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求而不得

2285浏览    145参与
年年依旧

(谢必安x李承泽) 不再等

你明明是从未拥有过的梦境

可我像无数次失去过你


宣华巷的清汤羊蝎子有些名气,或许,他要去。

梨花街的梨花开了一路,他近日特别喜欢那句梨花满地不开门,也许,他会想去。

范闲要赴宴,肯定,他要去。


一把剑,一把快剑,人们说他是一剑破光阴。他也曾得意的向那人夸赞过自己的剑术,真好,他这般有用,能留在他身后,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殿下。”

谢必安抱着剑,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赤着脚,蹲坐在榻上,如痴如醉的读着手里的《红楼》,听到他的声音,也只是懒洋洋地哼出一个”嗯?“的鼻音,带着些上扬的音调,像是一把小钩子,引得他一时思绪万千。


把鞋子穿上,别着凉。

别看了,...

你明明是从未拥有过的梦境

可我像无数次失去过你


宣华巷的清汤羊蝎子有些名气,或许,他要去。

梨花街的梨花开了一路,他近日特别喜欢那句梨花满地不开门,也许,他会想去。

范闲要赴宴,肯定,他要去。


一把剑,一把快剑,人们说他是一剑破光阴。他也曾得意的向那人夸赞过自己的剑术,真好,他这般有用,能留在他身后,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殿下。”

谢必安抱着剑,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赤着脚,蹲坐在榻上,如痴如醉的读着手里的《红楼》,听到他的声音,也只是懒洋洋地哼出一个”嗯?“的鼻音,带着些上扬的音调,像是一把小钩子,引得他一时思绪万千。



把鞋子穿上,别着凉。

别看了,稍事休息一会吧。

你很久没有看我舞剑了。

想说出口的话,其实很多,可是统统不能发出声音,你不愿听,我不能说,世间不能容。最重要的是,你不关心。我只能等,继续等,一直等,等你偶尔的一个抬头,等你意外的一个回眸,等你认真看我一眼,那便足以回味一生。等到天亮,等到天黑,等到春花秋月,等到夏雷冬雪,等到一年一年又一年,我比最耐心的渔翁更耐心,我比沉默的老僧更沉默,我比笨拙的孩子更笨拙。心有所期,心如枯木,心如死灰,心如明镜,心如止水,然后再来一轮,然后再来一轮,我的心,已把这条路走了千万遍。

等,等死去的心重生,等凋谢的花再开,等不属于我的心能属于我。

却等到了另一个人。


范闲。范闲。范闲。范闲。范闲。范闲。范闲。

这个名字越来越频繁的从他口中说出来,每一次,都生出让人绝望的钝痛,每一声,都落下不忍卒睹的伤疤。他的目光越来越少落到自己身上,他如此害怕,有一天,他的殿下再不会回头了,就只剩自己永远注视着安全距离外的背影。


”谢必安天生冷脸,对我都没有好话。“

”我与范闲一见如故!“

”范闲啊,性子跟我一样!“

他曾经叫自己必安,然后,就是谢必安了……


孤独,真是孤独啊,是从一开始就这么孤独,还是遇见他之后更加孤独?其实本来也没有这么孤独的,因为从前有山月有酒有剑就足够了,在遇见他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有心的,也不知道这颗心是会跳动的,可见他的人生里,原来只有这些年才算是活着的。孤独也是好的,只要是你给的,甜的,苦的,都是好的。


”殿下。“

”你走吧。“

”殿下明知,我不会走。“

”你不走,就是陪我一起死在这。“

”那就让我陪殿下一起死在这。“


李承泽终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印象里,他总是很沉默,安静的站在他身后,像悄无声息的空气。他用名利权位向他邀约,他也只是沉默的应承。可如今他已是手下败将,后路不过一个死字,他却要留下来?

”为什么?“

终于,他问了,他想听了,他抬头看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就只有自己的身影。

”为报殿下……知遇之恩……“


宣华巷的清汤羊蝎子,还没来得及陪他去。

梨花街的梨花,还没来得及带他看。

好在,新练的剑招,还能在他眼前演练。

我的剑是你的,我的命也是你的,只可惜,你一直不知道,我的心,也是你的。


来世,来世,我不再等你。

我会告诉你,我叫谢必安,我等了你一世,你再看看我……

北辰莫忘ω

#痴人一梦#

——长相思

题记:致我最爱的作者,致敬我最爱的、唯一五刷的作品。 


#如初见#

清水镇,回春堂,忆当年初见。

风华携了风霜,踽踽独行而来,是对岁月不仁的抵死相抗,也是他们的缘起。

是所有将来名震大荒之人的初初相见,彼时岁月尚悠悠,所虑者不过尔尔。

而云卷云舒见余生,上天总不忍蛟龙永困于野,必将予其契机,使其腾起,使其奔赴颠沛流离,滚滚红尘。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能一醉方休,竟是最好的岁月回首。

这一醉,梦回桃花冢,未到人散曲终,且看中原逐鹿,谁与争锋。


#诉衷情#

远山遥遥,歌尽桃花尚早。

回轩辕山,拾阶而上,回望来时路,只见枯...

