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瓶座

46183浏览    2477参与
winko的奶酪

亵神

秤瓶and一点点狮牛

在冷门cp义无反顾的我

小学生文笔,我骄傲23333

1.

天秤每天看着天空希望有神下来拯救他,他虽然贵为皇帝,但每天都崇信神明。长着一张魅惑世界的脸,但他认为基督教里需要一位神明来拯救他

2.

或者,折断他的翅膀,让神永远陪在他身边

3.

终于,在天秤崇信基督教的第一千二百九十七天。他梦到了上帝狮子和他坐在他旁边的金牛。第二天,就来了一封来自天上的信。

4.

亲爱的天秤皇帝,

你好,我明天都听到了你的祷告。你在祷告里说要让一位神明来拯救你。我相信你的祷告会马上成真。但是这位神明性格比较孤僻。

如果你想和我联系的话,请写一封信不要填上地址,然后把这...

秤瓶and一点点狮牛

在冷门cp义无反顾的我

小学生文笔,我骄傲23333

1.

天秤每天看着天空希望有神下来拯救他,他虽然贵为皇帝,但每天都崇信神明。长着一张魅惑世界的脸,但他认为基督教里需要一位神明来拯救他

2.

或者,折断他的翅膀,让神永远陪在他身边

3.

终于,在天秤崇信基督教的第一千二百九十七天。他梦到了上帝狮子和他坐在他旁边的金牛。第二天,就来了一封来自天上的信。

4.

亲爱的天秤皇帝,

你好,我明天都听到了你的祷告。你在祷告里说要让一位神明来拯救你。我相信你的祷告会马上成真。但是这位神明性格比较孤僻。

如果你想和我联系的话,请写一封信不要填上地址,然后把这封信烧掉。

祝您前程似锦,国泰民安。

                                                   2020.02.25

                                                              狮子

5.

尊敬的狮子上帝,

感谢您的来信,我会好好的对待那位神明。感谢您关心我,我替我的子民都谢谢您。

上帝,我将替我的子民祝福您,在您那个世界一定会幸福的

祝您身体健康,与您的爱人终生相爱。

                                                   2020.02.26

                                                               天秤



以后在写,我很坦诚,对是我懒,我不想写了。2333就是这么坦诚

评论啊!评论

花色葬礼
我画画太差被抓起来辽…… 抱头...

我画画太差被抓起来辽……

抱头

想不出好梗,就摸了个水瓶


我画画太差被抓起来辽……

抱头

想不出好梗,就摸了个水瓶


冷了天气

谈一谈那些星座传说

内容摘自《我家有个小星星-让星星在天空中更闪亮》一文中,大家有什么其他关于星座传说或者故事可以分享一起学习哦。

1.白羊座,3月21日-4月19日,火相星座。菲利塞斯(Phrixus)乃乃奈波勒(Nepele)之子,蒙上奸污碧雅蒂(Biadice)的不白之冤,而被判处死刑,临刑之前一只白色的公羊及时将他和妹妹海(Helle)一起背走。不幸的是,妹妹因不胜颠簸,一时眼花落下羊背,菲利塞斯则安然获救,他将公羊献给宙斯当祭礼,宙斯将它的形象化为天上的星座。后来杰生为了夺取这金羊的羊毛,展开了一段精彩的冒险故事。


2.金牛座,4月20日-5月20日,土象星座。传说素以风流著称的众神之王宙斯看上...

内容摘自《我家有个小星星-让星星在天空中更闪亮》一文中,大家有什么其他关于星座传说或者故事可以分享一起学习哦。

1.白羊座,3月21日-4月19日,火相星座。菲利塞斯(Phrixus)乃乃奈波勒(Nepele)之子,蒙上奸污碧雅蒂(Biadice)的不白之冤,而被判处死刑,临刑之前一只白色的公羊及时将他和妹妹海(Helle)一起背走。不幸的是,妹妹因不胜颠簸,一时眼花落下羊背,菲利塞斯则安然获救,他将公羊献给宙斯当祭礼,宙斯将它的形象化为天上的星座。后来杰生为了夺取这金羊的羊毛,展开了一段精彩的冒险故事。


2.金牛座,4月20日-5月20日,土象星座。传说素以风流著称的众神之王宙斯看上欧罗巴(Europa,后来化为欧洲),为了避开天后海的耳目,自己化身为白牛,将欧罗巴驮在背上,以随其所愿,事后宙斯又恢复原形,将他的化身大公牛至于天上,成为众星座之一。


3.双子座,5月21日-6月20日,风象星座。神话故事中几乎找不到和双子星座有关的传说。在埃及它的名称为“孪子星”,是以这星座中最明亮的两颗星卡斯达(Castor)和玻利克斯(Pollux)命名,这两颗星座另外还有两组名称,分别是海克力斯(Hecules)、阿波罗(Apoiio),崔特勒玛(Tritolemus)、艾逊(Iasion)。埃及人观念中的孪子座为幼童,而非一般常见的成人形象。


4.巨蟹座,6月21日-7月21日,水象星座。巨蟹座最早脱胎于巴比伦的传说。在埃及,这星座的象征为两只乌龟,有时被称为“水的星座”;有时又被称为Allul(阿璐儿,一种不明的水中生物)。可见这星座和水关系之密切,但详尽的传说却已散佚。


5.狮子座,7月22日-8月22日,火象星座。传说中和这星座有关的表征是位于希腊之尼米安(Nimean)谷地的一头狮子,在一次搏斗中被海克力斯杀死。


6.处女座,8月23日-9月22日,土象星座。据罗马神话,处女座又名艾丝翠诗(Astraes),为天神邾比特和西米斯女神的女儿,是正义女神。黄金时代末期,人类触犯了她,于是大怒之下回到天庭。


小鼠阿迟
画完了一张 塔罗牌17——【星...

