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235浏览    37.4万参与
自来水工人

我英乙女〈‘晚上补习’〉

相泽消太主场*


不喜左上慢走不送*


*


*


*


*


*


*


*


“这节课就这样,下课,XX来一下我办公室。”相泽消太把放在讲台上的教案整理好,便拿着、走出了A班的教室。


你迷茫地从竖立着的课本中探出头,四处张望着,课本“嘭”地倒了,你用右手点着自己:“我…我吗?为什么啊…老师真是的…”


坐在左边的绿谷出久拿着铅笔说:“有可能是因为XX酱上课睡觉还不认真听讲…”


“嘛…只好认罪了。”你像只老鼠一样趴在课桌上,过了半分钟便起身走向相泽消太的办公室。


“哆哆哆”你的指关节敲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低沉的声响,门内传出一句不太有精...

相泽消太主场*


不喜左上慢走不送*


*


*


*


*


*


*


*


“这节课就这样,下课,XX来一下我办公室。”相泽消太把放在讲台上的教案整理好,便拿着、走出了A班的教室。


你迷茫地从竖立着的课本中探出头,四处张望着,课本“嘭”地倒了,你用右手点着自己:“我…我吗?为什么啊…老师真是的…”


坐在左边的绿谷出久拿着铅笔说:“有可能是因为XX酱上课睡觉还不认真听讲…”


“嘛…只好认罪了。”你像只老鼠一样趴在课桌上,过了半分钟便起身走向相泽消太的办公室。


“哆哆哆”你的指关节敲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低沉的声响,门内传出一句不太有精神的低语:“进来。”


你转动门把手、走进办公室,竟没有一丝脚步声。


“XX。”相泽消太放下手头正在写的教案,似乎是放松了自己,靠在椅背上、斜着头看你。


你迈动的脚步忽地停下了,看着相泽消太颇为好看的侧脸,不禁呆住了,嘴里嘀咕着:“老师你好好看…”


意识到自己在不该说的时候说错了话,便立马用双手捂住嘴。


“嗯?”相泽消太又朝后仰了仰头。


“啊嘞嘞…没什么…”你的双手在空中胡乱挥着,眼神漂游,心想:还好还好…


相泽消太用右手示意你过去:“你今天上课怎么回事?”


你不情不愿地走到相泽消太面前,脸埋的低低的:“我…我睡着了嘛…”你的手指玩着衣角,“还不是因为老师你讲课很…”


“嗯?‘很’什么?难道你是喜欢麦克老师那样的教学方式和音量?”相泽消太站了起来,左手叉着腰,用挑逗的眼神看着你,你的头埋的更低了。


“额不是…”你不敢抬头看他。


相泽消太和你更近了一点,他与你的右肩相抵,凑上你的耳旁,轻声道:“晚上‘补习’吧?”


“!?”


自来水工人

自来水饮用须知

这儿随意称呼自来水/江/水工都🉑


没什么雷的


更新不定


关注请慎重

这儿随意称呼自来水/江/水工都🉑


没什么雷的


更新不定


关注请慎重


自来水工人

猫的日记(2)

*八木俊喵的日记


*


*本章时间点为上章说到的相泽给欧送小鱼干


*


*


*


*


*


*


这一天,阳光狠毒地炙烤着大地,八木俊喵正趴在一个小草丛底下乘凉。它从隔壁英雄小区绕三条路才来到了雄英高中的教师宿舍楼。


八木俊喵打了个哈欠,倦倦地看着宿舍楼的门口,看看会不会有人出来,顺便骗点小鱼干。


相泽消太穿好休闲时的便服,随便带了个帽子,揣上手机,就出门了。


因为相泽消太住在二楼,这么低的楼层他不喜欢坐电梯。当他的脚步声在一楼楼道里回响时,他看到了一只橘猫趴在楼口那条路的转角处。


他直径朝那个小草丛走去,那只橘猫听到脚步声后...

