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水生

2181浏览    43参与
想好明天

水生这部分内容整个画风就很像同人;

狄芳的剧情狗血不说,水生的性格也有着微妙的ooc,但一旦接受了设定还蛮好吃的;

比如他提剑去砍狄公时就非常的漂亮冷艳,很符合幽兰剑的画风;

第一部里狄公刚刚听说李元芳这个人时,不知道脑补出来的是不是这个形象;


乱入一张意外截到的可爱表情

水生这部分内容整个画风就很像同人;

狄芳的剧情狗血不说,水生的性格也有着微妙的ooc,但一旦接受了设定还蛮好吃的;

比如他提剑去砍狄公时就非常的漂亮冷艳,很符合幽兰剑的画风;

第一部里狄公刚刚听说李元芳这个人时,不知道脑补出来的是不是这个形象;


乱入一张意外截到的可爱表情

顾许丞也.

《故乡》宏儿与水生

突然翻到以前语文老师布置的《故乡》这篇课文的作业,当时让我们续写宏儿和水生的故事,觉得还挺好磕的 

无恶意   字不好看   不喜勿喷    谢谢   

我想宏儿和水生是HE但不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 所以只能改成BE了 

没想到还能有85分 

BE没想到能比HE写得多呢

[图片]

[图片]


突然翻到以前语文老师布置的《故乡》这篇课文的作业,当时让我们续写宏儿和水生的故事,觉得还挺好磕的 

无恶意   字不好看   不喜勿喷    谢谢   

我想宏儿和水生是HE但不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 所以只能改成BE了 

没想到还能有85分 

BE没想到能比HE写得多呢





小陆女士的笔记

补一个形体剧评:211015 水生

211015 水生 陕剧戏剧厅


大震惊事件,《水生》是我近两年来看过的剧的TOP级别作品,不论是音乐剧、舞剧还是话剧。


形体戏剧的舞美 – 肢体动态的特色收纳+仫佬族傩戏面具

形体戏剧是我这几年看剧下来第一次接触的剧种。

一顿囫囵后我的理解是:形体剧是加强“舞”元素的舞剧,流畅的舞蹈动作被描绘在卷轴上,红柄剪刀利落地切割纸张,再掌腹揉匀每一卷短轴上的色彩,呈现断裂但本质和故事核心浑然一体的一维色块。形体剧大概就是这样,动作被切成紧密连接的大色块以后,每一组肢体语言的色彩被加强,对比度和幅度加大;两个角色的故事就这样形成了极长...

211015 水生 陕剧戏剧厅

 

大震惊事件,《水生》是我近两年来看过的剧的TOP级别作品,不论是音乐剧、舞剧还是话剧。

 

形体戏剧的舞美 – 肢体动态的特色收纳+仫佬族傩戏面具

形体戏剧是我这几年看剧下来第一次接触的剧种。

一顿囫囵后我的理解是:形体剧是加强“舞”元素的舞剧,流畅的舞蹈动作被描绘在卷轴上,红柄剪刀利落地切割纸张,再掌腹揉匀每一卷短轴上的色彩,呈现断裂但本质和故事核心浑然一体的一维色块。形体剧大概就是这样,动作被切成紧密连接的大色块以后,每一组肢体语言的色彩被加强,对比度和幅度加大;两个角色的故事就这样形成了极长的链条,相碰就像两串珍珠拧成一股。

不知是否所有肢体剧都是如此,至少《水生》是这样的。放大到足以充斥五感的肢体语言胀满了舞台,所以编导在其他维度上做了减法:服饰单一,音乐几乎是空白,演员只有七位,道具屈指可数。但是所有的减法促成了个人特色鲜明的动作珍珠配合突出的角色标志形成了满目的符号,多一少一都要使这剧失色两分。

那《水生》中的角色标志,必然就是仫佬族傩戏面具。《水生》的宣传中傩戏元素我认为最鲜明的就在此了。面具颜色上做的文章就不必多说了,我只想夸赞傩戏面具融入的巧妙。如若是我,我自然也会想到如若我是要创造鲜明刻画的人物符号,我必然会为每一个角色甄选颜色、独特外观和随身携带的标志,再辅以人物的语言、动作表达和外生舞美,但是我不会这么勇敢地把每个人的特征点仅仅容纳到面部面积大小的色块上,更不会找到仫佬族用于宗教祭祀的傩戏面具这样符合《聊斋》底色的服化道。灰色布衣、黑色面纱,辅以面具,所有演员全身被松垮垮的布料包裹,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分分合合满场跑,我甚至都无法说出演员的性别。除了大呼赵淼导演聪明绝顶我无话可说。

《水生》的舞美必然是“肢体动态的特色收纳+仫佬族傩戏面具”占大头,充盈着巧思的灯光设计、少有的民族音乐当然也必不可少。现场有很多可以直接截下来青史留名做电脑桌面的画面,只能说陕剧这次的剧照拍摄真菜……

(顺便,离场的时候我路过舞台顺便瞅了一眼,嚯!原来放灯笼戏里漫天飘洒的纸片是纸铜钱,好用心。)

 

剧情——聊斋原版皮肤,聊斋底色故事

说是改编自《聊斋志异之王六郎》,但是我认为只是取了个皮而已。且不说故事改了,故事的内核也全改了。

然而《水生》仍然是一个聊斋底色的故事。我不得不说,即使只是借用了《聊斋》的故事背景和主要人物的人设,《水生》仍然是一个翻成文言文放到书里也不突兀的故事。

《水生》很明显是中国传统寓言风格,故事内核也是中国老故事爱讲的天命和恶权之下的牺牲、取舍、人情,再加之“聊斋风”必不可少的魑魅魍魉神魔鬼怪。更何况,《水生》的故事本身就好,情感、节奏和表达形式都输出得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它不仅没像中外很多剧目一样烂尾,还给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毕竟这是一个必然会有人牺牲,必然会有人对不起另一个人的故事,我看的时候始终在想二选一的难题到底会怎么处理(如果是开放式结局我就起来打人,白瞎了那么好的舞美和我为故事铺垫浪费的感情),事实是虽然不似多数“聊斋风”的戏谑,《水生》的结局依然动人且是在中国人传统的“寓言审美”中的。

关于故事不说太多,既然是“新编聊斋”就不剧透嘻嘻嘻嘻嘻。

 

老渔翁 – 故事完整性的理想主义化身

老渔翁是典型的中国寓言人物,这也注定了他是保证故事流畅到达终点的化身,即使他只是中国人期望的品格集合,即使他只是只能活在书页里的符号。

有趣的是,在走进剧院以前我在看《吞海》,进度非常慢,还在看第一个案件。《水生》中有一幕是老渔翁为了阻止六郎杀人,用鱼竿捅穿了六郎的腹部,六郎脱力地向场外倒去,而老渔翁独自一人躲避自责,而后六郎没死,艰难地用残破的膝盖摩擦着地板回到老渔翁身边,老渔翁被吓了一跳,整个人蜷成一团倒在旁边颤抖哭泣,不敢看六郎。我当时脑子里的反应是:这不是《吞海》的张博明吗!吴雩的单线上司,为了全局放弃吴雩这个卧底,但是没想到吴雩没死成,最后站到他面前。张博明确实是为了顾全大局而舍弃吴雩的,但是他没算到吴雩还活着,他受不了吴雩站在他面前,遂自尽。后吴雩评价“他可能就是这么高傲的人吧“,不允许自己犯错,但是吴雩的存在以为着他失了情义,他无法承受这样的污点。

当然老渔翁不是这样的人,他不这般“以为自我中心“,他在后续的故事中也向我证明了一番。这也是我认为老渔翁”非人而必艺术创造“的地方:所有的人物符号由主线感情牵连,除此之外一无他物,剥去必要成分连”自我“都没有。也好在故事只是故事。

 

王六郎 – 万线尽头的注定悲剧

在说之前先夸夸六郎的演员和演技。好可爱哇!太可爱了哇!awwwwwww像个顺毛又天真的乖乖小狗幼崽。故事中他被挖去双眼,两眼下永远挂着低落的血滴;又被切断双腿,只能靠膝盖和手肘支撑走路。难过了,乖乖小狗幼崽在疼。

六郎让我想起了一个月前写的程婴的人物评价。六郎和程婴其实是一样的人吧,必须取舍,必须在自己和大义(或者大善)之中选择,而掺入了老渔翁这一往年之交,六郎的选择变得痛苦不堪。不论选择什么,他的尽头都是承受心灵上的折磨,灵魂被狠狠地剜去一大块。不论走那条路,都是注定的悲剧。

六郎和程婴的差别在于,程婴是个维诺但认得清事实的成年人,而六郎是个会任性的小水鬼。即使有了牵挂,即使知道自己注定肉身和灵魂择其一的万劫不复,六郎也饱有求生欲,即使是为恶,即使是害人。

无力也无意违抗命运,任何救赎都是杯水车薪。寓言中太多这样的角色了。没有选择,这才是最悲剧的吧。


乐辞.

