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求勿喷谢谢

260浏览    28参与
可乐(放假啦哈哈!)

【论坛体】为什么学校强制要求在食堂吃饭啊?

群里“中学时代的那些事”联文——

虽然也没有多少人写(小声bb)

上一棒@冷枫长对 

ooc预警——纯属娱乐

OK?那以下正文


1L 楼主

如题,本人刚入学,看到这条校规,十分不理解(地铁爷爷手机·JPG)

2L

(放板凳

3L

我也……明明学校有小卖部,隔壁冰■和青■也没有这个要求,为什么我们就有啊(猫猫疑惑·JPG)

4L

关键管理还贼认真……不去食堂吃甚至要写检讨书,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5L

请问楼上是怎么知道的(认真·JPG)

6L

【回复5L】你6

7L 楼主

so...

群里“中学时代的那些事”联文——

虽然也没有多少人写(小声bb)

上一棒@冷枫长对 

ooc预警——纯属娱乐

OK?那以下正文




1L 楼主

如题,本人刚入学,看到这条校规,十分不理解(地铁爷爷手机·JPG)

2L

(放板凳

3L

我也……明明学校有小卖部,隔壁冰■和青■也没有这个要求,为什么我们就有啊(猫猫疑惑·JPG)

4L

关键管理还贼认真……不去食堂吃甚至要写检讨书,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5L

请问楼上是怎么知道的(认真·JPG)

6L

【回复5L】你6

7L 楼主

so,没有人知道吗(闭目)

8L

反正我是不知道……虽然食堂饭也不难吃,但我一身反骨(bushi)

9L

100斤的体重180斤反骨(乐)

10L

笑的,多出来的80斤是骨质增生吗

11L

【回复8L】然后写检讨去了?(老子就是贱·JPG)

12L

(后仰)这个楼歪掉了啊)

13L

但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挠头·JPG)

14L 楼主

(闭目)可我好奇心真的超强,我真的很想知道!!!(猫猫尖叫·JPG)

15L

【回复14L】关于这个……我可能知道一点?

16L 楼主

【回复15L】!大佬请坐,慢慢讲(搬沙发)(乖巧·JPG)

17L

什,居然真的有人知道(震惊)

18L

可恶,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19L

大家稍微等一下,我打字有点慢……

20L 楼主

【回复19L】好的您别着急慢慢打(深情)(七彩狗头叼无刺玫瑰花·JPG)

21L

笑的,看出来楼主真的很想知道了

22L

不瞒你们说,我现在也特别想知道()

23L

(思索)那位已经毕业很久的前辈?

24L

!楼上也知道?

25L

……?我本来以为这个楼不会有答案的

26L

正常正常()又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问题了,之前都没有人解答的

27L

是这样的,我是网球部的新生,在街头网球场认识了一名前辈,之前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不过现在已经工作了,网球只是兴趣爱好。

本人在得知这条校规的时候也十分惊奇,所以去询问了一下前辈

28L

然后呢然后呢?!?!问出什么了问出什么了

29L

等等吧(后仰)估计在打字呢

30L

前辈思考了一下,问我是不是真的很想知道,我说是,于是前辈给我讲了讲当初的故事

31L

前辈在学校期间也是网球部的一名新生,但并不是正选,据他所知,这个校规是因为当时一名网球部的正选规定的

32L

我跑去查了校规公布时间……好像知道了是谁()

33L

我好像也知道了……

34L

?不是,你们这么一说,显得我像个傻子似的

35L

(后仰)对个暗号,三连霸

36L

对的,是上面想的那样()因为那位仁王前辈。仁王前辈很挑食在当初几乎是众所周知,所以基本不去食堂,校方本来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吧,有一次仁王前辈忘了带便当,低血糖当场在球场晕倒,吓的大家比赛都没打完,急急忙忙的送人去了医务室

37L

乐的,这种事情发生在仁王前辈身上真的很合理

38L

(思考)只是一次的话应该也没关系吧

39L

【回复38L】不止一次()

40L

虽然说是给了警告,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惩罚,所以仁王前辈也不太当回事,常常忙起来就忘了吃饭,特别是学园祭的时候。导致晕倒多次,校方多次警告未果()所以才加上了这一条校规

41L

笑暴富我了,仁王前辈都大学毕业好几年了这点事还被我们扒了出来

42L 楼主

乐的,好奇心满足了,我爱你,不知名的好心人(深情)

43L

啊……更应该谢谢前辈愿意告诉我吧

44L

乐的,明天找人去问问真假

45L

【回复44L】?什么人脉,找谁去问,告诉我!!!(大声)

46L

我女朋友的哥哥认识仁王前辈的助理

47L

【回复46L】(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阴暗地蠕动)(分裂)(不分对象攻击)为什么六人定律不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


『系统出错,正在带您返回主界面,请耐心等待……』

可乐(放假啦哈哈!)