——长相思

题记:致我最爱的作者,致敬我最爱的、唯一五刷的作品。 

 

#如初见#

清水镇,回春堂,忆当年初见。

风华携了风霜,踽踽独行而来,是对岁月不仁的抵死相抗,也是他们的缘起。

是所有将来名震大荒之人的初初相见,彼时岁月尚悠悠,所虑者不过尔尔。

而云卷云舒见余生,上天总不忍蛟龙永困于野,必将予其契机,使其腾起,使其奔赴颠沛流离,滚滚红尘。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能一醉方休,竟是最好的岁月回首。

这一醉,梦回桃花冢,未到人散曲终,且看中原逐鹿,谁与争锋。

 

#诉衷情#

远山遥遥,歌尽桃花尚早。

回轩辕山,拾阶而上,回望来时路,只见枯骨累累,幸这不胜寒的紫金顶仍有颛顼小夭同行。

手中确为山河剑,但仍是不萦悲喜,所见者,唯此一人尔。

只惜年少时愿用我所有尽换我所求,可到彻底无法挽回时才懂:人的一生不过是在追逐最初失去的东西罢了。

衷肠诉尽,再不言说相思与相逢。

 

#思无涯#

空悲欢,携了寒风佐酒便一餐。

斟佳酿满斛,只叹无人来尝。荒草坟茔覆没来时路,再见时只余极北寒霜、塞外飞雪,将一腔热血冻了个结实。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执念也凝结在了将被吊唁的过往之中,决绝转身,一步踏下,便流光化蝶,抛人于大漠黄沙,再不相见。

这情愫岁月过往,翩然惊鸿。犹恐相逢是梦中。

日后,也只得是梦中。

幸而一曲嘲哳,待得曲终人散之时仍被成全。是对酒当歌前的前奏终章;是碎玉裂帛中的破镜重圆;是千帆过尽后的归园田居。

“有人求仁得仁放歌四海”——是啊,若非怀抱满腔热爱,又怎能忍受颠沛流离、无妄之灾,风雪加身地再次与你相逢。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想起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曾一起度过。”

 

这结局,唯知音懂,当时明月亦然,只惜不见当时明月。

不恐相逢是梦中。

原来相逢是梦中。

2020.02.23. 17:47五刷毕。

2020.02.23. 19:28手笔。

                                注:纯原创,有引用。

洛易青

木偶不牵线

1.

我是程煜欢的表妹,高中时候学校里他口中的那个女票,帮他挡桃花的,后来好像还是他骗他妈的幌子。

2.

说是表妹我和他屁血缘关系都没有,但好歹还有个可以联系的利益关系,我帮他挡桃花,他帮我清购物车,这是我和他同时考进一中一个多月后他提的买卖,反正我不亏。

3.

嘁,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找我帮他挡桃花了,这狂风浪蝶搁别的小姑娘身上也受不了,我要不是校霸,那群人怕不得把我撕了。

4.

有一个小姑娘问我,我是真的喜欢他吗,我当时怎么回答的?好像是

"老娘喜欢谁,关你他妈屁事!"

我确实不喜欢程煜欢,天天冷着个脸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喜欢的那个人是最优秀的,他是我...

1.

我是程煜欢的表妹,高中时候学校里他口中的那个女票,帮他挡桃花的,后来好像还是他骗他妈的幌子。

2.

说是表妹我和他屁血缘关系都没有,但好歹还有个可以联系的利益关系,我帮他挡桃花,他帮我清购物车,这是我和他同时考进一中一个多月后他提的买卖,反正我不亏。

3.

嘁,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找我帮他挡桃花了,这狂风浪蝶搁别的小姑娘身上也受不了,我要不是校霸,那群人怕不得把我撕了。

4.

有一个小姑娘问我,我是真的喜欢他吗,我当时怎么回答的?好像是

"老娘喜欢谁,关你他妈屁事!"

我确实不喜欢程煜欢,天天冷着个脸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喜欢的那个人是最优秀的,他是我们班的班长兼年级第一——吴漾。他可真是最可爱的人,虽然神情淡淡,好像对什么都不理睬,但喜欢吃蛋糕,喜欢发呆,声音温柔,也从来不打不闹,和那些整天往篮球场跑一身臭汗的男生不一样,他冬天会穿的暖暖的,不会和那些男生一样,为了要风度而不要温度,夏天更不会为了装酷而闷热的套着外套。

5.

我想追他,回匿名在他桌子上放小蛋糕,虽然他都扔进了垃圾桶,我下课时间去找他问题,我会为了他上课专心听讲,放学好好写作业,我能为了他一连一个星期疯狂复习到深夜,就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和他一个考场。

6.

他是我一生的少女情怀。

7.

高二的时候,程煜欢遇到了他的那个劫,那男孩叫姜辗,阳光灿烂,连着半个学期的相处,程煜欢和姜辗有了一些朦朦胧胧的爱恋,我撞破过他想要趁姜辗睡着的时候抚摸他的脸,他红着耳根冷着脸警告我不要告诉别人,包括姜辗。

8.

我被程煜欢介绍给了姜辗以女朋友的身份,在他明白他自己喜欢姜辗之后。我像个恶毒女配,如程煜欢的愿打击姜辗的心,我常常在那个男孩被伤害的脸色发白的时候,心疼他。

9.

我知道程煜欢为什么这么做,他是他家的独子,而他的母亲不会允许程家家业的继承人是个gay,程煜欢还太年轻,绝对斗不过他母亲,所以,他不能把姜辗拉进火坑。

10.

高三那年有一次他拉着我去他家陪他喝酒,在场的除了我,还有他发小,说真的,我一点都不喜欢他那个发小的为人,我看到他喝了好几瓶啤酒,对于刚接触久的他来说,这已经是极限了,他吐得稀里哗啦,窝在沙发里,抱着一个半人高的提线木偶哭的不能自已。

11.