秋风未到萧瑟起, 隔桥两岸忆水生。

宏儿x水生[宏水]

秋风未到萧瑟起,

隔桥两岸忆水生。


以宏儿视角

年代:1930年民国时期

宏儿:周丰一         水生:章启生

设定:宏儿刚客居上海时搬家遇漂泊打工人水生,两人相识叙旧无话不谈后约定10年后再一起见面结果be了的短打(反正在历史上他俩也be了那我就尊重历史不做什么he结尾了)


秋风萧瑟的吹,正如这次到上海匆匆的来。我被分配到了一家报社做主编,家中物品也是匆匆的叫人安排到旅馆。


“周先生,这柜子我给你放屋子哪啊?″

“哦,放那边角落就行。″...

宏儿x水生[宏水]

秋风未到萧瑟起,

隔桥两岸忆水生。


以宏儿视角

年代:1930年民国时期

宏儿:周丰一         水生:章启生

设定:宏儿刚客居上海时搬家遇漂泊打工人水生,两人相识叙旧无话不谈后约定10年后再一起见面结果be了的短打(反正在历史上他俩也be了那我就尊重历史不做什么he结尾了)





秋风萧瑟的吹,正如这次到上海匆匆的来。我被分配到了一家报社做主编,家中物品也是匆匆的叫人安排到旅馆。


“周先生,这柜子我给你放屋子哪啊?″

“哦,放那边角落就行。″

我应着,环视着这间屋子,愈发有家的味道了。

“宏儿!″他惊叫。

我被他吓了一跳。当仔细认出那张脸时,儿时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在我脑海中浮现:在雪地中放摔炮、扫出雪来砌“雪砖"、以及那双冬日里冻的紫红的手,大方的从兜里掏出极少的“糖块″送给我。


“你是…水生哥!″我已经完全识不出他了,之前高高的个子仿佛被岁月压缩水了似的,唯有那如暖阳般明朗的声音我认得。


“你来上海了?!咱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你长这么高了!″他激动的手往裤子上蹭了蹭伸到了我面前,我也伸手握上去,激动的不知从何说起。


想到我们两个还站在屋子里,便对他说道:“走走走,咱们找个饭馆,慢慢聊!″


我们坐进饭馆,黄色的灯光照在桌面上,映出几丝暖意

“宏儿,你怎的到上海来了,家中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我被分配到上海工作,今天才搬过来,这不就碰着你了。″

“害,我在这儿打工挣钱,之前你闰土叔想让我继续看瓜田,我愣是没同意,硬要去大城市打拼,他没少为我操心…″


他话说到半截,没继续说下去,或许是想到伤心事了罢。


“不打紧,等我再干段时间,生活也会好的。″


“中国现在需要更好的思想与引导,不久后我们的生活都会变好的。″

他的眼神变得亮了起来,又像注意到什么似的暗淡了下去。随即激动的说道:“好…都会好起来的…都会好起来的…″


时光匆匆飞逝,只留下几片残骸落在沉默的记忆里。只记得我离别之前握着他的手不舍的说:“十年之后我们定会相见。"

“一定会的,我等你。″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十年后的那场瘟疫,把你我二人隔在冥河两端。那眼底饱含真诚的神情,是我看过的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那晚梦里,梦见了你的身影。


“水生啊,能否再睹你那满目星辰的眼睛?″

黎麦酥

朝露昙花

咫尺天涯

尘世间有缘无分

林深处方可相依

渣图给 @离雨夜话 太太的广陵送我

美貌仙气的白猫芳在柳荫下纳凉

花妖小清为他绽放满池莲花


朝露昙花

咫尺天涯

尘世间有缘无分

林深处方可相依

渣图给 @离雨夜话 太太的广陵送我

美貌仙气的白猫芳在柳荫下纳凉

花妖小清为他绽放满池莲花


西米粥

【元芳✖️小清】洛水

清水,BG向。应当说得很明白了哈。

————

李元芳的记忆停留在蛟王庙的夜晚。杀死元齐后,庙宇顶的龙头、燃着火的铜鼎、千牛卫奔跑的官靴,静的、动的、近的、远的,都旋转着放大,逐渐暗淡下去。

他心想,只是太累了,睡上一觉就好了。

这一觉睡得很累。他听得到耳边是狄公哽咽又絮絮不断的声音,每一听到,雷雨夜的幽兰、火光里的小船、冰冷的江水和怀里人的温度又叠进脑海。太累了,李元芳实在思索不动,心脏像一块被挤走了最后一滴水的海绵,喘不上一口气。他便在心里道,只是再歇一小会儿,大人,您先别难过了。

他真的睁眼时,眼前一团火光烟花般散开落幕,然后狄仁杰的脸清晰起来。

李元芳笑了笑,轻声道:“您放心...

清水,BG向。应当说得很明白了哈。

————

李元芳的记忆停留在蛟王庙的夜晚。杀死元齐后,庙宇顶的龙头、燃着火的铜鼎、千牛卫奔跑的官靴,静的、动的、近的、远的,都旋转着放大,逐渐暗淡下去。

他心想,只是太累了,睡上一觉就好了。

这一觉睡得很累。他听得到耳边是狄公哽咽又絮絮不断的声音,每一听到,雷雨夜的幽兰、火光里的小船、冰冷的江水和怀里人的温度又叠进脑海。太累了,李元芳实在思索不动,心脏像一块被挤走了最后一滴水的海绵,喘不上一口气。他便在心里道,只是再歇一小会儿,大人,您先别难过了。

他真的睁眼时,眼前一团火光烟花般散开落幕,然后狄仁杰的脸清晰起来。

李元芳笑了笑,轻声道:“您放心,卑职醒了。”

 

这一遭扬州,他走得太痛又太离奇,却仍活了下来。

狄仁杰安慰道,你没做错任何事,也没害了谁。相反,你救下了所有人,宁氏、小清、纤户、百姓,还有我。

李元芳敏锐地看到狄公眼角的泪光,主动握住老人搭在他被子上的手,笑道:“您放心,卑职这些时日没精神,只是事太多了,一件接着一件,得缓缓。”

狄公也笑了,许久才委屈道:“缓就缓呗,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狄公在蛟王庙那一晚实实被吓个不轻。元齐刚倒下,李元芳也幽兰撒手,向前扑倒,狄公赶忙冲上去,却没见元芳身上有外伤,移到庙里一番诊治,才知道他在救下小清时,用身体隔开炸药,内伤颇重,只是一直用内力压着,竟连自己也瞒过了。

那晚雷雨交加,李元芳从何园跑走,狄公率卫队寻找,远远在树林中听到爆炸的声响,目力好的千牛卫说看到了有一闪而过的火光。

事关元芳,狄仁杰顿时被某些不好的念头惊到手脚发凉,辨认方向去找,就见李元芳浑身湿透,怀里抱着个姑娘,跌跌撞撞、无头苍蝇似的向火把冲过来,旁边还跟着个翠衫女子。狄公心里便是一松,颇为感激地听得元芳嘶哑着喊他,大人,您救救她。

到眼前了,狄公认得旁边那女子与小清长得一模一样,瞬间便理清楚了发生的一切。他快速随着元芳蹲下,手搭上小清的脉搏,嘴里道:“你伤到了吗?”