黑方群宴

是群里的戏!(非典型语c群)群号在最下面(明示)

我们过年甚至会搞印象曲,大家会配音会乐器会编曲会填词会剪辑平时会玩游戏还能做手书哦!(勾引)

这篇是琴酒主视角(因为我皮琴酒)群里其他人也有@每天鸽一次 @清玖闻呓 @头痛到裂开 (数数,少了吗?算了,少了再加)

等他们写出来自己视角的会有一些不同剧情哦!(嚣张勾引)

预警大概就是,田纳西是被洗脑黑了的松田,苏格兰纯黑且是琴酒极度崇拜者,原创人物颇多吧?


——以下正文——


时间拖太久了。

琴酒难得烦躁的想到。

加利在法国的庄园开了个聚会,提前一周告诉了他们。琴酒本来并不打算去,在他看来,...

是群里的戏!(非典型语c群)群号在最下面(明示)

我们过年甚至会搞印象曲,大家会配音会乐器会编曲会填词会剪辑平时会玩游戏还能做手书哦!(勾引)

这篇是琴酒主视角(因为我皮琴酒)群里其他人也有@每天鸽一次 @清玖闻呓 @头痛到裂开 (数数,少了吗?算了,少了再加)

等他们写出来自己视角的会有一些不同剧情哦!(嚣张勾引)

预警大概就是,田纳西是被洗脑黑了的松田,苏格兰纯黑且是琴酒极度崇拜者,原创人物颇多吧?



——以下正文——


时间拖太久了。

琴酒难得烦躁的想到。

加利在法国的庄园开了个聚会,提前一周告诉了他们。琴酒本来并不打算去,在他看来,这是浪费时间的事。

但谁叫加利也邀请了“那位”呢?所以他只好在做解决完突发情况后赶去。

风尘仆仆、在中间才到来的琴酒自然吸引了旁人的视线。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大劳模。”加利调笑道。

“我的宴会,也就你会迟到了。”他挑挑眉,好似抱怨。

“刚出完任务。”琴酒瞥了他一眼,开口解释道。

“琴酱喵,我想死你了!”有着猫耳猫尾的少女活泼的多,几乎瞬间飞扑上来。但被琴酒侧身躲过。

“真拼啊。”田纳西在一旁小声嘟囔。

“琴酱喵,你居然躲我!”百利甜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琴酒,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红葡萄酒舔了舔手指:“琴酒也来了啊。”

加利在一干(不包括熟悉他的)人震惊的目光中不知从哪掏出了明显和这个时代不相符的烟斗。

“什么啊,还以为你不抽烟的。”田纳西啧了一声,他刚刚是跑到外面去抽烟的。

“你从哪里拿出来的喵?”百利甜被转移了注意,好奇地看着加利。

“炼金师平平无奇的小手段罢了。”加利笑笑,算是给了个答案。

“啧,琴酒,谁又给你派任务了?”红方威士忌不满地说。

“哧,你说呢?”加利吸着烟,半是嘲讽的开口。

“出了个意外,临时去处理的。”琴酒垂眸,啧,一群废物。

“我说什么啊,我地位又没琴酒高。”红方漫不经心地回应,顺便对琴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加利意味深长地看着:“说的也是呢。”

“我不开心了喵,要哄的喵!”百利甜还是没忘记琴酒躲她的事,气鼓鼓地开口。

“小猫,过来我这边。”红方面对加利的目光毫不心虚,挥挥手让百利过去。

“来了喵。”

“琴酒你都不知道哄一哄的。”红方揉揉百利的脑袋,调侃地开口。

“身上沾了血,脏。”虽然被晚上的冷风吹的已经干涸,连血腥味都几乎没有,但琴酒还是觉得不干净。

“管家,”加利皱眉,挥挥手,叫来了一名炼金人偶。“带他去换身衣服。”

