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江添

41.6万浏览    16571参与
饮水投生

花都开好了/5

•ABO世界观

•冰薄荷Alpha添×甜牛奶Omega望

•非原书背景

•打链接太累了,看前几篇不妨点点合集……

•小甜饼 出场角色都温柔可爱


-

盛望没想到高考结束醉宿的体验还能再来一次。


明明昨晚活蹦乱跳的,怎么一觉醒来反而问题都来了?第一次发情期不用抑制剂而靠热心市民帮助,咬一下威力那么大的吗?


闭了几秒眼睛,眩晕感褪去了些,盛望努力缓过来,下意识打开了微信,二十八条新信息让他一愣。


其中有二十七条都是彭榭的。

盛望皱着眉头看完,大概了解了。合着那人看到自己发情期被别人架走急得不小心把手机滑到汤里,大步追出来逢人就问有没看到盛望,...

•ABO世界观

•冰薄荷Alpha添×甜牛奶Omega望

•非原书背景

•打链接太累了,看前几篇不妨点点合集……

•小甜饼 出场角色都温柔可爱


-

盛望没想到高考结束醉宿的体验还能再来一次。


明明昨晚活蹦乱跳的,怎么一觉醒来反而问题都来了?第一次发情期不用抑制剂而靠热心市民帮助,咬一下威力那么大的吗?


闭了几秒眼睛,眩晕感褪去了些,盛望努力缓过来,下意识打开了微信,二十八条新信息让他一愣。


其中有二十七条都是彭榭的。

盛望皱着眉头看完,大概了解了。合着那人看到自己发情期被别人架走急得不小心把手机滑到汤里,大步追出来逢人就问有没看到盛望,才堪堪找到医务室,没想到医生说里面有和盛望信息素契合度很高的alpha在释放信息素来抚慰,不方便让外人进去,彭榭说我是beta也不行吗,医生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说我也是beta你看我进去了吗,就算你是他对象也不行。


挺糟心的事儿,被彭榭这个从小到大自带喜剧效果的人绘声绘色地一说,盛望没忍住笑了一会儿,才想起给他回了句,我好着呢,别担心啦。


还有一条信息来自陈沐阳。

盛望有些意外。这是被他拒绝的追求者之一。入学以来对盛望示好的alpha、beta太多,凭心而论,质量都挺好,毕竟质量不好的也都有自知之明,盛望十分臭屁地想。盛望记得他外表出众,常年出现在表白墙上。更让这位小有名气的来自对他表白失败的人都爆料——他有一位“很喜欢而且会还喜欢很久”的omega。不过,只有盛望知道他指的就是自己,这样温和而礼貌的喜欢让盛望很有好感。


盛望曾经拒绝他的理由是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并且感觉在工作稳定、未来有保障之前没这个想法。他听完调整了一会儿情绪,认真地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坦诚告诉我,请相信我不会让我的喜欢再给你带来任何困扰了。他太礼貌了,盛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以前也没有困扰。


他找我说什么?盛望点开聊天框。


是学生会的事。上周大一新生第二批入学生会申请,盛望考虑到上能多学一点是一点,而且说不定对自己可能从事的工商管理有帮助,就申请了学生会外联部。


难道通过了?


盛望继续往下看。对方告知下个月第一个周六晚有新人聚餐,在山深处,十几个人,不正式,还打算吃完去来局剧本杀。


盛望认真读完信息,回了句客气的收到谢谢,才意识到刚才心跳得有点快。最开始盛望以为是和对自己有好感的异性联系时的兴奋,但慢慢辨别出,那一刻更多的感到紧张和惶恐,甚至害怕担忧他再次示好。


盛望虽然没谈过恋爱,但由于从没缺过追他的人,所以在拒绝人这儿是个老手,委婉的,直接的,严厉的,开玩笑的,什么样的人适合什么样的拒绝,他很清楚,也都试过。


如果只是不想接受他的爱意,为什么会有一瞬间的惶恐和心虚?


