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晶公

39.6万浏览    2383参与
哨子_whistle

【FF14/初代光】藏光匿影(诡秘之主AU)31

(最近真的很忙,又想写快点;如果有错别字请无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1. 洪流


光花了很长时间咀嚼在神影洞里听到的每一句话,以至于几乎没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出了森林。等到他回过神来,视线末端已经隐约出现了游末邦的彩色圆顶。


他的心情相当复杂:为了“诸神之战”的真相而震惊,为了末世之人的惨状而痛苦,又为了爱梅特赛尔克的认可感到悸动,甚至充满希望;然而没多久,这种针刺般的雀跃就转化成了焦虑。


成神……我真的可以做到吗?连晋升半神的时候都感觉灵性......

(最近真的很忙,又想写快点;如果有错别字请无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1. 洪流


光花了很长时间咀嚼在神影洞里听到的每一句话,以至于几乎没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出了森林。等到他回过神来,视线末端已经隐约出现了游末邦的彩色圆顶。


他的心情相当复杂:为了“诸神之战”的真相而震惊,为了末世之人的惨状而痛苦,又为了爱梅特赛尔克的认可感到悸动,甚至充满希望;然而没多久,这种针刺般的雀跃就转化成了焦虑。


成神……我真的可以做到吗?连晋升半神的时候都感觉灵性摇摇欲坠……何况,那么多被精心挑选出的先行者都失败了。倘若自己也在仪式过程中失控,对爱梅特赛尔克的打击该有多大?


说真的,像索鲁斯那样工作能力顶尖的人物,却因为命运的捉弄以及合作方的不争气,负责的项目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算神明也该气到暴走了。一想到这,光就愁得肩膀都垮下来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需要特地开启灵视就能发觉各种灵性的异常。光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信使一直在背后跟着,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鲸头鹳闲庭信步,偶尔展翅滑翔一小段。光叹了口气,忽然化作光芒闪现到灵界生物背后,一把将它捉住。


“没有信?啊,你就是喜欢跟着。”光自言自语地理顺鲸头鹳的羽毛。“说起来,你也是个劳碌命啊。其实,因为爱梅特赛尔克祂是……也就是说,只要我祈祷他就能听见。何必搞什么信使?”


鲸头鹳叨了叨他的手背,视线不屑地转向远方。


“好吧,你还可以替我给别人送信。不过,最开始的信使先生……希斯拉德,祂好像知晓一切啊。祂会不会也知道爱梅特赛尔克的真实身份……等等,祂不会也是……”


光的嘴巴再次渐渐半张,心里颂念了一遍信使先生过去传授的“知识与智慧之神”的尊名。然后他不出意外地听到了熟悉的笑声。


“所以您果然是……”光无力地扶着额头。“算了,您能让我变得更聪明一点吗?”


【要先成为知识的信徒才行哦。】“信使先生”的幻影并未出现,声音却直接在脑中震动。然而光并没有感到多少神圣,反而像受到了恶作剧之主的眷顾。【来嘛,来当我的眷者。】


【可我已经是太阳神的眷者了……咦,哪里不对。我现在算是死神的眷者吗?】


【哈迪斯没有亲口说出就不算。】希斯拉德笑得很开心,光几乎能想象出他扶着脸上摇摇欲坠的面具的模样。【只要你答应,我俩就能轻而易举地惹火一位最古老的真神,是不是很有趣?】


祂是怎么形成这种开朗的个性的,光不禁内心默默敬佩。【请问,您当初也是终末委员会的十四人之一吗?】


【……他终于将这些也告诉你了。】希斯拉德在光的脑子里发出了悠长的叹息。【不,我不是。我是最初的那批人——将生命力和精神力献给天脉的祭品。】


蓝色的眼睛立刻瞪大了,眼球无法控制地震颤。不过声音马上安慰他道【不必为我感到遗憾,我的朋友。我并非那种善于挑战困境的人。在当时近乎绝望的情形下,我回避了直面灾厄,将未来和希望托付给了那些坚强可靠的朋友们。为了星球,为了亲爱之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与我而言是非常荣幸的。】


