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浒

64540浏览    2758参与
半生瓜君子菜

【鲁林】吃颗软糖

鲁智深×林冲 央水参考

又是写鲁林的一天

是个无脑甜饼!就是吃糖的意思!

为我今天早上写刀子道歉

520要吃甜甜的!(确信)

祝大家看的开心!


话说那日鲁智深和武松杨志几人一起在梁山下闲逛,其余人争论玩笑不休,鲁大师一个人在前头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突然见脚边草丛里隐隐有着包东西,红粉色的一包,在绿草丛里显眼的很,见他们都不曾注意,鲁大师躬身捡了起来。

是个摸起来很怪的东西,硬也不硬,软也不软,鲁大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这一小包东西粉红花哨,里面还是鼓鼓的,好像有些颗粒装着,软乎乎的。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鲁大师倒是认得这包上有个桃子,是水蜜桃的模......

鲁智深×林冲 央水参考

又是写鲁林的一天

是个无脑甜饼!就是吃糖的意思!

为我今天早上写刀子道歉

520要吃甜甜的!(确信)

祝大家看的开心!



话说那日鲁智深和武松杨志几人一起在梁山下闲逛,其余人争论玩笑不休,鲁大师一个人在前头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突然见脚边草丛里隐隐有着包东西,红粉色的一包,在绿草丛里显眼的很,见他们都不曾注意,鲁大师躬身捡了起来。

是个摸起来很怪的东西,硬也不硬,软也不软,鲁大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这一小包东西粉红花哨,里面还是鼓鼓的,好像有些颗粒装着,软乎乎的。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鲁大师倒是认得这包上有个桃子,是水蜜桃的模样。也来不及想这桃子是如何到这小包东西上的,就揣在怀里了。

是个新鲜东西,洒家虽然不知道,林教头说不定喜欢,拿去给他看看。

鲁大师知道林教头先前喜欢些书本摆件之物,想必对这些新奇东西会喜欢得紧,就拿来讨他欢心。

武松杨志见鲁大师也不知拿了什么就急匆匆地往林教头那里赶,也是见怪不怪。

“鲁大师有啥好东西都往林教头那里送。”

武松笑咪咪地打趣,杨志点点头。

 

“教头教头,你看洒家寻来什么样的好物。”

今天天热,又闲来无事。林冲中午原本身上懒得很,觉得外边吵闹厉害,就躺在榻上休息。现如今刚刚醒过来,就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从远处切切实实地传过来。

是鲁智深。

林冲笑着半坐起身子来,也不下床,就歪着头笑着看师兄兴高采烈地进屋来。

“这样的天气,教头怎的就躺在榻上。”

林冲也不客气,于是刚刚醒过来的脑子还不那么清明,只是微红着脸瞅着大和尚坐在榻边。

“林冲刚刚睡醒,师兄做什么来,这样高兴。”

鲁大师心里被他看得痒得厉害,林教头在东京的日子给他平白镀了一些书生气,礼法极其周全。他曾经劝说过,兄弟之间不要如此客气,他也不听,往常总是恭敬有礼,倒不比今日就懒洋洋地就这样靠在床榻边上。倒显得亲昵可爱。

连忙伸手出来掏出藏在怀里的那包东西。

“教头你看,这是何物。”

 

且说这包东西原本是一包软糖,怕不是平行世界里有同时段的少儿游客去往梁山时掉落的,是一包水蜜桃味道的软糖,原本不是什么新奇事物。只是这包糖果居然错了平行时空的限制,掉到了大宋时期的鲁大师这里,他们又哪里晓得这塑料包装的小食品是何物。

 

林冲也拿了这物仔细看,也想不清楚这是何物,就在掌里细细摩挲起来。

“我也不曾见过这物,里面好似还有东西。”

说着就连扯带撕的破了这包糖果的包装。

霎时间,包内的桃子香气顿时充盈起来,桃子味道原本就香甜,这现代化浓缩的香精味道更是猛烈势头。林冲刚醒,对这香甜的味道扰的有些口渴起来,伸手捻了一颗软糖。

是桃子的形状,小巧可爱的艳粉红色,甚是诱人。

鲁大师对甜腻之物并不喜爱,这股子香甜气让这大和尚觉得有些腻,不一会也上头了,又看林冲夹了一颗粉红的小东西细细看着,竟然也像林教头的唇瓣一样红艳。

大和尚偷偷吞了吞口水。

林冲看了鲁智深一眼,“应该是种吃食,味道这样甜腻。”说着将那颗软糖放在口中。桃子的甜腻味道在口中爆开,口齿之间全是桃子的香气,林冲细细咬着,他却没吃过这样的东西。东京之前有些软糯的糕点,也是这样的触感,然则没有这样弹牙,不过是一粒这样小的东西,怎能这样香甜。