“血喵!!!琴酱喵,你受伤了喵?”百利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上手把琴酒衣服扒了检查。

“要药吗?”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清酒也说话了。

“老鼠的血,和我没关系。”

清酒点点头,又退了回去。

“那就好喵,”百利松了口气,“本猫可以让你摸摸喵。”

“速去速回,gin。”加利见差不多聊完了,挥手示意管家,“哦对了,希望那些礼服你会喜欢。”他笑笑,但在琴酒看来并不是那么的友善。

“你又要做什么,加利?”他皱紧眉头,看上去凶神恶煞的。

“嗯哼~”加利丝毫不怕,绝口不提他的坏心眼儿。

所以当琴酒看见那些浑身都写满了“华丽”的礼服时,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转头询问管家:“这些就是加利准备的衣服?”

管家点点头,“是的,在一场宴会中,华丽的礼服必不可少。”

琴酒知道自己肯定要不到那些普通一些的衣服了,于是皱着眉把管家赶了出去。

他看着那一片恨不得把人眼睛亮瞎的礼·超华丽·服,艰难地挑了一件相对而言最朴素的。

他忍着怒气,甚至没让管家领路回到了宴会厅。

“加利,解释。”

“咳,”加利挑挑眉,“别的不说,那些贵族的品味一直不错。”

红方惊奇的上下打量琴酒的衣服:“不错啊,很适合你啊琴酒!”

“哇!”百利眼睛都直了,“琴酱喵,你好好看啊喵!”

“美人就应该发挥优势~”红方挑眉,笑眯眯的。

“琴酱喵,真的,你别换衣服了,就这样吧喵。”百利凑到琴酒身边,她还没见过琴酒这个样子呢!

“琴酒大人。”比琴酒来的还迟些的苏格兰眼睛一亮,向琴酒端起了酒杯。

琴酒扫了一眼,是苏格兰啊,他有印象,是比较优秀的苗子。于是他压下怒火,也向苏格兰的方向端了端酒杯。

苏格兰微微点头,看上去倒是很冷静的样子。

“好不好啊喵,琴酱喵~”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的百利甜十分着急,连忙开口。

琴酒皱着眉,但终究还是没有让加利再拿衣服,算是默认了。

“瞧,大家可都这么认为呢~”加利在一旁煽风点火,但琴酒并不理睬他。

“琴酱喵最好了喵!”百利甜眼睛亮晶晶的,开心极了。

“嗯~这样不是挺好的嘛,gin。”加利没忍住笑了笑。

红方单手拿着酒杯,撑着脸:“还是妥协了啊琴酒~”

再之后呢?苏格兰、红葡萄酒和田纳西三个人商量着放一场“烟花”,琴酒不准备阻拦,毕竟法国这边的老鼠蠢蠢欲动,他们需要一个警告,来认识到组织的威力。

最好能彻底断绝他们的心思。

琴酒想着,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蠢货,自认为是天选之子。

“琴酱喵,我好无聊啊喵。”玩了一圈回来的百利甜抱怨道,贝尔摩德和安妮都没有来,她都找不到聊天的人。

“这种宴会本来就不会有趣。”琴酒轻轻摇晃着酒杯。

“欸~喵。”百利趴在桌子上,但又立刻直起了身子。

“琴酱喵,我们去找田纳西他们吧!正好有烟花可以看喵!”她期待地看着琴酒。

“去看看吧。”琴酒敲了敲桌子,也不是不能消磨消磨时间。

“好喵!”百利蹦蹦跳跳地走出宴会厅。

他们的时间也是巧,到的时候“烟花”刚好开始,琴酒在后面抱臂观看。

“和我想的一样美呢,”苏格兰突然看向琴酒的方向,“琴酒大人喜欢吗?”

琴酒的坏心情早就一扫而空,所以对着苏格兰微微抬头,默认了。

苏格兰的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算了,不关我事。

琴酒有些冷漠的想到,点燃了一根烟。

“啪啪啪。”有些突兀的鼓掌声从众人身后传来。

琴酒转头,微微鞠躬:“Boss。”

“琴。”被尊称为“boss”的男人微笑着看向他,“看来大家玩的很开心嘛。”

红葡萄酒感应到了什么似地转过头:“啊哈哈,boss你好啊。”

“才看到啊?”boss挑眉,但却没有惩罚的意思。

“嘁。”田纳西微微侧头,走路都没声音的吗?

