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汉斯猫

56399浏览    464参与
狐桃年糕(我不想中考(首)

谁大半夜不睡觉在画猫猫?

是我哦那没事了。

谁大半夜不睡觉在画猫猫?

是我哦那没事了。

芊芊念

【那兔】我的冤种男友(兄弟)

预警:第一次写那兔文,但之前看过很多文,看了许多大大标tag的方式,也在网上找了专属CP的专用tag,如果还是有标错或者不合适的话,可以评论区私信跟我说,我到时再改。

没有逻辑,可能ooc,写文只为开心,不喜欢可以退出,拒绝恶意语言攻击,只要有话好好说,我都会改正的,谢谢啦。

好了,正文如下。

“意呆,你什么意思?”汉斯猫这次真的生气了,再一再二没有再三的。

凭啥它又自爆自己跟大毛用卢布交易买天然气了?

意呆狼或许是做这种事做多了,轻车熟路,再加上现在白头鹰那边不嫌事大,他要是不先把汉斯猫推出去拉仇恨,到时候自己要是用卢布买大毛天然气的时候就没法跟老大交代了。

我可真是汉斯的好兄弟...

预警:第一次写那兔文,但之前看过很多文,看了许多大大标tag的方式,也在网上找了专属CP的专用tag,如果还是有标错或者不合适的话,可以评论区私信跟我说,我到时再改。

没有逻辑,可能ooc,写文只为开心,不喜欢可以退出,拒绝恶意语言攻击,只要有话好好说,我都会改正的,谢谢啦。

好了,正文如下。

“意呆,你什么意思?”汉斯猫这次真的生气了,再一再二没有再三的。

凭啥它又自爆自己跟大毛用卢布交易买天然气了?

意呆狼或许是做这种事做多了,轻车熟路,再加上现在白头鹰那边不嫌事大,他要是不先把汉斯猫推出去拉仇恨,到时候自己要是用卢布买大毛天然气的时候就没法跟老大交代了。

我可真是汉斯的好兄弟呢(?)

他悠哉悠哉,翘起二郎腿,“汉斯啊,你要相信我,总之早晚都是要让老大知道的,难道还差这一时半刻的吗?”

汉斯猫表示不想理你,并给了意呆狼白眼一个,“你就是不爱我了,不用解释。”

“第一回蓝星群架,第二回蓝星群架,还有这回大毛打二毛。”

意呆狼没想到汉斯真的生气了,以前自己反水,汉斯都是淡淡的,想着殊死一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落寞,他有点害怕,过去主动抱住汉斯,rua了rua猫猫的头顶,“我爱你啊,我怎么不爱你。”

“猫猫比熊熊好rua多了。”

(大毛:打了个喷嚏,谁说我?)

汉斯还是很不爽,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忍气吞声,哪回自己输了怪过他一句,每次意呆狼都是第一个支持他,也是第一个背叛他的。

相比之下,看着高卢鸡都顺眼了许多。

“意呆,你说我要是再不买大毛的天然气,猫猫们就快要冻死了,不洗澡,少通风几天行,时间长了没暖气没热水也不行啊。”

然后汉斯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意呆狼,“你要是多攒点天然气,到时候我就找你买去,还用找大毛吗?”

意呆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但是这点意呆狼表示理解,大毛天然气多,价格还算可以,买他的东西也不算丢人,再说了,他们已经很支持老大工作了。

他要是再卖老婆大兄弟一回,那就太不是个人了,虽然我是个狼。

“汉斯,你放心,这样的事绝没有下次了。”

“我暂且信你一次。”汉斯猫得了承诺,傲娇地扭过头去,起身去找大毛交钱了。

高卢鸡看到了全程,真心觉得汉斯是个恋爱脑,意呆骗他几回了,他依旧坚强地相信着,只能说是太天真了。

弄得他看约翰牛都顺眼了许多。



海鹽無了
最近好喜歡貓貓 (那句德語是機...

最近好喜歡貓貓

(那句德語是機翻的)

最近好喜歡貓貓

(那句德語是機翻的)

大原 莉纱

那兔狼人杀(完整版)

    完整版那兔狼人杀,全文1.6万字

    大家好,我又开新坑了,这次不写别的,就写角色之间狼人杀那种吧,气氛比较压抑是了

    请大家不要上升到国家层面,谢谢

    没什么cp,大概是all兔,牛鸡之类的,情怀组会比较多一些

    角色严重ooc ,幼儿园文笔,以兔子的第一人称视角去看,角色全部拟人化

    出场角色一共12...

    完整版那兔狼人杀,全文1.6万字

    大家好,我又开新坑了,这次不写别的,就写角色之间狼人杀那种吧,气氛比较压抑是了

    请大家不要上升到国家层面,谢谢

    没什么cp,大概是all兔,牛鸡之类的,情怀组会比较多一些

    角色严重ooc ,幼儿园文笔,以兔子的第一人称视角去看,角色全部拟人化

    出场角色一共12个

    女性:兔子,巴巴羊,高卢鸡,北棒,三毛

    男性:鹰酱,大毛,二毛,约翰牛,意大利狼,鳄鱼,汉斯猫

    我保证大家一定猜不出那幕后黑手是谁🌚

——————————————————

    某某年,自从逃脱游戏开始流行之后,也慢慢的流行起了死亡游戏,虽然说是死亡游戏,但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只是娱乐性的,这种游戏热度越来越高,但是,在这种光辉的背后,真正赌上性命般的游戏,慢慢的开始了,当然啦,这只是传说罢了,并没有人相信

序章:什么地方?

    “痛死了”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发现我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来过这里

    “这里…是哪里?”我左顾右盼,根本想不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上穿着这身衣服?”

    我看了看身上穿了一件汉服,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穿的

    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地上还有小巴

    我想都没有想,连忙叫她起来“小巴,醒醒,快醒醒”

   “嗯,是兔姐啊,睡的好舒服”小巴觉得很轻松“嗯?这里是什么地方?兔姐,你穿的衣服好奇怪,但是好好看”

   “亲,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都是睡醒发现来到这里”我左看看右看着“会不会是绑架?”

