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永远的君主

15.5万浏览    948参与
大伟电影
穿越平行世界,找到记忆中的恩人 
穿越平行世界,找到记忆中的恩人 
大伟电影
平行世界的国王,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你敢想象吗
平行世界的国王,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你敢想象吗
杀青❗️

软肋(衮乙)

·君主夫妇

·关于名场面的yy

--------------------

正文:


郑太乙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成为别人的软肋。


从光化门广场,白马上的初遇,到没有时间也没有风雨的结界,她挥手,将思念的种子洒向从不开花的土壤。


坚强强大如她,早就不需要别人的庇护。


她从小学拳,父亲教的那些法与道,都牢牢地记在心里;做了刑警之后,大多数时间都面临着生命的危险,郑太乙在摸爬滚打中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和别人,并且深谙此道。于是,她理所应当地认为她与李衮的爱情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的。


可直到她晕晕乎乎地从废旧仓库里醒过来时,她才明白,天不怕地不怕的郑太乙,做了李......

·君主夫妇

·关于名场面的yy

--------------------

正文:


郑太乙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成为别人的软肋。


从光化门广场,白马上的初遇,到没有时间也没有风雨的结界,她挥手,将思念的种子洒向从不开花的土壤。


坚强强大如她,早就不需要别人的庇护。


她从小学拳,父亲教的那些法与道,都牢牢地记在心里;做了刑警之后,大多数时间都面临着生命的危险,郑太乙在摸爬滚打中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和别人,并且深谙此道。于是,她理所应当地认为她与李衮的爱情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的。


可直到她晕晕乎乎地从废旧仓库里醒过来时,她才明白,天不怕地不怕的郑太乙,做了李衮25年盔甲的大韩民国警卫,如今也不可避免地成了皇帝陛下最不可触的逆鳞与软肋。


她咬着牙,数了数看守的人数,几乎是没有胜算,好在被息笛所化的孩童帮助,总算是逃离了仓库。经历了下毒绑架都一滴眼泪没掉的郑太乙,在疾驰的公路上看见“北部”的标志时,鼻头却狠狠地酸了一下。


聪明如她,一下就明白,自己大约是要作为人质,来换李衮手中那另一半息笛的。


一瞬间,一股从未有过的寒意与绝望顺着脊椎一路升上后脑,远不同于孤军奋战时能抛却一切的视死如归,而更像是尖刀抵在最柔软的颈肉上,稍稍一动,便鲜血直流。


李霖扼住了他们的脖颈,又把刀插进了最疼的地方。


如果自己没能跑出来或者被抓回去,那等待李衮的将是什么?


他将用什么换回自己?


不止息笛,还有年轻陛下的性命。


郑太乙不敢再往下想,眼泪断了线一样,她竟哽咽出了声。


“只要不被抓住…”,她想。


她自北部沿着高速一路疾驰,车跑尽最后一滴油时,她打开弹夹一看,只剩三发子弹。


后视镜里,车灯一闪而过。


她下车转身,子弹上膛,抬手,瞄准!


“砰”地一声,一辆朝着她急速驶来的汽车一下子偏离了方向,前轮胎被子弹打穿,与地面擦蹭出尖锐的声响,随后笔直地冲进了路旁的杂草地。


郑太乙放下枪,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她拼了命地往前跑,脱水和饥饿使她渐渐失去了坚强和理智,留在脑子里的,只剩执念。


她绝不会让李衮落入那样的困境!


所以,在黑压压一片的敌人跑向她时,她想过要举起手里的枪。


还剩两发子弹,留给敌人太少,给自己又太多。


郑太乙愣在原地,陡然生出悔意。


“我还没跟爸爸说再见”


数十支手电筒的光线照在她身上,她端起枪,身体微微向前,射击姿势经年如一日般坚毅,她扣动扳机,跑在队伍最前方的黑衣人应声倒地。


还剩最后一发子弹。


郑太乙慢慢放下了手,她太累了。郑警官到死都不愿做爱人的软肋,那根最痛的手指,轻轻碰一下都锥心刺骨的爱意,郑太乙现在要将它完整地斩断。


势均力敌,舍命相护。


“李衮…”


她举起枪。


“这次是你欠我了”


“砰!”


