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永瀬廉

2085浏览    37参与
辣炒cabbage

阿贝and廉

Abe&Ren

重温jfes时的意外发现

去外网瞄了一圈,好像确实只有我在搞他们俩(笑哭

阿贝and廉

Abe&Ren

重温jfes时的意外发现

去外网瞄了一圈,好像确实只有我在搞他们俩(笑哭

芊sakura

【King&Prince】koi-wazurai

ooc預警

設定大部分參考自mv,所以和本人人設不同

建議先去聽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噹~噹~」,下課鐘聲還未響完,平野紫耀就著急的拿出藏在抽屜裡的信紙,這是他剛才寫到一半的情書,「情書好難寫…」寫著寫著,他就因苦惱而趴在桌上,比起情書寫不出來,他更不想讓他那四個損友發現他在寫情書。

    平野有四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分別是數理科天才神宮寺勇太,籃球隊王牌高橋海人,美術部的岸優太,以及吉他部裡最受歡迎的永瀨廉,與他...

ooc預警

設定大部分參考自mv,所以和本人人設不同

建議先去聽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噹~噹~」,下課鐘聲還未響完,平野紫耀就著急的拿出藏在抽屜裡的信紙,這是他剛才寫到一半的情書,「情書好難寫…」寫著寫著,他就因苦惱而趴在桌上,比起情書寫不出來,他更不想讓他那四個損友發現他在寫情書。

    平野有四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分別是數理科天才神宮寺勇太,籃球隊王牌高橋海人,美術部的岸優太,以及吉他部裡最受歡迎的永瀨廉,與他們相比,平野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

    寫著寫著,平野總算是寫完了,但此時,身後四個人影逼近,平野拿起信紙仔細檢查,下一秒,情書卻從他手上消失,此刻信紙落入了高橋的手中,其他三人圍著高橋一起走出教室,平野感覺事情不妙,趕緊追出去。

    「欸!還給我!」平野追上去,此刻的高橋正慢悠悠地讀著平野寫的情書,平野抓到空隙,撲上前想搶走情書,但不小心失手,高橋注意到事態不對,感覺甩開平野,平野也不是省油的燈,緊緊抓著高橋不放。

    「海人!」一陣聲音從右邊傳來,高橋順手的把手上的情書拿向右邊,而站在右邊的永瀨順手接過情書,平野見狀後推開高橋往永瀨的方向衝去。

    永瀨將手上的情書拿高,因為身高的壓制,平野沒有辦法輕鬆拿到情書,只能趁著永瀨將手放下的空檔才能有機會拿到情書,「還給我!!」平野邊說邊使出全力要搶奪情書。

    「岸君!」永瀨把手伸向後方,岸順手接過情書,平野奔向岸搶奪岸手上的情書,「搶不到!搶不到!」岸一邊笑著一邊閃躲著平野的攻擊,「神!快過來!」岸起勁的把手伸長,神宮寺悠悠地走了過來,優雅的拿起岸手上的情書。

    神宮寺邊閃躲著平野邊讀著他的情書,但平野眼明手快的搭上神宮寺的肩,嚇了神宮寺一跳,平野趁著這個空檔奪回情書。

    「真是的!你們太過份了吧!」平野看著手中的情書,不知覺的開始傻笑,沒注意眾人圍在他的身邊看情書的內容,「不過…」神宮寺拿走他的情書,「你也寫的太爛了吧!」他吐槽著。

    這時平野才注意到情書被拿走了,「喂!還我啦!」平野想搶回情書,「等一下!我們在幫你查看內容」神宮寺把情書拿給永瀨,永瀨邊看邊搖頭,「你只會說喜歡嗎?多用一點形容詞」

    永瀨說完將情書拿給高橋,高橋仔細地檢查著,「紫耀,你寫錯字了!而且不只一個!」高橋看著紫耀的情書苦笑著,接著他拿給岸,岸接過情書一看後,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

    「你在畫什麼啊!這是小豬嗎?旁邊還有鉛筆擦掉的痕跡」岸邊指著平野畫在旁邊的插畫說,「那個是小貓…」平野無奈的說,岸將情書拿給神宮寺,神宮寺皺著眉頭,又推一推眼鏡。

    「為什麼我看不太懂你在寫什麼?」神宮寺苦惱的說,「你當然看不懂啊!你這個理科男!」平野搶回情書,「首先你先修改一下內容吧!」四人推著平野回到教室,給了平野很多的建議,但平野越想越不懂。

    平野坐在座位上看著手中的情書,他沒有多想,只是把自己想說的話寫出來,想要穿達給那個人,沒有華麗的辭藻,沒有特別的理論,沒有精美的圖畫,只是平凡的喜歡。

    此刻平野想通了!他不需要修改內容,因為這才是最純粹的想法,平野準備好信封,將信紙放進裡面,在信封上貼了個大大的愛心,看著眼前的情書,平野又不自覺地傻笑起來了。

    在平野沉浸於自己的幻想時,他的四個朋友從後頭來,抓住他的手臂,這時平野才發現事情不對,四人將他推進籃球推車裡與一堆籃球混在一起,平野坐在一堆籃球上,還是有點搞不清狀況,四個人推著推車,推往不知道哪個方向。