  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一股熟悉的声音传来

    “达瓦里氏,你果然在这里”

    只见门口进来的是大毛,他穿着一身军装,帅气极了

   “亲,原来你也在啊,太好了”看到朋友们都在,我安心了许多“你身上的军装看上去很不错”

    “说实话,这身衣服并不是我的,我刚醒来就看到自己穿着这身衣服,而且来到这里了”大毛和我们一样“我在隔壁听到你们讲话,就赶过来了”

    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间广播里响起了机械般的声音

     “看来所有学生都已经到齐了呢,现在请大家到1,1教室集合,不要迟到哦”

      “?什么声音?”我一脸迷惑的询问道“刚才那个应该是广播吧?”

     “刚才那个广播说过了,看样子应该要到教室去集合呢”大毛“应该是指我们这个教室吧”

    “刚才那个广播说所有的学生,是不是只有我们之外还有其他学生呢?”小巴提出疑惑

    “亲,看样子是的呢,我们现在在等等其他人吧,之后再想办法”我的建议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大约经过十分钟后,整个课室聚集了12个人

(具体哪12个,请大家看上面就行)

    “噢,这里是什么地方?”高卢鸡左顾右盼着整个教室,装修的特别豪华“看样子这个庄园主是个土豪呢”

     “看着就很诡异,真希望能快点回去”意呆利狼可不管这些,他只想着快点回家吃披萨

  “honey~你也来了呀~我们真有缘分呢”贱贱的鹰酱又开始了

    “喂,鹰酱,放开你的手”大毛觉得很生气

    “死毛子,关你什么事啊?”

    “两位亲,你们别再吵了好吗?”我赶忙过去劝架

     “现在我可没心情看这些,到底该怎么出去”意大利狼非常的着急

    “镇定要镇定,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下来”此时的约翰牛淡定的喝了喝红茶,就好像不关他的任何事一样

     “哈哈哈,大家好,久等了”只见大家面前出现了一个神秘人

    “亲,你是谁?”我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是这次的系统哦”神秘人发出了机器般的声音“现在我要你们参加一种游戏,那就是狼人杀!”

    我一听到狼人杀,瞬间就激动起来,这种游戏谁没玩过,就算没玩过,也会多多少少听说过

    “狼人杀,那是什么?”小巴似乎不太清楚

    “简单介绍一下规则,好人要投出狼人,狼人的话,当然要杀死所有的好人”神秘人接着说

    “并且死亡的人不会再重生,而是去见上帝”神人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开始严肃起来

    “喂,你什么意思啊?不就是普通的游戏吗”此时的鹰酱开始激动了,“见什么上帝啊!”

    “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 请大家遵守游戏规则,不要顶撞我—法官”法官直接无视他的话“如果顶撞的话,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直接处刑!”

    鹰酱还想说什么,被汉斯猫拦下来,“先听他说完吧,不要冲动”

    接下来,法官一一介绍了每个神民的技能,都是介绍的游戏规则

    而我一直在发呆,我已经想象到了所有人自相残杀的画面,没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现在我已经分配了所有的身份,你们面前的卡牌将决定你们的身份和命运”法官冷冷默默的说“再提醒一下,你们是不可以随便互相告诉自己的身份,一旦违反规则,两个人都会受到处刑!”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自由活动吧,房间号我已经发送到你们的手机那里了”法官甚至还贴心的说“一定要记住哦,每天早上八点钟是开会的时间,就是讨论会,晚上十点钟过后就会宣布开始狼人开始杀人之类的,我会在手机里给你们发布信息,就这样吧!”

   此次大家纷纷拿起卡牌看看自己的身份,而我拿起卡牌看了看自己的身份———平民

  “亲,原来是平民呐,意味着没有任何技能咯”我庆幸又遗憾的说“不需要杀人,也不需要做任何打算,至少比其他人轻松的多”

    “哦,对了,还有件事要跟你们说”法官临走前还说了一句“在没有完成游戏之前,你们都是无法出去的,要想出去,就必须要在你们的阵营里面的胜利,同时活下来才行”

    “亲,不会吧,无法出去!”我听到这句话很吃惊,慌忙的跑了出去

   “兔姐,你要去哪里?”小巴关系的询问道

    但是我并没有理会小巴,而是着急的跑向大门,我跑着跑着,因为太过着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达瓦里氏,你不要紧吧!”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快点送医务室”

—————————————

第一天:命运

    昏迷中的我慢慢开始有点意识了,慢慢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还好吗?有谁能看看她的状态吗?”第一个说话的是意大利狼

    “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巴巴羊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这…现在该怎么办才好?俺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大毛想帮忙,但是却无能为力

    “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先让兔子先睡一会儿吧?”约翰牛建议道“在这段期间,我们先讨论一下目前怎么办才好”

    “那我就不客气的说咯”鹰酱出了一个馊主意“我认为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才行,或者找过什么东西,打破大门”

    “这种方法真的有用吗?既然把我们都绑架到这里来,那么应该会提前做好准备,不会那么容易,我们出去吧”约翰提出质疑

    “那…那我们想办法抓住那个神秘人,逼他说出出去的方法如何?”鹰酱又说了一个馊主意

    “这根本没有用好吗,我感觉那个神秘人一定会说到做到,违反规则会处刑的”约翰牛严肃的说道“我并不愿意冒这个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才好!”鹰酱已经没有了耐心,随便找个凳子坐了下来

    “那个…我插一句话吧”三毛突然间开始讲话“既然那个神秘人要我们自相残杀,那是不是意味着无法全员出逃?”

    “没错,这才是令人担心的”约翰牛说“摆明着要逼我们自相残杀”

听到他们讲的这么激烈,我必须得起来

    “太好了,兔姐,你终于醒了”巴巴羊看到我醒来之后,特别的开心“我去给你倒杯水”

    “放心吧,各位亲,我不要紧的”我开始好了一点

    “既然兔子你没什么事了,那你应该多多少少都听到我们一些话了吧?”高卢鸡说“目前这种形式,你有什么看法?”

