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江口拓也

20200浏览    351参与
maki

要一起嗎?

*純屬腦洞 請勿上升真人

----------------

18:00,在小飯館,和宏太朗並排坐着吃完了晚飯,兩小時後還有我們倆一起的工作,今天要怎麼打發時間呢


『我可以回我家一趟嗎?』

宏太朗用左手摸著他剛裝下海鮮蓋飯的飽腹說道。


我若無其事用带着长臂的右手摸起他的肚子回答「和狗散步?」

『對,它應該吃飽了,我也是』

宏太朗的左手指尖曖昧細膩地劃上了我的手指背

『今天的量實在是太多了』

說著掐起了我的中指,疼疼疼,都是因為一時高興點了大份蓋飯嘛

「知道了知道了,別掐啦」

『吃了這麼多,要是我一會兒走不動怎麼辦』

「好吧,那要一起嗎?」

宏太朗減弱了...

*純屬腦洞 請勿上升真人

----------------

18:00,在小飯館,和宏太朗並排坐着吃完了晚飯,兩小時後還有我們倆一起的工作,今天要怎麼打發時間呢


『我可以回我家一趟嗎?』

宏太朗用左手摸著他剛裝下海鮮蓋飯的飽腹說道。


我若無其事用带着长臂的右手摸起他的肚子回答「和狗散步?」

『對,它應該吃飽了,我也是』

宏太朗的左手指尖曖昧細膩地劃上了我的手指背

『今天的量實在是太多了』

說著掐起了我的中指,疼疼疼,都是因為一時高興點了大份蓋飯嘛

「知道了知道了,別掐啦」

『吃了這麼多,要是我一會兒走不動怎麼辦』

「好吧,那要一起嗎?」

宏太朗減弱了掐我的力氣,『一起什麼?』

「你知道的吧——啊——好疼喔——」


聽罷,他擺出甜甜的眼神和笑容,溫柔看著我,然後把我的中指掐得更狠了呐————疼疼疼疼疼

『您才是知道我會這樣還逗我吧,真是拿您沒辦法』

「wwww好啦,一起坐計程車到你家,然後一起和狗散步吧」


哦,他不掐我了,變成柔柔摸著掐過的地方

那我就趁著他的手離開我之前,抓緊拉起他離開這家小飯館吧

安貝雅

/ ⋰


特別現場活動


藍光和 DVD


還有𝟜天發佈


\ ⋱


將陸續釋放


聲優發表的評論


今天是薩迦#江口拓也 🌹


✧附帶 Blu-ray & DVD 信息抽籤申請券

/ ⋰


特別現場活動


藍光和 DVD


還有𝟜天發佈


\ ⋱


將陸續釋放


聲優發表的評論


今天是薩迦#江口拓也 🌹


✧附帶 Blu-ray & DVD 信息抽籤申請券

寺言
整了一个花活,不知道打什么ta...

整了一个花活,不知道打什么tag,干脆全打上了

整了一个花活,不知道打什么tag,干脆全打上了

Gorjess

幸福 (えぐこた)

*一样是旧文了

*各种现实梗穿插


「你们两个,绝对是在交往吧——」*1


电台裡,广濑大介嚷嚷着半认真半玩味的探究,眼底的精光谜一般发散。


不愧是被粉丝称作警察的大介,这种时候一点也马虎不得。


「欸?为什麽会这样认为?」


「我们俩到底做了什麽?」


半以鼻腔发出喷笑,半以口舌弹出质疑,江口拓也与西山宏太朗放纵恣意地驳斥广濑大介,却未以一个明确回复制止广濑——


不对,其实是有的。


江口拓也第一时间就说着「なんで?ありえない!」,而西山一如往常遵循神祕主义,回复着「え?え?」等无济于事......