“你要赢啊”

----------------------

很喜欢那种在敌人面前很刚,在爱人面前很可爱的郑太乙,也很喜欢战损,细节有些出入,别介意啦❤️

  

爱你萌

笔芯❤️

小八菌
第二集:《永远的君主》
第二集:《永远的君主》
小八菌
第一集:《永远的君主》
第一集:《永远的君主》
小八菌
第三集:《永远的君主》
第三集:《永远的君主》
阿呦说剧
第一集:《永远的君主》
第一集:《永远的君主》
阿呦说剧
第三集:《永远的君主》
第三集:《永远的君主》
阿呦说剧
第四集:《永远的君主》
第四集:《永远的君主》
阿呦说剧
第五集:《永远的君主》
第五集:《永远的君主》
阿呦说剧
第二集:《永远的君主》
第二集:《永远的君主》
凡人讲电影
一颗价值连城的扣子,引起的危机 
一颗价值连城的扣子,引起的危机 
过路人

【衮影】皇帝陛下的绯闻(中)

◆◆◆


……


“诸位,不知大家对目前的新闻事件有什么看法?”


国会会议室长长的会议桌两边,大韩帝国各部部长和重量级议员悉数到场,现任总理手边放着的是接连3期《帝国时报》,即便不少人位置离的远未必能看到报纸内容,可这会儿也没人会理解错总理说的新闻事件是什么事件。


皇帝陛下搞事情啊,还一次比一次重量级,从预热、铺垫到高潮,咱们这个陛下怕不是辅修过新闻传播专业!?


如果说第一篇捕风捉影的绯闻出现的时候,国会里还有些脑袋笨的没意识到问题,第二篇绯闻女友炸锅时,能干到国会议员这个层面的人精们多少就能明白这是皇帝一手操作的新闻事件了。


不过,还没等大家反应明白,谁承想第...

◆◆◆


……


“诸位,不知大家对目前的新闻事件有什么看法?”


国会会议室长长的会议桌两边,大韩帝国各部部长和重量级议员悉数到场,现任总理手边放着的是接连3期《帝国时报》,即便不少人位置离的远未必能看到报纸内容,可这会儿也没人会理解错总理说的新闻事件是什么事件。


皇帝陛下搞事情啊,还一次比一次重量级,从预热、铺垫到高潮,咱们这个陛下怕不是辅修过新闻传播专业!?


如果说第一篇捕风捉影的绯闻出现的时候,国会里还有些脑袋笨的没意识到问题,第二篇绯闻女友炸锅时,能干到国会议员这个层面的人精们多少就能明白这是皇帝一手操作的新闻事件了。


不过,还没等大家反应明白,谁承想第三篇绯闻男友不是炸锅,直接炸国了!这什么情况?皇后不是具瑞景警官吗?更离谱的是竟是个男人!?


不对,最离谱的是,是个男人就算了,一定要是男人的话那也得是那位吧?这谁啊凭什么就换人了?


“要说这事还有什么看法不看法的,”军部部长性子比较直,嗓门也大,“就这些报纸,说起来就是宣传部从一开始就没管理好,辟谣,全体整顿处罚!”


嚯,明胜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按说今天这级别的会议本来她还差点资格,可架不住会议主题是他们新闻口的事儿,宣传部老部长硬是把她给捎上了。


“整顿处罚?”老部长一个眼神把明胜雅安抚住,“不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众的口是能禁的么?”其实当然也不是不能禁,动用整个国家机器也没什么是不能镇压的,但……这事从本质上就不是宣传部能左右的,关键还在皇帝。


老部长看地透透的,禁了这一次,皇帝还能搞第二次你信不信!?今天你禁了报纸,明天皇帝就敢拉着绯闻男友上直播你信不信!?现在这位李衮皇帝可是相当的有主见且强硬,可不是能由着国会欺压的主儿。


“这事,还是要看皇帝的意思。”总理敲敲会议桌桌面,要说这位总理,当年也是皇帝秘书出身,对李衮性格的把控还是准的,她用目光扫了一遍现场的人,“世真殿下回来了诸位都知道的吧?”


这……大家对视一眼,怎么可能不知道?接李世真回国动用了超规格的空军一号,第二顺位继承人富荣君当年归国都没这待遇,飞机甫一落地皇帝就通过皇家律师向世真殿下转赠了15%的皇家产业,尤其其中还包括了只有皇室才能掌控的稀土部分,这么大的资产变更财政部也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我们要应对的,也许还有忤逆皇帝可能会面临的境况。”总理再给个眼神示意你们自己体会。


啥意思还不明白?咱们这位皇帝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是敢分分钟给你撂挑子的,皇帝搞出这些事儿是为了什么?这些各有各的渠道的人精们心里没点数儿?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如果皇帝喜欢女人,可以直接宣布国婚了,还用得着第二篇报道以及在此之后再给自己整个绯闻男友出来?