“抱歉,我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并且感觉在工作稳定、未来有保障之前都没这个想法。”

盛望忽然记起自己半年前拒绝陈沐阳的话。


他又想起昨晚那条回宿舍的路,两个在暧昧的路灯下时而分离时而纠缠的人影。


又是江添啊。


-

之后的一个月,江添总是出现在盛望的生活里,眼见的占少数,更多的是耳闻。


比如——


“哎哎哎听说没,今年的大四毕业晚会医学院表演医院丧尸题材的小品。”

医学院——江添。


“这周终于不爬山啦,去江边采景。”

江边——江添。


“亲爱的!过生日的蛋糕要什么味的?……薄荷呀,好的好的。”

薄荷——江添。


…………


偶遇的两次,一次在篮球场,一次又在食堂,都被盛望很快避开了,固然没来得及看到江添的表情。


书桌上的小台历翻到三十一号,盛望呆呆地盯着“31”,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好的一个月冷静期到了,渴望接近江添的心情越来越迫切,看来不是一时冲动了,是真的喜欢,而且是非常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有空就满校园地逛,希望能“偶遇”江添,无奈感慨造化弄人,想见时偏偏连个影都看不见。


一天午后,迷迷糊糊间他做了一个梦。


他凑在江添身旁纳凉,尽管那人易感期提前也忍受着,没有一脚把自己踢开;


轻颤的手腕上的小痣,和当时要命般汹涌的情热;


江添在医务室陪他,他的身体一半在霞光里,一半在阴影中,梦给这样唯美的画面增添了些神圣的意味……


盛望惊醒了,他会不会有一瞬间,也喜欢我?


-

这天下午恰好没课,盛望一觉睡到傍晚,觉得有些饿了,正准备点些外卖,无意中看到被拉进了两个微信群,一个是“学生会外联部”,一个是“学生会总群”。


江添也是学生会的吧?怎么才意识到呢。


盛望太激动了,以至于手指有些不听使唤,颤颤巍巍点了好多次才点开“群成员”。


群主——外联部主席 江添


难言的欣喜一下子涌上心头,他反复确认了好多遍自己没看错。这么说,马上就能以外联部成员的身份和江添共事了,不,马上就可以在聚餐上见到江添了!

拾南

“人间盛望,故里江添。”


尝试了美工笔,写了好多张,慢慢发😂


红蓝拿图,禁商禁二转二改

“人间盛望,故里江添。”


尝试了美工笔,写了好多张,慢慢发😂


红蓝拿图,禁商禁二转二改

木浅言

假如结局是be

假如某某的结局是be:

每逢节假日江添都会默默给盛望发信息,冷静而又克制的在节日快乐里诉说着对盛望的眷恋,江鸥住在医院不能接受现实。“望仔,对不起,这次是我先松的手。”                    

盛望玩命似的工作终于玩垮了自己的身体,医院纯白的天花板显得那般冰冷“哥,这次,我可能等不来你的失物招领了。”


假如awm绝地求生结局是be:

于炀没去参加hog的青训,祁醉不曾向......

假如某某的结局是be:

每逢节假日江添都会默默给盛望发信息,冷静而又克制的在节日快乐里诉说着对盛望的眷恋,江鸥住在医院不能接受现实。“望仔,对不起,这次是我先松的手。”                    

盛望玩命似的工作终于玩垮了自己的身体,医院纯白的天花板显得那般冰冷“哥,这次,我可能等不来你的失物招领了。”


假如awm绝地求生结局是be:

于炀没去参加hog的青训,祁醉不曾向任何人提过,曾经有人扰乱过他的心房。神之右手终成传奇,只是老了之后,祁醉有时会忽然想起那个曾骗他的人“我怎么就会对他念念不忘呢?”                     