李元芳浑身一震,低低叫道:“大人。”

狄公几乎是难以置信,猛然抬头。他手下虽沉静,眼眶已发了热。

好在,小清伤得不重,只是突遇此变,受到炸药的波及又被冷水激到,一时晕厥,看着吓人,悉心调养十余天就会大好。

将小清送到何园,留下云姑和郎中照看,李元芳便随狄公到了书房。他眼里像烧了团随时随地要把自己吞噬的火,未等狄公开口,便道:“大人,下一步,要卑职做什么。”

狄公几次要查他身体,都被他推辞了。恢复记忆的别后之情也被急迫的案情压下,直到杀了元齐,李元芳内伤泄洪般全发作起来,昏迷了七整天,直到此时,二人才真正坐下来说会儿话。

“大人,自洛阳别后,您一切安好吗?”

“你看我像安好吗?”狄公逗他。

李元芳抿住嘴唇,低头道:“是卑职不好,险些……险些受歹人蒙骗,伤了大人……”

他说着脸色发白,额头青筋暴起,狄公忙把他手一握,气道:“你发什么狠?我说的是这件事吗?”

正巧狄春送药进来,元芳紧着脸不叫狄公喂,老人索性给他托着药碗,突然笑道:“好,好,用不着我老头子喂,我去隔壁帮你叫小清来?”

李元芳一下红了脸,险些呛到,再也绷不住混着愧悔的狠劲,嗫喏道:“您真是的。这么大岁数的人了。”

狄公抚髯大笑,还是把碗勺接过来,缓缓道:“小清没事了。你睡着的时候,她来看过你。”

李元芳忽然想起恢复记忆一事,道:“她知道了吗?”

狄公点点头,将药递到他嘴边,“她应当知道了。对了,今早小清说,想随父姊一同去卧虎镇上住。我以她还需静养为由劝她再歇上几天。”

元芳愣住,道:“她……她为何,要走……”

狄仁杰颇为慈爱地看着他,道:“你想想。”

狄公走后,李元芳沉思半晌,拜托狄春叫小清过来。

 

李元芳自送小清回何园后,就没再来看过她。去蛟王庙之前,小清还半睡半醒,由郎中照顾。而后便是元芳一直内伤昏迷。

小清穿着淡绿的衣裙,她新病方起,又神色郁郁,非是元芳初见她时明眸皓齿、语笑嫣然的样子。

李元芳坐在榻上,披着大氅,腰背挺直,看她怯怯地过来,忙道:“大人说,你要走,你能不能不走?”

小清笑了一下,道:“我还是走罢,水生,我救了你一次,你也救了我,还救了我父亲、姐姐,我……我一辈子都感激你。”

李元芳连忙摇头,道:“不必感激我,你不是真心想走,那就别走了。”

小清歪头道:“你如何说我不是真心想走?你已经不是水生了,这么多人关心你、做你的朋友,我娘曾说,缘分虽好,但人该离开的时候,就是得走,不然……不然……”小清咬住嘴唇,说不下去,已满眼的泪水。

李元芳看着她脸,突然深深觉得,“我哭也比你笑好看”的含义。

人生就像一张办案时的窗户纸,捅开它,方知之前他未曾留意理会的种种皆为何意。

他几乎不假思索,正色道:“我叫李元芳,是狄阁老的贴身护卫,千牛卫大将军。家住洛阳,三十一岁,尚未婚娶。”

小清噗嗤一笑,终是落下泪来,她盖住眼睛,问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小清,你不用怕,以后我来照顾你。”


李元芳很快就能在院里行走。狄仁杰打探到自家卫队长靠一己之力留住了小清姑娘,不禁有种世道变了的感叹。

元芳已经揽回了卫队长的职责,狄公不让他费力气,他就多陪狄公在书房,左右护卫。

小清仍是住在她先前在何园的屋子里,元芳每日拿些好玩好吃的物事去看她,说上会儿话。

小清觉得不太对,明明李元芳才是重伤的那个。

元芳笑道:“你身子弱,不全养好了,到洛阳旅途劳顿,落下病怎么办。”

小清脸上一红,道:“谁要与你去洛阳了。”

他二人初结识起,虽在江南水乡里结伴同游,有些许自在闲适,但李元芳浑浑噩噩,神思不属,直到这几日才有了与心爱之人一起的少年心性。

看元芳柔柔微笑,小清又道:“前日怀先生……狄公同我说会儿话。”

李元芳奇道:“大人?大人与你说什么了。”

小清有点扭捏,道:“我不与你说。”

李元芳想着,突然明白过来,也有些羞赧,把小清看了看,含笑道:“那我……我是不是也该去跟你父亲说一声……”

小清嫣然一笑,道:“我父亲怕极了见到你。”

元芳见她又有了昔日在鄱阳湖畔与自己任性打趣的样子,心里欢喜,“我瞧你胖了多了。”

小清登时气结,心里忽然又转起一事,道:“李将军。”

李元芳立刻挺直腰背,听她续道:“堂堂神都的大将军,天子脚下,皇家卫率,不会之前没与女子打过交道吧。”

前面那串称呼元芳森森地觉得是狄春或者谁跟小清闲扯,被她记住的,至于这个问题,他答道:“有倒是有。”

小清原想说的是,既与女子打过交道,如何还跟水生似的,像块木头。开口却道:“她们好看吗?”

李元芳一愣,道:“你好看。”

小清到底是十七八岁未经世事的少女,见元芳眼底澄澈、满脸真诚地直言夸赞,一时欢喜又害羞,小声问道:“这么多女官、达官贵人家的小姐,不都比我一个渔女好看吗。”

李元芳仔细想了想,叹道:“你最好看。”他本想说,从运河里醒来时,就觉得这女孩可真漂亮,却觉得像是占了水生的便宜,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小清微微一笑,低头道:“原来这么多女官和小姐,你都看过啦。”


随着扬州一案审结,狄公等人回朝的事宜便提上日程。他们搬到了刺史府的行辕,李元芳更忙了起来,与小清时常不得见。

小清身子大好,一出门见处处盔明甲亮,如坠五里雾中。

她同元芳说,自己从未走出过鄱阳湖,也没见过什么战场、相府,还是罪人之女,恐怕帮不得你什么,还会给你添麻烦。

元芳卸下甲,沉默良久,道,我是杀人如麻的将军,刀头里过活,说不定哪天就死了。是我把你从平静的生活拽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如此一来,是我负了你。

他目光温柔地看着小清,道:“还有几天,你再想想,可否愿意跟我一同走。”


狄仁杰知道,他若不问,元芳这个闷葫芦是不会主动与自己说什么的。

李元芳皱眉苦笑道:“大人,您公事繁忙,就别操心了。”

狄公拉过他,摁他坐下,道:“我想操心!你让我给你操操心,成不成。”

老人语气玩笑,眼里全是一片真诚与关切。元芳想起过往种种,心下一热,道:“大人。”

他将自己与小清的话七零八落地同狄公说了一遍,神色终于落寞下来。

狄公沉思道:“你二人尚未结发,就全为对方着想,以后这日子过的可有滋味了。”

李元芳眉眼一抬,道:“大人,您别打卑职的趣了。”愁得半张开嘴,两颗小虎牙尖全冒在外头。

狄仁杰捏了捏他肩膀,道:“别把日子想得太难了。人活一世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你二人既有缘份,又有心意,别因暂时的软弱退缩而误了一生。”

他看着元芳,续道:“你在大人身边,还能有几年?大人若知,在我身后能有一人,与你相携一生白首到老,也就放心了。”