    「喂!你們要帶我去哪裡?」平野疑惑的問,「帶你去見你想見的人」高橋笑著說,「欸?什麼意思?」平野還是不太懂,「總之你先冷靜一下」神宮寺對著他說。

    「蛤?什麼意思?喂!你們說清楚啊!」平野不斷的詢問,臉上滿是慌張,「你可以先安靜一點嗎?」永瀨像是厭煩了一般對著平野說,平野才閉起嘴巴,但臉上的慌張的表情還是很明顯。

    推車推進了一間教室,平野看到內頭瞬間紅起臉頰,女孩站在自己的正前方,平野下了推車,「那…那個…」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平野瞬間緊張起來,連話都講不好。

    平野轉過頭回去,「我還是不要給好了!」平野擔心的說,「什麼啦!你不是寫好了嗎?快上啊!」永瀨推了平野一把,平野的眼睛看著眼前的女孩,露出單純的微笑,「那個…我有個東西想給妳…」

    平野翻了翻自己的口袋,發現不對勁,翻了所有的口袋,有找了找外套的夾層,平野轉過頭,他看著站在後面的四人,「我好像忘記帶了…」平野苦惱的說。

    「吼~」四人同時發出無奈的嘆氣聲,平野轉過身,女孩的表情有點疑惑,「那個…不好意思…」平野尷尬的笑著。

    示愛什麼的…真的好難!!!

除了平野紫耀其他人都是路人(×

其他人可以崩平野紫耀不能崩,我都懷疑自己是平野推了(並不是

原本想先寫I Promise,但是這篇要花比較多時間

其實這是我在寫不出宮玉車文時打發時間寫的🤣🤣

至於I Promise…我除了神君以外其他都有想到故事內容了,神君那個我真的看不出故事性

Rayyyyyy

「岸廉」暗恋

是一个单恋的小故事,BE。ooc属于我/土下座


出道那天,东京的深夜。


永濑廉一个人站在休息室的阳台上,望着密如繁星般的摩天楼,以及永远不停的不知将开往何处的车流。


东京真是繁华啊,即使现在早已过了凌晨12点。


身后时不时传来门把们的欢笑和碰杯庆贺的声音,永濑廉试图让自己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他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期待已久的出道并没有如预期般令他感到欣喜若狂。


相反的,他觉得孤独又惆怅。


他又把目光投向远方,回想着自己上京后发生的一切。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得偿所愿了啊。虽然他知道现在是应该带着希望向前出发的时候,可是他突然想休息一下,回趟家,像小时候那样随时去楼下...

是一个单恋的小故事,BE。ooc属于我/土下座


出道那天,东京的深夜。


永濑廉一个人站在休息室的阳台上,望着密如繁星般的摩天楼,以及永远不停的不知将开往何处的车流。


东京真是繁华啊,即使现在早已过了凌晨12点。


身后时不时传来门把们的欢笑和碰杯庆贺的声音,永濑廉试图让自己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他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期待已久的出道并没有如预期般令他感到欣喜若狂。


相反的,他觉得孤独又惆怅。


他又把目光投向远方,回想着自己上京后发生的一切。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得偿所愿了啊。虽然他知道现在是应该带着希望向前出发的时候,可是他突然想休息一下,回趟家,像小时候那样随时去楼下的小店就着牛舌扒拉几碗白米饭。


在这里,他没有家的感觉。


有人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一个清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廉!!大家都在找你噢!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永濑廉回过头,看见岸优太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手里拿着两杯果汁。


岸优太注意到廉脸上惆怅的表情,“咦?廉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可以跟我说说噢!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见廉没有回答,岸把一杯果汁递给他,和他并排靠在了栏杆上。


“嘛…不想和我说也没事…总之先喝果汁吧!很好喝呢。”


廉对上了岸关切的目光,不得不承认,岸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地去信任的力量。


“可以…和我聊聊嘛?”


“当然可以啊!廉能跟我分享我也很高兴呢。”


他们就这样靠在栏杆上,聊了很久很久,聊到门把们都回家,聊到东京的夜初显宁静。


终于,永濑廉率先打起了哈欠。


“啊呜~”


“咦?廉困了嘛?”


“嗯…啊!原来很晚了呢!”


“那廉感觉我好点了嘛?”


“好很多了呢,谢谢岸君陪我聊这么久。”


“叫我优太就好啦。看到廉开心起来了我也就放心啦!”


岸优太如释重负地笑着,“刚刚看到廉这么闷闷不乐,真的很担心呢。”


“那廉晚安啦!”


“优太晚安。”




从那以后,永濑廉发现自己在不时地用余光注视岸优太。岸优太身上那种强大的令人安心的感觉吸引着他不自觉地靠近。


他开始想法设法离优太更近一点。


“我想跟优太拍2shot噢!”


“优太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优太要来我家一起玩游戏吗?”


还有


-觉得最适合当男友的门把是谁呢?


