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陵

619浏览    5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1 07:01
🌸张紫芝。

汉广

继续。


她灰色的衣裾入水即沉,发髻安一根江陵的枝条。这扁舟即使为日当午时采蘩采芑的山野村妇所见,也不敢相信这是亡国的宫廷美人。

船来的方向通往古时埋金的秣陵,如今宫殿摧折,翠华仿佛;另一个方向,延伸着来路,多年前水村茅舍的来时路。

摇橹声咿呀如江畔的歌谣;无尽头的水多么宽广。


沿江而下,摇橹声沉没在翻覆的水里。箬笠下那双锋锐的眼睛,终于重新扫过她昔年红雨吹拂的蛾眉。

婵娟婉娩,总是是江汉间滋养的秀色,因为眉毛画得分外好,整张脸都熠熠生光。多年前她给他最初的印象,笄年待嫁,却不轻置言语,只对石上青苔连绵的幽冷许下宏愿。


她的眉睫比眼睛更先...

继续。


她灰色的衣裾入水即沉,发髻安一根江陵的枝条。这扁舟即使为日当午时采蘩采芑的山野村妇所见,也不敢相信这是亡国的宫廷美人。

船来的方向通往古时埋金的秣陵,如今宫殿摧折,翠华仿佛;另一个方向,延伸着来路,多年前水村茅舍的来时路。

摇橹声咿呀如江畔的歌谣;无尽头的水多么宽广。

 

沿江而下,摇橹声沉没在翻覆的水里。箬笠下那双锋锐的眼睛,终于重新扫过她昔年红雨吹拂的蛾眉。

婵娟婉娩,总是是江汉间滋养的秀色,因为眉毛画得分外好,整张脸都熠熠生光。多年前她给他最初的印象,笄年待嫁,却不轻置言语,只对石上青苔连绵的幽冷许下宏愿。

 

她的眉睫比眼睛更先察觉他注视的目光。封藏在岩石罅隙里游移的暖意,仿佛楚国人寻他的连城之璧。她不记得璧玉是否被楚人寻到,只记得风雨不移的尾生之信,和为了浩阔天地轻许的离别。

将军有好去处。

她若有所指,而他移开目光,轻声回答。

闭置如三月新妇,去又何益。

 

 

这条水再蜿蜒向前,她记得有故乡的蒲苇。在水一方,有回不去的荷花塘,槐花缠缚如丝如雨。

两岸人烟渐稀,一路行来,衰败萧条,不复当年。

 

她来时和归路一样,细长的、随风摇荡的身影,无装饰的扁舟,还有那个持剑的随行人。唯一不同的,是舟上蜷成一团的小小女童。

女童眉眼细长,微露媚态,已有几分像那个狠戾的少年。 她睡眼惺忪,慑于陌生的、广阔的水,怯怯地嚷道,娘⋯⋯

她告诉她,我们去江陵。

山上有高大的树木,两岸有炊烟的人家。那是我来的地方。

 

她搂住女童稀疏的双髻,把和泪胭脂印在她稚嫩的眼睛。

乖。很快就到了。阿父在江的那一边。

她把江岸的乔木一一指给女儿, 诉说她童年里每一株会说话的朋友。女童听得怔怔,这个全新的、与昨日肖似的生命,将要替代她到故事的开端去。

 

他避在一侧,听她反复地哼一支歌。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

桃叶复桃叶。

桃叶复桃叶。……

我浣衣的时候,只学会了这两句。她缓缓说,不过这已经足够。

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是王郎。

更没有灰烬里的尾生。

 

 

她忽然仔细地看这个陌生人。哪怕与萍水相逢的过客同渡一条江水,也不会只说这无回应的寥寥几句。这条水流过他们十年的呼吸,却在他眼里找不到任何痕迹。他腰间的剑淬过烈火,霜寒犹在昨日。

那夜燃烧的兵燹与杂沓马蹄,他的仪容仍然不乱。而她惊魂未定,凄惶的眼睛擦破烛火映照的颈间粉痕。

你的气味。他直截地说,还是硝烟和人骨头焚烧的气味。

剑锋在她的喉头,却甚至不能引她低眉一顾。她说,我天生该有这样的味道。

因我在这里,这里的城墙砖瓦,都有焚烧的味道。

 