林冲想着又去拿了一颗,拿舌去勾这颗糖果,一面想要将它咬开来,口齿暗自使些力气。

鲁大师只是看着林冲吃糖,见他眉头浅浅名字的,好像要做什么大事,一张小嘴微微开合,唇瓣就好似刚才那颗颗桃子的小东西,红艳异常,再加之这波波香甜的气息。大师只觉得自己要把持不住,他想吃着糖果,眼前的糖果。

林冲一连吃了好几颗,突然想起来师兄还在旁边,见他就愣愣地盯着自己,发觉自己已经把这包桃子味道的吃食吃下小一半了,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想起来这吃食是师兄找来的,更是赧然,于是拿了颗糖递到大和尚嘴边。

“师兄尝尝,味道不错的。”

鲁大师就着林冲的手衔了那颗糖果,胡乱嚼了几下就吞下去了,糖精的味道充斥着鲁大师不喜甜食的口腔,鲁大师只得皱皱眉。

“洒家倒觉得不好吃。”

林冲一听连忙拿了一颗放在口中。嘴里还在咕噜着。

“师兄觉得不好吃吗?林冲倒是觉得香甜,别有味道。”

突然口被堵住,大和尚欺身上来,卷走了林冲口里的这颗糖果,一面压着他的唇细细亲吻起来。林冲的唇瓣软,上边还带着盈盈水光,却实在比糖还要甜一下,好像那桃子香气已然沁入林冲的皮肉之下,满口浑身都发着桃子的香甜气,好不可口。

林冲只得应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师兄今日这样突然猴急,他也是一愣,只觉得自己口中那丝丝甜味都被师兄一一吸了去,现如今却还是甜得发晕,甜得发热。

可能是刚才吃了太多。

过了一会,鲁大师才起身离开林冲,放了已经比那桃子还要红艳粉嫩的林教头喘上两口气,看他眼眸带着柔情蜜意地怒瞪自己,吞了口里的糖。

“这颗倒是香甜。”

林冲一推鲁大师,又好气又好笑。

“师兄哪里学的这些浪荡本事,没个正形。”

鲁智深只是呵呵地笑着,一面去解林冲松垮的寝衣,林冲掩着面笑,容许了师兄白日宣/淫的意图。

“师兄,天还尚早,师兄就忍不得了。”

鲁大师被这甜腻弄得头脑发晕,解不开这几根带子,嘴里也打趣着林冲。

“怎的不说教头平白无故勾搭洒家?”

林冲浅笑一声。去摘师兄带着的佛珠,却听得门外有脚步声,连忙推了鲁智深一把。

“师兄有人!”

还不等再说什么,李逵就敲门叫嚷起来。

“林教头在吗,铁牛路过这里,讨口水喝。”

鲁智深气愤地去开了门,见李逵一脸无邪地立在门口,只觉得气也无处撒,怒哼了一声进来吧。

李逵却还是天真无邪的模样。

“鲁大师也在?今日好热闹,外边实在太热,铁牛路过林教头的地方,来喝口水…”才刚坐下又絮叨起来“怎么林教头这里更热?”

看林冲才榻上下来,脸颊红得衬着他本来白净的脸面,只是好看得厉害。一面写了林教头递过来的水碗,一面见林教头低头掩笑,又见旁边怒目横眉的大和尚,只是迷糊起来。

“教头脸怎的这样红?是生病了?”

喝了水,却看到边上放的半包糖果,发着阵阵桃子的香甜气息,连忙拿了来,倒在嘴里。

“这是何物,这样香。好呀,教头和大师在这里偷吃。”

鲁大师一见半包吃食都进了这铁牛的嘴里,又听旁边林冲笑得磨人,自己那无处放的一团火兀的就燃起来,挥了大掌就迎上来。

“你这黑厮!”

