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苏城拟

16919浏览    370参与
软菟
大概是宁哥 我的宁哥设定只是一...

大概是宁哥

我的宁哥设定只是一个弱气的青年

手是莫名其妙加上去的

大概是宁哥

我的宁哥设定只是一个弱气的青年

手是莫名其妙加上去的

软菟

简介1 苏南阵营

别把他们加在政治上噢!!

南京 宁哥

上海 沪哥

苏州 苏哥

无锡 锡妹

常州 常弟

镇江 镇弟


南京♂

为人儒雅温柔,有些腹黑

江苏政治地位no. 1

江苏内斗中是被摁在地上摩擦的存在,不怎么参加争吵,大概是属于苏南阵营的,但是经常被苏州嫌弃。

用苏州的话来说就是赖在苏南阵营

带着年幼的镇江在江苏这个快乐(?)的大家庭生活着。几乎人见人嫌,但自认为自己是江苏的老大哥,地位很高。

对上海恨得牙痒痒,但干不了什么,还被无锡误认为是求爱不得,导致他到现在还没和弟妹们解释清楚。

觉得自己没用,用...

别把他们加在政治上噢!!

南京 宁哥

上海 沪哥

苏州 苏哥

无锡 锡妹

常州 常弟

镇江 镇弟



南京♂

为人儒雅温柔,有些腹黑

江苏政治地位no. 1

江苏内斗中是被摁在地上摩擦的存在,不怎么参加争吵,大概是属于苏南阵营的,但是经常被苏州嫌弃。

用苏州的话来说就是赖在苏南阵营

带着年幼的镇江在江苏这个快乐(?)的大家庭生活着。几乎人见人嫌,但自认为自己是江苏的老大哥,地位很高。

对上海恨得牙痒痒,但干不了什么,还被无锡误认为是求爱不得,导致他到现在还没和弟妹们解释清楚。

觉得自己没用,用吃喝玩乐的眼光看待其他城市,和无锡一样喜欢梅花(无锡和南京的市花一样都是梅花)。

经常被无锡以奇怪的眼光看着,经常在无锡的房间发现自己和上海的r18,或者自己和北京的r18,或者自己和苏州的r18,差点没上吊(被镇江救回来了)

和安徽的各位交好,被戏称是徽京

和上海相爱相杀。





苏州♂

娇纵霸气,有点单纯

江苏经济no. 1。

全江苏最有钱的一个,认为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认为穷是原罪(苏南的基本观点)

头脑精明,很会赚钱,但自理能力为零,很享受被妹妹无锡照顾,很照顾苏南的各位。

认为自己才该是省会,觉得不公平,所以执意针对大哥南京。

看不起苏南以外的家伙

苏南阵营种的领袖,几乎大事小事都由他决定(锡常懒得提,宁镇提了怕被这家伙怼)

(题外话:苏锡常和沪哥关系很微妙,锡常都讨厌沪哥,苏哥觉得沪哥其实还不错,沪苏锡常类似于合约关系)

和无锡相爱相杀(单方面)因为一直认为无锡想夺权,一直打压着无锡(让无锡做家务,煮饭)

知道无锡是个腐女,还很赞成无锡吃宁沪宁,甚至给无锡灌输all宁想法(被南京截住了)

其实心地很好,总是好好地护着苏南的各位,是团宠哒

名句:这些家伙只能被我怼,你们不可能!