她仍然从容谐笑倾倒,移日落月。惨死者的尖叫,只是为她耳际殷红的宝石增色。

他沉默的高山含着苍鹘惊飞入云的威势,而她轻巧避开鬼泣空山,用一种难以言喻的欢快说,宫殿廊庙为妇人掩袖的机巧所倾塌。

羽林的列队循御沟流水,在奔赴北国的云下肖想明月的影,仍残存稀薄的希冀,闺中机上有锦字回文。

他回头时夜风吹散,梧桐萧疏叶落。她在宫廷,亭亭似照离人的月。

那是他唯一一次抬头去看她。

一滴泪精确地落在剑尖,霜寒竟被温热逼开半寸。

那时她只有春庭花月的气味,遥远缥缈,再不复涉水浣纱的清芬。

那么,该洗净了。她笑,整理寒素的灰衣。

 

 

幔帐和炉烟的香味迷离,宫廷的毒又回到她的唇齿。

她惊怖地退开,火的气味让她想起焚烧的肢体。

那么,你并不愿意?少年大笑着,阴冷的睥睨好像是她的错觉。

我是为了你。你不愿意?

他强调着,我走到这里,全都是为你。你心肠那么硬。

 

过去卧在怀中,他那颗冷淡的头颅,也这么谴责她怀抱的空寂。

她的嗓音里终于失去了全部收放自如的柔媚,如他听说和亲历的宫闱秘闻里,那些瑟瑟发抖的女人一样,啜泣着求残喘余生。

你看着我。他的眼神要钉进她的骨头。王者之妃,也要去做黔首的妾妇么?

少年摩挲女童熟睡的脸。要我更爱你,还是她呢?

夜光闪电般劈开她眼里迷蒙的柔情。

她的声线在克制中犹然颤抖,发狠说,爱我。

当然是我,怎么可能是别人。她额上纤纤初月的花黄湮灭在过去的烟尘里,粉面白如骤雪,那种笑容就像是搜检往年的情爱,在恩爱断绝的霜雪冰封里执刀裂破回文织锦的凄绝。

即使是我的骨肉,只有我能为您所爱。

我一直记得您的话,她说,人应该死在开始的地方。

 

 

数尺游丝逡巡在她无尽的灰色麻衣,日光的影子顺着乌发投入春天的江水,衣裾映满江水的蓝。

这位活着走出宫廷的幸运女性悬立船舷,江心的洪波掩盖了命运的流逝,蓝天洁净一如昔年。

这是她幼年往返在江上,所相信的,流逝的水。

她在水上,正在渡江。流波宽阔,流水漫长。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

她本不需要渡江的舟楫,更不需要渡过汉江。

她垂下头。

坠入逝去之水。

 

他还未牵住那个骤然爆发嚎哭的幼小的女孩,她浸透在春色的身影仿佛披着古时留得仙人回顾的素纱,蝉翼的灰汗漫流动,薄如江上的风。

分不清日光下有她留存的残艳的笑,还是水上有她流荡的声音。

平芜尽处没有春山,万事都在沧浪之间。

最初在这里,将往飞甍如虹的王城,她遇见他,他在江上。侠客弹剑,剑纹如流云含章。

 

霜柿细而短的灰叶也积攒了秋天的甜霜,井底梧桐生寒。

她吹奏他的长笛,俄而停下思绪的步伐,坐视带长,转看腰细。

笛声隔了十年的水纹。他弓弦作霹雳,早已截断汉水上目送归鸿的自己。

她低声喟叹着,……汉之游女。

 

汉之广矣。

 


渡

[小剧场]

[江澄篇]

“花?长得好看也没用最终还是会凋零。”

“草?被我踩在脚下的东西吗?没注意。”

“树?只是为了我出场专用的道具而已。”

“莫玄羽?这疯子,赶紧离我远一点恶心!”