于炀离开后没再见过祁醉,也找不到他的消息,只能从赛事上尽力去观看他的生活。在祁醉退役后,于炀再也得不到祁醉的消息,在许大伟再一次找他要钱时,拿着棒球棍打死了他。于炀被捕了,无期徒刑。“祁醉,我爱你。当年我没有骗你。”


风过林梢

【某某】我的网友竟是他

  第八章 醉酒之后

  

      人物归木苏里,ooc算我的

  

  从烧烤店出来,盛望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了。但他依然强撑着面对高天阳关切的询问,说:“没事儿,我还能再喝。”

  江添对众人说:“你们先走吧,我送他回宿舍。”

  众人走后,江添站在盛望面前。从盛望坐着的角度仰视过去,能看到他轮廓清晰的下颚以及少年期突出的喉结。

  盛望愣了愣。

  “能走吗?”

  盛望现在思绪迟缓,这三个字都得在脑子里转几遍才能转出意思来。他现在坐姿很不端正,一条腿踩在椅子边缘,因为头晕,下巴直接抵在膝盖上。

  “……...

  第八章 醉酒之后

  

      人物归木苏里,ooc算我的

  

  从烧烤店出来,盛望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了。但他依然强撑着面对高天阳关切的询问,说:“没事儿,我还能再喝。”

  江添对众人说:“你们先走吧,我送他回宿舍。”

  众人走后,江添站在盛望面前。从盛望坐着的角度仰视过去,能看到他轮廓清晰的下颚以及少年期突出的喉结。

  盛望愣了愣。

  “能走吗?”

  盛望现在思绪迟缓,这三个字都得在脑子里转几遍才能转出意思来。他现在坐姿很不端正,一条腿踩在椅子边缘,因为头晕,下巴直接抵在膝盖上。

  “……我现在好像不太行。”

  人喝完酒后思绪真的会短路,然后在被莫名其妙的接到其他轨道上。

  盛望迟钝了一下,脱口而出:“要不然你抱我回去吧?”

  要不是因为盛望现在处于醉酒状态,江添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行行行,你先起来。”江添不太怎么会照顾人,他把盛望从板凳上拖了起来。

  盛望跟着江添往外走,其实准确来说是江添拖着盛望走。

  刚过校园大门,盛望突然挣脱了江添的搀扶。

  他突然对江添说:“你手机呢?”

  “你又要干嘛?”

  “拿出来拍一下。”

  “拍什么?”江添一脸的问号。安为了配合醉鬼,他还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点开相机后镜头对向盛望。

  镜头里的盛望站在校园的路灯底下。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他先是向前走着,然后又扭头对江添灿然一笑:“你看,虽然我喝了很多酒,但是我路走的很直。”

  “我算是相信你喝醉了。”江添一脸的无语。

  “愣着干嘛,拍下来。”盛望突然翻脸,不高兴了。

  “……”

  “行,拍下来。”江添估计自己半辈子的耐心都赔在这里面了。

  回到宿舍盛望用自己最后的意志力撑进浴室洗了把澡,然后倒到床上就睡了。江添也被这醉鬼折腾的不行,简单冲了把澡也睡了。

  谁也没有注意走之前通风未关上的窗子,和盛望未盖好的被子。

  

  

不知名w.

“以后的日子里,你可以大胆做自己,因为我永远在爱你。”


望仔视角在彩蛋(不想破费的宝贝可以去小红薯,有更新)

“以后的日子里,你可以大胆做自己,因为我永远在爱你。”


望仔视角在彩蛋(不想破费的宝贝可以去小红薯,有更新)

风过林梢

【某某】我的网友竟是他

  第七章 班级聚会(下)

  

  人物归木苏里,ooc算我的

  

  附中校门口的那些店的生意和其他地方相反,人家是放假的时候最热闹,他们是上学的时候最热闹。

  盛望看着同学们心想幸亏有老板开后门,给A班留了最大的地方。看着乌泱泱的人头往里面涌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只剩下倾巢而出这种词了。

  “你们班感情可以啊。”赵曦感叹了一句。“一般来说一个班能到一半就很不错了。”

  “那是我们班同学感情好。”高天扬说。

  “行,你们先吃着,我让人去加货了。”赵曦回答道。

  “一会儿吧,不急。”盛望说。

  高天扬从包间探出头来:“什么加货?”