是个身娇肉贵的小少爷,眉眼凌厉,长的一点都没有江南水乡的温柔,反而有股小狼狗的味道







无锡♀

无口少女,不太爱说话

江苏人均no. 1,经济no. 2

能力不是特别出众,万年老二,喜欢脚踏实地的干活,不是特别爱怼人,但会被拉着一起怼哥哥南京。

因为小时候被上海骗过,所以讨厌上海,平常对别人温柔,但是遇见上海就会触发毒舌属性

和苏州相爱相杀(苏州单方面),嗜甜,是全国最甜的城市。饭做的很好,类似于保姆一样照顾着苏南阵营的各位

很照顾和自己一样没有存在感的常州,喜欢去常州的各种乐园玩,特别在乎且一直保护他。

是个萝莉,肉肉的,像阿福阿喜,经常呆在太湖边上看美景。

是个腐女(吃宁沪,宁苏等等)被称为小上海,因为和上海长的很像(个人很难受)莫名在江苏中不招恨,觉得南通很厉害,但被这个毒舌家伙怼过。







常州♂

性格内敛,特别温柔,有点腹黑

平常在苏南阵营中和无锡一样没什么存在感,第二小但是却很老成,平常喜欢喝喝茶看看花下下棋,似乎有潜在病娇属性。

苏锡常的一员,一直跟着妹妹无锡,很依靠她。其实不是特别喜欢上海,但以为苏锡都是沪哥那派的,所以没特别排斥。

在苏锡常中是最弱的,自己也很难受,别人取笑苏锡常现在是苏锡无常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哭,但是后来那些说他的人都慢慢不说了,他问南京才知道,那些家伙全被苏哥打了一顿,但是苏哥没告诉锡妹,导致锡妹又打了一遍。

对待别人都很随意,唯独不允许别人欺负苏锡。以前经常被别人欺负,都是锡妹苏哥护着的。

没事儿喜欢种种花草,还经常拉着苏南的各位品品茶,绣绣花,经常被苏州吐槽。

很讨厌苏北阵营的那些家伙

有各种乐园,经常邀请小伙伴们来玩。

挺瘦的(对比苏锡)长的唇红齿白,有浓浓的江南味道,又白又奶的小正太。





镇江♂

傲娇的小鬼,老幺

和南京在江苏这个大家庭里相依为命,最近有了脱出宁镇的想法,但没抱成苏锡常的大腿。(还被常州怼了一下)

讨厌苏北(苏南遗传)

不怎么喜欢常州,觉得常州存在感薄弱,还不如自己,一心想进入苏锡常经济圈。

一直被认为是卖醋的,超能吃醋的,家里都是醋地的,对此非常忧伤。

虽然是老幺,但是只有宁哥疼,还一个劲地嫌弃宁哥,明明很依靠他(口嫌体正直)

和宁哥一样讨厌上海。

随身带着醋,打架的时候就把醋怼人嘴里,打不死也要让人家柠檬死。

和常州有点像。有一双明亮多情的桃花眼

软菟

散装江苏的日常

莫名想搞这个企划

已经把苏南的各位的城拟人设弄好了(毕竟我是苏南的,对于苏南的各位更加了解),沪哥大概也会加进来

苏北和苏中也会慢慢搞,我也参考过家里老一辈对于江苏其他城市的看法(我是无锡的)

我其实很喜欢散装江苏的氛围,因为这就像真实的兄妹啊。

我们其实很有爱的,我们在内斗又不代表我们愿意别的省份怼自家兄弟姐妹

一定美化各位的关系,毕竟还是那啥的,不用当做真实的城市,就写着开心开心而已。


江苏的各位都很棒啊


奉上在知乎上拿的图(苏南的,苏北的在苏北部分的时候再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莫名想搞这个企划

已经把苏南的各位的城拟人设弄好了(毕竟我是苏南的,对于苏南的各位更加了解),沪哥大概也会加进来

苏北和苏中也会慢慢搞,我也参考过家里老一辈对于江苏其他城市的看法(我是无锡的)

我其实很喜欢散装江苏的氛围,因为这就像真实的兄妹啊。

我们其实很有爱的,我们在内斗又不代表我们愿意别的省份怼自家兄弟姐妹

一定美化各位的关系,毕竟还是那啥的,不用当做真实的城市,就写着开心开心而已。


江苏的各位都很棒啊



奉上在知乎上拿的图(苏南的,苏北的在苏北部分的时候再发)





战术性咕咕咕
【设定·扬州】...