姜辗喜欢程煜欢的事被他那个发小传出去了,闹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几乎快把他捻进泥里。我不敢去安慰他,更不敢去碰那些污蔑,不只是怕越描越黑,更怕是让程煜欢的母亲知道我不是程煜欢的女朋友。

程煜欢也喜欢姜辗,绝对不能让他母亲知道!

12.

我从姜辗身边的朋友知道,那个半人高的提线木偶是姜辗自己做了半个多月才做好送给程煜欢的,程煜欢肯定也知道。

13.

程煜欢的母亲还是知道了,那个木偶被她不小心摔碎了,里面有一张照片,应该是姜辗偷拍的,他母亲让他一个月处理好这件事,那时还有一个半月就要高考了。

14.那天下着大雨,我和程煜欢撑着一把伞,十指虚虚的扣着,我恍恍惚惚的看着姜辗跪坐在地上,双手拼凑着那个木偶的碎块,声音哽咽,我听见程煜欢和他说

"出国吧,去留学……费用我出。"

姜辗没有回答他,只是在那一个星期后,转学了,我听说高考完,他就出国了。

15.

程煜欢用大学四年,握稳了程氏,然后便发了疯似的找姜辗,但杳无音信。

16.

那天程煜欢走后,姜辗跪坐了很久才走,我看着那个木偶被吴漾拾走后,我才离开。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的很伤心。

我不敢再去拾那个木偶,高一的我已经拾过一次了,那次我珍藏了三年……

洛易青

木偶不牵线

1.

姜辗喜欢程煜欢,这我知道,但没办法,我还是喜欢他,哪怕,他连认识都不认识我……

2.

我是姜辗隔壁班的班长,最早见到他是高二刚开学的时候,他是转学生,依稀记得他穿着浅色的衬衫,笑容灿烂。

3.

高二的生活远比高一更枯燥,更麻烦,我淡淡的给来问题的女生讲题,讲完抬头猝不及防与他对上了视线,隔着两层玻璃,我看到他善意的冲我笑的温暖。

4.

和其他的高中的男生不一样,我从不打篮球,不是不会而是不敢,我不敢去碰那个害我没了右手灵活性的运动项目,但我不甘心,我常常会在他们打篮球的时候靠在网栏边看着,那节课是体育课,他们班也是,我一如既往的靠在网栏边,两个班的比赛很精彩,他转过头,看着...

1.

姜辗喜欢程煜欢,这我知道,但没办法,我还是喜欢他,哪怕,他连认识都不认识我……

2.

我是姜辗隔壁班的班长,最早见到他是高二刚开学的时候,他是转学生,依稀记得他穿着浅色的衬衫,笑容灿烂。

3.

高二的生活远比高一更枯燥,更麻烦,我淡淡的给来问题的女生讲题,讲完抬头猝不及防与他对上了视线,隔着两层玻璃,我看到他善意的冲我笑的温暖。

4.

和其他的高中的男生不一样,我从不打篮球,不是不会而是不敢,我不敢去碰那个害我没了右手灵活性的运动项目,但我不甘心,我常常会在他们打篮球的时候靠在网栏边看着,那节课是体育课,他们班也是,我一如既往的靠在网栏边,两个班的比赛很精彩,他转过头,看着我眨了眨眼。

"同学,一起啊!"

这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5.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习惯,有事没事就隔着楼道窗户看那个嚣张逗比的家伙。

"吴漾!你干嘛呢!看黑板!"

我猛的站起来,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全班发出哄笑,我尴尬的扯扯嘴,余光瞟到那个身影,他看着我,幸灾乐祸的笑着。

6.

他有了喜欢的人,我为什么会知道?纯属是因为他那发愣的样子,和我一模一样,我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但绝对不会是我,我们很少还能再对视在一起,他常常,对着与我相反的方向发呆,而我就对着他的后脑勺发呆,说来可笑,我竟有时觉得我俩很像,好似求而不得,又好似一触即到。

7.

放假我去了奶奶家,才发现他家就在我奶奶家对面,于是我临时起意在奶奶家度过了一个寒假,相遇也遇过两次,说话也说过两次,但终究只是点头之交,甚至连姓名都没有交换过。

8.

又过了一个学期,高三了,这个学期好像和上个学期没什么不一样,但又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姜辗,他喜欢的人叫程煜欢,至于我为什么知道,那是一天放学,我看着他追着一个男生出去,却不小心在转角与我撞在了一起,我看见了那张纸上,除了他自己的名字以外,剩下满满的写满了"程煜欢"三个字。像极了,我画了那一草稿本的他的画像。

终归心里还是很难受。

9.

程煜欢有女朋友,这是我从我朋友那知道的,他和程煜欢是发小,知道的很多,甚至我还从他那听到了姜辗喜欢程煜欢的事,听到什么被一个男人喜欢很恶心之类的声音,我把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终究还是挥了过去。

10.

喜欢一个人很恶心么……

11.

后来他又转学了,在高三的最后一个月,至于他到底转到了哪里,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我还记得他离开前的一个星期日,我咬牙鼓起勇气跑到了奶奶家,想要和他说我的心意,想安慰安慰他,记忆里的那天下着大雨,我打着伞,刚进小区,就看见一把伞倒在一边,而另一边是蹲着的他,他脸上流的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手里拼凑着一只断了线的木偶。

12.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一直没有再遇到过自己喜欢的人,我不知道,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恋,甚至分不清当初的心动到底是因为荷尔蒙的爆发还是青春的滤镜太美好。

但我始终没有再遇到过当年的那种感觉,我可能真的喜欢他吧。

13.

