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江添0127生日快乐

977浏览    184参与
眠绵酥-

暖·(生贺搬运)

-他们的故事在盛夏,江添的生日在暖冬


晚11:25

江添终于忙完,开车回了家

此时夜色漫漫,星星都歇息了,家里还亮着灯,江添知道那是为他留着的

进了屋,暖黄的灯光撒下,温温柔柔的,一天的疲倦忽的消散

茶色的长沙发上,不出意外的睡着一人一猫。望仔抱着望仔睡觉,眼前的画面温馨又可爱/

江添走近,扫了眼茶几,最瞩目的是一束艳丽的红玫瑰,然后是两个蛋糕

一个是盛望买的,还有一个是盛望是做的。

盛少爷从不服输,本来做蛋糕是一时兴起的事,在惨遭失败后和蛋糕彻底杠上了,平时嫌麻烦不乐意练,只有在他哥要生日那几天才开始做

于是年年两个小蛋糕,便成了家里的老规矩

“望仔?”他声音很轻。...

-他们的故事在盛夏,江添的生日在暖冬


晚11:25

江添终于忙完,开车回了家

此时夜色漫漫,星星都歇息了,家里还亮着灯,江添知道那是为他留着的

进了屋,暖黄的灯光撒下,温温柔柔的,一天的疲倦忽的消散

茶色的长沙发上,不出意外的睡着一人一猫。望仔抱着望仔睡觉,眼前的画面温馨又可爱/

江添走近,扫了眼茶几,最瞩目的是一束艳丽的红玫瑰,然后是两个蛋糕

一个是盛望买的,还有一个是盛望是做的。

盛少爷从不服输,本来做蛋糕是一时兴起的事,在惨遭失败后和蛋糕彻底杠上了,平时嫌麻烦不乐意练,只有在他哥要生日那几天才开始做

于是年年两个小蛋糕,便成了家里的老规矩

“望仔?”他声音很轻。

“嗯...”盛望下意识迷迷糊糊地应了,微微睁开眼又困倦地闭上,翻了个身,喵望仔被他的动作吵醒了,从沙发跳到茶几上

“回来了?”他的声音还透着困意,有些黏糊糊的,又轻飘飘的,像...

“喵~”

猫。

“越来越像了”江添小声地嘀咕句

“我们回房?”他抱起盛望,低声询问

“嗯,不”怀里的人摇头,强迫自己清醒

呆呆地抬头,对上江添

“要过生日。”

“我们早上过?你现在很困”江添揉揉了他的头,商量着

“不困...我们还有蛋糕”

“好 ,我去切蛋糕...”他要起身,突然被抱住

“哥,生日快乐”

“喵~喵~”

此时,是00:00



生贺只发了wb  这边发一下 ❤

江博士天天快乐~添望永远好!


_挽星  Sterne

无聊练字才发现以前存的画稿,今天就水水,当摸个鱼吧(。ӧ◡ӧ。)


没想到当初画了几天的线稿(因为在准备考研,时间比较紧),一个小时就水完_(:::з」∠)_不愧是我。


还把生日搞忘了,真是岁月催人老(›´ω`‹ )


就当贺图用用吧|・ω・`)

无聊练字才发现以前存的画稿,今天就水水,当摸个鱼吧(。ӧ◡ӧ。)


没想到当初画了几天的线稿(因为在准备考研,时间比较紧),一个小时就水完_(:::з」∠)_不愧是我。


还把生日搞忘了,真是岁月催人老(›´ω`‹ )


就当贺图用用吧|・ω・`)

ing.

江添生日贺图

本来想生日当天发的结果生日当天手机被收了,强制拖到除夕QAQ

祝添哥和望仔久久啊!

除夕快乐🎆

江添生日贺图

本来想生日当天发的结果生日当天手机被收了,强制拖到除夕QAQ

祝添哥和望仔久久啊!

除夕快乐🎆

KR6921

好像发晚了,但是问题不大

好像发晚了,但是问题不大

Gudaye
原来十七岁的少年们,真的会发光...

