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碧

370浏览    12参与
小草Dessel
【扔旧货】仙三同人图:溪风水碧...

【扔旧货】仙三同人图:溪风&水碧

依然是旧货系列,我记不清是参与哪一次仙剑同人画集的投稿了,因为当时空闲时间少,这张溪风和水碧的图是赶工出来的,我自己不是很满意,而且貌似当时同人画集对投稿的甄选中,也并没有选上这张……

不管怎么说,仙三游戏的剧情我还是非常喜欢的,特别是关于花楹的结局,以及溪风水碧的支线剧情,是我最喜欢的剧情。当初我也曾在同好小伙伴们中画同人画的不亦乐乎呢。现在想来,有喜欢的CP,能开脑洞玩同人,即使是自娱自乐,也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啊。XD

【扔旧货】仙三同人图:溪风&水碧

依然是旧货系列,我记不清是参与哪一次仙剑同人画集的投稿了,因为当时空闲时间少,这张溪风和水碧的图是赶工出来的,我自己不是很满意,而且貌似当时同人画集对投稿的甄选中,也并没有选上这张……

不管怎么说,仙三游戏的剧情我还是非常喜欢的,特别是关于花楹的结局,以及溪风水碧的支线剧情,是我最喜欢的剧情。当初我也曾在同好小伙伴们中画同人画的不亦乐乎呢。现在想来,有喜欢的CP,能开脑洞玩同人,即使是自娱自乐,也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啊。XD

飘逸的小船

【重飞重】缘君 4

第三章 取次花丛懒回顾


一路杀到混沌最深处的空间乱流最频发之地,飞蓬寻觅半天,才找到了隐秘的牢狱,他勾唇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倒是好办法,难怪神界从未有谁怀疑…神族最高层皆亡消息之真假!”适才饮血的照胆神剑发出微亮光芒,飞蓬一剑横天、青光闪现,眨眼间银瓶乍破之音响起。


牢狱轰然破碎开来,九天、夕瑶、羲和、常羲、蓐收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看见飞蓬时,夕瑶瞬间泪落无声、梨花带雨,而九天、羲和、常羲、蓐收先是一愣,随即面上就浮起笑容,他们不约而同的庆贺道:“飞蓬/神将,欢迎回来!”


飞蓬的蓝眸露出松缓而欣喜的暖意:“你们没事就好,神界…”


九天玄女打断了...

第三章 取次花丛懒回顾

 

一路杀到混沌最深处的空间乱流最频发之地,飞蓬寻觅半天,才找到了隐秘的牢狱,他勾唇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倒是好办法,难怪神界从未有谁怀疑…神族最高层皆亡消息之真假!”适才饮血的照胆神剑发出微亮光芒,飞蓬一剑横天、青光闪现,眨眼间银瓶乍破之音响起。


牢狱轰然破碎开来,九天、夕瑶、羲和、常羲、蓐收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看见飞蓬时,夕瑶瞬间泪落无声、梨花带雨,而九天、羲和、常羲、蓐收先是一愣,随即面上就浮起笑容,他们不约而同的庆贺道:“飞蓬/神将,欢迎回来!”


飞蓬的蓝眸露出松缓而欣喜的暖意:“你们没事就好,神界…”


九天玄女打断了他的话:“无需担忧,父神早就有所预料,甚至,他其实是故意陷入天道的,毕竟神族一层不变太久已经从根部腐化,才得快刀斩乱麻。”天帝之女的语气是满不在乎的,她犹带笑意道:“葵羽偶尔来见我们也会提到现下情况,如斯强者为尊其实无甚不好,至少吾等之回归,只需要以力服人即可!”见大家都不假思索点头,飞蓬不由哑然失笑,但他脸色忽然一肃,皱眉看向虚空。

 

见状,九天玄女不由若有所思,夕瑶柔声问道:“飞蓬,你找到这里,想必是见过重楼了?” 