*八木俊喵的日记


*


*本章时间点为上章说到的相泽给欧送小鱼干


*


*


*


*


*


*


这一天,阳光狠毒地炙烤着大地,八木俊喵正趴在一个小草丛底下乘凉。它从隔壁英雄小区绕三条路才来到了雄英高中的教师宿舍楼。


八木俊喵打了个哈欠,倦倦地看着宿舍楼的门口,看看会不会有人出来,顺便骗点小鱼干。


相泽消太穿好休闲时的便服,随便带了个帽子,揣上手机,就出门了。


因为相泽消太住在二楼,这么低的楼层他不喜欢坐电梯。当他的脚步声在一楼楼道里回响时,他看到了一只橘猫趴在楼口那条路的转角处。


他直径朝那个小草丛走去,那只橘猫听到脚步声后,姿势也从趴着转变为站着,顺带弓起了背,伸了个懒腰。


“喵呜~”它叫着,走到相泽消太的脚边。


“很少有猫会自己靠近人的吧…”相泽消太自言自语到。


“喵~”橘猫仰起头,蹭了蹭相泽消太的裤脚,露出了下巴和胸前的白毛。


“虽然有点胖…”相泽消太举起右手,握了个空心拳,挡在自己嘴前,头别到另一边去,看着没有弯道的楼梯口。


“有小鱼干嘛~”橘猫见相泽消太没有反应,便围着他的脚绕“∞”。


相泽消太没见过这只猫,但是在宿舍楼周围,有很多野猫,他身上经常揣着一两袋用密封袋子装好的猫粮。他左手插了一下衣兜,拿出一袋猫粮,里面夹杂着些许鱼肉冻干。


相泽消太把猫粮放在了出门转角处的旮旯,橘猫看到后,就像两只眼睛发了光一样,“扑”了过去,bia唧bia唧地吃了起来。


相泽消太看了看狼吞虎咽的小肥猫,动作也不停,抬起脚就直接大步走。


那时的八木俊喵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把这个小鱼干能源跟丢了。


相泽消太出了门前这条路,就一直往前,直到有一个分岔路口,红绿灯的对过是一家生鲜店。


他很随意地挑了几条较上好的鱼,要了个塑料袋,就拎着鱼朝八木俊典家赶。由于八木俊典这时并没有去雄英任教,要说相识的话,应该是在一次任务中?


相泽消太并不清楚八木俊典家里有什么菜,他只是像朋友一样,到后者家里做顿饭罢了——顺便给他一条鱼。


相泽消太又不是八木俊典的专聘男佣,所以只是做完了一顿饭,顺便也解决了自己的用餐问题,便快速回家了。


然后相泽消太给的那条鱼就被八木俊典遗忘在了他家的冰箱里。


相泽消太回到宿舍楼,只见方才下楼时的那只橘猫,正趴在一个塑料袋旁边打呼。


相泽消太看了看那个放猫粮的旮旯,停下了脚步,往橘猫的方向走去。


他蹲了下来,虽然几乎没有声音,但还是被橘猫捕捉到了——尽管它睡着。


橘猫巴开眼睛,看了看相泽消太,又把头埋回自己的臂弯,任由相泽消太在自己背上撸。


相泽消太把手撤了回去,像是在思考什么。


橘猫知相泽消太没有再下手——说实话,还撸得挺舒服——便翻了个身,把肚皮露了出来。


相泽消太差点直接把它扛回家——他思考了三秒,才把橘猫扛回家。


橘猫看着相泽消太家里陌生的环境,发了发愣,但也没有多想,只是它的适应能力挺强的。


这时的相泽消太正陷在沙发里,思考着这只橘猫的名字——现在他家里已经有三只猫了,脑子里名为“取名”的文件夹,现在是一个G都没了。


相泽消太的前三只猫,是英短、曼基康和暹罗,分别叫“好使”“长腿”和“碘伏”。


名字稀奇古怪的,三只猫八竿子打不着,好吃懒做的英短,腿出奇的短的曼基康和动不动就咬人的暹罗。也许是反意?


而这只猫,无论相泽消太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自来水工人

猫的日记

*相泽喵太的日记


*


*


*


*


*


*


相泽喵太被一个金色头发的“傻子”(相泽喵太自认为这是个傻子)给收养了。


“都说了!不要把我抱起来啊!”相泽喵太被八木俊典用两只手提了起来,面对相泽喵太的反抗,八木俊典只能听到“喵喵”的可爱叫声。


“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八木俊典歪头看着相泽喵太。


“愚蠢的人类!我到你家里来当然是因为我闻到你家里有小鱼干的味道啊!!?”相泽喵太喵喵叫。


八木俊典没有管相泽喵太的惨叫,只管拎着相泽喵太上看下看。


相泽喵太是一只黑猫,有着一双亮金色的瞳,被八木俊典凑近、盯着看时,会放得好大好大。


“...

*相泽喵太的日记


*


*


*


*


*


*


相泽喵太被一个金色头发的“傻子”(相泽喵太自认为这是个傻子)给收养了。


“都说了!不要把我抱起来啊!”相泽喵太被八木俊典用两只手提了起来,面对相泽喵太的反抗,八木俊典只能听到“喵喵”的可爱叫声。


“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八木俊典歪头看着相泽喵太。


“愚蠢的人类!我到你家里来当然是因为我闻到你家里有小鱼干的味道啊!!?”相泽喵太喵喵叫。


八木俊典没有管相泽喵太的惨叫,只管拎着相泽喵太上看下看。


相泽喵太是一只黑猫,有着一双亮金色的瞳,被八木俊典凑近、盯着看时,会放得好大好大。


“喵呜!”相泽喵太挣脱了八木俊典的“怀抱”,直径奔向它闻到的有小鱼干味道的地方。


它蹲在一个白色的大冰箱前,看看冰箱门,又看看呆在客厅的八木俊典,“喵喵”叫两声:“你过来啊!给我拿小鱼干啊!”


八木俊典晃了晃头,小跑到了厨房,还踩到了相泽喵太的尾巴。


“喵!!!!!!呜…”相泽消太大叫一声,因为尾巴的疼痛感,被吓得躲到了厨房的角落里。


“诶!?对…对不起……你要吃东西嘛?”