登船后,岸上锣鼓齐鸣,送行的百姓站了整个滩头,待船走的远了,声音渐歇,元芳才进了舱里,小清坐在桌边,泫然欲涕。

元芳叹了口气,坐过去,握住她发凉的手,又道:“以后我来照顾你。”

小清看着轩窗外一圈圈后退的江水,向李元芳一笑,道:“以后都没有水啦。”

回洛阳不久,二人完婚,高堂自然拜的狄公。狄公从江州复官后,在洛阳没待上几天,又去扬州,这番回来,赶上李将军大喜,整个狄府高朋满座,张灯结彩,军队、卫府和狄公同僚、朋友、学生走马灯似的来来往往,直到漏夜方散。

元芳吃了些酒,进了婚房,见满室烛影摇红,新妇冠上珠帘半遮面,隐约可见一脸飞红。夜色深静,室内融暖。李元芳慢慢蹲下,将小清的手包住,方觉人生如梦似幻。

他取下妻子的发冠,女孩儿的目光望过来,好似与运河上,自己从黑暗里苏醒时第一眼对上的目光重合。

这目光渡他一劫,又许他一生。

小清伸手摩挲着元芳的脸,道:“我觉着你有好多事,我还不知道。”

李元芳搂她入怀,笑道:“是有好多,有了你之后,越发多了。”

转过一年,清明节。

李元芳与小清携手到洛河畔,四月节的洛河最是热闹,成群结队的人在岸边踏青、嬉戏。

二人一同在洛水里放了花灯。看着花灯越漂越远,元芳忽道:“是哪位小渔女说,洛阳便没有水了?”

小清笑道:“却能和江南的水比吗。我没看到有人在洛河凫水玩。”

元芳牵着她在水边漫步,道:“我原先不知,你竟是凫水的高手。”

小清抿嘴笑道:“早知道你落水了便恢复记忆,还不如我踹你下去,再把你捞起来。”

元芳大笑,反手欲抱她玩闹,小清忙笑着推开他,“小心孩子。”

元芳老实起来,见小清盈盈站在洛水边,顾盼生姿,脸色绯红,忍不住叹道:

“大人曾说,有一个文士,遇到洛河的神女,被她的美貌惊叹,给她写过一篇赋,我记不起了。”

小清微微仰头,发丝被风吹着在颈间轻轻摇摆,笑道:“大人真是什么都教你。”

李元芳并不善文墨,有感而发,一知半解地说不下去,不由羞惭,低头一把牵过小清,笑道:“等会儿回家我再问问大人……总之,你比甚么神女可好看多了。”

—————

大人:你不要过来啊老夫没教你用《洛神赋》泡妞。

算是我对小清没有死的一个想象。

 

 

MetJane
2021.03.27 《水生》...

2021.03.27


《水生》


吃了很信任的博主的安利,第一次看这样的肢体剧。时长只有65分钟,却很“言之有物”。


原型来自《聊斋志异》,我是完全没看过的,因此在对剧情的理解上还是有一点障碍,还是很建议想去现场的观众在看之前预习一下故事,应该可以更好地理解很多设计。


结合剧情简介来看,大的框架不难理解,但对于很多小的细节,需要仔细琢磨。从道具到情节,在看完剧的时候其实我还处在一知半解的状态,在阅读了一些演后谈的信息之后,才明白原来那个地方是那个意思。算是有一点门槛的剧吧,氛围是轻松的,但不能以为它无脑。有一点点想要加场的冲动,但最近太累了跑不太动。


整体蛮有意境的...

2021.03.27


《水生》


吃了很信任的博主的安利,第一次看这样的肢体剧。时长只有65分钟,却很“言之有物”。


原型来自《聊斋志异》,我是完全没看过的,因此在对剧情的理解上还是有一点障碍,还是很建议想去现场的观众在看之前预习一下故事,应该可以更好地理解很多设计。


结合剧情简介来看,大的框架不难理解,但对于很多小的细节,需要仔细琢磨。从道具到情节,在看完剧的时候其实我还处在一知半解的状态,在阅读了一些演后谈的信息之后,才明白原来那个地方是那个意思。算是有一点门槛的剧吧,氛围是轻松的,但不能以为它无脑。有一点点想要加场的冲动,但最近太累了跑不太动。


整体蛮有意境的。演员的动作不是很标准的美,但是有自己的味道。舞台的设计不复杂,但是该有的也没缺。音乐的部分我还挺喜欢的,感觉出现的时刻恰到好处,当然不知道如果全场都有配乐会不会是另一种风格。


算很特别的体验吧,对导演的好感也增加了一点,去年的回廊亭也挺不错,对他的新剧期待一下。


第一次来1862,剧院环境挺好,就是座位设计有点魔鬼,明明坐在过道位,前排观众也坐得好好的,整个舞台能被挡掉三分之一,只能一直偏着头看,就怪怪的。工作人员的引导感觉也可以再专业一点。


世界戏剧日看好戏,就是应景。

头脑清澈才为世出

【水生×小清 Ⅰ 张子健×董璇 Ⅰ 台词向 Ⅰ 如花,似梦,是我们短暂的相逢 】


算是整个神狄系列最意难平的一段感情,也是一段注定be的感情。


所有人都盼着李将军回来,只有小清满心满眼是那个“只是半个人”的水生。


最后的最后,扬州城里没有了笑意盈盈的姑娘,也没有了呆呆傻傻的水生。


“你只有我一个朋友,对不对?”


“你说过,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哪怕只是半个人,哪怕只是谁的黄粱一梦,也有我知道你曾来过。


歌词:鹿子ZYJ,谢谢太太!

【水生×小清 Ⅰ 张子健×董璇 Ⅰ 台词向 Ⅰ 如花,似梦,是我们短暂的相逢 】


算是整个神狄系列最意难平的一段感情,也是一段注定be的感情。


所有人都盼着李将军回来,只有小清满心满眼是那个“只是半个人”的水生。


最后的最后,扬州城里没有了笑意盈盈的姑娘,也没有了呆呆傻傻的水生。


“你只有我一个朋友,对不对?”


“你说过,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哪怕只是半个人,哪怕只是谁的黄粱一梦,也有我知道你曾来过。


歌词:鹿子ZYJ,谢谢太太!

西米粥

【神狄春晚】三寸天堂|水生×小清

【辛丑年神狄春晚】丑初-1:00

上一棒: @蘋先生 

下一棒: @扫墓狗张小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好喜欢江南水乡的这段匆忙爱情~小清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古装单元女主啦,全服唯一清水党。董璇真是清水芙蓉的气质。


b站链接:三寸天堂 


看到有人说:那个抱着小清失魂落魄、痛哭失声的人,其实已经是恢复记忆的李元芳了。

这里当真戳到了我。

(一点小BE怡情,咳。)


祝大家新春快乐~

【辛丑年神狄春晚】丑初-1:00

上一棒: @蘋先生 

下一棒: @扫墓狗张小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好喜欢江南水乡的这段匆忙爱情~小清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古装单元女主啦,全服唯一清水党。董璇真是清水芙蓉的气质。


b站链接:三寸天堂 


看到有人说:那个抱着小清失魂落魄、痛哭失声的人,其实已经是恢复记忆的李元芳了。

这里当真戳到了我。

(一点小BE怡情,咳。)


祝大家新春快乐~

林玥

【重逢】水生×宏儿上

脑洞开得极大,严重ooc预警,有人看就更,宏儿视角。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水生重逢会是这样的情形。面前的男人比起小时候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了,头发半遮着眼,靠在墙上,一身军装穿的板板正正,领口的扣子却随意的散开着,手里夹了只雪茄,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佬不知正攀谈着什么,脸上明明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我愣了一下,觉得这人陌生极了,这真的是水生吗…?我似乎无法将这人与小时候那个圆嘟嘟红着脸喊我“宏儿哥”的小孩儿重叠上。

水生一转头,正对上我的目光,一挥手结束了与那美国佬的交谈,掐了烟,向我走来,脸上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也变成了一抹真挚的笑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宏哥儿你来啦”,我忽而好像又看...