-是岸桑吧,我觉得。身上那种令人安定又温柔的气场是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的吧?


舞台上,番组中,廉借着“距离感八嘎”的名义高调地在所有人面前无声宣告,看吧,那是我的优太噢。


渐渐地,岸优太也开始主动约廉出去吃饭。他们一起在对方家里通宵玩游戏,下班后一起去家附近的关东煮小店吃上一顿,天南地北地聊一通,即使在不见面的日子里,也会经常在sns上互发消息。


那个夏天,他们就像恋人一样。


就像。


果然是想要更近一步啊。生日那天把心意告诉优太吧?这么想着,廉的耳根红了起来。


21岁生日那天,他给岸发了一条信息,“优太,一起出来看场雪吗?”


“当然可以啊。”看到回答,廉再也无法抑制强烈的心跳。


永濑廉如约赶到约定地点时,发现岸优太早早地到了,背对着他坐在了公园中的长椅上。他没发现廉的到来,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林立的高楼。漫天飞雪不断落在他肩上,好像一副画一样。


画中人亦是意中人。


他一刻都不想等了。永濑廉快步走到岸优太身边坐下,“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岸朝他咧嘴一笑,“没关系噢。” 


那是永濑廉最喜欢的笑容,他不禁失神。


他低下头,试图忽视温度逐渐上升的脸颊。


“呐…优太、我想跟你说件事…”


“说起来,我也有事想跟廉说呢。”


糟糕,心脏好像要爆炸了。


“那、那我们一起说!”


“3、2、1——”


“优太、我——”


“——我觉得廉长大了,也应该学会保持距离了啊。”


一瞬间,永濑廉的心极速下沉,一下子坠到了冰点。


“优太在说什么啊…”


“不可能一直这么粘着我吧…我、我是说,是该意识到一直这样会引起误会的啦…你看,我相信廉也不希望看到这种结果对吗?”


令人压抑的沉默。


“……”


“这样啊。我知道了。”


“抱歉…我没意识到,我先回去了、、优太也早点回家吧。”


说完,没敢再看一眼岸优太的表情,永濑廉头也不回地跑进了越下越大的雪中。不对,是逃。


过了很久很久,永濑廉精疲力尽地瘫倒在一片被雪覆盖的草坪上。无尽的雪还在绕着他打转,他却意外地没有觉得冷,他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出道那晚的无所适从的孤独感一下子回来了,填满了所有思绪。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明明只是回到了原点,为什么这一刻的感受是如此痛彻心扉。


“原来自始自终都是我一个人沉溺其中啊,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啊。我在搞什么…为什么会想到告诉他,为什么贪心地想要更进一步…”


永濑廉自嘲地笑了起来,温热的泪水却从眼角滴落,滑到耳根,很快结成了冰。


一场始于夏天的轰轰烈烈的暗恋,随着东京的雪消逝在那个漆黑的冬夜。




“终究只是大梦一场,只不过在梦中的只有我一个罢了。”
















这是下晚自习后回宿舍的楼梯上偶然得到的灵感,谢谢那位戴着耳机认真写作业的学长啦~

夏日刨冰🍧

岸廉岸 好き♡︎

ooc有 自我爽文

實在是太喜歡岸廉了


有特殊癖好攻(受)岸x心機貓受(攻)廉


永瀬廉是猫。一只会变成猫的人。


这个秘密只有岸优太才知道


至于岸优太为何会知道,一切都要从那儿说起⋯⋯


岸优太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是在乐屋,他在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沙发上有一只猫,它正在玩弄着永瀬廉的手机,岸优太走过去,惊讶地说 "谁带猫过来了!!!"  永瀬廉知道这个笨蛋队长一定发现不了自己,所以在手机的备忘录上打上 "我是廉!!" 然后给了岸优太看,岸优太看了后,还是不相信,于是他便...

ooc有 自我爽文

實在是太喜歡岸廉了


有特殊癖好攻(受)岸x心機貓受(攻)廉



永瀬廉是猫。一只会变成猫的人。


这个秘密只有岸优太才知道


至于岸优太为何会知道,一切都要从那儿说起⋯⋯


岸优太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是在乐屋,他在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沙发上有一只猫,它正在玩弄着永瀬廉的手机,岸优太走过去,惊讶地说 "谁带猫过来了!!!"  永瀬廉知道这个笨蛋队长一定发现不了自己,所以在手机的备忘录上打上 "我是廉!!" 然后给了岸优太看,岸优太看了后,还是不相信,于是他便和这只猫一起坐在沙发上,准备看看什么时候才会变回人型的永瀬廉,可是等着等着便睡着了。

"优太优太!醒醒!我们要上舞台了!"

"咦!!这是⋯⋯⋯⋯廉!!你跑到哪儿去了!!难道你真的是猫变回来的吗!!"

"一会儿才跟你解释,我们先上舞台。"

"嗯嗯!" 然后岸优太匆忙地跑去了。

永瀬廉看着自己大好き的笨蛋队长跑去,轻轻地笑了。



"那可不行呢,这样下去优太君何时才会发现自己喜欢他呢"



tbc..