“呜……吃啊,都弄疼我了,还不给小鱼干吗?”相泽喵太喵喵叫。


八木俊典听着相泽喵太的喵喵叫,默默打开了冰箱门。


“喵~!”相泽喵太看到了冰箱门打开,立马甩开疼痛,跑到八木俊典脚边,很敷衍地蹭了几下,然后跳到了冰………不,没跳上去。


“喵呜!?”相泽喵太质疑自己的弹跳能力。


“喵呜!喵呜呜呜!!!”相泽喵太哀嚎着,它乞求八木俊典能听懂它的话。


“冰箱里有什么值得你吃的啊……”八木俊典一边抱怨,一边在冰箱里倒腾着。


“唔…鱼!?”八木俊典惊了,他从来不吃鱼的人,冰箱里怎么会有鱼。


“好像是…相泽君给的……”八木俊典抬头望天。


“喵呜!!!”相泽喵太再一次大叫。


八木俊典回了神,“哦哦哦,鱼是吧…”八木俊典立马把鱼从冰箱里拿出来。


“鱼!!!”相泽喵太向八木俊典一扑,叼着鱼就是一阵疯跑。


“鱼都有了,还留着干嘛……”相泽喵太从八木俊典没关上的门缝里溜走了。


“…骗我小鱼……”八木俊典再一次看向天花板…


*


*


*


*


*


*


*


鸭!第一次写文,有什么写的不好的地方大家能帮我指出来吗!?(星星眼


谁是鸽手❓
恕:人间不值得,所以我自锤 【...

恕:人间不值得,所以我自锤

【第三弹,突然惊醒看见群,这不怪我,我真睡了】

【老傅那个框……我竟不知是怪老傅的气泡,还是恕的背景。所以这么久其实老傅在恕面前一直都属于——说了一阵空气——的结果了?杏花错付了解一哈?】

恕:人间不值得,所以我自锤

【第三弹,突然惊醒看见群,这不怪我,我真睡了】

【老傅那个框……我竟不知是怪老傅的气泡,还是恕的背景。所以这么久其实老傅在恕面前一直都属于——说了一阵空气——的结果了?杏花错付了解一哈?】

谁是鸽手❓

恕:人间不值得

【第二弹】

恕:人间不值得

【第二弹】

谁是鸽手❓

闲言碎语者必有一死。

而我不介意鼓动大家送你千儿八百种死法。


虽然你在众神将立的人间道上仰头攀爬。


也必不会逃过跌落泥淖荆棘死无全尸的命运。


愿狭隘与浅薄构筑你每夜噩梦缠身的藩篱。


编不出来了,老子劝你快特么安息!


简而言之一句话,再他妈搞我们家孩子,老子拼到不做人也要拉你祖宗十八代进地狱。


给老子麻溜滚蛋!


个辣鸡东西,丢人现眼。


而我不介意鼓动大家送你千儿八百种死法。


虽然你在众神将立的人间道上仰头攀爬。


也必不会逃过跌落泥淖荆棘死无全尸的命运。


愿狭隘与浅薄构筑你每夜噩梦缠身的藩篱。


编不出来了,老子劝你快特么安息!





简而言之一句话,再他妈搞我们家孩子,老子拼到不做人也要拉你祖宗十八代进地狱。


给老子麻溜滚蛋!


个辣鸡东西,丢人现眼。

叫左爷

请大神帮我P一下或者重新加工一下。有重谢 画画意境:一只童年的雷鸟穿越到现代,找到了属于它的鸟语花香。

请大神帮我P一下或者重新加工一下。有重谢 画画意境:一只童年的雷鸟穿越到现代,找到了属于它的鸟语花香。

谁是鸽手❓

圣诞节快乐!

我瞅了瞅收到的一众礼物,又瞅了瞅我的qq续火列表,再想想我自个儿拆快递时激动的心情。


我特么觉着我怎么像正在跟一群女人谈恋爱的渣女。

我瞅了瞅收到的一众礼物,又瞅了瞅我的qq续火列表,再想想我自个儿拆快递时激动的心情。










我特么觉着我怎么像正在跟一群女人谈恋爱的渣女。


谁是鸽手❓



背景音乐像是设定在特别嘈杂的环境内。


男歌手的嗓音带了些漫不经心和傲慢俯瞰。


但我最爱那段往复的间奏。


不觉间踩着刀尖,痛楚而快意的碾碎别人引以为傲的脑袋。


听来沸起血脉,蒸腾理智。


只想继续这淋漓的杀戮。


谁该下地狱。


谁该无救赎。


谁该永落幕。



背景音乐像是设定在特别嘈杂的环境内。


男歌手的嗓音带了些漫不经心和傲慢俯瞰。


但我最爱那段往复的间奏。


不觉间踩着刀尖,痛楚而快意的碾碎别人引以为傲的脑袋。


听来沸起血脉,蒸腾理智。


只想继续这淋漓的杀戮。


谁该下地狱。


谁该无救赎。


谁该永落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