脑洞开得极大,严重ooc预警,有人看就更,宏儿视角。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水生重逢会是这样的情形。面前的男人比起小时候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了,头发半遮着眼,靠在墙上,一身军装穿的板板正正,领口的扣子却随意的散开着,手里夹了只雪茄,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佬不知正攀谈着什么,脸上明明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我愣了一下,觉得这人陌生极了,这真的是水生吗…?我似乎无法将这人与小时候那个圆嘟嘟红着脸喊我“宏儿哥”的小孩儿重叠上。

水生一转头,正对上我的目光,一挥手结束了与那美国佬的交谈,掐了烟,向我走来,脸上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也变成了一抹真挚的笑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宏哥儿你来啦”,我忽而好像又看到了那年深冬和我一起玩的,那个让我离去还恋恋不舍的水生,我也笑了,“嗯,陪我去转转吗?”

我和水生并排漫步在苏州河畔,相顾无言,落日的余晖照在我俩身上,身后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那日的上海虽已是深秋,可却并不算冷,微风拂过,我突然停住了脚步,主动开了口,打破了这份沉默,“闰土叔,还好吗?”可回应我的还是沉默,就当我准备再开口换个话题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水生答道:“死咯。”水生故作轻松,可我却分明捕捉到那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民国26年,我爹听说浙江保安团管饭给钱还可以去上海,就带着我的四个哥儿一起去了,就留下了最小的我照顾妹妹。我爹以为就是组织他们去打扫战场,没想到再也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死咯,那么多年一点音讯都没有”水生提起这个,不由得顿了一下,又迅速地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开口道,“那三个月上海死了那么多人,将近三十万,浙江保安团整个团都没了,哪有人会去在意他们几个啊,不说了,走,宏哥儿,我请你吃饭去。”水生说着,拉着我向电车走去,我这时才注意到他领口的军衔,虽然我不太了解,却也总归是不低的。水生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中校团副”我有些震惊,可水生却似乎不愿再提,只是问道,“宏哥儿,我们去吃什么?”“都可以”我也没再追问,微笑着回道,“我刚来上海,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提起吃的水生顿时来了兴致,眼睛里好像闪着星星,如数家珍地和我讲起上海的美食,我也不说话,安安静静地听着,一刹那我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19年前,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穿着洗得发白的棉袄,脸上懂得通红,眼里却有星星的小孩儿。水生突然顿了顿,停了下来,转头眨巴着眼对我说道“宏哥儿!我们去法租界吃吧!我来上海十多天还没去过了!”“好啊”我笑着答道。

水生随手拦了个穿西装的男人问路,那人最开始被拦住还有些不耐烦,刚想骂人,一见水生穿着军装,腰间别着手枪,脸色立马变了,满脸堆笑,讨好着道:“军爷,侬有什么事情呀”水生好像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这个态度,“从这到法租界这么走?”那人忙给他好声好气地给他指路,好像生怕水生一个不高兴抽出腰间别着的枪毙了他。

水生问了路回来,刚想拦两辆黄包车,却被我阻止住,“离得也不远,走过去吧”“好啊”

风雨如晦

新事(一) 【水生x狄如燕x李元芳】

如燕与元芳的前情参照《旧事》,两个人的心理活动、细微习惯、缘起缘深等等皆与前文一脉相承

本文案情一笔带过,主水生x如燕x元芳大三角

李元芳:明明是三个人的故事,我却只能活在未婚妻的心里和话里

私设如山

OOC预警

我终于对神三下手了,“元芳失忆遇如燕”这个梗我从小时候看的时候就想过好几遍了,但是谁能想到这篇文的初衷是想给水生和如燕开个车呢(划掉)(李将军dbq)


——————————————————————————————————


一、纵使相逢却不识


扬州城。

如燕身着胡服,一人一马疾驰而来,至悦来客栈,停鞭下马,随意招呼了小二,便急急...

如燕与元芳的前情参照《旧事》,两个人的心理活动、细微习惯、缘起缘深等等皆与前文一脉相承

本文案情一笔带过,主水生x如燕x元芳大三角

李元芳:明明是三个人的故事,我却只能活在未婚妻的心里和话里

私设如山

OOC预警

我终于对神三下手了,“元芳失忆遇如燕”这个梗我从小时候看的时候就想过好几遍了,但是谁能想到这篇文的初衷是想给水生和如燕开个车呢(划掉)(李将军dbq)




——————————————————————————————————




一、纵使相逢却不识

 

扬州城。

如燕身着胡服,一人一马疾驰而来,至悦来客栈,停鞭下马,随意招呼了小二,便急急步入二楼客房内。

“叔父!”开门后,如燕甫一见到狄公,便扑到老人面前。只唤了一声叔父,便已泪盈于睫,泣不成声。

几日来强自抑下的惶然无依与悲痛难抑,似都有了出口。

“是,是如燕,是如燕不好。如燕来晚了。”如燕短暂地失态后,渐渐整理了心情,收起了泪水。

“好孩子。这与你无关,又如何能怪你。”狄公轻轻拍了拍如燕的手,安慰道。他听了如燕一番哭,面上也不免带了戚然,心中亦是五味俱陈,对即将说出的事情感到既喜又忧:“你且听我说……”

 

原来自寒光寺一事后,如燕便在武皇面前挂了号,不仅将昔日变灵苏显儿赐名狄如燕,还不时宣其入宫中凑趣解乏。一时间宫里的太监宫女,都知道如燕姑娘深得皇帝喜爱,狄阁老有个好侄女。也正因如此,狄公得武皇急召入宫,受封江南道黜置大使兼江淮都转运使,赶赴扬州察查邗沟覆船大案时,

如燕因皇帝宣派不在洛阳,未能与狄公一行人同行。待如燕返回洛阳,听闻扬州盐案时,狄公的家书也一起到了。

如燕紧紧地盯着手中书信,一字一句,读了一遍又一遍,将纸都捏得皱了,也不肯放下。

“我多加探查,却仍无所获。只知元芳自与铁手团一战后,便踪迹全无,至今下落不明…”

如燕紧紧抿着唇,下唇被咬出了血也犹不自知。

她不信。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何况那是李元芳,是能一人勇闯蛇灵总坛,以一己之力击溃六大蛇首的李元芳啊。

临走前,他还像个孩子似的遗憾上次的凉州之行,她因武皇指派未能与他们成行,说下次定要带她去凉州,让她亲眼看看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再和他一起拜祭他的父母。

天色渐晚,如燕却懒得起身点灯。她仔细收了信,在房内静坐半晌,终是深吸一口气,起身收拾行装。

等不及卫队护送,第二日天亮时分,如燕便身骑快马出了城。

一路上,如燕都提着一口气。荒野山郊,城郭闹市,除了补给换马,她都不曾停歇。她克制自己不去,将精力和时间都用在赶路上。李元芳是生是死,身在何处,她都要先见到狄公再说。

 

如燕怎么也想不到,她日夜兼程,不吃不喝般奔赴扬州,赶到狄公面前,听到的竟是这样的消息。

李元芳没死,前日狄公刚见过了。只是他前尘往事皆忘,连亲如父子的狄公都不记得了。他现在名叫“水生”,名字是从水上把他救起的小清姑娘取的,此时正和小清姑娘在取回证物的路上。

如燕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多年来刀头舔血的日子告诉她,只要活着,便是最大的幸事。

是好事。

如燕在狄公暗含担忧的目光下,抬手狠狠擦了一把眼泪,放松地笑了:“这是好事啊。叔父。”

“是啊,是好事。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老人感慨之余,又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手。

 

当晚,如燕哭了一夜,仿佛要把连日来的不安、恐惧和悲恸统统哭出来。

就这一夜。就让她再软弱一回。这一夜,权作缅怀她的爱人,她的未婚夫婿。如燕想。

 

