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晶城

699浏览    15参与
蟒蛇月球

八月二十八号是MTMTE#20发售的日子,阿特拉已经死了六年,我萌雷达已经有了五年。画了雷达还写了一酸唧唧的段子,别漏了。

谢谢莱的鼓励和喜欢 @阿莱的井 ,还有各位新老朋友,没有各位朋友的支持我可能真的完了。

八月二十八号是MTMTE#20发售的日子,阿特拉已经死了六年,我萌雷达已经有了五年。画了雷达还写了一酸唧唧的段子,别漏了。

谢谢莱的鼓励和喜欢 @阿莱的井 ,还有各位新老朋友,没有各位朋友的支持我可能真的完了。

严肃的福特
你的海东青飞翼和跑车漂谢谢狼爸...

你的海东青飞翼和跑车漂
谢谢狼爸爸鼎力支持

你的海东青飞翼和跑车漂
谢谢狼爸爸鼎力支持

严肃的福特

搬粮食,这个狼宝太太包了我一百天份的粮,太久没有原地炸裂过了,我不搬出来炸你们还算是人?好吃一定要大声叫出来,把此大佬威胁一下可能还有

搬粮食,这个狼宝太太包了我一百天份的粮,太久没有原地炸裂过了,我不搬出来炸你们还算是人?好吃一定要大声叫出来,把此大佬威胁一下可能还有

姜强尼
宿迁项王故里和东海水晶城的点滴...

宿迁项王故里和东海水晶城的点滴,因为雾霾天,所以没有出片。by6D,24-70mm f4,40mm f2.8。

宿迁项王故里和东海水晶城的点滴,因为雾霾天,所以没有出片。by6D,24-70mm f4,40mm f2.8。

蟒蛇月球
随便画画画完惹,还是Anomu...

随便画画画完惹,还是Anomura,具体请看上一条

随便画画画完惹,还是Anomura,具体请看上一条

蟒蛇月球
名叫Anomura的小螃蟹儿子...

名叫Anomura的小螃蟹儿子!是喜欢穿刺的哥特青年,见习骑士,疯狂崇拜城主和主教,正在经过反个人崇拜法案的审核,和一位同样喜欢穿刺的哥特雷达机是conjunx endura

名叫Anomura的小螃蟹儿子!是喜欢穿刺的哥特青年,见习骑士,疯狂崇拜城主和主教,正在经过反个人崇拜法案的审核,和一位同样喜欢穿刺的哥特雷达机是conjunx endura

漠

CP问答[史达雷神篇] [ooC注意][可能会续写]

冰凌:欢迎大家来到《CP问答》,今天我们的嘉宾是IDW的雷神与史达
雷神:嗯,大家好
史达:祝普神爱你们
冰凌:咳,规则是随机抽取屏幕上网友的提问,由嘉宾回答。好了,问答现在开始
1、名为“通二家的宠物狗”的网友提问“请问你们两谁攻谁受”
雷神:这位网友,我可以正确地告诉你,我们两的攻受是按实力来排的
冰凌:所以你是受喽
雷神:[拔剑]你说什么!?
冰凌:[也把护腕里的剑伸出来]怎么,想打架?
史达:哦,普神,你们能等结束后再打架么
冰凌:切[把剑缩回护腕]史达的答案是
史达:我是攻
冰凌:好的……感谢这位网友的提问,下一题
2、一位名为“天灾来当我老婆”的网友问“史达你是怎么追到雷神那个傲娇的”
雷神:[一口能量茶喷出...

冰凌:欢迎大家来到《CP问答》,今天我们的嘉宾是IDW的雷神与史达
雷神:嗯,大家好
史达:祝普神爱你们
冰凌:咳,规则是随机抽取屏幕上网友的提问,由嘉宾回答。好了,问答现在开始
1、名为“通二家的宠物狗”的网友提问“请问你们两谁攻谁受”
雷神:这位网友,我可以正确地告诉你,我们两的攻受是按实力来排的
冰凌:所以你是受喽
雷神:[拔剑]你说什么!?
冰凌:[也把护腕里的剑伸出来]怎么,想打架?
史达:哦,普神,你们能等结束后再打架么
冰凌:切[把剑缩回护腕]史达的答案是
史达:我是攻
冰凌:好的……感谢这位网友的提问,下一题
2、一位名为“天灾来当我老婆”的网友问“史达你是怎么追到雷神那个傲娇的”
雷神:[一口能量茶喷出来]你说谁傲娇!!!![怒]
史达:[十分淡定]这位网友,如果你想追傲娇就直接强上攻好了,这是最好最快的方法,祝普神保佑你
雷神:你还真敢答啊!?[怒]
史达:那么好的问题干嘛不答[淡定]
雷神:你……[扑上去打]
史达:[接住雷神]干嘛这么主动,还在录节目呢,不过,我不客气了[顺势把雷神扑倒在沙发上]
雷神:你……唔……
冰凌:快快快!!关灯拉幕布!!!
〈五塞时后〉
史达:[把雷神抱在怀里]下一问
冰凌:[冷凝液直冒]好……好的……
3、名为“博派现任总司令官”的网友问“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史达:呃……忘记了……普神应该记得
雷神:反正我们是被拉郎的
冰凌:好吧[记录]
4、名为“泡面我媳妇儿”的网友问“呃……那个……我哥让我问的……[深吸一口气]请问,史达先生有把剑柄捅进雷神接口里么”
雷神:[脸一黑]你哥是红蜘蛛吧……以及……[小小声]他捅过……
冰凌:我听见了……
雷神:Σ(っ °Д °;)っ请忘了那句话
史达:捅过,感觉不错
冰凌:好的,感谢网友们的提问,也感谢两位嘉宾的参与,本次问到这里,大家再见

