  “臣不甚感激。”
  王昱珩叫侍女推开屏风,绕过贾立平,在另一张书案上拿纸写了两个字。
  “就叫,惊错可好?”
  贾立平说不出来话,地下去的头更低几分。
  王昱珩不再说什么:“下去吧。彩蝶,叫人送去衣物,赏几匹布下去。”
  一旁的侍女欠身:“是。”
  回去的路上,侍女在前面带路,贾立平小心翼翼的跟着,在宫里不得不眼观鼻,鼻观口的瞧着,生怕让人看见了不是。彩蝶很快送来几匹流纹的白娟和玄色的布匹,说是四王爷上下来做衣裳的。
  白娟作了两件上衣和下袍,玄布成了几件外袍。来了几个月,贾立平只见过两次王昱珩,除了早上出去练剑,一日里无事可做,只得在屋里翻遍古籍。人倒是在奉天宫空养了几个月。
  有天早上,贾立平实在不知怎么办,便去了王昱珩殿上,求见。
  “我赏的料子做了衣裳了吗?”王昱珩扫了一眼下跪的人,人倒是端端正正,身上还是丞坤阁的钴蓝衣衫。
  “回王爷,做了。”
  “那怎么不穿?”
  贾立平心道,这四王爷也不是好惹的主儿:“我只是个小臣子,王爷赏下来的东西,臣不敢。况且臣到殿上来已有三月,整日无事,有损……”
  王昱珩看着手中的卷宗,外面送来消息,说皇上出宫游乐,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无事可做?你把衣裳换上,以后来我这里做个守卫吧。”
  “是。”多个机会接触四王爷。
  
  隔了一日,王昱珩又赏下来一柄长剑。贾立平只好佩上剑换了衣服去殿上。青白衣裳沉得人也清素,更是寡言了几分。
  贾立平到的时候,王昱珩正逗弄着一只绿鹦哥,来人通报:“贾侍卫来了。”
  “进来。”
  来人端正跪下:“臣拜见王爷。”
  “起来。”王昱珩摸着鹦鹉的翠绿羽毛:“好看吗?”
  贾立平不知何以,抬头便听见那鹦鹉学舌道:“好看,好看。”
  王昱珩不再逗弄鹦鹉,叫贾立平伺候笔墨,说是要写文书呈给皇上。贾立平在一旁研磨,不时看一眼王昱珩写的文书,只看得几个字,什么“谢皇兄”、“榆木难懂”。
  半晌,写完了。王昱珩放下笔墨:“惊错,你去外边儿拔根鸟毛去。”分明是遣他好玩。贾立平不知所措:“臣不知何意。”
  王昱珩笑着让他放下墨,带他出去。清冷的殿外倒是养了十几只鸽子和渡鸦。叫的声音甚是惹人烦,怪不得王昱珩要搬到后殿去,原来也是嫌烦,贾立平心想。
  “鸟禽飞舞,我实在不知怎么拔毛。”贾立平如实道。“惊错你没办法,我更没办法。”王昱珩定是拿他寻开心。王昱珩似笑非笑的走了回去,只留他一人在禽鸟里枉自惆怅。
  恐怕有一招可以试一试,贾立平想。解了条侍女的发带,又从里衣里拿了那根白玉簪子系在发带上。侍女羞愤不知怎么办:“贾大人,你……”
  贾立平赔不是的笑着,翻手扔去了那系着发簪的带子。被甩出去的发带竟然如同被控制好一般的沿着鸽子划过。贾立平控制手腕,向外一横,那簪子竟能剑一般的划过,径直的裁下半根羽毛。收手,簪子握在手中。那半根羽毛飘飘然落下。
  “哎呀,贾大人你好厉害啊。”侍女全然忘了刚才的不是,见那鸽子不伤分毫被裁下羽毛。
  “姑娘过奖。”贾立平看着半根羽毛,恐怕不妥。又甩出发簪,这一次腕力均衡,直直勾下一根信鸽的羽毛。
  
  远处王昱珩在娟纱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象,那人随手一挥,力道全在手腕里。丝毫不差,多一分伤了鸽子少一分碰不得。如果不差,王昱珩依稀在这动作见看明白,这是丞坤阁密传技法,丞坤剑法的一招细节。原本铁锁上连着剑,一招制敌出其不意,如今被用来拔鸽子羽毛。
  不一会,贾立平拿着羽毛走了进来:“王爷。”呈上鸽羽,那只簪子还在手中。
  王昱珩拿过羽毛,粘在信封胶口处:“簪子是皇上赏的?”
  贾立平反应过来,来不及收回:“是。”
  “也好,你下去吧。”
  贾立平只得照做。
  傍晚时分,彩蝶送来一支青玉簪子,说是王爷赏下来的。青玉簪子做工精良,是上等的好料子。这是何意,贾立平哭笑不得。
  
  
  tbc.
  
  有生之年的更新。

泽稷网校CFA
海棠市热心市民鹅先生

新文让吞了无数遍,我只好发石墨链接了。

最近因某时间暂时删除链接了,有事请私,谢谢。


如题。新文标题是 新年mou sha案。慎入哦。

走链接


最近因某时间暂时删除链接了,有事请私,谢谢。


如题。新文标题是 新年mou sha案。慎入哦。

走链接

海棠市热心市民鹅先生

梦醒的智障后续 三分钟

奇妙的吃醋梗,也算是此系列的第三弹了。

圈内大大王昱珩X粉丝头头贾立平
少女

ooc
慎入
  
  ——分界线——
  
  “我出去三分钟。”王昱珩对贾立平讲,然后拿上钥匙走出家门。
  贾立平“嗯”了一声,刷着微博。
  
  王昱珩在门外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电话,一个未命名的号码。
  屋里的贾立平意识到了王昱珩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理由的出门,他发现了什么,于是走向门口。
  
  王昱珩在屋外打电话,三分钟过了一分钟。他说道:“同意吗?”然后又“喔”了一声,有些为难的说:“我真的不喜欢ta。”
  贾立平凭借过人的耳力在门口听到了外面的交流声。连交流的不算,他听见了王昱珩说不喜欢谁来着。我?还是别人。要是这个ta...

