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汉斯

12005浏览    175参与
雾云

摸鱼产物

敞门组真的北极圈啊(இωஇ )

摸鱼产物

敞门组真的北极圈啊(இωஇ )

全球音乐榜单
盘点汉斯季默神级影视配乐,不愧为好莱坞商业配乐之父
盘点汉斯季默神级影视配乐,不愧为好莱坞商业配乐之父
Lalia•L

搞了点表情包

自用请便----

(明明没人会用啊喂)

搞了点表情包

自用请便----

(明明没人会用啊喂)

冰棠葫芦

锵锵锵锵,请看!!

(没有经验画的实在很简陋呜呜)

楚夏楚峰生日快乐!!!

锵锵锵锵,请看!!

(没有经验画的实在很简陋呜呜)

楚夏楚峰生日快乐!!!

蜉蝣禁

我的爱人,我的主人,我的sugar daddy,我的天神,我的支配者,我的过去和未来,我的肉体和思想,我的所有和所有。

我的烈酒,我的檀香木。

独立个体早已在您如天鹅绒的嗓音中消亡。

从此你是你,我不是我。

于是我跪伏神袛脚下,贪婪索取,乞求怜悯

于是我愿以红肿代替白皙,以红与褐交叠书写你的名字。那不是伤疤,亲爱的,那是我的爱意融进骨血还装不下,漫出来的结果。

于是我变成失去视觉的人质,在每个夜晚甘愿被你完全掌控,颤抖,恐惧,臣服。黑暗中你的声音是唯一能让我清楚感知,在我意识模糊之时带我回到人世。

佛说的极乐不是极乐,你这才是。

我是愚忠的臣民,是狂热的邪教徒,是您的...

我的爱人,我的主人,我的sugar daddy,我的天神,我的支配者,我的过去和未来,我的肉体和思想,我的所有和所有。

我的烈酒,我的檀香木。

独立个体早已在您如天鹅绒的嗓音中消亡。

从此你是你,我不是我。

于是我跪伏神袛脚下,贪婪索取,乞求怜悯

于是我愿以红肿代替白皙,以红与褐交叠书写你的名字。那不是伤疤,亲爱的,那是我的爱意融进骨血还装不下,漫出来的结果。

于是我变成失去视觉的人质,在每个夜晚甘愿被你完全掌控,颤抖,恐惧,臣服。黑暗中你的声音是唯一能让我清楚感知,在我意识模糊之时带我回到人世。

佛说的极乐不是极乐,你这才是。

我是愚忠的臣民,是狂热的邪教徒,是您的puppy dog。

Genevieveee

汉斯同人/洛杉矶爱情故事

⚠️黑帮老大汉斯格鲁伯x原创女角色金斯莉霍普,有人看的话可能会写成连载~

⚠️本质就是个pwp,开的车比剧情部分出色很多🤧


Summary:

这是一个传奇的洛杉矶爱情故事,从一次相当美好的ONS开始。有点俗套,不过你也得承认,一见钟情和完美的xing爱确实是爱情的强力催化剂。


金斯莉再次注意到了那个男人。

作为酒吧的女招待,记住每个人的脸和他们的饮料点单是她的必备技能,更别提这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男人。他一头棕发,额间的皱纹多多少少泄漏了一些他的年龄,但岁月显然对他非常温柔,这份难得的老练稳重让他更英俊了。

他还有些胡渣,实际上,金斯莉并不喜欢留着胡子的男人,她总觉得这让...

⚠️黑帮老大汉斯格鲁伯x原创女角色金斯莉霍普,有人看的话可能会写成连载~

⚠️本质就是个pwp,开的车比剧情部分出色很多🤧


Summary:

这是一个传奇的洛杉矶爱情故事,从一次相当美好的ONS开始。有点俗套,不过你也得承认,一见钟情和完美的xing爱确实是爱情的强力催化剂。



金斯莉再次注意到了那个男人。

作为酒吧的女招待,记住每个人的脸和他们的饮料点单是她的必备技能,更别提这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男人。他一头棕发,额间的皱纹多多少少泄漏了一些他的年龄,但岁月显然对他非常温柔,这份难得的老练稳重让他更英俊了。

他还有些胡渣,实际上,金斯莉并不喜欢留着胡子的男人,她总觉得这让他们看上去像个混混,但她并不介意为眼前这个男人破个例。他的西装贴身的程度正好,叫人能看出他的手臂肌肉和精瘦的腰身,从他领带的平整程度来判断,他要么是家里已经有了位太太,要么就是有位工作相当尽心的管家。不过他的无名指上空空如也——很好,这排除了第一种可能性,他不仅是个单身汉,还是个过得挺舒适的单身汉。