紫廉好甜又好虐

十年

紫廉生賀

※現實向 多少有𝐨𝐨𝐜 

※大致上紀錄兩人十年來所經歷的事


當遊戲結束的字樣跳出畫面時,永瀨才猛然回神,他又分心了。他煩躁地丟下遊戲手柄,打開那仍然無聲無息的手機通知欄。

時間是23:29,距離永瀨生日結束還剩半小時。

永瀨自嘲地笑了笑,他在期待什麼呢?早已不是過去的那種親密關係,他還奢望對方能再次在私底下祝福自己生日快樂?他應該慶幸還好今年有團內強迫的集體生日祝福,才不會又重蹈前年的覆轍:引頸期盼了一整天等來的卻是完全忘記自己生日的平野紫耀。

想到這裡,眼眶就不爭氣地紅了。

他搖了搖頭,氣自己還是那麼的愛哭,還是那麼的念舊,還是那麼的……...

紫廉生賀

※現實向 多少有𝐨𝐨𝐜 

※大致上紀錄兩人十年來所經歷的事


當遊戲結束的字樣跳出畫面時,永瀨才猛然回神,他又分心了。他煩躁地丟下遊戲手柄,打開那仍然無聲無息的手機通知欄。

時間是23:29,距離永瀨生日結束還剩半小時。

永瀨自嘲地笑了笑,他在期待什麼呢?早已不是過去的那種親密關係,他還奢望對方能再次在私底下祝福自己生日快樂?他應該慶幸還好今年有團內強迫的集體生日祝福,才不會又重蹈前年的覆轍:引頸期盼了一整天等來的卻是完全忘記自己生日的平野紫耀。

想到這裡,眼眶就不爭氣地紅了。

他搖了搖頭,氣自己還是那麼的愛哭,還是那麼的念舊,還是那麼的……在乎平野。

他想起初見平野的場景,那時,平野穿著一件印有流血的兔子的T恤,戴著黑色的口罩,獨自一人坐在樂屋的角落等待登台。

“ヤンキー” 是永瀨對平野的第一印象。

明明看起來很可怕,永瀨卻憑著一股不知哪來的勇氣,領著一群年紀相仿的jr們上前與平野攀談。

「名古屋から来たん?」

正當永瀨還想繼續回想過往時,一陣不合時宜的門鈴聲打斷了永瀨的思緒。

他起身走向門口,心裡猜測應該是不久前剛叫的外賣。

然而,

「呦。」

永瀨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人,

此時此刻,像夢境似的,平野紫耀出現在他家門前。

瞬間,原本積在心底的想念、愛戀、後悔、委屈全都順著眼淚湧出。

看著不知所措的平野胡亂地用大衣的袖子幫他擦淚,他噗哧的笑了出來,眼淚卻流得更兇了。

———上次哭得這麼兇的好像是WEST出道時呢。不,應該是去年的24時間テレビ吧。

平野喃喃唸著,看著永瀨哭泣的樣子,心想他果然還是沒變,還是那個又黑又瘦的愛哭蝌蚪,邊懷念著這種無謂的小事邊情不自禁地將永瀨擁入懷中。

「別哭。」

怎麼可能不哭嘛。永瀨在心中默默地吐槽,聞著平野的味道,同時感覺心裡流過一股暖流,兩人的距離好像又回到了當初在關西的時候。

永瀨緩緩地推開平野,身體卻因為離開熱源而打了個哆嗦。

平野見狀,笑著說道:「手伸出來。」永瀨伸出手,看著平野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包暖暖包,把它放在了永瀨手上。

永瀨失笑。

「你從哪裡學來的?」

「你說呢?」

平野看著他,露出得意的微笑,撿起他剛剛為了幫永瀨擦淚而放在地上的蛋糕盒。

「生日快樂,廉。」

糟糕,又要哭了,短短的幾分鐘內到底流了多少淚水呢?

「謝謝……」

「你真的很喜歡在最後關頭才祝我生日快樂呢。」

請平野進屋後,永瀨從廚房拿出兩瓶啤酒,反正怎麼看今晚他就是要住這了,不然也不會在這種深夜跑來替他慶生了吧。

吃著平野買來的蛋糕,喝著帶點苦味的啤酒。藉著酒精在腦中發酵、作用,他倆開始回憶起了過去。

「今年是我們認識的第十年呢。」

「你還記得啊。」

2012,炎熱的夏日,兩人在大阪松竹座相遇,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小指上的紅線將他們當時還未知的人生綁在了一起。

2013,兩人分別所屬的團體一起主持麥兜,進而熟識的他們,成為了當時對方最親近的人。

每次在樂屋裡,明明沙發上還有空位,永瀨卻執意要坐在平野的腿上,而平野雖然一直嫌棄他太瘦,屁股的骨頭戳的他發疼,卻從沒有真的把他趕下去,眼裡甚至有快滿溢而出的寵溺。看平野沒怎麼反抗,永瀬也就理所當然的霸佔著平野的大腿。