    “说实话,亲,我也不太清楚”我一头雾水的说“但是我有了一种想法,那就是…这场狼人杀…会不会是合法的?”

   听到我这句话鹰酱第一个出来反对 “honey,你在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约翰开始分析“目前有两种可能性:一是那个幕后黑手就在我们当中,即使他被淘汰了,也不会死亡;二是那个黑幕不在我们当中,静静的看着我们自相残杀,这个黑幕很有可能是其他国家的人”

    “其他国家的人?不可能!”鹰酱又在插嘴了“没有人这么大胆,敢绑架我!”

    “亲,这话可说不定哦!”我开始提醒他“说不定会是阿三,脚盘鸡,南棒之类的”

    “什么鬼!他们居然!等我回去就要收拾他们”鹰酱开始生气

    “别冲动,这也是我们暂时的推辞,毕竟目前的线索太少,而且也没有证据”约翰牛开始阻止他

    “不管怎么样?我先走了”意大利狼开始没有耐心

    之后大家渐渐的散了,而我也在小巴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每个人的房间都非常的豪华,大毛的房间全部都是伏特加,约翰他们的房间也是欧洲式的豪华,我的房间是仿唐代的,但我现在并没有心思去欣赏,而是想补一下觉,毕竟我的头还痛

    我正打算睡觉时,发现了书桌上有一张合照,那个合照是我和大毛的“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一脸疑惑的说,但我现在可不管这些,我只想睡一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慢慢的起来了,晚餐已经准备到我的房间,就在我打算吃一点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机械般的广播声

    “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大家做好准备”

    “终究还是要开始了吗…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在心中慢慢的叹息

    “游戏正式开始,天黑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请闭眼”

    “白痴请睁眼,白痴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请指定猎杀目标,好的,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指定需要验证的玩家,请确认,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他/她被狼人攻击了,你是否救治,你是否使用毒药,请闭眼”

    “好的,第一晚上已结束,明天将公布结果”

    结束之后,我随便吃了几口晚饭,就上床睡觉了,因为我没什么心情

 ———————————————  

第二天:噩耗与坎坷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怎么睡,我早点洗漱完,早点去客厅

    等着几分钟后,所有人都来齐了

   “终于到这一天了,看看哪个倒霉鬼最先死”高卢鸡最先说

    “最好不是我”意大利狼向上帝祈祷着

    “兔姐,我有些害怕”小巴一直握着我的手

    “不用害怕哦,亲”说实话,我也不相信自己说的

    “现在大家都到齐了吧?那么我公布结果”法官说话时阴森森的“昨天晚上鳄鱼死亡,可以说遗言”

    “什么?怎么是他?”我实在没有想到,女巫为什么没有用药?这可是人命!”

    鳄鱼:“不是吧,我死的这么快?那没办法了,既然是这样,那必须得接受死亡,兔子加油吧”

鳄鱼说完之后,就被绳子拖出去勒死

“现在,请各位轮流发言,说完之后再投票”

    意大利狼:“不好意思,我说不准,这一次的线索太少了,而且女巫没有救人,我可能要下一局才能够发挥我的作用,抱歉,先这样吧,过!”

    鹰酱:“既然轮到我了,那我也不客气了,自由的人民啊!我认为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认为二毛是坏的,我们都知道,大毛和二毛都是互相争夺的行为,但很明显,兔子的行为更恶劣。即使兔子是预言家,也会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大毛二毛和兔子可能有一个狼。希望大家都不要弃票,把票都投出去,总之,大毛,二毛和兔子必出一个,我投二毛,过”

    二毛:“说实话,看到大家这么针对我,我还是挺失望的,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认为北棒会是狼,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狼会刀自己队友吗?按照现在的情况,我已经无法把鹰酱当好人来看了,至于兔子和大毛的话,我也只能够最后交代好我的工作,我认为大毛,三毛,北棒必出一个狼,暂时默认高卢鸡是好人,我投给北棒,过”

    北棒:“轮到我了吗?说实话,我并不擅长玩这种烧脑的游戏,我总觉得二毛不是什么好人,我投给二毛好了,过”

    巴巴羊:“嗯…首先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你们都被节奏给带偏了!二毛应该是好人吧,也许你们觉得我的话毫无逻辑,但是现在想想看为什么死的人是鳄鱼,肯定是想要给兔姐和大毛哥泼脏水呀,这里狼队应该是选择赌了一把,女巫也没有救人。兔姐应该是相信二毛的,但因为还没轮到她说话,有点可惜…不过盲猜一波高卢是预言家,过”

    汉斯猫:“这个…本来我想投给二毛的,但是一听到巴巴羊这么说,我又有点迷茫,说实话,我感觉二毛并不算是一个好人,这并不是一个作为好人的心态,他的小动作太多了一点,不过我个人认为,高卢应该是预言家吧?所以我弃票,过”

    高卢鸡:“汉斯的发言让我有点无能为力…我不管其他受益的事情,我觉得二毛是好人,不考虑其他的,如果兔子真的是狼的话,没有必要选择赌一把,如果真的是就当我没说,然后我也觉得是狼刀队友,嗯,就这么多了,过”

    约翰牛:“那我也不客气了,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二毛会是狼,大毛和二毛会是两个狼,巴巴羊和北棒两个人之中,一个必是,目前的话还是线索太少。第一晚,女巫没有救人,所以我猜测,可能是狼刀队友,意大利狼和汉斯猫之间某一个有可能是女巫,三毛可能不大几率是狼,兔子不太清楚,但应该不是神民,我猜,第二天晚上女巫会用毒药,但是后面的话应该不会出现狼刀队友的情况,还有巴巴羊也是,你说会泼脏水?我感觉一点收益都没有,狼搞这赌博根本就没有意义,我先投三毛,后面再做决定吧,猎人暂时不知道是谁,过”