  “怕你吃垮全店......

  第七章 班级聚会(下)

  

  人物归木苏里,ooc算我的

  

  附中校门口的那些店的生意和其他地方相反,人家是放假的时候最热闹,他们是上学的时候最热闹。

  盛望看着同学们心想幸亏有老板开后门,给A班留了最大的地方。看着乌泱泱的人头往里面涌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只剩下倾巢而出这种词了。

  “你们班感情可以啊。”赵曦感叹了一句。“一般来说一个班能到一半就很不错了。”

  “那是我们班同学感情好。”高天扬说。

  “行,你们先吃着,我让人去加货了。”赵曦回答道。

  “一会儿吧,不急。”盛望说。

  高天扬从包间探出头来:“什么加货?”

  “怕你吃垮全店。”高天扬的同桌黎佳毫不留情的翻了个白眼说道。

  众人都笑趴了。

  “其实也不用加货的,我们又不是饭桶,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女生呢。”高天扬指着自己的同桌说:“这群女生天天说要减肥,根本就吃不了几串烤串。”

  “高天扬,你再给我说一遍。”黎佳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你才升天。”

  “哎呦,行行行,我错了,你吃的比谁都多。”高天扬被打的抱头鼠窜。

  这话算是踩中女生的雷点了,黎佳不好意思,瞥了盛望一眼,又势汹汹的把高天扬打跑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受女生欢迎啊。”赵曦用胳膊拱了盛望一下。

  “说什么呢?”盛望一脸懵逼。

  “你就继续装吧。”赵曦挑着眉。

  其实盛望什么都懂,他也懂赵曦在调侃什么,毕竟黎佳的脸红的那么明显,他又不是瞎了。

  但是他总觉得怪怪的,在他被调侃的时候,江添一直盯着他看。

  被这么盯着,他有一种偷人被撞见了的感觉。

  “来了,烧烤来了。”高天扬扑了过去。盛望如临大赦。

  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

  大家边吃边聊附中的那些事情,他们都在吐槽附中变态的制度,也讲一些关于附中的趣事。

  盛望听得很投入,他觉得自己融入了这个班集体。

  

(冷死了嘤)

【添望】走丢。

*ooc  有私设

  

*文笔渣,祝大家看得开心 

  

  ——————————————————————

  人影绰绰。

  

  盛望死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个人了还能走丢。

  

  要怪就怪人真的太多了。

  

  他挤过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便利店前的空地蹲下。

  

  人流越来越多。

  

  他拨通了江添的电话。

  -

  

  江添刚想打电话,某人先打来了。

  

  “望仔?”

  

  “哥,我走丢了。”

  

  “你在哪?人太多了,先别动。”

  

  “一家便利店前。”

  

  ……...

*ooc  有私设

  

*文笔渣,祝大家看得开心 

  

  ——————————————————————

  人影绰绰。

  

  盛望死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个人了还能走丢。

  

  要怪就怪人真的太多了。

  

  他挤过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便利店前的空地蹲下。

  

  人流越来越多。

  

  他拨通了江添的电话。

  -

  

  江添刚想打电话,某人先打来了。

  

  “望仔?”

  

  “哥,我走丢了。”

  

  “你在哪?人太多了,先别动。”

  

  “一家便利店前。”

  

  ……

  江添的电话还没挂。

  

  可以清楚的听见那边的风声和说话声。

  -

  盛望起身,蹲太久腿也麻了。

  

  低头,江添的电话已经关了。

  

  盛望不解,又点开微信甩了个表情包过去。

  

  [望仔,抬头。]

  

  [ ?]盛望疑惑地抬起头。

  

  不远处站着个人。

  

  是江添。

  

  只不过刚被人群遮住了。

  

  -

  

  那人艰难的地走过来,随后紧紧地牵着盛望的手。

  

  “牵好,别再丢了。”

  

  ————

  

  短打甜饼,感谢观看。

  

  

  

  

  

偏爱和例外都给江添
无聊弄了个,封口贴的规格弄的,...

