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汐斯塔狂想

52667浏览    128参与
山内公園

2019年9月19日完成,明日方舟泳装伊芙利特。

这个皮肤很爱~必须摸!

伊芙利特:“其实我是个烧烤的~”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2019年9月19日完成,明日方舟泳装伊芙利特。

这个皮肤很爱~必须摸!

伊芙利特:“其实我是个烧烤的~”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Sablee

于是,活动结束了,成功拐跑市长千金一只,黑与将军接连沉船……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不觉得欠缺了点什么吗?

汐斯塔市海滩,猛男在黄昏下献上告白!

安赛尔:如果是博士的话,我、我可以!

请选择:

1.——你不要过来啊!!!

2.唔……这该死的甜美……

3.Come on baby hold me tight!


后面附了一个自己拿CSP做的动图。

于是,活动结束了,成功拐跑市长千金一只,黑与将军接连沉船……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不觉得欠缺了点什么吗?

汐斯塔市海滩,猛男在黄昏下献上告白!

安赛尔:如果是博士的话,我、我可以!

请选择:

1.——你不要过来啊!!!

2.唔……这该死的甜美……

3.Come on baby hold me tight!


后面附了一个自己拿CSP做的动图。

风寄

【明日方舟】吹拂海风的汐斯塔

算是自己对夏活的一些个人感想,属于闲聊什么的?…

可能会有很个人化的理解啦,那就提前OOC致歉OOC致歉OOC致歉

然后…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听听雷子的《成都》,就当做是背景音乐嗷

嗯…就是这样


——————————————


    汐斯塔的故事于是就这样结束了…关于这座海滨的美丽城市与锡兰,与黑的故事也终于告一段落了。这个简短而节奏紧凑的剧情给我留下了许多晶莹的回忆,关于黑,关于锡兰,关于她们之间深厚的情感,还有这座城市本身。甚至,在之后刷关卡的时候,就仅仅是听着全新的BGM,都会觉得十分的有代入感。...


算是自己对夏活的一些个人感想,属于闲聊什么的?…

可能会有很个人化的理解啦,那就提前OOC致歉OOC致歉OOC致歉

然后…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听听雷子的《成都》,就当做是背景音乐嗷

嗯…就是这样

 

——————————————


    汐斯塔的故事于是就这样结束了…关于这座海滨的美丽城市与锡兰,与黑的故事也终于告一段落了。这个简短而节奏紧凑的剧情给我留下了许多晶莹的回忆,关于黑,关于锡兰,关于她们之间深厚的情感,还有这座城市本身。甚至,在之后刷关卡的时候,就仅仅是听着全新的BGM,都会觉得十分的有代入感。

    而现在,在结束以后,却冒出来想要写些什么的念头…那么姑且,就当做是散漫,细碎的随笔吧。

    汐斯塔从一开始,其实也并不是像龙门那样发达的大都市,用阿米娅的话说,她“本来还以为是个普通的海边小城”。

    而在博士陪着锡兰小姐在海滩旁散心的时候,她也在散步中说过,“我小的时候,这片沙滩没有这么多人的。我很喜欢一个人在那里堆沙子城堡。”锡兰说,在她父亲的治理下,这座城市每年都在变得更好,于是便大概可以知道,汐斯塔在锡兰小的时候也许就是一个比较普通的靠海小镇。

    而在整个事件平息下来后,在博士与市长赫尔曼的谈话中,市长表示这座城市是为沉睡在这座海里的他的妻子所打造的天堂。由此便不难感受到,是市长在通过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努力,将这座城市建设成一个浪漫惬意的旅游城市。因而与提到龙门就容易让人联想起的“繁华”二字相比,汐斯塔市也许并不适合于这样的标签。

    “我最喜欢在第二大道上待着,带上几本我最喜欢的书,我就能在那里的咖啡馆上坐上一天。”这是这座城市留给锡兰的美好的回忆,也在不经意间塑造出了属于它的优雅的形象。

    这么说,音乐夹带着海风,悠扬与欢快齐鸣的诗意氛围感,也许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魅力所在。

