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汉初

24798浏览    780参与
良品铺子

一家之主


张良:俺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吕后:Oh shut up and just eat!!

萧何:I don’t want to do this shit!!
吕后:Oh shut up and just do it!! 


张良:俺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吕后:Oh shut up and just eat!!

萧何:I don’t want to do this shit!!
吕后:Oh shut up and just do it!! 

一个小号罢了

【汉初/哨向】某个摆烂塔的日常

       *哨向AU,CP邦良信何勃平

      *新手第一次写文,文笔很菜,多多担待,人物多或少都有ooc之处,如有冒犯到您我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正文:


00


Z市,一个充满犯罪和危险的城市。


城市的中央屹立着一座塔,名为“汉”,这里有最优秀的哨兵和向导,他们的职责是保护Z市……


01


——个鬼嘞


这个破城市和平美好的一笔,根本不需要拯救。


还有就算真出现了什么犯罪事件,也应该是市中心的秦塔和外围的西...

       *哨向AU,CP邦良信何勃平

      *新手第一次写文,文笔很菜,多多担待,人物多或少都有ooc之处,如有冒犯到您我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正文:



00


Z市,一个充满犯罪和危险的城市。


城市的中央屹立着一座塔,名为“汉”,这里有最优秀的哨兵和向导,他们的职责是保护Z市……



01


——个鬼嘞


这个破城市和平美好的一笔,根本不需要拯救。


还有就算真出现了什么犯罪事件,也应该是市中心的秦塔和外围的西楚塔去管吧,咱们这个郊区的小破塔凑什么热闹呢?


       ———来自哨兵刘某对汉塔招新广告的吐槽



02


咳咳,扯远了,接下来让我重新介绍一下。


汉塔,Z市最摆烂的塔——准确来说是因为市里太和平再加上已经有秦和西楚两个塔了,根本不需要他们。


因为实在太摆,所以塔里清闲的一批,只需要混吃等死谈恋爱就可以了。


刘邦,汉塔中一群哨兵小团体的头头,稀有的S级哨兵,精神体是只下半身白毛,上半身毛色有些偏红的狼。


不仅自己有实力可观的小团体,而且跟塔中的大部分哨兵都有往来。


至于向导那边嘛,往来倒是有,但不多,而且基本都是靠萧何帮忙间接往来。


别问,问就是塔里目前还没有出现能够控制住他的强向导。


对此我们的刘老三表示:没有就没有了,老子不在乎,老子一个人也照样可以活得很好。


不过最后也没有逃脱王境泽定律,这个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03


说到向导,就不得不提一个人。


刘邦和他的一帮发小都是在还没有分化的时候入的塔,因为他们在入塔前关系就好,所以入塔后同吃同住、一起训练什么的都是常规操作了。


就关系这么近的一帮人,最后也毫不意外地全分化成了哨兵——除了萧何。


其他人都是哨兵就他一个向导,萧何表示十分心累。


刚分化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配对向导,而这一帮人在头头刘邦这么一个爱搞事的人的带领下,也不免惹些麻烦。为了避免他们惹出什么,萧·老妈子·何作为他们中唯一一个向导,就担负起了一人管控好几个哨兵的责任,完事儿刘老三这个S级哨兵还控不住,整的萧何十分头疼。


但是后来,他们的角色就对调了。


这里就必须得提一嘴了,汉塔是个哨兵与向导比例有些失调的塔,哨兵的比例多于向导,虽然也没有多很多,但也足够让一些大龄哨兵呜呼哀 哉:“啊!请上天赐我一个向导吧!!”加上汉塔很少招到新人,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这个问题。


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来就温柔又平易近人的萧何分化成了向导,加上他的精神体还是只兔子


怎么看怎么像容易招野猪的白菜。


于是刘邦和他的小团体就开启了护花……啊不是,护白菜模式。但凡有个未配对哨兵多看了萧何一眼,就有好几双眼睛以鲨人的眼神看过去。


这谁顶得住?就连塔里都对给萧何强制配对这件事三思再三思还没后行,这种老丈人挑女婿的即视感,搞得萧何一度以为自己会成为塔里唯一的大龄向导。


什么?你问我白菜护住了吗?


答:没有。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防家贼,忘了防外贼。

       ——来自白菜被拱的悲愤的刘某的心声



04


这个“外贼”这个是从外塔过来的某个哨兵。


说到这就得再次补充,虽然汉塔的哨兵与向导比例失调,但是绝大部分还是能配对成功的。


为什么呢?沃兹基硕德曰:“邻居囤粮我囤枪,邻居就是我粮仓。”放在汉塔,那就是因为离这儿不远的西楚塔太卷,属于没活也要给自己找活干,一定要卷死秦塔的那种,这种氛围就有一些人不适应,纷纷出逃来到最近的汉塔。加上西楚塔尚武,重点培养哨兵,相对的对向导就没那么友好,所以出逃的向导居多。这下你们懂了吧~


回到正题,虽然西楚塔重点培养哨兵,但也不可能兼顾,于是也有哨兵出逃,韩信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西楚塔逃过来的很多,所以刘邦一开始没怎么注意韩信。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没怎么注意,白菜就自己送上去了。


刘邦至今也忘不了他去找萧何,给果正好撞见韩信的黑豹精神体在和萧何的北极兔精神体进行一些……比较近的贴贴。


震撼邦哥一整年。


当晚刘邦就叫上了小团体的所有人“审讯”韩信,结果一来二去问出来他们已经结合了。


刘邦and其他人:???


你再说一遍?????


