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江苏城拟

84347浏览    624参与
思远道

【宁镐京】几个古都的舆情观察与主观分析

#提到一些城市的舆情现状观察,某几个古都(宁、镐、京)为主

#观点分析的部分非常主观,也可以说是“猜测”

#对城市的认识也是基于我看到的现象

#想到啥写啥,可能比较碎片


最近我和朋友提到,南京是个路人缘很不错的城市,大家对此比较认可。

这不是说南京完全人见人爱、不会被黑。南京其实挺经常被黑的,但属于是“摊上事了”才会被大规模骂,意思是有重大负面新闻时。在这种时候,南京会被人喷、被自媒体大V带节奏,偶尔可能会传出一两个谣言。有一说一,这舆论待遇虽然和隔壁几个比不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毕竟是,nc网友与自媒体大V影响力有限,而大媒体对南京还是不错的→_→,大部分路人也比较客观,且...

#提到一些城市的舆情现状观察,某几个古都(宁、镐、京)为主

#观点分析的部分非常主观,也可以说是“猜测”

#对城市的认识也是基于我看到的现象

#想到啥写啥,可能比较碎片


最近我和朋友提到,南京是个路人缘很不错的城市,大家对此比较认可。

这不是说南京完全人见人爱、不会被黑。南京其实挺经常被黑的,但属于是“摊上事了”才会被大规模骂,意思是有重大负面新闻时。在这种时候,南京会被人喷、被自媒体大V带节奏,偶尔可能会传出一两个谣言。有一说一,这舆论待遇虽然和隔壁几个比不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毕竟是,nc网友与自媒体大V影响力有限,而大媒体对南京还是不错的→_→,大部分路人也比较客观,且在这波事情过去了以后大家也不怎么提起翻旧账,不至于一直揪着。只是由于存在感过高出点事容易集火,又与周围对比较强烈显得非常拉胯。不过还是说,南京的宣传口有待增强😂,但南京本京好像一直是表现得很佛hhhh

如果是平时,南京还是一个口碑非常优秀的城市。不论是去没去过,大部分人提到南京基本是赞美之词,不管怎么说都会对这六朝古都有一些不错的印象。

在一般城市里如此,在古都里也是如此。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主观猜测,除了南京自身的历史文化与城市魅力比较吸引人以外,还有以下一些原因。

第一个经济发达,没什么好说的。目前情况是经济真的不错、尤其人均数据高的地方,除了某京(不是南京!),舆论地位都比较好。(仅限中国大陆)

第二个,我猜的啊,和大众对南京的气质较浅显的“印象”有关。南京,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一听就是富贵温柔乡的气质。在很多人眼里他甚至可能和苏州都无甚区别,不过就是多做了几次帝都而已,我不止一次看到有人以为南京话是吴侬软语了(doge)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江南从来都是路人好感度非常高的地方,又因其温柔细腻优雅甜美的tag,让人有“呵护欲”。有点像对娇滴滴的小女生的呵护感。

有的人可能意识到南京有一些不一样,比如他并非吴侬软语,并且和苏杭的风貌皆有些区别,但没关系,秦淮灯影、六朝金粉、风流公子的tag与他一绑定,在呵护欲的同时还带来了“苏感”。这下更是“男女老少皆宜”。

再者南京确实命途多舛,他的故事很有悲情色彩,常伴随着动乱和苦难,并非风花雪月等闲伤情可相同,因此人们对他的印象会有一些忧郁气息,这也更令人怜惜。

差不多这个观点,我觉得有一点意思,我猜的嘿嘿嘿。或许确实有这个原因吧。

平时南京也不是没人黑,不过黑子影响力很有限,一般要么是“历史文化爱好者”说短命之都、靡靡之地这类;要么是几个强二线竞争对手城市的居民(或粉丝)无聊互喷,或者因为一些“文化之争”打嘴仗。这些都不需要太在意。总的来说南京的风评、路人缘真是相当可以了,而宁哥本人和他的居民们虽然比较佛,也实心眼,却不会纵容PUA,虽然但是,几波黑他的倒也够不上PUA哈哈哈。



