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池子快乐ooc

1460浏览    46参与
池子_吃粮先看tag

画了

有私设(比如说冥主和遥鲲是朋友(?))(以及遥鲲是男的)

只有一点龙骨出现的冥骨(土下座)

就当我的入党费了,嗯,嗯

以及图2我的练手摸鱼(叼出来)

画了

有私设(比如说冥主和遥鲲是朋友(?))(以及遥鲲是男的)

只有一点龙骨出现的冥骨(土下座)

就当我的入党费了,嗯,嗯

以及图2我的练手摸鱼(叼出来)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如果你嫁给我…” 我想画所以...

“如果你嫁给我…”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不喜欢建议去报警

“如果你嫁给我…”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不喜欢建议去报警

池子_吃粮先看tag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1...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1:00

乌尔比安做梦珍贵录像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1:00

乌尔比安做梦珍贵录像

池子_吃粮先看tag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0...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0:00

整点纯爱看看

猎人血脉脑内剧场

斯卡蒂:队长,队长你怎么了(忍笑)

52:(恼)

斯卡蒂:我看过类似的故事,要真爱之吻对不对,我马上找人

52:?

——————————

斯卡蒂:我们队长被邪恶的兜帽人封印了,需要一个蓝头发的阿戈尔小鱼亲他一下才能好


斯卡蒂为了得到队嫂不择手段()

[乌流七夕贺文/图24H]10:00

整点纯爱看看

猎人血脉脑内剧场

斯卡蒂:队长,队长你怎么了(忍笑)

52:(恼)

斯卡蒂:我看过类似的故事,要真爱之吻对不对,我马上找人

52:?

——————————

斯卡蒂:我们队长被邪恶的兜帽人封印了,需要一个蓝头发的阿戈尔小鱼亲他一下才能好


斯卡蒂为了得到队嫂不择手段()

池子_吃粮先看tag
【鹊桥架长安/白狄七夕节38h...

【鹊桥架长安/白狄七夕节38h】8:00第八棒

最终boss白x新手村魔物狄

“不要怕我保护你”

看着小魔物严肃冷静地挡在自己身前,李白有了兴致


——————————————

后续

狄:你没事吧

李:啊,我没事,谢谢你...?

狄:这附近有很多魔物,要小心点,我要先走了

李:等,你不认识我吗?

狄:?

李:啊,算了。你要去哪,一起走吧

李:这里好危险,呜呜,你不会不要我吧

狄:好吧

李:所以要去哪里ya

狄:魔王城。去揍魔王

李:()

直接抄脑洞文案的池是屑

有私设,一般魔物是没有意识的,碰到了就自动进入战斗状态,所以会打魔王,但是狄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意...

【鹊桥架长安/白狄七夕节38h】8:00第八棒

最终boss白x新手村魔物狄

“不要怕我保护你”

看着小魔物严肃冷静地挡在自己身前,李白有了兴致


——————————————

后续

狄:你没事吧

李:啊,我没事,谢谢你...?

狄:这附近有很多魔物,要小心点,我要先走了

李:等,你不认识我吗?

狄:?

李:啊,算了。你要去哪,一起走吧

李:这里好危险,呜呜,你不会不要我吧

狄:好吧

李:所以要去哪里ya

狄:魔王城。去揍魔王

李:()

直接抄脑洞文案的池是屑

有私设,一般魔物是没有意识的,碰到了就自动进入战斗状态,所以会打魔王,但是狄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意识,他牛

池子_吃粮先看tag

上辈子杀人这辈子搞l2d

别人的暑假:激情产粮造福cp

我的暑假:睡觉,画饼,摆烂,睡觉,摆烂

上辈子杀人这辈子搞l2d

别人的暑假:激情产粮造福cp

我的暑假:睡觉,画饼,摆烂,睡觉,摆烂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小小鱼·3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1

2

小小鱼·3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1

2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小小鱼·2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1

3

小小鱼·2

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1

3

池子_吃粮先看tag
之前搞输入法的图/ 之前就打算...

之前搞输入法的图/

之前就打算发了,结果今天才想起来x

52:你知道打了他是什么后果吧。

恐鱼:(忍气吞声)

之前搞输入法的图/

之前就打算发了,结果今天才想起来x

52:你知道打了他是什么后果吧。

恐鱼:(忍气吞声)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开个长篇

纯粹是我想画小小鱼,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2

3

开个长篇

纯粹是我想画小小鱼,我想画所以我画了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有个人偏好

2

3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当当当——!! 小鱼生日快乐!...