飞蓬微微颔首,他饶有兴趣的一笑:“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我赢了,他败了而已…不过,刚刚有魔族高手打破禁制,把他救了出去,祝愿那些个立功的家伙能不被魔尊灭口吧。”闻言,几位神族的眼神都颇为不解,飞蓬语气玩味的补充了一句:“先前本将生擒魔尊意欲走绝情道突破,但末了知晓你们没死,故而没真杀了他罢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九天、夕瑶、羲和、常羲、蓐收脸上闪过种种情绪,最后化为一阵震天的爆笑:“哈哈哈哈飞蓬/神将干得好!”但笑着笑着,夕瑶美目中又有淡淡的水光若隐若现,飞蓬垂眸暗自苦笑。


待笑声平息,神将才语气淡定的发号施令:“我们先回去再说吧,反正魔尊不傻就不可能留在原处,日后最少平分天下之事宜,九天你当慢慢斟酌,吾会让部曲给予支持,但本将只会对同级别对手出招。”早就有所自觉的九天也未曾客气的颔首而笑并拱手一礼,众神从混沌最中央出发,开始返回神界。


再说险地之内,重楼昏睡很久,第二天清醒时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可其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有不痛之处,根本就起不了身,他苦笑了一下,但眼中掠过一抹精芒,又干脆放任自己躺在床上,语气温柔的呢喃道:“飞蓬…”重楼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欣喜期待:“你终究未走绝情道。”


重楼不以为意的瞅了瞅四肢的禁魔链,但他眼神倏尔一凝,看向寝殿外喃喃自语:“速度可真快,炎波…”阖眸过了顷刻,魔尊若有所思道:“这回领头的居然是焰茗…”忽而一笑,他原本红润的脸色竟变得苍白如纸,语气满含淡漠的语气:“用此堪称狼狈的样子试探,希望你不要让本座失望!”


面容张扬肆意,素来未言先笑的魔将焰茗被魔尊以虚弱语气单独唤进来时,就已经做好了看见重楼重伤的准备,但他终究还是破功了,其眼神先是震惊,然后便化为怒火与焦急:“尊上!”焰茗不假思索的挥剑斩断禁魔链,却未发觉看似凄惨的重楼,眸底最深处的冷漠因他动作变为赞赏和信任。


在焰茗看来,重楼的脸色似乎因再无禁锢而很快恢复,但他侧头看向虚空,语气微带复杂的意味:“你们来的不慢啊。”焰茗心中一惊,转身就见溪风和葵羽的身影出现在当场,不过现下都是一脸不可置信。


重楼身上已经裹上了一层单衣,他从床上站起,语气艰涩道:“呵,感情从来都是不能算计的,不然结果只会是泥足深陷…”他看向溪风,颇有感慨的叹息一声:“同样是神与魔,但你和水碧当真很好。”


表情一滞,溪风一句话脱口而出:“飞蓬将军回来了?!”葵羽的眼神先是一亮,然后又暗沉下来:“算计?!”脑海里快速闪过昔日之事,聪颖如她不过片刻就反应过来,葵羽语气急促尖锐道:“当年…你是故意接近他的,你怎么敢?!”


重楼轻叹一声:“所以我遭报应了,本身栽了个彻彻底底不说,五十万年的煎熬才等到他回来,偏偏因为误会九天等都死在我手里,他差点就走了绝情道…”音调里满满都是苦笑,魔尊血瞳有着庆幸和淡淡的欣喜。


葵羽、溪风眼神扫过一片狼藉的床上,很清楚的瞧见纹刻的阵法,两魔脸色都是一变:“转灵之阵!”溪风表情诡异起来,葵羽冷哼一声,看向重楼的视线透着些许在场几位魔族强者皆明的嫉妒:“可惜将军最后心软没杀你!”


本处于震惊和茫然的焰茗终于彻底明白过来,他无声的倒抽一口凉气,将‘飞蓬’这个名字牢牢谨记,显然这是一个看似被遗忘,但实则为两界高手都明白的、可与魔尊媲美的顶尖禁忌!


这时,不想被气死的葵羽主动转移了话题:“既如此,魔尊准备如何?”她语带讽刺道:“可是想反坑报复回去?”


重楼勾唇露出一抹相当真诚的笑意:“我怎么可能如此呢?!但险地条件可算不上好,又如何能令曾经的第一神将满意?干脆请飞蓬住回他以前的府邸吧。”顿了一下,他笑容温和,语气却毋庸置疑:“是故还要麻烦天魔女与本座一同去,方能体现吾魔族一方之诚意。”


溪风僵了一下,他用高山仰止的眼神对重楼发出了敬仰的目光,而焰茗忽然想起魔尊在神界的府邸,不少去过的高手都一致不解,那温馨舒适的画风和平素张扬的魔尊根本不一,但他们尊上从来没有做任何改变,不会…他不由将眼神投在葵羽天魔女身上,她也不负所望,浑身颤抖、咬牙切齿道:“你…无耻!”雪亮的剑光闪烁森寒的杀意,毫不客气的刺向重楼,然魔尊身化残影,炎波血刃不知何时已回归其主之手,不过瞬息,天魔女和魔尊便交手无数次!