*一样是旧文了

*各种现实梗穿插












「你们两个,绝对是在交往吧——」*1



电台裡,广濑大介嚷嚷着半认真半玩味的探究,眼底的精光谜一般发散。



不愧是被粉丝称作警察的大介,这种时候一点也马虎不得。



「欸?为什麽会这样认为?」



「我们俩到底做了什麽?」



半以鼻腔发出喷笑,半以口舌弹出质疑,江口拓也与西山宏太朗放纵恣意地驳斥广濑大介,却未以一个明确回复制止广濑——



不对,其实是有的。



江口拓也第一时间就说着「なんで?ありえない!」,而西山一如往常遵循神祕主义,回复着「え?え?」等无济于事的话。



这也让江口十分崩溃。



「喂,你倒是反驳一下啊——」



他真的挺喜欢看前辈笑到缺氧拿他没办法的画面。



也喜欢他恼极了却打他不得的模样。



因为他坚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两人之间的爱啊。





犹记得那时,自己失去房子,江口一口轻松说着「没事,来我这」的模样*2。一般来说,是不可能轻易对后辈说出这种话的吧?就算是同龄朋友也一样,儘管西山自认当时两人的感情已经到了熟稔程度,还是难以接受这种突破距离的亲暱——



要早起一睁眼、睡前最后闭眼,都看到同一个人,呼吸同样的空气,何等痛苦啊。



要拉下脸来打扰别人、麻烦别人,也不是一件挺容易的事。



不过最最不解的,还是江口辈先的价值观。



——到底是如何生存至今的啊?



简直不是一个常识人。



「不不、不用了,太麻烦前辈您了……」



实在无法想像自己与一个人共同生活的画面。



何况还是公司裡的前辈?太踰矩了。



太踰矩了——



当时的他是想都想不到,接下来他们将朝夕相对一个月,甚至悄悄在心中萌生了地久天长。



如果一个月——没有这麽短就好了。





「其实延长也可以啊。」*3



清晨,两人难得有空共享早点,不再因为错开的工作时间与各自的酒会错过彼此,两人相视无言了好一会,西山吃着江口特地买回来的麵包,却听到江口抛来这麽一句——



延长,也可以??



不不,完全不是可以的事情吧——



「辈先……难不成是喜欢上我了……」



「いやいやいや!不要乱说话啊喂!只是叫你不用那麽赶而已!」



前辈一脸夸张地反驳,帅脸扭曲到紧绷的地步,可是西山怎麽看那张脸就是怎麽好笑。



叫嚷时像动物园大猩猩的前辈,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温柔——



啊啊,现在前辈没有戴眼镜,也没有带隐眼,是毫无防备、毫无紧戒的模样*4。



不论何时,还是要说——感谢前辈愿意对我展露这样的一面。



「不好意思再继续麻烦啦……而且接下来前辈也要出外景不是吗?」



年末时节,要我独守空闺,总有些寂寞。



还不如离开曾经共同生活过的房子——免得睹物思人。



「嗯嗯——我是无所谓啦……」



江口一脸呆滞地啃着早点,并不十分理解西山执意要早一天搬出去的理由。一开始,不就是因为往来麻烦,才特地搬进的吗?现在又要搬回老家,再从老家搬到新家——



理解不能啊。



小孩子弯弯绕绕的心思,果然难以参透。



「不过是差了五岁……」



「啊!ぱいせん,刚刚把我当成小孩子吧?不可以啦——」



气鼓鼓地扑到对方身上打闹,享受拳打脚踢的畅快,以及对方又是尖笑又是无奈的反应,西山真的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赖,可是——



不管是浴室裡成双成对的牙刷,空旷大床上两人一边恰好的位置,收衣服时顺势收取的两人份,还是领取外卖时有人帮忙开门的方便——



这样的事物,都不是亘久而绵长的。



并非稳定——而是旦夕消逝的虹彩。



正如那极为稀有、难得一见的温柔,不仅仅是对着自己一样,江口辈先的宠溺让人心醉神迷,危险的感觉也如过眼云烟——



须要一併消除。



不消除的话——就会沉溺。



「不管如何,身边有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吧?」*5



「咦?啊啊,欸。」



「真是奇特啊,本来以为这辈子不会体会到的。」



「是这样吗?前辈的话,一定——」



「因为你想嘛,我这种人,怎麽可能结婚呢。」



西山宏太朗僵硬了一下。又来了,えぐちたくや的迷言砲,然而他却也听之任之,成为一种享受。



说得也是,把金钱消耗在供养后辈上,存款为零的前辈,怎麽可能结婚呢。



所以,在那一天到来前——



「感觉,我快要被你单膝下跪了啊。」*6



「不不不不……开什麽玩笑。」



两人嬉笑着怒骂着,那不管外头日升月落、隔绝红尘凡俗的时光,确实稀缺且精彩。



以后还能像这样两个人相视而笑吗,或者是找到哪个人,代替曾经获得的感受,重新体验一加一大于二的美好……



还能有哪个人——给予我这样的感受?