李逵忙往外跑,嘴里的糖果还没吞下,囫囵着叫嚷着。

“大师…好小气…吃些东西就要打人!”

林冲笑着看这二人跑出屋去,咂咂口中还是阵阵香甜的桃子清香。

水浒密史
方腊部下最猛和尚,与鲁智深不分胜负,为何却被梁山小兵杀死?
方腊部下最猛和尚,与鲁智深不分胜负,为何却被梁山小兵杀死?
鱼昕love夜
嘿嘿嘿(º﹃&ord...

嘿嘿嘿(º﹃º )

浅画一下花包子和花小妹😘

分分秒想踹了法医肿么办🤪

嘿嘿嘿(º﹃º )

浅画一下花包子和花小妹😘

分分秒想踹了法医肿么办🤪

半生瓜君子菜

【双武】只亏欠

高亮:不是cp!!是兄弟情!!

再高亮:天雷武松潘金莲cp

今天520嗯嗯,我小刀一下

其实就是发个疯啦,很短很短


人血和兽血是有不同的。

武松很清楚这些差别。他在景阳冈打死的大虫,死得时候很不老实,它还在低吟嘶吼,好像下一秒就会翻身过来再给自己一口。它的皮毛下渗出血来,流得不那么快,也可能是因为伤口太多了,它的血就是缓缓地淌,带着动物特有的血腥味。

人却不一样。

潘金莲那毒妇死得时候,人是极为安静的,认命一样,她刀口的伤外翻着鲜肉,血是一股一股地流出来。可能是武松当时杀红了眼,看那毒妇倒在血泊里,倒好像是黑色的血。

西门庆死的时候,武松没看他是不是安静,他记得把那禽兽举起...

高亮:不是cp!!是兄弟情!!

再高亮:天雷武松潘金莲cp

今天520嗯嗯,我小刀一下

其实就是发个疯啦,很短很短


人血和兽血是有不同的。

武松很清楚这些差别。他在景阳冈打死的大虫,死得时候很不老实,它还在低吟嘶吼,好像下一秒就会翻身过来再给自己一口。它的皮毛下渗出血来,流得不那么快,也可能是因为伤口太多了,它的血就是缓缓地淌,带着动物特有的血腥味。

人却不一样。

潘金莲那毒妇死得时候,人是极为安静的,认命一样,她刀口的伤外翻着鲜肉,血是一股一股地流出来。可能是武松当时杀红了眼,看那毒妇倒在血泊里,倒好像是黑色的血。

西门庆死的时候,武松没看他是不是安静,他记得把那禽兽举起往地下一掷的时候,他也大声的呻吟一声,应该是因为疼痛。但是武松没听清,他自己的怒吼盖过了一切。

他怒吼些什么。

“饶你容易,还我哥哥命来。”

哥哥。

远比父亲母亲要熟练的称呼,武松从小叫到大的。怎么说他多爱哥哥,怎么都表达不出来。军师这样博古通今,后来在梁山上武松曾请军师写篇祭文烧给哥哥。可是武松看了,总觉得写的还是不够。

祭文如果一句是一刀,遍布全身的话,他的刀子就是直插心口的白刃。祭文如果是那直插心口的刀,武松的伤却是密密麻麻扯着全身的,渗着血。

都不够,武松想到这里就难过,什么文字也抒发不出自己心口的痛。

“哥哥,我好想你。”

武松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又眼看老猪狗要凌迟后,以为那份痛楚淡了许多。后来才发觉,它像是雨天的脓疮,生疼得厉害,一刀一刀割自己的肉。

武松爱喝酒的,以往喝多了酒哥哥会劝。也不说是劝,先说“兄弟少喝一点,伤身子。”后来又不劝了,好像想开了一样,“喝吧喝吧,兄弟高兴就喝。”前言不搭后语的。在那之后,武松更爱喝酒,喝多了哥哥总会来劝他的,武松就是这样想的。

可是哥哥没回来。

哥哥不在了,武松想起来了。

武松记得那日站在门口看到的白事物什,这样冰冷的白色,和他离去时候的雪一样。总也要好好告个别吧。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哥哥还要嘱咐自己什么,哥哥就走了。

武大郎是不丑的,闲言碎语说他哥哥说三寸丁枯树皮,那都是屁话。小时候,哥哥也是英俊的。武松很小的时候,哥哥也是硬朗明媚的少年模样,他的小手掌包裹了武松的小小手掌。

“牛肉,兄弟你吃。”