至于西安嘛…害。首先,西安在古都地位、历史文化这些话题中评价是很好的,甚至可以说白月光的程度,比南京还白(?)。

但如果不涉及历史文化,恐怕平时就是嘲讽之声不绝于耳。一旦遇到点事,舆论恨不得把他踩死🤫各种🐮👻🐍🐸会集体出动,断章取义、添油加醋、甚至直接造谣等都是老手段了,态度双标和热度倾斜也不新鲜→_→反正大部分网友都是傻子,这不是针对谁,大部分确实是。

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概是穷。依然是没什么好说的,也别杠说西安不穷,他近几年发展很快,做到这种程度很不容易,但经济发展与东部沿海差距还是较大,且深处内陆,西北地区,在某些人眼里自然加上一层滤镜。(dddd)不过就这块的话,一般有常识的人对他的基本认识还是有的,不会被某报名道姓地骂“绊脚石”(doge)

舆论被人动了也是可以肯定的,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要太明显。偏偏很多人就被洗🧠中了套。西安确实一些细节有待改进,但绝没有水深火热人间炼狱。本来情况如此危急,人口众多而财力有限,得到支援也有限的情况下,怎样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拳打死假设怪共情怪噢~你这么能共情,该共情该理解的地方咋不能了→_→

此处也不多说了,言尽于此。👏

偏偏西安本身吧,很不会玩这些。曾经当那么久帝都,他还是西北糙汉子啊,又直又楞,一打就措手不及。他性格还有种“刚过易折”的意思,又怂,遇到这种情况好容易就躺平了→_→或许是年纪大了不想计较?你说任你说,我就不辩驳,还会自我pua呢,一口老血。不过yysy,差不多类型的城市其实谁都很难承受这种规模的踩踏。

说回平时。平时西安虽然是众人眼中的高质量古都,却常被人用“废都”来黑。一波人会啧啧叹息“长安不见使人愁”啦,“若问古今兴废事”啦(虽然这句是洛阳)等等。然后骂几句城里破啦收入低啦,这都不算什么事,相当于挠痒痒了。也许除了穷是原罪以外,他的糙也是经常被骂的小原因之一吧,毕竟看着就是个土老冒、糙汉完全无心呵护(doge)

“黑粉”们对翻他旧账那是格外感兴趣,大概不会他一次事过去了大家就忘了,他是会被一直揪着的→_→,镐子又是个实心眼,重复着重复着人就被PUA傻了。


然后,北京。这位更是重量级(doge)。

北京嘛自互联网时代以后民间舆论地位似乎一直很一般,且最近愈发差。总之冷嘲热讽那更是从来没断过,且由于存在感巨高,与镐镐相比嘲讽京京的语言数量更甚且更加多面。至少没啥人在涉及历史文化的方面嘲讽镐镐对吧~

而嘲讽京花样就多了,可以分好几类,每年有每年的主题,而有一些主题永恒不变。大致为:①老土、粗糙、没品位,不精致,包括但不限于穿着不讲究、美食荒漠、咖啡馆少、便利店少(小超市怎么能算便利店呢)等等,常结合一波拉踩;②官气、没活力、营商环境差、没有希望,再结合一波拉踩,手动狗头;③污染严重,但这点近期提的越来越少,不过还是有许多人以为北京每天都有浓重的雾霾;④优越感、人上人、大爷,正黄旗大妈常被拿出来溜,要是引到高考话题那…更是流量密码;⑤边塞胡都,历史短(?)没文化,常与中华高质量古都相比并被拉踩,甚至于南京此时也化身成为他们口中的高质量古都了(doge)⑥指桑骂槐型,不多说了,dddd。

以上归纳的只是一部分,我知道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但篇幅也不宜过长了→_→

北京表示这些都不怎么需要管,无非是拉踩嘛,已经被踩几百年了,较真就输了。他又是个有幽默感和自黑精神的,经常“我黑我自己”,要么就摆摆手说无所谓了。这些人一看他不太计较,又没有“呵护感”,那就变本加厉了,双标得不行,只许他们说,反驳是万万不能出现的,京京只要解释一句那就是“欺负人啦”,“吃到了还吧唧嘴啦”,“急了急了他急了”,等等。嚯~

只是好些苍蝇营营营的看着就烦,他不烦我还烦呢→_→

他身份经常给他集火,但他身份也是保护了他的。比如虽然青蛙和柠檬不停地嘲讽他,小👻不停地撒怒气,但媒体不怎么带,恶意造谣的也少见,就是造了他处理这些人也是雷霆手段,nb👏

看过一些北京人挺天真,想着如果北京不是当今的都城,是不是就不会被骂了?是不是还能成白月光了?就像西安那样。

想太多。

你配当西安吗?