    这种诗意,有别于大都市的安静氛围,反而更加贴近自然,拥有着谦虚而自然的原生的生命力。在明日方舟宏大的天灾世界观里,倒真是几分远离矿石病的净土的存在。

    而到了“黑曜石节”的活动期间,汐斯塔市人山人海,除了慵倦的爵士以外,这里也充满着都市风,说唱,摇滚等多元音乐风格的律动:直到夜晚的Live都没怎么让空睡着,第一大道也在晚上有歌迷甚至嗨到打架,而前来度假的“陈”也几乎在她朋友拉着她参加的三次蹦迪中快撑不住…这种与锡兰小姐的描述形成巨大反差的动感元素的加入,也使得度假的汐斯塔市的氛围变得十分立体,更具有一座真正的“旅游城市”的丰富而充满活力,温雅又不失激情的生命力。

 

 

    这种鲜活的生命力,与锡兰和黑,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许,这其实也是十分自然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按照对于汐斯塔市的这种印象,再去想想在这座城市里逐渐长大的锡兰小姐,与她的保镖黑,或许就能对在她们已有的故事认知上,再感受到一份新的,淡淡的美好感。

    如果真是这样去想的话,那么在小时候,锡兰对黑说自己要出门去观察海边的生态,也许就不仅仅是出于呆在家中的无聊感,而更有一份对海边的隐约憧憬,也或者是这次海边考察也就让她感受到了这座当时的“海边小镇”的悠闲氛围。而她说自己喜欢这座城市,也许,就有这样的原因在其中。

    而在与博士以陌生人身份的第一次相见中,黑说:“我并不是在这里土生土长,但是这里现在就是我的家。为了守护这里,我可以付出很多东西。”

    那么我们是否,也可以稍稍大胆地猜想,对于佣兵出身,少年时期的记忆充满着挣扎与黑暗的黑,这座城市也用它自己的温柔闲适的气息,带给了她一丝丝救赎,静静地治愈着她心中的伤痛呢?

    “不管是哪里的人,对于家人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不是吗?”黑如是说道。

    我们无法证实,也恐怕难以武断地给出结论。毕竟对于黑而言,她与锡兰之间的感情本就已经非常深厚了。12岁的黑在汐斯塔遇见了3岁的锡兰,并就此相伴着一起长大。锡兰的童年有黑这个大姐姐一直在身旁守护着,陪伴着,而黑的成长,也或多或少地被锡兰的童真所感染着,在她原本血污般的黑暗里,也许就能够偷偷打开一扇光明的窗子。

    人们常说,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喜欢上一座城市。也许黑之前的所言,原本会是这样的解读。

    大小姐与她的私人保镖,都是在这座安静的小城里长大,无论是双方给对方都带来的美好,亦或是城市本身的氛围使然,她们之间互相的这种情感都 足以令人感动。

    黑想要将残酷的,非理想的沉甸甸的现实感,挡在理想主义的锡兰之外。而锡兰也为了能够治好黑的矿石病,会一个人去很远很远的维多利亚,忍受住诸多困难完成源石研究的学业。她们都愿意为对方而付出,也会因此而感到美好,更同时希望对方能因为自己的付出而变得美好,这也真是这对cp最能够打动我的地方。

    只是也许,代入进这座小城所带来的浪漫与自在的氛围,黑与锡兰的这种动人的情感还会裹上一层淡淡的,别样的美好。

    也许,真的就像民谣歌手赵雷的那首歌《成都》一样,歌声中对成都的感情既有温柔姑娘的成分,也有对这座城市本身的成分。

    亦真亦假。但当它们混在一起的时候,就真的可以感觉到那种《成都》式的体验感,想到小城便会想到小城里这样美好的两人,想到黑与锡兰也就会想到她们所在的,这座浪漫而自由呼吸着的边远小城。我并不知道文案老师在设计剧情的时候是否有搭这个点,但是它真的非常打动我,甚至可以说…是真的很痴迷。

    我们无从得知,也许也并不需要得知。而唯一值得确认,也唯一需要确认的是,在这场绵长的,永恒的夏日里,有一场盛大的音乐狂澜,与一对同样美好的有着深厚感情的两人,在泰拉世界的荧幕上鲜活地展现过自己的姿态,并令人为之感动,触及心灵。这,就也已经足够了。

 


——————————————

后记:其实这篇,也是我最近才有的体会。其中的感受是因为自己去外地上学,来到大城市,就慢慢地有在心里郁结一些东西…然后再想到民谣经典《成都》,想想海边的汐斯塔,想想这个夏天带给我的这些所有美丽的回忆,就有所触动的有了这些感想…把它记录下来,也是给自己的一种温暖吧。

《成都》还有一部赵雷拍的同名的很暖的微电影,也可以去瞄一眼~

 

之后也许,写写锡兰在维多利亚求学的片段什么的?(鸽子发言

 


摸鱼的木思
临摹个名姿势 “刀客塔,刀客塔...

