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柱

2298浏览    18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19 15:07
正义侠基尔
什么都别说了,富冈先生……

什么都别说了,富冈先生……

什么都别说了,富冈先生……

王杀
点赞这个童磨和义勇,你就不会被...

点赞这个童磨和义勇,你就不会被讨厌(?)

点赞这个童磨和义勇,你就不会被讨厌(?)

暹罗猫

毛茸茸好文明!水柱鸟球球一家,我永远爱錆兔师兄真菰师姐
昨天发的主队三人有一些细节修改,重发一遍
有借鉴
跪求大家看过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实在不行留句话也可以啊

毛茸茸好文明!水柱鸟球球一家,我永远爱錆兔师兄真菰师姐
昨天发的主队三人有一些细节修改,重发一遍
有借鉴
跪求大家看过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实在不行留句话也可以啊

Anko叔叔

鬼灭hp paro第三弹
感觉小芭内和风哥的性格很蛇院
义勇的话更适合狮院
悄咪咪地夹了点锖义蛇恋私货
(大家不要骂风哥了,他很棒的)
第一弹http://ankoshushu.lofter.com/post/1feb55f9_1c6b0c6b6
第二弹http://ankoshushu.lofter.com/post/1feb55f9_1c6b48816

鬼灭hp paro第三弹
感觉小芭内和风哥的性格很蛇院
义勇的话更适合狮院
悄咪咪地夹了点锖义蛇恋私货
(大家不要骂风哥了,他很棒的)
第一弹http://ankoshushu.lofter.com/post/1feb55f9_1c6b0c6b6
第二弹http://ankoshushu.lofter.com/post/1feb55f9_1c6b48816

Clover
入秋 我愛水師兄弟🌊🎴!你...

入秋

我愛水師兄弟🌊🎴!
你們怎麼拿麼可愛!

入秋

我愛水師兄弟🌊🎴!
你們怎麼拿麼可愛!

沈欢

【鬼灭乙女】悱恻缠绵

   #小甜饼。含义,炼,善。

   #是花魁姐姐。善逸那里是三人组被宇髓天元带去花街做任务的时候,但是和剧情无关!

 

   #题目与内容无关系列。

 
 

  

 
 

  —富冈义勇—

 

  “义勇先生,作为鬼杀队九大最强剑士之一……沉湎于这种地方真的合适吗?”

 
  这家伙哪怕处在吉原最美的姑娘面前也还是这么正经,正襟危坐的好像在同谁议事——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这还是让你有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

 
  于是你不悦的半眯着眼,朝他抬了抬烟斗,唇瓣稍开呵出口微凉的烟...

   #小甜饼。含义,炼,善。

   #是花魁姐姐。善逸那里是三人组被宇髓天元带去花街做任务的时候,但是和剧情无关!

 

   #题目与内容无关系列。

 
 

  




 
 

  —富冈义勇—

 

  “义勇先生,作为鬼杀队九大最强剑士之一……沉湎于这种地方真的合适吗?”

 
  这家伙哪怕处在吉原最美的姑娘面前也还是这么正经,正襟危坐的好像在同谁议事——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这还是让你有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

 
  于是你不悦的半眯着眼,朝他抬了抬烟斗,唇瓣稍开呵出口微凉的烟雾。一只手肘支撑侧卧着,另一只手则抬起,自他的衣领抚上他打理光洁的下巴。

 
  “……嗯。”他面容平静的垂眼看你,不为所动的应了一声,还是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突然感到些烦闷。

 
  你知道他是想来为你赎身的。

 
  可你不打算答应。他那雾蓝色眼底的情绪是不可以直视的,你并不打算沉进那片雾里,虽然那里确然有你渴望的爱情,但身在吉原漂泊多年的艺伎理性大过了感情,你知道他的工作有多危险,即使你答应他,你们两个也未必会长相厮守——鬼可不会因为你的爱情而放过他。甚至或许婚礼过后你就会失去他,而你承担不起失去爱人的痛苦。

  他知道你爱他。

 
  “像义勇先生这样天天打打杀杀的剑士们,应该会很容易回不来吧。”