当当当——!!

小鱼生日快乐!!

乌流向的输入法——、

本输入法完全免费,禁止倒卖

照着电脑标准做的,手机可能看起来不太行

太大了的话是你电脑分辨率问题x

走wb,wb名:三三水也子

祝小鱼生日快乐——我永远喜欢小鱼呜呜呜呜

当当当——!!

小鱼生日快乐!!

乌流向的输入法——、

本输入法完全免费,禁止倒卖

照着电脑标准做的,手机可能看起来不太行

太大了的话是你电脑分辨率问题x

走wb,wb名:三三水也子

祝小鱼生日快乐——我永远喜欢小鱼呜呜呜呜

池子_吃粮先看tag
我cp牵手手,嘿嘿!♫ 我cp...

我cp牵手手,嘿嘿!♫


我cp脑,我看剧情感觉52强抢民男

我cp牵手手,嘿嘿!♫


我cp脑,我看剧情感觉52强抢民男

池子_吃粮先看tag

来点低质量即兴摸鱼

又名

斯卡蒂磕cp

斯卡蒂和大家一起磕cp

歌蕾蒂娅在报/警x

来点低质量即兴摸鱼

又名

斯卡蒂磕cp

斯卡蒂和大家一起磕cp

歌蕾蒂娅在报/警x

池子_吃粮先看tag

【乌流】夏天

校园pa

乌流已交往设定

乌尔比安和斯卡蒂同居(是兄妹)

全文5500+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


1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乔迪。”

白发少年余光偷瞟着下面,眼瞅着乔迪第三遍确认携带的复习资料连同文具一并放入斜挎包后才舍得将手中的平板放下撑起身子。深红色的挑染随着动作晃动,在一头杂乱的白毛中格外显眼,而被放下的平板还停留在某一页被主人不知是烦躁还是无聊时画了涂鸦的笔记上。他抓了抓头,索性把平板往枕边一扔探出半个身子说道,


“外面要下雨了,而且天气预报说今天要下暴雨!”


话末,他又适时补上一句,


“你知道吗,现在已经是夏天了,雨不会轻易停的。”...


校园pa

乌流已交往设定

乌尔比安和斯卡蒂同居(是兄妹)

全文5500+

有ooc,有角色个人理解



1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乔迪。”

白发少年余光偷瞟着下面,眼瞅着乔迪第三遍确认携带的复习资料连同文具一并放入斜挎包后才舍得将手中的平板放下撑起身子。深红色的挑染随着动作晃动,在一头杂乱的白毛中格外显眼,而被放下的平板还停留在某一页被主人不知是烦躁还是无聊时画了涂鸦的笔记上。他抓了抓头,索性把平板往枕边一扔探出半个身子说道,


“外面要下雨了,而且天气预报说今天要下暴雨!”


话末,他又适时补上一句,


“你知道吗,现在已经是夏天了,雨不会轻易停的。”


被称作乔迪的少年晃了晃手中的折叠伞,雨伞上漂亮的金黄色挂穗随着那人的动作在空中摆出弧度,甩起,又伴随着重力落下,与乔迪骨感的手腕擦身而过,扬起些细小的气浪。乔迪被这细小的气浪挠了鼻子,顷刻间打了一个喷嚏。


“咳唔,不用担心我极境,我带了伞,而且和乌尔比安先生约好了,他不喜欢爽约的…!”


许是被极境盯得心里发了毛,乔迪撇开视线默声补了一句,

“我会在宿舍关灯前回来的…!”


“那家伙要是欺负你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我马上把他告到凯尔希那去!”


似乎为了印证自己说的话,极境伸手捞了捞不知何时甩到床尾的手机亮了屏幕,点进一个写着“凯尔希”的联系人里,似乎只要乔迪一句话,他马上就会拨打下去控诉某位新上任的学生会会长对自己室友不存在的恶行。结果可想而知,马上被乔迪制止了。


“诶——小乔迪长大了,有了对象不要兄弟了——”


被制止的极境似乎很悲伤的样子,用手捂住心脏,皱着眉欲哭无泪却依然扯了纸巾佯装擦泪的模样,片刻又马上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似乎方才那戏精上头的人不是自己,


“诶?你还在这啊,快点去找你的「深海猎人」!不是说不喜欢被爽约吗,动起来动起来!”