临摹个名姿势

“刀客塔,刀客塔,来陪我玩JOJO立!”

“.............”

“欧拉欧拉——”

“嗒嘎,扣头哇撸”

临摹个名姿势

“刀客塔,刀客塔,来陪我玩JOJO立!”

“.............”

“欧拉欧拉——”

“嗒嘎,扣头哇撸”

山内公園

2019年9月8日完成,明日方舟泳装闪灵,偷懒不想画背景了。。。

终于把活动过完了~正好画完发出来庆贺一下~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2019年9月8日完成,明日方舟泳装闪灵,偷懒不想画背景了。。。

终于把活动过完了~正好画完发出来庆贺一下~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PROSSSS
德克萨斯有一说一,普通。

德克萨斯
有一说一,普通。

德克萨斯
有一说一,普通。

PROSSSS
梅尔有一说一,壮了。

梅尔
有一说一,壮了。

梅尔
有一说一,壮了。

洛

【塔博】汐斯塔狂想

四百粉点梗1

塔露拉×博士(女博),私心带了w博

双视角


0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塔露拉是信奉这一原理,所以才去收集你的资料的,绝没有一丝私心。

        即便如此,当她看到资料中【最喜欢的食物】填写的是芝士烤榴莲时,嘴角还是抽了抽。

        那夜她做了个梦。

1

 ...

四百粉点梗1

塔露拉×博士(女博),私心带了w博

双视角


0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塔露拉是信奉这一原理,所以才去收集你的资料的,绝没有一丝私心。

        即便如此,当她看到资料中【最喜欢的食物】填写的是芝士烤榴莲时,嘴角还是抽了抽。

        那夜她做了个梦。

1

        W说要去汐斯塔时她本来是不同意的,“有这点时间还不如训练一下我们愚蠢的空降兵。”

        W说了很多理由,她被烦到,一摔手上的资料冷冷道:“你不就是想去见罗德岛那个博士么?”

        W愣了一瞬,看了一眼她摔下的资料“——你对她也知道很多嘛,塔露拉。”

        没等她再说一句话,W转身就走了。

       

2

       初到汐斯塔那天正是音乐节开幕,她在狂欢中看到你依旧是包裹的严严实实,啧,不热么……

        你被干员们簇拥着,干员们都很开心地笑着。

        ——这就是W没能邀请你过来的原因吧。她这么想着,沉默地看着你一个一个将干员们送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老大,落单了落单了,快去!别让W抢先了!”弑君者在旁边戳她。

        “我是去查探敌情。”她狠狠地在弑君者头上凿了一下。

         “哎呦!一个两个的!最后不都把自己搭进去了。”弑君者吃痛,“难得休假啊老大,快去!”

        “我听说罗德岛的博士把那个消防兵带过来了。”她阴沉地看了一眼过分跳脱的弑君者。

        弑君者顿时没了笑容,飞快地离开了。

 

3

        她走过来时你在吃东西——芝士烤榴莲,你的最爱。

        你知道她是谁,就像你知道那个挂着【女游客c】牌子的人是谁一样。但好一会儿,你们都没说话。

       直到你咽下最后一口,她问你“不腻么?”

        你对她笑了笑“我喜欢啊。”

        “你怎么找到我的,塔露拉?”

        “你怎么知道是我?”她反问你。

        “我就是知道。”你瘫在躺椅上,一点也没有见到宿敌的紧张。甚至还带了点撒娇和无赖的成分。

        “W呢?”你不看她,看天边被夕阳染成血色的霞。

        “那么想和她在一起,就作出正确的选择啊。”她在你旁边的躺椅上坐下,看你沧海般的双瞳“你不是站在感染者这边么。”

        “塔露拉,好不容易休假一次,别谈工作了。”你微侧过身面对她。

        “就当是做一场疯狂的梦境吧。”

        

4

        最后的吻突然而短暂。

       

5

         “塔露拉,在想什么?”W敲敲桌子,“下阶段的作战计划大概就是刚才讨论的这样吧?”

        “……嗯。”


6

        “博士?”阿米娅将黑咖啡放下,“博士,现在还不是休息时间哦!”

         “……嗯,我知道,抱歉。”



7

         “不腻吗?”