    大毛:“轮到俺了吗?说实话,俺也不知道该怎么发言,怎么说呢?这把要么就投给二毛,要么就投给北棒,说实话,我感觉会是北棒杀自己的队友,狼刀队友这种情况应该是有的,但目前证据太少,所以我弃票好了,过”

    终于轮到我了,但是我并不知道要如何发言,因为我一定要说错话,我就会意味着被投出去,甚至好人失败

    我:“各位亲,请大家听我说完,我认为汉斯猫不可能会是预言家,的确是二毛的行为,太让人可疑,但我还是要坚定自己的立场,我相信二毛,狼的话,也许是鹰酱,也许是北棒,如果高卢鸡真的是预言家的话,她就会相信二毛,但是我又觉得她可能会假装是预言家,演一场戏,至于约翰牛和汉斯猫,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相信我,但你们并没有对我的身份进行怀疑和询问,也许会是神民?我暂时先弃票,过”

    三毛:“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个游戏是针对兔子吗?我相信兔姐是好人,至少我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那我投给二毛好了,过”

    “好的,各位先生女士们都讲完了,现在请开始投票,拿起笔他的名字就行了”

    “所有人都投完了,现在我们来公布结果”法官冷冷的说“兔子,巴巴羊,大毛,二毛,高卢鸡弃票,一共5人弃票”

    “鹰酱,约翰牛,汉斯猫,意大利狼,北棒,三毛投给二毛,二毛一共6票”

    法官冷冷的说“二毛出局!可以有遗言”

    二毛:“……我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但我因为我是好人,但我必须得说清楚,就算是这样,我也相信兔子和高卢鸡是好人,三毛是对自己的错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对我自己的错误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是狼的话,我觉得是大毛,三毛,北棒,鳄鱼,就这样吧,再见了各位”

    二毛说完之后被绳子拉出去勒死……

    “这轮游戏结束,大家自由解散吧”

     鹰酱立刻生气的说:“兔子!为什么你们四个不投给二毛?你们几个一定是狼!还有!高卢你为什么要弃票!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高卢,你是不是应该也要解释一下?”约翰也在一旁附和着

   “哈?我仅仅是坚守着自己立场罢了,投给谁是我的自由”高卢不屑的说“行了,不需要你们管我”

    “行了,都别吵了”大毛忍无可忍“还是先小心一下当前的局势吧,第二晚很有可能会狼刀队友”

    “死毛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鹰酱又来了“哪有人会这么蠢,杀自己的队友”

    “啊,好麻烦呐,我先走了”意大利狼不想面对这一切,先走了

之后大家陆陆续续都解散了,而我选择周围探索一会

    “嗯,先去图书馆看一下吧,看看有什么资料”

我刚进入图书室没多久,就见到了约翰牛

    “哦,是兔子小姐,你也是来调查图书室的吗?”约翰还是在其他人面前保持绅士态度

    “是的,亲,说到调查就得来图书室看一下”我们接着回应了他的话

    “啊哈,果然你的思路跟我们一样呢”只见约翰牛旁边还坐着高卢鸡

    “兔子你来的真及时,只有我跟约翰牛在同一个地方的话,气氛是很尴尬的”高卢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样

    “呃,是这样吗……对了,亲,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我赶紧转移话题

    “并没有呢,暂时没有见识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约翰一边喝茶一边回答我的话“整个图书室过于庞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得到”

    “老实说,不受人被聚集在这里的目的感觉不简单,但我又说不上”约翰慢慢开始分析“也许是哪个恐怖组织把我们困在这里?但是又没那个可能,毕这个庄园那么豪华,成本太大了吧”

   “喂,你们两个在图书室里不要吵吵闹闹的行不行?安静一点”高卢开始忍不住了

    “哦,对不起啦,高卢小姐,我们会注意的~”约翰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她“如果我死了,高卢小姐,你会伤心吗?”

   “不会!”高卢斩钉截铁的说道

   “呃,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我还是先走吧!”在他们吵架的时候,我离开了

之后我几乎逛遍了整个庄园,但可惜还是一无是处

晚餐过后,小巴突然间找我谈话

    “兔姐,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小巴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她的声音很小

    “亲,别胡说,我们一定会活下来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的祷告

     直到晚上的时候,游戏又开始了

    “游戏又开始了,天黑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猎人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请指定猎杀目标,好的,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指定需要验证的玩家,请确认,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他/她被狼人攻击了,你是否救治,你是否使用毒药,请闭眼”

    “好的,已结束,明天将公布结果”

说实话,我的心挺紧张的,因为我一直担心自己会死,也担心着小巴的命运,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睡吧!

——————————————————

第三天:坚强的活下去!

   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第三天,我已经睡得很好了,我还是没有任何头绪找到任何狼,毕竟我真的不擅长玩这种烧脑的游戏

    之后我去了客厅,所有人到齐之后,神秘人正式讲话

    “各位先生女士们终于都到齐了呢,那我来公布一下昨天晚上的结果吧”法官冷冷默默的说“昨天晚上的结果,兔子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亲,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虽然我这么说着,但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因为法官提到我了

   “昨天晚上……北棒和巴巴羊死亡!没有遗言!”法官特意讲的很大声

此话一出,我吃惊的合不了嘴巴“亲,你刚刚说什么?不会吧!”

    “哦吼,兔子小姐听不到吗?那我再讲一遍好了!昨天晚上!北棒和巴巴羊死亡!没有遗言!”法官很得意的说

    “兔姐…我不要…啊…”小巴很害怕,但是下一秒,她就被绳子拉出去了,紧接着北棒也是

    “不要!小巴!”我没有拉住她的手,因为没有拉住,成了永别!

    我含着眼泪,想跑过去“达瓦里氏,别冲动!”被大毛拦住了

 就这样,巴巴羊和北棒硬生生的勒死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敢相信,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默默的留下了眼泪“不!小巴!北棒!”