无聊弄了个,封口贴的规格弄的,我觉得不太好看,太单调,大家看看就行,想自印的赞评,找我要原图,不喜欢也别说,可以提建议

无聊弄了个,封口贴的规格弄的,我觉得不太好看,太单调,大家看看就行,想自印的赞评,找我要原图,不喜欢也别说,可以提建议

qwer。
江博士的日常学习。

江博士的日常学习。

江博士的日常学习。

至死不渝

添望永恒

  漫长的三号路落满梧桐外的梧桐叶,路过仲夏荒原的长风撞入青涩少年的怀中,一偏头,便听见风中关于爱意的郑重。离别的眼泪夹杂着绵长的思念,从盛夏落入深秋的每一秒都似走过光阴万千,恍惚之间又见梧桐下挺立的身影,那是藏于回忆中意气风发的少年。有人困在仲夏之末等待经年之后的重逢相拥,少年的某某从未走远。拂过林梢的长风吹入深埋爱恋的荒原,疯长的野草又连了天。

  

  

  

后来再也没有哪个夏天的蝉鸣比那一年更聒噪梧桐外也看见了尽头那并肩走在路上的两个少年也消失了,江添靠一个视频撑过六年,望仔活成江添的样子,骗自己从未分离

  

  江添走后的几年里,盛望变的成熟,稳重,说话也没有了当年的...

  漫长的三号路落满梧桐外的梧桐叶,路过仲夏荒原的长风撞入青涩少年的怀中,一偏头,便听见风中关于爱意的郑重。离别的眼泪夹杂着绵长的思念,从盛夏落入深秋的每一秒都似走过光阴万千,恍惚之间又见梧桐下挺立的身影,那是藏于回忆中意气风发的少年。有人困在仲夏之末等待经年之后的重逢相拥,少年的某某从未走远。拂过林梢的长风吹入深埋爱恋的荒原,疯长的野草又连了天。

  

  

  

后来再也没有哪个夏天的蝉鸣比那一年更聒噪梧桐外也看见了尽头那并肩走在路上的两个少年也消失了,江添靠一个视频撑过六年,望仔活成江添的样子,骗自己从未分离

  

  江添走后的几年里,盛望变的成熟,稳重,说话也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和以前的盛望有着鲜明的对比

  

  

  如此可幸,后来我们望过遥遥无际的梧桐茵,仍能看到曾经的足迹。少年人的遗憾被留在风里,长风吹散八月阴云,骄阳遍地,回到过去的相遇。

  

  

          可是不知为何,明明少年有幸重逢,可我心里却还是酸胀得难受,像是点点滴滴的遗憾积落在胸腔里每随着他们向前走一步,那淤积的遗憾就在胸腔里荡开,深深地浸进心里,连带着喉头都溢满了一种血液的铁锈味儿,舌尖也满是苦涩.

  

  很奇怪,明明那年江添刚好温柔,盛望刚好成熟,盛明阳刚好服软,江鸥刚好接受,明明一切好像都没有遗憾了,却又感觉里都是遗憾。那么明媚的年华,他们可以手牵手走进大学,一起笑着憧憬未来,坐在午后的暖阳下撸猫,坐在沙发上吃西瓜冰棍。他们可以做好多好多事。十八岁的无力感,只能看着最重要的人走远,彼此埋没在茫茫人海,错过了几年,错过了对方的改变,错失了太多,却也无法弥补


  