【设定·扬州】

文字设定待补(原地更新,可以不时回来看看…

【设定·扬州】

文字设定待补(原地更新,可以不时回来看看…

Entropy

第二张人设证件照(第一张在P2)
咸宁,莆田画的是朋友的人设。

其余为自设
之前的练笔草稿大家就不好看了,实在是太草了,重新描了一遍,也就是精草,看着应该更好了。
谁有人设不介意朝我砸过来鸭。

比如南昌九江宁波温州北京沈阳长春……
城市简称如下(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P1
苏:苏州
鹭:厦门
郢:荆州
渝:重庆
蓉:成都
鹏:深圳
咸宁
荔:莆田
津:天津
穗:广州
榕:福州
鲤:泉州
沪:上海
江:武汉
港:香港
杭:杭州
星:长沙
宁:南京

第二张人设证件照(第一张在P2)
咸宁,莆田画的是朋友的人设。

其余为自设
之前的练笔草稿大家就不好看了,实在是太草了,重新描了一遍,也就是精草,看着应该更好了。
谁有人设不介意朝我砸过来鸭。

比如南昌九江宁波温州北京沈阳长春……
城市简称如下(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P1
苏:苏州
鹭:厦门
郢:荆州
渝:重庆
蓉:成都
鹏:深圳
咸宁
荔:莆田
津:天津
穗:广州
榕:福州
鲤:泉州
沪:上海
江:武汉
港:香港
杭:杭州
星:长沙
宁:南京

ohuan
是无机盐的扬州姐姐和食物语的扬...

是无机盐的扬州姐姐和食物语的扬州炒饭

背景是琼花 谢谢喜欢!

是无机盐的扬州姐姐和食物语的扬州炒饭

背景是琼花 谢谢喜欢!

暮商初二
银杏深处藏。 连云港 (我太菜...

银杏深处藏。


连云港

(我太菜了,我不会画画我枯了谁来教教我实物永远比拍出来的好看)

银杏深处藏。


连云港

(我太菜了,我不会画画我枯了谁来教教我实物永远比拍出来的好看)

暮商初二
唉,我来污染tag了 沉溺。...

唉,我来污染tag了

沉溺。

徐州

(我讨厌老福特买热度行为)

唉,我来污染tag了

沉溺。

徐州

(我讨厌老福特买热度行为)

江南之宁『口罩』

我这辈子打错了多少个字啊草

对黄冈试题情有独钟

所以老是把黄石打成黄冈

刚看到散装江苏的感受↑

图源网络

快乐改图

我又在迫害宁了

黄石的小伙伴们注意(我对不起你们)

如果你们看见后面几p的现实版

纯属江苏内部友好交流(不

——————————————————————

北京:今天也是南边那个小王八犊子想把我nen下台却莫得成功的一天呢

南京:等我出来了,就把你(哔——)

北京:你想无锡水蜜桃呢

南京:草

——————————————————————

邗:你们苏南闹,把我拉过来干啥

润:让你准备好随时把阿宁救出来

邗:你为啥不救

润:这小东西刚把我醋倒了...

我这辈子打错了多少个字啊草

对黄冈试题情有独钟

所以老是把黄石打成黄冈

刚看到散装江苏的感受↑

图源网络

快乐改图

我又在迫害宁了

黄石的小伙伴们注意(我对不起你们)

如果你们看见后面几p的现实版

纯属江苏内部友好交流(不

——————————————————————

北京:今天也是南边那个小王八犊子想把我nen下台却莫得成功的一天呢

南京:等我出来了,就把你(哔——)

北京:你想无锡水蜜桃呢

南京:草

——————————————————————

邗:你们苏南闹,把我拉过来干啥

润:让你准备好随时把阿宁救出来

邗:你为啥不救

润:这小东西刚把我醋倒了

润:老子不开心了

——————————————————————

黄石:你们真的是来帮我的吧

南京:谁知道呢

南京:万一是来迫害我的呢


七合鹤鹤鹤鹤鹤

破竹匣,戏龙游【bl/南京x苏州】(1)

 苏州做了场梦。梦境真实自然,银杏树上停留的鸟儿,湖中泛舟的老人,都是那样。 老人口中念叨着离乡的儿子,鸟儿一言不发,静静的看尘世。墙角的壁虎,浓厚的灰尘,真实无比...