“所以说请不要再打趣我了!!\\\\”



2

午间的空气格外燥热,比往年迟来些的夏季不比前些年舒服,唯一不同的是去年同一时间落地的蝉过早从土内钻了出来,迎接它的不是适宜生活的环境,倒也比以往清静了些。


乌尔比安倚着墙,手里拿着一截半化的雪糕长舒一口气。乔迪早些时候就提过想吃这的冰点。只是好吃自然有好吃的道理,即便是夏季的午后也免不了这家店开门便被扫荡一空。自己赶了个早来排队,在一堆人中间买到了这最后一只来之不易的雪糕。


11:58


乌尔比安低头看看手表,和乔迪约的时间是十二点,自己估摸着从排队到现在大抵有俩小时,看着最后一位遗憾走出店铺的客人,总觉得是内心作祟,觉得这只雪糕比以往化得更快些。


11:59


“乌尔比安先生!”

在雪糕化下的汁水滴到地上的前一刻乔迪喘着粗气赶到乌尔比安跟前,眼疾手快接住了那滴落下的雪糕,两人显然是没料到会有这出,面面相觑,无人发言。


“……”

“……”


乌尔比安正欲说些什么,思来想去总觉得说些什么都不太好,只抵伸手将半化的雪糕塞到那人嘴里,又顺手抹去了那一滴被暖温了的雪糕抹进嘴里。确实是好吃的,只是奶味太足兴许不是他喜欢的那款。


“你上次说想吃,我刚刚来的时候看见他们还有卖的,就顺便买了一只。”


乌尔比安摸了摸鼻子,这才发觉自己的脸也烫——也许一直是烫的,只是见到乔迪以后更烫了些。他干咳一声,选择性隐瞒了自己赶早来这杵着就为了给自己娇小的恋人买一只雪糕的事实——这事要是传回学生会让歌蕾蒂娅那一窝人知道了少说笑个小半年,堂堂学生会会长竟然是个妻奴。


这没什么好笑的,乌尔比安


他这样告诉自己,


她们是嫉妒自己有对象,酸的。


眼瞅着被塞了雪糕的恋人脸红的能冒烟,他伸手替人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她们嫉妒我的恋人有一头漂亮的头发,像海一样好看,像海一样柔顺。


“唔呜——乌尔比安先生…!很抱歉让您久等了!”

乔迪将自己被越理越乱的头发从不知为何陷入沉思的人手里拯救回来捋顺。凑身上前递上一个香喷喷的吻,好容易将人思绪拉回来,又从包里拿出一瓶还带着些凉意的水递到那人跟前。


“我没有等很久,你也没有迟到,不用道歉。”

“可是这家店的雪糕很抢手,一般要来很早排队…”

“他们刚好还有最后一只。”

“可是…”


乌尔比安接过冰水拧开灌了一口,上前堵住了自己侦查力过剩的恋人想要继续提问的嘴。

果然还是奶味太重了,

乌尔比安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恋人通红着脸这样想到。

但是他似乎不讨厌了。



3

“乌尔比安先生,下次请不要这样子了!”

乔迪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红着脸看着捂着头的乌尔比安,那人分明没什么表情,但乔迪硬是从他那漂亮的眸子中看出了名为委屈的字样。


像某种大型犬


乔迪无端萌生出这种想法,摇了摇头,将剩下的雪糕吃完现场进行了一个垃圾分类。乌尔比安应该是鲸鱼之类的动物,至少不应该是狗。乔迪重新看向乌尔比安,想从他眼中看出别的情绪,看来看去,又是把自己看脸红了。


他想,乌尔比安不是鲸鱼也不是狗,他应该是个人,

而且还是自己的恋人。


这个想法在脑内挥之不去,硬生生占据了脑内几个硬盘,烧得乔迪肉眼可见的头顶冒了烟——也许只是汗水被太阳晒蒸发了。当然,乌尔比安不知道眼前这人的脑内风暴,他只知道自己的小恋人很可爱。于是他伸手揽住了无法思考的乔迪,轻声说道,


“不是说今天要去书店吗,走吧。”


这句话将乔迪的意识重新拉回现实,梳理完情绪后牵着乌尔比安的手晃去了书店,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地方乔迪才注意到乌尔比安一本复习资料都没带,于是歪头直直向人看去。


“乌尔比安先生没带复习资料吗?”