苏格兰打了声招呼,默默凑到琴酒身边。

Boss笑着看向田纳西:“看到我都不知道问好啊,田纳西?”

“嗨嗨,boss好。”声音显得有些拖沓。

Boss也不在意,微微点头:“看烟花吧,虽然有些小了。”

“Boss专门过来,是来提醒我们什么吗?”红葡萄酒壮似不经意的开口。

“应某人的邀约。”

“说起来,巴黎塔也可以炸么?”田纳西试探到。

“顺便提醒一下你们,”boss慢悠悠的开口,“不要玩的太过火了。”

“是,boss。”苏格兰乖巧地回应。

“行,小家伙们好好玩,我先退场了。”Boss笑笑,转身离去。

“恭送boss。”

“恭送boss~”

“拜拜,boss——”

“恭送boss。”





群号:164611040

我们欢迎红方黑方灰方中立!不考虑考虑吗?(眼巴巴)

大家可好相处了!(就是有些热情)

来玩吗?(勾引)

可乐(放假啦哈哈!)

《Gin酱和他的狗(bushi)》

白兰地是变态(确信)

Gin:我

Brandy:暂无账号

Galliano:@不知语 


还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担忧)


图片不够发了呜呜呜呜,群号放这里

164611040

大家来嘛~我们好缺人的~想要搞红黑大站的~

《Gin酱和他的狗(bushi)》

白兰地是变态(确信)

Gin:我

Brandy:暂无账号

Galliano:@不知语 


还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担忧)


图片不够发了呜呜呜呜,群号放这里

164611040

大家来嘛~我们好缺人的~想要搞红黑大站的~

可乐(放假啦哈哈!)

肚子疼2

发现之前的百分号写前面去了……我好尴尬呜呜呜呜呜呜

想要重新编辑一下,发现当初选的是图片,不上传图片不能发,就删了重新写


柳生比吕士

“比吕……”仁王整个人缩成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怜。

“仁王君,我应该和你说过要按时吃药吧?”柳生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毕竞垃圾桶里的药片可显眼了。

“可是那些药超——级——苦——啊。”仁王拉长了音,看起来并不在意自己丢药这件事被柳生发现了。

“仁王君。”柳生叹了一口气,神色看上去无奈极了。

“puri。”仁王又爆出了自己的口癖。

“真是的,好了,我帮你揉。”柳生到底还是宠着仁王的,不舍得对他发脾气。这可能就是仁王越来越任性的原因吧。

“...

发现之前的百分号写前面去了……我好尴尬呜呜呜呜呜呜

想要重新编辑一下,发现当初选的是图片,不上传图片不能发,就删了重新写




柳生比吕士

“比吕……”仁王整个人缩成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怜。

“仁王君,我应该和你说过要按时吃药吧?”柳生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毕竞垃圾桶里的药片可显眼了。

“可是那些药超——级——苦——啊。”仁王拉长了音,看起来并不在意自己丢药这件事被柳生发现了。

“仁王君。”柳生叹了一口气,神色看上去无奈极了。

“puri。”仁王又爆出了自己的口癖。

“真是的,好了,我帮你揉。”柳生到底还是宠着仁王的,不舍得对他发脾气。这可能就是仁王越来越任性的原因吧。

“比比你最好了~”





柳莲二

“参谋……你在吗?”仁王叫着柳,声音有气无力。

“因为胃疼找我的原因是96.59%,因为半小时前的雪糕胃疼的几率是93.78%,虽然有药但不想吃的几率是97.26%。”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仁王身后。

“puri,柳,你这样好吓人。”虽然嘴上说着柳好吓人,但仁王脸上没有丝毫害怕。往后一倒,直接靠在柳身上。

“仁王,你又轻了。”柳皱了皱眉,明显不赞同他平日里的挑食行为。

“puri,我肚子还疼着呢,柳你不应该先关心我吗?”仁王快速转移话题。

“我真是栽你身上了,躺好,不要乱动。”柳也放过这个话题。

“参谋不要像老妈子一样啦~”

可乐(放假啦哈哈!)