你配当南京吗?

白月光,你配吗?

就凭你是清帝都一条,huang汉和魔怔qing黑就不会放过你。何况还有辽金元,那huang汉可激动了啊→_→

人家西安,没什么人在历史文化上黑他,都想着长安故梦;人家南京,“正统”性没问题,还身处大家最呵护的江南。

除非北京存在感和大同一样低(没有说大同不好的意思,dbq😭),但估计不可能了。且即使存在感有那么低,众人对Qing的厌恶也>>其他异族政Q啊→_→被一带就容易点着的。何况还有蒙元这种,平时存在感低,有事被②👻子拿出来当诡辩论据的玩意。

假如,真成了南京或西安,又怎样呢?

白月光之城南京,由于是个铁憨憨,遇事也逃不过被网暴(BJ不断被嘲讽,但他目前并未遭受过网暴)

中华高质量古都西安,历史文化是白月光,其他也是被PUA的命。

在这样一个捧N贬B的舆论大环境下,在舆情和minyi能被操纵的情况下,京京,你又能是什么形象呢~(点到为止)


害,不得不说,宁宁真是相对而言人见人爱,他没啥大问题,就是评论几句,不需要被我“怼”🤣

镐镐和京京,我的好大儿——



Feliz_飞栗子
来点苏北美女姐姐,,嘿嘿

来点苏北美女姐姐,,嘿嘿

来点苏北美女姐姐,,嘿嘿

红枣饼干真的很好吃
内含:苏姐,服饰简化(这个头饰...

内含:苏姐,服饰简化(这个头饰真的有细化麽.JPG 是我自己看了都想骂的程度)

没画完,有时间就补完这张,,,

内含:苏姐,服饰简化(这个头饰真的有细化麽.JPG 是我自己看了都想骂的程度)

没画完,有时间就补完这张,,,

Feliz_飞栗子
鸽了两天继续更新,这次是彭哥!...

鸽了两天继续更新,这次是彭哥!


《大彭炊事录》梗源某张语文卷子,看到文章出处第一刻脑子里就有画面了()

鸽了两天继续更新,这次是彭哥!



《大彭炊事录》梗源某张语文卷子,看到文章出处第一刻脑子里就有画面了()

橘湘
点图的彭(♀) @行香子 我永...

点图的彭(♀) @行香子 

我永远的老家,彭酱😢(滚啊)

点图(2/3)

点图的彭(♀) @行香子 

我永远的老家,彭酱😢(滚啊)

点图(2/3)

唐伯虎点蚊香

宝贝

阿常处男之身意外怀孕,老扬让他仔细回想。遂想起多年前和梅里的约定,梅里说他很温柔,下辈子她要做男人,还要做他的孩子。

无奈,阿常被迫怀胎九月,他忐忑问老扬孩子从哪出来,老扬用空调师傅的眼神扫视他。最后回家洗澡的时候阿常发现自己多了点器官。

老扬接到电话赶到他家就看见阿常光着屁屁从浴室出来,老扬刚说“你BT吧”就看见了他的不同之处,大惊。

十个月后偷偷躲起来害羞不敢见人的阿常生下了孩子,问接生的老扬是男孩女孩,老扬看了一眼孩子“怎么说呢,你儿女双全了。”

生产后阿常多出来的器官不仅没有回去,还多了个一样构造的儿子要照顾。阿常抱着儿子说“梅啊,你不是说要做男人吗,怎么不男不女的。”老扬说“...