话中的主人公被这动作萌的没了边,却也抽出意识拍了拍本应该待在自己身边的帆布袋。只是似乎拍了空气,裤子的触感被手掌上的神经细胞尽职尽责地传递给大脑,让人愣了神,


“带…了……↘↗?”


这句话像是在问乔迪又像是在问自己,他皱着眉将自己早上从家里出来到买雪糕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了一遍,细到在红绿灯前停了几分几秒,买雪糕排队时前后人的样貌,找零钱时零钱的编码排列,最后将镜头停留在出门前的那一刻


——斯卡蒂拎着包,嘴里叼着面包片,含糊不清地和他说自己今天要去劳伦缇娜家过夜,晚上不用留饭了。完全没有问题的交流,但细看一下的话不难发现斯卡蒂手里那个包上印着的是一条卡通座头鲸,而斯卡蒂她自己的卡通虎鲸包此刻正乖巧地躺在家里的沙发上。


斯,卡,蒂


乔迪看着他脸越来越黑,心里估摸着也料想到了前因后果,连忙伸手抚了一把乌尔比安的头。俩帅哥当街摸头倒也是道靓丽的风景线,足以惹的几位年轻貌美的姑娘驻足围观。而乔迪伸手摸着乌尔比安的头,只觉得手感好,有些反差萌。


“没事的乌尔比安先生…!看我的也可以!”


乔迪一边揉一边感叹幸亏自己没带专业课的复习资料,除去那些科目,剩下的都是互通的。乌尔比安看着他,看了很久,看得乔迪面红耳赤地把手缩回去时,又伸手牵住他的手摁回头顶。

然后乔迪又红透了脸。



4

可算是进了书店落座,照乔迪室友的说法是谈恋爱就谈恋爱,还打着书店复习的旗号,真是脱了裤子放屁,闲的。

“要来些松饼吗?这家书店的松饼味道不错。”

乌尔比安从书架上搬来一些资料书,正值考试季,这些书平日里落的灰到了这个时候全都抖起融进空气中的尘埃里,挠的乔迪一下没忍住,在喷嚏打出前的最后一刻,刻在骨子里的礼貌和教养以及不想在恋人面前失礼的那股劲还是迫使他抽出了纸拦截了这个喷嚏。

“…抱歉…!可以吗,麻烦您了!”

乔迪擦了擦不适的鼻子,下意识摆出无可挑剔的笑容,换做他人兴许就被这表情糊过去心动了,只是乌尔比安没看明白他这个表情,也许只是猜测,但他总感觉这笑容中带这些疏离感,像羽毛轻飘飘挠着他的心,没多想,离开书桌去前台点松饼了。


待乌尔比安离开视线乔迪才放松舒下一口气,他终归还是有些怕这位恋人的,毕竟他和乌尔比安的相遇似乎并没有小说里那般梦幻美好,倒不如说有些玄幻,现在想起来都没什么真实感。

——平白无奇一个午后,夏季的天气总是摇摆不定,上一秒的晴天下一秒便成了一道雷落在远处。乔迪进小卖部时太阳还老老实实挂在那,出来时便落了不小的雨。


只是乔迪一直有出门带伞的习惯,那把深蓝色折叠伞是他的叔叔送他来学校时一并递给他的,与叔叔告别时,同行的艾丽妮从兜里掏出一个挂穗递给他,金灿灿的,挺好看,像乔迪的眼睛。


所以他很轻松应对了这天气变化无常的夏季,但当他收起物品准备离开小卖部时看见了正准备往雨里冲的斯卡蒂和劳伦缇娜,似乎是注意到了视线,斯卡蒂硬生生蹦出几个词来

“阿戈尔人…”

乔迪被她这句话吓得手抖了三抖,刚想解释就被劳伦缇娜打断了话,

“什么嘛,是同族啊!嘿嘿…借一下伞啊同学!”

说罢,那人抢了伞揽过斯卡蒂就往雨里冲,留下乔迪在小卖部的屋檐下独自摇晃。而正当他思考怎么回去的时候,远处又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他眯起眼睛细看才辨认出来那何止是两个人,分明是四个人。

歌蕾蒂娅一只手拎着劳伦缇娜一只手举着伞,似乎在找什么人,在看到他的时候快步走了过来,将劳伦缇娜放下来推了推,

“给人家道歉。”

字正腔圆一句话,乔迪看着这一白头发的姑娘,连忙摆着手拒绝想说没关系,结果还没开口又被另外一人打断了,

“斯卡蒂,给人家道歉。”

“对不起。”