来问一下

如题

就是我写了个我的脑洞

就是这个 

写好三篇了(手写),但我越写越觉得开始往凰仁那边偏了,就来问一下你们是想要凰仁还是all仁(感觉很好选)

你们的选择会直接影响我这篇文的走向


(悄咪咪说一句,凰仁第一次写好了)

如题

就是我写了个我的脑洞

就是这个 

写好三篇了(手写),但我越写越觉得开始往凰仁那边偏了,就来问一下你们是想要凰仁还是all仁(感觉很好选)

你们的选择会直接影响我这篇文的走向


(悄咪咪说一句,凰仁第一次写好了)

可乐(放假啦哈哈!)

阿兹卡班优秀毕业生穿到霍格沃兹去真的没有问题吗?(三)

单纯沙雕,接受不了点叉

如发现错字等问题请说出来它在哪一段,不然蠢作者找不到


赫敏惊慌失措的看着面前的巨怪,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不只是因为寒冷,也是因为害怕。

她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去,妄图获取一点点温暖。也想让自己逃过一劫。

“是这里吧?”门外传来了冷傲的女声。

“是的,姐姐大人!我绝不会记错。”随后是有些激动的男声。

这两个人……她记得。

赫敏的神情变得有些扭曲,这两个人在分院仪式上的表现让她暂时忘却了巨怪的存在。

穆尔.卢西乌斯和爱塔丽娜.卢西乌斯……她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

“咯吱——”门开了,也唤醒了赫敏的思维。

“不”要进来,有巨怪!

话还没说完,她...

单纯沙雕,接受不了点叉

如发现错字等问题请说出来它在哪一段,不然蠢作者找不到




赫敏惊慌失措的看着面前的巨怪,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不只是因为寒冷,也是因为害怕。

她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去,妄图获取一点点温暖。也想让自己逃过一劫。

“是这里吧?”门外传来了冷傲的女声。

“是的,姐姐大人!我绝不会记错。”随后是有些激动的男声。

这两个人……她记得。

赫敏的神情变得有些扭曲,这两个人在分院仪式上的表现让她暂时忘却了巨怪的存在。

穆尔.卢西乌斯和爱塔丽娜.卢西乌斯……她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

“咯吱——”门开了,也唤醒了赫敏的思维。

“不”要进来,有巨怪!

话还没说完,她就看见名为爱塔丽娜的女孩用出了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的……

“钻心剜骨。”

伴随女孩清冷声音的是巨怪倒地的沉闷声响。

赫敏愣住了,连带着脑子也有些不清醒。

“姐姐大人最厉害!姐姐大人赛高!姐姐大人今天可否让我……”

“滚。”

面前的门被打开了。

“赫敏.格兰杰,我记得是这个名字。”

爱塔丽娜卷着自己的长发,一只脚踩在巨怪身上。

“没有事吧,不用担心哦,巨怪已经死掉啦。”

穆尔笑脸盈盈的对赫敏说。





哈利和罗恩急急忙忙地跑去女厕所。

厕所里静得出奇,让人难免往不好的方向猜测。

“赫敏!”

突然被叫了名字的赫敏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幸好穆尔扶住了她。

“你们来干什么?”

赫敏瞪了哈利和罗恩一眼。

因为是我们关的门,我们以为没人。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爱塔丽娜打断了。

“好了,不用再说些没必要的废话,竟然巨怪已经死了,那就回去吧。教授们说不定在四处寻找我们。”

门外传来一阵响亮的脚步声,厕所里的人们都转头看向门口,片刻之后,麦格教授首先冲进了房间,斯内普紧跟其后,奇洛在最后面。

“天啊,你们干了什么?!还踩在巨怪身上!”

“它死了。”斯内普简短有力的声音打断了麦格的愤怒。“一击必杀,有力的攻击。”

“是”赫敏想把所有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是我用的钻心剜骨。”爱塔丽娜略微抬高的语调打断赫敏的话。



一片寂静。

你在说什么?!

钻心剜什么?!

钻心什么骨?!

钻什么剜骨?!

什么心剜骨?!