         “我喜欢啊。”

         “……那我买给你。”


       


       


       

     


摸鱼的木思

拉普兰德与德克萨斯的秘密date

“呦,德克萨斯~”

“切,这家伙穿成这样是要干嘛…”

拉普兰德与德克萨斯的秘密date

“呦,德克萨斯~”

“切,这家伙穿成这样是要干嘛…”

谢催

【陈诗陈】暑天该很好

女游客、女游客C和女游客S小姐到达了暑天的汐斯塔市,她们先去订的酒店放置好行李,然后打车去景区。

等待司机师傅的间隙时间里陈抱怨了句诗怀雅你懂不懂简装出行,行李大箱小包的。诗怀雅又责问为什么不找好一点的酒店住。陈哼了声说多亏施小姐的精密策划,周围的酒店早就住满了,要不是我订了这里的房间咱们今晚得睡大街。诗怀雅差点跳起来,风急雨骤地爆出旁人听不懂的龙门市井粗口,转移话题地讥笑陈用防水布和绑带把赤霄裹成了长条型的粽子背在身后,尾巴狠狠来回横甩,上面的毛愤怒地炸起。

“欸......?”本来天气就炎热,夹在其中的罗德岛医疗干员被剑拔弩张山雨欲来的气势吓得额角冒出细汗,从随身挎包里掏出块带着路...

女游客、女游客C和女游客S小姐到达了暑天的汐斯塔市,她们先去订的酒店放置好行李,然后打车去景区。

等待司机师傅的间隙时间里陈抱怨了句诗怀雅你懂不懂简装出行,行李大箱小包的。诗怀雅又责问为什么不找好一点的酒店住。陈哼了声说多亏施小姐的精密策划,周围的酒店早就住满了,要不是我订了这里的房间咱们今晚得睡大街。诗怀雅差点跳起来,风急雨骤地爆出旁人听不懂的龙门市井粗口,转移话题地讥笑陈用防水布和绑带把赤霄裹成了长条型的粽子背在身后,尾巴狠狠来回横甩,上面的毛愤怒地炸起。

“欸......?”本来天气就炎热,夹在其中的罗德岛医疗干员被剑拔弩张山雨欲来的气势吓得额角冒出细汗,从随身挎包里掏出块带着路上吃的清凉糖撕开包装纸递给诗怀雅,这才堵上了下一轮的喋喋不休,她暗自舒口气,抬眼对上陈投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感激的微妙目光。

“那好,我跟你约定一条,为了达成'快乐月假'的成就你最好同意”,陈耸耸肩,“您能不能——不喊我肠粉龙?我也不叫你施小姐了,我不想在这里同你吵架。如果有好奇的朋友问我们肠粉是什么,跟人解释肠粉是面制品而不是哪种动物的肠制品很麻烦。”

“什么鬼?.......行吧。”诗怀雅含着糖说话有些吐字困难,叉着手臂听她这通干巴巴的冷幽默,又没办法再说她死古板,又不知道怎么反唇相讥。

旅游旺地的出租车价钱不出所料地比龙门内环还要贵,陈在后排座位偶然看到了计价器上窜高的荧光数字。司机不用开导航仪,轻车熟路地驶向目的地。车内的空调开得很足,诗怀雅偏着头把脸贴近车窗,睁大眼把陌生城市里人潮涌动的街道收入眼底——同盛大的节庆一起,她们度假地点落在这个海滨城市。

她们下了车,在市民广场信步闲逛。节奏明快的电子音乐被欢呼声簇拥裹挟,行路人三三五五结着伴,擦肩而过切察的低声谈话和笑语。各种声响不分次第地罩来,填密游客忙碌的耳朵。

陈和诗怀雅平排走在前面,医疗干员迈开脚步紧紧跟着她们,青涩腼腆的样子让陈想起了黑钢国际里用铳械的女孩杰西卡,同样是菲林为什么有的人就性格差异这么大,她暗自疑惑。

陈在分叉路口的岗哨处领了张staff分发的地图,漫无目的地扫视着花花绿绿的区域图标和介绍。上午十点的阳光刺目,陈压低了帽檐。帽子上“LM❤️”的字样被诗怀雅无情地笑了一路。陈故意摆出副无辜的神情:“街边随手买的......靓仔戴什么都好看,乖。”

任谁都应该看过那些街区广告牌上的、手机电脑锁屏画报上的、电影电视剧里的——各式各样,来自各个地方的阳光海滩。但只有亲自去到海边,才能感受到这里独有的热烈而辽阔的舒畅,被微咸的海风携着灌入喉咙胸口——至少诗怀雅是这么认为的。