阿常处男之身意外怀孕,老扬让他仔细回想。遂想起多年前和梅里的约定,梅里说他很温柔,下辈子她要做男人,还要做他的孩子。

无奈,阿常被迫怀胎九月,他忐忑问老扬孩子从哪出来,老扬用空调师傅的眼神扫视他。最后回家洗澡的时候阿常发现自己多了点器官。

老扬接到电话赶到他家就看见阿常光着屁屁从浴室出来,老扬刚说“你BT吧”就看见了他的不同之处,大惊。

十个月后偷偷躲起来害羞不敢见人的阿常生下了孩子,问接生的老扬是男孩女孩,老扬看了一眼孩子“怎么说呢,你儿女双全了。”

生产后阿常多出来的器官不仅没有回去,还多了个一样构造的儿子要照顾。阿常抱着儿子说“梅啊,你不是说要做男人吗,怎么不男不女的。”老扬说“你不是也一样吗现在,至少你们加起来能凑一对男女了。”阿常抱着儿子说“梅啊,我被你坑惨了。”

锡锡已经学会走路了,软软追着阿常喊妈妈。阿常让他喊哥哥,在多次纠正后,锡锡怯生生喊了“哥哥”阿常心花怒放。

阿镇率先发现了锡锡,拿白糖块钓锡锡玩,锡锡一边爬一边追着舔。宁宁问阿镇哪偷来的小孩,阿镇说“就阿常门口捡的,你看多好玩,追着糖舔。”阿常看见后“啊”一声冲出来抱起锡锡,“这我弟弟,你们不准玩。”“你哪来的弟弟?”“梅树下捡的!以后他就姓梅了,保佑平安希望健康,以后他就叫梅佑希了。”宁宁皱眉“没有锡?”

多年后锡锡改姓了荣,阿常试探问他能不能改回梅,他觉得梅更好听。锡锡一边扣衬衫扣子一边说“我视荣先生如生父,我自然要改姓荣。”“那你母亲呢?你是他生的!梅是他给你的姓!”锡锡系好领带扫了阿常一眼“你承认我是你生的,我就改成你的姓。”“我说了你不是我生的!你怎么会是我生的!”

“你个兔崽子。”阿扬听不下去了闯进来“你娘生你九死一生,你跟别人姓,你怎么不和周朴园姓呢?”锡锡套上西装“我说过,他承认他是我妈我就改回去。好了,我去上班了,常先生,你自己在家乖乖吃饭。”说完夹着公文包就去赶地铁了。

阿常万分心酸,也无比想念那个叫出第一声妈的软团子。

Feliz_飞栗子
今天是淮! 我流淮设本来是年龄...

今天是淮!

我流淮设本来是年龄很大但是脸很幼的元气帅哥,没画出来呜呜呜

运河那张为什么是乌篷船呢?因为某度上只有这个清楚好画啦哈哈(摆烂)

话说这两天我好勤奋!不知道能坚持多久hhh 

【搞了个tag出来用用】

今天是淮!

我流淮设本来是年龄很大但是脸很幼的元气帅哥,没画出来呜呜呜

运河那张为什么是乌篷船呢?因为某度上只有这个清楚好画啦哈哈(摆烂)

话说这两天我好勤奋!不知道能坚持多久hhh 

【搞了个tag出来用用】

益蓁

先码着,等系统学画之后细化(捂脸)

是彭


先码着,等系统学画之后细化(捂脸)

是彭




Feliz_飞栗子
今日份淮海人 是迁!我流是一个...

今日份淮海人

是迁!我流是一个比较嫩的小伙子!(你画的哪个不嫩喂)

沭阳设来自@淮海人激推bot 杯糕咪!她好漂亮www

还有就是,我流迁有点点近视,但是不喜欢戴眼镜,不过既然是古代pa就无所谓啦!


今日份淮海人

是迁!我流是一个比较嫩的小伙子!(你画的哪个不嫩喂)

沭阳设来自@淮海人激推bot 杯糕咪!她好漂亮www

还有就是,我流迁有点点近视,但是不喜欢戴眼镜,不过既然是古代pa就无所谓啦!


唐伯虎点蚊香

苏村年夜饭现场

锡锡:呵呵啊哈哈哈(突发恶疾)脆鳝来喽......哎,这这,这都菜都齐了,怎么还不吃啊?