皇帝这是变相向国会摊牌以及逼宫来着,反正你们要是不同意也行,可以直接换个皇帝了,不如也提前讨论一下皇帝禅位这事儿怎么处理和收尾。


“咳咳,”仍是直性子的军部部长率先假咳了两声,接着理直气壮道:“陛下谈不谈恋爱,和谁谈恋爱关别人什么事儿!”


“对对,都这个时代了,其实现在也有不少王室成员和政府首脑宣布出柜的……”


“LGBT群体的平权运动在国际上声量不小,如果我们明显的打压,未必会有良好的国际形象,可能会被批封建守旧……”


……


嚯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风向已经从最开始的对此次皇帝陛下的绯闻事件的应对转移到怎么动用宣传力量协助皇帝打好后续的世界舆论战了。


默默坐在宣传部老部长身后一句话没说的明胜雅嘴角噙着一抹了然的笑,听着帝国各个重量级人物七嘴八舌的讨论声,暗暗在心底给皇帝陛下竖了个大拇指,不过明小姐始终觉得,所谓国会、国民对皇帝婚姻的看法,他们的这位李衮陛下可能压根儿也没放在心上过,搞成今天这副声势浩大的样子,根源大概只在于曹队长的离开。


皇帝在逼曹影队长面对现实,也在为他终能有一天在全体国民面前站在他身边的位置而铺路。


而曹队长又能否接受这份用心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呐!明胜雅默默地想。


……


……


“能掩盖丑闻的只能是更大的丑闻。”李衮一手慢慢梳理着麦西姆斯脖颈上宫人修剪的干净顺滑的白色长鬃毛,一边回头朝身侧浑身不自在的姜贤珉勾勾唇角,“当然,这就是打个比方,我可不觉得同性相恋算什么丑闻。”


对,我也不觉得。不过这不代表我就愿意被卷入这场莫名其妙的风暴里!


姜贤珉忍住反唇相讥的冲动,心中默念这是皇帝、这是皇帝、这是皇帝……的心理建设,以防自己忍不住一拳揍上面前这张俊逸的脸。


简直糟透了,从他一时妥协同意了配合皇帝演这出戏,尽管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但他还是低估了这磅炸弹带来的威力,不管是正经的记者,还是小道的狗仔,甚至寻常路人,只要他一出门必定被360度无差别视线关注,警局也没法去了,这出门自带大批人尾随的体质还抓什么贼!?


更没过几天,竟有疯魔的少男少女们另辟蹊径,特意在他负责的辖区内或小偷小摸,或寻衅滋事,就为了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被他亲手抓一回,从而近距离看上他一眼。


姜贤珉从没如此真切的感受过这个世界竟能如此荒诞,再加上皇帝绯闻女友具瑞景的热度也还没过去,更甚者皇帝的绯闻女友和绯闻男友均出在海云警察局。


嚯嚯,具瑞景那早被人扒透的身世说明她能认识皇帝那必定是通过自己的同事——富荣君大人的养子——皇帝的竹马好友啊!国民们立马个个化身侦探,尽管重案3组的同事们多少还能保有点同事情谊和职业操守,但架不住海云警察局又不是只有重案3组,姜贤珉和具瑞景之间那点暧昧相处整个警局或者街坊邻居谁人不知?


如果说之前还能算得上是美好的办公室恋情大家乐见其成,现在可就全变了味儿,毕竟皇帝和具瑞景被刊登出的照片明显很是真情实感,而皇帝和姜贤珉的爆料照片也同样张力十足,这三人之间是如何的虐恋情深,国民群众脑洞之大,就差给编出800集狗血连续剧了,不,也许已经编了……


事到如今,姜贤珉也早已想明白了皇帝的用意。


皇帝的战术,无非是先要国民认识到皇帝的心中人选有可能是个‘他’,而进一步国民如果必须要接受皇帝有同性伴侣的话,所有人又会默认‘他’人选非近卫队队长曹影莫属,毕竟皇帝与队长的情谊有目共睹,全帝国都知道为了皇帝陛下,曹队长可是几次三番的豁出了命去。


两权其害取其轻,如果皇帝一定要喜欢‘他’,那与其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当然还是知根知底、已经被国民津津乐道编排了很多年的那个‘他’更容易被接受。


而自己,就是那个悲催的对照组和集火挡箭牌。


自己这横空出世且半路截了曹队长胡的男人,不仅先吸引了一波‘皇帝竟然喜欢男人’的火力攻击,甚至还同步为曹队长拉了一波同情票。


他甚至怀疑最近发展出来的‘皇帝既然喜欢男人那为什么不是曹队长?’以及‘不是衮曹CP我不磕’的舆论风向八成也是面前这位玉面狐狸暗地里带的节奏。


等将来这位曹影队长正经归了‘正宫’之位,恐怕不但不会有碍声名,指不定国民还得反过来‘庆幸’是他来救场的吧?