他开始走动,走到船上,看妇女剥莲子;走到医馆,看学徒区分药材.....

“您好?进来坐坐吗。”

 风儿吹过,从未听过的这种音色,谁?

 他转过身来,没有,什么也没有。世界逐渐变为一睹汪洋,沉落海底。


...............

梦醒,什么都记不住了,唯独记得那个带有药草味的人。


门外喧闹,屋内却格外安宁。

昏暗,阴沉,灯油没了。苏州瞧瞧身旁的立灯,转过身子拿...

 苏州做了场梦。梦境真实自然,银杏树上停留的鸟儿,湖中泛舟的老人,都是那样。 老人口中念叨着离乡的儿子,鸟儿一言不发,静静的看尘世。墙角的壁虎,浓厚的灰尘,真实无比...

他开始走动,走到船上,看妇女剥莲子;走到医馆,看学徒区分药材.....

“您好?进来坐坐吗。”

 风儿吹过,从未听过的这种音色,谁?

 他转过身来,没有,什么也没有。世界逐渐变为一睹汪洋,沉落海底。


...............

梦醒,什么都记不住了,唯独记得那个带有药草味的人。


门外喧闹,屋内却格外安宁。

昏暗,阴沉,灯油没了。苏州瞧瞧身旁的立灯,转过身子拿了补货儿,随即点上......

上一秒或许还是天上明星,此刻,已掉落人间。


手变得疼痛,灯油已然滴落到那人手心。

待到手心展开,看到的是

刀疤、烫伤、烧伤。

每一道伤痕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没人知道。

“嘶~”苏州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却没有什么作为。只是看着手上的油从手心到手腕再到地面!





“苏先生,您好了吗?还有半个时辰就开始了。”

“快了。”

其实苏州生的极好,俊眼修眉,见之忘俗,同样,如同看到的一般,他少了一副神气。是提线木偶,但却是能走、能语的。

左耳带了副玉珠子,与他肤色很搭。但是一看就是从路旁贩子手上几文钱讨来的,玉中掺有杂质,或许有和田玉,有血玉,有紫玉?但始终不是一块独立的好玉。

身上的戏服倒是个值钱货儿,中间绣的是龙游梅纹,旁侧缝的是豆绿宫條,下角印的是游龙飞凤。绣工也是个认真的,修得极细,连冬日梅花上的落雪也修的清清楚楚。虽夸的这么好,但还是比不上有名些的绣工所作的,充其算是个上等货儿。


他演的戏,是有名的《玉簪记》

世人唱诵那陈家嫡女与潘必正的千古爱情,但在苏州看来,不过是小儿女的私情罢了。毕竟这千百年来,这样的实例就是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与父母之命争斗,但却没有几人能与戏曲中一般。

戏曲,终是戏曲,亦真亦幻。

“朱弦声杳恨溶溶,长叹空随几阵风。”

.......

“既听佳音,以清俗耳。何必初学,又乱芳声?”

.......

“先生出言太狂,屡屡讥讪,莫非春心飘荡,尘念顿起。我就对你姑娘说来,看你如何分解!”


这戏唱着唱着,面前景色,换了


“您好?进来坐坐吗。”

说话人的印象开始变得清晰,不对,应该说是变得熟悉,面前这人,他实在熟悉。

“那就打扰了……”

药房、人、事都让人觉着


熟悉的陌生

tbc







写的时候写的云里雾里的......