原来十七岁的少年们,真的会发光。

原来十七岁的少年们,真的会发光。

。罐装

【添望】爱的长寿面和消失的蛋糕

《关于我修改之前老福特没有屏蔽我,我改了之后只是加了一句“不死者中对颜豪的评价”就不让我过审了,改回来之后还是不让我过审这件事》


所以我只能放弃那篇1.27发的只有六热度的文章,所以迟来的添哥生日快乐 

《关于我修改之前老福特没有屏蔽我,我改了之后只是加了一句“不死者中对颜豪的评价”就不让我过审了,改回来之后还是不让我过审这件事》


所以我只能放弃那篇1.27发的只有六热度的文章,所以迟来的添哥生日快乐 

盛之华年

#江添0127生日快乐#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江博士生日快乐

wwwww还是迟到了没赶上

昨天只发了生日祝福

今天来补上了!!

🚫二改二传商用

其他用途请私信

抱图赞评了,不要bp(超凶)

虽然但是图有点太赶了,不好看求不要嫌弃我的小破字 ​​​

#江添0127生日快乐#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江博士生日快乐

wwwww还是迟到了没赶上

昨天只发了生日祝福

今天来补上了!!

🚫二改二传商用

其他用途请私信

抱图赞评了,不要bp(超凶)

虽然但是图有点太赶了,不好看求不要嫌弃我的小破字 ​​​

㊣、゛♬ //  樱 桃

来迟了来迟了

祝江添选手日了生快!!

啊呸呸呸,生日快乐!!!

(字是自己写的,字丑勿喷)

来迟了来迟了

祝江添选手日了生快!!

啊呸呸呸,生日快乐!!!

(字是自己写的,字丑勿喷)

影子重了

【添望】“哥,又一年了”(三)

#该来的,都来了


等江添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才发现貌似事情有点不对。


今天是他的生日来着,刚刚望仔是在给他庆祝,但是他……好像忘了有所表示,他回想盛望刚刚的反应,似乎也没太开口说话,吃完饭后收拾了餐桌就去洗碗,然后叮嘱他去洗澡,这……按照小少爷的脾气,这应该早就生气了。


江添心里过意不去,打算等两人睡觉前跟盛望好好解释一番。他穿着睡衣,坐姿却端庄得下一秒就要和国际品牌洽谈合作一般。


江冰块一向平和的内心在一个晚上频频动荡不安,某人知道了不定要怎么笑他。


江添这边脑子里想着,余光感觉到房门被打开了。盛望穿着浴袍,但是这人却不好好穿,刻意把领口开到最大,不知道是不是...

#该来的,都来了



等江添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才发现貌似事情有点不对。


今天是他的生日来着,刚刚望仔是在给他庆祝,但是他……好像忘了有所表示,他回想盛望刚刚的反应,似乎也没太开口说话,吃完饭后收拾了餐桌就去洗碗,然后叮嘱他去洗澡,这……按照小少爷的脾气,这应该早就生气了。


江添心里过意不去,打算等两人睡觉前跟盛望好好解释一番。他穿着睡衣,坐姿却端庄得下一秒就要和国际品牌洽谈合作一般。


江冰块一向平和的内心在一个晚上频频动荡不安,某人知道了不定要怎么笑他。


江添这边脑子里想着,余光感觉到房门被打开了。盛望穿着浴袍,但是这人却不好好穿,刻意把领口开到最大,不知道是不是心急,发梢的水没有来得及完全吹干,淌下来顺着脖子流进去。盛望把手背在身后,想必是藏了什么东西。等他走近,江添才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

“傻了么,睡觉喷什么香水。”

“哥,你还没有接我的花。”盛望把藏在背后的花举起来,微微俯身。

“哥,又一年了,生日快乐。”

“希望我们还有很多个一年来度过。你看到刚刚的视频了吗,我剪了很久的,我把从前的视频都找回来,全部重新保存了,我们一起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想丢失,往后的每一天每一年我也不想和你错过。哥,视频我还想拍一辈子。就我和你,两个人。”


江添接过了花,用一只手搂着,刚想说什么,就看见盛望轻轻把膝盖压在他腿上,像是鼓足勇气般,闭了眼亲上他的额头,然后顺着鼻梁一路向下,最后是嘴唇,下巴。江添喉结微动,睁着的眼睛满是情意,他的男孩从来很少主动做过这样的事。


盛望一直吻到脖子,手里也不忘去解江添的睡衣扣子,弯着腰有些累,他索性跨坐在他哥的腿上。江添终于忍无可忍,掰过盛望的下巴,吻上他的嘴唇。


两人吻到最后气息不足,总算闹到了床上,江添拉开抽屉,把包装盒打开,顺势不忘将空调调高,江添的手和绵绵的吻都一路向下,在某人身上留下红印,手探到后方,摸索着。


“你就是来,勾我的。”江添对盛望的行为下了结论。


盛望的声音被埋在枕头里,闷闷的,气息也随背后人的动作时断时续。


“我送你的花……喜欢吗?还有视频……”

“我把我自己……也送给你。”

“都很喜欢。”身后人加大了力度。


“江添。”

“嗯?”