阿常:老锡啊,大伙都不敢吃,阿泰说,说是有人在菜里放了十吨的白糖。

锡锡:哎呦呦苏大D长,你这人就喜欢开玩笑,哎呀,快趁热吃吧,我不打扰,我走了哈。

宁宁:你不能走!

锡锡:哎呵呵哈哈,苏A,你不会相信苏大D长胡说八道吧。

宁宁:我信,我非常相信。

锡锡:苏A,怎么怎么你也喜欢开玩笑啊,哎呵呵呵。

宁宁:你要是没放糖,你就把这盘脆鳝吃了。

锡锡:哎嘿,阿苏A,这脆鳝十分滴珍贵,应该让苏ACDEFGHJKLMN先吃,我这一个苏B,怎么能吃这脆鳝呢,嘿呦呦。

宁宁:你看你忙里忙外的多辛苦,吃...

锡锡:呵呵啊哈哈哈(突发恶疾)脆鳝来喽......哎,这这,这都菜都齐了,怎么还不吃啊?

阿常:老锡啊,大伙都不敢吃,阿泰说,说是有人在菜里放了十吨的白糖。

锡锡:哎呦呦苏大D长,你这人就喜欢开玩笑,哎呀,快趁热吃吧,我不打扰,我走了哈。

宁宁:你不能走!

锡锡:哎呵呵哈哈,苏A,你不会相信苏大D长胡说八道吧。

宁宁:我信,我非常相信。

锡锡:苏A,怎么怎么你也喜欢开玩笑啊,哎呵呵呵。

宁宁:你要是没放糖,你就把这盘脆鳝吃了。

锡锡:哎嘿,阿苏A,这脆鳝十分滴珍贵,应该让苏ACDEFGHJKLMN先吃,我这一个苏B,怎么能吃这脆鳝呢,嘿呦呦。

宁宁:你看你忙里忙外的多辛苦,吃盘脆鳝算什么呀,你要是真不吃,说明你真放糖了。

锡锡:呵这,这不对吧,这今天谁谁要陷害我啊,苏大D长,你要陷害我是吧,啊,呵,行,我吃,吃。我吃,我吃~

哎呀,这吃脆鳝,多是一件美事啊,哎呀,啧啧啧——不甜不淡,味道真是好极了~

苏A,看看,没事吧,吃吧,趁凉吃吧。苏A,你得带个头,你要不带头吃,他,他们怎么能,能敢吃呢。

都,都都看我干什么啊,吃啊,吃啊,快快,趁凉吃,趁凉吃啊......

哎孽你娘个吻,为什么不吃!吃!吃!吃!不吃,不吃是吧,不吃,不吃我就炸死你!

都不敢吃,都怕齁是吧,我告诉你,不吃,不吃也白想活着!

既然大家都知道了,这戏我就不演了,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吴文化一份子,和大长三角双料超级特工,代号,小上海!

宁波,哼,是我放的,这脆鳝里的糖我也放了,不过这脆鳝我吃了,我肯定得齁死,你们不吃,也白想活着。

海哥,吴文化,我,我滴任务完成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宗桑养个,给我玩阴的是吧,直接来吧!

唐伯虎点蚊香

南京重开模拟器(互动游戏)

(有较大更新,正在开启新剧情中,评论和点赞请留在这条,感谢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原贴会删除)

你是南京,这天风和日丽,你挑选了十三颗优质活珠子,打算和苏村的大家一起分享,这时候你看见常州站在路边:

[图片]

他身穿t恤写着江苏联盟,外套皮夹克,t恤只露出苏联二字。头顶红布条写着无锡还我河山。身上则挂着常州地铁剪彩仪式的绶带。

身侧的蓝牌子标题为《江苏旅游须知》,上下分别为苏州与泰州的大头,以及没有机场与没有高铁的标志。

常州脚边放着粉刷油漆桶,右手搂着一盆葱一本宿迁大学毕业证,左手搂着一个喇叭持续播放“江苏省会在上海。”

两手还各提一半对联,上联山东重镇徐州,下联安徽省会南京。

你...