   “好了,请大家自由发言吧!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哦”法官很得意的说道

   “达瓦里氏……”大毛很想安慰我,但似乎没什么语言“别哭了,先找到狼吧”说着还帮我擦了一下我的眼泪

    “亲,我知道了”我回过神来“我觉得…应该还是狼刀队友,也就是狼刀了北棒,至于小巴,可能是被女巫毒死的吧?我想知道女巫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小巴不是……”说着说着我眼泪又掉了下来

   “嗯,有点道理,但是我觉得呢,大毛应该是狼”汉斯猫说“相信我,没有错的”

   约翰:“根据目前的形式,再加上二毛的遗言,北棒和鳄鱼应该是狼吧,至于大毛…我不敢说出来,因为我不确定,而且第四只狼,我猜不出来”

   鹰酱:“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呀,毛子!先不要管第四只狼,先把大毛投出去”

   “亲!不可以!我相信大毛,绝对不是”大毛已经是我唯一值得信任的人了。二毛已经死了,我不能再把无辜之人给投出去!

    “喂!兔子!为什么你要维护这个死毛子!你是不是第四个狼!”鹰酱生气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先把票投给你好了!”

    “喂!死贼鹰!你凭什么说达瓦里氏!她绝对不是!”大毛已经忍不了鹰酱的行为了

    高卢感到很迷茫:“怎么办?我要投给谁?我相信兔子不是的啊”

法官突然插了一句话“时间到!投票开始!”

    “投票结果出来了,鹰酱,意大利狼,汉斯猫投票给兔子,3票;兔子,大毛,三毛投给鹰酱,3票,约翰牛和高卢鸡弃票,两人弃票”

    “最终结果平局,请继续讨论3分钟,之后再投票”

这个结果,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我还以为这一次会把我投出去,更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弃票

    “喂!约翰!高卢,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鹰酱激动地站了起来“你们为什么要弃票!如果你们跟着我投的话,一定会把兔子给投出去的!”

    “很抱歉,投给谁是我的自由,当然我也有弃权的权利”高卢还是那样子

    “目前来讲就投给兔子,我觉得太鲁莽了,我依旧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约翰说

    “你们两个!”鹰酱似乎要被气死了

    “时间到,请继续投票”

还是老样子,他们两个弃票了,而我和大毛三毛也选择弃票,最终谁都没有被票出去

     “该死,你们两个可不要得意!明天我一定票出你们”鹰酱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了,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解散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小巴已经死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才好?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整个下午,我一直坐在庄园的花园里发呆,对于小巴的死,我非常的在意,很可惜,我根本就无能为力,晚餐我也没有胃口吃

    就这么硬生生的熬到了晚上,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游戏又开始了

   “游戏开始,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请指定猎杀目标,好的,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指定需要验证的玩家,请确认,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他/她被狼人攻击了,你是否救治,你是否使用毒药,请闭眼”

    “好的,已结束,明天将公布结果”

听着冷冷的声音,我就知道明天又会是由哪个倒霉鬼死了

此时已经十点钟了,没错,今天我又睡不着,我只好打开门去外面走走

    “那个…达瓦里氏”大毛突然间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啊…亲…怎么样吗”我被吓了一跳

    “俺看到你在走廊低着头走来走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有什么心事吗?”大毛关心的问到

    “亲,我不要紧的,不必担心”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

    “是因为巴巴羊的死而伤心吗,我知道的”他开始关心我“我能理解这种心情,不介意的话,我们去楼顶聊聊天吧,达瓦里氏”

    来到天台后,大毛看我看到我还是那种表情“达瓦里氏,不介意的话,聊聊天怎么样?”

    “亲,可以,如果不耽误你的时间”

    “那我就说了,达瓦里氏。你也不必过于伤心,小巴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看到你的样子”大毛试图开始安慰我

    “亲,不必再安慰我了,死了就死了,没必要说这样的话”我愿意接受现实

  大毛还想继续安慰我 “我相信那个世界的存在,在那片应许之地,小巴一定得到救赎”

   “亲,但那只是幻想……”我想还是现实点比较好

    大毛:“没错,仅仅是幻想,在正因为是这样子,还是会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大毛为什么要对我说这种话,也许在外人看来,我是如此的没用

    “亲,我大概知道了,但不管是否相不相信,那个幕后黑手,都不会对我进行怜悯”我一字一顿的说

    大毛:“行吧,达瓦里氏,你放心好了,那个幕后黑手一定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大不了我去跟他拼命”

    “亲,这样做真的好吗?只会遭到处刑”

    “这是我的选择,达瓦里氏”

    “亲,我知道了,很晚了,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聊下去了,只会越聊越伤心“很感谢你陪我聊天”

    “…那行吧,达瓦里氏,我送你回去好了”

之后大毛送到我回我的房间之后,他也回去了

我躺在床上,坚信一定要活下去,带着小巴的希望!

——————————————

第四天:慢慢的唱起安魂之曲……

    已经第四天了……我还是没有任何头绪,难道大毛真的是狼吗?不!绝对不可能!一定不会的!

    我去找了客厅,之后大家都陆续起来了,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

    “今天我来公布一下结果,昨天晚上…平安夜!无人死亡!”

真的吗?我的心里开始激动起来,终于不再是修罗场了

    “但是各位先生女士们,即使是平安夜,还是要讨论和投票的哦,请大家自由发言”

    鹰酱:“今天!一定要把毛子给票出去!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大毛“喂!鹰酱!你是故意找茬的吗?”

   三毛“我相信哥哥绝对不是”

   我:“亲,为什么你要这样子,我相信大毛不是的”

   汉斯猫:“那我就老实说好了,我是女巫,昨天晚上我用药救了高卢鸡,所以才是平安夜的”

   高卢:“是你救了我?那就谢谢你了”

   约翰牛“等一下,你说你是女巫?那是不是意味着…巴巴羊或者北棒是被你毒死的”

    此话一出,我立马想了起来,第二天是死了两个人,所以女巫肯定有用药

   我开始激动起来:“什么!真的是你吗!是你用毒药毒死了小巴吗!”我不敢相信这一切

   汉斯猫“行行行,我说实话,是我用毒药毒死了巴巴羊,但不能怪我,是那个鹰酱”

   鹰酱:“喂,怎么又怪我了?”