只是,姜贤珉烦不胜烦地看着面前气定神闲的皇帝,只有自己这工具人才真真实属无辜,去他的帝后‘绝美爱情’,他如今已经不想去思考‘为什么倒霉的是我’这样的问题,他只想知道此事究竟要如何收场,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收场。


而那位能让皇帝如此处心积虑为他铺平道路的曹影队长事到如今又是怎么想的呢?!


……


◆◆◆


“所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明胜雅倚靠在海军港口基地停靠着的一艘战舰栏杆上,呼吸着海风,手里端着一杯军官特供的咖啡,凝目注视着面前手捏报纸,面朝大海,身着军装的曹影问道。


“喂喂,我说曹队长,以前在宫里你可没少怼我,可不是个锯了嘴的葫芦,这会儿不要给我玩沉默,”明胜雅眼眸眯起来,“也不要跟我说军队里看不到报纸不知道现在外面已经天翻地覆。”


毕竟会议上可就属军部部长的嗓门最大,她可不信曹影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如果不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她这个宣传部职员又怎么会有军部特批的手令一路畅通无阻的直入军事禁区?


“我也不是专门过来给你送报纸的。”明胜雅拿手中的咖啡杯不耐地碰了碰栏杆,发出铛铛铛清脆的声响。


曹影终于苦笑了一下,知道避无可避,是必须要给出一个答案了。


“或许有一个办法能解决这次事件,”曹影低垂着目光,手指轻轻抚过报纸上年轻皇帝的脸,“可以立刻宣布皇帝要迎娶皇后。”


“咳咳,”明胜雅好赖没有不顾形象的把咖啡当面喷出来,她睁圆了眼瞪向曹影,“这就是你的办法?”


“明小姐在宣传部门这么多年,难倒不知对付‘谣言’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用事实说话,”曹影回眸看过来的笑容变得疲惫,“陛下国婚,根本无需其他更多的解释。”


“你也知道我在宣传部门这么多年,难倒以为宣传部就没人想到过这个办法?”明胜雅冷笑,但所谓办法还是要看当事人愿不愿意执行,如果一个人不愿意结婚,谁也拿他没办法,尤其这个人还是皇帝!


“而且我上哪儿能这么快找一个皇后出来!?”


“或者,我结婚。”


海鸥的鸣叫声中,明胜雅听到一声细微的叹息。


曹影捏着报纸的手颓然松开,由他找一个结婚对象应该比临时找一个皇后要简单快速的多吧,手中的报纸此时随着海风飘然落下,终被汹涌的海水三两下卷走。


他或许可以找一位愿意配合契约婚姻的女士,一年或者两年,直到皇帝死了那份心,之后他会以全部身家做赔解除婚姻关系。


“我可真谢谢您了!”好么,该庆幸至少还有另一个当事人肯这么配合么!明胜雅当即倒吸一口冷气,“如果曹队长不怕后面闹出皇帝当场抢婚的闹剧的话!”


“陛下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


“那是没触到他的逆鳞。”明胜雅算是看明白了,要么在曹影心中李衮是一个毫无瑕疵处处以大局为重的完美皇帝,要么就是曹大队长在自欺欺人,“都给自己生生造一个绯闻男友出来了还不是闹剧!?你觉得他干不出来抢婚的事!?”


“你明知这个办法行不通!”明胜雅简直心累,皇帝的棋局已落子,现下轮到曹影走棋,可如今看棋局的走势毫无进展,甚至还要往愈加复杂的方向拐去,这是生怕后续不够乱吗?她可真是受够了,她办公室抽屉里的胃药都快空了一打了!