那天他走的时候没有带走那个木偶,那只木偶孤零零的躺在雨中,我陪它呆了很久,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心理安慰,是不是陪它就能等于陪他?

14.

我带走了那个木偶,求了很多家木偶店,但是并没有哪个人能够修好它,这个木偶到底是姜辗做的,还是姜辗买的,到底是姜辗送给程煜欢的,还是程煜欢送给姜辗的,到最后都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最后这个木偶还是没有被修好,就那样残破的躺在玻璃罩里,被我珍藏着。

15.

断线的木偶是会被扔掉的

脱离人们认为的事情是会被唾弃的

有人会愿意珍藏那个断了线的木偶

但没有人愿意去拾起那个被唾弃的人的心

愿你的木偶不被牵线

愿未来你在一个没有我的世界里有人会愿意为你站出来职责那些唾弃你的人

而我的,一直都是牵线木偶,终究不敢断......


wq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炽烈而悠长,摧枯拉朽而又缓缓流淌。

她选择燃烧自己而谱写这曲荡气回肠的暗恋之歌,从生到死,毫无悔意。

她说自己的人生从十三岁开始,从他温柔地打量她,一句谢谢开始。

而她的悲哀也源于此。十六年,为爱耗尽生命的十六年,他不记得,从少女到少妇,次次纠缠,皆作浮云散,她不愿提起,不愿以爱之名为他带来丝毫痛苦。

她说,我若不死,必会手撕信笺,只是你若看到,必是已死之人的绝笔。

关于我的秘密,始终都只是你,只是我不说,十三岁的相见又相离,不会说,十八岁的销魂荡魄,不会说,为你生子育子成人,不会说,后来再见一夜弃,不会说,只等得人生终了,无子无依无命,才将一切淡淡诉说。

她说...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炽烈而悠长,摧枯拉朽而又缓缓流淌。

她选择燃烧自己而谱写这曲荡气回肠的暗恋之歌,从生到死,毫无悔意。

她说自己的人生从十三岁开始,从他温柔地打量她,一句谢谢开始。

而她的悲哀也源于此。十六年,为爱耗尽生命的十六年,他不记得,从少女到少妇,次次纠缠,皆作浮云散,她不愿提起,不愿以爱之名为他带来丝毫痛苦。

她说,我若不死,必会手撕信笺,只是你若看到,必是已死之人的绝笔。

关于我的秘密,始终都只是你,只是我不说,十三岁的相见又相离,不会说,十八岁的销魂荡魄,不会说,为你生子育子成人,不会说,后来再见一夜弃,不会说,只等得人生终了,无子无依无命,才将一切淡淡诉说。

她说,我的一生从未因爱你而厌烦,请你也不要因我信中言语啰嗦而厌烦。你也不必害怕它出自死人之手,因为这人对你从来只有爱,无一丝怨恨和打扰。

你每年生日时收到的玫瑰花,终于在四十一岁这年断了音讯。当你望着空空如也的花瓶,是否有丝异样萦绕心头。只是你永远不记得,也永远记不得​​​。

傲笑春风
过去的终将过去。

过去的终将过去。

过去的终将过去。

街頭藝人

上天真是捉弄我,对我太残忍

曾经在我年轻求偶的年纪,它让我身边没几个女人,像样的、看得上的更是没有,以至于自己受尽饥渴,只能眼馋地看着别人拥有美好的爱情.自己只有孤独围绕,渐渐也就安于孤苦.后来经过苦苦追求,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女朋友,不是自己理想中的那种,也没有那种美好的感觉,不过自己还是把它当成宝,但是一出去碰到别人家的,一对比就相形见绌了.不过,我也别无奢求,任命,安于现状.           

 
后来,我突然接触的女人多了,各式各样的,好多美女,可惜这个时候我一切都已经定下来了.虽然没结婚...

曾经在我年轻求偶的年纪,它让我身边没几个女人,像样的、看得上的更是没有,以至于自己受尽饥渴,只能眼馋地看着别人拥有美好的爱情.自己只有孤独围绕,渐渐也就安于孤苦.后来经过苦苦追求,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女朋友,不是自己理想中的那种,也没有那种美好的感觉,不过自己还是把它当成宝,但是一出去碰到别人家的,一对比就相形见绌了.不过,我也别无奢求,任命,安于现状.           

 
后来,我突然接触的女人多了,各式各样的,好多美女,可惜这个时候我一切都已经定下来了.虽然没结婚但是已经不可能再找的那种.这个时候,喜欢但是不能再追求啊,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享用到资源,有的真是歪瓜裂枣也能抱得美人归.真是他妈的好追啊.假如当初我有这个环境条件,那我也可以追到一位心仪的佳人啊.


再后来,我结婚了,又有钱了.这个时候我接触的女人、身边的美女依然很多,已婚的、未婚的,而且发现追他们并不需要多苛刻的条件啊,我跟他们也可以相处的很好.她们对我也很有好感.就算按当时来讲,凭我的条件也是完全没问题的啊,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机会.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一方面,我的老婆跟她们比起来简直是处处不如,另一方面,他们的老公(当然,不是全部.)跟我比起来又尽是缺点不足.你叫我说什么好呢?只能说上天捉弄人吧.


我是一个非常需要爱,非常注重感情的人.我的人生渴望一段美好的恋情,一桩美好的恋爱,那种心动的美好的感觉.但是求而不得,这始终是我人生当中的一桩憾事,一种心理的缺失.但是人生已至此,过去的缺失是无法追补的.只能认命了.