可最终,葵羽还是败下阵来,剑被重楼一手夺去,她面色冷然道:“好,吾答应你去劝将军,但…”葵羽冷笑一声:“将军同不同意,却是我无法确定的!而且,他若是起了杀心欲将魔尊留下,吾绝不会出手!”重楼不以为意的点头默认,他目送葵羽划开空间离去的背影,唇角弯起一个满意又期待的笑容。


重楼以一如往常的口吻对垂头的两位魔将吩咐道:“溪风,汝和水碧、女魃将飞蓬归来之事传出去,并将本座关押起来的飞蓬部曲都放了,顺便也向焰茗还有其他我族高手说清楚…”他言语满含凌厉的意味:“神族高层归来,两族注定平分权柄,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本座不希望听见任何反对意见!”溪风、焰茗都连忙应声自是不提。


神魔两族一统后四十万年,昔日的神族第一战将飞蓬归来,其在救出表面被魔尊宣称战死的天帝之女并几位神族长老后,以雷霆手段肃清神族内部。同时他亦派羲和、常羲、蓐收去往魔界联络散落族人,且各位神将隐藏之部曲也纷纷出力支援,两族最高层很有默契,皆未依仗武力出手,只依照兵法不停调兵遣将。几番血战后,神族与魔族仍然混居,但在天帝之女九天和第一神将飞蓬的精心谋划之下,神族终占据两界半壁江山,此时又有烛龙出关,命麾下龙族为飞蓬援军,令魔族不得不主动上禀最高层提议和谈。


对此,魔族顶尖高手皆表同意,且为展示和谈之诚意,魔尊重楼与天魔女葵羽亲自出面。最终,神将飞蓬住回其被魔尊占据的府邸,众人常见一神一魔相处融洽、切磋比武,由此可知,六界曾经盛传的魔尊和神将知己相交、情谊甚笃之语绝非妄言!


九天、夕瑶表情沉静,葵羽抿唇一言不发,焰茗不可置信的看着曾名巽昙、真实身份却为神将飞蓬的旧识甚至是他心中最倾慕的敌人,眼神忽然破碎开来,只得低头掩饰。这一幕被亲如姐妹的三位玄女看在眼里,不由交换了一个了然又叹惋的眼神。


而重楼此刻正巧舌如簧的劝着飞蓬,一神一魔都没有发觉焰茗的情况,虽然即便发现也不会在乎。终了,飞蓬瞧了神情坚毅又微带着倾慕的葵羽一眼,再抬眸看向重楼,其语气沉稳道:“本将今日就给天魔女一个面子,魔尊做好准备即可。”重楼粲然一笑,红眸里闪烁灼烈的情意,飞蓬微一愣神,蓝眸不自知的露出略微松融的意味。


当夜,执意睡在自己府邸偏殿的飞蓬以照胆神剑架上重楼颈项,他只淡淡一笑,毫不在意就躺在飞蓬身边,完全没有去管溢出的魔血,以及飞蓬本能搭于其心口处、杀意蓄势待发的手:“哪里有让主人睡客房的道理?你既不去,便只能我来了。”


飞蓬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他语气淡漠道:“我以为,你会有恨。”


重楼轻笑一声:“成王败寇,又是我欺骗在先,你报复有何不对?”他忽然握住飞蓬微凉的手,在无阻碍的情况下,十指相扣、温柔一笑:“我当真很庆幸,你没有走绝情道,飞蓬!哪怕你不会原谅,只要我还能看见你,就足够了!”


身体蓦然一僵,飞蓬侧过头没有去看重楼那双炽烈的红瞳,语气看似镇定却有微不可察的和缓:“夜深,魔尊该回去休息了。”在重楼拒绝前,他软硬兼施道:“当然,若魔尊不愿移步,本将另寻房间也可,反正现在这栋府邸早就是你的了。”


重楼只得苦笑了一下,但他在起身时给了飞蓬一个拥抱,没料到的飞蓬躲闪不及便被拥在怀中,一句简单的祝福之语令他在重楼走后还耳垂发烫:“好梦。”接下来的日子里,重楼处理完事务便来找飞蓬,或切磋比武或品茶论酒,一神一魔间,气氛温馨一如昔年在神魔之井。飞蓬的态度也因重楼始终不变的坚持渐渐软化,浑然不知在龙潭之内,其兄长烛龙好笑摇头,而天道之内,三皇对此表现各异,但终是祝福为主。


