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汉语言文学

5997浏览    117参与
cynthia_chow_study

感覺詞發展爲曲就是一個自然而然而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每一種新文體的發展也都經歷了從民間到被認可的過程

感覺詞發展爲曲就是一個自然而然而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每一種新文體的發展也都經歷了從民間到被認可的過程

cynthia_chow_study

虽然下个学期开学才考试,但是还是觉得早点整理笔记比较好

虽然下个学期开学才考试,但是还是觉得早点整理笔记比较好

冬日菡萏

“远上寒山石径斜”要读成【xiá】??错!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读成“xiá”,真的吗?


……汗颜……


语音是会变化的……古代押韵的字现在可不一定押韵啊……

何况语音演变的方向也是不同的,为什么要强行改变“衰”和“斜”的现代读音呢?

毕竟就连古代,“斜”字也从来没有“xiá”的读音啊?

[图片]

“叶(xié)音说”是一种盲目的篡改读音的错误注音法。

因为远古、上古时期的读音发展到中古后期及近古时期时,有些字的读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演变和改变,致使一部分古籍中的诗句上下句之间已经不与当时的读音押韵了

而后来中古的某些学者不了解语音是不断演变的。当他们用自己的发音念先...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读成“xiá”,真的吗?


……汗颜……


语音是会变化的……古代押韵的字现在可不一定押韵啊……

何况语音演变的方向也是不同的,为什么要强行改变“衰”和“斜”的现代读音呢?

毕竟就连古代,“斜”字也从来没有“xiá”的读音啊?

“叶(xié)音说”是一种盲目的篡改读音的错误注音法。

因为远古、上古时期的读音发展到中古后期及近古时期时,有些字的读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演变和改变,致使一部分古籍中的诗句上下句之间已经不与当时的读音押韵了

而后来中古的某些学者不了解语音是不断演变的。当他们用自己的发音念先秦韵文时,发现并不协韵。有一些学者以为古书传钞有误,便擅自改变用字,把远古的读音主观地同中古的读音合辙押韵的。这是非常错误的。

叶音法多用于对《诗经》等远古、上古时期古籍的注释,是错误的注音法,很多都是注释者主观随意的拼凑和捏造。


例如朱熹注释《诗经》时:


【谁谓雀无,何以穿我

谁谓女无,何以速我

虽速我,室家不。】——第二章


朱熹认为这篇诗应该每个字都押韵。但是他用自己的发音念,发现“角”和“家”很不和谐,与“屋”“狱”“足”不押韵。


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音和上古时已经不一样了。(而事实上,上古时“角”“家”“屋”“狱”“足”这五个字全都是押韵的。)


所以朱熹改变了这“角”和“家”两字的发音,把“角”标注为“卢谷反”(反切法涉及专业知识,这里不多赘述);而把“家”的发音标注为与“谷”相似。


【注意❗️❗️现代语音里“屋”“狱”“足”的发音并不都是押韵的,“屋”“足”押韵,但“狱”则很不和谐。

然而很明显,❗️❗️朱熹那个时期,“屋”“足”同“狱”也是押韵的

可见①《诗经》时期——②朱熹时期——③现代,语音都发生了变化。】



【谁谓鼠无,何以穿我

谁谓女无,何以速我

虽速我,亦女不。】——第三章


❗️❗️上古时,“牙”“墉”“家”“讼”“从”这五个字全都是押韵的。)


但是朱熹用自己的发音念,发现“牙”“家”“讼”很不和谐,与“墉”“从”不押韵。


于是又改变了“牙”“家”“讼”的发音,例如就把“家”标注为“各空反”,发音类似“公”“宫”。)


(注意❗️❗️❗️“各空反”发音类似“公”“宫”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想,不是说朱熹认为“家”发“gōng”的音。

因为朱熹那时候的“各”字发音不能等同于“gè”❗️,“空”的发音也不是现在的“kōng”❗️

所以用反切法分析“各空反”时,不能直接把“gè”的声母和“kōng”的韵母相拼❗️,得出“gōng”。


由此我们会发现,朱熹认为,第二章的“家”读“谷”;第三章的“家”发音却与“公”接近。


【同一个字,在此两章的发音竟然不同。】


这是相互矛盾且错误的。


【斜】


《说文解字》

卷十四  斗部  似嗟切

杼也。从斗,余聲。讀若荼。


《广韵》

以遮切,平麻以 ‖ 余聲魚部


《康熙字典》

《唐韵》似嗟切。《集韵》《韵会》《正韵》徐嗟切。並音邪。

又《集韵》《韵会》余遮切。《正韵》于遮切。並音耶。

又《集韵》时遮切,音阇。

直加切,音秅。



PS:


关于“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


回乡偶书(唐)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难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我查看了一下“衰”字的古音,发现古代“衰”确实有接近“cuī”的发音(❗️❗️接近,但不相同❗️❗️)

北宋《广韵》:,小也。減也。殺也。楚危切,又所危切。


这里的“楚危切”,应当与“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回”是押韵的。

所以“乡音无改鬓毛衰”,把“衰”读作“cuī”,有其合理性。



(不过,如果我们用现代发音朗读这首诗,显然又会发现,“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来”与“回”“衰”,似乎也谈不上押韵。


那我们要不要把“来”读成“léi”呢?


答案当然是,没有必要。

因为古代“来”并没有类似“léi”的读音)



阿卡妮索斯

向一个福柯专家表白

《形式主义》


横组合轴:

我喜欢福柯    福柯专家


纵聚合轴:

那个专家

        福柯


我写首诗:

《形式主义》


横组合轴:

我喜欢福柯    福柯专家


纵聚合轴:

那个专家

        福柯


我写首诗:

cynthia_chow_study

宋朝不同時期的詞有不同的特色,後世的詞就再也不如宋朝時那般百花齊放了

宋朝不同時期的詞有不同的特色,後世的詞就再也不如宋朝時那般百花齊放了

M-FAITH

  控制不住想买书的手,但是上一本还没看完😞

  控制不住想买书的手,但是上一本还没看完😞

乔克跌跌

浔笙

不时明月挂夕阳,知之寒柔代耀光。

为觉才醒惊若梦,何以紧衣布食瓮。

我欲盏杯与天祀,爱意难琢天作司。

汝影飘袅袅,我情欲悠悠。

浔鲜妙味应可有,笙笙入耳难疑忧。

小小莲子意,遥遥映我心。

萝裙御然杯中意,莉香扑鼻意难平。

不时明月挂夕阳,知之寒柔代耀光。

为觉才醒惊若梦,何以紧衣布食瓮。

我欲盏杯与天祀,爱意难琢天作司。

汝影飘袅袅,我情欲悠悠。

浔鲜妙味应可有,笙笙入耳难疑忧。

小小莲子意,遥遥映我心。

萝裙御然杯中意,莉香扑鼻意难平。

cynthia_chow_study
我只想说,该干嘛干嘛,该学习的...

我只想说,该干嘛干嘛,该学习的学习,该复习的复习,该背书的背书,该刷题的刷题……嗯,就这样。

政策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再怎么抱怨都没用。

我不喜欢“内卷”这个词,努力学习提升自己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想要去挤掉谁。

从小父母就跟我说现在街上走的都是大学生。我初中是在一所很普通的中学,那时我们学校招的新老师都得研究生起步。到了高中时,家里不少亲戚都在小学工作,他们学校里招的都是研究生。

这几年经常看到有人看不起做中小学老师的博士生……笑,做老师就是屈才吗?如果没有老师,你识字吗?你认数吗?难道老师的质量不应该提高吗?

我只想说,该干嘛干嘛,该学习的学习,该复习的复习,该背书的背书,该刷题的刷题……嗯,就这样。

政策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再怎么抱怨都没用。

我不喜欢“内卷”这个词,努力学习提升自己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想要去挤掉谁。

从小父母就跟我说现在街上走的都是大学生。我初中是在一所很普通的中学,那时我们学校招的新老师都得研究生起步。到了高中时,家里不少亲戚都在小学工作,他们学校里招的都是研究生。

这几年经常看到有人看不起做中小学老师的博士生……笑,做老师就是屈才吗?如果没有老师,你识字吗?你认数吗?难道老师的质量不应该提高吗?

cynthia_chow_study

上了两周的线上网课,今天开始上线下课了

主要是记录整理的过程

上了两周的线上网课,今天开始上线下课了

主要是记录整理的过程

cynthia_chow_study

“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

句讀是“小學”,也是基礎,要打好基礎才能“解惑”

“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

句讀是“小學”,也是基礎,要打好基礎才能“解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