 
  “我……”富冈义勇开口,他的声音有点艰涩,可能是你的错觉,“我很强,我会努力活下来的。你能不能……”

 
  “嘘。”再任由他继续说下去的话,你会忍不住答应的。

      于是你打断他的话,忽的一笑,勾引人似的拉长尾音,烟草灼热又冰凉的气息喷涂在他脸颊,用食指轻轻点在他唇上。忍下眼眶的潮湿。你侧过身去在他的耳垂落下个吻。


  “我不动情,你也莫要动心。”

 
 

  

 
 

  

 
 

  

 
 

  

 
 

  —我妻善逸—

 
 
  满脸通红的小男孩埋着头跪坐在屏风后面,大气也不敢出,只端着一个盛花魁衣裙的盘子。

 
  可恶啊!!好香!这就是女孩子的味道吗!居然有一天能看女孩子沐浴(误)!!不对我在想什么啊我不是变态啊!!!!

 
  我妻善逸一边唾弃自己一边不由自主的冒烟傻笑。

 
  “善子,衣服可以拿过来了哦?”你轻笑两声,轻轻柔柔的朝外面道。

 
  “知知知知道了!!请您稍等!”男孩深呼吸小声絮絮叨叨的给自己鼓劲,结果还是埋着头连眼都不敢抬的走了进来。

  真可爱啊。

 
  “不帮我穿上吗?善子?”出于长期无聊的恶趣味,你故作疑惑的向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的、男扮女装的孩子问道,想看看他更可爱的反应。

 
  “咦咦咦咦咦!!”男孩猛的抬头,不经意瞥见光裸白皙的肩膀之后脸红的更厉害了,好像吓傻了一样结结巴巴的冒烟,“可……可以吗?”

 
  不可以哦,傻瓜。

 
  “开玩笑的,我会自己穿喔?你先把衣服放下出去吧。”你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小孩可爱的样子。在冒着烟的小孩出去之后,才漫不经心的套上繁复的和服。

 
 
  还是个小孩子呢?

 
 

  

 
 

  

  

 
 

  

 
 

  —炼狱杏寿郎—

 
 
  他正襟危坐。眼睛是红色头发是红色,好像在笑吗?看不太清楚呢……身形格外高大,据说是很有名的剑士,经常斩杀恶鬼。

  一定是个很严肃的人吧。你默默想着。

 
  但是……莫名其妙的有点眼熟?
 

  你弹着曲子隔着个纱幕打量他。他似乎感应到什么一般,一双眸子直直望来,好像面前朦朦胧胧的纱幕并不存在,能一眼看透你,再加上他腰侧挂着的日轮刀,让你一阵紧张。
 

  “这位小姐!!”他终于开口。

 
  于是你紧张的停下手上的动作。

 
  没了轻柔的乐声,气氛似乎诡异的安静了起来。你正默默的想着怎么打破这份自他踏进来就莫名其妙变的正经的气氛,他就起身,掀开了帘幕。

 
  男人高大的身形挡住了部分光亮,阴影浅淡,落在你正红的牡丹提花和服上。屋内呼吸声清浅的交错。你攥着和服刺绣的花纹,好像听见了心脏的鼓噪声。

 
  好像是……上次捡回来的浑身是伤的男人!虽然上次脸上有伤和这次有点不一样,而且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不见了,但……这确实就是那个你捡回来过的男人啊!
 

  你目瞪口呆。

  伤养好了吗?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居然这么帅吗?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男人直直的盯着你,笑容灿烂整个人好像有光。

 
  “我是炼狱杏寿郎!工作是鬼杀队的炎柱!因为任务来到吉原,家中有父亲和一个弟弟!目前未婚!”自称炼狱杏寿郎的男人朗声道。

 

  “说这些是因为好像对小姐你一见钟情了!所以请和我走吧!!”

 









 

       #有后续。
 

梓官-Azusa

【水柱-富冈义勇】


『别让他人掌握你的生杀大权,不要悲惨地跪求别人!』


__


正因为是,被留下的人_


"你绝对不要死,义勇 "


不只一次想着,不如自己死掉更好;


不想想起来,因为眼泪会止不住地流;


一想起来,就难过得什么都做不成;


重要之人赌上性命维系住的生命,


和被托付的未来,都必须传递下去。...