飘逸的小船

【重飞重】缘君 封面+文案+目录


提前发的春节福利,文案+超链接:

楔子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PASS:不知道封面从网上找自己改算不算侵权,如果原作者看见不同意请告诉我(╯▽╰)


提前发的春节福利,文案+超链接:

楔子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PASS:不知道封面从网上找自己改算不算侵权,如果原作者看见不同意请告诉我(╯▽╰)

飘逸的小船

【重飞】挽天倾 21

第二十一章 剑名轮回


重楼看着飞蓬受创的神魂被自己输入的灵力浸透,但吸收灵力、恢复伤势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自己输入的这些灵力并不多,但是要吸收完大概得一个月吧,这样下去,自己每隔一个月给飞蓬输一次灵力,痊愈大概要千年时间。


不过,神魔时间无限,倒是不着急,就是飞蓬得在魔界久住了,等飞蓬的神魂恢复到三皇境界后,神力恢复不过转瞬之间,到时候又能战个痛快。


心念流转之间,却听见了匆匆的脚步声,青竹停在花园入口,朗声道:“尊上,属下有事禀报。”


飞蓬也睁开眼睛,轻声道:“可以了,重楼。你还不去吗?”


重...

第二十一章 剑名轮回

 

重楼看着飞蓬受创的神魂被自己输入的灵力浸透,但吸收灵力、恢复伤势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自己输入的这些灵力并不多,但是要吸收完大概得一个月吧,这样下去,自己每隔一个月给飞蓬输一次灵力,痊愈大概要千年时间。

 

不过,神魔时间无限,倒是不着急,就是飞蓬得在魔界久住了,等飞蓬的神魂恢复到三皇境界后,神力恢复不过转瞬之间,到时候又能战个痛快。

 

心念流转之间,却听见了匆匆的脚步声,青竹停在花园入口,朗声道:“尊上,属下有事禀报。”

 

飞蓬也睁开眼睛,轻声道:“可以了,重楼。你还不去吗?”

 

重楼松开他,却没有出去,而是答道:“青竹你进来吧。”

 

青竹走进花园,首先便看到坐在一起的、看起来气氛很和谐的一神一魔,见没有出什么事情,她心里一松,但想起接到的情报,又犹豫地看向飞蓬。

 

重楼只是挥手,很干脆地道:“直接说,以后也一样。”

 

青竹心里对飞蓬的身份不由更好奇,但还是赶紧对重楼道:“尊上,不周山上的结界打开了一瞬间,从里面出来了一些…人,还有太子长琴的两个半魂。然后一曲琴音响起,等我们的势力能动的时候,他们都不见了。”

 

重楼皱了皱眉:“太子长琴从神界出来了?还有一些…人?”

 

飞蓬闻言却是笑了:“很正常,太子长琴的半魂在人间有羁绊,在未斩断之前自然不会永留神界。而人,那是地界幽都的,女娲娘娘派的援军,战事结束自然要回去了。”

 

重楼挑眉道:“果然,这次神魔大战,神界那边的统帅,其实一直是你吧,难怪我会被坑了!”

 

青竹一愣,不由得震惊地看向那个温和淡漠的神灵,据他们这些魔尊的心腹分析,这次的神界主事者,绝对是个智勇双全、冷静理智到残酷的神灵…只是如果真是公子,怎么会流落魔界的?

 

飞蓬微微一笑:“重楼,论兵法,你似乎就没赢过我吧?这一次你提前出关,瞒天过海、暗度陈仓,算是打破了我的布局,不过后来我也赢回来了,示敌以弱、引君入瓮,神魔两界还是打平。”

 

重楼嗤笑一声,道:“不错,论目的是你赢了不假,给了神界一记当头棒喝,优胜劣汰之下,活下来的普通神族都有成长为精英的潜力,倒是避免了腐化加剧、神界跌落六界顶端的可能。”

 

但是,重楼的语气很快就转为了幸灾乐祸:“嘿…如果是论结果呢?这次神界固然是保住了,但是没了战无不胜的第一神将,五帝和九天能哭死吧,等天帝回来了,本座倒要看他们怎么交代?!”

 

青竹瞳孔剧烈收缩,作为资历较深的老辈魔将,第一神将是谁她当然非常清楚,如果说重楼是魔界的传奇,那么飞蓬就是天界的神话,魔尊与神将平分秋色、惺惺相惜,倒是让六界不少知情者甚为感慨。她不由看向微笑着的飞蓬,难道…

 

飞蓬直视重楼,非常坚定地反问道:“天帝重聚娲皇神魂,却违逆天道,不然神族这次怎么会气运骤然降低?本将临危受命,此战所有决策都是本将决定。既如此,五帝和玄女需要做甚交代?!”