哥哥那个时候给他买牛肉吃,自己不吃,武松让哥哥吃,他也不听话,死活不吃。他爱吃炊饼,哥哥老是吃炊饼,让武松吃牛肉。

哥哥不长个子,武松小时候觉得奇怪,哥哥为什么不长个子,自己在短短的一段时日里要抬头看他,随后他就都是低头看哥哥。哥哥逐渐苍老起来,也没比自己大多少,怎的老的这样快。武松想不明白,不想明白。

自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自己打了人,生了事,哥哥就陪着笑脸安慰。那小时候,武松以为哥哥会生他的气,哥哥只是抱着他,够不到自己的头,但还是拍拍后背,好像安抚大狗狗一样,“兄弟别怕。”

明明是哥哥你在发抖啊。

打虎英雄的名声响的厉害,武松回来的时候这样多人扯着脖子看自己。很热闹的地方,哥哥一定过得好。

他知道街坊们,这些长舌妇,没几个好人,尤其那个老猪狗。可是哥哥很开心的样子,他更老了些,他哭了,叫着兄弟。他拽着自己,很好笑,其实哥哥早就拽不动他了,是他跟着哥哥走的,哥哥像炫耀宝贝一样给街坊们炫耀武松。

“我兄弟,打虎英雄,我兄弟!”

武松心里发笑,肯定是你的兄弟,谁也抢不走。

武松也见了嫂嫂,确实貌美。他才不觉得这妇人和哥哥不般配,哥哥这样好的人,配个天仙都不过。她也还不错,把家里打扫的也干净,对哥哥也不错,对自己也不错,是个好嫂嫂。

一切都这样好。

武松爱哥哥,所以也爱嫂嫂。他太爱哥哥了,要怎么回报哥哥呢?他想帮哥哥卖炊饼,哥哥却是不同意,在这些时候哥哥执拗得很,坳不过他的。那就对嫂嫂好些,嫂嫂对哥哥好,嫂嫂定然是好人。

一切都这样好。

武都头曾经这样想,自己就这样守着哥哥嫂嫂过了,哥哥爱卖饼就让他卖,自己做个好都头,嫂嫂就收拾好家里。过几年,哥哥嫂嫂养上几个孩子,自己帮着一起带,给他们养的高高壮壮的,给他们吃大块的牛肉,教给他们拳脚。

我们,都可以保护哥哥。

武松越长大些越明白,自己亏欠哥哥的,自己儿时英俊的哥哥为什么苍老起来,受人欺负。是自己,武二郎,他要报答他,好在哥哥不再长高了,自己可以保护他。一切都完完全全来得及,自己打了虎,成了都头,哥哥娶了妻,真好。

来不及了,突然就来不及了,武松从东京回来的一瞬间,看到门楣上的白帘子。来不及了,哥哥去了。哥哥最胆小了,他怕疼的,虽然总是装着厉害的样子保护自己。

傻瓜哥哥,武松早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你应该被弟弟保护了,可是,你不在了。

哥哥好狠的心,武松难受,自己亏欠他这样多,这样多。哥哥,这样好的人,这样淳朴善良的人,在武松看来,比英雄还要英雄。他不见了,留得武松背负这些亏欠。

潘金莲那美艳的脸面,恶狠狠的,武松看着这张脸,他好恨。自己编织的那个小院子里,那些美好的生活,居然有这女人,她,死不足惜。

武松喜欢别人叫他武二郎,比武都头、武行者还是别的都喜欢,因为他是二郎,他有个哥哥叫大郎。可是他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别这样叫他,哥哥哪里去了,他找不到了。他不想做打虎英雄,做都头,做行者,他只想做个武二郎,哥哥哥哥的在武大郎前面哄他,暗地里握了拳保护哥哥。

武松记得哥哥开玩笑对他讲“兄弟,你是天上来的,你是神仙是星君。”

也好,自己给哥哥报仇,罢了,再去天上和哥哥团聚。

哥哥会在天上吧,哥哥应该是神仙才对。



碎碎念(可以不看)

我就是发疯,我最近补新水看武大郎武二郎还是哭,真的很难受。善良的好人我真的没有任何抵抗力,兄弟两个也是真的好。

但是武大郎不是108,不是星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武松下凡渡他,结果被哥哥给渡了,被哥哥保护了,他们都可以回天上重聚。但是武松和武大郎是不一样的,他们很难相聚的,就是一个神和一个凡人的意外相聚。