啊我怎么这么烂。

查资料查了很多,从南京苏州的大街小巷,到《玉簪记》的词作曲作。甚至更多更多。


标题是是有感而发,因为我取名废。

感觉这篇文会很长。










    



君凛

【情人节贺文】冬去春来

这是情人节贺文

宁中心吧,CP是宁润,注意避雷

半架空,倒贴东晋背景

不喜勿喷


——————————————


     南国的冬天虽不如北方寒冷,却也是极难熬的。 


       这才刚刚过十一月,建康城中的人们,便已经可以感受到来自北方的寒风——不,那...

这是情人节贺文

宁中心吧,CP是宁润,注意避雷

半架空,倒贴东晋背景

不喜勿喷


——————————————

       

     南国的冬天虽不如北方寒冷,却也是极难熬的。 

         

       这才刚刚过十一月,建康城中的人们,便已经可以感受到来自北方的寒风——不,那不是寒风,那是来自于北方霸主的威压,他正在虎视眈眈的遥望建康城,就在几百里远的寿阳,随时准备将南国划入他的版图。 

       

        建康城中的,皇室宫中的,人们的慌张和恐惧撕扯着原本粉饰太平的幕布,甚至,连皇帝都开始烧香拜佛,以祈求神鬼相佑;禇太后护着晋陵公主和其他年纪尚幼的皇子公主们,年长的宫女则哀叹他们命苦,试问,谁人不知那对燕国姐弟的下场呢?今日宫里又死了几个人,又有几家搬出建康城的消息更是数不胜数。 

       

        一时间,城内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祈祷可以在北方霸主的铁骑下留得一条命,保全自己的妻儿老小。 

         

        是的,北方霸主带来的寒意,深入骨髓,已经没有人觉得,他们能赢了。——或是说,从一开始,这场仗就应该是势在必输的。 

 

     

 

        城楼上, 尚算年轻的王都负手而立,遥遥地望着江北——朝着寿阳的方向,神色淡然,目光平静,好像在和什么人对视,不卑不亢。他就这么站着,站着,任由风划过他的脸颊,吹起长袍,却也一动不动。 

        

       一个小厮捧着件披风,战战兢兢的立在他身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喏喏地小声开口“宁君,天寒,您将这披风披上吧,好歹能稍微暖和些。”他就像惊醒了一般,没有转头,轻轻向身后摆了摆手,“不必了,我不冷”。那小厮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瞥见建康的脸色不悦,小心翼翼地退下了。 

 

        建康心里并不是不悦,只是,他被小厮的那一句话勾起了回忆。 

 

        他想起了五十几年前。苏峻攻入皇城,他也是这样站在城楼上。剧烈的痛苦刺激着他,让他几乎站不住。京口轻轻扶住了他,为他顺气。“有我陪着你,没事的。”他听见京口的安慰,苦笑笑,不说话,任由京口将披风披在他身上。“这里风大,别染上风寒。”他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只能轻哼一声,算是回应。京口搀着他慢慢走下城楼,他们就着夕阳,在城里闲逛:说苏峻的狼子野心,祖约以前好像不是这样……还说了很多很多,他有些记不得了。 

 

       过了一段时间,京口来找他,问建康要不要一起去他那里,“郗鉴来了,他是我的新上司。你随我一起去吧,各地都在起兵平叛,城中不太平。我……放不下你”京口犹豫着说,露出的右眼里的担忧快要溢出来。他将京口的刘海拨到一边,温柔的吻上被刘海盖住的面庞,那里有个黥印——虽然姑苏的一把火,已经让那里的朱红色淡了不少。“不,苏峻不杀王导是因为他需要有人掌控大局,同样的,他就必然不会动我。不必担心了,战场上刀剑无眼,你还应该小心才是。乖,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他站在小路旁,目送京口越走越远,变成一个小黑点,又在天边消失不见。 

 

 

 