她如今甚至觉得,还不如直接宣布皇帝和他的近卫队长在一起了,那样就算天翻地覆,好歹也就塌一次天,吃一次断头饭而已,而如今皇帝一系列的逼宫操作和曹队长这不靠谱的应对,以及后续极有可能会发生的更加可怕的事件,简直是钝刀子割肉无限折磨。


“曹队长就不能考虑考虑遂了陛下的愿!?”明胜雅扶额,按照目前国会已经偏颇的立场和皇帝打造好的舆论风向,此时曹影回归的时机应该正好。


是的,不管现在外界有多少人真的相信了皇帝放出的那个绯闻男友烟雾弹,但一直以来知晓皇帝和曹影之间情形的明胜雅,是绝对不会相信皇帝会突然间爱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的,真命天子从来只有面前这一位。


她相信皇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眼前人的回归。


可惜目前看来,曹大队长对帝国、对皇帝利益的责任感完全超乎个人情感之上,坚定的令人头痛,既然相爱,就自私一回啊。


她决定回去就立马去礼拜堂或者寺庙,上帝也好,神佛也罢,只求这两位不管是谁,拜托赶紧有一个人让步吧。


“皇帝陛下意志之坚,绝不会轻易妥协!曹队长应该非常清楚陛下的脾性。”


可就连明胜雅都能看到皇帝的用心,曹影又怎会不明白皇帝的心意。


但,终归是事关帝国的声誉和稳定。


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啊。


年轻的帝王真的懂得不顾一切的代价吗?可曹影却不愿,不愿他从小维护到大的皇帝付出任何代价,尤其是为了自己。


他是爱慕李衮,但李衮不只是李衮,还是一个帝国的皇帝陛下!帝国属于他,他也属于帝国!


抚摸着手下战舰的栏杆,曹影俯首垂眸,眼中有满满的不舍和牵挂,或者离开,他原以为自己辞去近卫队队长的职务,回到军中离开皇宫就好,却没想到李衮执念之强,也许是他离开的还不够远,还不够久。


“一周后海军会有例行的海岛换防任务,这次我会申请随队驻岛。”越快越好。


什么!?明胜雅不由得眼皮直跳,“边防驻岛换防一次时间可不短,你要在鸟不拉屎的荒岛上待多久?”


“半年是换防的最低期限,必要的话可以申请延期。”直到皇帝放弃为止。“媒体是健忘的,时间久了传言自会平息,民众的注意力总会转移,”曹影直起身子转向明胜雅,“而且我相信帝国宣传部应该也不是吃干饭的。”


呵呵,明胜雅此时已经想摔了手中的咖啡杯了,“曹队长今天能站在海军军舰上是因为您除了近卫队队长的职务外,还保留了军校毕业后的海军军衔。但据我所知,曹队长近卫队队长的调令申请陛下压根儿没有批准。在此之前,军部是无权向近卫队队长派遣任何任务的!”


“陛下会批的。”


我会让他批的,曹影忍不住在心底叹息,如果皇帝坚持不肯成婚当然无法强逼,但他自己也绝不会留在帝都。


曹影眼眸中的坚定分明绝不输于皇帝李衮。


别看曹队长在皇帝身边时总是惟命是从,但明胜雅知道,这位一旦强硬起来,那也是相当的可怕,即使军部此时立马摘了他的军衔,怕也不能阻止他远离的决心。


但,明胜雅终于还是抬手捏了捏眉心,之前曹影只是离开皇宫,他们的这位皇帝陛下就已经一手炮制了当前这令人头痛的局面,如果知晓曹大队长下一步打算直接自我流放了,那皇帝还不得疯?


她一个小小的宣传部职员,真的无法想象此举会引发皇帝什么样的举动。


半年或者更长时间不见面?皇帝会批准?


……


◆◆◆


批,为什么不批?


金丝眼镜后皇帝的眼眸平静的令人摸不着头脑,偌大的办公桌中央,公文纸平坦整齐,连一丝褶皱也无,与曹影第一次在他面前请调时递过来的那张被揉成团扔进垃圾桶的前辈的命运有着天壤之别。


天知道送文件进来的宫廷秘书官在把那张请调令放在皇帝面前时是如何的战战兢兢,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能看到这张公文纸遭遇碎纸机钢牙的画面了。


可谁知皇帝竟破天荒的没有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举动来,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轻轻地来回抚摸了纸张一角。