这一夜,韩信差点被刘邦等人揍一顿,最后还是萧何劝住了。



05


刘邦表示不解,十分不解。


他这么一个温柔善良会照顾人的发小,怎么突然就恋爱脑爆发,招呼都不跟他打一声就向塔里申请结合,和别人跑了呢??!!


直到他遇到了名叫张良的向导。


然后所有人都见证了刘邦那只可以一口咬死野猪的红毛狼精神体,在张良以及他的狐狸精神体面前撒娇打滚,加上近期伙食太好,红毛狼有点发福,看起来就特别像一只……红色的二哈(咳咳,这是韩信说的)。


可怜刘邦的其他兄弟们,一份狗粮变两份,不仅如此,还要忍受双标攻击。


有些人是真的要等到他们遇上真爱以后,你才能发现他们适合去挖野菜。

                         ———by曹某、樊某、周某等



06


张良的精神体是只狐狸,毛绒绒,还雪白雪白的,看着就特别好rua。


于是乎,白狐狸成了继萧何的北极兔之后,众人rua的最开心的一个。


不过,rua也是要看时间的。


有一回周勃曹参等人去找刘邦,正巧他不在,于是他们只看到了一只睡着的小白狐,那毛绒绒的外表与乖巧的睡姿,试问谁看到了不想rua呢?


然而他们刚一抬手,就感觉到一股凉意,回过头看到一头狼用凶恶的目光盯着他们,并且还露出了獠牙。


……艹



07


由于这两对夫夫搭档恩爱秀的太天怒人怨,搞得刘邦的那群兄弟们愤愤不平,甚至一度表示也要去找个向导配对。

(那我还促进了兄弟们脱单不是——by刘某)


当然也有不想配对却被强制配对的,比如周勃。


周勃不理解,很不理解,这么多哨兵都没配对怎么就给我强制配对了?


塔里给他配的向导叫陈平,也是从西楚塔那边过来的。因为塔里搞“包办婚姻”,周勃一开始是真的很不爽他。而且别的从西楚塔那边过来的都得等一段时间再配对,他来了不到几个小时就配 对,这个看似无关紧要的理由却让周勃的不爽更上一层楼。


两人在塔里的安排下结合后也不怎么来往,基本上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搞得其他人总是把他俩幻视成冷战的新婚夫夫


本来大多数人以及两位蒸煮都觉得他俩这个状态要持续很久,然鹅……并没有,至于原因……


有一回两人早上起来都发现自己精神体不见了,着急忙慌出去找,结果在塔附近的一座小山头发现周勃的藏獒精神体正在和陈平的红狐狸精神体贴贴——藏獒在给狐狸舔毛,狐狸一脸享受的啃着不知道哪儿来的肉干。


勃&平:……


你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沉默了许久,陈平才先动身,抱起自家的狐狸就准备回去。结果藏獒不乐意了,对着陈平就是一通撒娇打滚,跟一只萨摩耶似的,样子与刘某的狼和韩某的黑豹不能说是毫不相干,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周勃:……


你清醒一点!!!


最后两人各自把自己的精神体带了回去,然后两人才知道是因为最近红狐狸发现了很多肉干骨头什么的,它第一个就和藏獒分享了,然后藏獒也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零食,一来二去的两动物就熟了。


周勃:“……”


“你清醒一点不要被对方几个肉干骨头就收买了啊喂!!怎么你也想去挖野菜??”


另一边的陈平:“……啊,挺好的,只是我很好 奇,你这只抠门抠到家的狐狸居然会舍得将食物拱手让犬了?”


红狐狸:……



08


精神体胳膊肘往外拐是种什么体验?


比如这俩精神体,不仅在主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好上了,而且一天不见到对方就要死要活的——红狐狸在窝里把自己变成冬眠状态,藏獒一整天和一只蔫了的萨摩耶一样。


没办法,两个人只能经常带着精神体来串门,结果one go two come的就好上了。


邦哥的兄弟们喜提第三份狗粮。


——虽然看着陈平那张脸也不奇怪周勃为什么会真香就对了。



09


总而言之,这俩人就在自家不争气的精神体的帮助下在一起了,红狐狸和藏獒也终于可以天天贴贴了。


两人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俩精神体都被周勃以“我们有重要的事要办”赶到了楼下邦良家,听着楼上的动静,两只狐狸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红狐狸:“感谢榜一大哥馈赠的肉干。”


白狐狸:“不用谢,要谢谢他。”白狐指了指身后的红狼。



TBC.


——————————————————————

邦良狼狐:助力每一对情侣


应该会有后续,看我什么时候想写了


没想到第一次写文就写了三千多字,正剧我是写不来只能写成半沙雕向,而且标题也不会取……文笔不好请您多多担待,人物或多或少都有ooc之处,如有冒犯到您我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光是想邦哥的精神体我就想了好几天,后来无意间在微博看到了一组狼狐照片,觉得能代邦良就把精神体设为狼了,至于为什么是红毛,毕竟邦哥是赤帝子嘛~


平良双狐狸倒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至于平酱红狐狸的抠门属性,是因为我在看史书时觉得他有点小小的财迷属性,反应到狐狸身上就加点小小的抠门属性啦


萧相国的精神体源于之前看过圈里某个太太的文说他像兔子,但我觉得他又不可能是那种普通的软萌小兔,所以就给他配了个北极兔【就是那个站起来腿贼长还食肉的兔子。。。】


绛侯藏獒是因为之前看了别人分析他说他像修 勾,但又想到他很能打,就配了个藏獒


信鸽的精神体。。。我随便想的【对不起信鸽!因为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动物能配你了!!】


汉初其他人没出现是因为我还没想好他们的精神体是什么,如果有人能想得到的话就帮帮我吧

良品铺子

…………怎么打tag

张辟疆(显摆):我的名字是陛下亲自取的😎!