唯一的缺憾是,这位先生并不常来。而他来的几次也总有其他人的陪伴,这让金斯莉很难找到机会向他搭话。以往金斯莉总能得到任何她感兴趣的男人,你没法想象向坐在吧台独酌的男人搭讪是多么的轻而易举,她只要在上饮料时多露一些乳沟,或者在递账单时不小心摸到对方的手,这些男人们便会立刻明白这些暗示,问她什么时候下班?他可以送她回家。

然而这位先生和别的男人们不大一样,他是谈正经事的,至少她是根据他的神情这样推测的。他会点一杯拉夫格威士忌,加一整块冰,然后风度翩翩地留下信用卡和高额的现金小费(他坚持这样,像是担心不用现金她就没法拿到小费一样)。


他的朋友已经在穿外套了,而他的威士忌还没喝完。那么今天或许是她的幸运日吗?金斯莉悄悄收回视线,再次擦起了已经被抹得闪闪发亮的吧台。

她的一心二用很快就被迫中止了,被一位脸颊通红的男客人打断,他挥着已经空了一大半的啤酒杯,靠在吧台上拿着啤酒杯往金斯莉脸上推,大声叫唤着这不是冰的,这是常温的,他得重新换一杯。才九点不到,就已经有故意挑事的了?金斯莉心里烦躁地咂了一声,面上还要保持客套,她缓缓地推过都快碰到脸颊的啤酒杯,一边解释说这杯已经喝了大半了,店铺规定酒品售出概不退换。

“什么狗屁规定?!客户才是上帝,叫你们的经理出来!”男人像是被激怒了,用啤酒杯一下一下地砸起了吧台。

金斯莉紧张地瞄了眼啤酒杯,暗自祈祷它别被砸裂了,不然又得从自己的工资里扣,她再赔上笑脸,“我就是这里的经理,但这个规定已经很多年没有变过了,真抱歉...”

男人对这个答案极不满意,酒精让他的冲动控制越来越弱——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个烂人,具体是哪个可能性,我们也无法得知。他再次大声抱怨起了什么时候女人都可以当经理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个酒吧在星期五的晚上人这么少。金斯莉自知与他再争辩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只好接着道起了歉,心里纠结着比起让这个场面更加难以收场,还不如干脆就掏自己腰包,帮他重新买杯啤酒得了。

啤酒杯和吧台的砰砰撞击声和他的吵闹已经不能被背景音乐覆盖过去,吧台吸引了酒吧里大半的客人的注意力——当然也包括那位成熟的男士。而来找茬的男人见她只在顾左右而言他,没像帮他解决问题的样子,气得就要把杯子往金斯莉额头上砸。

他离得太近了,金斯莉意识到事情变得更加危险,就要在啤酒杯即将脱手的时候,那位成熟的男士一个箭步窜上前死死抓住了醉鬼的胳膊,“没必要对她动手动脚吧,先生?”醉鬼还想再反驳,他的声音却被男士的声音盖住了,他说:“小姐,请你报//警。”

醉鬼一听要报//警,立刻便软下态度,放下啤酒杯表示愿意宽宏大量地饶恕酒吧的这点小错。金斯莉这才长吁一口气,放下刚拿到手里的电话听筒,她连连向男人道谢,却被他挥挥手说不用。


酒吧重新恢复了平常热闹的氛围,金斯莉站在原地数着剩余基酒的存货,想到醉鬼还在离自己不远处,心里还是有点不安,便拨通了夜班同事的号码,问他能不能现在就过来,顶上自己的班?对方爽朗地答应了,说五分钟就能到。金斯莉安顿好吧台的制冰器,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正式去向那位男士道谢,她将刚刚吵闹中掉落的碎发一起撩到耳后,状似不经意地又解开了胸前的一个扣子,走到他的小桌边,“非常感谢您刚刚为我解了围——请让我请了您今天的威士忌吧。”

“哪有让年轻的女士付钱的道理,”男人手指轻点台面,又极有绅士风度地起身拉开了对面的椅子,“不如陪我喝一杯吧?”

金斯莉有些犹豫,但当她视线余光瞧见刚进门的的酒吧同事,她的迟疑便无影无踪了,“得提前说好,我晚上还有些事,可能喝不了烈酒。”

他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诧,“之前几次我来这儿都是你接待的我,我以为你负责整个晚班。”

“我快期末了,后天还要考试呢。”

“你是学什么的?”