如燕见到水生,是她赶到扬州后的第二日。

扬州的春日总是阳光明媚,若非盐荒,该是一个微风习习、令人惬意的午后。

如燕已在昨夜收拾好了心情,此刻正与狄公谈起武皇的宣召,复述皇帝令她带给狄公的口谕。

狄公正与如燕说到“水生和小清怕是后日便能赶来…”,客店的门便被敲响了。

 

水生与狄公相认后,虽记不起狄公的身份与自己的过往,心中却因记忆中的画面而对狄公始终有一丝亲近感。于是几经思索之下,他决定相信狄公,去郊外取回藏好的密信,再与小清回到扬州亲手交给狄阁老。

水生因着心底这一丝隐秘的亲近和信任感,一路只催着小清快去快回,不曾再为杂事耽误时间,这次一来一回竟格外迅速。

 

所以狄公没有料到水生和小清会回来得这样快。

所以如燕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便会见到水生。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如燕愣愣地看着来人——一模一样的面容,常年紧绷的下颌,眉头却好像皱得更深了些……瘦了。

接着,她看到了他陌生的眼神。

她猛地清醒了过来。

恰好此时,狄公清清嗓子,打断了这早已长过寻常礼数的对视,“这是我的侄女,如燕。在洛阳时便住在我府上,和你曾是…”

“我们曾是朋友。”如燕脆声道。如珠落玉盘,未有犹豫。只有她别在身后微微颤抖的左手知晓她内心的彷徨与无措。

如燕头一次发自内心地庆幸蛇灵的经历使她方才不曾太过失态。

她其实昨夜就想过。

他连狄公都忘了,又何况她。

只是未见之前,心中到底还留有一线希望罢了。

 

李元芳没死。

她的李乖乖却不在了。

她早就应该想到,像她这样罪孽深重的人,中途得遇良人,又得贵人相助反正,侥幸留得一命已是幸事,想来也难有好结局。

那一晚,如燕没有再哭。

就像曾经每一个在蛇灵受罚后独自上药的傍晚和行走江湖完成任务时受伤的黑夜,不管是年幼的苏显儿,还是日后的苏将军,都从未哭过。

当身旁没有怜惜的人时,又何必浪费泪水呢。

元芳和如燕的故事戛然而止。

从此,是水生和狄如燕了。





后记:

本来就想开个车,结果硬是想出了这个带着前因后果的系列文...我这个一定要铺设前情的毛病啊,我到底写多少字才能写到开车啊(叹气.jpg)

第一章就是简单说明一下我的私设:第三部中,如燕没跟着他们去凉州和扬州是因为武皇交代了任务给她,她不在洛阳脱不开身。除了如燕死了这个可能性,感觉这样也比较符合逻辑:皇命在身不得不从。而寒光寺中武皇看着也挺喜欢如燕的样子,虽然不会重用狄仁杰的侄女,但是平时会把小姑娘叫进宫解解闷,偶尔派点小活。

另一个私设:水生记忆里有熊熊火光中狄公的脸,没有如燕的,但是他不止一次地梦见过红衣小姑娘。

扬州案水生小清一直是我的童年意难平:水生喜欢小清?嗯??先不说水生对小清的这个喜欢和李元芳对虺文忠、对小梅这样的朋友有什么不一样,但如果如燕在的话,一定能立马分出“朋友”的喜欢和对“最好的朋友”(aka 爱人)的喜欢。

最后,我相信即使水生失掉了李元芳的记忆,但还是会和李元芳爱上同样的人,因为他们是灵魂相吸的soul mate.




sheery's LRC house

CYNHN - 水生(全碟LRC歌词/ Rock/ 2020-03-18)

[图片]


[ti:水生]
[ar:CYNHN]
[al:水生]
[by:blurfocus]
[00:00.32]水生
[00:03.65]CYNHN(スウィーニー)
[00:06.98]作詞:渡辺翔
[00:10.32]作曲:渡辺翔
[00:13.70]編曲:eba
[00:18.63]
[00:26.32]根を張って迷子を避け思う
[00:28.84]生き生きと泳ぐ遊魚にはなれないな
[00:32.99]
[00:33.01]光の足が伸びてきていつものように
[00:36.71]クロレラ騒ぎだし増えてった
[00:40.78]
[00:40.80]頭はまだ働けない ひたすらひたすら声聞いた
[00:44.13]君...




[ti:水生]
[ar:CYNHN]
[al:水生]
[by:blurfocus]
[00:00.32]水生
[00:03.65]CYNHN(スウィーニー)
[00:06.98]作詞:渡辺翔
[00:10.32]作曲:渡辺翔
[00:13.70]編曲:eba
[00:18.63]
[00:26.32]根を張って迷子を避け思う
[00:28.84]生き生きと泳ぐ遊魚にはなれないな
[00:32.99]
[00:33.01]光の足が伸びてきていつものように
[00:36.71]クロレラ騒ぎだし増えてった
[00:40.78]
[00:40.80]頭はまだ働けない ひたすらひたすら声聞いた
[00:44.13]君から教わる言葉は毒みたいだった
[00:47.12]
[00:47.14](のって) わからない顔つきで笑った
[00:50.44](のって) 驚いた感情は惰性
[00:53.19]
[00:53.21]青の世界にいたら
[00:56.55]青には気付けない
[00:59.88]外の世界にいたら
[01:03.26]息苦しくて不安でも
[01:07.03]
[01:07.05]輝く粒子でわかる
[01:12.24]
[01:12.48]揺れる空澄んで
[01:14.37]漂う漂う「もしも」深いとこで泡を吐いた
[01:21.07]言わない言いえないけど
[01:23.61]いっそ溺れたほうがまだいいや
[01:27.83]透明な水中で一つのウロコ光通した
[01:34.51]もう君は行ってしまったのに綺麗だった
[01:41.18](もっと) わかって (もっと)
[01:43.72]この先で滲んでいる朝焼けへ
[01:48.29]
[01:53.57]とりあえず悠々なびいてみた
[01:56.10]半径50cmだけの自己主張は笑いもんだ
[02:01.29]
[02:01.32]大人に変われば必ず優雅に優雅になってると
[02:04.66]疑い向けずにずっと待っていた
[02:07.04]
[02:07.06]青の世界にいたら
[02:10.39]青には気付けない
[02:13.71]外の世界にいたら
[02:17.07]見えた不完全で虚勢張った
[02:20.90]
[02:20.95]子供じゃない自分がいた
[02:26.30]
[02:26.37]明ける空指して
[02:28.21]抗う抗う最中 流れ出す水の心臓
[02:34.91]巡り巡る度 想いが君にまで繋がった
[02:41.60]対岸推測してボヤけた景色をクリアに
[02:48.35]あぁ昨日を今日へとスライドして迎えた
[02:55.01](もっと) 育って (もっと)
[02:57.54]不器用でも水面下でゆらゆらした
[03:02.94]
[03:08.15]泳げないならここを埋め尽くす
[03:12.05]くらい広がればいい
[03:14.83]大きな絨毯になって君のこと
[03:18.71]運べるくらいにね
[03:21.79]
[03:48.80]漂う漂う「もしも」
[03:55.45]言わない言いえないけど
[04:00.30]
[04:00.32]揺れる空澄んで
[04:02.19]漂う漂う「もしも」深いとこで泡を吐いた
[04:08.90]言わない言いえないけど
[04:11.44]いっそ溺れたほうがまだいいや
[04:15.64]透明な水中で一つのウロコ光通した
[04:22.35]もう君は行ってしまったのに綺麗だった
[04:29.04](もっと) わかって (もっと)
[04:31.55]この先で滲んでいる朝焼けへ
[04:36.19]
[04:54.77]「lRC By BlurFOCUS」
[04:59.21]









