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汤姆霍兰德

3453浏览    25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9 22:39
牙牙

[铁虫]冰淇淋

人质死了

无辜的女孩被发现时眼睛里面漆黑一片,😂😂早就凝固,恶臭充斥着鼻腔,苍蝇四处飞舞扰人心神。托尼手里攥着的照片是她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拍下来的,带着兔子耳朵手里拿着荧光棒,因为参加偶像的应援活动笑得很开心。女孩悄无声息得盛开了,又在孤独中死去。

犯人躲进了音乐节的现场,鼓声吉他声主唱的嘶吼人群的欢呼声声不断,在托尼的脑子里反复回荡,像是钢钵一刻不停地碰撞。

托尼是第一个发现犯人的,犯人正穿着连帽衫在人群的尾部安静地看着乐队的方向,托尼气上心头一脚踹了犯人的后腰,犯人随着攻击倒在地上,周围人一阵惊呼。托尼冲上去坐在了犯人的腹部,对着他的脑子一拳又一拳。附近的史蒂文和娜塔莎听见骚动赶...

人质死了

无辜的女孩被发现时眼睛里面漆黑一片,😂😂早就凝固,恶臭充斥着鼻腔,苍蝇四处飞舞扰人心神。托尼手里攥着的照片是她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拍下来的,带着兔子耳朵手里拿着荧光棒,因为参加偶像的应援活动笑得很开心。女孩悄无声息得盛开了,又在孤独中死去。

犯人躲进了音乐节的现场,鼓声吉他声主唱的嘶吼人群的欢呼声声不断,在托尼的脑子里反复回荡,像是钢钵一刻不停地碰撞。

托尼是第一个发现犯人的,犯人正穿着连帽衫在人群的尾部安静地看着乐队的方向,托尼气上心头一脚踹了犯人的后腰,犯人随着攻击倒在地上,周围人一阵惊呼。托尼冲上去坐在了犯人的腹部,对着他的脑子一拳又一拳。附近的史蒂文和娜塔莎听见骚动赶到了现场,史蒂文拉住了托尼,娜塔莎绑起了犯人。

犯人面部满是血污,托尼在不断喘气。

“你不能这么做,”史蒂文说,“你不能在这里杀了他。”

“他杀了那个女孩。”

“我们都为此感到难过,托尼”

“她曾有多好的未来…”托尼有些脚步不稳,“那个混蛋…就这样杀了她”

“托尼…听我说,托尼,”史蒂文抓着他的肩膀,“你待在这,试着放过这件事,我们来处理这个混蛋。”

托尼轻微的点了点头。

“走吧,娜塔莎,顺便通知其他人犯人找到了。”

 

托尼瘫坐在供人休息的折叠椅上,看着天,天上什么都没有。托尼明白,即使做了超级英雄,他也有救不了的人也有打不赢的仗,可是如果,如果自己能再快一点点想得更快一点点,是不是那个女孩就不用牺牲是不是就能救更多的人。

就一点点就好,一点点。

“叮咚”手机响了。

托尼不想管,他没有心情去应付任何人。

“叮咚”“叮咚”“叮咚”

这就有点烦了。

这回响起了手机铃声,看来这位是不联系到自己不罢休啊。托尼还是接起了电话。

“史塔克先生,你在哪里?我听说那个犯人被捉住了,大家都陆续回去了,你在哪里啊?还有啊,我听说那个女孩出事了,罗杰斯队长他们都很伤心,我也觉得很伤心。对了,我听见罗杰斯队长还数落你,说你随心所欲什么的,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女孩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

托尼不想听彼得再说一句话直接挂掉了通话。他想要的酒或者别的什么都好,能让他暂时忘掉现实。

没过多久,托尼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史——史——塔克先生,”来人喘着粗气。是彼得。

彼得扶着自己的膝试图缓和自己的心肺。

“你来这干什么?”