蟒蛇月球

翼漂翼合志群宣-_,-+小伙子你想干大事吗!主催qq1510712132,请不要客气~

翼漂翼合志群宣-_,-+小伙子你想干大事吗!主催qq1510712132,请不要客气~

绳子家的糖果工坊

《士,为己悦者容》(飞翼x漂移)

相关食用说明:
CP:飞翼x漂移
这是一杯暖呼呼甜腻腻的热可可,干了这杯热可可,愿我们都能好好珍惜此刻陪伴着自己的人。
一发完。
   
    漂移觉得飞翼有点与众不同。
    当然了,在他芯里他一直都是与众不同的——这是褒义。
    只是他跟其他骑士团成员比起来是真的有点不一样——这是陈述。

   
    “别总是超时工作,你的装甲都开裂了,让我给你抛抛光?”战斧从背后拥着雷神,一边抚摸着他的机翼一边...

相关食用说明:
CP:飞翼x漂移
这是一杯暖呼呼甜腻腻的热可可,干了这杯热可可,愿我们都能好好珍惜此刻陪伴着自己的人。
一发完。
   
    漂移觉得飞翼有点与众不同。
    当然了,在他芯里他一直都是与众不同的——这是褒义。
    只是他跟其他骑士团成员比起来是真的有点不一样——这是陈述。

   
    “别总是超时工作,你的装甲都开裂了,让我给你抛抛光?”战斧从背后拥着雷神,一边抚摸着他的机翼一边低声说道。
    漂移觉得自己的光镜受到了一千点伤害。拜托!这对领袖夫夫应该知道自己的体型,即使站在角落,这种举动也很晃光镜好不!
    “别闹!大把事等着处理!”雷神一机翼扇了过去。
    躲避这个扇机翼的动作战斧可算驾轻就熟,至少漂移看了这对老夫老夫的打情骂俏的戏码那么多次,雷神都没打中过,当然也可能是翼下留情。战斧保持着双手搂着雷神腰线,只是扭动上半身贴着机翼转了半圈同时双手轻轻用力把雷神的腰往反方向一摁就把雷神的攻击力度抵消了七七八八。
    “这次真的只是抛光,我保证。”战斧反手抚摸着雷神展开的机翼背面,成功引起雷神机身一阵轻颤。
    如果是他,他是绝不会相信战斧的话,漂移想,战斧每次都这么说,但会失控发展出抛光外亲密动作的,光漂移所见就发生过三次了,有一次还因为偷窥不慎被发现而让雷神撵着追了大半个水晶城。
    然而雷神就是会吃这一套。“你真保证才好!”雷神只是轻哼一声便不再反抗。
    为了光镜的安全着想,漂移决定背过去不看他们,可很快,就传来了雷神满足又隐忍的低吟声,漂移的音频接收器无奈地受到了一千点伤害。
    他们真的只是在抛光,只是动静大了点,漂移后来还是没按耐住好奇心趴在数据板架子后观察了全过程。
    对,飞翼就不会这样,漂移想,飞翼就从不会借着抛光的机会对他进行骚扰……还不如说,他们都没为对方做过抛光。漂移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距离能让他感觉到安全。但是像雷神战斧这样亲密的火伴关系还是挺让人羡慕的……

    想什么呢!是在说飞翼,怎么扯到了自己?漂移暗自唾弃自己。
    其实就漂移观察,飞翼的与众不同还不止这样。
    在骑士团训练结束后,处决惯常地坐在资料室看数据板,他身边散落着大量的上涂装用的工具,各色的涂装彩漆,大小号不等的刷子,还有摊开着的,有大量涂装纹样的数据板……但这些东西都不是处决的,而马赫正拿着一把喷枪刷半跪坐在处决身后小心翼翼地在处决的机身上精细地喷绘描摹着。
    “这种图案在光线折射时会扰乱我的思路。”处决在说这话的时候叫头都没抬,光镜还粘着数据板,淡淡说道。
    “光线?”马赫愣了愣抬头四处看了看,这室内哪里有强烈光源?然后随着他手下装甲的传来微热,他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然后摸摸处决的头雕,“明白了,我会给你涂些提高散热度的颜色。”
    处决微微地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
    有一个芯有灵犀的爱人还真不错,漂移这么想,当然不是说飞翼不体贴,只是飞翼很少会在涂装上花功夫,他也不太了解流行的涂装纹样。漂移不喜欢在装甲上涂花纹,但他一直想试试画面纹,在贫民窟时是因为囊中羞涩,在霸天虎军中就更不可能了,过于艳丽的涂装和面饰会被耻笑或者遭受同僚骚扰,再说上一次战场就刮花了,谁有这种闲功夫时常换涂装啊……可即使这样漂移还是很想试试,试试那种古老庄严却有有着狂野神秘的气息面纹涂饰。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我想要画面纹”,这样的话,漂移觉得自己说不出口。
   