        一阵心悸将建康的思绪拽了回来,他抬头看看天色不早,一步一步下了城楼,顺着小路回了自己寝宫。 

 

       路上,建康遇见了两个宫女。看上去略大一些的那个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偷偷抬眼看他,又赶紧垂下眼帘“殿…殿殿下,请您恕奴婢冒昧,就是想知道,您,慌吗?”说完,她的眼神飘飘的,不敢看他。建康愣了愣,慌吗?他不知道,他不慌吧,可城中的人们慌,让他心悸。他又想起京口临行之前来找他。 

 

       京口抱着头盔,站在榻前;他坐在榻上,轻抚京口的脸,将京口揽进怀里,一下一下的顺着京口的高马尾;京口低声哄着他,就像在哄很多年前的那个小孩子;他干脆换了个姿势,将京口整个圈住,他知道这一去很危险,他不想让京口去——可是,京口是主帅,这就意味着,京口必须去。 

 

        于是,他打着颤问“你觉得,我们,能……能打赢么?”“相信我”京口对他笑,却让他平添一抹苦涩“如果不赢,京口必当,以死殉国!”然后,他听见京口在他耳畔的话语“乖,你在这里,等我回来。”京口又揉了揉他的头,转身离开。 

 

       侍从掩上殿门,室内又是一片昏暗。 

 

       跪地声将建康从回忆中唤醒。那两个宫女慌慌张张地跪着,或许是因为他好久没有说话,怕她们惹他恼火了。他挥挥手“我不慌,我不会慌,我也不能慌!——行了,去做自己的事吧”她们得了令,退下了,只剩他一人,走在宫中平坦的路上。 

 

 

 

        时间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前线的战报,建康也日日站在城楼上眺望。 

 

        那日建康按不住焦急,前去拜访谢安。 

 

        谢安正在与人下棋,他便轻手轻脚的进去,坐在一旁围观。突然的,有人急急忙忙的小跑进来,将一封信递到谢安手上,来人刚准备退下,却瞥见了建康,又将一封信捧到他面前“宁君,这是主帅给您的信。”建康接过来,摆了摆手,那人便退下了。 

 

        建康不着急拆信,却听见谢安淡定的一句“小儿辈大破贼”,霎时就呆住了,赶紧有些手忙脚乱的拆开京口的信∶ 

 

 

展信佳∶ 

 

        殿下,我等北府将士已经于淝水破敌,缴获无数轴重,甚至有符坚的云母车;长安被我重伤,但不慎让他逃脱,请您恕罪。 

 

         阿宁,放心吧,我没事,我们赢了,没能杀死长安有些遗憾,但是凭我现在的能力,恐怕也做不到,等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随谢将军北上收复失地,也可能在军中清点缴获的物品,待一切忙完,大概就开春了,开春了,我就能回来了。前几日这边落了雪,让我颇是思念宫中的腊梅,当然,还有你。 

 

          先写到这里吧,有人喊我有事。 

 

          安好,勿念。 

 

                                                                                                                                                     你的京口 

 

         信下还有行小字:你别听他的,军医说他受了内伤,要他好生调养,他到好,躺了一天不到就爬起来帮忙去了,你记得说说他。哦,对了,别说是我跟你说的啊。 

 

          是邗哥的字迹,建康心下了然,心情也跟着这封信好起来,却是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京口的伤势怎样了,他实在放心不下。他往窗外看去,却见一只腊梅,开的正好。 

 

 

 

          待到开春,北府军真的回来了,带着堆成山一样的战利品,皇帝大喜。要知道,听说符坚已将爵位拟好,就等着司马曜肉袒出降呢。建康站在大殿内,看着京口一步步走上前来,向他汇报战况。 

 

        熬过了早朝,建康让京口单独留下来,说找他有事。 

 

 

 

 