芸阴
这首诗我把它重新命名偶然有幸见...

这首诗我把它重新命名
偶然有幸见证了先生的幸福
这句话,也是那位小姐说与您听的
所以,请允许我把这首诗叫:
《别人的爱情》

这首诗我把它重新命名
偶然有幸见证了先生的幸福
这句话,也是那位小姐说与您听的
所以,请允许我把这首诗叫:
《别人的爱情》

新的一年努力自我肯定的树洞

那些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穷困潦倒,求而不得

我希望他们都可以成为财富和礼物

那些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穷困潦倒,求而不得

我希望他们都可以成为财富和礼物


摇了呀么光

一个欺诈师的故事

        林凡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职业是欺诈师。从小,他发现他没有什么别的乐趣,只有骗人才能让他感到开心。于是 他成为了一个欺诈师。不管是骗走乞丐的碗,还是骗走亿万富翁的财产,他都无所谓,他只是享受诈骗的过程。谁也不知道他的财产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

    ​   今年他22岁,正在策划他的下一次诈骗。这次他的目标是一个中年的投资公司的老板。这个公司正在招聘总裁助理,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他递交了一份伪造的简历,并成功进入到了面试。

   ...

        林凡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职业是欺诈师。从小,他发现他没有什么别的乐趣,只有骗人才能让他感到开心。于是 他成为了一个欺诈师。不管是骗走乞丐的碗,还是骗走亿万富翁的财产,他都无所谓,他只是享受诈骗的过程。谁也不知道他的财产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

    ​   今年他22岁,正在策划他的下一次诈骗。这次他的目标是一个中年的投资公司的老板。这个公司正在招聘总裁助理,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他递交了一份伪造的简历,并成功进入到了面试。

        面试他的​人叫米可,是总裁的秘书,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坯子。前面来面试的人都铩羽而归,垂头丧气的走了;但是林凡依旧信心满满。他进入到面试间,是一个不大的屋子,米可坐在桌子后面,桌子前面有着一个座位,显然是为林凡准备的。而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林凡进到屋子 很坦然的坐下,然后沉默。米可也沉默,时间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了三分钟。这三分钟里,两个人除了沉默,只有对视。“你被录用了,这个屋子就是你的办公室,总裁室在斜对面,我的办公室在你隔壁。下周一来上班,这之前办好交接手续。”米可只是说完这些就起身要走​。林凡忽然拉住她的手,站起来,递给她一张名片“请等一下,这是我的名片。”名片上很简单,只印着“欺诈师   林凡”这五个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下周一不要迟到,九点上班。”米可看了一眼名片,丢下这一句话,甩开林凡的手走出了屋子。

         林凡见到总裁了,是个很随和的中年人。总裁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两个月之内,将一个最厉害的竞争对手搞垮​。林凡笑了笑,“仅仅是这样就可以了吗?”总裁点点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林凡挠了挠头,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离开了公司。

        第二天上午,​林凡收到了米可的电话。“你今天不用上班,所以以后也不用来了。”林凡从床上坐起来,挠了挠头,对电话那边说“你确定吗?”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如果你没有在期限内完成总裁的任务的话。”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林凡扔下手机,继续睡觉。

        第二个月的最后一天​林凡上午九点准时出现在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和他刚来面试的时候一样,两张椅子,一个桌子。他坐在了自己曾经面试的那个椅子上,开始玩儿手机。十分钟之后,米可推开了他的门。林凡没有转身,米可也没有说话,又是沉默的三分钟。还是米可先开口了,“到时间了”。林凡背对着她耸了耸肩,“OK”

        然后林凡用手机发了几条消息。5分钟之内,米可的手机收到了十几条消息,是公司的各个部门发来的,大意都是“我们的几个竞争对手突然大规模收缩资产,而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甚至宣布破产”。米可确定手机没有消息之后,对着背对着她​的林凡说,“你怎么做到的”。林凡终于转过了身,变成了骑在椅子上的姿势,双臂放在椅背上,下巴枕在手臂上。“还记得我给过你的那张名片吗?那上面有答案。”米可看着林凡的眼睛,然后说道“原来如此”,然后走出了门。

        林凡这次的任务是获得一个大客户的支持,为他们的公司注入新鲜的资本。而这次他要攻克的对象,是一个中国的隐形富豪,资产比起马云只强不弱。​而总裁这次的要求很随意:最低一块钱。时间是一个月。看似只是个玩笑,林凡却是很认真的表情,对总裁说:“我需要一个助手。”“随你挑选。”然后林凡侧过身,对着米可说:“请你现在跟我走。”空气又是一阵安静,总裁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凡,林凡看着米可,而米可则是先看着林凡,然后又看了看总裁。“好的,林助理,需要我做什么?”“很简单,陪我看个电影。”

        林凡和米可看了电影,米可始终是面无表情的,因为林凡一直牵着她的手。“晚上有个酒会,你去勾引那个老头子。”“怎么做?”“有开始,但不要有结束,毕竟我怎么舍得你真的滚上那个老头子的床呢?”米可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抽了林凡一个耳光,因为那只手还在林凡手里。

        林凡把骗到的有着“孔”字标记的一块钱递给总裁,身后站着米可。总裁把玩着那一块钱,问他:“欺诈师,你骗到了什么?”林凡只是牵起米可的手。“那你还想要什么?”林凡微笑着摇了摇头,牵着米可走出了办公室。