   意大利狼“我记得你在那个时候说过他们几个是狼,这真的不能怪汉斯”

  鹰酱“你们一个两个都反了是吧?气死偶嘞”

  高卢“约翰,你是故意的吗?故意激起矛盾,当搅屎棍你最在行了”

   约翰“我当然是故意的了,当然,我也是实话实说罢了”

   高卢“你们都别吵了,听我讲一句,大毛是狼,我昨天验了他”

   鹰酱“看到了吧!先把这个毛子给投出去”

   三毛“高卢,你是故意假扮成预言家的吗?我并不能相信你的说法”

   高卢“爱信不信,随便你好了”

此时我已经彻底懵逼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投

“投票正式开始!”

“投票结果出来了,兔子,大毛,三毛,意大利狼投给鹰酱,4票;鹰酱,约翰,高卢,汉斯猫投给大毛,4票”

“平票,请继续发言,过一段时间再投票”

 其实,说真的,我更没有想到意大利狼会投给鹰酱

    “喂!你几个意思啊!你是想跟我唱反调吗?”

   意大利狼 “什么啊,难道我就不能够有自己的想法了吗?”

   高卢“有什么恩怨就等着过后再说吧,先投票可以吗?”

   我“各位亲,要不再讨论一下?大毛应该不是……”

   鹰酱“兔子,你也别太得意,下一次我一定要投给你!”

   约翰“等一下,难道你们觉得汉斯真的是女巫吗?就凭他的一面之词”

   汉斯“喂,约翰,你几个意思啊?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约翰“没有,我只是提出疑问而已,谁知道你是不是作为狼假扮女巫呢?”

  高卢“你们两个人能不能别吵啊!”

  约翰“我就说怎么了,我就单纯看汉斯不顺眼”

 汉斯“喂!约翰,你欠揍是不是”

 大毛“呵,有点意思”

  “时间到了,请大家投票”

 看到他们又开始吵了起来,我不知道投给谁,按照现在情况,大毛肯定要投出去了,没有办法,我投给了鹰酱,但接下来投票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结果出来了,真是让人意外呢”法官得意的说“鹰酱和高卢投给了大毛,2票;约翰投给了汉斯,1票;汉斯和意大利狼投给了约翰,2票;大毛,兔子,三毛投给了鹰酱,3票”

“鹰酱三票!出局!没有遗言!”

    “什么!不…不可能!”鹰酱不可相信的看着这一切“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鹰酱就被绳子拉出去,硬生生给勒死

   听到这个结果,所有人都觉得很震惊,除了某个人之外

    高卢“约翰,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呵呵,是又怎么样?”约翰不紧不慢的说“我故意说这些话,就是故意诱倒你们互相拉票,从而达到兔子他们把鹰酱给投出去”

   意大利狼“可是关鹰酱什么事…”

   “我早就看那个逆子不顺眼了!”约翰开始有些激动

   “亲,但再怎么做你也”我不敢相信,看着这一切,没想到约翰会这么做

  “怎么,我这么做,我也有我的目的,而且,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大毛不就死了吗?我并不是要维护大毛,我仅仅是坚定自己的立场罢了”说完,他就走了

    “达瓦里氏,我们也走吧”说完,大毛也走了,接下来大家都解散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我只知道,大毛可能会是狼  

    “大毛他,真的可能会是吗?”这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当中

    我在周围逛了一下,发现约翰,高卢,汉斯猫,他们在吵架

    汉斯:行了,约翰,先收取私人恩怨吧,专心结束这场游戏行不行

    约翰“没问题的呢,但很可惜,我就是看你不顺眼罢了,而且,你和高卢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忘记”

    高卢“不管怎么样,约翰,我做什么情用不着你管,你以为还是19号世纪吗?”

    约翰“那就行了呗,当然没有资格管你们,当然,我还会做回我自己”

    我并没有管他们,而是呆在花园里,一直思考着目前的形式,目前来讲,一共还有7个人:我,大毛,三毛,约翰,高卢,汉斯猫,意大利狼。

  假设前面真的是狼刀队友,剩下狼可能是大毛和三毛,但我真的不敢相信是他们俩个,嗯…要不先尝试投给三毛?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必须得先有其他人拉票才行,但是他们几个恐怕又会投给大毛,那怎么样才能叫他们几个拉票呢?

    目前来讲,高卢和汉斯猫可能会投给大毛,大毛和三毛投给谁真的不清楚,意大利狼可能会和高卢他们跟票,这样子可不行,我觉得还是先把三毛票出去,测一下大毛的反应,来验证一下大毛是否真的是狼

    就剩下一个约翰牛了,约翰当搅屎棍最在行,我记得这一天,因为约翰的行为导致鹰酱死了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决定了,明天一定要先投给三毛,来测试一下大毛

  感觉今天还是无趣的一天呢,我决定先去天台看一看星空,吹吹风

    “达瓦里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毛突然间走了过来,坐在了我的旁边“你在看天空吗?”

    “是的呢,亲”我暂时先不要提那件事“我一直都觉得,在天台上仰望着星空,能让我感到放松呢”

    “望着美丽的星空,能让我忘记一切烦恼”我开始沉迷在星空之中“种花家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种星空了,看上去很陌生,但是是如此的美丽”

   大毛“是的,虽然我看不懂是什么,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我“这种难忘的记忆,是真的非常的难得…只是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看得到了”

  “别这样,达瓦里氏,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逃出去的”大毛似乎还想着安慰我“别气馁,你一定要带着小巴的心愿逃出去”

    “大毛……”我看到大毛对我是关心的,实在很难想象他是那个狼“对了,大毛…你,你真的是狼吗?”