    等等!明明说着飞翼的与众不同呢!怎么又扯到了自己,漂移将刚刚的想法赶了出去。
    飞翼的与众不同还表现在他对保养漆的要求极低。
    就漂移在政厅外面等待飞翼的时间里,医官来回走过了三次——漂移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知道那是给他治疗的医官。
    上次他来的时候带了瓶线路冷凝喷雾,这次来的时候拿着一瓶反光保养剂。
    漂移当然不会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医官这是拿给他用的。
    政厅是整个水晶城光源的主要来源,在政厅外面久站的话,比如骑士值勤时,装甲容易被强光晒伤。
    他看到医官温柔地为今天正当值的徘徊拭擦了冷凝液后又仔细地为他涂抹上了反光保养剂,他动作很轻柔,而且尽量让自己移动起来的时候没有遮挡对方的视线。
    可能因为正在值勤,所以徘徊看起来有点尴尬,但漂移打赌徘徊芯里此刻应该是欢喜的。
    漂移抠了抠自己的装甲,这样晒着涂漆轻度干裂有点痒。
    “漂移你还好吧?”飞翼的声音传来,“抱歉让你久等了,那个光照久了会晒伤的。”飞翼说着从空间里拿出了保养漆给漂移抹上。
    飞翼好像不怎么做装甲保养,漂移曾经乱翻过飞翼的房间,那时他正想尽办法想要打败飞翼,飞翼的柜子里倒是有刷子和最简单的保养剂,但没有抛光用研磨剂之类的机体的初级保养用品,也没有换装用涂漆或者有特殊功用的保养漆,更别说滴在装甲表面就能渗透到内部,能让冷凝液散发出迷人气味的香水了,这些一样都没在飞翼柜子里找到过。
    漂移注意到那是相当基础的保养剂,就是他在他家里翻到过的那瓶,没有任何特殊效果,既不反光,也没有冷却效果,更别说是滋养再生之类的功效了。
    漂移想他大概发现了他的骑士到底哪里与众不同了,他在机体护养上太过精简了……不,不对,不是这点,漂移推翻了这个结论,虽然说是接近了,但好像哪里还有些隐约的不妥,他觉得他好像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漂移托着腮看着坐自己对面的正在专心致志读数据板飞翼,撇了撇嘴。
    “怎么了,漂移?”尽管漂移动作很小,但飞翼还是注意到了,他放下了数据板。
    “没事。”漂移随口敷衍,越过飞翼,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腻歪着的两个身影上。
    “你觉得盐精和芬多精的味道哪个更适合我?”疾冲翘着腿背靠着穿刺,一手一瓶香水在比较着,穿刺则端坐着,手里捧着大堆瓶瓶罐罐。
    “四氯化碳吧。”穿刺从一堆瓶子里拿出一个,提议到。
    “像烧焦塑胶味道!”疾冲抗议似的撞了穿刺一肘子,“认真点。”
    “那种味道尝起来,很甜。”穿刺犹豫着用词,“吞下去后,全身松软。”
    “你认真的?”疾冲放下手上的盐精和芬多精香水。
    “嗯。”穿刺点点头。
    疾冲转过来探着身伸手在穿刺怀里那些瓶罐里翻找着,“那我得看看有什么味道适合你和我搭配。”
    “溴水溶液吧。”穿刺的喜好还是相当费解的,这种像是尾气混合松节油的香水气味极重,虽然被认为有种沉稳的气质,但喜欢的人却不多。
    疾冲从瓶罐里拿出穿刺说的那种味道打开闻了闻,“行啊!”他先是蹙了蹙眉,然后又松开来,“嗯,你用这个就很好,那样就没人会看上你了。”疾冲板着穿刺的胸甲拉向自己将头深深埋入对方的颈线中用力蹭了蹭。
    “彼此彼此。”穿刺意有所指,微微眯着光镜享受来自对方的亲昵。
    疾冲嗔了声,很虚地推了穿刺一把,“死相啊你!就知道你觉得这味道不好闻!”
    “只是怕你太美,被人抢走。”穿刺搂住疾冲,将他死死按在自己胸甲上。
    闪瞎我光镜!漂移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世界上有那么句话,“真爱就是,明明彼此都长得猪一样,却怕对方被人抢走。”虽然光明之环骑士团成员客观上颜值都很不低,但这两货给漂移感觉就是这样。
    漂移将视线放回飞翼身上,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飞翼让他感觉与众不同了。因为温文有礼的飞翼从来不会做出逾越的举动,本身好像也对这些机体护养装饰品没什么兴趣,所以他从没对漂移做过类似的举动。
    都说将一个正常人投入一堆不正常人里,正常人会怀疑自己不太正常,这就是漂移当下的写照。
    明知道腻腻歪歪简直有毛病,可当大家都那样时,漂移又会觉得他和飞翼相处中少了点什么……
    顺着漂移的目光,飞翼若有所思。
   