“我爱你……江添。这句话我也想听你说。”

“望仔。”

“我爱你。”

雨渐大,模糊了卧室的窗和屋内的声音。

。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哥,生日快乐”

江添0127生日快乐

约稿图禁all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哥,生日快乐”

江添0127生日快乐

约稿图禁all

方块Fkuai

添哥生快!添望99!ヾ(゚∀゚○)ツ

是滑雪的帅气添哥!(望仔在看着添哥哦doge

(迟来的生贺hh

(我是文盲我是文盲呜呜dbq(TωT)改了改了

添哥生快!添望99!ヾ(゚∀゚○)ツ

是滑雪的帅气添哥!(望仔在看着添哥哦doge

(迟来的生贺hh

(我是文盲我是文盲呜呜dbq(TωT)改了改了

思真Thinking

【某某】江添生日快乐!

地点背景设在北京了


盛望最近很反常,至少江添是这么认为的!

“喵~”呃…还有猫儿子(ー_ー)!

最近一个星期内,只要江添不太忙,盛望就缠着要吃他亲手做的饭,还像只小猫咪似的寸步不离地黏着看,时不时还要问上一两句,比如“这个肉要到什么程度,炒多久放青菜”啊之类的问题。江添没时间或者太累实在不想做饭的时候,盛望就会边等外卖边看一些家常菜的教程,间或参照着视频实战一两回。虽然常以失败告终,但看着自己一次比一次进步,呃…其实是感觉到江添越来越愿意动筷子并且嘲讽的语气慢慢不那么直接,盛望还是很开心的!

江添一开始只是以为盛望吃腻了外卖,或者是一时图个新鲜,再或者是为了呛他“看!我是可以的!你...

地点背景设在北京了


盛望最近很反常,至少江添是这么认为的!

“喵~”呃…还有猫儿子(ー_ー)!

最近一个星期内,只要江添不太忙,盛望就缠着要吃他亲手做的饭,还像只小猫咪似的寸步不离地黏着看,时不时还要问上一两句,比如“这个肉要到什么程度,炒多久放青菜”啊之类的问题。江添没时间或者太累实在不想做饭的时候,盛望就会边等外卖边看一些家常菜的教程,间或参照着视频实战一两回。虽然常以失败告终,但看着自己一次比一次进步,呃…其实是感觉到江添越来越愿意动筷子并且嘲讽的语气慢慢不那么直接,盛望还是很开心的!

江添一开始只是以为盛望吃腻了外卖,或者是一时图个新鲜,再或者是为了呛他“看!我是可以的!你要相信本少爷的厨艺以及学习能力!”

直到几天前偶然看到盛望在背着他学做蛋糕,还让猫儿子跟着“试毒”,江添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是自己的生日要到了,他在给自己准备惊喜。

其实自从他们重新在一起,江添已经不会再害怕过生日了,相反,他越来越期待,期待有盛望和望仔陪他的一岁又一岁。只不过江博士最近有点忙,把生日这茬给忘了。

“江大博士~张嘴!”“嗯”思绪慢慢被拉回,江添特别配合地张嘴接受了某大少爷慷慨的投喂。

大少爷本人:“怎么样怎么样?味道还行吧?”

“不错。”

大少爷闻之一喜,“我就说——”

“盐没放多。”还没喜完,又被噎了……

“…还是不好吃吗?”盛望可怜巴巴.jpg“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好吃。”江添看着可怜巴巴大号望仔,没忍住上手揉了揉后者好不容易捋顺的呆毛。

“喵~”猫儿子慢悠悠进了厨房,进来就扒拉江添,应该是饿了。盛望低头看了两眼猫儿子,笑着跟江添告状,“我也给他吃的,他怎么都不粘我?”