        林凡家里,两个人躺在床上。林凡对米可说:“有人说两个人对视三十秒,就会爱上对方;而我用了三分钟,确认了这句话是真的。”米可说:“你在骗我。”林凡只是笑笑,“我从来没骗过感情,不是么?”米可沉默。

        “先生,您的信用卡额度已超支,请您尽快补交欠款,以便不影响您的后续使用。”林凡还没睡醒,就接到了银行的电话,身边没有米可。林凡看了看身边,只是微微一笑。总裁的电话果然打不通了,发给米可的消息也变成了红色的感叹号。

        林凡又找到了米可,是在另一座城市的一个高档写字楼,这次她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女老板。“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是你想让我找到的,不是么?”两个人又是沉默,仍旧是三分钟的对视。“明天九点钟,来我这里,这是我的住址。”林凡递给米可一张纸条。米可没有看,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凭什么?”。林凡微笑,又变成了骑在凳子上的姿势,“我知道你是他的情妇,但你并不享受他的鞭子落在你的身上,不是么?”米可沉默。

        第二天,米可按照约定,九点去了那个地址,那个地址是一个很高档的居民区。门卫拦住了米可,不让她进去,除非有业主的允许。米可突然想到,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林凡的手机号码。

        林凡的床上,他看着手机,“已经十一点了啊,该起床了。”

        ​

木木
题目是【你转动我背后的发条】脑...


题目是【你转动我背后的发条】
脑补的是:
我给你上好发条,你来抱抱我好不好
自欺欺人的拥抱
hhhh神经病脑洞


题目是【你转动我背后的发条】
脑补的是:
我给你上好发条,你来抱抱我好不好
自欺欺人的拥抱
hhhh神经病脑洞

棠生.

眼泪与悲伤像是堵在了胸口一般,


闷闷的。


哭不出,


笑不出,


也说不出话。


怕一开口就哽咽。


怕一闭眼就是他的样子。


最终又成了孑然一身。


天地间,再也没有我的星辰了。

眼泪与悲伤像是堵在了胸口一般,


闷闷的。


哭不出,


笑不出,


也说不出话。


怕一开口就哽咽。


怕一闭眼就是他的样子。


最终又成了孑然一身。


天地间,再也没有我的星辰了。


千帆过尽

纵使相逢应不识

多久了?

三年了啊。

我喜欢了一个人整整三年。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我喜新厌旧,三分钟热度,可是自从三年前和你成为同桌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缘分。

我的记性不是很好,我连自己的经历都不记得多少,但我记得三年前,你牵过我的手,揽过我的肩。

记得两年前你对我说过的情话,记得你的生日,记得你的一切。

可是……你却不愿也不想记得了……

我为了不让别人和你看出来我的情意,只能和你以朋友自居,我怕你像以前一样,一察觉就躲得远远的。

然后呢?

你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我看着你游戏花丛,情深义重,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在深夜里哭到失声。

就为了一个女生把你当成狗,我孤注一掷在学期末大闹一场,最终来关心我的,也不是你。

毕业了

我们还是分...

多久了?

三年了啊。

我喜欢了一个人整整三年。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我喜新厌旧,三分钟热度,可是自从三年前和你成为同桌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缘分。

我的记性不是很好,我连自己的经历都不记得多少,但我记得三年前,你牵过我的手,揽过我的肩。

记得两年前你对我说过的情话,记得你的生日,记得你的一切。

可是……你却不愿也不想记得了……

我为了不让别人和你看出来我的情意,只能和你以朋友自居,我怕你像以前一样,一察觉就躲得远远的。

然后呢?

你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我看着你游戏花丛,情深义重,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在深夜里哭到失声。

就为了一个女生把你当成狗,我孤注一掷在学期末大闹一场,最终来关心我的,也不是你。

毕业了

我们还是分开了

但我还是想求你

可以

分我一点怜悯吗?


棠生.

我们的青春里有欢声笑语,有磕磕绊绊,有好运气来临时的欢喜雀跃,亦有事不遂人意的无奈遗憾。
我们总会有求而不得的人和事。
我最近总想着如何放下你。
我总在安慰自己,我说你不过是我人生中遇到的一个特别的人物罢了,我总会放下你,然后重归平淡甚至是遇见下一个特别的人。

可我的一举一动和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想法告诉我,忘记没那么容易。

无论如何,希望下次见你,可谈笑风生不动情。

我们的青春里有欢声笑语,有磕磕绊绊,有好运气来临时的欢喜雀跃,亦有事不遂人意的无奈遗憾。
我们总会有求而不得的人和事。
我最近总想着如何放下你。
我总在安慰自己,我说你不过是我人生中遇到的一个特别的人物罢了,我总会放下你,然后重归平淡甚至是遇见下一个特别的人。

可我的一举一动和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想法告诉我,忘记没那么容易。

无论如何,希望下次见你,可谈笑风生不动情。

花药离体培养

【原创|弯爱直】生日快乐

      我有一个干妈,她是我母亲的死党,两个人差了十岁,当年却是同班同学,我干妈智商极高,21岁就念完了B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是个跳过很多级的天才,不过她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回到这个城市,做了一个高中历史老师,让她的很多亲戚都扼腕叹息,不过我干妈倒挺看的开,说是慧极必伤,早就不想念下去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回到这座城市,是因为我母亲。

      我母亲是市一院的外科医生,常年值班,经常不在家,我父亲更好,他作为一个工程师,特别是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工程师,一年都见不到我几次,有时因为保密规定,...