    在水晶城里,好像大家都有这么个习惯,就是给自己喜欢的人装扮,打蜡,抛光,新涂装,保养漆,电路润滑液,香水……不过漂移还是对面纹专用涂料特别感兴趣,作为前霸天虎,漂移可是行动派,既然飞翼不主动,那就换他来主动好了。
    不就是画个面纹嘛,有多难,漂移在自己CPU里模拟了一下以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接着只要买到面纹专用的涂漆就好了,漂移在充电床上辗转反侧,想着买到涂漆后如何给飞翼画面纹,想象飞翼涂上面纹后会变得如何性感,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漂移就进入了充电状态,他做了个很美妙的梦,梦里,他和飞翼互相给对方绘着面纹,纹样精致又神秘,他们的精神随着延伸的纹路融为一体……
    然而,当漂移花了差不多一整天从水晶城头跑到水晶城尾,又从水晶城尾跑到水晶城头来回两遍都没有找到保养用品店或者有卖涂装刷子之类用品的杂货店时,漂移觉得那个梦绝对是个反梦,预示着今天的一无所获。
    漂移有些沮丧地坐在水晶城的路边长凳上扣着轮胎里的泥沙,跑了一整天,轮胎有点磨损,估计回去还得换个新的。
    漂移有些纳闷,你说这城里没店铺,那大家用的保养用品诸如涂漆啊研磨剂什么的都从哪来?
    不会有什么地下渠道吧?难道真得去向其他人打听?漂移认为这种行为风险系数很高。
    不是因为怕他们透露给飞翼听就没有惊喜了……好吧,其实还是有点这方面担忧的,但更为忌惮的是与他们接触是有风险的。
    骑士团成员里相熟的首当其冲就是骑士团团长战斧了,但漂移可没忘记甜苏打燃油的事,第一次跟战斧去油吧喝酒,战斧问他喜欢啥,他就老实回答甜苏打燃油,战斧反应十分激烈,对他又拍又捶又勒的,先是说“你怎么喜欢这样的玩意”,然后又是“听上去蠢死了!”,在漂移以为自己因为说错什么要被他勒死的时候,战斧最后的结论居然是,“我也喜欢”,自此漂移就对战斧的暴汉特质有了深刻认知。
    至于其他成员……虽然毛病不尽相同,但也都没好哪去,都是同一个教官教出来的能好哪儿去。
    看了看内置时钟,已经很晚了,暂时没有主意,还是先回去吧,漂移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装甲,而此时,他的光镜捕捉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飞翼!漂移正想叫住他,可飞翼瞬间就转进了两道建筑夹着的小巷中。
    他要去哪?漂移芯里冒出了个问号,好奇心促使漂移悄悄跟了上去。
    没想到在大路之下别有洞天,漂移跟在飞翼背后穿过了路面建筑后发现原来建筑背后还隐藏着一些小店,虽然都还不是漂移要找的店,但是好歹让漂移生起一些希望。
    这种后街建筑漂移最熟悉不过了,以前在贫民窟就有很多这类建筑,肮脏漆黑总蔓着一股过期燃油的气味,但是能买到廉价的劣质燃油,容易掉色的涂漆,廉价饮料零食还有改装武器等等,曾经漂移也挺喜欢逛那种小店。
    不过水晶城的后街小店看起来干净整洁许多,卖的东西质量也还可以,漂移一路跟着飞翼一路东张西望,因为旧时的记忆,他对这种后街小店满是怀念。
    飞翼拐进转角处的一个小铺。
    漂移趴在店铺的窗口上往里面瞧。
    而让他又惊讶又兴奋的,这竟然是一家保养用品店!
    惊讶的是他没想过飞翼会出现在此,而兴奋的是这个小铺虽不大,但所有涂漆和保养剂都是精品,尤其是摆放在入口多眼处那盒面纹涂料,那种让人心动的红色,漂移觉得火种都似被点燃了。
    不过现在还不能进去,在这里与飞翼装作不期而遇有些尴尬,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那盒涂料上移开,一会等飞翼走了再去买吧。
    “差速器先生,你在吗?”飞翼朝柜台后呼唤道。
    “您太客气了,叫我差速器或者老速就好了。”柜台后面传来一把略显苍老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动静,一个塞星人转着轮椅从柜台后面转了出来。
    隔着窗户漂移并不是很能听清楚飞翼和店家在说啥,他只能默默观察,店家是一个老塞伯坦人,尽管机身装甲保养得很光亮,但是还是透露出一种沧桑感,他有履带有钻机还有类似吊钩的设备,漂移猜测他的变形形态应该是推土机或者钻机车一类的,在战前应该是工程人员,也可能是挖矿的,这种变形形态当时还算吃香,假如他还有腿的话。
    这个老塞伯坦人臀以下空荡荡的,他失去了双腿。水晶城的科技技术漂移领教过,像他伤得那么重都扳回来的技术,一般断肢再植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在水晶城里,居民都享有免费的医疗福利,不存在说看不起病什么的,但这个老塞伯人没有了双腿也没有再次接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是陈年旧患并且当时损伤了大脑模块或者变形齿轮,没办法经历再移植。漂移突然感觉有些难过,这个老塞伯坦人经历过什么,漂移大概可以猜到,他来自贫民窟,体会非常深。在内战前,塞伯坦社会贫富分化剧烈,社会十分动荡,只要有塞币,即使是换一个身体都没关系,但仅对有钱人而言,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说伤残意味着失去工作能力也意味着死亡。有很多从事工程作业或者采矿,提炼的塞星人在工作中受伤,雇主往往只会给一小笔塞币就给打发了,以前在贫民窟里漂移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失去双腿的家伙趴在燃料废弃箱旁边捡食那些因为不纯净而被机体排出的能量渣。
    漂移目光往上移,然后就定格在了老塞伯人面甲上了,面纹以及藏在下面触目惊心的疤痕,那是一道很深很深的疤痕,那往往是受到过严重损伤,而且损伤超过机体愈合能力才会留下的伤痕类型。但不得不说,漂移最开始其实并没发现这道深痕,因为它被被遮盖在面纹之下,要不是光线不太良好显出了阴影,漂移其实还发现不了,这都多亏了覆盖其上的那道面纹。这面纹是漂移见过画得最好看的,不是说它有多么的华丽和美轮美奂,相反,它非常的精简,只是非常简洁而富有力量的几笔,不但巧妙地将那道本应该很狰狞而且扭曲的疤痕掩盖了,同时还巧妙突出了老塞伯坦人的沉稳祥和的气质,这一切都浑然天成。
    “有什么需要吗?”差速器转着轮椅来到飞翼面前,“你……你是之前来买面纹涂料的那个骑士吧?”差速器眯着光镜看了飞翼一小会,“是对我们的商品不太满意吗?”