「えぐちぱいせん呐……」



「好き」这种话,就算不说出来,你也应该明白的吧?



「俺も」也不需要听到类似的回应——



相互牵繫的两颗心,早已疯狂诉说出彼此。



刻划着对方模样,一举手一投足,都在震颤爱语——



叫嚣着、再靠紧一点,再延长一点,再让我亲近你一些。



因为这样相见恨晚的熟稔,绝对是上辈子续来的缘分。



得好好地、牢牢地攒紧在手心,再也不放开。



(END)











*1电台实际发生的事,大介警察是cp粉头


*2着名同居梗


*3江口实际说过的话


*4西山曾经说过的令他心动的场景,激萌


*5江口实际说过的话


*6西山实际说过的话







虽然萌江西的各位应该都知道,为了以防新朋友误解也为了安利(喂),特在此注明~


希望不要有压力地看完🙏

橙心动漫
声优电台:这是同一个人的声音你敢信?!为什么说声优都是怪物!
声优电台:这是同一个人的声音你敢信?!为什么说声优都是怪物!
沒睡飽💤
呃⋯畫了怪東西:D 看宏醬的た...

呃⋯畫了怪東西:D

看宏醬的たろ森玩恐怖遊戲🎮 

鬼衝出來的瞬間👻

一看到那個大長腿立馬聯想到江口www

呃⋯畫了怪東西:D

看宏醬的たろ森玩恐怖遊戲🎮 

鬼衝出來的瞬間👻

一看到那個大長腿立馬聯想到江口www

小白云说影视
间谍过家家:顶尖特工开课了,教你一周之内组建家庭
间谍过家家:顶尖特工开课了,教你一周之内组建家庭
sanchi3777

◐作词/曲:滝沢 章

◐原唱:篁志季(cv 江口拓也)

世良里津花(cv 花江夏树)

村瀬大(cv 梅原裕一郎)

奥井翼(cv 斉藤壮馬)

◐Cover/和声/Mix:37


完整版见b站 https://b23.tv/97qJwIY


◐作词/曲:滝沢 章

◐原唱:篁志季(cv 江口拓也)

世良里津花(cv 花江夏树)

村瀬大(cv 梅原裕一郎)

奥井翼(cv 斉藤壮馬)

◐Cover/和声/Mix:37


完整版见b站 https://b23.tv/97qJwIY

势多川りかかかaa

转自推特

massu的蓝礼服真的好看!

标签有上限没打完tag致歉


转自推特

massu的蓝礼服真的好看!

标签有上限没打完tag致歉


°千代(娜坑外勿关)

【えぐこた】同居二三事(四)

(一)链接 

(二)链接 

(三)链接 

有自己歪歪成分存在,请勿上升到蒸煮——!


〈关于泡面〉

(b站有熟倒垃圾+自己歪歪)

    「好饱…」

    吃了四桶小杯面的宏太朗半躺在沙发上,像一只慵懒的猫,身上还穿着那条被江口怀疑是女士睡衣的睡裤。【同居二三事(二)自己歪歪的片段】

    「谁让你非要买四个。」江口也刚好吃完了自己的。

    「没办法,突然四种口味都很想吃嘛…...

(一)链接 

(二)链接 

(三)链接 

有自己歪歪成分存在,请勿上升到蒸煮——!



〈关于泡面〉

(b站有熟倒垃圾+自己歪歪)

