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永远的七日之都

218.8万浏览    30999参与
无限折返

一步新生

主cp:树指【无性别指明,个人倾向女指】

含有:赛指友情向,微量萨指友情向

可能含有:ooc,个人理解,过度解读。

祝愉快———————————————————

       冬天。

  温度一天天地下降。现在是金秋,明天是万圣节,后天就是圣诞节,大后天就该是新年了。

  冷了啊。你站在街道中间,哈口气都是白色的。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在各式各样的店家中穿梭。你向前走去,店铺渐渐被你抛在身后,小孩子们的笑声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金黄的落叶铺满道路,踩上去的每一步都有股说不上来的绵软。你踏着些许不真实感一步一...

主cp:树指【无性别指明,个人倾向女指】

含有:赛指友情向,微量萨指友情向

可能含有:ooc,个人理解,过度解读。

祝愉快———————————————————

       冬天。

  温度一天天地下降。现在是金秋,明天是万圣节,后天就是圣诞节,大后天就该是新年了。

  冷了啊。你站在街道中间,哈口气都是白色的。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在各式各样的店家中穿梭。你向前走去,店铺渐渐被你抛在身后,小孩子们的笑声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金黄的落叶铺满道路,踩上去的每一步都有股说不上来的绵软。你踏着些许不真实感一步一步迈进小院子,一阵阵属于孩子们的欢乐笑声在向四周蔓延。

  你挎着包,无比自然地和门口的阿姨打过招呼就径直走了进去。

  黑色的,橙色的,彩色的纸花;南瓜,蝙蝠,稀奇古怪的形状;铅笔,卡纸,各种各样的工具……你在门口看着在教室里开开心心搞着手工活计的孩子们,直到有孩子举起被染了色的小手张扬地向你挥手。你抓着包带回了笑,迈开步子走进教室。

  “晚上好。”

  “晚上好!”

  “晚上好。”

  回应你的不仅仅是此起彼伏小孩子们的声音,还有教室里的某个人。

  明明是深秋,屋子里却浸透了春天的气息:深浅不一的叶片和泛绿的木质,与屋外遍地落叶的情况截然不同;色彩,欢笑,空气中淡淡的、淡淡的植物气味,还有某个角落里糖果的甜气。

  是啊,万圣节要来了。

  你听着孩子们闹哄哄商量自己要扮什么角色,心里被安逸充实。

  于是万圣节就这样来了。

  吸血鬼,洋娃娃,单眼海盗……甚至还有会说话的南瓜。你拿着万圣节的邀请函,踏进了派对的现场,踏进了故事的中心。

  真是不可思议的万圣节啊。你心想着,没注意到在一片欢乐中有人悄悄靠近。

  “指挥使。”

  你抬头看去。

  黑色,蓝色,幽蓝色在漆黑的翼展之下闪烁着令人驻足的光辉。明明是噩梦的颜色,却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谢谢你。”噩梦的颜色这么说。

  “很棒的派对啊。”你不太明白他在感谢什么,想要给孩子们一个万圣节派对的人是他,给节日增加了真实风味的是南瓜先生,服装是璃璃子设计的,资金是艾露比联系的……自己做的事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日复一日地来到这个院子,而派对确实如期举行了。

  所以换了话题。

  “是的,多亏了所有人。”骑士在外围轻轻的笑着,“这是给所有孩子们的派对。”

  “我希望你也会喜欢。”

  话音未落,不知道从哪出现的蛋糕合着生日快乐歌一起渐渐包围住一个还沉浸在派对气氛中的孩子。于是在所爱的人们的爱之下,不管是反没反应过来的,都被氛围感染,而那孩子的脸从迷惑迅速变成了欣喜,在所有人的祝福里度过了一场难以忘怀的生日。

  是啊,今天也是那孩子的生日。

  你看着那孩子高兴的样子,心想真是太好了。说真的,想要瞒住孩子们的试探比你想的还要困难,尤其是相当期待生日这样“大日子”的小孩子。会期待,会想象,会去向信任的人求证,与所有人一起期待这个日子,会盼望着自己迈过某个界限就成为不一样的自己。

  真好啊。但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时怎么安抚小孩子的情绪真是让人难做。

  寿星在蜡烛面前许愿,你趁着光线不明朗转开视线。月光下,骑士关注着他所守护的孩子们,笑容温柔而和蔼。

  你若有所思地回了神。

  /

  11月的某一天,天气正渐渐转冰。你例行来到中央庭打卡,开始一天安排。

  “哦,指挥使。”在走廊里和谁相遇。你认得,是中央庭的工作人员。

  “有什么好事吗?”你指指嘴角,“看起来很高兴呢。”

  “啊。”那人有些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好意思地笑了,“有那么明显吗?”