光用力捏了捏鼻梁,想要将那种酸涩的感觉压下去。【但是,但是……】


【但是,事与愿违。】希斯拉德的声音带上了罕见的悲伤。【比起后面爆发的更加残酷的冲击,我们那些更早进入冥界的人,灵魂反而保存得较为完整。在那群破碎,迷惘,徘徊的亡灵之中,我意外地发现自己对意识还有一定的掌控力……哈迪斯找到了我,让我承担一项相当繁重的工作。作为屡屡把最困难的选择交给他的人,这次连我也无法推辞。】


【我的任务是守护一条河流——阿尼德罗。它的本意是‘无水之河’。在这条河中流淌的并非河水,而是千万年来人类所获取的一切知识,经验,历史,神秘,科学,艺术……等等一切智慧的总和。这些信息的洪流奔涌而下,每一点‘水滴’都凝集着灵感的纯净光芒,在灵界和现实之间来回循环;只要人类文明不曾断绝,阿尼德罗便永不干涸。】


【然而可怕的是,外神的力量渗入灵界之后,对阿尼德罗的‘河水’同样造成了污染。如果这些受到污染的知识流传到物质界,被生灵的集体意识接收,‘它们’便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类的认知,暗中改动历史进程——向着有利于外神入侵的方向发展。我的工作便是辨认这些受到污染的‘水源’,从阿尼德罗中清除它们。幸好,我的眼睛比较特殊,正适合从事这项工作。】


【一项伟大而孤独的工作。】光不禁低声叹息。


【与真正做出伟大牺牲的朋友相比,我的付出实在微不足道。当然,如果时而能有些陪伴就更好啦。】希斯拉德声音带着笑意,虚幻的手臂如光期待的那样再次揉了揉棕色的乱发。【将来,等你有力量畅游灵界的时候,可以到我的神国里来。】


祂的声音渐渐远去了,光下意识地学着拂晓的贤人们,在胸口划了一只“智慧之眼”。



当脚下窸窸窣窣的声音完全消失,踩入污泥的枯枝败叶被洁白卵石铺就的小径替代,光知道自己终于抵达了游末邦的边缘。他没有急于踏入那些璀璨光线辐射的区域内;在成为半神之后,比往日敏锐许多的灵感让他察觉到了一种类似“领域”般的存在,但更为抽象——就好比只要多走一步,就会闯入某些高悬在天幕中的“眼睛”的注视之下。


无论游末邦的元首是序列一还是序列二,是从神还是天使,祂对祂地上神国内的一切都有着绝对的支配。


光思考片刻,突然回头捉住了灰色的大鸟,请它为自己的同伴送去一张便条。随后他缩回林地里谨慎的等待了好一会儿,期间还远远地望见了两个奇装异服的小人从游末邦中走出来,向蜗居在门前街的贫民们散发食物。这里的生存环境让光想到了乌尔达哈城外的贫民区,可又体现出一种古怪的秩序井然,毕竟来自游末邦的“救济”似乎是唯一稳定的食物来源;人们对来自游末邦的特使毕恭毕敬,几乎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明明他们似乎做的是好事,可光还是感到一种不协调,不舒服的感觉。他忽然想到……不记得多少年前,当他第一次因为抓住刺客立下功勋时,索鲁斯大帝曾问他要什么赏赐。光提出释放所有和自己一起战斗过的竞技场奴隶,大帝也慷慨地应允了。不过,当天夜里,索鲁斯却对他说:你知道你的提议反而是在维护这个制度吗?当极少数奴隶被释放,或者因为一些小恩小惠获得较好的待遇时,那些剩下的就会更加忠于主人,不惜身体地劳作,以争取一个渺茫的机会。对于人类的惯性来说,这比亲自砸断镣铐、流血反抗来说要容易得多。


当时的光并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但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了。