而今年,坐的不是平野的腿上,而是肩上。從不一樣的高度俯瞰一切,挺新鮮的。

2014,在春松竹的舞台上,兩人唱響了那首為他們做的歌曲——brother

就像歌詞裡所寫的:

You’re my brother Don’t you worry

何も心配はない(什麼也不用擔心)

いつもそばにいるから いつだって(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無論何時)

ナ・ナ・ナ・ナ 涙をぬぐって行こう(擦去淚水前行吧)

あの未来を 共に(共同走向 那個未來)

You’re my brother

【歌詞翻譯來源微博:Kei家的奶油鬆餅】

他們兩人也的確一直陪伴在彼此身旁,一起出道,一起走向了那個有著對方的未來。

2015,兩人一前一後的到了東京,成為了Mr.King vs Mr.Prince的一員。那年夏夜,六本木的天空上閃爍著無比璀璨的星光。而他們,也將在東京迎來一段新的旅途及關係。

2016,來到了東京,開始從這個僧多粥少的圈子裡,了解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競爭」。

看著在舞台上、在拍攝時閃閃發光的平野,永瀨有著說不出的複雜心情。羨慕平野的能力,又常被周遭的人說紫廉兩人是「對稱位」,使得永瀨對平野產生了競爭對手的感覺,也焦急地想要追上他的背影。種種情緒互相糾纏,漸漸地,他疏遠了平野。

2017,Mr.King 有了自己的限定冠番。一樣是在夏天,但,和相比兩年前,與站在一旁的人私底下早已沒有交集。

舞台上,一邊吃著對方餵給他的冰淇淋,一邊祈禱時間過得慢一點。原來,他還是想念過往的關係,永瀨理解到了這點。

不久後,永瀨開始會和平野打招呼,開始在樂屋裡向平野攀談。進度雖然緩慢,但能肯定的,橫亙在兩人之間的冰河在慢慢地消融。

2018,在5年前永瀨的畫中,麥兜的六人出道了,站在屬於他們的演唱會舞台上。而如今,他的夢想實現。站在舞台上的人卻再也不是當初畫中的人,唯有平野,那個一起走過無數個快樂、悲傷夜晚的人,和他並肩站在那個出道的世界裡。

2019,他們上了很多的節目,接了很多的戲,開始拓展他們的演員之路,也一起去了美國修行。

而他們的感情也是一點一滴的加溫。永瀨藉著在心動劇場裡的角色,向平野說出幾年前該說出卻藏在心底沒說出的愛意;在節目上接受被電的懲罰時,緊抓著平野的手臂;在音番廣告時趴在平野的肩上對著鏡頭微笑。

2020,世界病毒來襲,他們被迫關在家裡。好在下半年終於解封,他們兩人的見面次數也多了起來。

某次的音番上,為了社交距離而特別設計的舞台,他和平野隔著一塊玻璃向對方伸出手。看著站在玻璃另一邊的平野,永瀨不知怎的想起了當初的冰河期,就好像隔著一塊玻璃牆,明明平野近在眼前,心的距離卻怎麼樣也搆不著。

2021,兩人在演員之路又更邁進了一步。永瀨憑藉著弱虫ペダル獲得了日本奧斯卡新人賞,而平野則拍攝了輝夜姬的續集。

兩人的關係也日漸變好,九年的默契也時常展現在各種場合上,節目上、演唱會上、音番上……

2022,雖然剛開始,但他知道,新的一年也會是個很燦爛的一年。

從當初在關西的親密、因永瀨產生的競爭感導致的疏遠,到出道後的現在,他們花了十年,找到了最適合彼此的相處方式及距離。

永瀨抬頭,對上平野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的眼眸。

「我們真的在一起很長時間呢。」

「感覺十年一下子就過了。」

「我們還會再一起走過好幾個十年啊。」

他們相視而笑。

fin

Rayyyyyy

是谁靠着广告making恰糖

是卑微道廉人🥺

是谁靠着广告making恰糖

是卑微道廉人🥺

Rayyyyyy

「岸廉」关于选衣服那点事

永濑廉视角ver.


这次的番组是永濑和岸桑搭档呢。


高海在休息室的门口看着廉皱着眉头在满柜子的衣服堆里挑挑拣拣。


廉果然很重视跟岸桑一起的外景拍摄呢。


啊,岸桑来了,还是让他们独处吧~


(all廉向激推--高桥海人.jpg)


“staff桑说要出去了哦~!”岸优太把脑袋探进休息室,“廉动作要快一点啦!”


“啊好为难啊--!到底要穿哪件呢?跟优太出去一定要好好选衣服啊。”永濑廉懊恼地抓了抓头,把头发弄了个乱七八糟。


“我今天穿了黑色的噢!要不廉穿紫色的吧~!是对方的代表色呢!”岸优太冲永濑廉露齿一下。


廉的耳朵红了,干什么啊,说这么容易让人误...

永濑廉视角ver.