【水柱-富冈义勇】


 

『别让他人掌握你的生杀大权,不要悲惨地跪求别人!』


 



 

__


 

正因为是,被留下的人_


 



 

"你绝对不要死,义勇 "


 



 

不只一次想着,不如自己死掉更好;


 



 

不想想起来,因为眼泪会止不住地流;


 

一想起来,就难过得什么都做不成;


 



 

重要之人赌上性命维系住的生命,


 

和被托付的未来,都必须传递下去。


 



 

2019/09/05 #水柱 #水之呼吸 #鬼灭 #鬼杀队 #九柱


 

#鬼滅之刃 #富岡義勇  @梓官 


 

PHOTO THX @D調哥Cos攝


 

潑水 THX 阿葆、秋

完整更新这组啦!分2篇发

柱里最喜欢的义勇先生~

义勇水拍的部分圆满了~跟米泽第一次合作很开心///

很喜欢实际泼水拍摄的感觉,效果超级棒>////<

画面质感跟真实度比较接近我理想中的水之呼吸、要叫我用ps反而P不出这样效果;


当然拍摄上比较辛苦,因为失败率比起其他类型的拍摄相对高~

各种考验coser+摄影+小精灵+水的默契(?)

整组作品约从近160张可用照片精选出来,实际上拍的张数也超过这个数量。


尤其是为了拍出水之呼吸那种水黏(?)在身上跟律动感;

泼在身上的力道跟水量可以说是有痛感的程度了,

全湿也是肯定的啦哈哈哈XDDD

到最后湿到头发都塌光光,紫藤花下的几张发型是最整齐的XDD!


喜欢照片的话请跟义勇做朋友...>< 

喔 没..我是说点赞留言或分享吧~>3

#水不是后期PS而是实际泼出的

Ins帐号fudukise





















抖音新号fudukise0719


沈欢

【鬼灭乙女】画眉深浅入时无

  #花魁姐姐,是悱恻缠绵的后续之一,富冈义勇单人向。

  #双结局,请按个人口味选择。

  
  
  
  我从小在吉原长大。
  
  我的母亲曾是没落贵族家的小姐,温婉柔丽。在一次事变中家族被牵连,母亲就被迫成了吉原中一个颇有才华的艺伎,每日都在保护尊严的同时艰难维生。
  
  这种折磨人的日子直到她遇见父亲时,才宣告终结。
  
  母亲说我的父亲是一位剑士,曾经在一个猎鬼的组织中担任要职。甚至曾一度成为组织中最强大的九位剑士之一。母亲说,他是个很可靠的人,剑术非常出众。
  
  但我对母亲讲述的故事只是冷漠以对,毕竟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因为他死了。
  
  母亲...

  #花魁姐姐,是悱恻缠绵的后续之一,富冈义勇单人向。

  #双结局,请按个人口味选择。




  
  
  
  我从小在吉原长大。
  
  我的母亲曾是没落贵族家的小姐,温婉柔丽。在一次事变中家族被牵连,母亲就被迫成了吉原中一个颇有才华的艺伎,每日都在保护尊严的同时艰难维生。
  
  这种折磨人的日子直到她遇见父亲时,才宣告终结。
  
  母亲说我的父亲是一位剑士,曾经在一个猎鬼的组织中担任要职。甚至曾一度成为组织中最强大的九位剑士之一。母亲说,他是个很可靠的人,剑术非常出众。
  
  但我对母亲讲述的故事只是冷漠以对,毕竟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因为他死了。
  
  母亲刚刚怀上我时,父亲接到紧急任务,前往别处猎鬼,临走前他留给了母亲他全部的家当,告诉她让她先为自己赎身,等他回来就会娶她。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得知我的存在。
  
  母亲怀着爱情等待,等来的却是黑色的乌鸦。
  
  “嘎——嘎——望月先生、不幸于与上弦的战斗中死亡——”
  
  母亲不懂什么是上弦,也不明白这个乌鸦为什么会说人话,她只明白她年少的爱情死了,甚至连全尸都没有留下。而就在她打算轻生随父亲而去的时候,一位医者却告诉她,她怀孕了。
  
