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求约稿

57万浏览    11.6万参与
Ds基金会解剖员

实在是穷的不行了… (求约)

实在是穷的不行了… (求约)

绝兄今天也是那么污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梦女oc,情头胸像,仿画风,进行一个砖的搬~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梦女oc,情头胸像,仿画风,进行一个砖的搬~

金主金主你在哪

  接这种摸鱼

  大头15r/p

  半身40r/p

  全身85r/p

  qq人10r/p

  摸鱼页120r/p

  只接女孩子捏👉👈

  接这种摸鱼

  大头15r/p

  半身40r/p

  全身85r/p

  qq人10r/p

  摸鱼页120r/p

  只接女孩子捏👉👈

Yeyun

  蛮新鲜的事,哈哈分享一下

  蛮新鲜的事,哈哈分享一下

开朗邬棒

 想接一点上色TT

一切看线稿而定,,一周内上完

自带价

 插画不接。。不在意氛围可以

分别是高低饱参考,

线稿都不是自己

  后付(为钱催自己

缺钱,快来,,,

 想接一点上色TT

一切看线稿而定,,一周内上完

自带价

 插画不接。。不在意氛围可以

分别是高低饱参考,

线稿都不是自己

  后付(为钱催自己

缺钱,快来,,,

别回了放过我吧

  30r的模板稿,咖牌平安夜来信

  30r的模板稿,咖牌平安夜来信

Wrom_Moty
  好饿给我钱,两天没吃饭了...

  好饿给我钱,两天没吃饭了

  

  这种大头15到25r

  好饿给我钱,两天没吃饭了

  

  这种大头15到25r

白吟

【展示】oc文

是oc的故事扩展。感兴趣的咪可以直接加主页的lxfs约稿。

————

迟一刚走出家门,由尸臭和腥味组成的空气便钻进她的鼻子,稍稍顿了一下脚步,她扭头看到围墙边靠着个人,一个死人。

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少女几秒确定了那人的死因。

露出的皮肤上布满淤青,左手臂诡异地扭曲着,身体边有一滩发黑的血迹,水泥路上还有滴落的血迹延续到那人脚边。

遭数人殴打,失血过多而死。不过就算他没事,也活不了多久,比起受病毒折磨,不如早点离开。迟一收回目光,往前方的街道走去。

这里是艾兰帝法,王公贵族掌握话语权的国家。一年前,病毒让这里死去近三分之一的居民,幸存的人们也无法安定生活,没钱、没疫苗、被欺压,这些事......

是oc的故事扩展。感兴趣的咪可以直接加主页的lxfs约稿。

————

迟一刚走出家门,由尸臭和腥味组成的空气便钻进她的鼻子,稍稍顿了一下脚步,她扭头看到围墙边靠着个人,一个死人。

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少女几秒确定了那人的死因。

露出的皮肤上布满淤青,左手臂诡异地扭曲着,身体边有一滩发黑的血迹,水泥路上还有滴落的血迹延续到那人脚边。

遭数人殴打,失血过多而死。不过就算他没事,也活不了多久,比起受病毒折磨,不如早点离开。迟一收回目光,往前方的街道走去。

这里是艾兰帝法,王公贵族掌握话语权的国家。一年前,病毒让这里死去近三分之一的居民,幸存的人们也无法安定生活,没钱、没疫苗、被欺压,这些事都使得他们喘不过气。

“啊啊啊——”

街边倒塌大半的房屋中传来痛苦的叫声,迟一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为此停留。

“爸爸!你怎么了?!”

同一个地方传出的声音,没过几秒,少女听到背后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也如料想的一样,手臂被一把抱住。

“求求你!我爸爸他很难受!你身上有枪!你是很厉害的人对吧!”

女孩看上去只有六七岁,及肩的黑发乱糟糟的,四肢瘦如干柴,一看就知道是生活艰难的那一类人。

“他在这里!”女孩没顾上那么多,直接拉着迟一往废墟走。

“放开。”

冷冷的两个字吓得女孩松了手,但流出的泪又在她看到迟一走向她爸爸时马上擦掉了,浅蓝色眸子里有了期待。

“是病毒,他没救了。”这么说着,迟一将女孩从上至下看了一遍,又说:“别碰他的血,会传染。”

这句话给了女孩重重一击,她走到男人面前无力地蹲下,泪与哭声在瞬间爆发。

迟一的表情没有变化,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接取任务,这座城市每天都会死无数的人,她没那时间去管。

作战鞋踏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但仔细一听就会发现其中还夹杂着更轻更快的脚步声。

少女回头,背后空无一人。

“……”

拐过巷子,迟一几下跳上楼顶,不再关注身后,用尽全速往目的地赶去。途中偶尔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但越往前,越是死一般的寂静,最终,她在一家酒馆门前停下。