“神倒是被人渡了,神还报答不得”

就是这样,所以发个疯送给武大郎武二郎,希望每个人都不要有亏欠有遗憾,唉。

表达不出来那种难过,真的难过。


对不起520发这样的难过疯刀,对不起呜呜呜

双武这个组合名字是随便写的

水浒密史
反对招安怒杀高俅?别再被电视剧给骗了,这才是林冲的真实面目
反对招安怒杀高俅?别再被电视剧给骗了,这才是林冲的真实面目
半生瓜君子菜

【杨吴】惊鸿影 下

和裴老师@松纹古定剑. 共创的杨吴

一些不可言说的缘分

这一部分大多是她写的嗯嗯


上篇在合集里


杨志房内就只剩吴用和杨志两人。


杨志一见吴用进来,那百般情绪又涌上心来,不由得咳嗽起来。吴用忙坐过来拍抚杨志,帮他顺气安稳。


下文    见       萍仑


和裴老师@松纹古定剑. 共创的杨吴

一些不可言说的缘分

这一部分大多是她写的嗯嗯


上篇在合集里


杨志房内就只剩吴用和杨志两人。

 

杨志一见吴用进来,那百般情绪又涌上心来,不由得咳嗽起来。吴用忙坐过来拍抚杨志,帮他顺气安稳。

 

下文    见       萍仑





BY白允儿

求求水浒语c群的看一下

占tag致歉

草草草希望群主可以看到

我这里QQ号给盗了,群和好友一个不剩,谁都找不到说不了,只能在这里说了

呜呜徐宁还在求求别把徐宁删掉,我会尽力把QQ找回来的

占tag致歉

草草草希望群主可以看到

我这里QQ号给盗了,群和好友一个不剩,谁都找不到说不了,只能在这里说了

呜呜徐宁还在求求别把徐宁删掉,我会尽力把QQ找回来的

水浒密史
二龙山实力为何能迅速强大?其实有3人很关键,并非武松和鲁智深
二龙山实力为何能迅速强大?其实有3人很关键,并非武松和鲁智深
水浒密史
都说马上林冲、马下武松、水里张顺,但梁山有一好汉3项全能
都说马上林冲、马下武松、水里张顺,但梁山有一好汉3项全能
儒林外史
水浒中的恶毒夫妇,老婆诬陷宋江,老公为官更坏
水浒中的恶毒夫妇,老婆诬陷宋江,老公为官更坏
风闻天下
水浒中,为什么说犯人发配到“沙门岛”,就等于判死刑?
水浒中,为什么说犯人发配到“沙门岛”,就等于判死刑?
文坛说客
水浒中的“好汉”,是好人还是恶人?
水浒中的“好汉”,是好人还是恶人?
儒林外史
水浒中柴进为啥安排人试探林冲武艺,却不试探武松的?
水浒中柴进为啥安排人试探林冲武艺,却不试探武松的?
文坛说客
水浒中最愚蠢的女人,作死了自己,害死了丈夫,连累了秦明
水浒中最愚蠢的女人,作死了自己,害死了丈夫,连累了秦明
大仁说史
从杂剧到水浒,矮脚虎王英是如何“变坏”的?
从杂剧到水浒,矮脚虎王英是如何“变坏”的?
松纹古定剑.

是的…我又迫害了。

原图在P2,空间存的,用的话不必告知我。

为什么要把正常人给朱贵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大美人🤤

掌柜的…掌柜的…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岳岳追赶.gif)

乱打一点tag


是的…我又迫害了。

原图在P2,空间存的,用的话不必告知我。

为什么要把正常人给朱贵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大美人🤤

掌柜的…掌柜的…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岳岳追赶.gif)

乱打一点tag


人间绝色阮二郎

最近的一些心情

生活难免起起落落,都属正常。逆境时不放弃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小小成就,开心不已。现在的心态倒是越来越好了,挫折磨难,其实也不想用这么“重”的字眼形容。不过是成长的必修课罢了。毕竟谁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已经居家办公两个多月了,核酸检测也是常态化。说是准备复工,可眼下疫情复发,觉得也是够呛。居家办公不封小区,能乐一天是一天,就当是我工作中的苦中作乐了。该努力奋斗拼搏,还是会继续。但凡事尽力而为,从容面对得失。还是要随时用好汉哥哥们激励自己豁达开朗。能居家办公还是要继续感恩。珍惜生活中的小确幸。工作之余看看新水,看看哥哥们,听听百家讲坛……说到听百家讲坛,疫情之前上班时倒是经常在路......