  即使心里再苦痛,她得知我的存在之后也没有选择放弃我。她看了父亲留下的书信,怕父亲的敌人会来寻仇,于是给自己赎身,带着我离开了原先的花街。但曾是贵族的母亲又会做什么呢?她找不到合适的活计,在父亲留下的钱用完后,背着饿到晕厥的我,她又一次踏入了吉原。
  
  幸好母亲的才华让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席之地。在此之后她让我天天戴上面具,细心的抚养我,教我琴棋书画,告诉我应该怎么样微笑,将我养成了吉原最倾城的美人儿。

  “母亲,我不喜欢戴面具,也不喜欢学这些。”我扯着母亲的衣袖道。
  
  母亲却只是爱怜的抚着我的发顶,她遥遥的望着不知道多远的地方,满目悲伤说:“如果我们只能在这里生活下去,那么望月就成为花魁吧。”

  于是我只能开始学习微笑,学习琴棋书画,学习如何成为花魁。
  
  母亲将我保护的很好,所有人都不知道母亲隐瞒的女儿到底长什么样子。直到我不得不展露在外人面前——母亲已经老了,该由我为了生存而向人们继续绽放美丽了。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美貌。
  
  他们说我有令鬼神也心动的美貌。只要一个笑容,就让人甘心付出一切;还说我这样的美人理所当然的应当享有世间最美好的一切东西。
  
  但成为花魁后的日子漫长而乏味。只要我想要,无论是最精致繁复的华服还是价值连城的珍宝,都有人愿意送到我的手上。可我偏偏不要,我从不留人过夜,从不给那些人春风一度的机会。
  
  直到那一次献舞。
  
  吉原的夜灯火辉煌,那些呼喊和烟火全都是为了我,而我却直直的看向了他。
  
  他也看着我。但和周围嘈杂的人群不一样,他面容沉静,抿着唇,只有雾蓝的眼底被灯火映上点光芒。而我最先注意到的却是他拼接的羽织下的那把刀。
  
  和父亲留下的刀很像。
  
  于是那一场舞我的水袖朝着他挥,指尖朝着他点,连柔软的腰肢弯折的方向都朝着他。
  
  我挑了他来听我弹琴。
  
  他如约而至。
  
  我拨着弦轻声歌着柔软的曲儿,他静默的看着我弹琴,一曲罢了他才开口道:“现在如果不想弹琴可以不用弹。”
  
  “什么?”我愣住。
  
  “你不喜欢跳舞吧。”他面容安静,面对我无往不利的美貌,这种表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淡漠,“你跳舞的样子很好看,但是像一个人偶。”
  
  我愣了片刻。
  
  是的,我不喜欢跳舞,也不喜欢弹琴,甚至厌倦吉原的繁华和花魁的荣耀。
  
  “你为什么知道呢?”我索性把琴抛到一边,饶有兴趣的问他。
  
  “你难道不是一直在告诉我吗?”青年看上去对我的疑问有点困惑,“你跳舞的时候,虽然在笑,但是眼神是冰凉的。”
  
  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看来就算没有那把刀,我也注定会注意到他。
  
  于是又过了几天,我再次请他来,给他看父亲临死前让人送来的刀。一向面容沉静的青年眼底惊讶,终于出现了点不同的神情。
  
  “这把刀我见过的。”富冈义勇道。
  
  他告诉我说这是上任柱的佩刀。那位柱死在一个上弦和一个下弦的围攻中,最后还拼死杀死了其中的下弦,是个很值得钦佩的人。
  
  “你认识他吗?”富冈义勇问我。
  
  “……他很值得钦佩吗?”我分明连见都没有见过他,但心底却不由自主地涌出一种复杂的悲伤和欢悦,于是我自顾自问道,“父亲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吗?”
  
  “是你的……父亲?”青年愕然的问我。
  
  “是的。”我摩挲过带鞘的刀身,笑容恬淡,然后抱着剑对富冈义勇深深的鞠了一躬。
  
  “义勇先生,请将父亲的剑,带回它该去的地方吧。”
  
  然后他问我,要为我赎身——我知道他这样说是为我好,同时也是因为我的父亲曾是鬼杀队的柱。但就算我自由了又能怎样呢?一个在吉原长大的女孩子,离开又能去做什么呢?如果我离开这里,又能去哪儿呢?
  