只有此时破例站在皇帝身后侧离的最近的姜贤珉才真正看清楚,李衮手指触及之处,正是请调令下方曹影的签名。


而随后,皇帝在那旁边,流畅地签下了李衮的名字,并将它完完整整地交还给了等待着的秘书官。


“你还真愿意放他离开?”待秘书官退出皇帝办公室带上门之后,姜贤珉才忍不住诧异问到。当然这些日子,一是皇帝为了营造两人关系亲密的假象,二是作为受害人的姜贤珉实在对皇帝尊敬不起来等种种原因,面对大韩帝国皇帝,姜贤珉早习惯了‘你’来‘你’去。


“阿影的倔强,我可再清楚不过。”在事关皇帝方面,尤其的倔强。皇帝的安危,皇帝的声誉……傻子,明明皇帝的声誉什么的,他自己都不怎么在乎。


“如果阿影想要离开,任谁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李衮向后微仰上身靠上椅背,修长的双手指尖彼此相对,支在胸前,“所以想要他留在我身边,只能是他自己愿意才行。”


“在此之前,与其让他躲到我不知道的地方消失无踪,不如去一个更加明确的地点。”


哦?我还以为你是已经心灰意冷,所以打算平静的接受命运了呢。


“说起来,你的这位近卫队队长似乎完全没把你的绯闻女友和绯闻男友放在心上呢,”姜贤珉挑起眉,终于能对眼前仿佛始终运筹帷幄的人讽刺一把。该吃醋的时候不吃醋,可不是情人间该有的表现。“看来陛下这一系列操作除了搅动国会和民众,对当事人没起一点作用呐。”


呵呵,李衮无所谓的笑了笑,看在这次实在坑姜贤珉坑的不轻,就原谅他对皇帝这么大不敬好了。就他选的具瑞景和姜贤珉这两个绯闻对象,别人不知道,和自己一起经历平行时空的曹影,怎么可能会真的认为他会爱上在大韩民国对自己下毒的女人和始终针锋相对的男人的呢。


“稍安勿躁,”皇帝摆了摆手,摘下金丝眼镜后的黑色瞳眸在室内华丽的水晶吊灯的映照下发出更胜于平时的光芒,“之前的动作只是向国会摊牌以及给民间舆论打基础。”


曹影心里如何想,李衮多少是明白的,原本曹影的离开就是被他突然的告白惊吓到了(前文《愿你为后》设定),对于这份突然间恍然大悟的爱,他的队长显然缺乏信心,同时又过于顾虑他皇帝的身份和他身后的帝国。


这确实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他的队长显然不能承受这份后果,他害怕他为他付出代价,不确定两人将来是否会后悔。


可也正是顾虑太多,反而优柔寡断了。


李衮不怪曹影对自己没有信心,是他没有给到曹影足够的安全感,他会让阿影看到,他会与他一起面对国会、面对民众、面对帝国,并承担任何后果。他不怕付出代价,更不会后悔。


早晚有一天他会让他知道,他不仅属于帝国,属于臣民,他也属于他,属于他的近卫队队长。


“目前的形势不是很好?”优雅的皇帝微微一笑,“待我先扫平国会的障碍,取得大部分民众的理解,再想办法向他传递我的真心。”等再次把他的队长迎回来的时候,他要全天下的人都明白,这是皇帝伴侣!毋庸置疑!


不得不说目前国会的形势和民间舆论确实行进在皇帝预计的轨道上,但那可是拿他姜贤珉的名声换的。


即使人在屋檐下也没有给皇帝好脸色的姜贤珉冷笑着泼皇帝冷水:“但愿你的真心不要用时间去考验。”


别看如今面前笑面虎一样的皇帝表现的游刃有余,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提前收到信息知晓那位曹队长要自请驻守海岛时,某人就像汽油浇上了火堆,深更半夜向宫中侍卫们,尤其向没了头儿的近卫队队员们展示了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和战斗力。


虽然这些时日一直留驻皇宫的姜贤珉多少也了解到他们的这位皇帝并不是个绣花枕头,也是自小和近卫们一起训练到大的,但终归是养尊处优的皇帝么,姜贤珉始终对皇帝的武力值抱持怀疑的态度。


当然经过昨晚,姜贤珉伸手按了按衣服下仍在淤青的肩头,能和他这全国跆拳道及散打冠军,常年处在刑侦一线的重案组成员打成那个样子,大概以后没人会再怀疑皇帝的肉搏战能力。


所以明胜雅小姐的猜测从一定程度上也没错,知晓曹队长要驻岛,皇帝确实在皇宫内院疯了一把,虽然第二天一早宫廷秘书们异常平静的拿到了整洁的签过字的请调令,但这个时候谁也没意识到,皇帝的计划因为这一张请调令加快了齿轮的转速。


“虽然我不怕用时间去考验真心,但,”帝国皇帝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阿影不在身边的每一分一秒,简直是对生命的浪费。”


他的天下第一剑,不在他身边还能去哪儿?