最近的一些心情

生活难免起起落落,都属正常。逆境时不放弃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小小成就,开心不已。现在的心态倒是越来越好了,挫折磨难,其实也不想用这么“重”的字眼形容。不过是成长的必修课罢了。毕竟谁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已经居家办公两个多月了,核酸检测也是常态化。说是准备复工,可眼下疫情复发,觉得也是够呛。居家办公不封小区,能乐一天是一天,就当是我工作中的苦中作乐了。该努力奋斗拼搏,还是会继续。但凡事尽力而为,从容面对得失。还是要随时用好汉哥哥们激励自己豁达开朗。能居家办公还是要继续感恩。珍惜生活中的小确幸。工作之余看看新水,看看哥哥们,听听百家讲坛……说到听百家讲坛,疫情之前上班时倒是经常在路上听,现在回想回想从前上下班的日子,真是恍若隔世,毕竟真的太久没线下办公了。


殺鶴

【卢史】无相(下)

❤️咕咕了数天的卢史下篇

刀中带糖糖中混刀(其实都是刀

很心疼史妹妹 也心疼卢老师 心疼所有人

爱别离 求不得 世人皆苦


-正文分割线


  燕青早知道,主人透过他的身体在想另一个人。


  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卢俊义忽然对他起了些不知缘由的冷淡,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越发勤谨地侍奉主人。不久之后,卢俊义开始渐渐不让他做身边递递拿拿琐碎的事儿了,甚至不把他搁在眼前。


  府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的,背地里都在议论小乙在员外面前失了宠爱,对他也不复从前的客气,倒转头去奉承......

❤️咕咕了数天的卢史下篇

刀中带糖糖中混刀(其实都是刀

很心疼史妹妹 也心疼卢老师 心疼所有人

爱别离 求不得 世人皆苦


-正文分割线


  燕青早知道,主人透过他的身体在想另一个人。


  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卢俊义忽然对他起了些不知缘由的冷淡,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越发勤谨地侍奉主人。不久之后,卢俊义开始渐渐不让他做身边递递拿拿琐碎的事儿了,甚至不把他搁在眼前。


  府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的,背地里都在议论小乙在员外面前失了宠爱,对他也不复从前的客气,倒转头去奉承最近跟着伺候卢俊义的几个小厮。


  燕青向来不在乎这些人情冷暖,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主人。他十五岁生辰那天,主人一早让底下人送了贺礼,但他一整日未曾见到卢俊义,只听得院子里丫鬟说主人把自己关在书房内饮酒,傍晚时就已经吃的大醉。


  主人把下人都禀退了不要服侍,在屋内不知打碎了什么东西,也不让人进门收拾。卢俊义虽然好性子,向来对底下人客气宽待,但他今日有些反常,小厮丫鬟也巴不得远离了他不在跟前触霉头,竟是真无一人敢入内去探视。


  待到掌灯时分也不见卢俊义唤人,燕青在庭院里转了半日,终是推了门进去。七八个黑陶酒坛喝空了,在地上横竖乱滚,有一只打碎了,飞溅成散乱的锐利碎片,卢俊义抬眼看见他进来,扶着榻上的矮几便要站起来。


  卢俊义醉的不轻,嗓音都含浑着,燕青扶着他坐下,听了半天,卢俊义在喊,麟卿。


  他曾在打扫卧室的时候,在床榻夹层里清出一本灰扑扑的素笺,他认出是主人的字迹,但比起当下稍显得更具锋芒些,里面最常出现的两个字,就是麟卿。


  他那日穿了件少见的素色衣袍,袖口和腰间银灰丝线绣着并蒂莲。卢俊义拽了他的袖子,喃喃自语,别走,别走。


  燕青把他的手攥紧了,贴在脸侧,轻声安慰他,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卢俊义不相信似的,半睁着朦胧含雾的凤眼,一把扯住他揽在怀里,带着颓靡酒气的唇舌附上去吻他的脖颈。