  “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来人挠挠头,像是在说什么难为情的事情。

  “真的?生日快乐啊!”你由衷向对方道贺,摸遍全身只找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塞在口袋里的草莓糖,“不好意思啊,我好像没什么东西……”

  “没关系的。”工作人员摆摆手,“下班后我要和朋友们一起去喝酒呢。”

  “这样。那你还是带着这个吧。”你把手里的草莓糖交给了面前的人,“有必要的话就吃一颗吧。”

  对方接过你的糖,简短地对你说了声谢谢后你们就各自忙自己的去了。在一般的普通员工下班的时间你听见走廊和大厅里陆陆续续响起“明天见”的声音。直到声音消失得差不多了之后,你才放下手里的活,伸个懒腰看了看——今天的量应该是完成了吧。

  下班了——你挎着自己的包准备享受一天难得的个人时光,偶然间路过一个工位时瞄了两眼。

  啊。桌子上摆着张小小的照片,看样子是主人和自己的朋友拍的合照。

  是白天遇到的那个人。

  是和朋友们喝酒庆祝吗。你站在原地想了想,离开了。

  第二天,你在昨天路过的工位上放上一小包自制曲奇,以及一些醒酒药。

  曲奇是哪里来的?怎么说呢,一些总是会送曲奇做礼物的人还有一个家务全能的女仆小姐,你算是被动学会了一些技能。

  至于后来对方和你打招呼亲切了很多是后话了。

  /

  新年的钟声每天在逼近。一转眼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你现在站在圣星教会的门口。

  临近节日,整个交界都市都开始变得忙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节日让城市再次染上不一样的色彩。彩灯、歌声、人们的笑容,真真假假的白胡子老头在这个限定的时间点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不管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的人都察觉到了:圣诞节要到来了。

  你打开终端,翻翻找找视线停在某个联系人上面。

  棕发的神官,有一双天空一样透彻的眼睛。

  你想起这天是神官的生日。

  你迈步走进教会,花坛里的修女对你点头微笑,附着重甲的手下是她精心照料的植物们。

  “瑟雷斯修女。”你向对方点头示意。

  “赛斯神官今天在吗?”

  修女略微点头示意,你向里走,伸手去敲教会的某扇门。门开了,里面探出了一只乱蓬蓬的棕色脑袋。

  “指挥使?”神官懒懒的下垂眼看到你的时候睁大了,他理理自己蓬松的头发,扯出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

  “不是吧,指挥使——你不会是来要求我去干活儿的吧?”神官站在门口,脸上贴着崭新的胶布,眼镜腿上的胶带反着光。

  “就算是晏华也不会那么绝情的好吗?”你拉着调子,无奈地从包里拿出早早包装好的礼物盒,“生日快乐,赛斯。”

  “哇哦,生日礼物?”神官有一秒钟的愣神,很快他敛敛开玩笑的神色,接过你的礼物,“里面——”

  神官拿着手里的包装盒,端详一会儿又转向你:“我猜不出来呢,指挥使给我带了什么?”

  “新的眼镜。你原来的那个,”你点点太阳穴附近,那副被胶带缠住腿的岌岌可危的镜架,“还是最好不要用了吧。”

  “雪中送炭嘛,指挥使!”神官又恢复了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好像从他脸上总是看不到正经一样。

  “啊,还有啊。”你也没急着走,赶在他开口之前又抢着先说话,“既然你在前几天的讨伐战里受了伤,诺。”说着,你又从包里掏出一张通知单来:“你这几天就放假好好修养吧。”

  笑嘻嘻的神色猛然从神官脸上消失了,不可置信地看着你手里的通知单:“假期?华仔居然给我批了假期……啊,疼。”

  你趁机伸手给他头上来了个爆栗:“这可是压上了我的信誉的,不要到处乱跑了ok?”

  你把通知单塞到神官手里,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地看看纸上的字,干笑两声走掉了。你的余光瞥见个身影,一转头高个子的男孩从边上的角落慢慢走过来,你出声叫住了他:“啊,伊萨克!这儿——”

  男孩注意到你,向你走了过来。灰黑色的圆眼睛看着你,似乎还是不太习惯直视别人。

  “有什么事吗?”