男人将方才见过的另一位姑娘放下来,掏出刚才两人抢的伞递还给乔迪,憋了半天,又憋出一句,索要联系方式的话来。


“…我们是学生会的,同学,可以给个联系方式吗。”


“……我叫乌尔比安,很高兴认识你。”



……



“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乌尔比安端着刚出炉的松饼坐在乔迪对面,看着小人儿似乎陷入了沉思,想着兴许是某道题难住了对方,刚想凑过来看结果发现对方连书都没拿出来,只抵将热乎的松饼沾上草莓酱递到那人手中,自己则取了几本用于装样子的书放到跟前等人回话。


乔迪摇摇头,掏出书和复习资料摊在桌子上,将松饼一口咬去小半边,过了半晌才堪堪回了话:“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


当时匆匆给了联系方式,后续其实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有乌尔比安以他自己本人的名义来加了他,结果上来就是一句“你体能太弱了,周末和我去跑步。”把他吓得手机掉地上裂了屏,捡起来左看右看,想着还能用也就没管。


“等会一起去西边那家店吃烤肉吧。”

“西边那家店吗?我听极境说那家店不卫生…他吃完以后上吐下泻在寝室待了三天!”

“我觉得那是他自己不想去上课。”

“也许吧…看他还是很痛苦的……要不然今天去吃火锅吧!”

“同学,书店别讲话。”


乔迪羞红着脸和人说了抱歉,又接到对面乌尔比安递过来的纸条,漂亮的花体写了一个“好”字,抬眼对上视线,愣是把自己的脸红提了一个度。


他好像不知道自己很好看。


乔迪低着头翻阅笔记,偌大的笔记本被各种花花绿绿的笔记填满,排着队在乔迪晕乎乎的脑子外等待进入最终无功而返。乔迪只觉得这家书店空调开得不低,舍不得电费,不然他怎么会脸那么烫。



5

“啊!下雨了。”

乔迪伸手接住门外落下的雨水,在书店没注意时间,出来时雨水估摸着已经落了一刻钟,而且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乌尔比安站在他身侧默不作声挡住了些被风吹来的雨珠子,又瞧见身侧的小恋人在包里翻找半天,好似炫耀似的掏出一把折叠伞来。


“乌尔比安先生!我带了伞,不用担心!”


然后两人就看着那把伞在打开的时候从乔迪手里飞了出去。乌尔比安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了伞的伞面,才没让那头身分离的伞和风一并去远方旅游。而乔迪这才想起上一次出门,风刮得厉害把伞给刮坏了,收起来放在宿舍一直想修却因为考试复习没有音讯,因为在那只后一直窝在宿舍复习,也就没了带伞出去的机会。


“给你。”

“…谢谢您乌尔比安先生。”

接过乌尔比安为自己收好的雨伞塞进包里,乔迪尴尬得脚趾抠地,想来想去没什么好责怪的,只能埋怨自己出门前检查那么多就是忘记检查雨伞毁了今天这场打着复习名号的约会。


“乌尔比安先生…”

“准备好走了吗?”

乔迪突然被他这样一呛,疑惑地抬起头,只见乌尔比安脱下外套,盖在乔迪头上,说时迟那时快,单手抱起他就往雨里冲,期间没忘把乔迪那袋书和帆布袋一并塞进怀里护着。

乔迪被他这番动作吓得慌了神,头上盖着的衣服有一股乌尔比安家里用的洗衣液味道,他揽住衣服主人的脖颈,稍稍掀开衣服的一角。也许是内心作祟,乔迪觉得这场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透心凉,携着暖意的雨水透过一角落在乔迪脸上,他看见乌尔比安顺着额角流下的雨水,


好想吻他。


乔迪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害羞到了,盖上衣服重新揽住乌尔比安的脖颈,鼻尖洗衣液的味道清冷宁静,像海洋一样深邃高冷。

很适合乌尔比安。

乔迪这样想着,但他很快又否决掉了这个想法,

这个味道不适合他。

也许适合任何人,但是不适合他。



6

等到停下来时,乔迪被轻轻放回了地上。刚想挑开衣服,却被乌尔比安抢先一步。乌尔比安用生平最轻的动作挑开衣服,倘若这一幕被歌蕾蒂娅她们看见了,兴许要被说变了性。


乔迪环顾四周,已经到了宿舍楼下,而他这才发现乌尔比安身上没一处是干的,灰白色的头发在雨水的加持下被润成一缕,此刻正往下趟着水,一滴,一滴

落在乔迪心里着了个空响。

“请您在楼下等我!!!”