这次的番组是永濑和岸桑搭档呢。


高海在休息室的门口看着廉皱着眉头在满柜子的衣服堆里挑挑拣拣。


廉果然很重视跟岸桑一起的外景拍摄呢。


啊,岸桑来了,还是让他们独处吧~


(all廉向激推--高桥海人.jpg)


“staff桑说要出去了哦~!”岸优太把脑袋探进休息室,“廉动作要快一点啦!”


“啊好为难啊--!到底要穿哪件呢?跟优太出去一定要好好选衣服啊。”永濑廉懊恼地抓了抓头,把头发弄了个乱七八糟。


“我今天穿了黑色的噢!要不廉穿紫色的吧~!是对方的代表色呢!”岸优太冲永濑廉露齿一下。


廉的耳朵红了,干什么啊,说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岸优太视角ver.


今天要跟廉一起拍摄外景呢…


岸优太在选衣服的时候下意识地选了衣柜里唯一的一件黑色。


岸优太平时并不是很在意衣服的搭配,他是舒适派的。


嘛…这是廉的代表色呢,很适合今天欸。


就这件啦!!


岸优太回到休息室找廉时,他听到廉在翻翻找找,时不时还发出烦躁的叹息。


像一只懊恼的小黑猫。


看来廉没找好衣服啊…


“要快点了噢!!”岸优太探头喊道。


“知道啦…”永濑廉嘟嘟囔囔,“可是跟优太出去一定要好好在意打扮啊…”


岸优太悄悄地把脸别到衣服里,以防廉看到他通红的脸。


既然没选好的话,那那…要是廉也能穿我的代表色就好了!!


啊不行太羞耻了啊!!廉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吧。怎么办呢--


“要不…廉穿紫色好啦!!”


“欸?”


“看!我今天穿了廉的代表色呢!!”


啊啊啊啊啊好羞耻啊!!


等一下…廉真的换上了紫色欸!!!


(一点小妄想啦,想试试岸廉的日常!!)











Rayyyyyy

「道廉」前辈和后辈

道枝骏佑和永濑廉。


一个是生在大阪长在大阪的少年。

一个是生在东京却操着一口比大阪人还正宗的关西腔的男孩。


在节目上第一次见到道枝时,他还只是一个害羞的在前辈的怂恿下去试着去碰碰廉头发的小豆丁。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视发型如生命的傲娇鬼居然乖乖地把黑发凌乱的头伸到了小豆丁面前。门把们哗然。

好像…是他的话就没那么讨厌了呢。

作为前辈和后辈,他们的交集不多。偶尔上麦兜碰到一块的时候,道枝也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跟着哥哥们笑笑,懵懂而不知所措。

廉一边和同期们耍贫嘴,一边偷偷地渴望角落那个安静害羞的小奶团子能加入他们。

后来廉上京了。他以为他们再也没有一起工作的机会了。

道枝...

道枝骏佑和永濑廉。


一个是生在大阪长在大阪的少年。

一个是生在东京却操着一口比大阪人还正宗的关西腔的男孩。


在节目上第一次见到道枝时,他还只是一个害羞的在前辈的怂恿下去试着去碰碰廉头发的小豆丁。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视发型如生命的傲娇鬼居然乖乖地把黑发凌乱的头伸到了小豆丁面前。门把们哗然。

好像…是他的话就没那么讨厌了呢。

作为前辈和后辈,他们的交集不多。偶尔上麦兜碰到一块的时候,道枝也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跟着哥哥们笑笑,懵懂而不知所措。

廉一边和同期们耍贫嘴,一边偷偷地渴望角落那个安静害羞的小奶团子能加入他们。

后来廉上京了。他以为他们再也没有一起工作的机会了。

道枝远远地看着那个傲娇又爱调戏人的前辈在恋人榜的排名高居不下,担他的饭越来越多,最终他和另外五个闪闪发光如王子般帅气的前辈组合出道。他们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前辈与后辈。


他们的再见是在我裙的剧组里,饰演男主。

廉猛然发现,当年那个不及他肩膀高的小男孩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了。时光的雕琢使他的脸有了分明的棱角,少年迎着风向他打招呼。“廉君,请多多关照。”

看着已能和staff桑愉快交谈的阳光少年,廉有些出神。“原来你这家伙已经长这么高了嘛?简直是个怪物啊。”他还是很想欺负欺负他。

“没有没有没有,”道枝别过脸去,他不想让前辈看到他通红的耳根。

在道枝眼里,前辈廉君总是能轻易让身边的人喜爱他。廉君身边总是跟着一大群朋友,在空闲时间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好像从来没有正经过。每次他远远地望着人群中的廉君,忍不住地想加入他们。

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前辈与后辈的关系,竭力不让自己越轨。

那天长尾没来,休息室里只剩下道枝和廉。

“今天长尾不在呢。”

“是啊。”望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廉,道枝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脑袋卡了壳,接不上话。

“那家伙整天聒聒噪噪的,现在反而清净呢,”廉笑道,“果然更喜欢跟米七待在一起啊。”

“真的吗…?”

“前辈…真的更喜欢我吗?”

廉好笑地望着脸红到脖子根的少年,“脸这么红,很容易误会成你喜欢我啦。”

廉的打趣被一双抓住他双手的手打断了。

“你你你干什么…?”