  “刚想有谁就好了,正好你来了。”你看着神官离开,感觉他确实是听不到这边的对话之后把别的东西交给了面前的男孩,“给。”

  “这些是,什么?”男孩看看你掏出来的东西:隔热手套,一包曲奇,一个小蛋糕……甚至还有一包草莓,带出来一截彩带。他看你的包,又看看自己手上堆的东西。他很好奇,你那个看起来不大的包里到底是怎么塞下这么多东西的?

  “唔……派对用具?”你半开玩笑地笑笑,“伊萨克你们今天是不是在烤蛋糕呢?我觉得这些可能用得上……嘛,虽然原来打算是交给修女们的……”

  “也算正好吧,毕竟伊萨克做饭还是很不错的对吧。”

  “那么还有一件事拜托伊萨克哦。”你已经后退一步,即将离开教会的台阶。而男孩听到你的话,暂时顾不得手里的一堆东西,看了过来。

  “既然是伤假休养,拜托伊萨克好好看着赛斯一下——伤患就不要到处跑了,而且饮食作息也要健康才行。”

  你摆摆手,准备离开教会。

  “草莓还是尽快用掉的好哦,很快就会坏的。”

  你笑着,抬步向隔壁走过去。鲜红的草莓饱..满漂亮,说是拿去评比的也有人信。酸甜的味道散布口腔,你的心情也跟着沉浮起来。

  /

  五天就想拆掉圣诞装饰换上新年氛围是不是有点太勉强了。

  工作量太大不说,就算忙得过来花掉的材料和钱也不是小数目——至少对这个院子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所以这套装饰至少要维持一星期吧。

  而这段时间里,中央庭的工作突然繁多起来,工作人员来来往往试图补完自己摸鱼欠下的债;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打着电话说自己要回家了;商家打着喇叭喊着打折清仓……然而直到新一年的数字气球贴上商店的窗户,你才发觉新年真的要来了。

  新年啊。

  手里的袋子装着一堆材料,你在路边思考着。

  “老师说今天要晚些回来哦。”金发碧眼的小姑娘从里面跑过来,从你手里接过一部分袋子。

  “是吗……等等哦莉莉娜,那些不是放那的。”你叫住差点放错东西的小姑娘,“有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呢?”

  “姆……”小姑娘歪着脑袋,“好像是…晚饭之前肯定会回来。”

  晚饭之前。你在心里计算了下。那么大概是五点之前都不在。

  时间足够。在放下手里的东西的同时你叫住了要离开的小女孩:“莉莉娜。”

  “要不要帮我个忙?”  

       /

  临到年底突然有事真是打人个措手不及。

  不管是谁都会这么想的。

  路的尽头是熟悉的院子,推开门就能看到里面的小孩子们,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在进行晚饭前的娱乐活动。再合适点的话大概是会看到某个人在孩子群的中间,合着太阳最后的光定格在视线里成一副框画。

  理应是这样。

  现在是晚饭时间了。

  门把手开启的声音是开始的信号。

  在木色出现在门板的缝隙中的时候,白头花的小姑娘从安静里冲了出来,在怀里仰起笑得灿烂的脸。“嘭”,礼炮响的一瞬间灯被打开了,闪闪发光的不止是彩纸花,还有等候多时的脸蛋们——

  “生日快乐——”未经彩排的声音高低起伏不整齐,充满七嘴八舌的快乐。孩子们像欢乐的雀鸟,拥着高树向前走,来到杯子蛋糕的堆成的巣前。

  从板凳上下来的你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蜡烛和打火机,趁着热闹插在不知道谁做的蛋糕上面。也不知道谁闹哄哄地说着“许愿哦”“许愿!”在树人先生答应的一瞬间全部安静了下来。

  “老师许了什么愿啊?”一个孩子问。

  “嘘!说出来就不灵了!”另一个孩子挡住他的话。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从哪里流传的,孩子们间小小的迷信。

  于是礼物盖过沉默,攥在手里的礼物从每个孩子那里举到大家的老师面前。一张画,一朵纸花,小小的纸鹤和蛋糕上的糖霜……在树人先生不在的短短几个小时里,孩子们拼凑出了自己的爱,迫不及待地想展示出来;最不缺耐心的院长老师,仔细分辨那些七嘴八舌里纯真的心意。

  闹哄哄的生日派对,闹哄哄地打扫战场。忙碌了一下午的孩子们精力条已经见底,就算是有心见证新一年到来也抵不住自己揉着眼睛打哈欠,最终被你和院长先生哄上床。门口的那堆礼物,只能是等新年孩子们在床头拿到了。