[ti:Redice]
[ar:CYNHN]
[al:水生]
[by:blurfocus]
[00:00.25]Redice
[00:02.50]CYNHN(スウィーニー)
[00:04.67]作詞:渡辺翔
[00:06.84]作曲:渡辺翔
[00:09.14]編曲:宮野弦士
[00:12.40]
[00:13.92]出番じゃない あちこちでうろちょろ
[00:22.83]行き先は君もわからない
[00:30.39]
[00:30.41]思いっきり転んだら
[00:34.78]横をスッて追い抜かれた
[00:39.23]誰の番?ほっといてよ
[00:43.34]満したサイコロならもう見飽きた
[00:47.86]ここは休もう
[00:51.47]ばんそうこう貼って痛いこと示した
[00:55.62]
[00:55.64]呑気に生きるようなヒントが
[00:58.92]隠れてるところまであと何マスくらい?
[01:04.46]運命もでたらめでいいから
[01:07.83]暮らしやすい今日へ変えて
[01:11.21]軽く振ってみよう
[01:16.15]最後でいい
[01:19.50]
[01:22.83]イエス ノーじゃない曖昧なスタンスでいい
[01:31.73]シンプルなマニュアル欲しいだけでしょ
[01:39.08]
[01:39.24]整理整頓 後回し
[01:43.69]散らかりすぎて進めない
[01:48.11]パスのない毎日で
[01:52.28]柔らかい心をくるみながら
[01:56.60]スキップをしてみよう
[02:00.37]楽しそうだねって まぁそうですね
[02:04.53]
[02:04.55]年中お手上げなケースから
[02:07.80]わかりやすいルートはまだ見当たらないらしい
[02:13.39]ルールを聞き忘れた迷子は私でしょ
[02:18.37]もうそのままジオラマ歩こう
[02:23.90]
[02:23.99]踊りながら遊んで
[02:26.47]目の前も上も下も明日も
[02:28.68]全部気にせず見たい
[02:32.53]ずっと手ぶらで大切だけをしまって
[02:39.85]
[02:40.20]呑気に生きるようなヒントが
[02:43.41]隠れてるところまであと何マスくらい?
[02:48.93]運命もでたらめでいいから
[02:52.26]暮らしやすい今日へ変えて
[02:55.63]軽く振ってみよう
[02:59.32]
[03:00.08]年中お手上げなケースから
[03:03.42]わかりやすいルートはまだ見当たらないらしい
[03:08.95]ルールを聞き忘れた迷子は私でしょ
[03:13.94]もうそのまま ジオラマ歩こう
[03:19.71]
[03:31.23]「lRC By BlurFOCUS」
[03:34.98]





萤火尘曦

今天开始,做一颗快乐的海藻球(๑•̀ㅂ•́)و✧

今天开始,做一颗快乐的海藻球(๑•̀ㅂ•́)و✧

大漠孤烟弯

【水宏/宏水】当他们再次相遇

      天上飘着雪,纷纷扬扬的落在水面上。正是寒冬时节,宏儿坐在船舱里头躲风,透过舱门露出的那条小缝望着岸边出神。想着距离上一次见到水生,已经是十年前了。小时约好了要去家里玩,这个约定如今可还没实现哩。

      他今年已经18岁,刚刚成年没多久,正好跟着家人回到这边来考学。听家里人说,水生一家人还在这里住着。宏儿打心里高兴:儿时的玩伴终于又要相见了,那个一直没有兑现的约定也终于要兑现了。宏儿嘴角禁不住的上扬,手里头还握着想给水生带的书。...


      天上飘着雪,纷纷扬扬的落在水面上。正是寒冬时节,宏儿坐在船舱里头躲风,透过舱门露出的那条小缝望着岸边出神。想着距离上一次见到水生,已经是十年前了。小时约好了要去家里玩,这个约定如今可还没实现哩。

      他今年已经18岁,刚刚成年没多久,正好跟着家人回到这边来考学。听家里人说,水生一家人还在这里住着。宏儿打心里高兴:儿时的玩伴终于又要相见了,那个一直没有兑现的约定也终于要兑现了。宏儿嘴角禁不住的上扬,手里头还握着想给水生带的书。

      水生虽然年纪不过19而已,但听邻里说,他早已结了婚。宏儿打听到了水生的新住处,独自前往水生家里。院子里忙活得很,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在烧饭做菜,抬头见他来了忙冲里喊:“水生!你心心念念的周老爷来了!”一声响亮的答声从屋里传来。

      迎出来的水生俨然还是一副少年模样。不同于小时初见那会儿的黄瘦害羞,此时的水生面色红润,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虽然皮肤晒得黝黑,看着倒是十分健康。手上有些冻裂的疮痕,但并不是很多,身着着一身厚厚的棉衣——看起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温饱问题暂时无忧。“宏儿!”听到熟悉的称呼,宏儿整个人一激灵,欢欢喜喜地应了一声:“哎!水生!”两人勾肩搭背地抱在一起。

      水生给宏儿介绍那个女孩儿:“这是黄柳,我媳妇儿,是我18岁那年,我爹用一担大米给我谈回来的亲事。”黄柳不像其他女孩儿那样温柔腼腆,倒是大大方方,毫不拘谨:“你们哥儿俩一边叙旧去吧,赶着吃饭了我叫你们。”说完了就赶他们往外走。

      “我爹帮我谈好了亲,黄柳嫁过来后就没管我们。我们自己找地儿盖了这么间小屋子,自己种地自己吃,收成好了出去卖一些,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我正好要考学了,成绩不错,父亲很满意。北京那边师资好,学习什么的不用发愁……”

      虽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人却仍然谈得很投机。

      慢悠悠的走着,不觉来到了水边,两人干脆像儿时那般坐在岸堤上,头顶是一轮明月。水生借着月光和旁边人家的微弱灯光胡乱翻着宏儿给他带的那本书:“宏儿,这是啥字啊?”宏儿探过头去,水生手指的字是个月字:“念月,月亮的意思。就咱头顶上这个。”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咱是个粗人,从小就会干农活,没识过字,也上不起学。哪像你啊大文豪,我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就光知道叫水生——连是哪两个字都不知道。”“那……我教你?”水生闻言抬起了头,没说话,眼里却闪着光。宏儿没听见答语,便自顾自地去边上的树底下捡了根树枝,跑回来在沙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水生好奇地蹲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的成型。“就这么写,水——生——。”水生接过“笔“,问宏儿:“那你的名字怎么写?”“我说你写,来。”一点,一撇……两人的名字并排刻在沙地上,其中一个写的歪歪扭扭十分生疏,另一个清秀齐整大方秀丽,并在一起却莫名的和谐。

      两个少年守着那两个名字,像儿时那般并肩坐着,抬头望月。“今天月色真美。”“是啊,真好看。”“咱们以后还能这样一起赏月吗?”“当然可以。”


——————————————————————


今天语文老师让我们续写故乡,写水生和宏儿长大后再次相遇的故事,我改了三版……

就用了这版发给了老师
前两版没眼看,字里行间都感觉他们下一秒就要上床了(手黄再)

第三版好歹能正常一点,我们老师…应该不至于看得出来吧?(如果看出来了请高爸轻打啊啊啊

其实宏儿是表白了的,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的朋友

但我个人觉得这句表白水生没听懂(毕竟没上过学,上过学也不一定知道这个

总之就是个无脑yy产物啦

祝看文愉快❤️

队宠…咱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更诶嘿

会尽量快的

顾筱。

宏儿&水生 二十年后 "一见如故。"

二十年前的四合院大门口。 

水生叼了根烟,对着毛玻璃打量自己。额前碎发有些遮住左眼,中长发随意地搭在肩上,工厂发的外套罩住了内衬,显得杂乱无章,远不及当年那白净小孩。 

啧,邋遢。他想。踩灭了烟。 

不远处传来皮鞋踩碎瓦片的声音。 

宏儿做了个分头,戴上金丝边目镜,一身黑西装,领口少扣的一粒扣子被领带覆盖,眼神也多了几分硬气,倒是风流。 

"啊,宏儿。"水生小心叫唤。 

却见那家伙竟俏皮一笑,抬手揉揉他的头发:"水!生!"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二十年前的四合院大门口。 

水生叼了根烟,对着毛玻璃打量自己。额前碎发有些遮住左眼,中长发随意地搭在肩上,工厂发的外套罩住了内衬,显得杂乱无章,远不及当年那白净小孩。 

啧,邋遢。他想。踩灭了烟。 

不远处传来皮鞋踩碎瓦片的声音。 

宏儿做了个分头,戴上金丝边目镜,一身黑西装,领口少扣的一粒扣子被领带覆盖,眼神也多了几分硬气,倒是风流。 

"啊,宏儿。"水生小心叫唤。 

却见那家伙竟俏皮一笑,抬手揉揉他的头发:"水!生!"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您嘞!"水生老脸一红,"变了太多。" 

"可不是。" 

两人便时隔二十年再次打闹起来。 

"喝!休得无礼!"水生父亲听见动静,颤颤巍巍地从房里出来,面颊布满的皱纹诉说着沧桑,见了宏儿,连连鞠躬:"少爷,少爷。" 

"您千万别,"宏儿忙扶起闰土。"大伯看您这副模样会不舒服的。" 

讲到这儿,众人静默了片刻,院外乌鸦叫了三两声。 

"啊,水生,走吧,去看看那条河还在不在!" 