等到那些特使重新返回游末邦的“巨树”中,他的耐心终于有了回报。披着一件有许多蕾丝装饰长袍的阿尔菲诺匆匆从鲸角的方向奔来,被光拉进了隐蔽的树丛阴影之下。光还消耗了一张水晶公的符咒,创造出一个足够隐秘的空间。


“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潜入计划不顺利?”他试探地问道。


精灵少年勉强地笑了笑:“我以一个画家的身份当上了劳动民,服务于采·努兹大人和其妻子杜丽雅·采大人——他们都是相当友善的主人,对我也很照顾。”


“……这不是完全适应了嘛。”光小声嘀咕。


阿尔菲诺叹了口气。“在游末邦里,我认识了不少同样是劳动民的同伴,他们大多数都告诉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对主人和沃斯里元首感恩戴德;为主人服务就是他们唯一存在的意义,之类的。据说,只要为游末邦服务超过十年——无论自由民还是劳动民,都有机会得到元首的接见,荣升‘神使’。”


“神使。”光咀嚼着这个单词,愕然道:“那不就是指食罪灵吗?”


“没错。” 阿尔菲诺回答。“实际上,我从一开始就对游末邦的人口问题有所疑惑。与门前街的居民聊天也可以了解道,游末邦几乎是‘只进不出’的:游末邦每年都会吸纳相当数目的劳动民进入,可是有记载的劳动民被逐出的事例只有聊聊数起。另外,游末邦中似乎哪里都了解不到关于居民生病或死亡的信息——没有医师,没有疾病,没有衰老,没有葬礼。只有鲜花和音乐,永恒的享乐。”


光皱眉捏了捏指节。“如果所有生病,衰老,或者质疑游末邦的人,都被沃斯里转化为了听话的食罪灵,那么一切疑问就都得到了解释。”


“正是如此。”精灵少年愁眉不展地继续道:“你还记得我那个,通过头发追踪人的小魔法吗?”


“记得,你在魔大陆用过。”


“有一位用歌喉服务游末邦的劳动民,我和她交上了朋友。这两天她很忧心,因为嗓子出了问题,唱出的歌谣不再甜美,所以拜托我去‘外面’买一点药。她实在担心假如无法继续服务主人,就会被逐出游末邦。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溜出去,从废船街的药剂师手里拿到药……等我回来的时候,哪里都找不到唱歌的少女了。我只好用捡到的她的头发追踪她。你知道我追到了哪里吗?”


阿尔菲诺没等光回答,便握紧拳头给出了答案。


“……厨房。为整个游末邦制作妙料的厨房。”


光的身躯一震。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精灵少年,只能拍了拍他瑟缩的肩膀,假装没听见他竭力掩饰的一丝哽咽。


“妙料的来源就是食罪灵的肉。但食罪灵,过去可能是野兽,可能是魔物,同样可能是……人类。”


“这么说,门前街的住民,每天得到的都是……”


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阿尔菲诺吸了吸鼻子,再次低声说道:“想从内部瓦解游末邦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我们对居民揭露这一事实,但常年累月食用妙料的他们会不会从身体到灵性都被沃斯里同化了,就像,那种信仰某个神明到了走火入魔地步的狂信徒……”


“你是说,他们真的把沃斯里当做真神来信仰了?”


“目前我和‘主人们’对话的时候,感觉他们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只是一群普通的享乐主义者。可是,在游末邦这种近似于神国的地方,无暇灵君就像高居于蛛网之上的蜘蛛一样,对选民的操纵是无形的和绝对的,只需要一个集体意识的触发,那些人的自我便会消解,完全沦为沃斯里意志的傀儡。”


“既然如此,你还是早点回到水晶都吧,我们一起想办法。”


精灵少年踌躇片刻,终于无奈地点点头。“我觉得,像采夫妇那样的人,还有许多劳动民……他们并不是坏人,只是被游末邦‘体制化’了,成了沃斯里触须上的玩物而不自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同样希望能够解救他们。”