    “并不是这样的,你家的商品非常好。”飞翼从子空间将之前买的面纹涂料拿了出来,“只是,我……嗯……不太会用。”
    “这个我的火伴可能会更有经验一些。”差速器说道,“你是否介意等一会?扰流翼他去了进货,不过快回来了。”
    漂移的角度看不到飞翼拿出了什么,也听不到飞翼说了什么,他有些烦躁,挪动机身尽可能地趴近窗户,想要看清里面的状况,可还是看得不太清楚,然而在漂移想手脚并用爬上窗户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了他。
    没等漂移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揪住了他,然后像拧石油兔子地拧了下来,一把推进了门里。
    “差速器,我在门外发现这家伙鬼鬼祟祟的!”
    这个塞伯坦人似乎比战斧还要高大强壮,从投下的阴影看,漂移觉得自己好像只到对方的腹部而已,而且他的机翼十分巨大,从影子里少说能发现他有四个推进器,这家伙铁定是巨型运输机,漂移识时务地选择了不踢对方一脚泄愤。
    “漂移?”飞翼看到来人后一愣,下意识将面纹涂料盒子藏到身后。
    “我……”漂移犹豫着是该先为自己辩解不是可疑人士还是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差速器活得有些年头了,他从旁就能猜出个大概,“没事的,扰流翼,他也是我们的客人,大概跟这位骑士是相识的。”差速器对巨型运输机说道。
    “扰流翼长官,很荣幸见到你。”飞翼向扰流翼行了个骑士礼。扰流翼是光明之环骑士团的老成员,当年骑士团的风云人物,不过因为他年岁很大了,就从一线退了下来,现在负责着后勤工作,虽然很少机会遇上,但飞翼认得他。
    “你是……骑士团的飞翼。”扰流翼打量了飞翼一阵,“好吧,是你朋友的话那我也不计较了。”说着扰流翼越过漂移走向差速器。
    正如漂移预料的,扰流翼真是架巨型的飞机,他也涂着面纹,只是一撇,漂移就对他的面纹留下了深刻印象,扰流翼的面纹跟差速器的有很大区别,但同样非常独到,尽管也是寥寥几笔,却能极为突显扰流翼的威武雄壮,久经战阵的老将都会散发出一种杀气,而这个面纹却能将这种气场发挥到淋漓尽致。
    真想学到这种技巧!漂移又不自觉地看了看那盒他最初看到的面纹涂料。
    这一切都没逃出差速器的光镜。
    然而当扰流翼走到差速器身边,围绕在他身边的那种杀气腾腾的感觉瞬间就消散了,快得让漂移以为刚才那种杀气是种错觉,扰流翼温柔地伸手拉过差速器的手双手小幅度地搓揉了几下,低声说了几句后,接替差速器扶过了轮子的手柄,将他推到了房屋的正中央。
    “啊,是了,扰流翼,这位骑士是来……”轮椅停定后,差速器想起了飞翼还等在这里的原因,他伸手握了握扰流翼的手。
    “不,我,啊……”飞翼藏在背后的手捏紧了面纹涂料的盒子,漂移的出现让飞翼措手不及,飞翼下意识不想被漂移知道,“我还是不用了……我,不,我是说下次吧。”
    扰流翼也注意到了飞翼的动作,他与差速器对望了一眼,有些心领神会,他开口了,“你有急事吗?”
    其实漂移也注意着飞翼的动作,飞翼藏着什么他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飞翼不想让他见到,这让他有些不高兴,同时也更想知道飞翼藏着什么了。
    飞翼机体一僵,他并不想对骑士团的前辈说谎,他摇摇头,“没,我……只是突然想,我已经能够解决,所以不需要再麻烦前辈了。”
    差速器很体贴地没有戳穿飞翼,“如果没有急事就留下来陪我这个老塞星人聊聊天怎样?”
    “有什么不好的?”漂移插嘴代飞翼回答道,他就近搬了张椅子坐下,带些挑衅的神情看向飞翼,飞翼回避的态度让漂移觉得不安,他急切地想要知道飞翼隐藏了什么,当然私心来说,他多少也对这对老塞伯坦人有点兴趣,因为面纹。
    漂移都这样说了,飞翼也不好坚持离开了,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机会把涂漆藏到储存空间去,他只能把它继续藏在身后。
    “哼!”,而这个举动进一步引发了漂移的不满,他发出了一声轻哼。
    差速器和扰流翼对视一眼,都在对方光镜里看到了有些无奈的笑意,“嗯,谁有兴趣听一个古老故事?”差速器说道,“这正是说这个故事的时机。”
    飞翼也拉过椅子坐下。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塞伯坦上有一个出身在贫民窟的工程机器人,他生来的变形形态就是一台钻机车,这使他能够钻开山体,凿开矿脉,比别人开凿到更多的资源,所以有幸的,他被分配成为一个采矿小队的领队,能够分得比别人稍多一些的能量块和塞币,他就领着他的小队日复一日地工作着,如无意外,他可能一辈子都会这样过。”
    即使差速器没有点明,但漂移和飞翼都明白他在说自己的过往,只是不知道对方用意何在。
    “在一次采矿任务结束后,他接替同伴的运输任务,将采好的矿产送去交接,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人……而说来也是巧合,那天接替来收取矿产的也是来顶班的,一个变形形态是巨型运输机的塞伯坦人,就在那一天,他们相遇了。”差速器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扰流翼,扰流翼也正好在看着他,“在那个时候,变形形态就注定了社会地位,特别是天生的飞行单位,他们多数都任职在重要的岗位上,变形形态是巨型运输机的意味着好贵的出身和崇高的社会地位,这跟变形形态为钻机车还生在贫民窟的工程机器人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本来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
    出身在贫民窟的人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出身贵族的人,然后平步青云或者结成火伴,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这类故事可算是漂移还在贫民窟生活时身边同伴们最喜欢幻想的类型前三,但漂移很早就明白这是一个白日梦,可是当这种故事发生在现实里,漂移又有点想听听后面的发展。