张不疑(棒读):不错不错,(轻描淡写)我的是咱爹亲自取的。

辟疆:……😾(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并没有占到便宜)

  

  

辟疆(换个人继续显摆):我的名字是陛下亲自取的😎!

刘盈:?

辟疆:……😾

刘盈:… what do you expect me to say?

辟疆:i i don't know. maybe 一句“不错不错”?🥲

刘盈:you mean he loves you more than me?

辟疆:i i didn't say that😐

刘盈:big deal? 💁🏻‍♂️he...

张辟疆(显摆):我的名字是陛下亲自取的😎!

张不疑(棒读):不错不错,(轻描淡写)我的是咱爹亲自取的。

辟疆:……😾(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并没有占到便宜)

  

  

辟疆(换个人继续显摆):我的名字是陛下亲自取的😎!

刘盈:?

辟疆:……😾

刘盈:… what do you expect me to say?

辟疆:i i don't know. maybe 一句“不错不错”?🥲

刘盈:you mean he loves you more than me?

辟疆:i i didn't say that😐

刘盈:big deal? 💁🏻‍♂️he loves anyone more than me.

刘盈:wait except🤔 …

刘盈:no literally  anyone. 

辟疆:😟(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又没有占到便宜)

良品铺子

🐕#2

  所以基于动物世界理论,也许事情在吕后眼里是这样的——


  萧何、陈平:老公养的豺性犬,也认她为女主人。性情温顺,好用,可以继承。留着。


  韩信:老公捡的狼性犬,只认老公和某只豺性犬。脾气烈,不好管,喂不熟。怕伤着小孩。杀了算了。


  张良:不知道哪来的猫,在家住了好多年,经常睡觉不出声,但饿死了怪可惜的。喂点猫粮吧……

  所以基于动物世界理论,也许事情在吕后眼里是这样的——


  萧何、陈平:老公养的豺性犬,也认她为女主人。性情温顺,好用,可以继承。留着。


  韩信:老公捡的狼性犬,只认老公和某只豺性犬。脾气烈,不好管,喂不熟。怕伤着小孩。杀了算了。


  张良:不知道哪来的猫,在家住了好多年,经常睡觉不出声,但饿死了怪可惜的。喂点猫粮吧……

良品铺子

🐕#1

刘邦:专业资深训狗员

吕后:狗肉爱好者

萧何:见习训狗员

陈平:流浪北美小浣熊,假装成狗混入其中

张良:误入狗舍的猫,结果猫舍倒闭回不去了

  


韩信:呜汪 

刘邦:专业资深训狗员

吕后:狗肉爱好者

萧何:见习训狗员

陈平:流浪北美小浣熊,假装成狗混入其中

张良:误入狗舍的猫,结果猫舍倒闭回不去了

  


韩信:呜汪 

良品铺子

地狱笑话(可能)

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韩王,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马邑
良:😯……

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韩信,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长乐宫
良:😐 …………

良:🙏🏻已经害刘邦受过一次箭伤之苦了,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征讨黥布ing
良:😳………………

邦:🤡你别再用这个句式说话了我谢谢你

  

————————————


良:🙏🏻已经用过一次辟谷当借口了,不想再用第二次了。

吕后:damn right, keep eating

  

 邦(天堂版):👼🏻see I told you it’s useless. 

why not listen...

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韩王,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马邑
良:😯……

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韩信,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长乐宫
良:😐 …………

良:🙏🏻已经害刘邦受过一次箭伤之苦了,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征讨黥布ing
良:😳………………

邦:🤡你别再用这个句式说话了我谢谢你

  

————————————


良:🙏🏻已经用过一次辟谷当借口了,不想再用第二次了。

吕后:damn right, keep eating

  

 邦(天堂版):👼🏻see I told you it’s useless. 

why not listen to me?

四方山野🌌

李杜 邦良 玄亮


应该会有后续,我现在的CP实在太冷门了(汉初汉末为主),把之前的拉出来整整(唐朝诗人)

空白表格在最后

李杜 邦良 玄亮



应该会有后续,我现在的CP实在太冷门了(汉初汉末为主),把之前的拉出来整整(唐朝诗人)

空白表格在最后

戴易梁

【汉初/臧衍】说燕

#@侧方 原文,有部分改动

#文中没特意写楚王/淮阴的韩信全指韩王信

#故燕王子,来点?


​出了燕地,人烟便渐渐地少了,所见不过衰草遍野,时有飞禽从天上掠过,只是天高了许多,所以也叫不出名字。

​北地的秋景还是没怎么变化。

张胜望天,身后跟着零零散散的随从,骑着马,挎着刀。张胜虽说和匈奴人打交道打了不少年,可既要防着北面匈奴人南下支援陈豨,又要帮着燕王,协助朝廷剿灭陈豨叛军,还要扛朝廷催剿的压力——匈奴,叛军,朝廷,三方势力,老树盘根一般,纠纠缠缠,谁不心烦?

​下面得来的消息,说是陈豨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匈奴人勾搭上了,眉来眼去,颇有交际。不管消息是否属实,即使周勃...

#@侧方 原文,有部分改动

#文中没特意写楚王/淮阴的韩信全指韩王信

#故燕王子,来点?