尽管看起来不太情愿,阿尔菲诺还是一言不发地跟着光一同回到了水晶都。在观星室里,水晶公和拂晓众人就游末邦的状况展开了激烈讨论。博学多识的贤者们总共提出了三套有望拯救普通市民的方案:第一,干掉沃斯里。第二,破坏沃斯里操纵市民的手段,比如切断妙料供应链。第三,将大部分受影响不那么深的自由民和劳动民移出游末邦,也就是脱离无暇灵君的“神国”所在。


光听着听着,忽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既视感,差点当场跪下来向死神祈祷。


“那个——”他弱弱地举起一只手,“我觉得还是选A吧,选A。”


“就知道你会支持最简单粗暴的那个。”阿莉塞耸耸肩。“可是不管怎么看,沃斯里至少是序列二以上,天使级别的非凡者,我们一群中低序列加一个刚刚晋升的半神,凭什么和他战斗?就别说胜负,恐怕我们连站到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第二,第三个方案可行性更低。”于里昂热悲观地摇摇头。“以妙料为例,所有的食罪灵都受沃斯里的绝对支配,食材的来源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至于从一个高序列者的神国里将他的‘选民’夺走,简直是堪比骑到纳尔扎尔脖子上的取死之道。”


光本想说其实骑上纳尔扎尔也没那么可怕,但考虑到眼下的气氛不太适合理解一些冥府笑话,于是乖乖闭上嘴。


一筹莫展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桑克瑞德带来了游末邦军的最新动向。


“兰吉特军在谷地扎营的时候,我设法潜入营地,听到了一些士兵的谈话。”风尘仆仆的通识者边说边在水晶公用非凡材料制作的沙盘上比划,“数周前他们剿灭矮人失利已经受到了无暇灵君的斥责,如果这次再无功而返,恐怕会遭到更严厉的惩罚。因此兰吉特完全没有返回城市休整的打算,而是把军队迂回带入了珂露西亚主岛北面的山脉之中。”


“这里的地形有什么特别的吗?”雅修特拉望着水晶模型上的山峦和丘壑,托起了下巴。


“据我所知,水晶都是依托在一座古代城邦的旧址上建立的。”桑克瑞德边说边望向水晶公,得到了对方的点头认可。“名为‘沃茨之锤’。那是一座由尘族和矮人族共同建立的城邦,精通采矿、冶金和锻造等技术,出产的钢铁供给了整片群岛的造船业;城邦地下至今仍存有当年使用过的采矿坑道,它们错综复杂,虽然很多地方都坍塌了,但曾经可以一直延伸到北面的矿山,与矮人的定居点接壤。”


水晶公猛然醒悟,指尖放出一道荧蓝的光辉,连接了沙盘上的矿山和城市。“我明白了,兰吉特计划从北方山脉中寻找一条矿山坑道的入口,将其打通,一直通往水晶都地下……”


“这么大动作,矮人们不会有什么反应吗?”


“矮人几大家族虽然一贯不服从游末邦的统治,可也始终避免与游末邦军正面冲突。尤其是兰吉特这次还带上了不少‘神使’,就是过去跟从沃斯里的较高位的食罪灵。”水晶公摇头道。“我担心,一旦兰吉特找到一条绕过屏障、直接通向水晶都内部的坑道,他们甚至用不着亲自进军,而是将食罪灵作为先遣部队送进去——”


“然后,大量食罪灵突然从水晶都的地表之下涌出来,所引发的恐慌和破坏可想而知。”于里昂热摇摇头。“他们是做好彻底覆灭这座城市的打算了。”


“怎么会,太卑鄙了……”阿莉塞咬牙切齿地说。“水晶都只是一群无处容身的人的聚居点而已,从未打扰过其他人的生活。游末邦这是毫无理由的挑衅!侵略!!”