“被欺负怕了”江添说完就准备起身去给猫食盒添猫粮。盛望看炒的差不多了,关了火,“谁欺负他了,我对咱儿子可好了”说着夹了块肉蹲下身,“对吧儿子?来尝尝爸爸做的好不好吃?”

“你别乱喂他”江添的声音从客厅传来,“望仔,过来。”

“喵~”

“哎?”大少爷小声嘟囔了一句“小没良心”

言毕把肉塞自己嘴里,尝了尝滋味,感觉很不错,开心地装盘了。

大少爷终于也是没能自己完成,最后两道菜加了江博士buff,晚餐不算繁复,倒也丰盛。

两人一猫吃的很开心。

吃完饭,两人一起去楼下散步消食。

北京的冬天格外阴冷,即便多加了一件衣服,妖风好像还是无孔不入,江添不由得让盛望靠自己更近一些,这样两个人会更暖和一些。

快过年的日子,学生党工作党都放了假,楼下也更热闹些,聚在一起拉家常的老人,互相打闹的小孩子,拉手拥抱的情侣,喧嚣热闹里他们好像普通寻常,却也格外打眼。

溜达着去了趟便利店,两人裹着寒夜到家时还不到11点。

盛望让江添先去洗澡,江添知道前者打的鬼主意也随着他,拿了换洗衣物去浴室洗澡了。

盛望则鬼鬼祟祟进了厨房,开始捯饬他的芝士水果蛋糕,其实上午趁江添不在,他已经弄得差不多了,中午江添提前回来,就先放冰箱了,还差点被逮个正着。

其实已经被发现了(๑•́ ₃ •̀๑)只不过某大少爷还不知道。

“放上水果,再撒点杏仁碎,再用草莓装点一下”大少爷碎碎念中…“插上蜡烛…好啦!”

“什么好了?”身后突然一个脑袋凑过来,江添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很好闻,“你做的?”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大少爷有点慌,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随即拿着藏不住的蛋糕转身“应该也不算丑,对吧”

“还行。”江添接过蛋糕,和盛望一起到客厅。

大少爷明显有点不太开心,“早了,还不到十二点。

“没事,可以十二点点蜡烛。”

“好叭”

“还有时间,你先去洗澡?”

“哦”

盛望这种时候真的很像只猫咪,软软的,虽然一直都很像,不过这时候的他好像更可爱了。

其实盛望做的蛋糕很可爱,嗯…很望仔!特别是中间的图案,添望的两边画了两只极卡通的猫咪,应该就是团长和望仔了,嗯…很有灵性,江添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他很喜欢。

盛望进客厅就看到江博士盯着蛋糕乐,“你果然在嘲笑我,不给你吃了啊”

“呐,给你”盛望把手上的相册递给他。

“这是…相册?”江添疑惑地一页页翻看,第一页是回国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是他的久别重逢;第二页是他二次招领望仔的地方,那是他的失而复得;第三页,是盛望偷拍他和猫儿子的合照,后面还有很多很多重逢以来的照片,有景有人也有猫,那大抵就是他们的烟火人间。

“我一直想送你一本这样的相册,不是一定要跟你当年送我的一样”,盛望认真的看着他,“也不是非要去强调什么,我就是想留做纪念,重逢,和好,一起生活,这些点点滴滴都是珍贵美好的回忆,我想留下他们。”

不知道是不是空调开太高的缘故,江添声音有点哑,看着盛望的眼神也慢慢变得炽热,“望仔~”

“零点了,哥,生日快乐~”

“哥,我很爱你”

亲亲~



———————————

感谢喜欢,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要不就当我是前天晚上发的( •̥́ ˍ •̀ू )嘤嘤嘤~

江博士生日快乐🎂

大家晚安了好梦😘

霄

昨天忘记发了!

生日快乐,今年也要每天开心

昨天忘记发了!

生日快乐,今年也要每天开心

方块Fkuai

添哥生快!添望99!🥰

今天是滑雪的帅气添哥!(望仔在看着添哥哦) ​

(迟来的在lof同步一哈子hh)

添哥生快!添望99!🥰

今天是滑雪的帅气添哥!(望仔在看着添哥哦) ​

(迟来的在lof同步一哈子hh)

雨柠w
添哥生日快乐!!送个望仔给你(...