      我有一个干妈,她是我母亲的死党,两个人差了十岁,当年却是同班同学,我干妈智商极高,21岁就念完了B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是个跳过很多级的天才,不过她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回到这个城市,做了一个高中历史老师,让她的很多亲戚都扼腕叹息,不过我干妈倒挺看的开,说是慧极必伤,早就不想念下去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回到这座城市,是因为我母亲。

      我母亲是市一院的外科医生,常年值班,经常不在家,我父亲更好,他作为一个工程师,特别是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工程师,一年都见不到我几次,有时因为保密规定,连电话都打不了一个。我被迫一个人待在家里,最终还是我干妈不放心,正好她又没结婚,我母亲本来也不放心她独居,我干妈就顺势搬到了我家来,和我母亲一起带我。

      说来我和干妈羁绊颇深,我母亲刚进产房的时候我干妈一节课刚刚开始,接到电话瞬间急了,匆匆忙忙找人代了课然后来医院看我…我妈;除了白衣天使,第一个抱我的是她;我妈坐月子不能下床我爸又不在,照顾我妈的是她,还顺便带了带我;我的第一句话是她教我说的,她让我对着我母亲喊“妈妈”,我母亲神态自若,她却在旁边哭个不停;教我认第一个字的是她;教我写第一个字的人是她;每天晚上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的也是她;每年陪我和我妈过生日的还是她。她会在我哭的时候给我一颗糖,会在我笑的时候捏我的脸蛋,会在我和我妈顶嘴的时候打圆场…诸如此类举不胜举。

      于是!在我16岁生日那天!我大逆不道罔顾人伦地向我的干妈!我敬爱的干妈表白了!我干妈当即愣住了,随后轻笑了起来,她长得就是温温柔柔的样子,笑起来更是如同春风拂过柳叶,阳春三月的白雪消融。她抬眼看我,没说什么“我已经32岁了可你才16”“不行我是你干妈你怎么可以对我有这样的心思”,她只说了一句话,却足以让我明白。她说:

      

    “可是我喜欢你妈。”


      我当时那叫一个震惊!我的天哪!她怎么可以这么云淡风轻地就拒绝了我??!不不不重点错了重来重来,她怎么会喜欢我妈?!她就这么盯着我,突然又笑起来,只是这次笑声中带着嘲弄与一丝癫狂,我知道她不是在嘲笑我,所以当时尚且青涩的心灵顿时酸得缩成一团,细细密密地心疼起来。

      客厅里的灯在吹蜡烛的时候就已经关了,刚刚许愿蜡烛吹得不到位,还要一根在烧着,烛火慢慢摇晃,我干妈的脸也忽明忽暗。她正色下来,转过身去从桌上拿了杯酒,捏着高脚杯晃了晃:“生日快乐我的小男子汉,恭喜你真的成年了,只是你到底是爱错了人。我拒绝你不是因为我是你干妈,不是因为年龄差,只是因为我爱的是你母亲。”她把酒杯递给我,我不知味地喝完,看着她大半张脸隐在阴影处,望着某地出神,眼神中是我不曾见过的,她的脆弱与悲伤。

     “我妈知道吗?”我听见我问,我知道我不该问的。她说:“我没和她明说过,但她应该是知道的吧,喜欢一个人是藏也藏不住的,但我们都没挑明,死党也挺好的。”她回过头来看我,笑眯眯地说到,“不是么?你不能叫我妈妈,那叫一声干妈也挺好,总比我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要好得多,你父母的感情有多好,你总该比我清楚。”她还在笑,我看了却只想把她嘴角拉平。

      那一晚过后我就不怎么粘着她了,见了她也有些许尴尬,她待我倒是如初,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她依然每年给我妈过生日,也每年在我生日那天给我祝福。

    

       变故发生在我23岁那年。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我的母亲会因为车祸抢救失败而死。我父亲坐了最快的航班赶回来,也没能见上最后一眼。干妈给母亲安排好了一切事务,然后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这座城市再找不到一点踪迹。我和父亲都急疯了,就怕看到什么新闻说“一女子割腕/跳河/开煤气自杀”,哦,也是到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爸也知道干妈对母亲的情谊。


      那番寻找终究没有任何结果。


      我再次见到干妈,是在我26岁那年,我要结婚了,和一个很可爱的姑娘,我很爱她,婚姻是一座围城,我却愿做困兽,一辈子爱她敬她护她,一处白首,两厢情深。我爸又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联系到了干妈。

      我的婚礼是她一手操办的,我和父亲提出要让她坐在我母亲的位置上,她连连推辞,最终却也同意了,因为我爸说:“她肯定也希望你能代替她坐着。”

      自那以后干妈就时不时会来看看我们了,多半是拉着我家姑娘的手聊天。


      后来啊


      后来又有一年,我突然在我母亲生日的那天想去看看她,于是我就去了墓园。然后我看见了干妈,她带着蛋糕还带了蜡烛,如果我母亲还活着,那两个数字正好是我母亲的年龄。我听到她说:“生日快乐啊薇薇,又一年过去啦。你的第二个小孙子都快出生了,你先生也好着呢,小兔崽子娶了芊儿之后沉稳了不少,倒没有小时候上房揭瓦的样子了,也是,他也快三十了,是该沉稳了。”她抱着膝盖沉默了一会,看着蜡烛慢慢燃烧。墓园一片寂静,她吹灭了蜡烛,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放在了我母亲的墓碑前。她站起身,说了一句再见,然后转身离去了。

      我又等了一会,确认她真的走了之后,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心,打开了那封信。信上不过寥寥数言:


       “我怀赤子心,生死亦难盗。”

      

                                                文/江惊闲


棠生.