​出了燕地,人烟便渐渐地少了,所见不过衰草遍野,时有飞禽从天上掠过,只是天高了许多,所以也叫不出名字。

​北地的秋景还是没怎么变化。

张胜望天,身后跟着零零散散的随从,骑着马,挎着刀。张胜虽说和匈奴人打交道打了不少年,可既要防着北面匈奴人南下支援陈豨,又要帮着燕王,协助朝廷剿灭陈豨叛军,还要扛朝廷催剿的压力——匈奴,叛军,朝廷,三方势力,老树盘根一般,纠纠缠缠,谁不心烦?

​下面得来的消息,说是陈豨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匈奴人勾搭上了,眉来眼去,颇有交际。不管消息是否属实,即使周勃那边在剿灭叛军,有了匈奴人的加入,局指不定多浑。

​于是朝廷那边施下来压力,要燕王卢绾派人,去匈奴那边散播陈豨兵败的消息。看得出来,老刘家是被匈奴人打怕了。受了燕王的命,张胜这才晃晃悠悠地进了匈奴人的地盘。

苦寒之地,能不来是谁也不愿意来的。

​马儿不合时宜地突然嘶鸣一声,甩甩笼头;更北边的天上,仿佛应着马鸣一般,飞来一队大雁,看看这时节,已经算是晚雁了。

​张胜回马,吩咐手下人就地扎营。跑了一天,天色渐渐晚下来,西面的太阳还挣扎般扯出一大片金辉,就像骄傲地展示自己的精力之盛。可张胜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早些歇息,也想着少干些捞不着油水的闲差事。

​天边的雁聒噪地“嘎嘎”一声,座下的马也焦躁地跺蹄子,张胜正要骂,天上却忽然坠下一团东西,血腥气倏地升起来,那东西还能挣扎着动一动,似乎是个活物。张胜看去时,肉团子没了生气,已然是死了——是只大雁,被一只羽箭串着,箭簇穿体而出,干净利落,一箭封喉。这箭并不很直,做工一看就没有那么精细。从马上看去,箭杆上似乎还粗粗地刻了什么。

——匈奴人的箭!

​张胜立即反应过来,拔出佩刀;“铛”的一声过后,隆隆的马蹄声自地下猛烈传来。听声音人并不多,可胜在突然袭击,以逸待劳。冷汗刷一下从张胜的毛孔中冒出,走是走不掉,他下意识地指挥使团聚拢起来,摆出阵势。

​不多时,匈奴人就到了张胜面前。为首的马快先至,却是一位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少年,受了北地的风刀霜剑,面庞瘦削,只是眉眼看起来尤为澄亮。最令人瞩目的,不是那人的容貌长相,而是发式:少年并没有编着匈奴人的辫发,而是挽着发髻,留着中原的发式。

​待少年的面庞清晰地出现在张胜面前,这帮汉人,尤其是张胜,手中的刀握得更紧:陈豨被周勃追得正紧,自是不可能派人来这里截击自己;匈奴人也不可能留着中原的发式;燕地的军队,羽箭不可能做工如此粗糙。几方势力都难判断出这人的阵营归属。张胜自忖自己也算是纵横多年,此刻竟也感觉有些棘手起来。

​周围马匹的渐渐聚拢,张胜一行人也靠得更紧。

远处余晖照来,气氛显得更加凝重。

张胜正欲策马,不料那少年却先行开口:

“汉营的人?”

一句话,既不表明敌意,也无甚友意,更听不出言语者什么身份。张胜只能硬着头皮:“敢问阁下何人?在下燕地张胜。”

对面人闻声,只是淡笑,周围的匈奴人却直接笑出声来,毫不掩饰嘲弄。

“臧衍。”

 

燕地,姓臧?

张胜马向后退一步,臧衍马向前进一步。

“燕王子,臧衍。请教阁下。”

 

他出来秋猎,天高气阔,正是好时节,不意听着了附近几处牧民闲谈,说是南边来了一营汉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丝毫不赶。

南面陈豨等人造反的事,匈奴早已知晓了,甚至连前些年韩信的谋反,他也跑了不少人。在这时间还来北地的汉人,要么招兵求援,要么来想法子不让招兵求援。仅来一营,还走得如此磨叽,八成是后者——要是前者,早就哭爹喊娘了。

北地荒草茫茫,没什么标志物,走起来最容易迷路。汉人走走停停,马程不快,算算时辰、方向,便不难推出来张胜等人的踪迹。

 

王子自有王子的骄傲。只是旧燕王臧荼的名号早就失落,臧衍也成了“故燕王子”。

故燕王子的身份,毕竟是“故”。臧衍嘴上没说,可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故燕王子”。

什么东西一沾上“故”,天大的名号也难翻过身来。更何况一个小小的燕王,还是“子”——可因为“故”,便可以放纵,因为“子”,也就少了顾虑。


张胜握紧剑的手掌渐渐更紧些,他摸不清对面年轻人的想法:是战是谈,意欲何为?年轻人往往冲动为事,旧燕王臧荼也还没死几年,自己又是现今燕王的得力能臣,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迁怒?这次进入北地的目的本就非攻,带来的下属自然也非善战之士,对上这些匈奴骑兵定然凶多吉少。

太阳在西山呆呆的,擎着一线霞光,不愿意落。

臧衍扭扭脖子,莫名地笑起来,策马向前,与张胜马头相交,俯过身去。

“天色将暮,张大人可愿意去帐内小酌?” 