  等到树人先生有空去整理孩子的礼物时,你却悄悄走到空房间的落地窗边,坐下看星星点上夜空。

  直到有摩..挲声向你一点一点靠近。

  “不会冷吗?”熟悉的,温和的,轻柔的声音在身后一点点的地方响起来了。大概手里还拿了件外套什么的。

  “现在还好吧。”你看着远方不曾停歇的灯光,在郊外的学园上空留下浅浅的四处晃动的光路。

  身边有窸窣窸窣的响声。

  你摩挲怀里的包装纸,摩擦的声音通过皮肤传到神经里。

  树人先生在你身边不远处坐下了,手里的外套还是递给了你。你接过外套看到他手里还有一件,心想树也是会怕冷的啊。然后你们谁也没说话,他似乎是顺着你之前的视线一直看着天。你偷偷瞥了他一眼,余光里他似乎有个红鼻头。

  “指挥使不困吗?”

  “现在吗?还好吧,我不是很想睡觉。”

  现在是几点了呢。你敲敲身边终端的屏幕。现在已经不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而且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

  “而且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难得有空,我想自己见证一下新年到来。”

  孩子们都睡着了,刚才还在热闹的院子,转眼一下就安静下来。

  “给。”

  就像是变戏法一样的热水和保温杯。

  “谢谢。”提前放了一段时间的水杯被水温捂热,水温也降到刚刚好的程度,温暖了你开始发凉的指尖。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搭配城区方向的灯火和校园里的少年们偷偷摸摸的吵闹声。这座灾难中的城市没有被持续不断的袭击打倒,人们在生活中站起来,用自己的方式再次庆贺崭新的未来。

  “蛋糕的味道很不错。”

  “是吗,那太好了。”杯子里自己的眼睛似乎有点点亮光。

  “是指挥使把孩子们组织起来的吧?”

  “如果我否认的话你会相信吗。”你用轻松的语调和调侃的语气回他,“但是院长先生真的没有告诉过大家吗?虽然我也只是在终端上看的资料罢了。”

  远处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开始放烟花了。

  “但是啊,大家很开心哦。”小小的烟花在远处,在这个距离看的话只能看到一个个圆形在城区的方向上空开放,“所有的孩子都帮了忙,礼物、蛋糕、派对……甚至是屋子里的装饰也稍稍修改了。”

  你闭上眼睛去回想下午发生的事情。

  “每个人都很开心哦——能和大家一起为自己喜欢的老师做一些事情。”

  “是吗。”树人先生的声音轻轻的,就和他以前和孩子们说话一样,“很开心吗。”

  “毕竟孩子们很少有机会选择自己为你做些什么吧。”

  烟花慢慢变多了。高校里也有些不知道哪儿来的小烟花“咻”地一声飞上夜空,然后有成年人和少年们的声音传了过来。

  “指挥使呢?”

  “嗯?”

  话题转得你猝不及防,你一时甚至找不到话可以接。

  “指挥使觉得开心吗?”

  下意识地向对方看过去,你看见树人先生正微笑着看着你,浅棕色眼睛前的镜片有点上雾,没挡住远方烟花的余光落在木色里闪闪发光。

  “我,吗。”你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抬头看看远方数量和花样都变多起来的烟花。

  “很开心啊。”你低下头,假装自己还在喝手里早就凉了的水,包装纸的摩..擦声和你的声音在渐渐吵闹的烟花声中开始被覆盖,“你喜欢的话当然会更……”

  “10!”

  远方的灯光猛地加大力度,还有隐约的欢呼声传来,突兀地打断你的思路。新年,就近在眼前了。

  “9!”

  倒计时也感染了高校的少年们,大概是宿舍的方向吧,传出的一声欢呼信号加入反应过来的同学捕捉,变成一场无需会面的默契聚会。

  “8!”

  广场的大屏幕应该在不断变换着数字。

  “7!”

  如果打开终端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网络上和其他朋友共度此刻。

  “5!”

  你似乎听到隔壁的教会在准备新年的祝福,赞美诗的歌声慢慢地飘到周边。

  “3!2!”

  呼声中是人们压抑不住的兴奋。

  “1!”