市民广场沿路能看见笔挺的棕榈树,翠绿的羽状大叶子招摇晃荡。咧嘴笑的招待人员露出闪亮的白牙,陈下意识地向他颔首,接过了递来的免费啤酒。冰块随着前行脚步的颠荡叮咚碰撞杯壁,陈抿一口爽冽的啤酒,细小气泡在口中依次破裂酝酿着回甘。陈留意到一路上挂着工作牌的游客招待人还真不少,就算再怎么漫无目的地闲逛也能走到下个玻璃杯回收处吧。

诗怀雅心血来潮,在拐进大路的转角时左右手并用硬拉着两人进了一家黑曜石制品店。也许是因为开采禁令发布后黑曜石飞跃式涨价,店内的客人稀稀拉拉,停下拍蚊子动作的店员呼地站起,走过去招呼她们。医疗干员的褐色眼睛被店里的明亮灯光映得亮晶晶,她好奇地凑近玻璃柜看雕琢成各种图样的吊坠。展架上的黑曜石饰品样式不算多,但都很标致大方,陈踱了几步,瞄向简单的圆珠手串。

“肠……阿陈!喜欢哪个我给你买。”诗怀雅总是明晃晃亮出直白话语,此刻却有些支吾,“我知道你不会戴这个!就......留个纪念嘛!难得来一趟!”

关于黑曜石的功效,某些不太靠谱的医学传闻轰然闯入脑海,陈搭在腰间的手掌屈指攥了攥腰包带。

——不,无论如何她都是不知情者,她真的,真的只是想留个纪念而已。冷静和信任剪断了胡思乱想岔出的枝桠。左手戴着电子表,陈努力使刚才一瞬的严肃表情放松下来,缄默地把手链套在右腕上试了试松紧。

“你说话呀!喜不喜欢这个啊?……阿陈!”

小老虎游走名利场时惯会恃靓而骄,出远门旅行自然也不能忘记精致妆容。浅棕的眼线笔描圆了杏状眼廓,眼尾挑着因为年轻而纯粹的灵动狡黠,还偏要在仰头瞧向陈时扑闪几下那两扇赤金色的翘睫毛。咄咄逼问却没有呜哇叫嚷,平素娇横的人服软更让人难以开口拒绝,就像凶巴巴的猫难得地顺了毛。

“唔、那就这个......谢谢你。”陈的含糊回应还半黏在喉头,诗怀雅便三下五除二地向店员掏出了卡,顺手再帮受宠若惊的医疗干员付了吊坠钱。不大但精美的包装袋递到陈手里,硬挺地包裹着那只装着黑曜石手链的小盒子。

诗怀雅转身率先迈出店门:“......回去记得请我吃鸡蛋仔。”

三人在海边设的更衣室里换上泳衣。诗怀雅披起一件粉色的防晒短外搭把上身裹得严严实实,陈想知道之前她背上被整合运动的术士炸出的灼伤好了没有,踌躇片刻决定不过问。

诗怀雅扫了眼陈的背影,视线从腰窝挪移到脚跟。可恶,这么看这家伙的腿还挺长的,可恶!虽然平时她也穿短裤......话说泳衣外面也要穿牛仔裤还不拉好拉链是什么鬼?诗怀雅暗自想着,又气呼呼地抱起手臂。

她们趿着拖鞋一脚高一脚低地踩上松软的金色沙滩。海边的体感温度比街道低,湛蓝海面吸收着三十六度的暑气。风不算大,浪潮声柔缓地打着节拍。陈扫视着人影憧憧的海滩,某位叉烧小姐眼疾手快找了方空地,利落地支起遮阳伞,缩起腿躲进小小的椭圆形阴影里,手起霭落,“嗤嗤”一顿,不要钱般地补喷着防晒喷雾,颇有阿消手持水枪把整合运动冲进沙坑的英姿。要是那是酱汁,她早该腌入味了,陈想。

诗怀雅的目光忽然在沙滩上的几排摊贩里的某档停留了几秒,轱辘站起来走过去,向档主要了三只甜筒,稍显不知所措地伸手指夹着奔向另外两人风风火火地塞给她们,一手拿着甜筒一手不甚自然地绕了绕脸旁发卷:“没吃过这个,当我请你们啦。”