“私自出行,一人扣五分。”麦格反而变得冷静了下来。“爱塔丽娜打败巨怪,斯莱特林加二十分。”

“是,麦格教授。”

爱塔丽娜和穆尔微微低头,算是接受了麦格教授委婉的批评。

“现在,爱塔丽娜,穆尔,和我来一趟校长室,把一切都解释清楚。”






念念碎

彩蛋是分院仪式上的事哦,有多余粮票的小伙伴可以试试ε(*・ω・)_

可乐(放假啦哈哈!)

自我安慰

失踪人口回来了(bushi)


就是它放不出来……

想看的加我QQ吧

3

0

8

6

0

9

5

6

7

0

失踪人口回来了(bushi)


就是它放不出来……

想看的加我QQ吧

3

0

8

6

0

9

5

6

7

0

可乐(放假啦哈哈!)

小黑巫师怎么在原著下活下来?

之前搞那个角色太冷酷了,一点都不像我(

这次整个比较沙雕的

“我”是个白切黑,热爱阿瓦达,钻心剜骨,三书和水牢。(对,没错,我想再利用一下玄学,抽到钻心剜骨和水牢)

为人精明,审时度势,明哲保身,可以说是个标准的斯莱特林。


我会穿越到原著的几率很小,但绝对不为0%。

我看着眼前的霍格沃茨礼堂,想着。

天知道我刚才还在家里研究卡组搭配,准备洗个澡睡觉,一推门发现自己来到了霍格沃茨礼堂。

“哦,小巫师,快进来。”我看着眼前笑的和蔼可亲的海格,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愧疚。毕竟我曾经无数次打爆他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好的,谢谢您。”不管怎样,表面功夫得做好。这是我身为一个斯莱特...

之前搞那个角色太冷酷了,一点都不像我(

这次整个比较沙雕的

“我”是个白切黑,热爱阿瓦达,钻心剜骨,三书和水牢。(对,没错,我想再利用一下玄学,抽到钻心剜骨和水牢)

为人精明,审时度势,明哲保身,可以说是个标准的斯莱特林。




我会穿越到原著的几率很小,但绝对不为0%。

我看着眼前的霍格沃茨礼堂,想着。

天知道我刚才还在家里研究卡组搭配,准备洗个澡睡觉,一推门发现自己来到了霍格沃茨礼堂。

“哦,小巫师,快进来。”我看着眼前笑的和蔼可亲的海格,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愧疚。毕竟我曾经无数次打爆他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好的,谢谢您。”不管怎样,表面功夫得做好。这是我身为一个斯莱特林最后的倔强!

海格看起来有些惊讶,挠了挠头,笑着对我说了声不用谢,便领我到那群新生队伍里去了。

我一眼就看见了三人组的三个脑袋,真挺显眼。

“爱塔丽娜.卢西乌斯!”

第一个就是我吗?

我恨首字母。

于是我就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表面平静如水内心汹涌澎湃地走向了分院帽。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特殊,而是小巫师们现在热情高涨,等他们饿的不行了的时候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别人了。

说实话,这帽子又破又脏的,要不是它是分院帽我都不想戴。

‘嗯哼,来了个有趣的小巫师……你想去哪个学院呢?’

‘阿兹卡班阿兹卡……呸,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斯莱特林……’

‘……’分院帽沉默了。

我觉得它之前应该没有见过想要去阿兹卡班的小巫师,不过我啃大瓜玩的比伏地魔还溜……

“斯莱特林!”

‘好耶~’

我就这么对斯莱特林的众人笑了笑,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长得一个比一个好看!

所有英俊的男性都能在我心中占据一席之地。

啊!请放心,斯内普教授,你在我心里的占地面积是最大的。





对了,现在在原著,虽然她是全卡欧皇但是莹光闪烁之类的日常咒语她真的不!会!

她只会游戏里面的咒语!

我为什么会发现呢?因为我进来的时候试图给自己弄一个防水防湿咒。

唉,生活艰难,去阿兹卡班算了。

反正她又氪又肝,有一大堆金加隆。进去之后再逃出来也不担心没钱。

我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了非常重要的一声。

“哈利.波特!”

是主角!

我一下子打起精神了。

肯定会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毕竟是主角。

“格兰芬多!”

结果不出我所料,我看着欢腾起来的格兰芬多那边,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致。

稍微感觉有点烦躁。

原著是不可改变的吗?