画完了一张

塔罗牌17——【星星】

一张在深处蕴藏希望的牌。在天狼星的照耀下,希望女神把圣水瓶中的圣水倒入象征潜意识的水池中。

画完了一张

塔罗牌17——【星星】

一张在深处蕴藏希望的牌。在天狼星的照耀下,希望女神把圣水瓶中的圣水倒入象征潜意识的水池中。

呜啦啦呜

2020麻麻的体重终于突破90斤了ԅ(≖‿≖ԅ)掐你肉肉

2020麻麻的体重终于突破90斤了ԅ(≖‿≖ԅ)掐你肉肉

limoni

《暮冬重生》下

注意事项见上篇。

下篇字数7200+

cp是瓶狮only和鱼羊鱼、处牛处、蟹羯蟹自由心证。


# # #


每个人都以为Aquarius会走他父亲的老路,成为一名警察,而且进反黑组的可能性最大。Aquarius从Sagittarius那儿学到的东西太多了。虽然Aquarius拒绝被Sagittarius收养,但他成了警察局的常客。Sagittarius破了一个社会影响力大的案件,被升为了警察局的局长。Sagittarius是个怪人,据说Aquarius的父亲也很怪,但人们对此很宽容,因为他的天赋异禀。


Sagittarius教Aquarius...

注意事项见上篇。

下篇字数7200+

cp是瓶狮only和鱼羊鱼、处牛处、蟹羯蟹自由心证。




# # #




每个人都以为Aquarius会走他父亲的老路,成为一名警察,而且进反黑组的可能性最大。Aquarius从Sagittarius那儿学到的东西太多了。虽然Aquarius拒绝被Sagittarius收养,但他成了警察局的常客。Sagittarius破了一个社会影响力大的案件,被升为了警察局的局长。Sagittarius是个怪人,据说Aquarius的父亲也很怪,但人们对此很宽容,因为他的天赋异禀。


Sagittarius教Aquarius打架,教他使枪,甚至教他一些威慑人的手腕,毕竟Sagittarius反黑组出身的,见识过的东西太多了。


但Aquarius没有任何想要成为警察的意愿,他尽可能地学习,这是他在老鼠窝生存留下的最深刻也是最宝贵的痕迹。不管处在什么环境,好坏与否,但凡是营养的,全被他吸收得一干二净。他聪明的小脑袋瓜让他看一遍就记住拆枪的全过程,并在第一次实践就以超过Sagittarius的速度完成全部拆装过程。


Aquarius不做警察,也不做黑手党首领真的是可惜。尽管这么说挺违背道德,Sagittarius还是不止一次地感叹。但是托Aquarius和他父亲的福,Sagittarius虽然没有捞到Aquarius,却捞到了另外两只警察候选人。


Aries高考志愿书填上全省第一的警校时,叔父差点没背过气去。但是他在看到Pisces几乎和Aries一模一样的志愿书时背过气去了。


Aquarius憋笑差点憋出内伤,他虽然很想提醒他可怜的老叔父,大发雷霆只会让正处在叛逆期的Aries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而Aries不改志愿,Pisces就绝不会改。可是Aquarius没有这么做。他只要乖乖地在旁边站着,偶尔出言劝解几句“我觉得叔父说的对,警察毕竟太危险了”,再摆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凭着他幼年丧父的经历,Aries和叔父是绝不可能再戳他痛处,那也是他们自己的痛处。


断绝资金来源啦,断绝关系啦,都是老把戏了。Aquarius听Sagittarius说,他父亲当年也是这样被扫地出门的,叔父虽然不认同他,但常常提供他一些微不足道的资金,第一年的学费就是叔父提供的,后来父亲是靠着奖学金和打工兼职熬过去的。


这样也挺好的。Aquarius做好被他名义上的表哥实际上的表弟Aries提款的准备,他认为放这位小少爷出去历练历练,尝尝人间疾苦,拿几次枪,抗几次麻袋,最后是不是能坚持做警察还不一定呢。只要Aries还没进警局,那他未来的路就没定。Aquarius是这样安慰被亲儿子和亲亲养子抛弃的老叔父的,感动得对方声涕俱下地夸Aquarius懂事靠得住。而Aries也因为Aquarius精神和资金(可这是他叔父准备的钱)上的帮助对他万般感激。


多好啊,好人都让他做了,Aquarius的算盘打的哗哗响。


“啧啧,真是满肚子坏水。”Sagittarius笑得肚子疼,“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没有跟任何人学。Aquarius好像天生一股狡猾劲,许多人说他像只乖张的猫咪,对喜欢的人百般温顺百般好,天上的星星月亮都给你偷来,但对无感又无利的人就爱理不理的,对讨厌的人没划上几爪真的够对方感恩戴德的了。


“明明就是只狐狸……”Leo面无表情地蹲在台阶上,他又双叒叕忘带宿舍门钥匙了。


“嗯?你刚刚说什么了,小少爷?”坐在Leo旁边的Aquarius翻了翻自己的包,故意拖长尾音,“诶,我的钥匙——也忘了诶!要不我给Taurus打个电话?”