(有较大更新,正在开启新剧情中,评论和点赞请留在这条,感谢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原贴会删除)

你是南京,这天风和日丽,你挑选了十三颗优质活珠子,打算和苏村的大家一起分享,这时候你看见常州站在路边:

他身穿t恤写着江苏联盟,外套皮夹克,t恤只露出苏联二字。头顶红布条写着无锡还我河山。身上则挂着常州地铁剪彩仪式的绶带。

身侧的蓝牌子标题为《江苏旅游须知》,上下分别为苏州与泰州的大头,以及没有机场与没有高铁的标志。

常州脚边放着粉刷油漆桶,右手搂着一盆葱一本宿迁大学毕业证,左手搂着一个喇叭持续播放“江苏省会在上海。”

两手还各提一半对联,上联山东重镇徐州,下联安徽省会南京。

你想了想,要不要先给他一颗?

1先给他吃 

2先给其他人送去 

3自己全部吃了 

4先给他一拳 

Feliz_飞栗子
这两天搞点古代淮海 有参考(但...

这两天搞点古代淮海

有参考(但依然画得很烂),极度ooc


【小声逼逼:海州好像真的当了好多年小弟…】

这两天搞点古代淮海

有参考(但依然画得很烂),极度ooc




【小声逼逼:海州好像真的当了好多年小弟…】

2017年存在的网友

千禧

摸个不知道会不会扩写的小片段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宁/苏/沪,重组家庭


1999年夏天,空气并没有因这个特殊年份而变得更加香甜或凉爽,南京依然热得人发昏,树荫仿佛没有任何作用,绿色并未让人看了陡生清凉,反而因着太阳,若有若无在鼻尖闻到一阵树叶烤焦的味道。

吴苏琬坐在院子里,趴在木头桌子上写作业,一笔一划挺认真,两耳不闻身边事,她小学时候成绩一骑绝尘,现在初二,慢慢就不再是第一第二了,自己也觉得有时上课跟不太上,回了家接着理解,尚能勉强。江翊宁在旁边用不锈钢勺子挖西瓜,瓜肉挺红,估计蛮甜,他也不吃独食,问吴苏琬吃不吃,对方头也不抬说不要。年纪最小的吴申筠则在客厅赶着时髦玩小...

摸个不知道会不会扩写的小片段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宁/苏/沪,重组家庭



1999年夏天,空气并没有因这个特殊年份而变得更加香甜或凉爽,南京依然热得人发昏,树荫仿佛没有任何作用,绿色并未让人看了陡生清凉,反而因着太阳,若有若无在鼻尖闻到一阵树叶烤焦的味道。

吴苏琬坐在院子里,趴在木头桌子上写作业,一笔一划挺认真,两耳不闻身边事,她小学时候成绩一骑绝尘,现在初二,慢慢就不再是第一第二了,自己也觉得有时上课跟不太上,回了家接着理解,尚能勉强。江翊宁在旁边用不锈钢勺子挖西瓜,瓜肉挺红,估计蛮甜,他也不吃独食,问吴苏琬吃不吃,对方头也不抬说不要。年纪最小的吴申筠则在客厅赶着时髦玩小霸王,几个按键噼里啪啦一顿敲,没几下就通关了。

这里头最大的应该是吴苏琬,十四岁初二,实则江翊宁跟她差不多大,晚了三天,却被父亲要求喊声姐姐。吴苏琬跟着母亲到南京之后,就转学到江翊宁的高中,俩人一个班,没人知道是姐弟,名字不像,长得也不像,倒是有些人见他们平时上下学总一起,起哄说是在谈对象。江翊宁笑嘻嘻地,说怎么啦,我女朋友很漂亮吧,吴苏琬则不予回答——更大可能是不屑、懒、没空。

当然,除了见面第一天,江翊宁再没喊过一声姐姐,毕竟这也太奇怪了。一视同仁,他也没喊吴申筠弟弟。

吴申筠才九岁,上小学的年纪,有这个年龄段所有男孩子的特性:贪玩、调皮、思维跳脱,在学校里他不太爱说话,成绩也一般,回了家倒是能在游戏里横扫千军,跟江翊宁这个便宜哥还挺投缘,每次周末俩人一起打游戏,一打就是一下午。