    “嗯,这个故事我也是知道的,接下来由我来说一段怎样?”扰流翼轻轻拍了拍差速器的肩甲,在得到差速器首肯后,他将话头接了过来,“那天天气不太好,遇上了电子积云层电磁脉冲爆发,所以当运输机起飞后不久他就被脉冲销毁了推进器摔进了能量晶体原矿区中,当时情况真的不是很乐观,他的单边机翼折断了,单边关节轴承和通信设备也因为冲击而损毁,跟大堆的能量晶体原矿困在一起,那都是极易燃的,巨型运输机当时都快放弃了获救的希望了。”顿了顿,扰流翼向正在听故事的漂移和飞翼问到,“你们猜接下来怎样?”
    其实答案很显然嘛,但是飞翼还是决定顺着扰流翼的描述,“我猜,最后他被变形形态是钻车机的塞伯坦人救了对不?”
    “没错,但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扰流翼点点头,继续说到,“当时大家都不愿意帮忙去救人,不单单是进入能量晶体原矿区救人相当危机,还因为谁都不想摊上让一架运输机受伤的罪名。”扰流翼有些唏嘘,“只有一个人愿意在那种情况下冒险去拯救那架运输机,那个变形形态是钻机车的塞伯坦人花了三天三夜从山脉外往里面挖,他丰富的工作经验和技巧还有变形形态让他做到了这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举动,从矿区中,他把奄奄一息的巨型运输机救了出来。”
    对漂移来说,这真是富贵险中求,假如他有这样的机会和能力他可能也会这么做,但是那样说未免太煞风景。
    “但他们可没有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认识彼此。”扰流翼说道,“救出运输机将他送到医疗站后,他就离开了,伤愈后的运输机一直想找到对方然后给他说声谢谢,但一直没能遇上,直到有天他在这样一个机体护理用品店铺前看到他正贴着窗口看着什么。”扰流翼比了比此时此地。
    “有什么吸引他的吗?”飞翼问道。
    “面纹涂料。”差速器将漂移一直密切关注的,同时也是飞翼买下同一款但藏起来的那盒面纹涂料拿了起来,“跟这个一样,这是那个变形形态是钻机车的塞伯坦人一辈子见过最漂亮的涂料了,但是在那时候吃都吃不饱,这种东西纯属奢侈品。”
    这漂移可来了兴致,“之后怎样了?”
    “之后他们成了朋友,又渐渐亲密起来。”扰流翼说道,但那可不是漂移想听的答案,他想问但他又不想暴露动机,面甲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的扭曲。
    差速器相较之下更善于察言观色,“他一直没有买下那盒面纹涂料,一来是没有太多可以挥霍的塞币,但更多的是因为自卑,他不确信自己值得拥有那样的好东西,正如他不确信自己可以拥有运输机那样的好友,更不敢想象他们的关系能更进一步,即使自己已经渐渐对对方有了超越友情的感情,他和他一直保持着距离。”
    漂移明白这种感受。
    “运输机很早就察觉到了,所以他偷偷地买了一盒同款的面纹涂料,想要向他表达爱意,请对方成为自己的火伴,但是感觉到对方犹豫不决,他也开始畏缩不前,但也因为他的迟疑,让他抱撼终身。”扰流翼说着叹了口气,而差速器适时了拍了拍他的手,回握了一下爱人的手,“直到有一天他在意的人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消失?发生了什么?”因为所做所选择的一切何其相似,飞翼忍不住追问。
    “那个钻机车形态的塞伯坦人遇到了意外,在工程中,挖到了不稳定的矿脉,为了掩护自己的队友,在爆炸中失去了双腿而且被爆炸激起的带有高热的石块击中损伤了大脑模块和变形齿轮面甲上也划拉出了一道很深很狰狞的伤痕,虽然后来工友们将他抢救了出来,但是却不得不接受高位截肢,当时,雇主只给了他一小笔能量币打发他,那远不够安装新的机体部件,而且因为同时伤及了大脑模块和变形齿轮,所以这种伤一旦拖得久了,即使是再先进的接驳技术都无补于事了。”虽然差速器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在场几人还是能体会到当时他所面对的那种绝望感觉,“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废人,所以他选择了避开自己喜欢的人。”
    飞翼和漂移都沉默了起来,虽然看到现在扰流翼和差速器这么恩爱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好结局,但是故事的走向还是让人觉得很芯酸。
    “所以,别做让自己可能抱憾的事。”扰流翼走到飞翼面前,将飞翼藏在身后的手拉了出来,一盒面纹涂漆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
    “我……”飞翼面甲有些发烫,现在他明白扰流翼和差速器对他和漂移说他们两的故事的用心了,恐怕这两个老成精的塞伯坦人早就看穿了他的芯思。
    而漂移在看到飞翼手中的面纹涂料就愣住了,他从没想过飞翼隐藏起来的东西居然会是面纹涂料!
    “对不起……漂移,我买下这个本来是想给你惊喜的,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去使用它。”飞翼伸手刮了刮自己的面甲,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像其他人那样擅长为伴侣装扮,你对面纹是那么的感兴趣……”
    “胡说!谁感兴趣了!”漂移口是心非地别过头,却在接触到扰流翼和差速器的眼神后,撇了撇嘴,扰流翼和差速器的故事不单单是说给飞翼听的,漂移觉得,他们同样是在暗示着自己,他保持着侧头的姿势却靠近飞翼,伸手拿过了面纹涂料,芯里涌出一阵欢喜,但嘴上还是不肯承认,“但,但我就勉强收下吧!”
    “飞翼本来想向我讨教怎么绘画面纹,然后我想着等扰流翼回来教他,你俩就来了。”漂移明明欢喜又口是心非的表现让差速器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他既怜爱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再帮他们一把,“机体那么难得,你们要不要学学给对方上面纹的技巧?”
    “可以吗?”这是飞翼的话,语气中有些惊喜。
    “当然要!”这是飞翼的话,语气中有些急切。
    然后他们就都感觉面甲一阵火辣辣的烫。
    漂移和飞翼的表现多像他们当初啊,扰流翼和差速器不约而同地想到,而火种中传来相似的波动让他们感到一阵感慨,“你们先面对面对坐吧,靠近点也没关系,手要能够到对方的面甲。”差速器说道。
    “那个故事……”漂移将椅子拉近飞翼,既是好奇,又是想要缓解紧张,“后来怎样了呢?”