“打扰他们约会,你是想被Virgo挠死吗?”Leo头疼地想原地死亡,明天就是论文截止最后期限,今晚得和一堆资料看星星看月亮了,他欲哭无泪。他翻翻通讯录,“要不问问Scorpio……”


“No!!!你在想什么呢,小少爷!”Aquarius原地弹起,语气激动,“那样我会被Scorpio这恐怖兄控原地击杀的!你难道忍心看到这样的一幕吗?我明明都给你偷星星偷月亮的!”


Leo拍拍Aquarius的肩,“你的演技太浮夸啦,怪盗先生。不过艺院离这是挺远的……万一他在上课就不好了。”Leo放弃般地放下手机,面对着Aquarius,“阿瓶,我感觉自己失去了灵魂。”他机械地转过头,扶额,“……那是一万字的论文啊。”


“啊呀,要是小少爷的灵魂被论文夺走,那我再偷回来就好啦。”Aquarius在恋爱的时候就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机关,骚话一句接一句,“反正小少爷的心已经被我偷走了,灵魂也偷过来的话,就只剩肉体了。”


“……”Leo无言以对,他把头埋进臂弯里,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真的失去了灵魂。


“Aquarius,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上公然开车是会被记违规的。”S大法学院的高材生Capricornus突然出现在俩人身后,文学院备受宠爱的小王子Cancer笑嘻嘻地跟在他后头,“可是瓶哥还没开始说什么黄料呀。”


“就是,我说什么啦。”Aquarius顺着Cancer给的台阶不但不下去,还蹦哒几下,“我们法学院高材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我记得这里是文学院哦,莫不是某些人已经看不上脑子里和语言上的黄料……”


“Cancer,刚刚Aquarius说了什么你听到了吗?”Capricornus拿出他的老年机,“让我想想,Scorpio的联系方式……”


“哎——手下留情啊,Cap兄!”


“我真是不明白,你怎么会这么怕Scorpio呢。”


“哎,谁叫我偷走了他哥呢,兄控最不能忍的一百件事之一吧。”


“你当我白痴吗?我是在问你为什么那么怕他。”


“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这么说的哦。”


Cancer及时拉住在暴揍Aquarius边缘大鹏展翅的Capricornus,小声说一句再不去交论文就要迟到了,才让皮断腿的Aquarius免遭毁容之灾。


“人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你们吵闹。”Leo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吐着魂,连平时闪闪发光的红色眼睛都失去了高光,“……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论文这么天理难容之物,暴殄天物啊!”


“你看人家Cancer都写完了。”


“拖延症患者不配拥有姓名。”Leo叹了口气,狠狠地戳了戳Aquarius的脸,“啊啊啊,你明明知道我有论文要写还带着我到处浪!”


“感觉有被冒犯到。”Aquarius装出严肃的表情,仿佛他很疑惑,“作为男朋友的第一要务难道不是让恋人开心吗?”


“……”其实Leo只是随口抱怨一下,没有要责备Aquarius的意思,“哎,是我的错。就算不出去浪也绝不会写论文的。论文?不死到临头都不会写论文的。”他死死地盯着宿舍门,好像能盯出一个洞,这样就能进去写论文了。没有他熟悉的键盘,他一个字都写不出来。Leo的心在淌血,他居然是个认键盘的人。


Aquarius当然知道Leo只是很焦虑。在某些时候,Leo会有一些歇斯底里行为,这跟他的家庭有关,看看Scorpio对Leo的病态依赖就能猜出个一二。这两兄弟除了有一双很相似的红色眼睛,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但是作为兄弟他们分享同一个过去。Aquarius完全明白这一点,这种感觉就像他和他的母亲一样。在母亲去世之前,Aquarius活在老鼠窝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窒息生活;任何和母亲能联系在一起的事物,都能让他看到过去那个脏兮兮的自己,在老鼠窝里,偷东西才能生存,有难闻的气息和无法忍受的寒冷。一切都是无法忍受的,只因为有了母亲,才有了牵住自己的线。虽然是支离破碎的、寒冷的、难以忍受的破房子,但那也是可以包容Aquarius一切的家。


后来母亲死了,过去的Aquarius跟着一起死去,或者说,Aquarius的一部分永远遗失了,再也回不来。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证明Aquarius是在老鼠窝长大的,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证明过去的Aquarius真实存在过。他是名副其实的贵家公子,父亲死了,成年之前都由叔父做监护人罢了。有时Aquarius从梦中惊醒,捂着胸口才能感觉它有力地搏动,才证明那天葬礼安葬的是他的父亲,而不是他!可是噩梦中的场景冷冰冰的,是假犹真。他照镜子,发现自己和母亲长得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他早已想不起母亲的模样了。唯独吸烟和喝酒,是过去留下来的,还在的东西。