不,斯内普,小天狼星,弗雷德,卢平,多比,塞德里克……

全部都要活下来。

既然上天让我来到这里,就必定不是偶然。她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拯救他们。

让《哈利.波特》少一些遗憾,多一些圆满。






念念碎

感觉自己没有写出来一种感觉,就是我其实很喜欢《哈利.波特》,我在写文的时候就决定了,我一定要那些不该死去的人全部都活过来。

那段话算是一个醒悟之类的,我也形容不出来。

我想让我喜欢的那些悲惨角色,不按照原本的命运线那么走。

大概就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但爱塔丽娜是个堪称完美的斯莱特林。她在穿到原著时没有惊慌,而是想尽办法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对海格笑也是因为想打好关系。

格兰芬多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有主角三人组,和他们打好关系,基本就不会出什么事。但是爱塔丽娜还是选择了斯莱特林,不仅仅是因为那份执念,也是想让自己的行动,有一个更好的解释。所有人对斯莱特林都有一种偏见,邓布利多是这样,麦格是这样,连有些斯莱特林的人也是这样。斯莱特林似乎都象征着邪恶,哪怕伟大的梅林也是从斯莱特林出来的。所有人对斯莱特林都有偏见,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为爱塔丽娜的行动做一个有力的支撑。

“她是个斯莱特林。”

这句话似乎就能解释所有。


感谢大家愿意听我bb那么久。

最后问一句,你们想不想看进阿兹卡班的剧情?

想看我就写。


(忽然发现我bb的时候能bb好多,这好像都有正文的一半长了)

可乐(放假啦哈哈!)
这河狸吗?河狸吗???? 我不...

这河狸吗?河狸吗????

我不李姐。

这河狸吗?河狸吗????

我不李姐。

可乐(放假啦哈哈!)

【凰仁】晨♀起♀服♀务♀

有小可爱夸我了!!!!!!!

半梦半醒的那个小可爱!!!!!

呜呜呜呜呜呜我好感动(喜极而泣)

来个激情码字 

有小可爱夸我了!!!!!!!

半梦半醒的那个小可爱!!!!!

呜呜呜呜呜呜我好感动(喜极而泣)

来个激情码字 

可乐(放假啦哈哈!)

终于画完了!

可还没有勾线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画完了!

可还没有勾线呜呜呜呜呜呜


可乐(放假啦哈哈!)
拍的好模糊 关于明明画的是雅治...

拍的好模糊

关于明明画的是雅治却一点都不像

雅治的痣被脸上的肉肉挡住了

拍的好模糊

关于明明画的是雅治却一点都不像

雅治的痣被脸上的肉肉挡住了

可乐(放假啦哈哈!)

亲吻3

已交往前提,ooc前提


真田弦一郎

半夜三点。

真田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房门。

“回来了。”仁王坐在沙发上,偏头看向真田。

“嗯。”真田答道,眼里满是疲惫。仁王看着他这副样子,原本打算刺几句的心情也没有了。

微微起身,改成跪坐,仁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噗哩,睡一会儿?”

真田愣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躺下。毕竟他也很久没见到自己的恋人了。

仁王的气息令真田不自觉的舒展了眉眼,困意也上来了。

“睡吧,好梦。”

仁王轻轻地亲上真田的唇,说道。


柳生比吕士

“比吕~”

耳边穿来仁王的声音,柳生坐起来,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脑袋。

“仁王君?”柳生有点懵...

已交往前提,ooc前提




真田弦一郎

半夜三点。

真田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房门。

“回来了。”仁王坐在沙发上,偏头看向真田。

“嗯。”真田答道,眼里满是疲惫。仁王看着他这副样子,原本打算刺几句的心情也没有了。

微微起身,改成跪坐,仁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噗哩,睡一会儿?”

真田愣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躺下。毕竟他也很久没见到自己的恋人了。

仁王的气息令真田不自觉的舒展了眉眼,困意也上来了。

“睡吧,好梦。”

仁王轻轻地亲上真田的唇,说道。





柳生比吕士

“比吕~”

耳边穿来仁王的声音,柳生坐起来,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脑袋。

“仁王君?”柳生有点懵,仁王不是在出差吗?