“无暇灵君自命为神,他自以为所做的一切都是神的判断,神的裁决,正确与否是不容争辩的。”阿尔菲诺摇摇头,头颅深深地低了下去,“虽然我很反感他那种把生命当做消耗品的态度,但更让我觉得痛恨和不齿的,是他那种认为自己的行动是最理想的、坚信只有自己才能引导别人走上正确道路的愚蠢想法……这很糟糕,我隐约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别对自己这么苛刻。我们都犯过过于天真的错误,但你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大众的利益,而不是满足个人的贪欲。”于里昂热安慰他道,“即便路易索瓦老师在这里,相信他也会这么说的。”


提到这个名字让拂晓众人都精神一振。连水晶公都微微点了点头。


光出神地打量着那座星辉灿烂的透明沙盘,忽然有些不确定地举手发言:“但是,我觉得兰吉特这次,完全是自讨苦吃嘛。我们只要在水晶都范围内找到废弃坑道的出口,再从矮人族那边堵住另一头,不就把他们和食罪灵困死在坑道里了吗!”


几双眼睛同时转向他。光本来为自己提出的战略颇为自豪,却在同伴们的视线压力下有点点退缩。


桑克瑞德最先打破了这种奇怪的沉默。“怎么说呢,光的想法虽然稍显大胆,但从积极的角度考虑并不是不可能做到。”


“乐观过头了。水晶都的防卫力量有限,要把守多个坑道出口,还要分出一些人手从后方袭击游末邦军,恐怕无法达到理想的围堵效果。”雅修特拉摇了摇头,“就像制作馅饼的时候,如果馅料太多而面皮太薄的话,就会——漏出来。”


这个比喻非常对光的胃口,反而让他更有信心了,“只要搞到水晶都地下坑道的详细地图,就能够推测他们大致的行进路线了;并且,我们还可以多制作一些陷阱,设下埋伏……当年攻打燕鸥港的时候……”他赶紧闭了嘴,但是心里打定主意,这种阴险的以逸待劳的战术,肯定要请教老行家索鲁斯大帝。


“不错,我也认为可行。”于里昂热插话道,“上次我们在森林里封印了那个大食罪灵析出的特性,相当于把卷轴制成了短暂的封印物。只要兰吉特军中有大量食罪灵出动,就可以利用这个封印提前感知到它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雅修特拉也陷入沉思。“在地下设置陷阱,夜之民中有不少大地领域的行家,可以请求他们的协助。”


“根据敌人的位置合理地分配人手,集中力量,水晶都的优势还是不小的。”光的手指穿过了沙盘上的‘山丘’,“当然,倘若能说动矮人族加入我们,效果就更好了。”


“我亲自去一趟。”水晶公像下定了决心,长杖点了一下地面。“和图尔家族的族长谈谈。”



这一次结盟的计划实施得相当顺利。或许,正是因为游末邦军之前反复骚扰过矮人的村落,在听水晶公讲述了来意之后,图尔家族麾下的战士没怎么犹豫便加入了“玛利卡矿井大堵截”计划——这个名字也是矮人们起的,据说和某个古代城邦的历史有关。并且,几乎没有人比矮人族更熟悉矿井下的地形和设施的操作。令人意外的是,与图尔家族一贯不合的古格家族也派遣使者前来,表示只要对付的是游末邦,他们就随时愿意投入战争。另外,雅修特拉的森林之行也带回许多夜之民援军,包括两位大地途径的“德鲁伊”,他们都表示能与“暗之战士”并肩作战是莫大的荣幸。阿尔菲诺甚至煽动——说动了一些没有资格进入游末邦或者被解雇的劳动民,也参与了讨伐大军的后勤工作,再加上自发加入的维埃拉族和恩莫族——无数涓涓细流不断汇聚到一处,终于形成了势不可挡的洪流。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在护卫水晶公返程的路上,他们还遭遇了好几拨零散食罪灵的袭击,然而古·拉哈的精神始终异常亢奋。“同盟比我预想得庞大得多。明明是迫在眉睫的危机,却因为暗之战士的提案迅速转化为了反攻的契机,这就是英雄存在的意义吗!!”