 

重楼有些无奈地摇头,眼中的心疼一闪而逝,却没能瞒过飞蓬,还有正震惊地看着他们的青竹:“所以你就开了护界法阵、封印神魔之井,同时也让本座被空间反噬,结果自己神力尽失、神魂受创地沦落到魔界?飞蓬,你当真一点都不后悔?”

 

飞蓬露出淡淡的笑容:“封印完毕,却因为气运差而倒向魔界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差的准备,现在只是…被你软禁…已经很不错了。”

 

重楼沉默半晌,叹道:“罢了,六界皆言神将飞蓬风光霁月、温文尔雅,但是认识这么多年,我早知道你性格一直很倔,现在看来,再轮回历劫,本质都一点没改。”

 

他转身拿过桌子上的剑,递给飞蓬,露出一个略带得意的笑容道:“你的照胆还在人间,在没拿回来之前,就先用这个吧…”

 

青竹站在旁边,她没接到指令不好擅自离开,不过已经低下了头,因为…她深深怀疑如果再不低头,自己就要被这两位闪瞎眼睛了啊!如果溪风和水碧在这里的话,八成会和她很有共同语言,当初他们夫妻就作为魔尊和神将的副手,看着这一神一魔以决斗的名义,天天秀恩爱!

 

飞蓬有些惊讶地接过来道:“这是…好像是陛下赐给守护神魔之井的神将专用的,但似乎又有不同?”

 

重楼“哼”了一声道:“你被贬下界后,本座连续杀了好几个镇守神将,他们的神兵都落在了本座手里…”语气带了些气恼道:“然后…伏羲派上了夕瑶。”

 

“噗”飞蓬忍俊不禁,赞道:“陛下果然英明神武!”

 

重楼黑着脸继续道:“哼,本座只好回了魔界,然后就把神兵都丢在炼器炉里融了,最后居然自己形成了一把剑,虽然没有剑灵,但是质地也算是不错,便被我收在了空间里,现在你暂时凑合用吧,照胆…我会帮你找到的。”

 

飞蓬拔剑,摇头笑道:“不需要,我实力没有恢复前,照胆还是放在人间吧,反正只要一恢复就可以轻松召唤过来…”语气转为期待,眼中战意不掩:“重楼,我们来比一下吧,武技!”

———————————————————————————

这一战,青竹安静地围观了全场,表情从震惊到崇敬再到木然,终于了解到了六界顶级存在的实力。

 

虽然重楼和飞蓬这次表现出的仅仅是武技,但她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上去,在不用全部魔力的情况下,绝对是被十招之内撂倒的结果,当初撑了一百多招,多亏了魔尊的爱才之心啊。

 

只是,一天一夜之后,她深深叹了口气,居然还没分出胜负!!!她眼睛好累啊,不过…魔尊似乎好像有点落入下风了?!不过,青竹皱了皱眉,已经从花园消失,身影瞬间出现在偏殿门口,有魔来敲门。

 

打开门,青竹有些惊讶道:“溪风、水碧?你们…”

 

溪风笑了笑道:“我们是来拜访…飞…”

 

青竹眼中精芒闪过,打断他的话,道:“进来吧。”把门关上,再次升起结界,转身道溪风、水碧道:“尊上和飞蓬将军已经切磋武技一天一夜了,还没停呢。”

 

溪风、水碧对望了一下,心里都是松了口气,水碧更是露出一个笑容,道:“这可真是久违了,我们去观战吧。”

 

花园里,重楼和飞蓬都感受到了他们的到来,但也没有停下,飞蓬的剑术多为灵活飘逸、偶尔狂风暴雨,身法更是灵动轻盈,几乎每次都能避开重楼的杀招;而重楼手持魔力凝结而成的刀,刀法大开大阖,正抗住飞蓬那千变万化的剑术。

 

溪风看了一会儿,惊叹道:“我怎么觉得…尊上和飞蓬将军…”

 

水碧点头,确定地说道:“没错,魔尊本就突破了,而将军的剑术,明显也突破了一个层次…咦最后一招了,快后退!”

 

语罢,他们赶紧退至相对安全的区域,即使只是武技切磋,估计也免不了石头碎裂、草木乱飞的情况,他们虽然不怕,但也不想被砸啊。

 

此时,重楼和飞蓬激战已至尾声,一神一魔对望一眼,眼中都是同样的意味,一招定胜负!