"哪…哪条?"水生一脸茫然地被拐跑了,留下父亲一人。 

迅儿哥,走了啊。年迈的闰土摩挲着山羊胡,抬头仰望高墙上的四角天空。远处不时传来两人的打闹声,他意味深长地笑了。 

不必担心。 

如你所愿,他们一见如故。 

 

 

 

 


匪秋

故乡风软稻香

*清朗俊逸少爷×敏感羞怯少年

*宏儿与水生十七年后再相见

*我不知道我能写多少系列

*我感觉我写的怪怪的   

   **

“先生,青老板在戏院二楼雅间等您。”


一位身着绛紫旗袍面容姣好的女子走在宏儿后面,柔声提醒道。


二人之间不可言说的气氛猛然被打破,水生缓过神来,想开口说什么,他抬头对上宏儿仿若星辰般的眸子,愣了一愣。


宏儿听到女子的声音,又看向眼前的水生,微微蹙眉,便抬步离开。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人的俊逸身影为止,水生好似是突然从梦中惊醒...

*清朗俊逸少爷×敏感羞怯少年

*宏儿与水生十七年后再相见

*我不知道我能写多少系列

*我感觉我写的怪怪的   

   **

“先生,青老板在戏院二楼雅间等您。”

 

一位身着绛紫旗袍面容姣好的女子走在宏儿后面,柔声提醒道。

 

二人之间不可言说的气氛猛然被打破,水生缓过神来,想开口说什么,他抬头对上宏儿仿若星辰般的眸子,愣了一愣。

 

宏儿听到女子的声音,又看向眼前的水生,微微蹙眉,便抬步离开。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人的俊逸身影为止,水生好似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般,他抖了一下,手中的陶钵被摔在了地上。

 

“喂,我的陶钵!”

 

小乞丐从后面走来,慌忙捡起陶钵,珍视地吹了吹陶钵上并不存在的灰,又用并不怎么干净的衣袖仔细擦拭,小心翼翼。

 

水生看了看小乞丐,双目无神地走到后门前的大树下,依靠着树根歪坐着。

 

他还在想什么呢,他爹早已警告多次,不要再想着这些不着实际的了。

 

小乞丐缓缓走上前,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与身上灰扑扑的衣衫分外地不合。

 

“没事儿,我以后再教你就成。”

 

小乞丐坐到水生身边,笑着道。

 

水生闭着眼睛,北平凌晨夜里的冷风毫不留情地吹来,扑簌簌地带着几分尘埃,刮得人脸生疼。

 

小乞丐没得到水生的回话,便自顾自地开始念叨些什么。

 

水生脑中不停地浮现方才那一番场景,宏儿一定过得很好,他想。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滴顺着树梢缓缓滑落,有一滴没一滴地在青石板上跳舞,节奏轻快而有力。

 

水生伸手揉了揉眼睛,模模糊糊地看见不远处的戏院后门缓缓拉开一个缝,露出里面十分华丽的装潢与咿咿呀呀的唱戏声,混着看官们推杯换盏叫好的喝声,饶有些醉生梦死的色肉糜烂。

 

“水生水生,你快起来,有活干了!”

 

小乞丐不停地推搡着水生,激动地道。

 

水生一个激灵便坐起身,他看到了之前坐在周围的一大帮子人都开始涌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小乞丐拉着进了戏院。

 

戏院内,戏台子上正演着一出好戏,名角儿们穿着华丽的演出服,唱腔悠扬,台下的观众叫好声连连,时不时便花点儿小钱,散些珠宝。老爷们喝着酒吃着小菜,温香软玉在怀,得劲儿的戏正唱着,尽兴了黄金万两,败兴了查封拆楼。

 

纸醉金迷,奢靡至极。

 

他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一个花俏绮丽的方匣子,里面光怪陆离且色情糜烂,他似乎被这些个东西压抑着呼吸不过来,又似乎因自己身上寒掺的一切而羞得不敢乱动半分。

 

水生还没怎么打量周围,手中便被塞进一个盘子,上面摆着各色精致糕点,香气四溢。

 

“送去二楼。”

 

四个字传入水生耳中,便不等他反应,将他推进楼里。

 

水生被同样端着盘子的小乞丐领着到了二楼,他全程低着头不敢乱看,他以前只知道种地,也只明白种地,伺候人的活计几乎没做过,他生怕因为乱看而工钱没了,或是惹得哪位大人物不高兴小命丢了。

 

耳边不停地传来名角儿咿咿呀呀的悠扬唱腔,合着敲锣打鼓的配乐,水生却无心去听。

 

之前宏儿似乎也是进到这里的。

 

他又想起了宏儿。

 

水生瘦小的身子跟在小乞丐后面,他弯着腰弓着背,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倒是同十几岁的小乞丐差不了多少。小乞丐在前面领着路,走到一处雅间前,将将停住。

 

雅间里面走出一个浑身满是香水味的女人,水生愣愣地低着头,举着盘子,不知所措。

 

“你,进来。”

 

女人声音悠悠然地响起,带着几分妓院里女子的千娇百媚,一听便使人骨头酥软。

 

水生低垂着脑袋,眼睛却一直盯着女人身后的那扇门,他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似的,他应该赶紧离开。脑子里想着事情,理所当然地走了神。

 

小乞丐推了推水生的胳膊,水生方才反应过来,抬眸看向女子,声音因长时间未进水而嘶哑,磕绊地问道:“我...我吗?”

 

那女子居高临下地睨着水生,好似在看什么社会底层的垃圾,又好似自己多高贵似的高高扬起下巴,活像个想装天鹅脖子的鸭子。

 

水生看到她,不知怎得想起了已故的杨二嫂,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险些没能端住手里举着的盘子。

 

“诶呦,你小心点!”

 

女人看到水生手抖,吓得花容失色,手里的帕子攥得极紧,好似一颗心全系在水生手里端着的那盘糕点上。

 

“快进去快进去,别爷没吃到糕点反倒被你给捡着了便宜。”

 

女人轻哼一声,高傲地扭着屁股进了雅间。

 

水生只得跟着女人进了雅间,却没想明白那女子的意思,他只觉这雅间内比外面更压抑了几分。

 

那女子一进去便坐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身上,水蛇般柔软细嫩的腰紧紧贴在男子的身上,娇媚的声音酥到了骨子里,男子握着女子的盈盈柳腰,却半点眼神都没给女子。

 

“放那吧。”

 

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水生恭敬而小心地将盘子放下,心里却想着这声音怎么有几分熟悉。

 

放下了盘子,水生便空着手站在雅间内,身上破烂灰扑扑的衣衫与周围的华丽格格不入,他不安极了,双手不知往哪里放,羞怯再次占据了他的内心,他微微低着头,只看见桌对面坐着的人的衣衫布料华贵极了,却也觉得熟悉。

 

他顺着那人的衣衫不自觉地向上看去,便看见了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的那张俊逸的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