“哈?”光被他夸得摸不着头脑,“啊,呃,我没做什么,只是大家常年受到食罪灵的骚扰,早就忍无可忍了——”


“重点不是您做了什么,而是您所拥有的那种理想凿穿困境的精神。只要它存在一天,就拥有不断感染周围的力量。”


“……听起来我像个什么传染源。”光打了个喷嚏。


红发的猫魅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不是什么擅长言辞的人……”他收获了光一个震惊的眼神。“好吧,我是说言语远远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真正感受。我会把自己所有的感情和灵性都灌注在这支水晶法杖中,为你的前进开辟道路!”


光不好意思地再三道谢。这时候他听见半空中传来一个轻飘飘的,熟悉至极的嗤笑声;但似乎周围的伙伴谁都没有听见。他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大部队,孤身一人再次走进了森林深处。


这次鲸头鹳停在一根不高不低的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铅笔长短的东西。光伸手取下来,发现这是一支半透明的圆柱形水晶,内部充满紫黑色的半透明液体,其中悬浮着一串金色的球状液滴,晨曦般的流光溢彩在它们的表面跃动。当他上下颠转水晶的时候,金色的液滴会彼此融合、变形,像出芽的软糊怪。他把水晶转来转去,玩得不亦乐乎。


“……序列三的魔药不是狗玩具。”一个无可奈何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啊?哦,魔药……不是说调制好的魔药很难保存,会和任何容器缓慢结合吗?”


爱梅特赛尔克耸耸肩,“我以冥河的力量压制了它的活化。服用前只需要捏碎水晶就可以了。”祂的目光投向森林边缘,不无嘲讽地凝望着矮人族和夜之民远去的身影,“看啊,神的反叛者们组织起了一支大军。”


光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战略,以及结盟后改进版的计划统统倒了出来,最后征询索鲁斯大帝的意见:“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我们有取胜的把握吗?”


爱梅特赛尔克挑了挑眉毛。“怎么说呢,看来罗慕路斯那段久远的戎马生涯多少给你留下了一点烙印。这个计划虽然冒失又肤浅,但对付一群连脑子都退化掉的生物姑且还算绰绰有余了。”


“这么说我们很有希望咯!”光整个人都振奋起来,挥了挥拳头。“等着吧,我会赢给你看的!”


“给我看做什么,我又不关心那群人的死活。”爱梅特赛尔克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倒不如想想以后的事。像那样激动地握手,拥抱,自称牢不可破的联盟的人们,说不定哪一天也会互相背叛。你不这么觉得吗?残次品们总是重复着这样的过程。”


“他们不会那样的!”


“行了行了,你这话我在每个时代都听烦了,而人们推翻这句话的行为我也看腻了,在我还是索鲁斯的时候就没少见过……”


“来打赌吧!”光大声打断了他可悲的鄙夷。“这支同盟军会一直团结下去,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如果我的想法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的指示,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爱梅特赛尔克意味深长地挑高了眉毛。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光的声音不是很确定地低了下去,“但是,假如我赢了——”


“你要我做什么?”死神笑得很怪异,“你欠我的还不够多?”


光的视线飘忽不定,终于下决心似的晃晃脑袋。“至少,至少第六纪我不是一直在被你使唤嘛……对了,如果我赢了,你就叫我一声陛下(Your Grace)吧!” 他声音很小地补充,“我都叫过你几万次了。”


爱梅特赛尔克从鼻子里哼出奇怪的笑声,尽管依然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但光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多少也有点愉快。“那就看你的表现吧。我的、殿下(My Grace)。”


TBC

一条靖鱼

「约定了,之后的冒险会与你携手同行——!而你的名字,会刻在属于我的历史之上。」

古·拉哈·提亚/水晶公永结同心主题大立牌+双闪徽章预❀售也准备开始了! 
购买链₪接← 或者桃宝搜索社团名字!

◆绘制:一靖ONEGIN
◆宣图+徽章设计:莓山小屯
◆制作社团:ELFCOOKING
◆代理社团:二维镜像
◆预售时间:8月17日中午12:00~8月28日 23:59
◆详情请看宣传图~

由于同样是找了牛牛的工厂来做,所以场贩大货赶不上了,到时候 广州CPSP最终幻想14专区 E090 会有样品展示,可以在现场感受一下照片无法拍出来的炫彩(?)
之前发过的实物样......