    「好饱…」

    吃了四桶小杯面的宏太朗半躺在沙发上,像一只慵懒的猫,身上还穿着那条被江口怀疑是女士睡衣的睡裤。【同居二三事(二)自己歪歪的片段】

    「谁让你非要买四个。」江口也刚好吃完了自己的。

    「没办法,突然四种口味都很想吃嘛…」宏太朗顿了顿,「感谢辈先帮我吃了一部分,才没有浪费~」

    就在不久之前,宏太朗委婉地逼迫着江口把四种口味的泡面每个都吃了小一半。

    「明明是被迫的…」江口嘟囔,「喂,刚吃完了不要就这么躺着,起来走一走。」

    「诶~」宏太朗并没有动。

    「真的是…」江口嘟囔着,把杯面残骸拿到了厨房并排摆齐,宏太朗从客厅跟了过来。

    「又要风干吗?」

    「是这样没错…」

    「如果我偷偷倒掉你会生气吗?」

    「不会啊,因为我不会强迫别人和我一样…但是当我面不可以!」

    宏太朗意味深长地哦了一下,「所以辈先的意思是,我可以背着你偷偷做坏事这样吗?」

    「不要做啊!」江口喊完顿了顿凑到宏太朗耳边压低了声音,「不过如果你要是做了就掩盖好自己的罪行,不然我会惩罚你哦~」

    宏太朗歪了歪脑袋,避开了江口,「那个,江口桑,这是什么bl drama嘛?」

    「才不是!我是说不要当我面把油倒进去啦!」

    「哦…」宏太朗端起一个泡面桶做出要往下倒的样子,江口抱着胳膊在旁边看着他,一副我看你倒不倒的样子。

    宏太朗尝试着往下倒了一滴,江口瞬间炸毛,把泡面桶从他手里抢走之后推着他出了厨房,一路推到了沙发上。

    「江口桑,现在是要开始惩罚我了吗?」宏太朗半躺在沙发上咯咯笑着。

    「是的,你给我做好觉悟。」江口压低了声音。

    「好有趣的样子,我这样躺着可以吗?还是应该趴着?」说着宏太朗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把屁股撅了起来。

    江口抽了抽眉角,「咩——真的是,宏太朗你就是欠打。」江口无视了撅着屁股的宏太朗。

    「诶~明明我都已经做好被打的准备了,辈先是舍不得下手了吗?」

    「你好吵!」

    江口又一次落荒而逃,只留下了宏太朗咯咯咯的笑声。



〈关于早回家〉

(挺多地方提到过江口回家很晚+自己歪歪产物)

    「江口桑,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跟你说。」

    大概是因为宏太朗的语气太过郑重,正在浇花的江口回头看了看他。

    「以后可以早点回来吗?明明我在家里,辈先却要到外面和别人玩。」

    宏太朗说得很委屈,而且貌似也没有说错什么,于是江口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也不算玩吧…这是应酬,应酬!」

    「诶~因为都是外人,所以需要应酬,我的话就不需要了嘛?」

    又是一句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仔细一想各种意义不明的话语。

    「西山宏太朗。」江口用宏太朗的名字起了个话头,表情变得认真又郑重。

    「怎么了,江口拓也先生?」

    「你…乖一点。」

    宏太朗没想到,这个人会在叫了自己大名之后,又用着这样严肃的语气说出了这种话,他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有奖励吗?」

    「当然没有!」江口回答的很快。

    「诶~乖乖听话竟然没有奖励吗?那下次江口桑应酬的时候我可以打电话回去吗?像妻子那样,」宏太朗掐细了嗓音,用了一种奇怪的调调,「哦我的夫君大人,已经这个点了您还没有回家吗?您又是约了哪个在我面前就会变得黯然失色的女人在一起呢?」

    江口皱眉,似乎是在想宏太朗这样做的后果,又似乎是在重新思考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奖励。

    「这样吧!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惩罚一下晚回家的前辈。那么来吧!江口桑,惩罚你自己和奖励我,你选择哪一个!」

    气氛莫名燃了起来,「等,等一下!那肯定是奖励你啊,我怎么可能选择惩罚自己,你这样就是为了让我奖励你才出了这样的选择题吧,最后还不是要奖励你!」江口不满地嚷嚷。

    「毕竟我现在可是听话的宏太朗。」

    「也许你也可以不听话一点,你刚刚说的那个我感觉可行。」

    「诶?」宏太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那个啊!」江口也掐细了嗓子,学着宏太朗奇怪的调调开口,「哦~我的夫君大人~」

    「诶??这样,这样没事吗?」宏太朗没想到自己随口的恶搞设想,江口竟然想让他成真。

    「也许他们会吓一跳吧,然后会问我是谁,我就会故作惊讶地告诉他们,宏太朗的声音你们都听不出来了吗?」

    「会吓他们一跳吧…」

    「会的吧,呵呵呵呵呵…」

    于是,这天之后的第二天,早早回家的江口吓了宏太朗一跳。



〈关于称呼〉

(完全自我歪歪)

    「呐江口桑,你有没有注意过我们对对方的称呼。」

    「称呼?」

    「对,称呼。」

     一般来说宏太朗会称呼江口为「江口先生」或者「前辈」,撒娇或者恶作剧的时候会称呼他为「辈先」。而江口则是直接叫宏太朗的名字,在很久之前没有那么熟的时候倒是有跟随其他人一样叫宏太朗「宏酱」呢。不过在大家都这样叫宏太朗的情况下,原本亲昵的「宏酱」也显得一般般了,倒不如直接叫名字显得亲切。