剑拔弩张,凶多吉少,张胜不敢不从。

 

帐篷是支在一处小丘背后的毡房,白底金线,八面房墙,比起一般的毡房要大不少。臧衍端着牛角杯,一杯一杯地先喝起来,不去管旁人,就像张胜不是他请来的一般。张胜不似这般悠闲快活,满满的酒端正在案几上,动也不动。

“我来是向匈奴宣传的,散播陈豨战败的事。”

张胜自知早晚要说,不如早说,先下手为强,借此探探对方的口风,看看臧衍到底想要干什么。

臧衍抿一口酒,看也不看张胜:

“这我知道的。”

张胜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虽然来北地的任务并非绝密,但匈奴久居北地,消息定然不可能如此灵通;而这帮蛮夷也不可能往汉军中埋插什么间谍——只要一看这群人的辫发,便知道了其身份,完全没有意义。

臧衍看他愣,侧过酒杯,露出半个眸子:

“陈豨,真的有败的这么快吗?”

看似是问句,其实是肯定。

笑语而已,杀人诛心。

 

“陈豨那个反贼,早晚要败在汉廷手里的!”

张胜总不能告诉他,陈豨还没死也没战败,手底下还有不少附叛的汉将,正活蹦乱跳地打周勃呢,连病着的留侯都被皇帝喊出来了,我来散布的消息是假的!

“什么时候败亡,又有什么关系?”

臧衍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向张胜走过去。在一旁火盆处站定,顺便拿起一块木柴,似无意般拨动着火盆里的柴火。

噼啪。

噼啪。

“将军觉得当今的燕王如何?”

一句话没头没尾。卢绾与陈豨反叛有什么干系?即便卢绾奉命围剿陈豨,终究也不是一人之力;皇家、周勃、陈平……不知道多少人盯着陈豨,总不止卢绾一人。

——接连地思索自是扰搅心神,心神不宁自是汗出如浆,大汗淋漓便会唇干舌燥。

唇干舌燥,最好是饮些酒水润润咽喉。

好酒正在张胜眼皮下。黑玉般的牛角杯里,剔透的酒液倒映出张胜略带慌张的面庞,虽不明其意,但也好过沉默。

“卢公….卢公恩义的很,做人也正直,是比起前些王侯要强上不少的了。”

“前些王侯”,这便是在点人了。


一旁的拨火声骤停。

刚开完“尊口”的张胜,也不继续说什么,端起之前从未端起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番话也费了他些气力,毕竟身在敌营,对方一个翻脸,自己这血肉之躯也难抗钢刀铁弩。

“呲呲——”

一阵尖声传来,火盆里冒出许多青烟——自然是臧衍用酒泼灭了火盆。

年轻,还是年轻。

这是张胜闻声后的头一个想法。几句话便激得起了怒气,接下来再乱了他的阵脚,糊弄几句,想必这后生也不会怎么加害于自己,甚至恭恭敬敬送出营门去。

可张胜漏算了一点:如今已是深秋了。

——北方农历十月,夜晚不说滴水成冰,也是寒风呼啸。虽然有毡房挡去不少,可温度却是实打实的低。

这时令,失了火盆,便如鹰隼去了翅膀,任你一身英武得意,再难显现。

张胜刚饮下烈酒,外面又刚熄了火盆——体内体外冰火相激,登时便是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出来:

“啊啊啊,阿嚏——”

 

对面的少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右面眉尖翘起,怎地便让这年轻人的面孔更添一份神采。

“前些王侯?没有前些王侯,哪来如今卢绾的燕王位子!这天下正直恩义的人多了去了,怎么,那人人都可是燕王?”

张胜反唇:“怎么了?卢公从汉王斩白蛇起义,最先跟随,忠心耿耿,战功赫赫;平定天下之后,裂土封疆,上陈王侯,有何不可?”

窗外天光渐渐消散,聊了没多长时间,可天已然黑了下来。

臧衍也交代了人,掌上几盏灯来。

 

一盏灯灯火如豆,摇摇欲坠模样;

 

“大人忘了陶朱公典故了吗?”

张胜自然记得,只是这没头没尾的话,今日是第二次从这年轻人嘴里蹦出来了。

“陶朱公典故?不过是‘泛舟西湖上’。”

“错了,是‘狡兔死,走狗……’”

走狗烹。

 

两盏灯灯火莹莹发散,文文弱弱;

 

“走狗烹,好一个走狗烹。”张胜只是捋捋胡须,冷笑,“汉王立国,首重威信。若是诛灭诸王,汉廷还有什么威信?天子还有什么社稷?韩信陈豨之流,叛乱贼子尔,焉能与卢公并称?”

又一盏灯亮起,屋内的灯火渐渐有些气势。

 

“呵,燕王死了。”

“赵王贬了。”

“楚王先贬,然后死了。”

“陈豨叛乱。”

“最近还风传,梁王那边也有了疑心,不知几时遭贬,几时问罪处斩。”

​四盏灯灯明火亮,屋内的光煌煌地立了起来。

 

​臧衍回过身,自斟一杯:

“论战争,论野心,论苦劳,这上面的哪一个是不如卢绾的?!卢绾又怎样?赵王、韩王、楚王、梁王,该反的反,该贬的贬,该杀的杀,一个接一个!

“那么,陈豨之后又是谁?”

大汉开国七异姓,淮南楚国四郡,长沙赵国二郡,大梁韩国一郡,燕呢?臧荼杀韩广,大燕有着六郡封地!

陈豨战败,那北地已经几近干净,刘家人能单单留燕?卢绾与刘邦是同年同月,是最好的兄弟,这不错,可他不姓刘。

天下已定,走狗、良弓何用?