“蓝二公子,总喜欢逢乱必出抢我的东西。”

“金陵,我的乖侄子,舅舅等你。”

(江澄用着宠溺的眼神看着金陵,并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蓝忘机]

此时在云深不知处弹琴。

“一花一树木,一草一世界。都有着自身的特质。”

“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于情于理。”

“这莫公子,是我蓝家的”

[这时魏无羡正和小苹果玩的开心。]

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篇]

“花?长得好看也没用最终还是会凋零。”

“草?被我踩在脚下的东西吗?没注意。”

“树?只是为了我出场专用的道具而已。”

“莫玄羽?这疯子,赶紧离我远一点恶心!”

“蓝二公子,总喜欢逢乱必出抢我的东西。”

“金陵,我的乖侄子,舅舅等你。”

(江澄用着宠溺的眼神看着金陵,并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蓝忘机]

此时在云深不知处弹琴。

“一花一树木,一草一世界。都有着自身的特质。”

“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于情于理。”

“这莫公子,是我蓝家的”

[这时魏无羡正和小苹果玩的开心。]

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驾!”

蓝[宠溺的看了一眼,摇摇头继续弹琴]













我以后尽量写大长粗的文!短小请见谅!
写得不好以后会进步的!(´ε`*)

核桃蛋的博物馆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核桃蛋的博物馆
战国 纟秋衣 湖北江陵马山1号...

战国 纟秋衣 湖北江陵马山1号墓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476-221 B.C.)/Embroidered Clothing/Unearthed from Mashan Tomb Jiangling,Hubei China/Jingzhou Museum

出土时置于竹笥中 外系竹签牌 名纟秋衣 由整块衣料制作 面为凤鸟践蛇纹绣红棕绢 两襟和下摆缘处用红棕绢绣 袖缘条纹锦 领缘大菱形锦 尺寸较小 应为助丧所赠

战国 纟秋衣 湖北江陵马山1号墓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476-221 B.C.)/Embroidered Clothing/Unearthed from Mashan Tomb Jiangling,Hubei China/Jingzhou Museum

出土时置于竹笥中 外系竹签牌 名纟秋衣 由整块衣料制作 面为凤鸟践蛇纹绣红棕绢 两襟和下摆缘处用红棕绢绣 袖缘条纹锦 领缘大菱形锦 尺寸较小 应为助丧所赠

一只古董

读《太师张文忠公行实》有感…

万历居然做梦梦到过太岳!哈哈哈这言情剧一般的桥段啊!

说自己的亲爹“长身玉立”,这样真的好吗?可见太师在儿子们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偶像级别的。

万历十五岁的时候,想给自己的亲娘修缮一下宫殿,太师都不许……难怪日后万历对太师恨得牙根直痒啊!从小就不让看花灯,长大了想孝敬自己老娘还被拦着…万历os:天下都是老子的,为何老子干什么事还要你同意?!说到底你是在帮我的,不是来管我的!…太师啊太师,你难道不知道弹簧压的越狠,反弹得越厉害吗?太师是真的把万历当作小孩子么?果真这样,那真的是太师最大的失职…

如果说《太师张文忠公行实》关于太师做官的内容有儿子崇拜父亲的滤镜,那么关于太师治家的内容,应该是比较客观可信的。...

万历居然做梦梦到过太岳!哈哈哈这言情剧一般的桥段啊!

说自己的亲爹“长身玉立”,这样真的好吗?可见太师在儿子们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偶像级别的。

万历十五岁的时候,想给自己的亲娘修缮一下宫殿,太师都不许……难怪日后万历对太师恨得牙根直痒啊!从小就不让看花灯,长大了想孝敬自己老娘还被拦着…万历os:天下都是老子的,为何老子干什么事还要你同意?!说到底你是在帮我的,不是来管我的!…太师啊太师,你难道不知道弹簧压的越狠,反弹得越厉害吗?太师是真的把万历当作小孩子么?果真这样,那真的是太师最大的失职…

如果说《太师张文忠公行实》关于太师做官的内容有儿子崇拜父亲的滤镜,那么关于太师治家的内容,应该是比较客观可信的。有《示季子懋修书》作为佐证。太师对自己的儿子们确实要求很严格。既然对自己的儿子要求严格是真的,他宠爱自己的弟弟,应该也不假。【我也想被太师宠爱啊!当太师的弟弟好幸福嘤嘤嘤】