陈和医疗干员忙不迭道谢,安静地盘腿坐下低头舔吃。亮蓝的球扣在冰淇淋锥筒里,舌尖接触的瞬间是海盐和柠檬相辅相成的新鲜口感。

“陈警官!施......呃、诗怀雅警官!来这边玩呀!”医疗干员吃完了冰淇淋,迫不及待三步两蹦跑到岸线边朗声发起邀请。大家印象里纤弱文静的女孩子大胆地冲向前去,她棕色的短发被浪头打湿,瘪瘪地黏在侧颊。脖子和手腕上是不知道在哪个小摊买的花环,白色的花瓣和鹅黄的蕊同她的笑脸一并舒展着,湛蓝的海给了她少有的开朗。

诗怀雅买了个小孩玩沙子的红色小桶兴冲冲跑向前。陈坐在伞下替她们看包,遥遥地向诗怀雅喊:“看不出你玩沙子的热情这么大。”

“肠......你懂什么啊!”诗怀雅拿起手里的小桶舀了小半桶白色浪花向陈的方向泼了过去,水苗当然没铆足劲打到陈身上,直直坠到沙滩上反溅起晶亮水珠。

堆个肠粉龙好了,让她被浪冲走!诗怀雅恶狠狠地蹲下,伸手团起湿沙子拍了个半球,又在球上捏出尖尖龙角的形状。正要捏出双马尾再添五官,浪果然拍来冲平了半成品都不算的陈龙型沙堡,撞出了一起“迫害未遂案”,只余白色浪沫在沙上遗憾地拖行。

陈小心地拿出诗怀雅给她买的黑曜石手链。黑曜石有着名副其实的莹润黑亮,扣在腕上有阵滑硬的凉意。陈抬手迎着伞外的艳阳,抬眸望向珠串折射出的烈夏阳光。

 

 

*标题出自歌曲《春夏秋冬》(张国荣)

分享歌词:

暑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烧得肌肤如情,痕极又痒,滴着汗的一双 笑着唱。

萌面鸽王:P

【明日方舟】汐斯塔狂想 短篇第二段我来了咩哈哈哈

     火山这边,艾雅法拉一行人已经抵达火山深处,天火见到艾雅法拉,似乎很高兴,立即向锡兰与黑介绍了这位强大的天灾信使。

    “这位便是通讯里的艾雅法拉了,怎么样~还是见到本人之后更吃惊吧?”天火介绍着艾雅法拉,仿佛此刻被夸赞的是自己一般。

    “您就是那个在极短时间内监测出火山异动的人吗……真是出乎意料呢……”锡兰的赞美发自内心。

    “……你好。”黑憋了半天总算憋出两个字。

    “嗯?事不宜迟你们继续监测吧!我们也赶快加入...

     火山这边,艾雅法拉一行人已经抵达火山深处,天火见到艾雅法拉,似乎很高兴,立即向锡兰与黑介绍了这位强大的天灾信使。

    “这位便是通讯里的艾雅法拉了,怎么样~还是见到本人之后更吃惊吧?”天火介绍着艾雅法拉,仿佛此刻被夸赞的是自己一般。

    “您就是那个在极短时间内监测出火山异动的人吗……真是出乎意料呢……”锡兰的赞美发自内心。

    “……你好。”黑憋了半天总算憋出两个字。

    “嗯?事不宜迟你们继续监测吧!我们也赶快加入他们!”艾雅法拉仿佛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一样,催促着罗德岛后来的干员们准备开始监测,记录数据,不知是没听到她们说什么,还是因为更对火山感兴趣。

    “她们干劲很足吧!”普罗旺斯向着锡兰与黑眨眨眼。

    “嗯!大家一起加油吧!”锡兰笑了笑,努力掩饰着这几天的疲惫,黑却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黑倒了杯温水,走到锡兰身旁:“小姐,喝点水稍微休息一下吧。”

    “真是的……又叫小姐……”锡兰语气责备,却也接过水杯,喝了几口,递给黑:“黑也喝一些。”

    “!……”黑似乎是有些震惊,接过水杯有些出神……

    “怎么不喝啊?”锡兰有些困惑。

    “……”黑摇了摇头,将纸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谢谢小姐。”

    “都说了别叫小姐啦……”锡兰面露愠色,这让黑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焦急的神情。

    “小……锡兰你别生气,我改。”

    “噗……”锡兰笑出了声,捂住嘴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啊?真是的。”说完,又拿起笔记本:“快过来跟我一起记录数据,稍作休息便又有很多数据需要记录了。”

    “好。”