无论过了多少时日,

久到就连我自己都认为早已放下你,

都在偶然看到你的那一瞬间,

那些自以为是的忘记,

被汹涌如潮般的记忆摧残至消失殆尽。

你为什么在我脑海里,在我内心深处,始终挥之不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都问我好几遍这个问题了。”

“回家拿药?感冒了?”

“不是,胃病。”

“胃病……?那要注意身体……”

……

我不想忘记你。

也忘不了你。

无论过了多少时日,

久到就连我自己都认为早已放下你,

都在偶然看到你的那一瞬间,

那些自以为是的忘记,

被汹涌如潮般的记忆摧残至消失殆尽。

你为什么在我脑海里,在我内心深处,始终挥之不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都问我好几遍这个问题了。”

“回家拿药?感冒了?”

“不是,胃病。”

“胃病……?那要注意身体……”

……

我不想忘记你。

也忘不了你。

渺小生活

【歌词】原创↣孤勇

【原创】孤勇

既然早知下场如此,

何必投怀送抱。

怎样能体面过此刻?

一生孤身终老。

怨恨过与众不同

得不到他想得的爱

何苦就只有一个人

黯然又魂消


我本想一腔孤勇去找

茫茫人海中无人倚靠

天真以为命中注定

不过飘散杨花一场玩笑

我本该一腔孤勇去找

埋藏心底心如刀绞

目光如炬无处遮掩

不敢放手又无法拥抱

就让一切都笃定

不去挣扎就这样吧


尘世间千百家孤寂

谁有空搭理

甚至都算不上放逐

只是一点鄙夷

进不去其乐融融

就披一件风流外衣

谁信我藏着一颗真心

连自己都忘记

漫漫长途等不来

吹远冰雪一阵春风

惶惶恐恐

避之不及


我本想一腔孤勇去找

茫茫人海中无人倚靠

天真以为命中注定

不过飘散杨花一场玩笑

我本该一腔孤勇去找

埋藏心底心如刀绞

目光如炬...

【原创】孤勇

既然早知下场如此,

何必投怀送抱。

怎样能体面过此刻?

一生孤身终老。

怨恨过与众不同

得不到他想得的爱

何苦就只有一个人

黯然又魂消


我本想一腔孤勇去找

茫茫人海中无人倚靠

天真以为命中注定

不过飘散杨花一场玩笑

我本该一腔孤勇去找

埋藏心底心如刀绞

目光如炬无处遮掩

不敢放手又无法拥抱

就让一切都笃定

不去挣扎就这样吧


尘世间千百家孤寂

谁有空搭理

甚至都算不上放逐

只是一点鄙夷

进不去其乐融融

就披一件风流外衣

谁信我藏着一颗真心

连自己都忘记

漫漫长途等不来

吹远冰雪一阵春风

惶惶恐恐

避之不及


我本想一腔孤勇去找

茫茫人海中无人倚靠

天真以为命中注定

不过飘散杨花一场玩笑

我本该一腔孤勇去找

埋藏心底心如刀绞

目光如炬无处遮掩

不敢放手又无法拥抱

什么时候光明正大

我能抱抱他


水星.

我自作多情的样子

真恶心

我自作多情的样子

真恶心


紫青墨

翻填【未出歌】



曾念

原曲:年轮

填词:紫青墨【空意遥古风音乐社】


回忆在梦境痴缠

流露我的酣欢

烙在心上的震颤

是爱恋


拥紧不屈的冥顽

在黑暗中璀璨

口中在轻声低叹

夜太寒


梦中说出的狂言

在我一念之间

可是你从未看穿

我的念


乏善可陈的人生

难免让人失神

蜿蜒在心的掌纹

是余温


岁月一天天变迁

我遇见

你逍遥自清闲

虚度流年等你的出现

守着一点点缘份

我眷恋

你给过的瞬间

可是你从未爱过但我不怨


回忆在梦境痴缠

流露我的酣欢

烙在心上的震颤

是爱恋


拥紧不屈的冥顽

在黑暗中璀璨

口中在轻声低叹

夜太寒


梦中说出的狂言

在我一念之间

可是你从未看穿

我的念


乏善可陈的人生

难免让人失神

蜿蜒在心的掌纹

是余温


岁...



曾念

原曲:年轮

填词:紫青墨【空意遥古风音乐社】


回忆在梦境痴缠

流露我的酣欢

烙在心上的震颤

是爱恋


拥紧不屈的冥顽

在黑暗中璀璨

口中在轻声低叹

夜太寒


梦中说出的狂言

在我一念之间

可是你从未看穿

我的念


乏善可陈的人生

难免让人失神

蜿蜒在心的掌纹

是余温


岁月一天天变迁

我遇见

你逍遥自清闲

虚度流年等你的出现

守着一点点缘份

我眷恋

你给过的瞬间

可是你从未爱过但我不怨


回忆在梦境痴缠

流露我的酣欢

烙在心上的震颤

是爱恋


拥紧不屈的冥顽

在黑暗中璀璨

口中在轻声低叹

夜太寒


梦中说出的狂言

在我一念之间

可是你从未看穿

我的念


乏善可陈的人生

难免让人失神

蜿蜒在心的掌纹

是余温


岁月一天天变迁

我遇见

你逍遥自清闲

虚度流年等你的出现

守着一点点缘份

我眷恋

你给过的瞬间

可是你从未爱过但我不怨


可是你从未爱过但我不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