曹影,既然你决意如此,就不要怪哥得推你一把了。


……


tbc



六点movie
身骑白马,扣子都镶嵌钻石,韩国的皇帝多嚣张?《永远的君主》
身骑白马,扣子都镶嵌钻石,韩国的皇帝多嚣张?《永远的君主》
草地铺道蚁
最近忙死,终于爬回来了!

最近忙死,终于爬回来了!

最近忙死,终于爬回来了!

小九九的知识库
《永远的君主》高甜瞬间,少女心止不住啦!
《永远的君主》高甜瞬间,少女心止不住啦!
小独

【衮影】念

衮影


搞一搞民国

短且ooc

嘶哈嘶哈


六月里的园子正热着,比起其他月份多了许多蛇虫鼠蚁的动静,恼人的很。连带着旁边街上的人也燥,小商贩叫喊的是口干嗓哑,只盼着留住个把客人挣些茶水钱。


曹影穿了件贴襟的明黄色长袍,倚在阁楼的栏杆上,长袍上绣着些暗花色,一朵一朵的云纹开在腰间。夏天闷热,出了些汗,丝帛的长衫描出些曲线。男子比不得园里的女人风情万种,只是眼里带着些暖色,肩宽腰窄,骨架美艳。


这公子擅长乐理,透着雅气。家中突生变故,才在园里安身,没事就坐在房里,拿一把没开刃的银色长剑,自己舞给自己欣赏。


今日热的有些过了头。曹影想,站在阁楼上。一双眼睛像是凝了水似的...

衮影


搞一搞民国

短且ooc

嘶哈嘶哈


六月里的园子正热着,比起其他月份多了许多蛇虫鼠蚁的动静,恼人的很。连带着旁边街上的人也燥,小商贩叫喊的是口干嗓哑,只盼着留住个把客人挣些茶水钱。


曹影穿了件贴襟的明黄色长袍,倚在阁楼的栏杆上,长袍上绣着些暗花色,一朵一朵的云纹开在腰间。夏天闷热,出了些汗,丝帛的长衫描出些曲线。男子比不得园里的女人风情万种,只是眼里带着些暖色,肩宽腰窄,骨架美艳。


这公子擅长乐理,透着雅气。家中突生变故,才在园里安身,没事就坐在房里,拿一把没开刃的银色长剑,自己舞给自己欣赏。


今日热的有些过了头。曹影想,站在阁楼上。一双眼睛像是凝了水似的,透过石窗的雕花看街上人来人往的影子消磨时间。


突然有个视线顺着曹影的目光往回看,两双眼睛打了架。曹影不慌不忙,起身掸了掸袖上的灰,冷着脸转身回屋了。


那人曹影认得,该说这街上应该没人认不识。李衮家财万贯,模样又俊俏,就这两样就得让各家院子里的女人倾心,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么个妙人。偏生性格正直刚硬,到了现在也没见他们之中有谁成了李衮的新娘子。


曹影进园子,细说也没多长时间,发剪的不长不短,不像其他乐师爱打扮,就是总有一缕头发不太听管束,临上台时总偷偷的翘起来。曹影没什么办法,总是细细的掬一掌水给浸透了,只不过下台时多半又耀武扬威起来了。


今日一台戏罢,曹影享清闲,偷偷躲回院子里舞剑,一个剑刺,就听一声叫好从石榴树后面传出来。


“你剑舞的真好,我叫李衮,你叫什么?”

来不及等曹影细想,李衮走到他的面前,一下贴的极近,嘴角开合的热气洒在曹影脸颊的绒毛上。


只一下便打的曹影措手不及,嘴角抿紧了说不出话。


“说不出?说不出也不碍事,同我回宅子里慢慢说吧。”


自此曹影便被李衮讨了去,每天也不甚辛苦,只是偶尔舞剑弹弹三弦。哪天曹影兴致好了,会和李衮交谈些人生哲理。


李衮知晓了曹影的名字后总是自顾自的叫些亲近的昵称,譬如阿影,小影,有时外出办事累极了就单叫一个影字。从没想过曹影的身份,也没什么社会阶层的尊卑。曹影一开始闷得像个葫芦,五六天憋不出一句话,那阵子李衮总是端坐在书房,怀疑自己带回来的是个哑巴。


后来信任多了些,便叫李衮先生,生分的很,心眼小的跟针尖似的李衮听不得这个。硬生生的把曹影嘴里的称呼改成直呼其名。


曹影突生变故以来第一次感到些自由,其实他不喜欢鲜艳明亮的颜色,多喜欢些灰黑得端庄花纹,抵不过园里其他人天天不厌其烦的教唆,在李衮身边反而能些不一样的声音。


“阿影果然还是穿黑色好看,沉稳多些。”

“马上入冬了,听说街角开了家电影院,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不好?”