    指挥着漂移和飞翼坐近对方,扰流翼将差速器推到了与飞翼并肩的一侧而他自己走到了他的对面,在与漂移并肩的位置蹲了下来,正好与坐在轮椅上的差速器平视,“没想到你对故事的后续还感兴趣。”他边说,边用沾了清洁溶剂的柔软布料为差速器擦拭着面甲上原有的面纹涂料,同时的,差速器也为他擦拭着,“后来那架巨型运输机一条条街道地找,一天天不断地寻找着,找遍了又重头地找,就在一个下着硫酸雨的傍晚,他找到了他。”面纹被拭去,狰狞了疤痕露了出来,扰流翼伸手摩挲了一下那道伤痕,“如果当初他一早就告诉了他,他喜欢他的事实,那即使是遭遇到那样的意外也可以一起面对,就不会让喜欢的人受那么多的苦了。”
    飞翼和漂移也跟着扰流翼和差速器开始为彼此抹净面甲。
    差速器打断了扰流翼的自责,“在不坦诚上其实是彼此的,不过后来就是个好结局了。”差速器拧开了面纹涂料的盒盖,拇指旋压着沾了点涂料又递过去给扰流翼,“在巨型运输机的帮助下,他们在贫民窟开了个卖保养用品的小铺,挣得虽然不多,但勉强能糊口,再后来社会局势动荡,他们就跟着大伙一起离开了塞伯坦,在外星定居了下来,故事结局有些平淡对吧?”差速器看着扰流翼,其实当时曙光社要离开塞伯坦时,扰流翼执意要带走他,但是差速器觉得自己是个负累决意留下,还是扰流翼搁下狠话,说你不走我也不离开,这才让差速器答应一起移居水晶城。
    “说起来。”扰流翼也用拇指沾了些涂料,“以前水晶城的风气可没有什么人喜欢打扮,”他看了看飞翼,“多数人都像飞翼这样只会对机体进行简单护理。”
    “那为什么……”漂移的问题被硬生生打断,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感觉极为震撼的画面。
    扰流翼和差速器互相捧着对方的面甲,开始了面纹的绘画,他们的动作既虔诚又感性,当他们的拇指擦过对方的面甲,像极了爱侣之间的爱抚,动作轻柔时像是在对待稀世珍宝,动作激烈时又像是要把对方融进自己机体之中,明明只是最简单的纹理,但是他们都将深爱着对方的情感融入了这简单的笔画之中,多年来的默契让他们能保持着几乎是一致的动作又能画出最适合最合适对方的图样,这样真挚又深刻的情感透过这对老恋人对对方的一举一动传递出来,让看的人感到一阵阵温暖从心底涌起。
    如果我们也能拥有这样真挚的感情一直到老那该多好,飞翼和漂移都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看来,刚才问题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绘制过程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但客观而言只是经历了几个塞分,完成的图纹比之他们看到之初更加有气势更加的深邃。
    “好了,你们也试试吧。”扰流翼把面纹涂料盒递给飞翼和漂移。
    但是,看是一回事,自己做又是另一回事。
    漂移和飞翼学着差速器和扰流翼用拇指沾满涂料后,就开始对着对方的面甲发呆了。
    “怎么了小家伙?”扰流翼揶揄道,“你们不想给对方绘面纹了吗?光看着面纹可不会自己长出来。”
    “谁说的!”漂移嘀咕一声,然后双手按在了飞翼的面甲上,但一按上去就感觉不太对,然后他向下一抹,飞翼面甲上瞬间出现了一道像是钻地虫爬过的痕迹。
    在漂移把涂料抹上飞翼的面甲上时,飞翼也有些犹豫地捧起了漂移的面甲,结果在漂移开始抚划纹路的时候,飞翼紧张得手一抖,在漂移面甲上划拉出一道大波浪。
    然后漂移和飞翼看到自己的“杰作”后都愣住了,然后不约而同地在刚才描绘过的地方补笔。
    “我得提醒你们,一笔下去最好不要补笔。”差速器有些无奈地提醒道,而扰流翼则有些好笑地拿出一面镜子给他们照了照。
    ——他们的面甲上都蜿蜒着一道巨大又毛毛躁躁的纹理。
    飞翼赶紧拿起刚才给漂移抹面甲的软布往漂移面甲上抹去。
    “啊,还得提醒你们,抹的时候要注意……”要注意用清洁溶剂,扰流翼还是说迟了一步。
    经飞翼那么一抹,漂移顿时成了小花猫。
    就跟所有第一次为对方画面纹的爱侣一模一样,差速器为他们递过了沾有清洁溶剂的软布。
    漂移和飞翼有些尴尬地为对方拭掉面甲上的涂料。
    差速器和扰流翼看着漂移和飞翼,这个情景就好像他们当初第一次给对方上面纹时的情景。
    “别气馁,再试试吧。”扰流翼将面纹涂料盒再次递到两人面前。
    深深地吸了口气,漂移和飞翼再次用沾满面纹涂料的手指覆上对方的面甲。
    “不要计较下笔后会怎样,你们只要想着对方,然后随着芯里的感觉延伸那道纹理就可以了。”差速器温柔地提醒。
    不过技巧不足还是硬伤,第一下下去感觉还是那么糟,不过这一次飞翼和漂移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惊慌失措了。
    “想想你们想为对方打扮的原因。”扰流翼补充,“顺着芯意蔓延你的纹路,试着用思想和动作达到同步。”
    飞翼一早就注意到了漂移的目光,他观察的视线总会停留在那些腻歪在一起的伴侣身上,他一直有注意,飞翼的手指开始顺着漂移的面甲往下描。飞翼很少打扮,但是当他与漂移相处,他开始渐渐注意自己的形象,也许漂移都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每天走出自己的房间前都会从头到脚用刷子刷一遍又小心地涂上保养漆。后来他发现漂移对面纹涂漆特别感兴趣后就悄悄来到了差速器的店里,想要给漂移一个惊喜,可惜的是,他买回去每次用在自己身上看起来都像是在废料场打滚回来一样,因此飞翼一点都不敢让漂移知道,甚至瞒着他来到差速器的店里请教店家。
    漂移看着专心致志的飞翼,思绪也开始活络了起来,他真没想过飞翼会注意到他喜欢面纹更没想到这个骑士居然会悄悄去买来使用。漂移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手随着思路活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他只觉得摸着飞翼的面甲感觉还不赖。漂移一直觉得自己属于口嫌体直的那类人,却没想到飞翼比他更为闷骚,但是,飞翼的体贴和小心思让漂移欣喜。
    当漂移生气时飞翼其实是有感觉到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没有勇气告诉他,要不是差速器和扰流翼的好心提醒,他可能真的会与漂移产生隔阂也说不定,还好,现在的感觉还不赖。
    当他们的手离开对方面甲时,扰流翼拿起镜子给他们照了照,虽然谈不上十分漂亮,但比起最初画成大花面的形象还是好上了许多,而且毕竟是对方为自己上的第一个面纹,这个纹理都在双方芯里悄悄地种下了根。
   
