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门

25495浏览    34609参与
桃源阿sir
鼠年吉祥😂新的一年就让小耗子...

鼠年吉祥😂
新的一年就让小耗子元芳来拜个早年吧。!!!

鼠年吉祥😂
新的一年就让小耗子元芳来拜个早年吧。!!!

瑭玖玥

曦澄8

    蓝曦臣不在的几天里,江澄状态一直不好,拍戏也拍不好,以前都是一遍过但是现在拍几十次都过不了


  导演也不敢说也不敢问,生怕江澄一生气就不拍了,能请到江澄拍戏有点难,毕竟是当红流量小生,别说演出费贵还要看江澄同不同意拍,不过江澄再贵也值得请,因为是当红明星能唱能跳演技还很好,就算演技差也会有许多人因为江澄的颜值去追剧,收视率就会变高,钱是流如瀑布的来


  导演看到江澄这样,就说到“小江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拍了十几次都没过”


  “将导,今天我想请个假”


  “那你回去调整一下状态吧”(将导表面很关心江澄,...

    蓝曦臣不在的几天里,江澄状态一直不好,拍戏也拍不好,以前都是一遍过但是现在拍几十次都过不了


  导演也不敢说也不敢问,生怕江澄一生气就不拍了,能请到江澄拍戏有点难,毕竟是当红流量小生,别说演出费贵还要看江澄同不同意拍,不过江澄再贵也值得请,因为是当红明星能唱能跳演技还很好,就算演技差也会有许多人因为江澄的颜值去追剧,收视率就会变高,钱是流如瀑布的来


  导演看到江澄这样,就说到“小江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拍了十几次都没过”


  “将导,今天我想请个假”


  “那你回去调整一下状态吧”(将导表面很关心江澄,其实心里mmp)


  


  江澄这一请假就请了一个星期,将导也是关心自己的钱,就问魏无羡江澄什么时候有空回去继续拍戏,魏无羡一想江澄确实一个星期没拍戏了,就打算去江澄家看看


  魏无羡一到江澄家就震惊了,江澄坐在地上满地都是江澄打翻的药,江澄的房间也凌乱不堪,被子枕头随地丢,衣服也是,江澄有洁癖,这不可能是江澄的屋子?魏无羡怀疑江澄家是不是进贼了


  “喂,江澄你家进贼了?这样乱”


  江澄并没有回答魏无羡“魏无羡,怎么办,蓝曦臣他真的不要我了,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好像已经离不开蓝曦臣了”


“谁让你之前这样对曦臣哥,现在他不要你了也正常,毕竟你这样的脾气和性格谁会受的了,曦臣哥已经算好了”


  江澄没有说话,而是流下了眼泪,他想到魏无羡以前对他说的话和蓝曦臣就想哭,他不应该这样对蓝曦臣的,不然蓝曦臣就不会一声不坑的离开他,还把东西都带走了,想和他撇清关系


  江澄自蓝曦臣离开后就很憔悴,不吃不喝也不睡,瘦了一圈不止,江澄本就瘦,现在更是若不经风,魏无羡见江澄这般也是心疼,就把真相告诉了江澄,但江澄不相信“魏无羡,你不用骗我了,蓝曦臣不会回来了”


  “江澄,我说的是真话,曦臣哥是真的只是离开一段时间,东西是我让蓝二哥哥拿走的”


  “好了,魏无羡,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安慰我,蓝曦臣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也快过年了,蓝二哥哥也要生日了,我打算给你们发福利,关于福利你们想要什么呢?不要太过分哈,比如发车之类的我是做不到的


  


小熊软糖

转载微博@小赖的star,超级仙的

转载微博@小赖的star,超级仙的

小熊软糖
嘟嘟嘴的小赖啊!好可爱ớ ₃ờ

嘟嘟嘴的小赖啊!好可爱ớ ₃ờ

嘟嘟嘴的小赖啊!好可爱ớ ₃ờ

(舟中鱼)叫我太岁

黄粱一梦(一)

秘书抱着文件,敲响办公室开着门,“boss,会议还有五分钟开始。”


“走吧”段阮将手中的黄粱枕放到柜子里,起身整理好烫熨平坦的西服,去往上一层的会议室走去。


秘书跟在段阮后面,虽然只能见得到后脑勺,不过似乎也能感觉到她家boss的愉悦心情,等等,这是我的错觉吗?冷冰冰的boss居然会心情愉悦?不,这肯定是我的错觉。


半个小时后,段阮走出会议室,秘书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她家boss居然没在会议上发火,着实少见。


“琴乐,下午的行程全部推了。”


“啊?boss,下午三点和MUS的慕总在Pulse咖啡厅的会面……好,好的。”


琴乐正在将会议的内容存档,接到段阮的专线...