添哥生日快乐!!送个望仔给你(。>∀<。)要永远永远开心快乐呀!

听着广播剧边哭边画,赶了个终极末班车qwq二次编辑:(已授权书店,不可以自印了)

添哥生日快乐!!送个望仔给你(。>∀<。)要永远永远开心快乐呀!

听着广播剧边哭边画,赶了个终极末班车qwq二次编辑:(已授权书店,不可以自印了)

准了🌠*`

江添0127生日快乐

江苏附中A班 

性格清冷 毒舌 

能把荣誉墙刷成连连看 

不会写抒情文 

桀骜不驯 吃软不吃硬的制冷机

 腕骨上有颗痣 脖子后有道疤 

瞳孔颜色很浅 带烟丝色眼镜 

海归博士 那我无话可说


去南京会见到江添吗?

去附中可以见到江添吗?

多喝旺仔可以见到江添吗?

好好学物理能见到江添吗?

我和江添也可以在17岁相遇吗?


一次元的风吹不到三次元,可我始终相信,思念有声。“有人被困在仲夏末,等他的某某。我被困在盛...

江苏附中A班 

性格清冷 毒舌 

能把荣誉墙刷成连连看 

不会写抒情文 

桀骜不驯 吃软不吃硬的制冷机

 腕骨上有颗痣 脖子后有道疤 

瞳孔颜色很浅 带烟丝色眼镜 

海归博士 那我无话可说






去南京会见到江添吗?

去附中可以见到江添吗?

多喝旺仔可以见到江添吗?

好好学物理能见到江添吗?

我和江添也可以在17岁相遇吗?







一次元的风吹不到三次元,可我始终相信,思念有声。“有人被困在仲夏末,等他的某某。我被困在盛夏,重蹈覆辙”






梧桐永远茂盛,头顶的骄阳永远热恋,校园里的读书声永远清朗,我的意思是,我永远对他热爱






江苏附中在南京,喜乐便利店旁边
是三号路,三号路真的有白马弄堂,真的有喜乐超市,心里有某某,某某心里又有某某






少年的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 割不完  烧不尽  长风一吹 野草就连了天

爱是梧桐外斑驳的树影 爱是夏日里最热烈的骄阳 爱是相爱的少年  下一年也会是我们.

江添盛望岁岁年年

江博士26岁生日快乐


叮咚啦啦嗖💨

[添望]知足

*时间线:一切结束以后


*学生党更新随缘,接受催更,不会坑,只会咕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注意:ooc预警!小学生文笔,无缘左上角,接受指导,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江添生贺文,咕咕咕@草我考级废了呜呜呜没有打印图片啊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呜呜 点梗:生贺+聚会+醉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月4日


啧,每到这天盛大少爷都会好好密谋,但是吧,每年那几个套路都被江博士摸清了。


两人重逢头几年,安安静静在家,买个生日蛋糕,给江添准备特制生日礼物,和猫儿子一起度过。


但老高和学委是个凑...

*时间线:一切结束以后


*学生党更新随缘,接受催更,不会坑,只会咕


*人物归木苏里,ooc归我


注意:ooc预警!小学生文笔,无缘左上角,接受指导,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江添生贺文,咕咕咕@草我考级废了呜呜呜没有打印图片啊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呜呜 点梗:生贺+聚会+醉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月4日


啧,每到这天盛大少爷都会好好密谋,但是吧,每年那几个套路都被江博士摸清了。


两人重逢头几年,安安静静在家,买个生日蛋糕,给江添准备特制生日礼物,和猫儿子一起度过。


但老高和学委是个凑热闹的主儿,前几年还会识相不去打扰,最近倒也磨着盛望来个聚会给江添过生日。


话说这个,其实盛望也不反对,关键是江添性子有时像小孩,当初缺席的“生日快乐”兜兜转转得要心里的人说出口才可以。


不过盛望想了想还是同意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什么是一声“哥”解决不了的。


这么想着,江添由于生日,项目总负责人提前让他下班。倒也不推辞,早早收拾好就离开回家。


“啪!”