“犯罪学——唉,真失礼,我还没介绍自己呢,我是金斯莉霍普,我白天在南加大上课,我不是每个晚上都来,你的运气很不错,每次都能抓到我。”

“很高兴认识你,希望小姐,你可以叫我汉斯。”


一杯变成了三杯,三杯又变成了五杯,金斯莉再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和汉斯在出租车上吻得难舍难分。说不清楚是谁先收到了暗示,又是谁主动出击,他们粘粘乎乎地,像两个刚开始谈恋爱的青少年,仅存的理智都用来控制不让自己在出租车上就干起来。如果这只是One Night Stand,那也想必是一段伟大的ONS。

他们进了汉斯住的酒店的电梯,汉斯的chuan//息//声都被金斯莉全部吞咽下去,呼吸间她听到汉斯声音飘忽,“霍普小姐...你对每个对你施加援手的男人都如此投怀送抱吗?”她便从吻中抽开,她被年长的男人吻得晕晕乎乎差点站不稳,被汉斯搂住腰肢才算没倒下去,金斯莉笑得满眼都是醉意,双手捧住汉斯带着胡渣的下巴:“不,除非他早就叫我一见钟情了。”

从电梯离开的时候,汉斯横抱着金斯莉,她的胳膊都环绕在他的脖颈上,他们的背影像极了刚从教堂离开的新婚夫妇。


(这一段是纯车的部分,还请移步ao3或者海棠orz)


这种原始的疯狂xing//冲动对汉斯来说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体验,他最近都忙着筹划中富广场的该死劫案,没时间分神听从xing/yu的需求。与之前的xing爱相比,她也与其他人都不同,她让他觉得鲜活,这一切都太过于鲜活了,让他如同沉溺于欲望的火海中,被点燃,被灼烧。

一般来说,汉斯在xing事后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把性伴侣赶出自己的房间,好让他可以清空头脑,重新考虑更重要的事情。一点温情,再加一点好感,以及很多的、针对金斯莉本人的新鲜感,让他反常地希望她可以留下来,一起度过一个晚上,他们并不需要再做什么,或许只是躺在一起便以足够。

他也的确这么说了,他说:“留下来吧。”


这便是一个传奇的洛杉矶爱情故事的开头,有点俗套,不过你也得承认,一见钟情和完美的xing爱确实是爱情的强力催化剂。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a legendary LA love story, a bit of cliche. But you gotta admit, love at first sight and amazing sex does work like a charm.


子夜—
他终于狠下心来把你气走了,他打...

他终于狠下心来把你气走了,他打算把这里的一切都料理好之后就去找你,然后带着你离开这个地方。如果你留在这里,他反而会束手束脚,说不定还会让你遇上危险。

他侧身隔着窗户向下看去,直到看到那辆黑色的汽车离开后才终于放下心来。他知道你生气,心里怪他,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桌子上的枪支泛着冷光,只要在扳机上按一下,就会结束一个人都生命。如果他保护不好他的小姑娘,说不定别人的子弹就会射进你的身体里。他在椅子里瘫坐下来,右手摩挲着左手手腕上你留下的小皮筋,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果然是想一个人面对吧,”你推门进来,眼泪流个不停,“我会成为你的累赘,对吗?”

“你!”他站了起来,眼里全是震惊,“你回来干什...

他终于狠下心来把你气走了,他打算把这里的一切都料理好之后就去找你,然后带着你离开这个地方。如果你留在这里,他反而会束手束脚,说不定还会让你遇上危险。

他侧身隔着窗户向下看去,直到看到那辆黑色的汽车离开后才终于放下心来。他知道你生气,心里怪他,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桌子上的枪支泛着冷光,只要在扳机上按一下,就会结束一个人都生命。如果他保护不好他的小姑娘,说不定别人的子弹就会射进你的身体里。他在椅子里瘫坐下来,右手摩挲着左手手腕上你留下的小皮筋,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果然是想一个人面对吧,”你推门进来,眼泪流个不停,“我会成为你的累赘,对吗?”

“你!”他站了起来,眼里全是震惊,“你回来干什么!”

你扑进他怀里,把眼泪蹭在他的衬衣上,“你就是嫌我碍事,怕我拖累你,对不对?我不用你保护,我能照顾好自己!”