秘书抱着文件,敲响办公室开着门,“boss,会议还有五分钟开始。”


“走吧”段阮将手中的黄粱枕放到柜子里,起身整理好烫熨平坦的西服,去往上一层的会议室走去。


秘书跟在段阮后面,虽然只能见得到后脑勺,不过似乎也能感觉到她家boss的愉悦心情,等等,这是我的错觉吗?冷冰冰的boss居然会心情愉悦?不,这肯定是我的错觉。


半个小时后,段阮走出会议室,秘书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她家boss居然没在会议上发火,着实少见。


“琴乐,下午的行程全部推了。”


“啊?boss,下午三点和MUS的慕总在Pulse咖啡厅的会面……好,好的。”


琴乐正在将会议的内容存档,接到段阮的专线内容后着实呆滞了会,工作狂魔居然会休息?也不知是哪个狂人平日里说,非国家节假日不放假。


走出CBD大厦,几缕暖阳洒落人间,喧嚣的人声让段阮有几分恍如隔世的感觉。


车里,黄粱枕放在副驾驶座上。


多久了?他才回去那么一次。段阮想着突然笑出了声,他们的家。


把车泊到库房往家走时,熟悉的车牌号码让段阮身体僵硬,随后如风般冲到门口,颤抖着手用钥匙开门。


“大叔,何栩清,何大叔,何栩清大叔。”


空旷的房子,回荡的都是段阮他自己的声音。他冲上二楼小小的客房,何栩清不在,主卧室里,浴室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段阮呆呆地站在浴室门口,他都忘了,房间的设计是有隔音效果的,水声也会阻隔声音。


“段阮?你……”


何栩清刚沐浴好什么都没穿,只在外面套了件浴袍,也是松垮垮的。虽然看到段阮的那一瞬间,何栩清确实是震惊,但随后是不露声色的兴奋,他还准备给段阮电话去大学城接他。


“大叔!”


何栩清洗了头,发尖还滴着水,水滴顺着脖颈的纹路滑入衣领。三十岁的人,皮肤还保养得很好,由于不是经常晒太阳,所以肌肤也是异常的白皙。


他知道,他的身体对这个叫何栩清的大叔起反应了,段阮隐秘地咽了咽唾沫。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忙完了就提前回来了。”


何栩清完全没必要告诉他,什么时候他好像又变成了那个每天追在叶赫身后的他了。


“饿了吗?”


“我?”


何栩清有那么一下子愣住,段阮面无表情地点头,实则内心都是期待何栩清说饿。


“有一点,等我换了衣服出去吃。”


于是两人都愣愣的站着。


“段阮,你先出去……”


“哦,哦,我出去。”


何栩清看着段阮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黄暴场景,突然就是一脸贱笑。


段阮在大厅做了个深呼吸,他刚刚在做什么?段阮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何栩清在玄关准备换鞋出去,段阮拿着最后一碗面条放到饭桌。


“你做的?”


何栩清想了想,走到饭桌边,看着两碗面条,一脸惊奇看着从厨房出来,还围着粉红围巾的段阮。


“吃吗?试试。”


何栩清抬头望着段阮,然后拉开椅子坐下,开始动筷子了。


他接触厨房,是在他离开他的几年里学的。从开始的炸厨房到后来的勉强能吃,段阮也觉得他的手太受罪了,他想过放弃,但他成功了。


段阮看着何栩清吃,发现,原来看别人吃饭是真的可以当菜下饭的。


“还吃吗?”


段阮吧他自己的那碗推到何栩清前面。


“那我就不客气了。”


何栩清埋头苦吃,他怎么会这么可爱,为什么他之前都没有发现?段阮鬼使神差地伸手揉了揉何栩清的头发,触感意外的舒服。


榨汁工~果果红豆

平安喜乐,得偿所愿。

平安喜乐,得偿所愿。

榨汁工~果果红豆

我没办法从他的侧脸移开视线

我没办法从他的侧脸移开视线

榨汁工~果果红豆
冲啊!!博君一肖!!

冲啊!!博君一肖!!

冲啊!!博君一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