“我可是为了比吕连夜赶回来了哦,噗哩。”

“连夜……仁王,好好睡觉。”柳生觉得头更疼了,还有点气,仁王这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我有睡觉的——”

仁王特意拉长了声音,听起来理直气壮的。

“仁王君,只是闭眼十几分钟不是睡觉。”柳生是谁啊,他可了解仁王了,这家伙绝对没睡。

“噗哩,那先给比吕来个早安吻吧。”

说着,凑过去,和柳生交换了个缠绵的吻。







碎碎念

最近想搞个车

38岁老男人凰ⅹ15岁高中生仁

养父子

剧情都想好了,夜不归宿出去喝酒的养子仁被养父抓回去xxoo。

可乐(放假啦哈哈!)

不想码字

想咕咕咕

岂可修,为什么我的手它不会自己码字!

不想码字

想咕咕咕

岂可修,为什么我的手它不会自己码字!

可乐(放假啦哈哈!)

请个假

先来解释一下我五六周都没更新的原因

还有二十几天就要考试了,作业试卷什么的也多了起来

所以我可能暑假的时候才能更新

非常对不起

先来解释一下我五六周都没更新的原因

还有二十几天就要考试了,作业试卷什么的也多了起来

所以我可能暑假的时候才能更新

非常对不起

可乐(放假啦哈哈!)

救命

救命啊姐妹们

我 卡 文 了

写一半写不出来了

明明之前写的超顺

然后写一半卡了

我试图写其他的也是这样

卡的不得了

我该怎么办?

救命啊姐妹们

我 卡 文 了

写一半写不出来了

明明之前写的超顺

然后写一半卡了

我试图写其他的也是这样

卡的不得了

我该怎么办?

可乐(放假啦哈哈!)

摸个鱼

真好看嘿嘿嘿(个人想法不喜勿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之前画的,原图找不到了

真好看嘿嘿嘿(个人想法不喜勿喷)










之前画的,原图找不到了

可乐(放假啦哈哈!)

点文

就……20粉了

[图片]来吧,选吧

甜的还是虐的

是只有一个cp还是all的

CP

柳生仁

幸仁

凰仁

真仁

切仁

种岛仁

柳仁

冢仁

迹仁

梗(车)

一夜,情

下💊

道具

囚,禁

双⭐

求欢

发,情(ABO)

梗(甜饼)

依赖

牵手

拥抱

眼泪(不要被名字迷惑,它是甜的)

阳光

梗(刀)

替身

虐待

救赎

希望破灭

囚,禁(同一个题材也有甜虐之分的)


念念碎

放心好啦,只要评论的我都会考虑的,现在放假我一周写个三四篇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会全部采纳。

(不要没人,没人我就尴尬了)

要是有详细要求的可以在评论区写出...

就……20粉了

来吧,选吧

甜的还是虐的

是只有一个cp还是all的

CP

柳生仁

幸仁

凰仁

真仁

切仁

种岛仁

柳仁

冢仁

迹仁

梗(车)

一夜,情

下💊

道具

囚,禁

双⭐

求欢

发,情(ABO)

梗(甜饼)

依赖

牵手

拥抱

眼泪(不要被名字迷惑,它是甜的)

阳光

梗(刀)

替身

虐待

救赎

希望破灭

囚,禁(同一个题材也有甜虐之分的)


念念碎

放心好啦,只要评论的我都会考虑的,现在放假我一周写个三四篇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会全部采纳。

(不要没人,没人我就尴尬了)

要是有详细要求的可以在评论区写出来

我的脑容量实在不够,帮我想想吧

可乐(放假啦哈哈!)

脑洞

昨天搜五右的时候看到了抹布悟,有感而发。


因为交了女朋友,所以被爱而不得的众人囚禁,调,教。的故事。


尿

体内尿

……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昨天搜五右的时候看到了抹布悟,有感而发。





因为交了女朋友,所以被爱而不得的众人囚禁,调,教。的故事。


尿

体内尿

……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可乐(放假啦哈哈!)

水更

再来水一波~


[图片]

发现真仁在我的文中出场不多(主要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写)

所以画个画来补偿他俩吧

原图出自百度,作者未知


顺便说一声,我以后要当个月更,乃至年更选手

这样我每次都是暴更

再来水一波~



发现真仁在我的文中出场不多(主要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写)

所以画个画来补偿他俩吧

原图出自百度,作者未知


顺便说一声,我以后要当个月更,乃至年更选手

这样我每次都是暴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