​张胜猛地惊起,酒水全撒到案几上。屋外的马忽的嘶叫一声,在深静的秋野里尤为明显。很是吓了张胜一跳。

​臧衍笑笑,起身为张胜再斟满一杯酒。

​张胜抬头,看着这少年郎的笑脸,总觉得不像是笑,不,也不是嘲讽。

他说不上来,像很久前在臧荼帐下做事,故燕王随口谈起温疥与昭涉,笑了笑,不进眼底,貌似也是这般神情。

 

​一杯酒一饮而尽。张胜将杯子顺带掼在地上,只是不说话。

​“大人好酒量,想来北地的酒味道还不错。”

​“你想干什么。”

​喝酒润喉,张胜此时的声音却带些沙哑的意味。

臧衍从容答道:

​“不如暂缓陈豨,暗与匈奴友盟。”

​——陈豨之后,难保不是燕王;与匈奴结盟,只要小心些,也不容易被发现——北地远离长安,也少有刘家的间谍——


风险不大,付出不多,收益不小。


若前言应验,进,可借兵单于,重整河山;退,可身入匈奴,保命安身。

​张胜不说话,臧衍知道他想明白了。​

 

臧衍走出毡房,外面风正刮的紧,地上的荒草已经隐隐有些冰碴子挂在上面。

他长舒一口气。

当年韩信来人,是他与使者交谈;陈豨派人借兵求援,是他从中斡旋交接;今天虽无心遇到张胜,但间接以言语“策反”燕王,也是他臧衍。

燕王。

呵,燕王。

他仍忘不了几年前,在火中,在风中,在箭雨中,他奔走整整四个日夜,只骑一匹劣马,周身一无所有,空空荡荡。路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歇息时不敢去寻人家投宿,要么宿在荒草泊里,与蚊虫为伴;要么幸运时寻见个废弃的村庄,在漏雨漏风的破屋木梁下休息一晚。

苦不重。当年父亲从冰天雪地间,孤军领燕赴巨鹿,然后斡旋楚汉,占据天险,苦难比这沉得多。

但仇深。

他想要这天下乱起来,乱起来,能有多乱有多乱。

韩信、陈豨、张胜、卢绾……

一个人乱不了天下,但北依匈奴,南联各路有心的诸侯——一人不行,千万人呢?!强秦如此,尚败与陈涉。任刘邦他斩蛇的剑再快再好,也斩不灭仇恨的火焰。到时候,妻仇子恨,国仇家恨,利欲熏心,刘邦他如何压得下去!

臧衍低头看看父亲的佩剑,忽然笑了笑。

谁知道翻出的浪花多大。

但肯定不是徒劳。

 

且如书上所说:

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

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

乱了这汉室春秋,乱了这刘氏天下!




结.


#我总觉得臧家人有一种执念。

臧荼为什么天下安定后起兵?臧衍为什么蛊惑张胜?臧儿为什么强硬地把女儿接回来,要她嫁天子?而她的儿子又为什么忤逆刘彻,叛乱淮南?

四代人都一身反骨,是巧合吗?感觉臧荼家庭教育一开始就有问题,然后家庭教育问题遗传,唯利是荼了哥们,能不能教点正确价值观啊。



水逆什么时候到头

大家新年快乐!!!晚来的祝贺

因为越画越觉得这个聚餐和古代不沾边!所以你们可以认为这是摩登PA 或者说大家在演戏戏服还没脱(心虚)(看向别处)

本来昨晚是可以画完的因为一些不可抗因素就只画了个线稿(挠头)想起来上色也是晚上了懒得细(本来就没打算画多精细因为画不完xd)

p2带名字版以防大家认不出谁是谁(本人设子都没放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人太多不打个人tag了

还有这个tag应该打汉初还是楚汉(挠头)

大家新年快乐!!!晚来的祝贺

因为越画越觉得这个聚餐和古代不沾边!所以你们可以认为这是摩登PA 或者说大家在演戏戏服还没脱(心虚)(看向别处)

本来昨晚是可以画完的因为一些不可抗因素就只画了个线稿(挠头)想起来上色也是晚上了懒得细(本来就没打算画多精细因为画不完xd)

p2带名字版以防大家认不出谁是谁(本人设子都没放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人太多不打个人tag了

还有这个tag应该打汉初还是楚汉(挠头)

拾贰
趁热再来宣传一发 入群备注老福...

趁热再来宣传一发

入群备注老福特ID审核

本群婉拒唯粉,ALL粉!

趁热再来宣传一发

入群备注老福特ID审核

本群婉拒唯粉,ALL粉!

吃纸
汉初组新年宴会!!! 祝大家除...

汉初组新年宴会!!!

祝大家除夕快乐兔年大吉~~


(年夜饭前的营地团建)

刘邦:终于要过年啦,大家都别客气!中午这顿也是吃喝管够,晚上的还在准备呢!

韩信:(饿坏了的人早就开动了)

郦食其:汉王,今日的美酒可要管够呀|

张良:来,良敬大家一杯!

周勃:想不到先生酒量如此之好

曹参:是啊是啊,一点没看出来

陈平:(招手)老萧怎么忙到现在?快来坐快来坐

萧何:刚整理完年终报告,今年收获颇丰啊

樊哙:(喜庆的跑姿)新鲜的狗肉来咯,沛县老味道~

吕雉:(差点被撞到)哎樊哙你小心点!

~和谐美好的团建时间~


汉初组新年宴会!!!