“好。”


电影对一般人来说还是洋玩意儿,消费不起。曹影其实觉得无甚必要,提不起什么兴致。缺抵不过李衮眼底跃跃欲试的神情。当日电影究竟演了些什么曹影事后回想也不太清晰。大概是男主角因为战争丧命,只剩爱人于世悲伤。


只记得李衮似乎很伤心,周围的悲伤凝成实质,想化不开的水。曹影伸手替李衮扫干净了肩上的雪。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曹影说。


然而人大多履行不成自己的承诺,小寒还没到,李衮便被招去打仗,前方战线吃紧。


离开的那天早晨李衮在曹影屋前晃来晃去,想要敲门的手反反复复的抬起又落下。正要敲门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的两声梦话。


李衮笑了笑,轻轻摸了摸铜质的门檐。这门檐是曹影喜欢的花式,前阵子两人特意去店里挑选的,为新年做的准备。


大概是等不到了,李衮想。轻手轻脚的转身走了,但他看不见曹影醒着,在屋里端坐着,手里握着经常用来舞的剑。


他怕李衮舍不得走。


远方故人的消息很难传来,曹影也在两年之后也搬离了李衮的宅子。听说李衮的队伍遭遇伏击,无一幸免。

曹影在戏班里找了个师傅的活计,整日教底下的人舞剑。


“师傅,街角电影院放了新的片子,要不要一起去看?”

“好。”


曹影对电影依然提不起兴趣,只记得也是个悲剧,佳人阴阳两隔。回去的路上徒弟跟他抱怨,现如今的电影怎么都演些悲剧。

曹影没说话,年龄增长了不少,他的腰肢依旧美艳挺拔。


“或许这样才叫人印象深刻。”曹影一边说,一边掏出方巾扫干净黑衫上落的白雪。


“回去练剑吧。今日教你些新花样。”





鸽WANG

衮影【妙啊】

李衮顶着红彤彤的眼睛进了屋,阿影蜷在床上小脑袋探在被子外面。四目相对,相顾无言。空气中的沉默,还是被阿影打破。“哥..”李衮坐在床边的地上,摸着阿影的头。“答应我,不要抛下我好不好。”“不好,我要先去,给哥哥看看一看那里有没有危险。”“瞎说。”

等到阿影好起来,已经是月余。也许是阿影很久没有发作,李衮也没有再约束着阿影。虽然每天都要喝难喝的药,吃不喜欢的饭菜,但阿影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哥哥...你今晚有空吗?”阿影红着脸小声嘀咕,李衮把阿影拽在腿上坐着。“有空..当然有空~”

爱发电:半夏凌霄

大早晨清醒的李衮看着睡在一旁的阿影,他侧过身子仔细描摹着阿影的轮廓。他只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他在...

李衮顶着红彤彤的眼睛进了屋,阿影蜷在床上小脑袋探在被子外面。四目相对,相顾无言。空气中的沉默,还是被阿影打破。“哥..”李衮坐在床边的地上,摸着阿影的头。“答应我,不要抛下我好不好。”“不好,我要先去,给哥哥看看一看那里有没有危险。”“瞎说。”

等到阿影好起来,已经是月余。也许是阿影很久没有发作,李衮也没有再约束着阿影。虽然每天都要喝难喝的药,吃不喜欢的饭菜,但阿影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哥哥...你今晚有空吗?”阿影红着脸小声嘀咕,李衮把阿影拽在腿上坐着。“有空..当然有空~”

爱发电:半夏凌霄

大早晨清醒的李衮看着睡在一旁的阿影,他侧过身子仔细描摹着阿影的轮廓。他只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他在一起。

时针飞快转动,李衮最近发现阿影食欲不振、总是闷闷的,他很想让他去看看,但是阿影一不高兴,他也就忘记这事。直到今天,阿影早晨又一次冲进卫生间,李衮才发觉哪里不太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