  于是我拒绝了他。
  
  青年看上去有些困惑,然后带着父亲的刀走了。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他这样的人再不会踏入吉原,可是他又来了。
  
  他居然是从我的窗子上进来的。
  
  青年单脚踏在窗沿上,另一膝盖跪立,双手扒着我的窗子。看起来是小心翼翼的从地上跳到三层高的花楼上,然后探了头进来。
  
  “阁下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我惊讶于我自己的毫不意外,在这时居然没有喊人把他赶出去,而仅仅是惊讶的燃起烛火问他缘由。
  
  明明是登徒子般的行径,富冈义勇仍然是一副万年不变的冷淡面容。他困惑般的抿唇,好像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大半夜翻人家女孩子的窗。
  
  “……不知道,只是想来见你。”青年沉吟片刻,然后抬眼直直看向我。

  “总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他继续说。
  
  那一刻我才感受到了,那份母亲曾歌颂过的心动。
  
  “那,下次可以走大门吗?”我终于失去那份花魁的从容,有点小声道。
  
  然后我知道了他叫富冈义勇,和我的父亲一样是鬼杀队的柱。而后我惊讶的发现他虽然看着冷淡不好接近,其实只是不擅长表达。那种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意思时露出的眼神居然让人感觉很可爱。
  
  他身上常有鲜血和硝烟的气味,安静坐在那里的时候显得沉静而庄肃,好像身处战场,而非吉原最美的美人面前,这总是令我有些挫败。
  
  “……在战场的话,身上会有杀气。”富冈义勇难得开口解释道,“但是在你这里,没有。”
  
  “那有什么呢?”我笑吟吟问。
  
  “……温柔?”他沉吟片刻,坦诚道。
  
  “会想要对你温柔。”
  
  温柔吗?
  
  我愣住。
  
  是的,温柔。原来是这样,那份面对他时心脏轻微的鼓噪,他雾蓝的眼底映上的光芒,以及那份连掌心相触都轻柔的小心翼翼——原来是他只展现给我的温柔。
  
  我的心脏鼓噪叫嚣,不仅仅是因为这份年少的爱情,还是因为恐惧。

  我知道我完了。
  

  
  我和母亲一样,爱上了一个猎鬼人。
  

  
  吉原的花魁一旦动心,便是用一生做一场豪赌。
  
  可我不敢赌。
  
  如果我嫁给他,那我便要时时刻刻忍受恐惧——他不定哪一天就会被鬼撕碎,吞食入腹,到时候我甚至见不到他的全尸,更别提长相厮守。
  
  所以我阻止了他说出那句话,本就应该到此为止的——我用指尖点在他的唇上,为了遮掩眼底的泪水而亲吻他的耳垂。
  

  
  “我不动情,你也莫要动心。”







  【HE结局:画眉深浅】


       “我不动情,你也莫要动心。”

  我这样告诉他,却又好像只是在警告自己。
  
  可是即使这样残酷的拒绝过后,我的心脏也无时无刻不在鼓噪。然后母亲抚着我的头,为我簪上璎珞说:你该嫁给他的。
  
  “你该嫁给他的。”母亲重复道。
  
  “为什么呢?”我问,“我不想他和父亲一样,不想失去爱人……母亲不是也很痛苦吗?”
  
  “是的,”母亲轻轻说,“可是,如果你不嫁给他,那你连那回忆里与爱人共度的曾经都得不到了——而你起码应该得到一次那样的幸福。”
  

  
  “毕竟,人终究会为年少而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
  

  
  “我能看出来,那个男人会很爱很爱你。就像你的父亲爱我一样。”母亲再次重复,“你应该嫁给他。”
  
  于是我回房之后,沉吟静默了很久,直到月色渐渐浅淡,即将照亮朝阳。
  
  我提笔写了封信,托了人立马送去给他。
  
  然后我抹上唇脂,描了眉。朝阳到来之时,富冈义勇静静的从窗边踏进了我的房间,隔着帷幕,他就那样静默的立着。
  
  他看上去有些局促。
  
  我看着他噗嗤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他终于开口。
  
  “笑你,”我站起身来掀开帷幕,盈盈笑着,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他面前,“记得我曾说过叫你走大门吗?”
  