祝大家除夕快乐兔年大吉~~


(年夜饭前的营地团建)

刘邦:终于要过年啦,大家都别客气!中午这顿也是吃喝管够,晚上的还在准备呢!

韩信:(饿坏了的人早就开动了)

郦食其:汉王,今日的美酒可要管够呀|

张良:来,良敬大家一杯!

周勃:想不到先生酒量如此之好

曹参:是啊是啊,一点没看出来

陈平:(招手)老萧怎么忙到现在?快来坐快来坐

萧何:刚整理完年终报告,今年收获颇丰啊

樊哙:(喜庆的跑姿)新鲜的狗肉来咯,沛县老味道~

吕雉:(差点被撞到)哎樊哙你小心点!

~和谐美好的团建时间~


南风知我意扶摇九万里

  p1留侯p2陈丞相是私设,有点报看,是我摸贺图的时候临时画的,祝大家新年快乐!下面是各种牢骚,不用管了

  啊贺图画不动了,平良的贺图草稿打在手机上了,结果我板子坏了,只能手搓😭后续大概会有楚汉的全家福(注意看这个女人叫大美她开始画饼了)之前画的饼进度缓慢,因为换手机了,草稿在原来的手机上太痛苦了。

  p1留侯p2陈丞相是私设,有点报看,是我摸贺图的时候临时画的,祝大家新年快乐!下面是各种牢骚,不用管了

  啊贺图画不动了,平良的贺图草稿打在手机上了,结果我板子坏了,只能手搓😭后续大概会有楚汉的全家福(注意看这个女人叫大美她开始画饼了)之前画的饼进度缓慢,因为换手机了,草稿在原来的手机上太痛苦了。

山野之秋

酒(1)

 我流刘萧,来点?

    烛光摇曳着在汉军帐剪下一簇身影,萧何坐在案前,细细理着军中的账本,打入蜀以来,萧何从来没有质疑过刘邦说的,会带他们打出去的,因为刘邦在他面前从来没有食言过,只是这仗该怎么打,还没有个定论。不过似乎是天命所归,萧何帐下有一个叫韩信的年青人,萧何看何得出他是个人才,哪怕只见过一面,萧何也敢肯定,韩信不是等闲之辈。明日吧,明日就把他推荐给刘邦。话说回来,刘邦,他现在,大约还在看我给他呈上去的公文,然后边看边嘴里念念叨叨吧。

      想到此处,萧何的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我流刘萧,来点?

    烛光摇曳着在汉军帐剪下一簇身影,萧何坐在案前,细细理着军中的账本,打入蜀以来,萧何从来没有质疑过刘邦说的,会带他们打出去的,因为刘邦在他面前从来没有食言过,只是这仗该怎么打,还没有个定论。不过似乎是天命所归,萧何帐下有一个叫韩信的年青人,萧何看何得出他是个人才,哪怕只见过一面,萧何也敢肯定,韩信不是等闲之辈。明日吧,明日就把他推荐给刘邦。话说回来,刘邦,他现在,大约还在看我给他呈上去的公文,然后边看边嘴里念念叨叨吧。

      想到此处,萧何的嘴角忍不住勾了勾,想当年,在沛县的时候,那时候,吕太公才刚刚搬到丰邑,他刘邦还是那个小小的泗水亭长,自己坐在场外算着乡里人给吕家的礼金,远远地望见刘邦走来“这是哪家的酒席啊?”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吕太公家的,他老人家心善,没给钱也可以来吃一顿饱。”刘邦听了,呵呵一笑,将狗尾巴草扔在地上,凑近萧何小声地说:“你信不信,我不给钱,一样当上宾。”萧何停下笔看着他“你又发什么毛病?不信。”刘邦扯大嗓门就喊上了“二吊钱就上宾了?我出一万钱!”萧何听了就是一惊“刘邦!”却见吕太公打门中出来“出一万钱的贵客在哪呢?”刘邦应声便答“我出的一万钱。”“这位后生敢出一万钱,想必是大有作为,来来来,上宾请!”萧何慌忙拦住“太公,小的直言,他就是个无赖,你……”话还没说完,吕太公摆了摆手“能吹牛也是一种本事,让他吃吧,又花不了多少银子,再说了,这席摆着就是给人吃的。”说着就带着刘邦走了进去,刘邦走先去前还不忘了回头给萧何做个鬼脸,留下萧何一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后来,也不知,刘邦做了什么,吕太公就让他聚自己的女儿。

        次日午间,刘邦一个人醉醺醺地提了壶酒就敲响了萧何的门,刚开门他就整个人倒在萧何身上。“刘邦?你这是喝了多少啊?”“萧何”“嗯,我在。” “我告诉你…我要结婚了。”“啊?哪家看得上你”萧何想去将门关上,但尝试几次都搬不动站在门槛上的刘邦,也就放弃了。“吕……吕太公让…我…娶他女儿。”

       “啊?等一下,刘邦,你进来说。”

  “唔……我以后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我要让你们都吃香的喝辣的!”刘邦越说越兴奋“我要推翻秦朝!”吓得萧何赶紧抬手捂住他的嘴“好,好,好,你小点声,不要命了?”刘邦低头看他眼睛亮亮的“天下苦秦苟政久矣,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那是他们还说了很多,但是萧何只记清刘邦的眼睛很亮,以及他说的,以后我做皇帝让你当丞相。

萧何轻轻关上公文,原来这句誓言已经那么久了啊。门外小校忽然来报“萧大人,韩信跑了!”萧何听了,心里便是一惊“什么?”他也顾不得去并告刘邦“快,备马。”

天刚破晓,便有士卒来报给刘邦“萧大人,昨夜趁月色逃跑了!”