“因为史塔克先生的声音听起来很难过,所以我赶紧来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冰淇淋,”托尼疑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小青年接过了草莓冰淇淋,“我觉得你会喜欢。”

刚刚托尼在彼得的死缠烂打之下来到了游乐园———他说这是一个能让所有人开心的地方。好吧,托尼确实开心了一些。

“真男人永远不惧怕粉色,”托尼认真端详了手里的冰淇淋,“这冰淇淋确实好吃。”

“真的?我很喜欢这里的冰淇淋我每次来这里我一定会吃的,史塔克先生喜欢那真是太好了。”

史塔克歪歪扭扭地坐在树阴下的长椅里,外面阳光明媚,四处传来游人兴奋的尖叫,彼得端正的坐着,俩人认真地吃着冰淇淋。

“说实话,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的?”

彼得笑着看托尼嘴里的冰淇淋还在相融,他现在像听见乌龟问它为什么有壳。

“这太明显了。”

“有吗?”

“当然有啊。”彼得一边笑着说一边吃冰淇淋。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彼得突然意识到。

 


吹宝泡泡糖

「蜘蛛侠」巫女日记 02

    Megan穿着浅蓝色镶白色蕾丝花边的围裙,以稍稍放松的姿态背靠着窗边,手上还留着烤面包的香气,湛蓝的眼眸紧紧跟随着餐桌旁的棕发少女,将她堪称空白的表情,优雅的用餐仪态摄入脑海,就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排入给老板的报告,送到他的办公桌上。


    优渥的工作收入和舒适的工作环境让她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许多年,也许还有什么其他吸引她的地方?噢,谁知道呢。


    她看着少女的目光渐渐带出一丝痴迷,流连在Aria在阳光下镶着金边的卷曲发丝,澄澈的绿色眸子,在白皙而娇...

    Megan穿着浅蓝色镶白色蕾丝花边的围裙,以稍稍放松的姿态背靠着窗边,手上还留着烤面包的香气,湛蓝的眼眸紧紧跟随着餐桌旁的棕发少女,将她堪称空白的表情,优雅的用餐仪态摄入脑海,就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排入给老板的报告,送到他的办公桌上。


    优渥的工作收入和舒适的工作环境让她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许多年,也许还有什么其他吸引她的地方?噢,谁知道呢。


    她看着少女的目光渐渐带出一丝痴迷,流连在Aria在阳光下镶着金边的卷曲发丝,澄澈的绿色眸子,在白皙而娇嫩的肌肤衬托下更显红润的嘴唇上。


    Aria皱了皱眉,咽下最后一口炒蛋,又喝了一口橙汁,揣好手机,一边装作手忙脚乱地开始戴头盔,一边快速向大门走去。Megan笑了一下,开始像往常一样站在餐桌前,有条有理地开始收拾盘子和餐具。金属和瓷器微微碰撞,轻轻的丁零声在餐厅回响。


    Aria逃离了那令人窒息的目光,坐在门口的软凳上,低着头绑膝盖后面的系带,声音和手上的动作一样带着点急躁:“Megan!我走了!麻烦告诉Henry一下今天不要去三明治店接我!到时候等我短信!”说完就急匆匆地冲出了门。Megan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Aria在门边提溜出那辆全黑改装山地车,长腿一跨踩上踏板,纤瘦的背影搭上飘扬的发丝看上去竟然有点小飒。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很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还能提前几分钟到教室。


    一蹬一踩,她就迎着风,飞快地滑出了铁门。微凉的晨风挟裹着红枫叶不怎么礼貌地拍在身上,阳光从树叶的间隙落下,掠过眼睑在Aria脸上映出斑驳,她那日夜吐露着不满、愤恨的心竟也获得一丝平静,嘴角不由自主地挑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拐出Forest Hill Garden的主路,她又闻到了熟悉的、纽约的生活气息,右手指尖微搭在刹车把上,灵活地在慢腾腾挪动的汽车之间穿行。余光好像瞄到一抹熟悉的鲜黄色,刚好是红灯,她转头瞟了一眼,啧,是中城高中的校车啊。


    校车上的Ned正无聊看着窗外,看到Aria的侧影闪过,他一下子激动起来,右手使劲拍了几下正在看手机的Peter。


    “看看看!是Aria!”Ned压低了声音,还是引得旁边同学不满的一瞪。


    Peter从给Liz的Facebook界面上收回目光,投向窗外,此刻红灯刚好转绿灯,Aria飞快地冲出去,只留给他一个黑乎乎的背影。旁边的Ned还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脸上露出了仿若痴汉一般的笑容。Peter无奈地收回手机,双手抓住Ned肩膀,使劲摇了摇:“醒醒!她已经走啦!”