太师的偶像居然是张良和李泌…嗯。所以,要说太师没想过善终是不可能的,但是当他发现无法全身而退,他也不可能没想过自己身后一定会骂名滚滚来…

太师是真穷啊。张家没有分家,全族住在一起,包括:老爷子,哥哥居敬一家,弟弟居易一家,还有自己的六个儿子以及儿子们的儿子。最后抄家抄出来的,是张家全族的家产。这么多人的一个大家族,加上原本的祖产,太师的赏赐,其他人的俸禄,儿媳妇的陪嫁之类的,统统加在一起,也不过二十多万两白银。还不如冯保一个太监的资产的十分之一…

所以,太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难道真的是双子座精分吗?一个表演型人格+另一个完全相反的真实自我?

哎。太师。


霜天晓角
一个质量极低的摸鱼。俺的荆州人...

一个质量极低的摸鱼。俺的荆州人设一直在变(误)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一定要画岳荆(立个flag)

一个质量极低的摸鱼。俺的荆州人设一直在变(误)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一定要画岳荆(立个flag)

凌子
要去不同的地方,感受不同的生活

要去不同的地方,感受不同的生活

要去不同的地方,感受不同的生活

没有梦想只今今

超开心!耶!
这家아이스크림 호떡队排的超长_(:з」∠)_感觉一整天都在排队了

超开心!耶!
这家아이스크림 호떡队排的超长_(:з」∠)_感觉一整天都在排队了

阿D地理

北通长安、洛阳,西达巴蜀,东至金陵,荆州在历史上之所以那么重要全是凭借他优异的地理位置。当年赤壁之战后曹操占襄阳、樊城,孙权占江夏,刘备占据江陵等地。握三分荆州就得三分天下的基础。

北通长安、洛阳,西达巴蜀,东至金陵,荆州在历史上之所以那么重要全是凭借他优异的地理位置。当年赤壁之战后曹操占襄阳、樊城,孙权占江夏,刘备占据江陵等地。握三分荆州就得三分天下的基础。

阿D地理

三国故事多,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荆州来,收获特别多😄
@荆州古城墙

三国故事多,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荆州来,收获特别多😄
@荆州古城墙

lawentao

康震诗词品读--之--李白《早发白帝城》

作者:lawentao
“轻舟已过万重山”,用轻舟和万重相对,在这一刻,李白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站在我们面前的仿佛是那个刚刚离开蜀地少年。在《渡荆门送别》中,他写道:“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极目远

“轻舟已过万重山”,用轻舟和万重相对,在这一刻,李白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站在我们面前的仿佛是那个刚刚离开蜀地少年。在《渡荆门送别》中,他写道:“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极目远望,高山渐渐融入广袤的原野,眼前一片开阔,江水茫茫一派渐渐融入广阔的莽原。水中的月影宛如天上飞来的明镜,空中的彩云结成绮丽的海市蜃楼。

仙丶北冥有鬼名为辰

峡谷录情簿(二)红线

某队某员,真身乃一玉面金瞳九尾狐也,银发绥绥,金瞳煌煌,倾国倾城貌。有好事者撰文,极言其烟紫衣裙风摆,五色丝绦飘摇之服华,眸中温婉剪水,惊鸿身姿翩翩之可人,并拉郎一海中之龙。此文伪以彩虹屁呈之,海龙阅文,盛赞文手牛逼,以为未来可成小说家。文手谦称此不过基本素养,若秋季赛二人再对,续篇非镜花水月也。海龙复赞叹之。

某队某员,真身乃一玉面金瞳九尾狐也,银发绥绥,金瞳煌煌,倾国倾城貌。有好事者撰文,极言其烟紫衣裙风摆,五色丝绦飘摇之服华,眸中温婉剪水,惊鸿身姿翩翩之可人,并拉郎一海中之龙。此文伪以彩虹屁呈之,海龙阅文,盛赞文手牛逼,以为未来可成小说家。文手谦称此不过基本素养,若秋季赛二人再对,续篇非镜花水月也。海龙复赞叹之。

奈良暴れ鹿
韩国东部海岸线的小渔村—正东津...

韩国东部海岸线的小渔村—正东津—的海岸线。

韩国东部海岸线的小渔村—正东津—的海岸线。

oneroker

咏怀古迹五首·其二

杜甫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杜甫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