  可能就像错过的那几年是一个沉寂的契机,让他们的爱意随离别沉淀。而这年少的爱意似酒,越久越香醇浓厚,一发而不可收拾。也就是有了这沉淀的几年,才有盛明阳的服软,江鸥的接受,江添盛望的成熟,这分别的几年好似也成了"刚好"结局的催化最重要的是,这六年的空白期会成为他们永久的遗憾,心脏沉痔的疤痕,无法跨过的岁月

可能就是这样,才让他们的爱情深刻又热烈,经过年少轻狂不羁的沉淀,兜兜转转,身边的还是你无论少年与否我始终爱你

  

  

  既然不能证明他们不存在,那说不定他们真的在某个地方,和我们看着同一片天,赏着同一轮月,迎着同一束阳光,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也许某天,还能与他们擦肩而过,再乍一回头,心里默默想着,是我看错了么?真的好像他们啊...他们一直都在,不过我们只目睹了他们短短112章热血澎湃的青春和酸涩美好的爱情,文尾道他们正当年少,他们的故事远不止于此,我们舍不得的是陪他们走过的112章,我们舍不得的是在我们没晃过神时瞥见的全文完三个字。真的舍不得。

  

  

  

那你去死吧

江博士生日快乐

和盛望岁岁年年,相伴永生

你今年多少岁来着?忘了诶

你站在时光里,站在骄阳下的少年永远是美好的模样

江添,不可以再松手了哦,没有什么能把你们分开了

江添生日快乐,替我向望仔问好

江博士生日快乐

和盛望岁岁年年,相伴永生

你今年多少岁来着?忘了诶

你站在时光里,站在骄阳下的少年永远是美好的模样

江添,不可以再松手了哦,没有什么能把你们分开了

江添生日快乐,替我向望仔问好

of water

 “十六七岁的少年总是发着光的” 

 “十六七岁的少年总是发着光的” 

叶不羞

  蛙趣莫名的很合适👀

  蛙趣莫名的很合适👀

剁椒鱼头

[添望]鞭炮

  “哥!哥!”

  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一个炮炸了。声音刺耳,似耳膜裂了。

  江添皱着眉:“你从哪弄的炮?”

  是的,我们盛大少爷在禁烟花炮竹两年后,今年突然看到有卖的,于是果断下手。

  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在家门口放了一个。

  “嘿嘿,我看路边有卖的就顺手买了嘛。我保证!下次一定离远点放!”

  江添看着盛望乖乖认错的样子,叹了口气,认命地把盛望带到空地上。

  “望仔,放的时候注意安全。”

  “知道了!”

  

  盛望拿了一盒擦炮下去,江添就在旁边看着他。

  他用打火机点燃炮,但发现没有点燃。

  说时迟那时快,炮炸了。

  盛望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哥!哥!”

  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一个炮炸了。声音刺耳,似耳膜裂了。

  江添皱着眉:“你从哪弄的炮?”

  是的,我们盛大少爷在禁烟花炮竹两年后,今年突然看到有卖的,于是果断下手。

  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在家门口放了一个。

  “嘿嘿,我看路边有卖的就顺手买了嘛。我保证!下次一定离远点放!”

  江添看着盛望乖乖认错的样子,叹了口气,认命地把盛望带到空地上。

  “望仔,放的时候注意安全。”

  “知道了!”

  

  盛望拿了一盒擦炮下去,江添就在旁边看着他。

  他用打火机点燃炮,但发现没有点燃。

  说时迟那时快,炮炸了。

  盛望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卧槽?!”

  江添一脸焦急的拿起盛望的手:“哪疼?”

  “嘶,大拇指和食指。”

  江添看见盛望手上没有伤,于是说:“应该是震伤。”

  “下次还玩吗?”

  “不玩了不玩了。”

  

 ——————————

  我有一个朋友,她就是突然犯贱,不像擦火柴那样擦,非得用打火机,还眼瞎没看见火,直接在手里炸了🙃

  剧场是冰淇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