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汕尾

6996浏览    7656参与
随便2006

求文:

求一篇羡羡为浮生门门主的文

求一篇羡羡为浮生门门主的文

巩书的博客

乡郊看花

【乡郊看花】

映翠翻红天破悭,春风春雨几人闲。

相逢解得新花木,有胜来云与去山。

【乡郊看花】

映翠翻红天破悭,春风春雨几人闲。

相逢解得新花木,有胜来云与去山。

巩书的博客

庚子雨水

【雨水,所居仍未通车惠州,日往返乡郊而已】

世不避喧严警在,问车讯马有踌躇

小人睡起蠲劳窘,长日性情看果蔬。

逃困赋愁年曰过,从公载酒子云居。

此间斟饮犹依惜,坐尽流光报晏如。

【雨水,所居仍未通车惠州,日往返乡郊而已】

世不避喧严警在,问车讯马有踌躇

小人睡起蠲劳窘,长日性情看果蔬。

逃困赋愁年曰过,从公载酒子云居。

此间斟饮犹依惜,坐尽流光报晏如。

陌殤.
本人第一次发帖,不会打草稿,怎...

本人第一次发帖,不会打草稿,怎么像怎么改。耶

本人第一次发帖,不会打草稿,怎么像怎么改。耶

才不是车前草

秦时明月

我的童年,现在也喜欢,这是我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为数不多的这么长久的喜欢一件事物,我相信未来也会坚持下去的。

秦时明月

我的童年,现在也喜欢,这是我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为数不多的这么长久的喜欢一件事物,我相信未来也会坚持下去的。

巩书的博客

古酂王昱前辈书拙诗。秋堂收藏。

古酂王昱前辈书拙诗。秋堂收藏。

巩书的博客

鼠曲粿

【鼠曲粿】

闲春正苦缚缰锁,日高睡足嘲骄惰。煎烹遣此无尽期,瀹茗每思至味佐。妻持野草归语之,谓名鼠曲为食可。牵衣往寻过耕陇,蒿艾映眸无一朵。折返摘处问有无,曲隅嘉花丛生夥。采回咨邻孰假真,言味咀嚼无你我。乃三焯水臼捣泥,呼儿买糯和成粿。炸葱调糖拌胡麻,要碎花生合馅裹。承盘入蒸看稚欢,举鼎烧水用武火。馋涎督我为一诗,淡云过岫青颗颗。

【鼠曲粿】

闲春正苦缚缰锁,日高睡足嘲骄惰。煎烹遣此无尽期,瀹茗每思至味佐。妻持野草归语之,谓名鼠曲为食可。牵衣往寻过耕陇,蒿艾映眸无一朵。折返摘处问有无,曲隅嘉花丛生夥。采回咨邻孰假真,言味咀嚼无你我。乃三焯水臼捣泥,呼儿买糯和成粿。炸葱调糖拌胡麻,要碎花生合馅裹。承盘入蒸看稚欢,举鼎烧水用武火。馋涎督我为一诗,淡云过岫青颗颗。

巩书的博客

飞捷

【飞捷】

各地飞捷,患者无所增,愈者日有出。知去疾弛防,车马处常,行住晏如,日近也。故欢欣鼓舞,不阙也。口腹祸福,不究也。担诿整顿,不叙也。民诽吏谤,不论也。洪恩盛勋,不忘也。严政霸治,不鉴也。

【飞捷】

各地飞捷,患者无所增,愈者日有出。知去疾弛防,车马处常,行住晏如,日近也。故欢欣鼓舞,不阙也。口腹祸福,不究也。担诿整顿,不叙也。民诽吏谤,不论也。洪恩盛勋,不忘也。严政霸治,不鉴也。

巩书的博客

聚赌

【聚赌】

有一民户,家四丁,居家禁足,博塞为娱,遭兵以疫期聚赌处之。后播闻天下,足令人戒,则妻不敢举案,子不敢趋庭,戒聚戒娱也。

【聚赌】

有一民户,家四丁,居家禁足,博塞为娱,遭兵以疫期聚赌处之。后播闻天下,足令人戒,则妻不敢举案,子不敢趋庭,戒聚戒娱也。

巩书的博客

进退两难

【进退两难】

上元,诸村路口立榜示外出者,去而复返,间十四天。越七日,诸城墙壁张令示进入者,赁屋旅食者,拒。哈哈哈,守城村之责,在治不在民,能治下无危,寢食安。而使民履危在途,寝食安乎?

【进退两难】

上元,诸村路口立榜示外出者,去而复返,间十四天。越七日,诸城墙壁张令示进入者,赁屋旅食者,拒。哈哈哈,守城村之责,在治不在民,能治下无危,寢食安。而使民履危在途,寝食安乎?

巩书的博客

颜鲁公《祭侄文稿》书后

【感时书颜鲁公《祭侄文稿》后】

抚念催切,后读犹恸。哀痛悲悯,岂在亲疏。较之时下,临难而作恭维欢庆语者,谬远可见。故君子怀古道,守如玉。苦时风误我,难以致之,展书再读,而思君子。噫,苟如君子怀古守玉,不必作。作,拔然众誉。

【感时书颜鲁公《祭侄文稿》后】

抚念催切,后读犹恸。哀痛悲悯,岂在亲疏。较之时下,临难而作恭维欢庆语者,谬远可见。故君子怀古道,守如玉。苦时风误我,难以致之,展书再读,而思君子。噫,苟如君子怀古守玉,不必作。作,拔然众誉。

巩书的博客

《中兴颂》书后

‌【读颜鲁公《中兴颂》,感时书其后】

天宝间,安史乱起,玄宗幸蜀,未闻雄起为号。子美奔窜,不咏凯旋之诗。至肃宗挽狂澜,攘群凶,复两京,安宗庙,靖天下,始使苍生复免于难哉。后元次山作中兴颂,倩颜鲁公书丹,镌刻浯溪,使千万年不磨砻者,不在斯文。在后不忘前,安不忘危也。今疫繁而民失宁,上倡仇,下振忾,而艺文之士祷颂其心,振扬其管,纸中每书,胜奏凯,安享乐。进言后百年调顺泰安。使识者愕然悸兮。因坐视百年间,四海乱祸灾患迭起,国蹙民艰,岂无闻哉。而诩百年清晏者,徒盲从曲附,全然息怅忧。示人垂时,以浅白虚嚣之辞,应颂朱弘正之声,不待后议。

‌【读颜鲁公《中兴颂》,感时书其后】

天宝间,安史乱起,玄宗幸蜀,未闻雄起为号。子美奔窜,不咏凯旋之诗。至肃宗挽狂澜,攘群凶,复两京,安宗庙,靖天下,始使苍生复免于难哉。后元次山作中兴颂,倩颜鲁公书丹,镌刻浯溪,使千万年不磨砻者,不在斯文。在后不忘前,安不忘危也。今疫繁而民失宁,上倡仇,下振忾,而艺文之士祷颂其心,振扬其管,纸中每书,胜奏凯,安享乐。进言后百年调顺泰安。使识者愕然悸兮。因坐视百年间,四海乱祸灾患迭起,国蹙民艰,岂无闻哉。而诩百年清晏者,徒盲从曲附,全然息怅忧。示人垂时,以浅白虚嚣之辞,应颂朱弘正之声,不待后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