Aquarius讨厌烟酒。叔父、Aries和Pisces都讨厌烟酒,但他们一点都不敢劝Aquarius放弃烟酒。


“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失去烟酒,你一定会死的。”Pisces是个敏感多情的孩子,大多数时间他的安静,只是因为他沉在梦里,“不是物理上的死,是那种……精神上的。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不是错了,可是……Aquarius哥哥,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除了烟酒)可以拉住你了吗?就连粗线条的Aries都感觉到了……那种危险的气息。”


Aquarius只是回那个不安的孩子一个淡淡的笑,要是他能知道,那就太好了。


在母亲去世的那个暮冬,Aquarius最讨厌的冬天,他死去了。


Aquarius死了,在活动的是他的尸体。


人的悲喜并不相通,尸体是无法感知五情六欲的。


自从Sagittarius找到他之后,他再也没有回老鼠窝一次。在Aquarius的噩梦中,总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是父亲?还是真正的Aquarius?——他活在老鼠窝,他抽捡来的烟头,他喝别人喝过的酒,他跪冰冷的床板,他闭着眼睛躺在棺材里,柔顺的银白色头发涂着香油……他、Aquarius睁开眼,那双猫儿一样的翠绿色眼眸在黑暗的地底下发着光,腐烂的喉咙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像老鼠一样。他说——“为什么我死了,你活着?”


Aquarius再也没有安稳入眠过。他睡不着,所以他抽烟喝酒,喝酒喝到断片,也算是睡着了。最后被叔父送到心理咨询处,才第一次认识了Leo和Scorpio兄弟。


“Libra是我挚友带出来的学生,把你交给他,我也比较放心。”


Libra是个长相柔和的,说话细声细气的年轻男子,刚刚从维多利亚毕业回来的心理学专业医师。他的指导老师很有声望,也为他铺平不少路。


刚刚从心理咨询处出来的两位少爷,Leo和Scorpio,是叔父熟人的孩子。Leo礼貌地和叔父打招呼,而Scorpio那孩子只是死死地抓着Leo的手臂,把脸埋在Leo脖间,让人只看到他一头乌黑的碎发。那孩子一言不发,头也不抬一下。


在走近的时候Scorpio突然抬起头,把Aquarius吓了一跳,那双眼睛像是浸着鲜血的红宝石,像吸血鬼一般苍白妖冶的面容,死死盯着Aquarius,蹙眉。


“……抱歉,这孩子他……”Leo有些尴尬地扶了Scorpio一把,“很讨厌烟酒味。”


Aquarius耸耸肩,自顾自走进心理咨询处,让叔父和他旧友的孩子叙旧。


后来一来二去混熟了,才知道Leo和Scorpio的父母都死了,而且是自相残杀死去的。听起来有点瘆人,好像是男方酗酒家暴,女方受不了了,本来是约定好离婚的,可男方喝酒之后就不认账了,还一口咬定女方出轨。场面一度非常混乱,据说两个孩子在那时差点死掉。


这不是讨厌烟酒味,而是对烟酒嫉恶如仇啊……Scorpio是个非常记仇的孩子,听说他有一个复仇黑名单,每天晚上都要从头到尾念一遍才能入睡,除却父母的姓名(他们已经离世),Aquarius的名字也在上面。


“Scorpio有点反社会倾向哦,你要小心。”Leo和Libra都是看过那张死亡名单的人,他们都一副“你已经死了”的表情拍拍Aquarius的肩。这里面有多少玩笑成分在里面都难以知晓,才是这件事最恐怖的地方。


有一次他问Scorpio,“如果有天你要去杀一个人,你杀那人时,他/她的孩子躲在房门背后。孩子是目击者,他/她目睹了一切,你要想全身而退,就必须把孩子也杀掉。当你放轻脚步走进房间,小孩因为害怕躲进衣柜里。这时你会怎么做?”


Scorpio沉默地拿着本子,安静地涂涂画画,好像世界上没有Aquarius这个人。


“我什么都不会做。”


“……什么都不做吗?你就这么有自信可以全身而退吗?”


“不是的。”Scorpio抬起头,他那双血色眼眸冷冰冰的,“我会安静地等着,什么都不做。”


“等着?你是说……等到小孩觉得你已经离开了,自己爬出来,再把他/她杀了吗?”


Scorpio点点头。


Aquarius第一次感觉自己生命垂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在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就上了黑名单,现在的回答如此瘆人。“Scorpio是什么品种的魔鬼啊……”这话他只敢在心里说说。


只有Leo能管的住Scorpio,在Aquarius不知道第几次喝到芥末汁,第几次吃到牙膏夹心的饼干如此这般之后,Aquarius被气笑了。这是什么幼儿园小朋友的招数啊,和以前的自己倒还挺像的。


Aquarius决定报复。


所谓攻心为上,一开始Aquarius整天缠着Leo只是单纯为了报复Scorpio。虽然很幼稚,但对于兄控到偏执的Scorpio非常有效。Aquarius才不管用的什么手段,他只在乎能不能达到目的。至于达到目的的同时还能谈个恋爱这种事,不是让他捡了个大便宜吗?