江添进门回来先瞄了一眼厨房,没有烟火气,看来望仔今天打算当二十四孝男友。


沙发上盛望看见他哥回来打声招呼就继续捣鼓手机,这头铃声叮叮当当响,嘴上还挂着笑容。


轻轻给了个爆栗,盛望终于收起手机,讨好的笑了笑,“哥,晚上同学聚会,去呗。”


江添收起乱放的毛绒毯子,坐到一旁,开口说道:“我如果不想去呢?”,说完还扒拉住望仔的手,手指在他手心处轻轻挠动。


盛望老早以前就知道他哥闷骚,但也还是配合。反手握住他的手,软着声音喊道:“哥。”


是个圣人也接受不了平时咋咋呼呼的心上人讨好的模样。江添没坚持住两秒,同意了,假装没看见望仔偷偷发信息嘚瑟的样子。


定的那家店还是前几年两人聚会的那家,离江添家近,也就不打算矫情,走路去。


这快过年了,街上的喜庆红抬眼可见,在繁闹的大街上徜徉着,照明灯洒下橘色的光晕,不加掩饰的十指相扣,川流不息的行人没有投来异样的眼神。


两人心情格外的愉悦,还未进包厢就听见高天扬的声音。


“添哥和盛哥可能耽误到八点才来!人家又不是咱们,土狗!”


宋思锐回应道:“你太小看添哥自制力,我赌他们还是踩点到!”


老宋这话刚说出口,两人就打开包厢门,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


以防高天扬赖账,宋思锐抢先说道:“这年年打赌都输,老高你不行啊!”


“哼!我那是为添哥他们的幸福生活着想!”高天扬这话刚说出口,同时收获盛望和小辣椒一记眼神。


江添没搭理他们的争吵,已经拉着望仔在一旁坐下。


见人到齐了,服务员就把菜给上了。


江添拉住望仔想加冰块的手,给他倒杯热茶。


窗外是万家灯火,窗内热烘烘。


老宋闲聊开始侃大山,老高一着激将法就炸,小辣椒急眼就打下高天扬,小锦鲤笑着看这群男生打闹,望仔被踩到痛点就会害羞,江添时不时护着盛望。


似乎又好像看到那个夏天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上的蝉鸣有一点聒噪 ,讲台上有老师讲不完的热情,蝉鸣比往日响亮,阳光透过窗照在我们的脸上,一群人在后排嬉戏打闹。


吃到一半,高天扬借口感情质询趁机让盛望溜出去,江添假装没看到几人的眼神交流。


不过都十分钟过去了,盛望还没回来,几人不免有些心虚,强装着淡定继续和江添旁谈。


终于一声敲门声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迅速打开包厢的门,接过盛望手中的翻糖蛋糕,迅速关灯,点起蜡烛,稀稀拉拉唱起了《生日快乐》。


怎么说呢,没有一个人跑调,但就是架不住铺面而来的傻气,唱着唱着傻笑起来。


好不容易缓和下来,江添终于吹完蜡烛。


噼里啪啦的送礼物环节来了!


江添接过几人的礼物,就是没等到盛望的,高天扬又忍不住叫道:“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有人忘记男朋友的礼物吧!”


盛望一记眼刀过去,追着高天扬打起来。好不容易老高终于求饶,盛望才溜到江添身旁,讨好地说道:“哥,礼物在家,回家拿。”


江添才满意的收回视线,开始拿过餐刀切蛋糕。


这个蛋糕只有江添一个,手上抱着一只猫,不过仔细看就会发现另一只手有一个缩小版的盛望,手上还拿着个樱桃。


这蛋糕刚分完,几名男生就开始暗戳戳想互相摸奶油。但被家属几记眼神克制住了,耐着性子开始吃蛋糕。


没过一会蛋糕吃完,几人就已经开始疯狂喂酒。不过今天添哥生日,他们不好太过分,都把酒敬给盛望了。


盛望倒也一点都没有身为男朋友的自觉,开始愤愤不平声讨江添:“凭什么啊!不行,我哥也得喝一杯。”


江添只能无奈的喝了一杯,看到添哥没办法的画面,老高和老宋当着面就击了个掌。


盛望终于意识到今天男朋友生日,这面子得找回来。二话不说拉着两人喝起酒来,连点借口都不带,最后硬生生三人都喝个半倒。


见好也受不了,江添帮着小辣椒把老高送上出租车,老宋和小锦鲤有人来接送,倒没麻烦他们两个。


盛望很乖地站在失物招领处,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像个小学生,只是脑袋一顿一顿地往下掉。