     于是这一行人的工作就持续到傍晚,转眼便要入夜,崖心望着远处沙滩上离开前往音乐节主会场的人们有些心猿意马,开始嚷嚷着要去给她老哥捣乱。

    “崖心你这心思我会帮你转达给你老哥的。”普罗旺斯揶揄的笑了笑,弄的崖心边嚷嚷着“没劲”边回来继续观察。

    “真是的……我干嘛要给自己找这种苦差事啊!”崖心仰天长啸,其余人便低下头笑了起来。

     黑望了望洞口处,天就要黑了,到时候沙滩上就没有多少人了,她多希望能跟她的小姐单独相处一会,说说话,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小……锡兰,天快黑了,休息一下吧。”黑伸手,似乎想拿过锡兰手中的数据表。

    “大家都在努力,我又怎么可以懈怠。”锡兰走向艾雅法拉:“前辈你看这个数据……”

     普罗旺斯跟天火看到了这一幕,交换了一下眼神,走上前夺过锡兰手中的报表:“辛苦大小姐啦!大小姐今天这么努力也是该休息一下了,这边交给我们吧!快去休息吧!”

     锡兰还想坚持一下,转过头却看到黑的眼神中有些许期待,便妥协了,锡兰挽过黑的手臂:“我们去沙滩上走走吧?”

    “……嗯。”黑被锡兰突然挽住,显然有些不自在,走路险些顺拐。

     入夜的沙滩仿佛是安静下来的女神,月光是它的面纱,将这片沙滩笼罩,今夜的海风也很平静,浪花层层堆叠上岸,温柔了海的面庞,锡兰同黑漫步在沙滩上。

    “好想踩在浪花上……就像我小时候和你一起玩时一样。”锡兰说着,突然脱下自己的小皮鞋,赤着脚踩在海水里:“还温着……哈哈!黑,你也一起!”锡兰将鞋丢在岸上,提着裙摆,回过头招呼愣在岸上的黑。

    “……”黑犹豫了一下,最后脱下鞋选择跟锡兰一起淌水。

     见黑走过来,锡兰想也没想放下拽着裙摆的手便去牵黑的手,巧笑倩兮。

     结果黑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回去。

     锡兰当然能感觉到。

    “黑……我有话对你说……”锡兰有些难过,看来有些事情一定要锡兰表明黑才会知道:“我从小便跟你在一起,你一定知道我有多在乎你……请你……”锡兰再次挽过黑的胳膊:“别再推开我了,好吗?”

     黑此时竟对锡兰的温柔有些无言以对。她的小小姐,一路走来变得成熟,坚强,或许已经不再需要她来保护了,她需要成长,也有能力去独当一面了,而且,她也不会因为世界的“残酷”而改变自己的初心。

     黑的声音有些哽咽,脸也有些红,并没有回答上一个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锡兰……小姐,你还需要我保护吗?”

     锡兰微愣,随后莞尔一笑:“不需要!我更希望你可以陪在我身边,嗯……跟我永远在一起!”

    “……”黑的嘴张了又合,随后也笑了:“嗯。”

     那一刻,黑如释重负,这些年都从未如此放松过---她再也不需要跟她的小小姐隐瞒些什么了。

    “小姐……”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还怪我吗?”

    “嗯?”锡兰愣了一下,而后笑魇如花:“换作以前也许会吧……不过现在不会了。最喜欢黑了!”

     黑的脸更红了,抬头不再去看锡兰如花的笑颜:“我也最喜欢小姐了……”

     从前也是,现在还是。

    “真是的……不要再叫我小姐啦!”锡兰的语气中,三分责备,七分欢喜。

-----------------分割线------------------

我活了,这个速度我把我自己都感动了hhhh


啃他!
开学了我回来了给龙门城邦地理撸...

开学了我回来了
给龙门城邦地理撸的贺图一张

*dbq我真的不知道企鹅的tag怎么打

开学了我回来了
给龙门城邦地理撸的贺图一张

*dbq我真的不知道企鹅的tag怎么打

萌面鸽王:P

【明日方舟】汐斯塔狂想叭!之前就构思好了,正好借个活动诶!

快看我快看我快看我啊咩哈哈哈哈哈哈嗝咳咳咳(笑呛)

好,接下来是正文了哦

----------------------分割线君---------------------

                                (1)

    “...