怪盗先生的算盘哗哗作响,虽然赔了一颗心进去,还被要求戒烟戒酒(这真的很考验人的意志力啊),但怎么算都是赚了。


Leo今天也是一个人带俩小孩,非常地心累。


有时Aquarius会目的不明地开一些玩笑,比如他会问Leo为什么不丢下Scorpio这个小拖油瓶,自己一个人不快活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实属混蛋,连Aquarius都想抽自己一耳光,但他还是想知道答案。


“哈?你脑子没坏吧?丢下Scorpio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连'如果'都不会有!”果不其然,Leo生气了,他的表情仿佛不认识眼前的Aquarius,“你最好给我一个问这种问题的理由,不然就算Scorpio不杀你,我也要杀了你。”


“……啊,我真的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也觉得这问题混蛋……对,这个问题就是很混蛋。哎,我干嘛要在意这种混蛋问题?”Aquarius突然笑出声,根本无法自制,心却疼的厉害,他笑得太猛,一时有些喘不过气,“咳咳咳,咳。”


“……你没事吧。”Leo的直觉向来很准,他好像踩到对方的痛处了。虽然他和Aquarius谈过自己的家庭,但他知道这个话题是不能和Scorpio谈的。Leo从那种痛苦中走出来了,可是Scorpio还没有。同样的,既然Aquarius无意识地避开谈他的家庭和他的过去,Leo也从来都不问。他拍拍Aquarius的背帮他顺气。


他们同时沉默着,就算是这样的时光也没有让任何人难受。没法共同享受沉默的人,他们基本无话可谈。


“我知道这么说挺矫情,但是……”Leo无意识摸着衣角,“即使我伤痕累累,也要拯救他——拯救沉浸在过去的Scorpio。很多人都说,熬过去就好了,只要熬过去,一定会变成更好的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很美好。但有点自私。对那些没能走出来,甚至永远没走出来的人,这是天大的侮辱和不公。有些痛苦是毁灭性的,是走不过去的,是磨灭不掉的。”


“你能明白吧,如果我丢下他,他就只能靠着那张名单活下去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意思是那时他是反社会,而不是有反社会倾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是我的弟弟。”


“不知道这是不是你要的答案,但这是我的答案。”


“……噗。”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啊,你耍我哦?”Leo跟着一起笑,作势要去打Aquarius,被躲开了。


“Leo你真的是……哎,真好啊,Scorpio有你这样的哥哥,就可以永远不长大了。”Aquarius笑累了,干脆直接趴在Leo身上。


“Aries只是名义上的哥哥吗?”


“对哦,Pisces都可以照顾他的。”


“能不能别玩我的头发?”


“明明Leo也常常玩我的头发的,我都快成秃子了。有一说一,你这真是让人羡慕的发量。”


“你要是每天早点睡,保你发量浓密。”


“说到这个,我又想抽烟了Leo——”


“啧,说好的戒烟戒酒。你今天怎么回事啊?”


“只是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过去的你真糟糕。”


“嘤。Leo好过分哦!”


“抽烟喝酒,问那种奇怪问题,还不够糟糕吗?”


“哎哎哎,冤枉啊冤枉。我很讨厌烟酒的好吗?那个混蛋问题……也不是我……”


“既然不是你,你干嘛发神经。你傻啊?”


“我……我傻。”Aquarius愣住了,安静好一会,他紧紧抱住Leo的脖子,“对,是我傻。”


“居然承认得这么爽快。”Leo白了Aquarius一眼,“狡猾和智慧可是两回事,你可能远没有自己想的潇洒,Aquarius。”


“你说的对。”


“……?”Leo一脸惊恐地望着Aquarius,捏了捏他的脸,“说,你是谁?Aquarius居然不膈应人了,你一定是假的Aquarius!”


“哈!被发现了!”Aquarius一脸沉重,“Aquarius在暮冬时死了,现在活动的是他的尸体!”


“噫。”


“可恶,你居然嫌弃我?我要惩罚你!”


“我嫌弃尸体。”


“哼!我罚你整个冬天都要跟我在一起。”


“我不和尸体……等等,你说整个冬天……是寒假的意思吗?”


“没错。”Aquarius松开Leo,不理会他说的话,“今年寒假Aries和Pisces都会从警校回来过年,我打算和家里摊牌。”


“摊牌……你要出柜啊?”


“我已经看到老叔父的表情了,希望他不要太悲痛。”


“……你未免太自恋了?”


“嘤。如果你是说我不值得他们悲痛的话,我就真的伤心了哦。你知道我会做什么吗?我会把你的心挖出来,然后自杀的哦。Leo桑请考虑清楚再答话。”


“不,我没有那么说。我以为我的心已经被你偷走了。你明明只是一具尸体,为什么一具尸体要那么多戏啊?”


“!Leo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虽说我现在只是一具尸体,但是到了暮冬又会重生的!”


“嘁。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我的心被你偷走了(重读)。你是中二晚期吗?我以为只有Aries才这样。”


“!”


“?”


“四舍五入就是表白了!”


“这感人的抓重点能力也是被Aries传染的吧?”


“有什么事比Leo桑更重要吗?没有!”


“没有否认啊,真是的,学Aries什么不好啊,不好的都学尽了。”


“Leo你耳朵红了哦。”


“……”


“这是害羞了?”


“不要说出来啊啊啊!”







END.