  “这个时候来,大门还没有开。”富冈义勇道。
  
  “因为你来的太早啦。”
  
  “嗯,因为想现在就见到你。”
  
  我的眼睛微微瞪大,他的身后是初生的朝阳,暖黄的橘色镀过行人稀少的街道,最后薄薄的一层铺在他的肩头,将他身上冷硬的线条混至柔和。
  
  原来如此。
  
  我到那一刻才明白为什么母亲说我应该嫁给他,母亲果然很了解我。我所有的理智在这一片光芒里都连挣扎都没有都消散了。哪怕日后不能厮守,我心里其实也想要和这个人走的,想要和他共度年华。
  
  这种渴求让心脏一刻不停的尖叫,除非牵上他的手,否则我将一生的活在寂寞中——人终究会为年少而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
  
  于是我上前,有生以来第一次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我牵住了他的手。
  

  
  “请带我走吧。”我说。






  【BE线结局:一似火烧心】

  之后我仍然跳舞,他们说吉原的夜已经真正属于我了,我将是所有男人的春梦一场。而我则踏着木屐,身上穿着最富丽的正红和服。万千灯火落在我的眼底,晕染开的却是冷诮的笑。

  他常来看我跳舞,看我软语轻歌,看我眼底冰凉,他每次都沉默不语,只让人给我带信,偶尔和我见面,也有再问我要不要跟他走。

  我只是笑。

  后来有一天他就再没来过,找人带给了我他的刀,

  然后我也像母亲一样,等到了那只乌鸦。

  乌鸦说自己只是重复他的话,然后在我的屋顶盘旋了两圈,飞走了。

  他说:“幸好你没有嫁给我。”

  我没有哭,只是呆呆的盯着窗子看了一整夜,然后收好了他的刀。

  我为他穿了三年的素色衣裙,然后精挑细选,嫁给了一个深爱我的人。

  那个人和他几乎完全不同。我的丈夫出身贵族,尔雅温文,唇边总是带着笑意。他很宠我,我能看出来,他满心满眼的都是我。

  我活了很久,活到子孙满堂,我的丈夫也活到寿终正寝——他至死都深爱我。

  我想,这应该就是我想要的一生了。这一生岁月静好,平平淡淡,有人深爱。

  然后,在我临死之前,我看见了走马灯。

  其中有我的子孙和丈夫,有我的母亲,有我无缘得见的父亲,更多的居然是他。

  最后我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我安静的向前走,在他面前站定时,又变成了年少时倾城绝艳的模样,一身正红提花十二单。而他就穿着那拼接的羽织,腰侧还是那把他留给我的剑,他站在一片平静而碧蓝的湖水上,和我隔着两米的距离,温柔的直直看着我。

  “你这一生,幸福吗?”他的面容依旧,安安静静的、淡漠又温柔。

  “幸福。”我微笑着回答他,我的笑早已和作为花魁时的冷诮不同,真实可见,充满了温暖和柔软的味道。

  “那就好。”青年微微的挑起一个笑,他没有再问些什么,笑容温暖柔和,仿佛连阳光也融在了他的唇边——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笑。于是我上前一步,在他的唇边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是呢,”我笑着,“这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一生。”








  #还有别的!本来只想发刀,但最后还是加了he,变成双线结局,所以有点长。

小轻腥
#鬼灭之刃 富冈义勇# 是温...

#鬼灭之刃 富冈义勇#

是温柔的师兄呜呜呜呜!

别问,问就是水调割头! 


#鬼灭之刃 富冈义勇#

是温柔的师兄呜呜呜呜!

别问,问就是水调割头! 

梓官-Azusa

0208義勇生日快樂🎂

最後有驚喜(?