他紧紧抱着你,心疼的要命,他一下一下地吻着你的发顶,把你抱起放到桌子上。

“你怎么能这样胡闹,”他发烫的掌心贴着你的脊背,“你最会让我难做了……”

算了,留下就留下吧,他舍不得你难过。

“我不会让你有事,”他俯下身子,捧起你的脸亲了亲,“相信我。”

子夜—
“不喜欢?” 他看着你盘子里只...

“不喜欢?”

他看着你盘子里只吃了一口的牛排,皱起了眉。
“不,不是,”你僵硬地笑了笑,“牛排很好吃,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三分熟的牛排渗出浅红色的肌红蛋白,你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目睹他拿着枪杀人的时候,那人的血溅到窗户上的场景。
你实在接受不了。
“可你没吃什么东西,”他伸手去抱你,“不舒服?”
你条件反射般的躲了一下,他的手一下子僵住了,神情困惑又难过。你知道你不该这么做的,可身体的反应比你的大脑快了一步。你赶紧补救般的去牵他的手,表情试探又讨好。
“对不起,我……”
“昨天晚上,你看到了,对吗?”他没有躲开,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握住你,只是任由你牵着,“怕我?”
你急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解释,“不是!我只是…...

“不喜欢?”

他看着你盘子里只吃了一口的牛排,皱起了眉。
“不,不是,”你僵硬地笑了笑,“牛排很好吃,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三分熟的牛排渗出浅红色的肌红蛋白,你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目睹他拿着枪杀人的时候,那人的血溅到窗户上的场景。
你实在接受不了。
“可你没吃什么东西,”他伸手去抱你,“不舒服?”
你条件反射般的躲了一下,他的手一下子僵住了,神情困惑又难过。你知道你不该这么做的,可身体的反应比你的大脑快了一步。你赶紧补救般的去牵他的手,表情试探又讨好。
“对不起,我……”
“昨天晚上,你看到了,对吗?”他没有躲开,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握住你,只是任由你牵着,“怕我?”
你急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解释,“不是!我只是…不太喜欢…”
“你不喜欢我了?”他皱着眉看着你,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当然不!”你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张开手要他抱,“我只是不喜欢血…”
可他看上去对你的答案并不满意,“可我整天与鲜血为伍。”
你在他脚边坐下来,脸放到他的膝盖上,“我知道的,你那是在保护我们。”
“我并不是什么好人。”他摸了摸你的头,小丫头对他的依赖已经越来越强,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也许他该早点把她送走。
“我不在乎,”你伸手去拽他柔软的黑色毛衣下摆,眼眶红红地看着他,“真的。”
原本他想凶你一顿,多冷落你一会儿,你就会生他的气,他就可以把你送走了。可他最见不得你哭的样子,你一哭,他就什么都忘了。
干这行的人,最要不得的,就是有了软肋。可他实在割舍不了你,哪怕亡命天涯,他也希望身边能有你。
“我不想让你吃苦,”他叹了口气,伸手把你抱了起来,“哦,别哭,别掉金豆子,你知道我最受不了这个……”
你坐在他怀里被他捧着脸亲吻,只觉得幸福,你知道跟着他实在不是个最好的选择,可你爱他。
午饭你没吃成,于是下午茶比平日丰富了许多。他看着你一口一个吃着糯叽叽软乎乎的小点心,爱怜地揉了揉你的腰。
“多吃点,”他吻了吻你的脸颊,“一会儿还得继续呢。”
#虎胆龙威 #虎胆龙威汉斯 #艾伦里克曼 #做梦素材

刮呱寡挂
搞点捏脸)可是送到嘴前的餐很难...

搞点捏脸)可是送到嘴前的餐很难不代

搞点捏脸)可是送到嘴前的餐很难不代

子夜—
“还怕?” 他趴在床上,他好笑...

“还怕?”

他趴在床上,他好笑的看着瑟缩着窝在被子里的你,有些无奈。

“我对你可足够有耐心了。”他轻轻拉开被子,露出你红扑扑的脸,手指在你脸颊上轻轻磨蹭。

对我?

“你…”你结结巴巴地看着他,“也这么对过别人吗?”

他愣了愣,仿佛没明白你的意思。思考过后,他觉得你有点好笑,于是想逗逗你。

“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胆小?”

你看着他,委屈劲儿一下子上来了。是啊,他都到这个年纪了,怎么可能还没有过女人……

你胆子突然大了起来,软软地推开他蹭着你脸的手,背过身不看他,声音闷闷的,“先生这个年纪,一定阅女无数,当然瞧不上我。”

小丫头,嫌他老?

他一把掀开被子,咬着牙捏...