翻译:都是幼稚鬼。

保证完整度牺牲质量不愧是我,没有海明威的本事不要学海明威写文章(允悲)。

是我,在拉低tag的质量(悲伤)。


limoni

《暮冬重生》上

写在前面:

《暮冬重生》主要是Aquarius中心,分做上下两部分。上篇基本没有cp向,cp都在下篇。分上下为了好打tag。虽然上下分开单独看都没问题,但还是一起读比较流畅(大概。)

但为了避雷,说一下,cp是瓶狮only和鱼羊鱼自由心证。

上篇字数5000+

!!!有隐藏的暴力倾向成分!!!

没有文笔,是流水账。干巴巴,不好吃。

有想要表达的某些东西,但其实无所谓w

本人真的很喜欢阿瓶和瓶狮这个cp,所以就算看到觉得难受不喜欢请自动避雷!谢谢!


# # #


Aquarius讨厌冬天。第一是因为冬天特别的寒冷,即便不下雪,冬天也有办...

写在前面:

《暮冬重生》主要是Aquarius中心,分做上下两部分。上篇基本没有cp向,cp都在下篇。分上下为了好打tag。虽然上下分开单独看都没问题,但还是一起读比较流畅(大概。)

但为了避雷,说一下,cp是瓶狮only和鱼羊鱼自由心证。

上篇字数5000+

!!!有隐藏的暴力倾向成分!!!

没有文笔,是流水账。干巴巴,不好吃。

有想要表达的某些东西,但其实无所谓w

本人真的很喜欢阿瓶和瓶狮这个cp,所以就算看到觉得难受不喜欢请自动避雷!谢谢!





# # #



Aquarius讨厌冬天。第一是因为冬天特别的寒冷,即便不下雪,冬天也有办法把一切都冻住,平常可以忍受的床板像块冰,寒风把露风的木板门吹得鬼哭狼嚎;且不说这些,Aquarius天生畏寒的体质就让他受不了,母亲都要把家里能保暖的衣物被褥往他身上堆,跟埋死人似的。


隔壁的瞎子总是多嘴,这小拖油瓶有什么好留的,贱骨头一把,冻死了自个儿过日子不快活吗。


流言蜚语是讲不完,道不尽的。Aquarius早就习惯将那些难听的话当做耳边风,在那之前,他有时还会生气,他甚至不明白他生气的理由,而他的母亲——这个决定把他生下来并且拉扯大的女人,别人说她卑微,她却是伟大的——从不理会那些人。Aquarius看的明白,母亲瞧不起那些人。那些人同样看不上母亲,母亲的风骨他们不懂,他们也不会懂。


母亲是不笑的。Aquarius思来想去,实在找不出什么能让母亲开怀的事。生活如此艰难,他们都快饿死、冻死了。


Aquarius就像一条银白色的小鱼,从小在肮脏的淤泥里穿梭,在淤泥里呼吸氧气以此活下去。在他生活的老鼠窝,没有哪个孩子不怕他。Aquarius打架的本事没有,但他不怕死,也不怕死人。只要那些欺负他的人没有把他弄死,他总有办法毫无痕迹地报复回去;这边的男孩断了根手指,那边的男孩丢了只眼睛,除了Aquarius阴恻恻的微笑,他们没有任何证据。


证据?可笑,这种东西在老鼠窝没有价值,换不到半瓶酒,捡不着长一点的烟头。就算他们的“贱骨头”受法律的保护,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法律。Aquarius只是让他们断根手指,丢一只眼睛,留一些心理阴影,不影响他们继续生活,他们甚至没有可以滋事的理由。没有人比他更聪明,或者说,更狡猾。


老鼠窝之所以叫老鼠窝,正是因为除了老鼠、蟑螂,不可能有别的东西到这里来。这里肮脏,连遮掩的泡沫都没有。烂菜根、蔫了的葱叶混在湿泥和尘土里,让人掩鼻避之不及的裂烟和发酵的酒后呕吐物的气味,这里的人哪个不是脏兮兮的,哪个不是让人作呕。


Aquarius也是这样想的,他多脏啊,他抽那些被扫到灰尘里的烟头,他第一次喝酒吐的不比别人少。只要Aquarius想,他可以偷到一瓶上好的酒,完整的一只烟。老鼠窝的少年,哪个不是这样的。可是母亲罚他,让他跪床板。大冬天的,冻得他都成一块冰了。


其实Aquarius不喜欢吸烟,更不喜欢喝酒。他都是有目的的,烟算是他手下那些小孩供给他的,他吸几口树立威严,在那儿做一方老大不会抽烟可不行。至于酒,实在是他冻得慌,不喝几口他会冻死的。


母亲失望极了,她生着大病,但不吭一声。她不说,Aquarius也知道她有时会去接一些客,为了活下去,好像是没有办法的事。她总是打发Aquarius出门,他就出门。他好几次欲言又止,他想说,妈,您别接客了。可Aquarius说不出口,有时候连他都觉得荒谬到可笑,直到母亲把这些钱摆在他的面前。


省去那些有的没的,那些都不重要了。母亲死了,遗产最终还是花在Aquarius身上。遗嘱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这些钱都拿来给未成年的继承人读书。等Aquarius数清楚后面是多少个零,而明白这些零又有多少价值时,他眨了眨眼。