  一年的最后时刻。

  “0!”满天的烟花和欢呼在倒计时归零的那一刻弥漫整个夜空。你捏着怀里的礼物一扭头对方已经拿出礼物到你面前了。

  “新年快乐。”树人先生笑着,“希望你能喜欢——那样我也会很高兴的。”

  你顿了顿,突然笑出来:“什么嘛。”

  “被你抢先了。”

  于是你慢了一步拿出包装纸已经被捏得有些褶皱的礼物盒。

  “新年快乐,乌鹭先生。”

  “还有,生日快乐。”/

幽子yoko
额啊啊我有罪我忘了龙龙的生日!...

额啊啊我有罪我忘了龙龙的生日!速来补票!

额啊啊我有罪我忘了龙龙的生日!速来补票!

盐水你别死啊
龙龙生日快乐!忙里偷闲画了个小...

龙龙生日快乐!忙里偷闲画了个小图,等过年放假了再好好画一张吧!(大概)

龙龙生日快乐!忙里偷闲画了个小图,等过年放假了再好好画一张吧!(大概)

弥荒_不想猝死
他是春风。 速涂的,今年太忙了

他是春风。

速涂的,今年太忙了

他是春风。

速涂的,今年太忙了

铭月铃木
龙龙生日快乐(///▽///)

龙龙生日快乐(///▽///)

龙龙生日快乐(///▽///)

聆子

踩点祝拢龙生快!死线终于赶上惹!2021最爱的男人!

踩点祝拢龙生快!死线终于赶上惹!2021最爱的男人!

铃月cr

生日快乐,赶上真是太好了🎂❤️

生日快乐,赶上真是太好了🎂❤️

不想写journal
“指挥使。” “工作辛苦了。”...

“指挥使。”

“工作辛苦了。”

“晚上想吃些什么?”

——————

文案苦手终于发完了

拼拼凑凑凑了一个月凑满了12张,期间还经历了学期末。。。辛苦了,我自己!

一年之内大概都不会再想画这个男人了,短暂地 和你说再见吧

但是彼安汀,我会一直喜欢你的!我会争取明年自己凑一个24h的!过去的一年辛苦了,新的一年里也要加油啊!

“指挥使。”

“工作辛苦了。”

“晚上想吃些什么?”

——————

文案苦手终于发完了

拼拼凑凑凑了一个月凑满了12张,期间还经历了学期末。。。辛苦了,我自己!

一年之内大概都不会再想画这个男人了,短暂地 和你说再见吧

但是彼安汀,我会一直喜欢你的!我会争取明年自己凑一个24h的!过去的一年辛苦了,新的一年里也要加油啊!

夏昀卿

龙指

#晚安无梦

#双视角,末日

#男女自行带入


第七天

尤里埃尔

我再一次找到了我的指挥使,虽然已经无数次见过他没有记忆的样子,但依旧会因为他忘了我难过,为他看到我的笑容而开心

指挥使

这个人……给我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但我确实想不起来他是谁了,失忆可真是让人头疼,努力去了解他吧


第六天

尤里埃尔

他似乎做噩梦了,一晚上我都守着他,看着他时而梦呓时而紧张,甚至冷汗布满额头,并且……我无法叫醒他,只好握住了他的手,希望能有点效果吧

指挥使

来到这个名为交界都市的地方的第二天,我梦见这里似乎毁灭了,高楼在坍塌,周围都是被紫色结晶吞噬的怪物,我很害怕,我该怎么办?好像有...

#晚安无梦

#双视角,末日

#男女自行带入



第七天

尤里埃尔

我再一次找到了我的指挥使,虽然已经无数次见过他没有记忆的样子,但依旧会因为他忘了我难过,为他看到我的笑容而开心

指挥使

这个人……给我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但我确实想不起来他是谁了,失忆可真是让人头疼,努力去了解他吧


第六天

尤里埃尔

他似乎做噩梦了,一晚上我都守着他,看着他时而梦呓时而紧张,甚至冷汗布满额头,并且……我无法叫醒他,只好握住了他的手,希望能有点效果吧

指挥使

来到这个名为交界都市的地方的第二天,我梦见这里似乎毁灭了,高楼在坍塌,周围都是被紫色结晶吞噬的怪物,我很害怕,我该怎么办?好像有人握住了我的手,很温暖


第五天

尤里埃尔

指挥使昨晚的情况较前一次稍微好了一些,今天该去巡查了,当然不能让我的指挥使饿着肚子去,那就简单给他做些甜点好了

指挥使

似乎和前一晚一样,那个人也握住了我的手,梦境坍塌似乎慢了些许。依照安托涅瓦小姐的嘱咐,今天该去巡查了,他早早的把饭做好了,很精致,也很美味


第四天

尤里埃尔

昨天去巡查,他被怪物挠伤了,按理说轻度擦伤应该不会对指挥使造成太大损伤,实在不行还会有医院,但他却因此陷入长时间的昏迷,清醒的时间很少。那些怪物有问题?