快看我快看我快看我啊咩哈哈哈哈哈哈嗝咳咳咳(笑呛)

好,接下来是正文了哦

----------------------分割线君---------------------

                                (1)

    “庞贝”一事过后,汐斯塔市依然沉浸在音乐节的欢愉气氛中,熙熙攘攘的旅客,鼓舞人心的音乐,酷暑结束后夏天的余温,在汐斯塔,一切是那么让人舒适,甚至让博士感觉前些日子发生的事都是错觉一般。

     罗德岛陆续又来了一些干员到汐斯塔度假,以艾雅法拉为首的天灾信使听说“庞贝”之后慕名而来,当然……也有一些因为过度想念某个人才抱着“热死也没关系”的决心前来的人。

     比如这位……

    “盟友怎么这个表情看我?”银灰从下直升机那刻就感觉博士的表情很微妙,嗯……

    “那个,你不热吗?”博士尴尬一笑,挠了挠脸,似乎想掩饰一下此时喜悦的心情。

    “赫拉格前辈不比我穿的少,你不妨去问问他?”银灰语气平静,挑了挑眉。

    “真不友好啊……”博士倒吸一口凉气,把自己手里的果汁塞到银灰手里:“算我请你。”

    “哇!博士偏心!”在银灰刚把嘴凑到吸管边的时候,崖心突然跳下直升机:“怎么只给老哥一个人!”随后初雪也下了直升机,向博士施礼。

    “初雪还是老样子呢……礼貌得让人生疏……”博士心想着,表面却也热情:“崖心,初雪,你们都来啦!”

    “嗯!”崖心精神十足:“我听说‘庞贝’的事了哦!很感兴趣!虽然不能攀岩,不过进入火山深处这么有趣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崖心!所以就让他们算上我一个啦……至于初雪老姐嘛……来看看海,放松一下不是也很好嘛?”

    “这样啊……”博士轻笑。

     稍作寒暄,博士便带着他们安排住处了,早晨主要是享受这座被旅人的热情点燃的小城独有的风情,夜里主会场将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罗德岛自然不是所有干员都喜欢吵闹的音乐的,来做研究的干员们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才刚安排好住处就直接冲向火山。

    “锡兰跟黑也在那边……希望她们相处的好吧……”博士看着风风火火的艾雅法拉一行人,喃喃自语。

    “博士在说什么?”银灰的眸子一直没离开过博士,眼中有这久别重逢的喜悦,也有着对眼前人的打量。

    “没什么大事!”博士笑着推了银灰一把:“古米在海滩边贩卖点心呢,我们去捧个场吧!”

     银灰并没有说些什么,只管向前走。

     这么惬意的海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呢……

     很快便入夜了,阿米娅见博士跟银灰说个不停也不想去过多打搅,刚想寻个理由回旅馆休息却被红豆拉去看了“日落既逝”的演出。

     主会场一片嘈杂,旅客们为台上的大咖们发出呼天喊地的呐喊,罗德岛有些喜欢清净的干员无法忍受便率先离开主会场,去到沙滩享受属于海岛的静谧月夜,或者干脆回到旅馆休息。

     博士也沉溺在黑曜石音乐节狂热的气氛中,却也不禁为汐斯塔感慨,既感叹自己以前没发现这么好的城市,又替这座城邦终将迎来的那一天感到惋惜。

     博士一言不发,银灰轻易变看穿了博士的心思,换作平常或许不会直接挑明,但现在,他更希望他的博士可以转换一下心情,享受难得的假期:“别再想‘庞贝’了,如果真的无法挽回了,你再怎么想也是无济于事了。你在罗德岛就一直嚷嚷着喜欢‘D.D.D.’,现在马上轮到他出场了,快换个心情迎接你的偶像吧。”

    “嗯……”博士若有所思。其实就像银灰说的,如果真的没办法了,惋惜也没有用了。

    “博士!”在这时,古米推着一推车的乌萨斯特制冷饮走来:“要喝什么?这可都是我亲手做的!很好吃的,尝尝看!你是我老板嘛……就不收费了!”古米一脸兴奋,银灰接过话柄。

    “你们博士心情不好,给他来点甜的。”

     古米看了看二人,识趣的只上了一杯冷饮,插上一根吸管,推着车火速离开,不,光速离开。

     博士在颜色奇异的冷饮里搅了搅,心情突然放松许多,这也是多亏了某只老板了。在看到“D.D.D.”
后更是想也没想就抓住了银灰的手腕:“看!”

    “嗯。”银灰应了一声:“有些东西还没定下来呢……火山那边,艾雅法拉她们还在监测。”

    “说的也是……”博士喝了一口冷饮。

    “嗯……真甜。”

---------于是乎就引出第二段了咩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