吴苏琬和吴申筠才是正儿八经的亲姐弟。吴苏琬照顾吴申筠很尽心,生活和学习一样样教,可惜吴申筠像还没开窍,在游戏里灵活的脑袋瓜放到现实里总也施展不开。

两家人并不违和地融合在一起,不论亲疏,看上去只是像搭伙过日子,并没有重组家庭常发生的矛盾。除了吴苏琬和江翊宁有时会斗嘴以外,而这被吴母江父一致认为是青春期带来的影响,无伤大雅。

吴申筠不打游戏了,改看电视。电视画质一般,但至少是彩色的,声音也还算清晰。吴申筠盯着屏幕,看里面闪过的画面,他看见一条大河,旁边有许多楼,还有一座奇怪的建筑,那些楼都很高,但那座建筑格外高,顶上是尖的,感觉要把天戳破,下面从小到大三个圆球,圆球之间用竖直的钢筋连接着,他觉得很像一支箭……

江翊宁走过来让他去写作业,不然吴苏琬该生气了,于是吴申筠趁机问他这是什么,火箭吗?

江翊宁意外:你还知道火箭?吴申筠说在书上看到过。江翊宁解释,这不是什么火箭,这是东方明珠,一个电视塔。

在哪里?

上海。

上海在哪?

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你老家的旁边。

吴申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以后我们去那里吧。

江翊宁于是笑:那得有本事才行。

彼时无数人对于中国城市的印象只有上海、北京、广州,还大多来源于电视机那小小的一框,看见的也是灰色的建筑,行色匆匆的打工者。那时候好像都喜欢拍古装剧,可能是觉得现代剧无处取景吧,尚没有丰饶的钢铁森林,何以表现商业精英们每日生活的锋芒。

吴申筠也不太明白上海是个什么地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他对“城市”“家乡”之类的词没什么概念,只是想着那电视塔如此独特,以后一定要去亲眼看看才好。

这个以后,大约至少是得跨过这个世纪了。

嘎叭哒啦叭
“在你眼里能看到我吗?” 关于...

“在你眼里能看到我吗?”

关于吴文化在苏州存在感越来越低这件事

“在你眼里能看到我吗?”

关于吴文化在苏州存在感越来越低这件事

唐伯虎点蚊香

江浙沪爱情图鉴(2)

无锡和常州回了出租屋,关门声惊醒了正在睡觉的苏州,他憋着一肚子火走出来倒了杯水,接着他闻到了无锡身上冈本的味道,薄荷味颗粒的,他这种久经情场的浪子再熟悉不过了。

他就说,一个公司行政,哪来那么多钱买衣服买包。看着常州又讲笑话,又说请吃饭的讨好样子,苏州就来气。他不客气的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能一个月买两个包?”

无锡听出了话外之音,羞愤难当。常州却没听出来,只觉他在挑衅无锡,于是也很不客气得回到“你一个月才上两天班,不照样一个月八千吗?”

这话直接戳中了苏州的痛处。他本来是公司管理阶层,租在高档小区。结果被领导穿了小鞋,安排了一个闲职,每个月给八千,外人看来是十足的美差,他却是打落牙往肚...

无锡和常州回了出租屋,关门声惊醒了正在睡觉的苏州,他憋着一肚子火走出来倒了杯水,接着他闻到了无锡身上冈本的味道,薄荷味颗粒的,他这种久经情场的浪子再熟悉不过了。

他就说,一个公司行政,哪来那么多钱买衣服买包。看着常州又讲笑话,又说请吃饭的讨好样子,苏州就来气。他不客气的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能一个月买两个包?”

无锡听出了话外之音,羞愤难当。常州却没听出来,只觉他在挑衅无锡,于是也很不客气得回到“你一个月才上两天班,不照样一个月八千吗?”

这话直接戳中了苏州的痛处。他本来是公司管理阶层,租在高档小区。结果被领导穿了小鞋,安排了一个闲职,每个月给八千,外人看来是十足的美差,他却是打落牙往肚里咽,这等同于降级后又被领导直接断了升职的可能,直接被踢出了公司管理层。

苏州冷笑回到,“我好歹也是硕士毕业。”他最自豪的是自己的学历,最扎心的也是学历并没有改变什么。

他刚这么一说,常州也毫不客气,“我们再不济也都是大学生呢,对吧,锡妹。”无锡见已如此也不客气了起来,“我的职业就是行政,我工资再低,也要预留部分置办衣物和包,如果这点情商也没有,领导不高兴,同事不喜欢,不是人人都要给我小鞋穿吗?”