“还怕?”

他趴在床上,他好笑的看着瑟缩着窝在被子里的你,有些无奈。

“我对你可足够有耐心了。”他轻轻拉开被子,露出你红扑扑的脸,手指在你脸颊上轻轻磨蹭。

对我?

“你…”你结结巴巴地看着他,“也这么对过别人吗?”

他愣了愣,仿佛没明白你的意思。思考过后,他觉得你有点好笑,于是想逗逗你。

“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胆小?”

你看着他,委屈劲儿一下子上来了。是啊,他都到这个年纪了,怎么可能还没有过女人……

你胆子突然大了起来,软软地推开他蹭着你脸的手,背过身不看他,声音闷闷的,“先生这个年纪,一定阅女无数,当然瞧不上我。”

小丫头,嫌他老?

他一把掀开被子,咬着牙捏住你的手腕,“这么看来,你还是个初学者,不如就让我来教教你。”


🎁掉落隐藏🚗🚗


子夜—
“需要我刮掉吗?” 你真是离了...

“需要我刮掉吗?”

你真是离了个大谱,不仅偷亲他被发现,而且小声抱怨他胡子扎人的话也全被他听见了。

“不,不用……”你的脸红的要滴血,“你这样,很好看……”

“真不用?”他扣住你的腰把你拉到他的腿上,“可我明明听见你刚刚说疼。”

“也…没有多疼。”你搂着他的脖子,再一次吻了上去,仿佛在证明你没有撒谎。

他按着你的后脑勺,感受着小姑娘对他忠诚的爱,仿佛这世上所有的黑暗都消失不见了。自从你来到他的身边,他仿佛重新活了过来,你一直被他好好藏着,生怕被他的对手发现他有了软肋。

他不能失去你。

“…比之前有进步,”他爱怜地轻啄你微肿的嘴唇,“继续努力。”

#艾伦里克曼 #虎胆龙...

“需要我刮掉吗?”

你真是离了个大谱,不仅偷亲他被发现,而且小声抱怨他胡子扎人的话也全被他听见了。

“不,不用……”你的脸红的要滴血,“你这样,很好看……”

“真不用?”他扣住你的腰把你拉到他的腿上,“可我明明听见你刚刚说疼。”

“也…没有多疼。”你搂着他的脖子,再一次吻了上去,仿佛在证明你没有撒谎。

他按着你的后脑勺,感受着小姑娘对他忠诚的爱,仿佛这世上所有的黑暗都消失不见了。自从你来到他的身边,他仿佛重新活了过来,你一直被他好好藏着,生怕被他的对手发现他有了软肋。

他不能失去你。

“…比之前有进步,”他爱怜地轻啄你微肿的嘴唇,“继续努力。”

#艾伦里克曼 #虎胆龙威 #虎胆龙威汉斯 

雷夫训犬
228汉斯毕业交接考试,我们的小公举会不会乖乖听小姐姐
228汉斯毕业交接考试,我们的小公举会不会乖乖听小姐姐
喵酱(已退)

游戏(2)完

起雾了,大家走着走着就分散了


突然广播里传来声音:“咳咳,忘了告诉各位,这不是简单的迷宫,各处都有身份牌,每个参赛者只能捡一次,同一张牌最多两张,捡到两张同样的牌的为一队的,完成上面的任务,即可通关,对了,当人们聚集在一起,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票数最多着出局”


鹰酱:“切,他以为他是谁,我就不捡,哼”


“对了,可能有人不捡,三分钟后,无纸牌的意识体直接出局”


鹰酱:“……”


三分钟到了,一阵枪声响起,四面八方陆续响起惨叫声,最后归于平静


“现在还有二十五人,各位加油,每隔五分钟报一下存活人数”


脚盆鸡看了看自己的牌:狼人


下面还有几行小字:杀死所...

起雾了,大家走着走着就分散了


突然广播里传来声音:“咳咳,忘了告诉各位,这不是简单的迷宫,各处都有身份牌,每个参赛者只能捡一次,同一张牌最多两张,捡到两张同样的牌的为一队的,完成上面的任务,即可通关,对了,当人们聚集在一起,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票数最多着出局”


鹰酱:“切,他以为他是谁,我就不捡,哼”


“对了,可能有人不捡,三分钟后,无纸牌的意识体直接出局”


鹰酱:“……”


三分钟到了,一阵枪声响起,四面八方陆续响起惨叫声,最后归于平静


“现在还有二十五人,各位加油,每隔五分钟报一下存活人数”


脚盆鸡看了看自己的牌:狼人


下面还有几行小字:杀死所有非狼人即可获胜,每隔十分钟,雾起两分钟,获得一副眼镜和一把刀,眼镜可看穿烟雾,刀每到雾散去便变软,无法再砍人,大开杀戒吧,狼人!!!