    「怎么,宏太朗是想对我换个称呼吗?」

    「毕竟我们需要些新鲜感,才能走得长久。」

    这发言很怪,但江口很喜欢。

    「那你说说看,有想到什么新称呼吗?」江口饶有兴趣。

    「一般都是以名字为基础再衍生出来的别称,例如工口先生。」

    「这个就不用多提一嘴了吧!」

    宏太朗盯着江口,似乎是在认真思考,终于在沉默思考了两三分钟之后,宏太朗给出了答案,「不如就叫拓也吧!」

    「只是这样?!明明你思考了那么久!」江口似乎是对这个答案有些不满。

    「不然前辈想让我怎么称呼你呢?」

    「拓也好像也不错,毕竟我就是叫你宏太朗的,不过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之前粉丝写的那个bl小说段子。」

    宏太朗笑翻了,「我就是想到了那个才说的。」

    「果然,宏太朗你对我有所企图吧!」

    「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吗?看来为了自证清白我今晚要在沙发睡一晚了。」

    「随便你…喂,回来啊!」

青薏

我放一个考哥在这

我放一个考哥在这

°千代(娜坑外勿关)

【えぐこた】同居二三事(三)

(一)链接 

(二)链接 

有自己歪歪成分存在,请勿上升到蒸煮——!


〈关于洗澡〉

(到处都是熟肉,经典场景)

    「辈先——辈先~」宏太朗冲着玩手机的江口打了个招呼。

    此时的宏太朗正在江口有点工口的浴室里泡澡,透过浴室透明的玻璃门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江口在干什么。

    宏太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江口,只是看到了他在那里,就突然想打个招呼罢了。

    而江口,听到宏太朗的声音抬...

(一)链接 

(二)链接 

有自己歪歪成分存在,请勿上升到蒸煮——!



〈关于洗澡〉

(到处都是熟肉,经典场景)

    「辈先——辈先~」宏太朗冲着玩手机的江口打了个招呼。

    此时的宏太朗正在江口有点工口的浴室里泡澡,透过浴室透明的玻璃门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江口在干什么。

    宏太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江口,只是看到了他在那里,就突然想打个招呼罢了。

    而江口,听到宏太朗的声音抬头,光着身子的宏太朗一脸开心,坐在浴缸里冲他挥手。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幼稚园等待妈妈来接的小朋友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妈妈一样。

    江口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结果门是锁着的。

    「开,开什么玩笑!」江口执着的拧着门把手,宏太朗趴在浴缸上笑的不成样子,于是江口也跟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我又没有让辈先过来,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嘛。」宏太朗把下巴放到了胳膊上。

    「我也只是以为你有什么事!」江口终于放弃了开门,隔着玻璃对着宏太朗解释。

    宏太朗意味深长的哦了一下,江口有些恼羞成怒,「只是在担心你而已!」

    宏太朗又意味深长的哦了一下,江口决定放弃和这个小恶魔争论,回到沙发上继续玩手机,他决定无论如何都不再理宏太朗了。

    十几分钟后,宏太朗洗完澡出来,叫了他一声,江口没有理,于是宏太朗又叫了他一声「辈先」,江口忍不住抬了头,然后江口就后悔了。

    这家伙浴巾不好好裹在身上竟然拿在手里!这是要干什么?!江口在心里叫唤。

    「辈先,多谢款待~」说完宏太朗就转身回了卧室,因为浴巾是挡在胸前的,所以转身后,后面完整的暴露在了江口的视线里。

    「喂————」江口发出标志性羊叫,然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句话不该由我来说吗?毕竟看到了这样一副惊艳的景象。





〈关于睡迷糊的抱抱〉

(えぐこた女孩绝不认输太太禁断系列35集)


    大概是因为白天的时候累到了,今天的宏太朗睡着的有些早。江口看着宏太朗的后脑勺,听着他均匀舒缓的呼吸声,感觉莫名的安心。

    就在这个时候,宏太朗翻了个身,然后一把抱住了江口。江口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宏太朗的腰,几乎同时他感觉到宏太朗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起来,大概是清醒了,江口在心里想。

    但是,两个人都没动,保持着宏太朗抱着江口、江口的手搭在宏太朗腰上的姿势。

    事实上,在抱上江口的一瞬间,宏太朗就已经醒了,原本想着再若无其事的翻回去,结果江口非要拍他两下,这下好了,这个意味不明的拍拍…还有,他要什么时候翻回去才显得不是那么刻意呢?