母亲的美貌没人会否认,而他没继承到多少。母亲的老主顾们本想念着旧情照顾照顾Aquarius,可一看到他和他母亲没多少相似的脸,都放弃了。没有多少男人能接受倾心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的孩子,女人死了,孩子是个男孩,长得还随父不随母,这谁受得了啊,多给些钱,差不多得了。


母亲不在世的日子,Aquarius更加自由自在,没有人管的住他。小孩们畏畏缩缩,在背后都不敢说他坏话,怕被报复;大人们苟延残喘,他们讨厌不受控制的小孩,但他们没有办法,就直接无视Aquarius。小店铺的老板习惯了店里时不时消失的一小包烟或者一瓶酒,有的时候是刀具,有的时候是打火机。让人不解的是Aquarius从不做过火的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他的第一原则。


那孩子总是毫无踪影,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每当有人路过Aquarius的破房子,总要望一眼,偶尔他在家,大部分时间那房间空无一人。萧瑟冷落,添了好几分恐怖。


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跑到Aquarius面前。那时Aquarius正抱着隔壁家老瞎子的爱犬,它被吓跑了,头也不回地奔回主人身边。Aquarius面无表情地用他像猫儿一般的翠绿色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那男人同样观察他。


“像。”那顶着一头比杂草还乱的橙发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和组长真像啊。”


Aquarius想起来了,他在他父亲的葬礼上见过这个男人。那天他的母亲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礼服,大概是从她的主顾那儿得来的吧,反正Aquarius第一次穿得像个人样。母亲带他到市里去,带他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小巷子。


第一次,Aquarius发现世界真的很大。路上的随随便便哪个行人都穿得光鲜亮丽,尽管许多人的脸上写满麻木和疲倦,但同样富有生命力。琳琅满目的商店,透明到闪闪发光的落地玻璃窗里放置着他不能想象到的事物。Aquarius张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就是没文化的人啊。Aquarius眨眨眼,闭上嘴。他开始讨厌城市了,光芒太过耀眼,刺伤他的眼睛和心灵。他恶心,想呕吐,头昏目眩。他是老鼠窝一条脏兮兮的小老鼠,他是在淤泥里穿梭自如的银白色泥鳅,他属于那里,而不是这。


母亲带Aquarius走进一家金碧辉煌的大楼,靠跟母亲七七八八认的字,他知道这里是叫“酒店”。他本能排斥这样干净的地方,他试着挣扎一下,但好奇心占了上风。一个会自己打开的门,里面像个小房间,有亮堂堂的灯光,在三面落地镜的反射下更加的闪耀。Aquarius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自己,简直是无可遁逃的,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转,都会看到自己,除非闭上眼,可是他是舍不得闭眼的,甚至忘记了他还可以闭眼。这里太漂亮了……Aquarius呆住了。镜面里那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就是他,可他早不在乎这个了。母亲按下一个数字,那个数字就亮起来,小房间就动了起来。等门再一次自己打开,又是另一个天地了。


Aquarius自嘲地笑笑,可那的确是让他印象深刻。踩起来绵软的华丽地毯,不似大堂明亮甚至有些幽暗,但Aquarius喜欢这样,不是完全的漆黑,也不会让他无处遁逃。


母亲安静沉稳地用一张卡开了门,只要把它插在像按钮的方形插槽里整个房间自己就亮起来了。Aquarius兴奋极了,他第一个扑到床上,左右转了好几圈,惊异的叫喊卡在喉咙里,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好软!好暖和!太舒服了!


Aquarius像只猫抓着床不放,母亲拉了他好久,“……快去洗澡!”


“啊——不要,太舒服了!”


最后还是乖乖地自己下来,到那个被母亲叫做“浴室”的地方。Aquarius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平时洗澡都是在河流里解决的,这些器材他是一点不会。好像往左转是热水……“啊啊啊,这这这、太烫了!”弄了半天,中间偏左最舒服。母亲放了一浴缸的热水,“你那样是洗不干净的。”说着,一手把Aquarius按进水里,亲手帮他蜕皮。


对,Aquarius欲哭无泪,就是蜕皮。虽然泡在热水里很舒服,用那个花一样的满是小洞的布球可以搓出好多泡泡,但母亲简直就是拿刷子在清理他。水都换了好几缸,才把Aquarius洗得干干净净,他觉着自己熟得差不多了。母亲拿梳子给他梳头,要把他头皮都扒下来了!


终于把Aquarius弄得像个人样了。Aquarius听到母亲的叹息,刺骨的寒意爬上他的脊椎,驱散所有的热意,浑身发热,骨子里却泛凉,恶心的像是发烧。他清醒过来,仿若一场大梦。


葬礼那天下着大雨,来哀悼他父亲的人们都穿黑色正装,他们带来的小孩亦不例外。那些浮水而来的大人走到Aquarius面前,苍白的脸色像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他们阴阳怪气的声调让他厌烦。他们说,你的父亲再也回不来了。Aquarius眨眨眼,说我知道。大人们看到他平静坦然的模样,叹气的叹气,窃窃私语的都躲到他听不到的地方。


Aquarius在人们的簇拥下去教堂,被迫和母亲分开了,他东张西望地寻找母亲的身影,可是失败了。神父对他很不满意,他低声警告Aquarius在教堂这样神圣的地方,在死者圣洁的安息之地,他应该保持安静。Aquarius死死地盯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裸体男人,在安静的教堂里神父的祈祷都让他觉得聒噪,他不该在这里,什么天堂什么地狱,与他何干?