 

重楼眼神一凝,刀法瞬间又快了一层,整个魔强横迅猛地劈向飞蓬。飞蓬嘴角却微微上翘,不像以前那样迎上重楼,而是持剑在身前轻灵划动,剑光形成一圈圈波纹,组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袭来的重楼瞬间吞没。

 

眼前一黑的重楼脸色一厉,飞蓬抬手,剑光再现,漩涡骤然变小,压力和吸力却是猛然增大,令重楼被紧紧锁住,一瞬间之内动弹不得。然后再抬眼,却是天朗气清,漩涡已然散去。

 

对面,一袭蓝衣的神将正微笑着看着他,魔界的阳光为他温暖柔和的笑容镀上一层金边,仿佛天地灵气都为之折腰,瞬间便惊艳了时光。

 

重楼就站在那里看着飞蓬,几乎有岁月静好的错觉。只是耳边传来溪风等的叹息,这一战终究是他输了,其实很早就输了啊,连带自己的心。

 

飞蓬走过来,轻笑道:“难得看你这么呆愣的样子啊,重楼。” 而且你呆愣居然不是因为比武,而是…看我看呆了?

 

回过神的重楼神色复杂的遮掩道:“我输了,但这一剑只有一半,如果融入风灵和时间之力...叫什么?”这只是武技切磋,但若这一剑被飞蓬用在真正的决斗里…

 

飞蓬笑意淡漠道:“剑名轮回,最近方悟。”

 

见重楼若有所思,飞蓬又笑:“日后若还有机会真正决斗,你切记小心。”

 

重楼心里微微一震,占有欲油然而生,真是坦诚啊飞蓬,这让我如何甘心放手让你回神界?!魔的爱从来不是成全,所以,不要恨我。

 

重楼揉了揉眉心道:“此战打了一天一夜,收获不浅,我先回去了,飞蓬,你好好休息一下。”

 

飞蓬多多少少能猜到重楼现在的心思,他轻轻点头,然后转身道:“溪风、青竹,还不陪你们魔尊回去吗?水碧,多年未见,本将有些话要问你。”

 

水碧神情有些激动,道:“将军,我今晚留下来听从调遣。”

 

无辜被抛弃的溪风忍不住抽抽嘴角,青竹却是松了口气,都随着重楼出去了。


夙末

第一条Lofter,希望可以逐渐成为高产的人像摄影者吧

第一条Lofter,希望可以逐渐成为高产的人像摄影者吧

毛三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张红亚)


山水


左边是山

右边有水

我和水泥厂石料场夹在中间

烟尘和尾气弥漫起遮天的轰鸣

我顿失方位

不知道仁和智长什么样子

只看见不远处的柏油路上

奔突着日夜兼程的卡车

像极了凶悍的杀手

一路叫嚣狼烟


钓者


人和鱼僵持着

以看上去平静无奇相安无事的水面为界

互为牵制

这其间

双方都在拼却

各自的生命


网箱


出水即为鸟笼

外面

只有人的自由

唁唁的口条...

丁店水库拾零

 

(张红亚)

 

山水

 

左边是山

右边有水

我和水泥厂石料场夹在中间

烟尘和尾气弥漫起遮天的轰鸣

我顿失方位

不知道仁和智长什么样子

只看见不远处的柏油路上

奔突着日夜兼程的卡车

像极了凶悍的杀手

一路叫嚣狼烟

 

钓者

 

人和鱼僵持着

以看上去平静无奇相安无事的水面为界

互为牵制

这其间

双方都在拼却

各自的生命

 

网箱

 

出水即为鸟笼

外面

只有人的自由

唁唁的口条

 

小船

 

飘摇的舞姿

已经持续了千年

现在看来

动作似乎变形

节奏紊乱

桨歌也跑了调门

 

燕鸥

 

一支利箭

以鸟瞰的姿势

随时发射

致命的弹矢

然后谱写自由的旋律

颂唱和平

 

水位标尺

 

裸露的刻度

将历史大白于天下

曾经的辉煌

写在现有水位以上

生命的潮

一格一格

正在消退

 

 

土地再怎么苍老

这个爱美的老太太

总拿树做发卡

点缀她不服老的春心

我们难以想象

没有树的画面是什么样子

但是我们

至少可以预见

没有树

也就没有了风景

 

 

2011-5-15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

丁店水库拾零丁店水库拾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