“嘎吱——”

推开门,浓重的烟味率先飘出,迟一皱了皱眉头走进去。整个空间雾蒙蒙的,客人们打量着这个孤身来到这里的少女。

“在这。”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储藏间走出来,又朝吧台的工作人员笑了一下,示意这是他认识的人。

跟着男人走到隔间,门一关上迟一就伸手,“拿来吧。”

“喔喔!在这!你这次也要事先调查吗?”男人从皮箱里取出几张文件,有些担心地看向少女。

“嗯。”

“上次刺杀那个副行长,你不是受伤了吗……”

男人的名字叫科泽特,一年前与迟一相识,之后两人的联系就没有断过。除开工作外,他偶尔在生活上也会照顾迟一。

“已经没事了。”

“记得小心,这次目标是贵族医院的院长,他在背地里做器官交易。委托人就是受害者家属,看酬金的数目,他们应该是拿出全部身家了。”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迟一并不打算再多停留,将文件放进夹克内侧的口袋,她抬脚往外走。

酒馆内依旧烟雾缭绕,少女下意识加快步伐。有身高优势的科泽特几步追了上来,“对了,我让那边的人给你寄了几支特级疫苗。”

“之前不是测出我不会感染吗?”

“以防万一。”

还未出酒馆,门外传来叫喊声。又有人在抢夺资源吧,迟一看了看四周,没有人露出诧异的表情,所有人都习惯这种事了。

当然,她也不准备管。

吵闹的地方在右边,正合迟一的意,她回家是直走。正准备与科泽特道别,一声叫喊打断了她。

“姐姐!”

迟一扭头看去,是刚刚那个小女孩,她被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围在墙边。

“她在叫你?你认识她?”科泽特有些诧异。

“不算认识。”

“喔,那走了,诶!你干嘛?!”

少年们看着这边,迟一也不回避目光,直直走了过去,“但她应该是跟着我走到这里的。”

科泽特慌忙跟上去,“你早说啊。”

“他们要抢我爸爸留给我的东西!还说要把我卖掉!”女孩透过人缝说明情况,含在眼里的泪似乎马上就要流出来。

迟一只是看着为首的那个少年。

“我、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我们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他对着少女身后的科泽特解释。

少年们更害怕成年男人也是难免的,在这样一个肮脏的环境下穿着整洁得体的西装,梳理整齐的头发与鼻上的方框眼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层人物。

科泽特自身也意识到了,上前几步说:“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些钱,放过那个小孩。”

见科泽特掏出几张钞票,少年们叫喊着:“你还有吧?!全部拿出来!”

“啊啊!劝你们不要得寸进尺哦。”

为首的少年一把握住女孩的手腕将她往前拽,“不然别想带走她!”

“嘭——”

枪声猝不及防地响起。

“都劝过了,非不听。”捂着耳朵的科泽特笑了笑,“而且,她比我厉害很多哦。”

少年们看到了墙上的弹孔,恐惧窜上心头,他们遵循本能往后退去。

迟一将枪口对准少年的脑袋,“松开她。”

“听到了吗?不然我估计你们一个都走不了。”科泽特大声补充。

“好!好!我们放!”猛地推开女孩,少年们落荒而逃。

见到此状,迟一把枪收回枪套,与科泽特说了声‘走了’,而后朝直巷走去。

“诶诶?就这样?”

“不然杀掉吗?浪费子弹。”

“我不是说他们……啊好吧,你有自己的想法,那我走了。”科泽特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女孩,匆匆离开了这里。

‘比预定回家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之后的计划要做调整。’加快脚步的迟一开始在脑中规划着。

没一会,身后又传来轻轻的沙沙声。迟一突然停住脚步,女孩径直撞到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姐、姐姐。”

“不要跟着我。”

女孩抬头看着迟一,“我可以帮你干活,只要、只要你给我吃的。”

“去找别人,会有人要。”丢下这句话,少女回头走去。

原以为这样就可以赶走她,但身后的脚步声还在,并且还伴随着微弱的抽噎声。

迟一又停住了,她转回头看向女孩。

“我干的事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杀掉,而且我不是那种有钱人,我给不了你什么。”

“没关系!我已经不怕了,再说……你刚刚保护我了吧。”女孩的声音到最后轻得都快听不清了。

沉默了几秒,迟一转身说道:“跟上来吧。”

“诶?好!”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快步走到了穿着一身黑衣的少女旁,犹豫几秒,她小心抓住了迟一的夹克。

“我叫林羡,姐姐叫什么?”

“迟一。”

.白凌

 画了海拉女鹅宝贝! 

 画了海拉女鹅宝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