    又僵持了一分钟,宏太朗投降了,短短的一分钟时间他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再这样下去整个人就要烧没了。

    宏太朗做出一副被热醒了的样子,撕开了嘴上的胶带,一边说着出了好多汗啊一边逃进了浴室。

    江口听着那个人一连串的动静,终于忍不住把被子盖过了头,然后颤抖着笑了起来。怎么办,这个人,也太可爱了吧?!

    差不多十分钟后,宏太朗从浴室出来了,带着熟悉的沐浴露味道轻手轻脚地钻进了被子里,终于躺平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喂——」江口突然出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效果惊人。

    宏太朗猛的回头,「江口桑竟然还没睡着。」

    难得看到宏太朗这么狼狈,江口睡意全无,忍不住想逗逗他,「嗯,本来要睡着了的,但是宏太朗突然抱住了我,所以…」

    宏太朗默了默翻了个身正对着江口,然后伸手揪住了江口睡衣的第二颗扣子,「呐,辈先,我抱你,所以你兴奋了吗?」

    宏太朗用他带笑的眼睛看着江口,江口完全抵挡不住,这也太诱人了吧?!「只是被你弄醒了,竟然那么使劲的抱上来。」

    「哼哼,辈先也许你也该去洗个澡,降降温。」

    说完宏太朗就翻了回去,背对着江口心满意足的接着睡了。

    江口怒,他才没有兴奋得硬起来好不好!

    不过算了,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毕竟这样惊慌羞涩的宏太朗可太难得见到了。

    这么想过之后,江口也心满意足的睡了。




〈关于睡迷糊的屁屁蹭腰〉

(えぐこた女孩绝不认输太太禁断系列35集+自己的歪歪)


    因为江口和宏太朗一直是盖一床被子睡觉的,所以两个人睡觉的时候中间隔了很大的距离,甚至可以再塞进去一个人。如果不这样的话,就很容易发生上次的抱抱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上次的抱抱事件发生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刻意的把这个距离又加大了一些,几乎可以说是到了极限的程度,于是还出现了江口睡了一半掉到地上的情况。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那就不应该出现眼下这种情况啊,这也太糟糕了!江口紧锁着眉头有些想不明白。

    此时,宏太朗的屁股正蹭着江口的腰,而且似乎还嫌这样不够,连后背和腿都贴了过来。

    喂喂…再这样下去他可真的要硬了…

    江口的大脑快速运转,要如何处理眼前的这种突发状况。然而办法还没想出来,宏太朗又做出了糟糕的举动。

    「唔…」宏太朗哼唧了两声,然后翻了个身依偎到了江口怀里。江口感受着宏太朗的体温突然意识到,宏太朗好像发烧了。

    他赶紧摸了摸宏太朗的额头,好像确实有些烫。

    真的假的…怎么会突然发烧?!江口在心里叫唤,他们又没做什么容易发烧的事情!

    「喂,宏太朗,醒一醒。」江口摇了摇宏太朗。

    「…嗯?」宏太朗睁开了眼,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整个人贴在江口身上了。

    「你发烧了,我去给你买药。」江口刚坐起身就被宏太朗环住了腰,江口回头,「怎么了?」

    宏太朗晕晕乎乎的红着脸也不说话,就是拽着江口的腰不撒手。

    「乖,我去给你买药。」江口的语气难得的正经又温柔,但是动作一点也不含糊,使劲把宏太朗的手给扯了下去。

    「辈先,一起。」像蛇一样的宏太朗又缠了上来,因为嘴上的胶带还没撕开,说的话很是模糊不清,江口小心地把宏太朗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所以宏太朗又变得粘人了,就像喝醉了的时候,有借口可以无理取闹一样。