         建康沉着脸,快步走在前面,京口跟在他身后,不明就里,却也知道,他的阿宁生气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建康问“阿润,你的伤,好些了吗?”京口闻言,脚下一顿“我……没伤着……好吧,只是些内伤……不打紧的”建康又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牵起京口的手,领着他在廊中漫步,“你看,迎春开了,春天来了。”建康突然说,手指向那些花,眼里含着笑意。 

 

         京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迎春开的正好,一朵一朵的小黄花儿密密地挤着,明媚的打紧。 

 

         突然建康从京口身后伸出双臂,把京口环在怀里,低下头去蹭他的颈间,呼出的热气打在那里,让京口觉得心里痒痒的。 

 

        “我心悦你”建康的表白闹的京口红了脸,“唔……嗯,我也是”京口小声地回应他。 

 

        背后,满园的花,开的正美。 

        

 

 

 

 

         

        

 

         

         

        

單單

p1 百变宁宁在线换发型(不是


p2加上苏天王的苏南男团(宁苏并没有打起来

p1 百变宁宁在线换发型(不是


p2加上苏天王的苏南男团(宁苏并没有打起来

旅游博主方某人

就推点点旧图,巨水

p1是我家淮南p2是我景德的具体设

P3是脑洞喵喵溧阳

就推点点旧图,巨水

p1是我家淮南p2是我景德的具体设

P3是脑洞喵喵溧阳

R君

左宁右汉,关于情人节的

我快秃了这个色差真大


左宁右汉,关于情人节的

我快秃了这个色差真大


差池其羽

“捏小人!!”

是手办组(。)

“捏小人!!”

是手办组(。)

單單
(重传了字没了哦霍 左至右:南...

(重传了字没了哦霍 

左至右:南京(宁)镇江(润)常州(常)无锡(锡)苏州(苏)


罗里吧啰嗦:

阿宁是个精神的小伙子(年龄最小)西装还是显得比较紧跟潮流叭(但这版宁个人不是很满意,感觉画高傲了一些,其实宁是骄傲和平和并存)

润由于茅山滤镜,大概是一个看了太多历史心态也很平和的城市,手里拿的是明长刀。而且历史上由于各种各样的buff他很能打。

常的话这版也不是很满意但是懒得改(其实是画不出)阿常是一个很踏实很可爱的城市,但是由于地处沪宁城市圈分界…性格比较直的读书人,用剑是因为季子挂剑。

锡其实用的是短剑,手里是梅花枝。无锡的花很漂亮,一年四季也不会断。性格其实在江南诸...

(重传了字没了哦霍 

左至右:南京(宁)镇江(润)常州(常)无锡(锡)苏州(苏)


罗里吧啰嗦:

阿宁是个精神的小伙子(年龄最小)西装还是显得比较紧跟潮流叭(但这版宁个人不是很满意,感觉画高傲了一些,其实宁是骄傲和平和并存)

润由于茅山滤镜,大概是一个看了太多历史心态也很平和的城市,手里拿的是明长刀。而且历史上由于各种各样的buff他很能打。

常的话这版也不是很满意但是懒得改(其实是画不出)阿常是一个很踏实很可爱的城市,但是由于地处沪宁城市圈分界…性格比较直的读书人,用剑是因为季子挂剑。

锡其实用的是短剑,手里是梅花枝。无锡的花很漂亮,一年四季也不会断。性格其实在江南诸市算比较(比较作吧但是模样实在可爱让人可以忽略他不太好找惹的性格

苏也是用剑。长得很漂亮一男的,实际也很能打,上古风云人物,后来就很安分于发展经济。画眉鸟的话…心态平和的老城?(其实还是一直在搞事


竹叶素材使用

😶

君凛

宁润CP向

图是群里小鼠给我的,原图P2

我不会指绘,所以打了字

不理解过保护的意思,所以没敢乱填

仅代表个人理解,不喜勿喷

宁润CP向

图是群里小鼠给我的,原图P2

我不会指绘,所以打了字

不理解过保护的意思,所以没敢乱填

仅代表个人理解,不喜勿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