乔迪一个箭步冲进宿舍楼,一脚迈三格,几步窜进宿舍,把还在宿舍打游戏的极境吓丢了魂。

“极境!借我把伞!”

“啊,啊?啊,在我柜子下面,怎么了乔迪,发生什么事了?”

乔迪伸手扯了挂在阳台的干毛巾干衣服拿了伞,将话还没说完的极境落在后面,如果不是地上的水渍,极境甚至怀疑刚才那是一场梦。



“久等了乌尔比安先生!”

乔迪喘着粗气将雨伞和干净的衣服递给乌尔比安,又腾出手将人的辫子解开用干毛巾擦拭。

“呃唔…我,我不知道您穿多大码的衣服…这是我最大码的休闲装了…!您进来换身干衣服再走吧!”

说罢,没来得及回复的乌尔比安便被人推进了宿舍楼一楼的厕所,再出来时,在乔迪身上略显肥大的休闲服完美套在乌尔比安身上,淡蓝色的卡通孔雀鱼围绕着一条金灿灿的孔雀鱼,倒也为人增添了一番烟火气息。


“很合身——太好了乌尔比安先生…!”

乔迪拍手,如释重负的抢过乌尔比安手里换下的湿衣服,一套行云流水下来乌尔比安甚至一句话没搭上。

“乔迪…”

“乌尔比安先生!”

乌尔比安看着乔迪,他笑着,笑得很开心,漂亮的嘴唇上下浮动,乌尔比安听见他说,

“谢谢您!期待和您的下一次约会。”

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乌尔比安发现自己已经吻上去了,


啊,完了,又要挨打了。


乌尔比安闭着眼这样想着,


算了,挨打就挨打吧,吻到就是赚到,挨一辈子打也值。


【end】


(番外)——————————————

等到极境连滚带爬跑出宿舍追上乔迪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一个看上去就来者不善的人逮着自己的室友亲,要不是看到乔迪害羞的耳尖他险些举起灭火器给人当头来一棒。


乌尔比安回到家的时候和斯卡蒂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

乌尔比安:你不是去劳伦缇娜家过夜吗

斯卡蒂:她家淹了,让我明天再去。你这身衣服怎么回事

乌尔比安:…

乌尔比安:♫


歌蕾蒂娅:学生会没有管同学要联系方式的行为,我们也不会以要搞活动的理由私下联系同学,你自己想要人家的联系方式别拿学生会当挡箭牌。



头一次正儿八经写文,写得不好我给大家磕几个头吧。毕竟我只是一个破画画的,哪会写文啊


池子_吃粮先看tag

画了夏天和冬天

为什么小鱼是夏天呢,因为我喜欢夏天(直白)

画了夏天和冬天

为什么小鱼是夏天呢,因为我喜欢夏天(直白)

池子_吃粮先看tag
进行一个🐟的发 这次没在课上...

进行一个🐟的发

这次没在课上画画(自豪)

是我对流光三技能的理解

进行一个🐟的发

这次没在课上画画(自豪)

是我对流光三技能的理解

池子_吃粮先看tag

进行一个摸🐟的发

大家不要学我上课摸鱼(背着手走来走去)

进行一个摸🐟的发

大家不要学我上课摸鱼(背着手走来走去)

池子_吃粮先看tag

画了 @黑猫奶盖茶 老师写的幼稚座头鲸()

我是怎么做到把乌尔比安一把画年轻了二十岁的

总之,总之我觉好可爱www于是一把子画了

lof大数据给我推荐的这个cp,好奇点进来一把子就磕上了,这个就当是我的入党费(怎么这样)

有没有什么乌流群让我加加磕cp(土下座)

画了 @黑猫奶盖茶 老师写的幼稚座头鲸()

我是怎么做到把乌尔比安一把画年轻了二十岁的

总之,总之我觉好可爱www于是一把子画了

lof大数据给我推荐的这个cp,好奇点进来一把子就磕上了,这个就当是我的入党费(怎么这样)

有没有什么乌流群让我加加磕cp(土下座)

池子_吃粮先看tag

好,好,传一下和幻的mbti问卷表格

 @咖啡致幻 

我:enfp

幻:isfp

p2原表格

好,好,传一下和幻的mbti问卷表格

 @咖啡致幻 

我:enfp

幻:isfp

p2原表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