戴易梁
#知道赵佗不是,但无诸确实不太...

#知道赵佗不是,但无诸确实不太混乱(啊?)

#知道赵佗不是,但无诸确实不太混乱(啊?)

沅几6666

一个脑洞

阿……就是汉初一帮和汉末三国一帮一起看他们的经历什么的

真的超级喜欢这三个时期,大爱子房孔明公瑾()

写的话就是看大家的经历,还有可能会弄观现代paro、忘川什么的。

就是感觉他们像一大家子,相处起来超级萌。

嗯cp差不多没有,策瑜邦良玄亮基本鱼水君臣情。


啊先挖个坑,会不会填再说。

(毕竟隔壁和隔壁壁都有一堆坑)

阿……就是汉初一帮和汉末三国一帮一起看他们的经历什么的

真的超级喜欢这三个时期,大爱子房孔明公瑾()

写的话就是看大家的经历,还有可能会弄观现代paro、忘川什么的。

就是感觉他们像一大家子,相处起来超级萌。

嗯cp差不多没有,策瑜邦良玄亮基本鱼水君臣情。


啊先挖个坑,会不会填再说。

(毕竟隔壁和隔壁壁都有一堆坑)

良品铺子

  韩信跟陈平的人生对照着看也很有意思。两个人都很有才能,出身贫寒,楚营转会,diss or be dissed by绛灌。但画风和人生路线截然不同。

一个原因可能是,陈平早年借力家人和岳父的经历让他充分意识到了人力的重要性。处理好了人际,能力发挥度指数级跃迁,黑的能变成白的,死的能变成活的,绝境也能翻盘。反而反之。所以他在面对一些困境时会很积极地争取面谈机会。在他看来,只要能见上面说上话,那就有戏。而且事实是也的确如此。而韩信早年没有这方面经历。一开始就是独狼,信奉個人play,不太有这种通过人来打开局面的思路(项羽style)。联想到后期,樊哙的态......

  韩信跟陈平的人生对照着看也很有意思。两个人都很有才能,出身贫寒,楚营转会,diss or be dissed by绛灌。但画风和人生路线截然不同。

一个原因可能是,陈平早年借力家人和岳父的经历让他充分意识到了人力的重要性。处理好了人际,能力发挥度指数级跃迁,黑的能变成白的,死的能变成活的,绝境也能翻盘。反而反之。所以他在面对一些困境时会很积极地争取面谈机会。在他看来,只要能见上面说上话,那就有戏。而且事实是也的确如此。而韩信早年没有这方面经历。一开始就是独狼,信奉個人play,不太有这种通过人来打开局面的思路(项羽style)。联想到后期,樊哙的态度摆在那里;张耳曹参是旧战友关系不会特别僵;夏侯婴萧何更不必说;刘邦本人的态度应该也是倾向于维护的。结果硬是一条没抓住。

良品铺子

为什么说张良是一种猫?🐱

1.大部分时候都见不到人影,不知道躲在哪里摸鱼。

2.喜欢四处游荡,不认特定的主人,搞得每个阵营都以为那是自家喂的猫,他说的话可以一听。

3.刺客属性。潜行能力强,一生至少成功润走过三次。

4.看着可可爱爱人畜无害,必要时瞬间开启狂暴模式。

5.并不怎么忌惮主人,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主人的主人(老师)。

6.给买了齐地名牌猫窝,不要,睡一个留地纸盒子就可以了。


1.大部分时候都见不到人影,不知道躲在哪里摸鱼。

2.喜欢四处游荡,不认特定的主人,搞得每个阵营都以为那是自家喂的猫,他说的话可以一听。

3.刺客属性。潜行能力强,一生至少成功润走过三次。

4.看着可可爱爱人畜无害,必要时瞬间开启狂暴模式。

5.并不怎么忌惮主人,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主人的主人(老师)。

6.给买了齐地名牌猫窝,不要,睡一个留地纸盒子就可以了。

良品铺子

嗯???才发现我的下邳度假村号怎么没发本人的经典出道之作铁锤战士张子房🤡!!!!!!!!!

  

赶紧补上来嘿嘿🥰~


嗯???才发现我的下邳度假村号怎么没发本人的经典出道之作铁锤战士张子房🤡!!!!!!!!!

  

赶紧补上来嘿嘿🥰~


良品铺子

真的好想看张跟韩组队……!!!(张跟刘是很完美!!但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俩人组队画风又不一样,首先肯定没有为之奈何了,大概率是:

  

韩:*呼吸

张:😯啊我懂你意思了我觉得这个是——

韩:🤔嗯我知道你会这么觉得我也同意但是——

张:😇噢我知道你会知道我那么觉得所以——

韩:😳噢对那个我也有想到那就那样可以

张:☺️嗯可以可以

  

旁观者:——🤡什么什么什么讲清楚啊!!

邦:🤡都懂我的痛苦了吧!!!!!!

真的好想看张跟韩组队……!!!(张跟刘是很完美!!但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俩人组队画风又不一样,首先肯定没有为之奈何了,大概率是:

  

韩:*呼吸

张:😯啊我懂你意思了我觉得这个是——

韩:🤔嗯我知道你会这么觉得我也同意但是——

张:😇噢我知道你会知道我那么觉得所以——

韩:😳噢对那个我也有想到那就那样可以

张:☺️嗯可以可以

  

旁观者:——🤡什么什么什么讲清楚啊!!

邦:🤡都懂我的痛苦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