脚盆鸡前面就放着一把刀和一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镜


他带上眼镜,果然完全不再受雾的影响,他快速的在迷宫中奔跑,寻找着猎物


一个,两个,三个,脚盆鸡杀疯了,,雾散了,脚盆鸡的刀瞬间软了下来,见状,脚盆鸡收起了刀和眼镜


一回头就看见了兔子,兔子血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然后立刻朝反方向跑去


脚盆鸡赶紧追,不可以让他去报信,杀了他,杀了他


可是兔子已经跑到了大家聚集的地方,迅速说了刚刚他所看到的画面


脚盆鸡立刻反驳:“我没有,你别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刚刚我走过来就看见你在杀人”


兔子:“那你为什么追我?”


脚盆鸡:“因……因为”


鹰酱马上出来打圆场:“算了,这两个人都互相推脱,小心一点,第一次雾起就不要怀疑人”


“还剩10个人”


我才杀三个,这里面还有一个狼人,是谁呢?是鹰酱吧


脚盆鸡这么想着


雾起


脚盆鸡直接戴上眼镜,去找了鹰酱


鹰酱就站在那里,带着墨镜


脚盆鸡:“老大”


鹰酱:“嗯,你是狼人吗?”


脚盆鸡:“是的,老大”


鹰酱:“我也是,走,分工合作,你去杀大毛和兔子,我去杀巴巴羊和白象”


然后鹰酱就慢悠悠地走了


不愧是老大,这么自信,连刀都不拿出来


脚盆鸡选择先杀大毛,脚盆鸡朝大毛砍去,虽然没有刀,但大毛硬生生靠着手接住了这一刀,两人僵持不下


雾散(还剩七个人)


这时,汉斯猫走了过来,看见了二人,抬手就是一枪,没错,他是猎人


子弹朝大毛射去,大毛更加一退并将脚盆鸡一拉,子弹击中脚盆鸡,脚盆鸡死亡


然后大毛不顾手上的伤,掏出自己的卡片


大毛:“我俩一队啊”


汉斯猫:“啊,抱歉”但我是故意的


在大毛放松警惕时,汉斯猫再次开枪,可是大毛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交手,早有防备,直接就地一滚


然后拿出自己的枪,和汉斯猫对射了起来


最后汉斯猫的子弹打光了,大毛也失血过多而倒地


汉斯猫拿起大毛的枪,想要解决大毛,没想到大毛的子弹也用光了


汉斯猫慢慢的靠近大毛,大毛突然站了起来,用尽全力扑倒汉斯猫,死死掐住他的喉咙


雾散“还剩四个人”


约翰牛和高卢鸡抱团,高卢鸡:“我是预言家,汉斯猫是好人”


然后就遇到了汉斯猫和大毛的尸体


约翰牛:……


高卢鸡:……


兔子从旁边跑了出来:“各位,抱团吗?”


他们同意了


雾起“还剩四个人”


高卢鸡:“不好,兔子是……”


话音未落,高卢鸡死亡


约翰牛赶紧跑,兔子追上并一刀解决了他


雾散


“还剩三个人”


鹰酱遇到了兔子,兔子向他发出一起走的邀请


鹰酱同意了


雾起


兔子拿出刀,鹰酱一脚朝兔子踹去,兔子心里暗暗吃惊,一闪,脚盆鸡突然出现,一刀砍向兔子,兔子用刀一挡


雾散


鹰酱再次可以看清,直接朝抱在一起的两人扔去一瓶毒药,兔子见状将刀扔向鹰酱


兔子和脚盆鸡被毒死,鹰酱被刀射中,站起来歪歪扭扭地走了两步,然后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邀请者看着监控


啧,真是无趣,下一场邀请谁参加呢?










我好无聊,加qq或者微信吗?(陪我聊聊天)

三步一颠
汉斯 季默 - 碟中谍2 交响组曲
汉斯 季默 - 碟中谍2 交响组曲
三步一颠
汉斯 季默 - 《汉尼拔》交响组曲
汉斯 季默 - 《汉尼拔》交响组曲
三步一颠
汉斯 季默 - 《功夫熊猫》龟大师仙逝
汉斯 季默 - 《功夫熊猫》龟大师仙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