    江口叹了口气,瞅了瞅窗子外面,11月的夜并不适合一个发烧的人待在外面。

    「一起吧。」宏太朗的声音适时响起,江口又叹了口气让他换衣服。

    宏太朗换完衣服准备喊江口出发,江口却摆了摆手让他过去。宏太朗听话的走了过去,刚走到江口面前,就被江口套上了围巾和帽子,「是不是又想用锁骨勾引我,露出这么多。」

    难得的宏太朗没有呛回去,而是低头摸了摸围巾冲江口笑了笑。

    太犯规了这个人,好可爱!!江口在心里尖叫,面上却不懂声色把眼前人的帽子又往下压了压,然后又拿出了一个外套裹在了宏太朗身上。

    「太,太多了,我要不行了…」

    嗯,果然没烧糊涂,是宏太朗一贯地黄腔。「宏太朗乖,回来奖励你吃香肠。」江口顺着宏太朗的话说了下去。

    「诶~辈先的香肠吗~」已经变成熊的宏太朗笑嘻嘻地问。

    「嗯没错,所以就老老实实这样出门吧。」江口拍了下宏太朗的后背,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好~冷——」宏太朗往江口身上靠了靠,江口斜眼看了看宏太朗,犹豫了一下伸手把人揽到了怀里。

    「看在你生病的份上,特意照顾你一下。」

    「哦~江口桑是在解释什么吗?」

    「闭嘴啊!」

    江口的脸红得跟宏太朗一样,宏太朗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说谎脸红了吗这是?好吧,是辈先好心,在陪着我发烧。」

    江口别过脸,轻哼了一下,只是搂着宏太朗的手更紧了。





沒睡飽💤

江口拓也誕生祭2022.05.22《下篇》

真人聲優cp介意者慎入👐

-

甜蜜蜜吃蛋糕🍰(⁎⁍̴̛ᴗ⁍̴̛⁎)

江口拓也誕生祭2022.05.22《下篇》

真人聲優cp介意者慎入👐

-

甜蜜蜜吃蛋糕🍰(⁎⁍̴̛ᴗ⁍̴̛⁎)

沒睡飽💤

江口拓也誕生祭2022.05.22《上篇》

真人聲優cp介意者慎入👐

-

被我拖了三個月才畫完w

今年江口生日沒看到えぐこた放閃

於是產出這篇滿足自己的私心(˶‾᷄ ⁻̫ ‾᷅˵)

江口拓也誕生祭2022.05.22《上篇》

真人聲優cp介意者慎入👐

-

被我拖了三個月才畫完w

今年江口生日沒看到えぐこた放閃

於是產出這篇滿足自己的私心(˶‾᷄ ⁻̫ ‾᷅˵)

💅🏻
💐 ​ ​​[健康幸福] ​...

💐

​​[健康幸福]

​​[永远快乐]

这边也来发发~居然忘记七夕的时候发了!

前段时间的送花问题好喜欢!


💐

​​[健康幸福]

​​[永远快乐]

这边也来发发~居然忘记七夕的时候发了!

前段时间的送花问题好喜欢!


喂自己袋Nacl

某人表面是黑帮实际是间谍

我现在才知道《间谍过家家》里的劳埃德·福杰和《东京卍复仇者》里的半间修二是同位声优(CV:江口拓也)

我现在才知道《间谍过家家》里的劳埃德·福杰和《东京卍复仇者》里的半间修二是同位声优(CV:江口拓也)

神威贤人

这张egu和良平真的太帅了O(≧▽≦)O

 (p2附赠考哥.jpg)

自从粉上江口拓也 被推送了不知多少有关声优的内容就又记住了不少声优,然后看日漫可以说走到哪都带着考哥.jpg

这张egu和良平真的太帅了O(≧▽≦)O

 (p2附赠考哥.jpg)

自从粉上江口拓也 被推送了不知多少有关声优的内容就又记住了不少声优,然后看日漫可以说走到哪都带着考哥.jpg

sanchi3777

DARK MOON ANGEL


◐作词/曲:滝沢 章

◐原唱:篁志季(cv 江口拓也)

世良里津花(cv 花江夏树

◐Cover/和声/Mix:37

DARK MOON ANGEL


◐作词/曲:滝沢 章

◐原唱:篁志季(cv 江口拓也)

世良里津花(cv 花江夏树

◐Cover/和声/Mix:37

易冉已饱Zaria

没有人觉着这俩声优同框超养眼吗😍

都二搭了很难不磕

西柳,浅嗑一口

虽然但是,我不止想让他们三搭

egu和沙织姐姐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没有人觉着这俩声优同框超养眼吗😍

都二搭了很难不磕

西柳,浅嗑一口

虽然但是,我不止想让他们三搭

egu和沙织姐姐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