安静躺在棺材里的男人回答了Aquarius的疑问,在见到他之后,连一直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父亲的Aquarius都闭上嘴。按照母亲的话,Aquarius和少年时期的父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柔顺的银白色长发涂满了香油,永远闭上的双眼,苍白的脸,还未脱下的警服沾满鲜血。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察,这是背离家族意愿的。


葬礼是怎么开始的,又在何时结束,Aquarius忘得一干二净。在所有人都能得到安息之所的教堂,Aquarius无法忍受,他的心率不太稳,不管他怎么找,都见不着母亲。


葬礼结束之后,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原地。父亲已经下葬,宾客离散,他们带来的泪水和惋惜,在雨水消失时一同散去。这时Aquarius才看见一把黑色的伞,还有一个男人站在墓碑前,他有一头引人瞩目的橙色头发和满下巴的胡渣。那个男人在哪里站了很久,久到Aquarius都被接走,他也没有离开。


Aquarius是被他父亲的哥哥,也就是他的叔父接走的。一个和他同样有着银白色头发的男孩从黑色轿车的窗口中探出头,“你就是我的表弟吗?”那男孩开口自我介绍,“你好哦,我是Aries。我听叔母说,你叫Aquarius?”


“你见过我母亲?她现在在哪儿?我刚刚一直都没找到她。”


“你和叔父长得真像啊,他是人民英雄。”Aries答非所问。


Aquarius真想一拳揍在Aries的脸上,那张清秀的脸写着淡漠,他的表哥一点不在乎他的叔母,“回答我的问题。”


“嘿,不用紧张嘛,小伙计。”Aries缩缩脖子,“她那么大个人,能有什么事啊,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转头腾出Aquarius的位置,Aquarius才发现车里还有一小孩,约莫要比他们都小一些,栗色的鬈发和西域紫葡萄一般水灵的眼睛,“Pisces你看到我的游戏机了吗?”


“没有,少爷。”Pisces的声音轻飘飘的,但很清晰,他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Aquarius,把头转了回去,“老爷说您没完成今天的外语学习,您就再也见不到您的游戏机了。”


Aries一脸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死亡脸,把Pisces逗笑了。Aquarius与他们格格不入,但他还是坐在他们旁边。他漠然地盯着车前的后视镜,只觉得旁边俩小孩吵闹。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他们是光鲜亮丽的幸福小孩,游戏机就是天翻地覆的大事件,而他们的叔父虽然死了,但是去到的地方是之后他们每个人都会的天堂,在那里每个人都会幸福的,为什么不呢?教堂里最有威望的教父不就是这样说的吗?是他见证他们叔父的降生,见证他们叔父的死亡,两次为他们叔父洗礼。Aquarius笑了,这样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大人怕他们冻着怕他们热到怕他们饿着怕他们撑着,穿了一年的衣服都还没旧,就有更新更漂亮的衣服装进衣柜……啊,他们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真的值得羡慕吗?Aquarius自己也不知道。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母亲,Aquarius拿到遗嘱时,母亲的遗体已经是难以辨认的惨状。警局里的警察跟他说,这是打击报复行为,Aquarius的父亲在世时是反黑组的骨干,“只要再快一点,救援就到了,副局长还在自责呢。”警察的难过不加掩饰,可见他父亲多么深得人心。


在那之后,Aquarius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儿,被叔父领走。虽然他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他胜在学习天赋,学什么都快。母亲的遗产用来让Aquarius接受优质教育,一直到他成年为止,而大多数时间他住在叔父家,偶尔才会回到老鼠窝那破破烂烂的家去。叔父是个严厉古板的人,他羡慕弟弟(Aquarius的父亲)的天赋,但永远不能原谅他对家族的背叛。Aquarius不怕他,但尊敬他,因此叔父在场的时间,他都尽全力做一个让叔父满意的“乖小孩”。这太简单了,只要是有目的的事,Aquarius都能轻松把它完成,不管是伪装还是学习。


“有什么事吗?”Aquarius知道这个叫Sagittarius的男人就是警局里父亲的搭档,父亲被杀死时,正是他在外待命,可惜他的救援迟到了。


“嗯,其实我来找过你好几次了。”Sagittarius挠挠头,头发更乱了,“我是来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生活的。”





TBC.

腿毛很多的胖胡
无法行走与活蹦乱跳的对比 年轻...

无法行走与活蹦乱跳的对比

年轻活泼与瘦骨弱小的对比

笼里与笼外的对比

无法行走与活蹦乱跳的对比

年轻活泼与瘦骨弱小的对比

笼里与笼外的对比

腿毛很多的胖胡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口天Wo0
水瓶座,是真傻还是装傻

水瓶座,是真傻还是装傻

水瓶座,是真傻还是装傻

-武某人-

我对你好不是因为你好,而是因为我好。发组旧图,跟过去的自己道个别,未来见。

我对你好不是因为你好,而是因为我好。发组旧图,跟过去的自己道个别,未来见。

。
水瓶座♒️,设定还没有完善。

水瓶座♒️,设定还没有完善。

水瓶座♒️,设定还没有完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