指挥使

我似乎……又睡着了,梦里的坍塌愈演愈烈,我不知道这次那个人是否还在我床边,我现在需要一个人面对这场梦了,我很想清醒,但是有个声音在阻止我醒过来


第三天

尤里埃尔

那个女人找我了,啧,麻烦的上司,她跟我说,她要放弃这个箱庭了,永远放弃这个有指挥使存在的箱庭,我要不然尽快抽身离开,要不然和指挥使一起永远的停留在这里,这需要选择吗?从我爱上他随着他穿梭每一个箱庭的时候,结局就已经被定好了

指挥使

那是个很温柔的女声,但在这梦里却显得格外刺耳,她说,永久的沉睡吧,这个世界马上要毁灭了,我也是,睡着了就不会痛苦了。真的是这样吗?外面似乎有人还在等我,我不能就这样睡过去了


第二天

尤里埃尔

他醒了,其实,他的眼睛很好看。我不知是否该把埃索琳的话告诉他,他有知情权,但我想让他开心一些。那怪物的事查出来了,希罗背叛了中央庭,用黑核造出了那些怪物,似乎是用特制的药剂专门用来对付指挥使的,啧,要不是宝贵的时间不应该浪费,我真想亲手抹了他

指挥使

难得清醒了,他依然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依稀记得醒来前那个声音告诉我,我会后悔的。有他在,我想她是错的。外面的天是灰蒙蒙的,难道,我的梦要成真了?


第一天

尤里埃尔

他淡然的望向窗外,问我我们会不会死,我很想安慰他不会,但是,我说不出。紧接着,他又问我大家怎么样了,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一直守着他,除了安托涅瓦小姐之前来过一次,我没有跟外界任何人接触过。他似乎……有点指挥使该有的样子了,但我并不希望他变成这样

指挥使

窗外的天色更暗了,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也或许我们没有未来,那……大家呢?是不是……我不敢想,他也不清楚。或许,这就是神的安排吧,我们反抗不了,幸好他还在我身边

末日

尤里埃尔:该睡了,我的指挥使

指挥使:我不想在做那些奇怪的梦了

尤里埃尔:都过去了,今晚你会无梦好眠

指挥使:晚安,我的尤里埃尔

尤里埃尔:晚安,我的指挥使


箱庭崩塌,指挥使梦里的一切都成为了现实,他们被掩埋在废墟之下,世界,重归于宁静。

                                                                                   END

芣苢
生日快乐!!! 明天还要上课紧...

生日快乐!!!

明天还要上课紧急摸鱼实在没时间细化了果咩!!!

生日快乐!!!

明天还要上课紧急摸鱼实在没时间细化了果咩!!!

海橘青柠
🍰HB to 彼安汀🍰 终...

🍰HB to 彼安汀🍰

终于赶上了差点迟到!

        龙龙的生日赴约,水面上的舞蹈与倒影下安静凝视着指挥使的庞大白影,太浪漫了蛊的我说不出话​​​。

       全程脑内循环《迂回步》里的这句歌词——“我偷看你眼眉,有星辉点缀,呼吸慵懒化作了水;脚尖点地叩开谁的心扉 心驰神往谁不避讳。”

       祝龙龙1.16生日快乐!...

🍰HB to 彼安汀🍰

终于赶上了差点迟到!

        龙龙的生日赴约,水面上的舞蹈与倒影下安静凝视着指挥使的庞大白影,太浪漫了蛊的我说不出话​​​。

       全程脑内循环《迂回步》里的这句歌词——“我偷看你眼眉,有星辉点缀,呼吸慵懒化作了水;脚尖点地叩开谁的心扉 心驰神往谁不避讳。”

       祝龙龙1.16生日快乐!(晚入坑人每天都在惦记着和服复刻)

不想写journal
没画完的狂草 但是还是发了

没画完的狂草 但是还是发了

没画完的狂草 但是还是发了

不要的小趴可以给我

彼安汀生日快乐呀 正好存下挺久之前的摸鱼


...

这滤镜到底加不加呢

彼安汀生日快乐呀 正好存下挺久之前的摸鱼


...

这滤镜到底加不加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