江添送完结束回到酒店,就已经看到望仔了。


望仔还是那样,喝醉了会安静等。


边想着已经快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身说道:“望仔,我们回家。”


盛望迷迷糊糊的听到熟悉的声音,点头说道:“好,我要你背我。”


江添听完蹲下身子,把望仔两只手搭在肩膀上,慢慢地背起他往家的方向走。


盛望靠在背上也不说,默默地靠在背上。


夜幕已经降临,11点半街上的行人也依旧繁杂,远处密密麻麻的楼房仿佛笼罩在一团灰蒙蒙的烟雾里,闪着点点迷蒙的灯光,分不清轮廓了。


背上的人呼吸声平稳而又绵长,开门的声音都没有被吵醒,江添看他睡的这么舒服,想着明天在向望仔要生日礼物。


把他放沙发上,快速地冲了杯柠檬水,“望仔,起来,喝杯柠檬水 。”


听到江添的声音,盛望缓缓地坐起来,慢悠悠地接过,一点一点的喝了下去。


水喝完,盛望里面缓过来,从手往沙发下边掏出个礼盒递给江添:“哥,26岁了,生日快乐!”


好像有很多想说的,但最终都在这句话语终言明了。


江添终于忍不住勾住望仔的腰,深深浅浅的吻了起来,一路上跌跌撞撞进入了卫生间。


林深见影,熹微的光影一点两点漏过错落的树丛,穿过清漾的雾气,落在西边青色的鹅卵石上,洒下一地斑驳。


两人从浴室出来后,已经两三点了,谁也没有说什么,无声地抱着对方入睡。


「少年期的慌乱躁动早已仓惶落幕,一生一次,再不能回头。可是经年之后的他们仍旧肆无忌惮的相爱。」

………………………………………………………

本来准备在咕咕咕点梗基础上衍生脑洞,来个连载纹,但由于涉及双考官时期,和大大讨论一下,emmm,目前能力不足,还是不糟蹋这个脑洞了。


我属于玩到疯,这几天吃了就睡,睡了就玩,然后昨天玩疯了,头疼早早入睡。hhh,对了,给你们推荐一部无cp电视剧《觉醒年代》,S-盛大大倾情推荐。


主页置顶的赠礼是我自己写的“福”,喜欢自取。


添哥望仔要好好的!祝26岁江博士生日快乐,现在不一样了,有很多人喜欢你们。愿你们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安然无恙,平安喜乐!


礼物是什么等明天我早起码字写到后续彩蛋里,宝贝早点睡哈!


学生党,更文不易,可以的话长评、红心和蓝手,谢谢观看!🌸

影子重了

【添望】“哥,又一年了”(二)

*二来了 但是…🚗大概要继续拖了 抱歉抱歉


夜晚的南京冷得很,冬日里的风向来不留情面,江添加快脚步走回家。

他一手火锅底料,一手大白菜和肉拎回家,打开门后,只觉得自己风尘仆仆,很是煞风景。


门只有一道锁,江添就知道盛望在家。客厅里空无一人,生日灯打在雪白的墙面,玄关挂满闪烁着的星星灯,很少打开的投影仪在幕布上放着盛望从十七八岁开始偷拍的专属于江添的照片和视频,只有视频里他俩的声音在客厅回荡。


第一段就是那次盛望醉酒,非逼着江添拍他走路。

“我刚刚走得很直,你看见没?”

“拿出来拍一下。“

“拍什么?”

……

“我信你是真的醉了。”

江添倒是...

*二来了 但是…🚗大概要继续拖了 抱歉抱歉


夜晚的南京冷得很,冬日里的风向来不留情面,江添加快脚步走回家。

他一手火锅底料,一手大白菜和肉拎回家,打开门后,只觉得自己风尘仆仆,很是煞风景。


门只有一道锁,江添就知道盛望在家。客厅里空无一人,生日灯打在雪白的墙面,玄关挂满闪烁着的星星灯,很少打开的投影仪在幕布上放着盛望从十七八岁开始偷拍的专属于江添的照片和视频,只有视频里他俩的声音在客厅回荡。


第一段就是那次盛望醉酒,非逼着江添拍他走路。

“我刚刚走得很直,你看见没?”