这话让苏州气得咬牙切齿,最后把门一摔,回房睡觉去了。

无锡满不在乎,把带回来的剩菜处理看一下做成了明天的便当,就去洗澡敷面膜了。

三人并不知道,不久后会有怎样一个大惊喜等着他们。

(本篇是苏锡常友情向,但阿苏和他们的关系不是一开始就好的,阿苏也是因为生活打击才会刻薄的,他也不知道锡妹的苦衷,一开始看不起锡妹,阿常这时候还不知道锡妹和海哥的关系,本篇主cp是常锡和沪苏)

唐伯虎点蚊香

江浙沪爱情图鉴(1)

无锡是上海见过最离谱的人。每次和她去酒店,她都要带三个拉杆箱,一个装最贵的衣服和化妆品,一个装最贵的家具,一个装电子设备。

原因也很简单,她怕她和上海在酒店过夜的时候,苏州和常州会偷走她的家当。

海哥没见过连装饰画相框都要带来的神人,但他就喜欢无锡那张脸,不就是守财奴嘛,这点人格缺陷他能接受,更何况,他有的是钱。

但他很快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每次事后他都会站在落地窗前抽一支烟,每每透过落地窗,他都能看见对面咖啡厅里固定坐着一个男人在刷手机,风雨无阻。

他一开始以为是狗仔,后来又以为是行为艺术。直到最近他清点他那位小情人的开销账单,注意到每次无锡都会报销一杯对面咖啡厅的咖啡后,他才意...

无锡是上海见过最离谱的人。每次和她去酒店,她都要带三个拉杆箱,一个装最贵的衣服和化妆品,一个装最贵的家具,一个装电子设备。

原因也很简单,她怕她和上海在酒店过夜的时候,苏州和常州会偷走她的家当。

海哥没见过连装饰画相框都要带来的神人,但他就喜欢无锡那张脸,不就是守财奴嘛,这点人格缺陷他能接受,更何况,他有的是钱。

但他很快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每次事后他都会站在落地窗前抽一支烟,每每透过落地窗,他都能看见对面咖啡厅里固定坐着一个男人在刷手机,风雨无阻。

他一开始以为是狗仔,后来又以为是行为艺术。直到最近他清点他那位小情人的开销账单,注意到每次无锡都会报销一杯对面咖啡厅的咖啡后,他才意识到,原来那也是无锡的行礼之一。

那是无锡的同租舍友常州,最近失业在家。无锡怕他趁自己不在偷偷用自己东西,每次都以请他喝咖啡为由把他带到酒店对面咖啡厅,完事后再把他带回去,咖啡记在上海账单上。

上海叹了口气,每次给她买包买项链,她不要,却喜欢把抽纸、矿泉水这些记在他账单上,她更喜欢要钱,然后像仓鼠一样囤起来,也没见她花过,她甚至连第二天上班吃的便当都是和自己晚餐后打包的。

他一边抽烟一边盯着对面那个可以称之为行礼的男人。常州却一边刷手机一边心里暗爽,他觉得无锡一定是对自己有意思。

(锡妹抠搜是有原因的,全文生草)

醉花笙℃

[图片]

⚠️⚠️真的非常难吃!!

是自割腿肉的难吃饭饭【凋谢】

大概是我流彭哥和镐哥交接典礼以及一些虚弱彭哥嘿嘿🤤【被锤飞】

虽然被我写的很gay但我真的是坚定不移的cb啊!【实际上动摇了的屑人】

以及感谢友情出场的迁迁!!

⚠️⚠️真的非常难吃!!

是自割腿肉的难吃饭饭【凋谢】

大概是我流彭哥和镐哥交接典礼以及一些虚弱彭哥嘿嘿🤤【被锤飞】

虽然被我写的很gay但我真的是坚定不移的cb啊!【实际上动摇了的屑人】

以及感谢友情出场的迁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