少年把前辈摁在沙发上,脸通红通红的,声音微抖,“前辈…我真的喜欢你。”

“从第一面就喜欢了…”

“前辈是…怎么想的呢?”


“我也是。”





小不點&烏龜

想找一篇文

帶有一點健勝,偏ALL紫耀,最後配對是廉耀


健人要給勝利喝的東西有下X,被紫耀誤喝,之後紫耀有反應,大概只記得這些


應該是被老福特鎖文了😡,不知道怎麼找〒▽〒

帶有一點健勝,偏ALL紫耀,最後配對是廉耀


健人要給勝利喝的東西有下X,被紫耀誤喝,之後紫耀有反應,大概只記得這些


應該是被老福特鎖文了😡,不知道怎麼找〒▽〒

KOKO🖤💜

岸廉妄想2

我的妄想,可能都或多或少会结合一点现实。中文写,所以或多或少会有ooc请见谅QAQ。虽说是结合现实但是大概20%是现实80%是妄想叭。有时候还会出现杂志糖的翻译 大概。。这一章就是个过度。没有糖分🖤💜


(二)出道

    Mr.King的三个人关系一直都很好,加上经常一起活动,三个人就像三胞胎一样。



    最近,永濑廉在休息室总是心不在焉的,但是上台的时候不管是唱歌还是跳舞都感觉要把自己燃烧殆尽一样。像是想向谁证明自己。看到这样的廉,身为Mr.King的长男,紫耀不禁有点担心。



“廉,你最近怎么了?”看到廉筋疲力...

我的妄想,可能都或多或少会结合一点现实。中文写,所以或多或少会有ooc请见谅QAQ。虽说是结合现实但是大概20%是现实80%是妄想叭。有时候还会出现杂志糖的翻译 大概。。这一章就是个过度。没有糖分🖤💜


(二)出道

    Mr.King的三个人关系一直都很好,加上经常一起活动,三个人就像三胞胎一样。




    最近,永濑廉在休息室总是心不在焉的,但是上台的时候不管是唱歌还是跳舞都感觉要把自己燃烧殆尽一样。像是想向谁证明自己。看到这样的廉,身为Mr.King的长男,紫耀不禁有点担心。




“廉,你最近怎么了?”看到廉筋疲力尽的回到休息室,紫耀走了上去“感觉你最近有点,不对是很焦虑啊,有什么烦恼说来听听,我帮你想想办法?”




“紫耀,Mr.King VS Mr.Prince结成也快三年了吧。”永濑廉拿了一瓶水,走到镜子前坐了下来。




“嗯,怎么了?”




“我想出道”犹豫了一下永濑廉决定高速紫耀两年前发生的事。“紫耀你知道吗,两年前………”




第二天一大早,紫耀就把其他五个人叫醒。带着去了爷爷办公室。




“夹尼桑,我们想出道。六个人一起出道。”




平野紫耀深呼吸,对着眼前的爷爷说出了这句话。不仅仅是为了永濑廉和岸优太,六个人结成组合快三年,是时候迈出这一步了。




听到这句话,另外五个人瞪大了眼睛,好像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们准备好了吗?”和蔼的爷爷,看着眼前的六个人,露出了微笑。




“准备好了!”




“那就,出道吧。”




六个人相互看了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带到了发布会现场。




他们真的要出道了,名字是King&Prince。从VS变成&,感觉关系又近了一些。媒体问谁是队长的时候,永濑廉毫不犹豫的指了指岸优太。




“哎?我?”岸优太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毕竟演完哥哥扭蛋之后,三年了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出道了,可是现在,他站在出道发表会的舞台上,面对着一堆媒体记者,永濑廉说他是队长。




“喂,Kitty快说点什么别发呆”看到岸优太在发呆,永濑廉赶紧凑到他旁边提醒他媒体还在等他的回复。


 


岸优太这才回过神来。




“大家好,我是King&Prince的队长”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仮)”




发布会结束之后,他们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出道曲选了灰姑娘女孩。他们是国王和王子,粉丝当然就是他们的灰姑娘女孩,不管再平凡普通,她们也会拥有属于她们的王子。




出道曲的舞蹈,还有录音结束之后。他们就开始各种跑宣传。恨不得把一天当做两天来用。永濑廉找不到和岸优太独处的机会,只好把这件事一拖再拖。直到他们在晨间番组Zip的「銀座デビュー」板块被分在了一组。



今天就写到这里睡觉啦。下次大概就写銀座デビュー🖤💜那一期的妄想了。









KOKO🖤💜

岸廉妄想

基本上没有什么华丽的文笔,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系列。标题随时有可能改,因为是我的妄想,就暂时用这个名字了。不定期更新,也不知道能写多长ww如果能看了能喜欢的话。真的是太感谢了💜🖤


(一)他不知道这是告白


“喂,优太。快醒醒,吃早饭了”


    看着眼前熟睡的男人,永濑廉露出了微笑。他永远也忘不掉刚从大阪来到东京,见到这个像猴子一样可爱的男人的那一天。好像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冥冥中注定会在一起,可能就是从那一天就喜欢上他了。


    岸优太演完哥哥扭蛋之后,突然有一天就公布了Mr.King VS Mr.Prince,想着终于可以...