奇妙的吃醋梗,也算是此系列的第三弹了。

圈内大大王昱珩X粉丝头头贾立平
少女

ooc
慎入
  
  ——分界线——
  
  “我出去三分钟。”王昱珩对贾立平讲,然后拿上钥匙走出家门。
  贾立平“嗯”了一声,刷着微博。
  
  王昱珩在门外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电话,一个未命名的号码。
  屋里的贾立平意识到了王昱珩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理由的出门,他发现了什么,于是走向门口。
  
  王昱珩在屋外打电话,三分钟过了一分钟。他说道:“同意吗?”然后又“喔”了一声,有些为难的说:“我真的不喜欢ta。”
  贾立平凭借过人的耳力在门口听到了外面的交流声。连交流的不算,他听见了王昱珩说不喜欢谁来着。我?还是别人。要是这个ta自己的话,苗头就不太对。交往半年,,这事还是头一回。
  
  王昱珩又笑着说:“我知道这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对ta没兴趣。”他侧了半边身子,打电话时抬起一点头。
  贾立平折断了手中的一次性筷子,看王昱珩不像是会出轨的人,没想到……唉,平时他对自己都很好的,难道都是假的?
  
  “改天我过去?”王昱珩问,算了算日子:“下周末?”然后拒绝自己:“不行,下周末不行,ta在,我就算了。”王昱珩终于找到合适的日期:“下周二吧,下午我有时间,ta也不在家。”
  贾立平掰弯了钥匙,王昱珩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两分钟。信息量好大,我好像被绿了。贾立平琢磨着,下周二下午自己正好和王昱珩说过自己出去一下而且回来很晚来着。看来是真的了。贾立平生气又难过的想着,我可是真的很爱他的,瞎了我的眼。
  
  王昱珩片刻严肃的说:“如果我跟ta说实话会怎么样?”然后犹豫的讲:“恐怕不行,太直接了。慢慢来吧。”他向前走了几步,声音俞小的说:“总有一天要说出来的。”
  好啊你,王昱珩!脚踏两只船,还想瞒着我,哼!想到王昱珩的好,又难过了几分,没想到自己这真心付之东流,我可以因为你才出柜的,你还睡粉!
  
  王昱珩打完电话,看了一下时长,3分12秒。有点过长了。王昱珩转身向家门走去。
  贾立平听到了回来的脚步声,飞快的跑卧室的床上去,佯装出刷微博成瘾的样子。刚摆好模样,王昱珩推门进来了。
  
  “干什么去了?”贾立平用倒白开水的口吻问到。“去打个电话。”王昱珩回答道。
  贾立平抬起头正视他:“那为什么连着这么多天都打电话,是谁都不告诉我。”
  王昱珩对上贾立平湿漉漉的双眼就下了一跳:“好好的,怎么哭了。”然后坐到床边准备哄人。
  “别碰我。”贾立平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本来想霸气的说这话,到嘴边眼泪就下来了,骂人就哭的体质真是坏事情。“你真……”想说不要脸,有些不太好,说恶心,又没有确凿证据。于是,贾立平道:“你真……讨厌。”
  王昱珩一愣,自己出去三分钟怎么就哭了,还撒娇?“到底怎么了?”
  好吧,摊牌吧。“你出去和谁打电话?下周二去干什么?”
  王昱珩又是一愣,自己明明什么也没说,怎么就知道了。事已至此,就坦白吧。
  “其实和我打电话的人是……”
  “出轨对象。”
  “我妈。”
  
  一片默然,王昱珩把他挪过来,埋在他膝盖上默笑了十五秒。贾立平看着他两肩颤动,就知道他在笑。
  “你和……你妈妈,再聊什么?”
  “我在向我妈出柜。”
  贾立平无限的尴尬着:“向你妈妈出柜……”
  “喔,我妈虽然开明,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这段时间我都在给我妈做心理建设,到现在她还是问我还喜不喜欢以前的一些女同事。不过我妈妈她刚才同意了。”
  “那你后来又说谁在就不过去了。”
  王昱珩看他连眼泪都没来得及擦就愣在床上,于是去给他擦了眼泪:“是我爸,我爸比较传统,恐怕很难接受。所以我打算等我爸出去的时候回家和我妈妈聊一聊。”
  “这样啊。”贾立平还是难以接受事实,有些小委屈的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怕你多想。”
  你不告诉我,我才多想来着。
  “好吧,吃醋吗?酸不酸?”王昱珩脱掉拖鞋,盘腿坐在床上,吻了吻他。
  “不要问我这种话。”贾立平别过脸去。实在不好意思。
  “好,赔偿我吧。”王昱珩忽然严肃的说。
  贾立平今天第三次愣住,“哎”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摁在床上。
  这可不止三分钟的事情了。
  
  
  end.
  
  
  ——分界线——
  
  一脚油门哦。

长霜白沂
水平圈是个南极圈,绝对的。

水平圈是个南极圈,绝对的。

水平圈是个南极圈,绝对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