  燕青抖得厉害,周身似被沉在坛散着醇香的清酒里,仰着纤长白嫩的颈喘息,卢俊义一路往下吻,燕青虽常在三瓦两舍打哄,但确实不曾经过这事,意乱情迷间,他喊了声主人。


  卢俊义一场大梦初醒,忙推了燕青站起来,沉浊眼眸里慢慢澄透出些清明。燕青跪在他身前,不待他说话,卢俊义好似倦极了,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拒绝的干脆,“小乙,夜深了,自去休息罢。”


  卢俊义不可能不懂他的意思。他不介意主人将他看做一个赝品,但主人不愿意。


  燕青将自己浸在冷水里,笑着笑着便哭了。主人不是觉得这样对他不公,而是主人觉得用他便是玷辱了心里的那个人。卢俊义可以娶妻,但他不会让任何人替代他的麟卿。


  他常在想,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主人这样惦念。他亲见主人听了那面白须长的假道士言语,远走梁山泊之时,也把那从未敢掀翻而视若珍宝藏着的笺簿一并掖进贴身的行囊里。


  阵前他见了纵马出来的史文恭,一瞧那与主人登对的盘龙银枪,一暼那与自己七八分相似的眉眼轮廓,眼角眉梢飞着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骄恣,斜着双带着魅气的上挑凤眼睨过来,好似谁也不放在眼里。他心道,若是这个人,他小乙却也输的心服。


  史文恭靠在卢俊义胸口,只把深深浅浅的吻印在宽阔胸腹上,他被那股阴狠性烈的情毒磋磨地几乎失神,却仍咬着银牙一声不吭。他要看看他的好师兄,这么多年,到底悔不悔。是把他当做一点转瞬即逝的吉光片羽,还是占据心头的朱砂与月光。


                                        去大眼吃吧


  他抱着史文恭慢慢变凉的身体,把那本笺簿找出来,他学艺时隔几天便要写一篇,记下最近做了些甚么事情。从史文恭来了之后,这簿子里多半记得都是关于史文恭。他从前一直藏着不让史文恭看。


  一页一页念给他听。史文恭走的时候大概是没有遗憾的,他笑着。


  次日他没去晨会,燕青踟蹰许久最后过来寻他,怎生敲门他都不答应。燕青猜到出了事,踹了门进来看视,吓得倒退几步。


  卢俊义在梁山上的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和刚上山时没有分别。好像史文恭从来没有同他重逢,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是自欺欺人做了一场梦,在梦里师弟宽宥了他的过错,让他别哭。


  他知道其实不是的,从燕青的欲言又止,从山上其他头领探究的目光,从吴用公孙胜的试探和宋江话里话外的弦外之音里,都证明他确实再见到史文恭了。再者说,史文恭在他肩头留了一个很深的印子,他知道自己不会活太久,这样很好,他希望死前自己仍可以带着这个牙印。


  后来卢俊义也常梦见从前在师门的日子,但梦里史文恭不再生他的气。史文恭总远远坐在一棵树上静静看着他,穿着那身银白的箭袖袍。


  学武,上战场,入绿林,招安,每件事都是他人替他做的决定,他甚至没有后悔的余地,因为从来身不由己。唯一一次,史文恭把自己的命和剩下的岁月交到他手里,但他或许是第一次能替自己拿主意,所以冥冥之中他慌乱间选中错误的选项。但没有关系,史文恭从不舍得怪罪他。


  溺亡需要多久呢。大概很短吧,因为不消片刻就已经失去清明,但也许很长,足够让人把一生从头到尾重新看过一遍,最后总会记起最深切的遗憾。


  卢俊义沉浮间望见水面上粼粼波光,好似揉散倾泄的月辉,闪动迷乱惑人的亮斑,他合上眼睛,听见史文恭在叫他,师兄,师兄。


  众生皆苦,爱别离,求不得。他,史文恭,燕青,这世上许许多多的人,哪个不是这样呢。

水浒密史
董超薛霸一路百般折磨,林冲和卢俊义武艺高强,为何却不敢反抗?
董超薛霸一路百般折磨,林冲和卢俊义武艺高强,为何却不敢反抗?
只是一个人类

水浒叶子 临摹

画了三个上午。果然我不太喜欢国画。。

水浒叶子 临摹

画了三个上午。果然我不太喜欢国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