基本上没有什么华丽的文笔,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系列。标题随时有可能改,因为是我的妄想,就暂时用这个名字了。不定期更新,也不知道能写多长ww如果能看了能喜欢的话。真的是太感谢了💜🖤


(一)他不知道这是告白


“喂,优太。快醒醒,吃早饭了”


    看着眼前熟睡的男人,永濑廉露出了微笑。他永远也忘不掉刚从大阪来到东京,见到这个像猴子一样可爱的男人的那一天。好像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冥冥中注定会在一起,可能就是从那一天就喜欢上他了。


    岸优太演完哥哥扭蛋之后,突然有一天就公布了Mr.King VS Mr.Prince,想着终于可以经常在一起活动了,结果见面的日子却寥寥无几。


    一天,少俱录影结束后回到后台。


“啊。。好累啊”说着抱住了正准备换衣服的岸优太。


“干嘛呀,一身汗。快放开我我要换衣服了”


“有什么关系,让我充会电”不管再累的时候,只要抱着他好像所有疲劳都感受不到了。如果可以真的想一直抱着他不松手。


“Kitty,换好衣服陪我去吃拉面吧?有一家新开的拉面店。你应该会喜欢的”看到岸优太想要拒绝的样子,永濑廉接着说“我请你。”


听到永濑廉要请客,岸优太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家拉面店岸优太其实一直想来,但是最近前辈的Con,还有各种节目的拍摄实在太忙了。找不到时间,也不想一个人特地跑一趟就一直没来。


面上来之后,岸优太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永濑廉却看着岸优太发呆,没有动筷子。


“廉?不吃吗?凉了就不好吃了”说完岸优太又嗦了两口面。


“呐,Kitty如果我们能一起出道的话,就在一起怎么样”永濑廉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


“可以啊。”岸优太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可是一起出道不就是在一起了吗?”


“。。。。”永濑廉不禁冷笑,这个人果然没听懂他说的话,解释太麻烦了,反正他同意了就行“你答应了啊,我记住了。”


“答应了答应了,你快点吃。真的很好吃”虽然不知道永濑廉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严肃,但是管他呢,面好吃就行。

看着努力吃面的岸优太,永濑廉不禁觉得,这个人果然好可爱好想抱抱他啊。难道他上辈子是一个抱枕吗?为什么看到他就想抱抱他。嗯一定是的,而且还是无线可充电式的。

狐狸

第一次發文請多指教
永瀬廉人間瑰寶❤❤

第一次發文請多指教
永瀬廉人間瑰寶❤❤

星辰琉悠

大家,恭喜出道
本当におめでとう\(^o^)/
雖然剛認識你們不久,但愛你們的心一點也少不了

大家,恭喜出道
本当におめでとう\(^o^)/
雖然剛認識你們不久,但愛你們的心一點也少不了

二口
twi竟然被点图一个关西jr小...

twi竟然被点图
一个关西jr小可爱

然后果然 不画eghy就不会想太多

twi竟然被点图
一个关西jr小可爱

然后果然 不画eghy就不会想太多

就是个存照片儿的

JW 1月1日MY

[图片]

[图片]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XbtM7U 密码:扒ej溜

新年快乐~解压码虽然长但是不难,请忽略掉里面鬼畜的笑声.....以及恳请各位不要去和樱花妹交换,虽然你硬要去换我也拦不住你。。。。。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XbtM7U 密码:扒ej溜

新年快乐~解压码虽然长但是不难,请忽略掉里面鬼畜的笑声.....以及恳请各位不要去和樱花妹交换,虽然你硬要去换我也拦不住你。。。。。

就是个存照片儿的

永瀬廉 JOHNNYS' World 场限+近三次发的shop



1. JW场限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vi83V 密码:酒优1扒


2. ジャニワ场刊摄影:

链接:http://pan.baidu.com/s/1dExY5Fz 密码:艾斯m艾斯h


3. szTDC场刊摄影

链接:http://pan.baidu.com/s/1ges4KuR 密码:gl扒币


4. 特别公演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pAHRF 密码:优l哦五


5. 2012年至今所有的场限

链接:http://pan.baidu.com/s/1jGUIhcq 密码:awwc...





1. JW场限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vi83V 密码:酒优1扒


2. ジャニワ场刊摄影:

链接:http://pan.baidu.com/s/1dExY5Fz 密码:艾斯m艾斯h


3. szTDC场刊摄影

链接:http://pan.baidu.com/s/1ges4KuR 密码:gl扒币


4. 特别公演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pAHRF 密码:优l哦五


5. 2012年至今所有的场限

链接:http://pan.baidu.com/s/1jGUIhcq 密码:awwc


夏威夷的shop不在手边没法扫,另外平时不上LOFTER只有传东西的时候才上所以没法及时看私信,抱歉TVT 不接受任何密码相关询问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