“拿出来拍一下。“

“拍什么?”

……

“我信你是真的醉了。”

江添倒是没想到盛大少爷愿意把自己的黑历史贡献出来,毕竟某人曾经厚着脸皮把视频从他那儿要了过去并且不肯再让他提起这段往事。但是其实仔细想想,他俩的关系从这里开始缓和,尝试着“熟一点”,的确值得纪念。


视频一点一点播放下去,江添看的入神,甚至没来得及把门关好,外面的寒风刮在背上,他好像也没有感受到。


“请大家看着这个帅气逼人的背影,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哥。看到后面这个超A了没有,这是在下不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和三寸不烂之舌才让他穿上这件衣服……”是运动会,干净的少年穿着印了“超A”的班服,漫无目的走在操场上,又好像在找什么人。夏天的风吹动了树梢,明晃晃的惹人眼。那风好像能穿过六七年的光阴又或是透过那层幕布似的,悠悠吹到江添的身边,那个蝉鸣的盛夏,好像就在眼前。无休止,且再次出现。



“我睡不着,失眠。”依旧是盛望的声音,不过画面一片漆黑,江添一时间也想不起这是什么时候。

“刚刚寝室里进小偷,我和江……我和我哥睡在一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了。”视频里带着风声,江添努力辨认了一下,大概是盛望那晚睡不着,去阳台吹风。

“我不知道是因为之前进了小偷还是因为跟我哥睡在一起,才让我睡不着,但是,我发现,哥,我好像喜欢你。”少年越来越微弱的声音混在风里,变得飘渺。

盛望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视频记录这些,可能是害怕自己的日记会被看,又或许只是某时某刻的随口感想。都被他记录下来。



“哥,我想你。我不怪是你松的手。我很想你。”画面里是盛望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起来像是哭过一阵,满眼通红。


“哥,我喝酒了,现在我喝醉了也能走的特别直,不信我拍给你看。”是应酬后喝醉在走夜路的盛望。


“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会记得吗?还是你已经把我忘了。但是没关系,江添,我还记得你,我还是喜欢你,我还是很爱你江添。”


“哥,今天有女生和我表白,我和她说:‘不好意思,我喜欢男生。’你看,我已经敢说出来了,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江添,生日快乐。今年的生日没能陪你。希望你一切都好,生日快乐。生日快乐江添。”

……

……

盛望应该是花了些功夫才把手机里曾经删除过的视频复原的。投到大幕布上画质有些受损,杂音也总是不合时宜地出现。但是丝毫没有妨碍江添看下去。他入了神。江添不知道盛望的这几年是如何度过,或者说,是熬过,只能从林曦或高天扬聊天时的只言片语获得。他不再孩子气,不再耍小脾气,不再热衷于和朋友的聚会,沉默寡言,闷声闷气,像极了他自己。好像这样就能暗示自己,他们还在一起。



视频到这里已经是全黑一片,江添却还没来得及晃过神。

“哥,26了,生日快乐。”

江添下意识看向幕布,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盛望从房间里悄悄走出来,捧着一束玫瑰,笑着轻轻唤他:“哥。”

“快把鞋换了吧,进来点,屋里暖。”


江添好像不能思考般,只是听着盛望的指示关上门,换了鞋,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江添始终低垂着眼,好像抬了眼,情绪就会隐藏不住,涌出来。盛望接过江添手里的底料袋子,牵着他走到餐桌前,跟他说:“尊敬的寿星大人,我已经提前准备好晚餐了。火锅留着过年吃吧。”


“好。”江添终于开口。



一顿饭吃得寂静无声,盛望只是笑着,也不说话,他明白,是江添在整理自己的情绪。

江添其实想了很多,他的内心在拉扯着自己。

他一面感动,一面心疼,一面自责。心疼盛望一个人孤独地面对这些无法诉之于口地痛苦,责怪自己松了手,留下了他,以至于缺席了盛望的这些年。他无法想象沉默寡言的盛望该有多么痛苦,也不知道盛望是怎么度过那些难熬的夜晚。又或者,他们没能重逢,或者还没重逢,又会发生什么。

这个不会写抒情文、不懂得表达情感的人也在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里变得感性起来。

不过,庆幸的是,他们还有一辈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