「约定了,之后的冒险会与你携手同行——!而你的名字,会刻在属于我的历史之上。」

古·拉哈·提亚/水晶公永结同心主题大立牌+双闪徽章预❀售也准备开始了! 
购买链₪接← 或者桃宝搜索社团名字!

◆绘制:一靖ONEGIN
◆宣图+徽章设计:莓山小屯
◆制作社团:ELFCOOKING
◆代理社团:二维镜像
◆预售时间:8月17日中午12:00~8月28日 23:59
◆详情请看宣传图~

由于同样是找了牛牛的工厂来做,所以场贩大货赶不上了,到时候 广州CPSP最终幻想14专区 E090 会有样品展示,可以在现场感受一下照片无法拍出来的炫彩(?)
之前发过的实物样品照片&动图→
双闪徽章因为白墨层出了问题所以回炉重做,现场没有展示。新的样品可以之后留意我微博的更新!

b598qgd3vw7uoptl

是公式光,懒得仔细画所以是这样

是公式光,懒得仔细画所以是这样

伍jo肆
水晶猫猫! 感觉作为水晶公的小...

水晶猫猫!

感觉作为水晶公的小红猫很适合拥有一双水晶翅膀

水晶猫猫!

感觉作为水晶公的小红猫很适合拥有一双水晶翅膀

醇掰百柏

好吧画完才发现猫猫日过了

好吧画完才发现猫猫日过了

怆/Chuang

  我恨色差,我也不知道哪一张正常了。

  我恨色差,我也不知道哪一张正常了。

超深级苦兮兮画画人
初遇5.0,撩完就跑真刺激

初遇5.0,撩完就跑真刺激

初遇5.0,撩完就跑真刺激

醇掰百柏
偶尔也会有童心未泯的时候

偶尔也会有童心未泯的时候

偶尔也会有童心未泯的时候

咸蛋黄巧克力棒

水晶公 干员资料

水晶公

医疗 远程位 治疗 召唤

生命上限:683/1678

攻击:167/490 (+25)

防御:229/502(+10)

法术抗性:0

再部署: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18/20 (-2)

阻挡数:1

攻击速度:慢 2.8秒


特性

恢复友方单位生命,可以使用召唤物协助作战。


天赋

水晶塔的呼唤:

(初始→精英阶段1→精英阶段2)可以使用2/3/4个[异界英雄的幻影]共同作战(最多部署1个),职能随技能选择而改变。优先治疗自身...

水晶公

医疗 远程位 治疗 召唤

生命上限:683/1678

攻击:167/490 (+25)

防御:229/502(+10)

法术抗性:0

再部署: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18/20 (-2)

阻挡数:1

攻击速度:慢 2.8秒

 

 

特性

恢复友方单位生命,可以使用召唤物协助作战。

 

天赋

水晶塔的呼唤:

(初始→精英阶段1→精英阶段2)可以使用2/3/4个[异界英雄的幻影]共同作战(最多部署1个),职能随技能选择而改变。优先治疗自身、光之战士和[异界英雄的幻影],[异界英雄的幻影]不在水晶公攻击范围内时防御力下降50%。

 

全才总督:

(精英阶段1解锁)在场时所有友方单位的攻击力和防御力+5%,[水晶都]干员及光之战士效果加倍。

(精英阶段2)在场时所有友方单位的攻击力和防御力+8%,[水晶都]干员及光之战士效果加倍。

 

 

 

 

 

技能(默认显示技能等级7级时的数据)

 

炼金医疗(费用消耗10,再部署时间35→25秒)

被动效果:[异界英雄的幻影]可以部署在远程位,持续治疗周围的友方单位。

主动效果:(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技力消耗24 持续17秒)

自身的攻击速度+60,[异界英雄的幻影]的攻击力+50%。

 