#鬼滅之刃 #義忍 一樣是GJ22場照

#冨岡義勇 #水柱 @梓官-Azusa 

#胡蝶忍 #蟲柱 小小楓

ーーー 2019/12/08

<同場加映_到底是正片還是QQ??>

#胡蝶香奈惠 cn.幽靈

#栗花落香奈乎 cn.白櫻

PHOTO 歐貝

#鬼滅の刃 #tomiokagiyuu #demonslayerkimetsunoyaiba #DemonSlayer #kimetsunoyaiba...

0208義勇生日快樂🎂

最後有驚喜(?

#鬼滅之刃 #義忍 一樣是GJ22場照

#冨岡義勇 #水柱 @梓官-Azusa 

#胡蝶忍 #蟲柱 小小楓

ーーー 2019/12/08

<同場加映_到底是正片還是QQ??>

#胡蝶香奈惠 cn.幽靈

#栗花落香奈乎 cn.白櫻

PHOTO 歐貝

#鬼滅の刃 #tomiokagiyuu #demonslayerkimetsunoyaiba #DemonSlayer #kimetsunoyaiba

#柱

番茄锅虾滑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随便P的字,啊对了,画的官方的手提袋!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随便P的字,啊对了,画的官方的手提袋!

贴个符
师兄弟 开始补漫画了入股了师兄...

师兄弟

开始补漫画了入股了师兄,现在师兄还好吗😭😭😭😭

憨柱富冈义勇大侠我太喜了

师兄弟

开始补漫画了入股了师兄,现在师兄还好吗😭😭😭😭

憨柱富冈义勇大侠我太喜了

葉舟爱Maybe

#CICF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场照返图##富冈义勇#



“能坚持到我赶来,真不错,之后就交给我吧”



摄影:@阿閑 


后期:原po


#CICF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场照返图##富冈义勇#




“能坚持到我赶来,真不错,之后就交给我吧”






摄影:@阿閑 


后期:原po


梦落花

三个小题

内含严重OOC   辣鸡文   不喜欢的小可爱左上角走起

随缘更

现代

(一)吃醋

义勇吃醋了,吃的是自己男朋友的醋,这几天一直不理无一郎,但是知道义勇不理自己的原因这让身为义勇男朋友的时透无一郎很开心。之后,无一郎在床上把义勇抱在怀里哄了好久

“你是我的”

“嗯,你的”

(二)生病

义勇生病了,这让伊黑小芭内很着急。等一切都做好后,义勇躺在床上舒服地睡着了。坐在床边的伊黑撩起了义勇的刘海,俯身亲吻义勇还有些微烫的额头

  “快点好起来啊,我的义勇”

(三)醉酒

喝醉了酒的义勇可以说是那种软软的,会撒娇娇的那种。和义勇一起...

内含严重OOC   辣鸡文   不喜欢的小可爱左上角走起

随缘更


现代




(一)吃醋

义勇吃醋了,吃的是自己男朋友的醋,这几天一直不理无一郎,但是知道义勇不理自己的原因这让身为义勇男朋友的时透无一郎很开心。之后,无一郎在床上把义勇抱在怀里哄了好久

“你是我的”

“嗯,你的”




(二)生病

义勇生病了,这让伊黑小芭内很着急。等一切都做好后,义勇躺在床上舒服地睡着了。坐在床边的伊黑撩起了义勇的刘海,俯身亲吻义勇还有些微烫的额头

  “快点好起来啊,我的义勇”




(三)醉酒

喝醉了酒的义勇可以说是那种软软的,会撒娇娇的那种。和义勇一起喝酒的继国严胜体会到了,并且感觉还挺不错的。当义勇要亲亲时,严胜也没有拒绝,直接和义勇交换了一个吻

“以后,你不可以喝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还不是怕别人也看到这样的义勇
















感觉写崩了 !!!∑(°Д°ノ)ノ

算了,崩了就崩了吧,反正我又没有什么文采

  ┐(´-`)┌

.NeKo.

如果有人搬运过了请务必提醒一下,谢谢 (*^▽^*) 

汉化组:热情汉化组


只要不删减内容和不做商用,他们是支持的

如果觉得我多此一举的请一定要说出来

如果有人搬运过了请务必提醒一下,谢谢 (*^▽^*) 

汉化组:热情汉化组


只要不删减内容和不做商用,他们是支持的

如果觉得我多此一举的请一定要说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