    “达瓦里氏…愿意相信我吗?”大毛没有说什么,而且很冷静的回答我这句话

    “我…我当然愿意相信你,但是目前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愿意相信我就行,放心好了,你一定会活着出去的”大毛还不忘说的这句话“即使这个黑幕是怎么样的狠心,他也一定会拥有怜悯的心”

    我看了看大毛,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话,说实话,我还是不敢接受他是狼

   “好了亲,该回去了,谢谢你的陪伴”我开始向他道别“晚安”

   “晚安吧,达瓦里氏”大毛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说的那句话“你一定会逃出去的,一定会”

    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回到自己的房间

    “游戏正式开始,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请指定猎杀目标,好的,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猎人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指定需要验证的玩家,请确认,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他/她被狼人攻击了,你是否救治,你是否使用毒药,请闭眼”

    “好的,已结束,明天将公布结果”

广播讲完之后,我就直接躺躺在床上睡觉了

————————————————

第五天:你愿意相信我吗

    转眼间已经到了第五天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二天,当所人到齐之后,法官便直接宣布了昨天晚上的结果

    “昨天晚上,意大利狼死亡,没有遗言!”

说完之后,意大利就被拉出去勒死

    “请大家自由发言,谢谢”

     我:“各位亲,大家听我说,与其投给大毛,不如投给三毛会不会好一点?我感觉三毛可能是个划水狼,毕竟一直在跟票,也是因为她跟票,鹰酱还被投出去的,拜托各位亲,听我的吧,谢谢了”

    三毛“兔姐,你不愿意相信我吗?”

    我:“亲,我当然愿意,可是目前的局势,让我很难相信”

    约翰牛:“兔子说的有点道理,因为三毛基本上没怎么讲话,第三天开始都在划水,导致我们把她给忽略了,所以才没怎么对她进行怀疑,那就投给她好了”

    高卢:“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感觉投给大毛会更靠谱一点唉”

    汉斯猫“我还是投给大毛吧,感觉三毛的话……不太确定”

    大毛“我弃票好了,随便你们怎么投

    法官“所有人人发言完毕,请投票”

    “投票结果出来了,高卢鸡,汉斯猫投给大毛,2票;三毛弃权,一票;兔子,大毛约翰牛,投给三毛,3票”

    “三毛3票!出局!没有遗言!”

    “什么?哥哥,你”话音刚落,三毛就被绳子拉出去了

之后,高卢鸡是第一个说话的“你们看,即使三毛被票出去了,但是游戏也没有结束,大毛肯定是那个狼,相信我,明天一定要把大毛给投出去”

     “相信我,我是那个预言家,我预了大毛是狼人”高卢斩钉截铁的说道

    约翰“等一下,你一直反复强调你自己是预言家,你真的是预言家吗?”

   汉斯“约翰,你是故意找茬吗?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搞内杠了,行吗?还是说,你才是那个狼?

   高卢“不会的,约翰真的不是狼,大毛才是”

    我在一旁看着他们的讲话,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没办法,大毛恐怕真的要被投出去了

   今天晚上,游戏开始了

    “游戏正式开始,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请指定猎杀目标,好的,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猎人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请指定需要验证的玩家,请确认,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他/她被狼人攻击了,你是否救治,你是否使用毒药,请闭眼”

    “好的,已结束,明天将公布结果”

    之后,我上床睡觉了,我的心里特别的复杂,如果大毛真的是狼的话,那就真的不要怪我大义灭亲了

————————————————

第六天:所谓的羁绊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我带这种复杂得心情来到了客厅,抱歉了,大毛,今天得把你票出去了

    之后大家都来到了,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这恐怕是最后一次投票了

    “昨天晚上,汉斯猫,死亡没有遗言!请大家讨论”

    高卢“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约翰,兔子,跟我一起把票投给大毛,我们就能逃出去了,相信我!”

   大毛“你觉得我一定是狼吗?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约翰吗?”

  约翰“哦?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大毛“可不要忘记了,约翰是一直在带节奏,而且死的人是汉斯猫,如果我是狼的话,我就会杀了高卢,而不是汉斯”

   高卢“你想转移注意力吗?很抱歉,你就是那个狼,因为我作为预言家已经预了你”

   约翰“呵,有点意思”

   我“亲,这,我也不知道是否要投给大毛,我还是弃票好了”

   “所有人发言完毕,请投票”

    “投票结果出来了,投票结果很意外呢,高卢投给大毛,1票;兔子弃票,大毛投给约翰,约翰居然投给自己!”

    “约翰两票!出局!没有遗言!”

    高卢“什么!约翰,你为什么…明明可以逃出去的…”

   只见约翰不紧不慢地说“别提嘛嘛,先看清楚”

  法官“约翰的身份是猎人,可以带走一个人”

  我“猎人吗,是不是意味着大毛票被带走了?”

但下一秒,约翰的行为让我大吃一惊

  约翰“不,我带走高卢”

  高卢“不对!为什么是我啊?我又不是狼”

  约翰“反正我已经死了,这场上的局势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还不如顺便带走我心意的人呢,对不对呀?高卢小姐”

  高卢“……为什么,约翰,为什么你要”

  “我懂了,亲,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已经看透了他的计划“因为高卢和汉斯走的很近,你很生气,所以借着这次机会和高卢双双殉情,对吗?”

  “猜对了,兔子小姐”接着,约翰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高卢

  高卢看到他的行为,慢慢的往后推“你还不如直接把票投给大毛呢,这样我们两个就能活下来了呀”

  约翰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我就不喜欢这样做,懂吗?”说完,不顾高卢的挣扎,对着高卢的嘴亲上了……然后,他们两个淘汰了

   “殉情吗……”我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两个,其实挺可惜的

   我有一件事摆在我的眼前,目前只剩下我和大毛了,是不是意味着,大毛要把我杀了他才能出去呢?而这个时候,法官也没有说话,仿佛不存在一样

   就在我们两个互相看着对方的时候,突然间法官开始说话“现在,启动计划” 

  “计划?什么计划?”我还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砰”的几声枪声,大毛被法官手里的枪打中了,他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里先插句话,说一下每个人的身份)