    “那么,扰流翼前辈,差速器先生我们先回去了。”飞翼和漂移来到门口,朝两人道别道。
    扰流翼推着差速器一直把他们送出去,“有空再来啊。”
    “才不呢,真会做生意。”漂移轻声嘀咕着,就在刚才,在扰流翼和差速器的热情推荐下,他们买下了好些机体护理用品,以至于漂移后来觉得他们是不是一开始就拿自己的故事来营销。
    “把这些拿回去,你们可以试试洗一个充满激情的双人浴。”漂移想起了扰流翼当时说的话,面甲又有些发烫了,暗唾着那个为老不尊的前光明之环骑士。
    此时,一直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手,漂移抬起头,却见飞翼正在看他,在街灯的光线下,飞翼面上的面纹像是要活过来一样,美丽又性感。
    双人浴……那或许不坏,漂移想着,手指岔开与飞翼十指紧扣,“回去吧,我都有点饿了。”
    飞翼一愣,然后紧紧地回握着漂移的手,“嗯,回去吧。”
    扰流翼和差速器看着漂移和飞翼拉着手越行越远,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们也曾手拉着手走在路上。
    “你说他们能携手到彼此生命的终点吗?”差速器问道。
    “一定可以的。”

(完)
   
    写在结尾的话:
    真高兴你全部看完了~其实这文也是作者本人挺喜欢的一作,但不知为何好像大家都不太喜欢…
    作为看到最后的剧透,没错,你看到双人浴的彩蛋,恭喜你,未来还真有一篇拆哦(/ω\)(赶紧跑)
   
   

FLEETIME
浮云遮过,依然光明。

浮云遮过,依然光明。

浮云遮过,依然光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