城防法师(费用消耗10,再部署时间35→25秒)

被动效果:[异界英雄的幻影]可以部署在远程位,进行单体法术攻击。

主动效果:(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技力消耗19 持续12秒)

[异界英雄的幻影]的攻击力+140%,技能期间攻击力从+140%逐渐降低至+0%,此期间如果未击杀任何敌人则技能结束后流失最大生命的80%。

 

剑盾骑士(费用消耗13,再部署时间45→35秒)

被动效果:[异界英雄的幻影]可以部署在近战位,阻挡3个敌人,进行单体物理攻击。

主动效果:(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技力消耗24 持续36秒)

自身和[异界英雄的幻影]的防御力+120%,且[异界英雄的幻影]获得40%的物理格挡。

 

后勤:

夜色药水:(初始)进驻制造站时,生产力+15%,心情每小时消耗-0.15。

(精英阶段2)进驻制造站时,生产力+25%,心情每小时消耗-0.25。

城主:

(精英阶段2解锁)进驻控制中枢时,所有制造站生产力+3%(同种效果取最高)。

 

 模组:第八灵灾的录音机

水晶塔……光阴之翼……远方来客超越时空的事物观测。

 

来自第八灵灾的录音机,通过调节信号,可以听见模糊的沙沙声。好像有抑扬顿挫,又好像只是一团杂音。

 

召唤[转瞬即逝的英雄幻影],只能部署在攻击范围内,精英敌人到达部署位时,幻影发动一次水晶公攻击力200%的攻击,眩晕敌人1.5秒后消失。

 

水晶公怎么知道这里会有埋伏……?是在喝茶的间隙已经乘坐水晶塔来回,还是已经吃过了失败的苦头?又或者……他确实理解这沙沙声的含义?


 

吃饭猫猫骸

亚拉戈battle

除了第一张别的没有小红猫了,有私设光

亚拉戈battle

除了第一张别的没有小红猫了,有私设光

一条靖鱼

【新品预告】

图透一下之前为CPSP专门画的小红猫/水晶公大立牌

这套小猫大立牌样品实物比想象中让我满意好多。好大好闪好炫(?)

背景部分是工坊那边精心选的镭射板材。之前看那边发的照片图透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是不是有点过于鲜艳,实际拿到后感觉实物真的好牛——背景颜色是照片无法完全展示的,颜色虽然会随着光线而变化且显得很绚烂,但实际拿到手看确又是【透明的感觉】,效果真的很意外且华丽呜呜

(感谢毛毛极力掰倒我担忧的想法推荐我用这个板材x

感觉照片无法很好地展示实物的好看所以拍了些动图,但是LOF好像没办法发,具体想看的话可以去我微博瞅瞅!


*最终大货的立牌插口还会做一部分调整......


【新品预告】

图透一下之前为CPSP专门画的小红猫/水晶公大立牌

这套小猫大立牌样品实物比想象中让我满意好多。好大好闪好炫(?)

背景部分是工坊那边精心选的镭射板材。之前看那边发的照片图透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是不是有点过于鲜艳,实际拿到后感觉实物真的好牛——背景颜色是照片无法完全展示的,颜色虽然会随着光线而变化且显得很绚烂,但实际拿到手看确又是【透明的感觉】,效果真的很意外且华丽呜呜

(感谢毛毛极力掰倒我担忧的想法推荐我用这个板材x

感觉照片无法很好地展示实物的好看所以拍了些动图,但是LOF好像没办法发,具体想看的话可以去我微博瞅瞅!


*最终大货的立牌插口还会做一部分调整


另外有个悲报是疫情原因可能大货赶不上CPSP了,总之等一切都安排好后会开预售了。场贩赶不上的话我就坐摊发无料了(?)

这套柄除了有立牌外还会有我找屯子精心设计的小猫大特写银葱吧唧作为一SET,如果不喜欢立牌这种制品但喜欢图的话可以多一个选择。吧唧拿到样品实物后也会在后续透露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