狼人:大毛,三毛,北棒,鳄鱼

预言家:高卢

白痴:巴巴羊

猎人:约翰牛

女巫:汉斯

平民:兔子,意大利狼,二毛,鹰酱

最终章:赎罪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大毛就已经倒在了我的前面,他的手里,拿着一本书

     我拿起来那本书来看,好像是大毛的日记本,我慢慢的读起了里面的内容

    我和她(兔子)都是站在同一个船上的人,对于我来说,我十分感谢她的帮助,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父亲(毛熊)刚刚去世,那个时候的我是最困难的时期,我在那个时候受到了西方国家的排斥和玩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而且她并没有放弃我,在我的眼里,她是唯一的光辉

   后来情况慢慢有所好转,但是我依然忘记不了那些国家对我的欺压,在真正的绝望面前,所有的话语都没有用,所以我想了许许多多的复仇方式,最后打算举行了一次狼人杀,让他们进行所谓的自相残杀,但其实并不会真正的死亡,因为这个游戏仅仅是虚拟的世界,最后还是会回到现实。

    我依然还记得,我那不听话的弟弟(二毛)被票出去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欣慰,但是我总感觉不过瘾,于是后来改变了,回到现实的想法,让他们永远都死在虚拟的世界会不会更好?

   但后来,我慢慢的领会到了,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在笔记本上写这种东西是不现实的,但还是很想说说自己的心事

    因为她对我的帮助,我对她,兔子,开始有着所谓的爱,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对着血腥般的自己居还会有所谓的情感,如果没有兔子的帮助,我永远都不会感受到这种情怀的滋味,举行这场自相残杀的我,可能并不与兔子相配,她是善良的,也许我的所作所为并不会得到她的认可,被兔子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她会讨厌我吗?至少,我亲手的终结了自己的生命,这样…才会得到她的原谅,得到所谓的救赎。

    哈哈,说了这么多,不小心把日记写成告白信了呢,如果,上天允许我重新回来的话,我希望与你以普通的方式见面,和正常人一样约会,组成家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最后,我们带着幸福,一起上路。

    说了这么多,不说了,越写越不好意思,再见吧,亲爱的达瓦里氏

    看完了大毛的日记本,我的心情是非常的复杂的,我没有想到大毛这30年来是策划的那么多,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怎么办,我看向了镜中的自己,非常的陌生,是多么的憔悴,这6天我都没怎么睡好觉,很久都没有这么看向自己了,正当我思考着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眼泪突然间往外流,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那温柔的记忆,熟悉的人,以及那所谓的救赎,都在我心中永远的挥之不去

   突然间,周围开始模糊一片,我明白,这个虚拟世界开始崩溃了,我晕倒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种花家的各位的声音,种花家的各位把我抬上了救护车,而在我的旁边也躺着许多伙伴

    我笑了,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

后续

    两个月后,我出院了,看着熟悉的种花家,我没有说话,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小巴她们似乎都忘记了狼人杀的存在,恐怕只有我才记得……

    当天晚上,我在山上看着星空,想起了和大毛一起看星空的情紧,感觉有点惋惜

    突然间,我脚下的石头一松,差点掉了下去,是那双有力的手,把我拉了上来,抱在了他的怀里,那熟悉的样子,我无法忘记……

    “是他…………”


Hyakuyaku
画了一些不太常见的泥人〒▽〒...

画了一些不太常见的泥人〒▽〒

ab白象

c小巴d汉斯


虽然白象的设定不是很讨喜,但还是画了,每次看到这类装扮都能想起天竺少女这首歌还有舞姿妖娆的画面…

(小声bb)


(顺便一提,别再问秃为什么有头发了,因为是美少女设定!(つД`))

画了一些不太常见的泥人〒▽〒

ab白象

c小巴d汉斯





虽然白象的设定不是很讨喜,但还是画了,每次看到这类装扮都能想起天竺少女这首歌还有舞姿妖娆的画面…

(小声bb)



(顺便一提,别再问秃为什么有头发了,因为是美少女设定!(つД`))

Lalia•L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迫穿上了脚盆鸡的女装)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迫穿上了脚盆鸡的女装)

挽月清风
北溪组(cb向!) 是群友的点...

北溪组(cb向!)

是群友的点图(*'▽'*)♪

北溪组(cb向!)

是群友的点图(*'▽'*)♪

磕糖的猫
今天521 诶~我就跟别人不一...

今天521

诶~我就跟别人不一样,

别人发糖我发刀

੭ ᐕ)੭*⁾⁾  诶嘿~


都是亲情向

今天521

诶~我就跟别人不一样,

别人发糖我发刀

੭ ᐕ)੭*⁾⁾  诶嘿~


都是亲情向

Lalia•L

搞了点表情包

自用请便----

(明明没人会用啊喂)

搞了点表情包

自用请便----

(明明没人会用啊喂)

HX(如果可以,希望世界和平)

今天的一点摸鱼,很草,或许有人能看懂?我挺喜欢第一张的兔子


最后一张是我的oc,叫第五筱

今天的一点摸鱼,很草,或许有人能看懂?我挺喜欢第一张的兔子


最后一张是我的oc,叫第五筱

Lalia•L

把十个都发了

呜呜呜这个汉斯我疯狂心动

救我,脚盆鸡标签不够打了...

把十个都发了

呜呜呜这个汉斯我疯狂心动

救我,脚盆鸡标签不够打了...

无味的小糯龙
🇪🇺 520快乐吖 对不起...

🇪🇺

520快乐吖

对不起我就是光污染大师(恼)

🇪🇺

520快乐吖

对不起我就是光污染大师(恼)

Lalia•L
呃呜法兰克的仨孩怎么都个个那么...

呃呜法兰克的仨孩怎么都个个那么吸引人啊??

呃呜法兰克的仨孩怎么都个个那么吸引人啊??

屑薇在线摆烂
为我亲爱的冷圈产点粮 高卢正在...

为我亲爱的冷圈产点粮


高卢正在火速赶来中

为我亲爱的冷圈产点粮


高卢正在火速赶来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