    Ned缓缓转过身,声音还有些飘:“你看到了吗?她那辆车!真的太太太酷了好吗!”说着双手捂住自己胖胖的脸颊,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中,“真想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辆那样的车啊?”


    Peter露出一个标准的假笑,希望Ned能领会到他对他发自内心的、真诚的鼓励之意。但Ned的视线根本没有落到他身上,“当然!她也很酷!我从来没有见过…哦!对了!你看到她昨天发的Ins了吗?”


    Peter下意识点了点头,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Aria昨晚发了什么,是她拼的死星模型。他还记得他当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因她轻描淡写的语气——“最近有点忙,三天才完成~下次有时间试着自制一个。”后面居然还跟了个微笑的表情。


    要知道日本曾经有玩家试图自制死星模型,四年的时间才完成四分之一…她在正常上学的情况下只花了三天就拼完有3802片的死星已经很让他吃惊了,居然还自制死星模型……


    他和Ned相视苦笑,确认过眼神,都是被知名机械博主Witch嘲讽过的人(宅男)。


    是的,Aria就是Ins上那个粉丝过千万的知名机械博主Witch,因为只发作品不露面,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有人信誓旦旦地表示Witch肯定是他们大学机械工程系的某个大牛教授的人妖号,还有人猜测她是Stark工业实验室的某个项目负责人,但几乎没有人能想到她只不过是皇后区中城高中的一名普通高中生。


    是啊,没有其他人能想到——除了Ned和Peter。


    Ned在三四年前就成为了Witch的粉丝,几乎是看着她从一个作品还带着粗糙和稚嫩痕迹的新人博主,慢慢成长为现在这个每发一条Ins都有几十万点赞评论的知名博主。几乎每一次她更新,Peter都会被迫承受Ned两三遍的碎碎念,内容中心是一个宅男粉丝对其女神真诚而炙热的爱。


    至于发现Witch就是班上那个没有朋友、经常面无表情、还被人戏称怪胎的Aria又是另外一件偶然到不能再偶然的事情了。Aria、Peter和Ned都是机器人实验室的一员,但很少分到一个项目里——他们印象中Aria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对着蓝莹莹的屏幕,手里拿着某种工具和零件捣鼓。


    他们不是没有好奇过她到底在干什么,只是一凑近那个角落,她如寒冬凛风般的目光就立马扫过来,冻得他们颤颤巍巍迷迷糊糊地回到原地。这也是明明Aria长的还不错,却一直没有什么男生接近的原因。当然,也有可能有人接近但他们不知道罢了,毕竟应该没有人想让自己被大家看到在这样的目光下丢盔弃甲的悲惨模样吧。机器人实验室的老师和学长也很少谈论起Aria,他们问起时也不过含混地说她在独立负责一个项目。


    那是十年级的某一天下午,风和日丽,校园里一片祥和,大家如往常般在操场上运动,在平地上实验着无人机,在音乐教室拉起旋律。但Aria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是那些平时聚在一起讨论化妆品和帅哥的女生。她们依旧黏成一团,但目光隐晦地在她周围飘忽,有的还在窃笑,几乎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平日独来独往的MJ罕见的走到她身边,抬头装作在看风景的样子,“去机器人实验室看看吧。”


    Aria心里咯噔一声,想到了实验室经常不怎么上锁的柜子,但她仍没有流露出一丝情绪,扫了MJ一眼,低低说了一声谢谢,就快速收拾好书包,拿出储物柜自己随身带的自制工具箱朝实验室走过去。果然,柜子里关的好好的箱子被粗暴的掀开,精细尖锐的各种钳子、扳手和测量尺看得出来在某种坚硬的表面受过多次撞击,很多都直接变形了。工具箱内部甚至被人用马克笔涂上了大写的“B.I.T.C.H!”


    Aria深深吸了一口气,几乎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恶毒的想法在脑海里翻滚,血液中流淌着的厌恶和愤恨像迎来了狂欢的派对,在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沸腾。


    她们怎么可以!


    但过了几秒,她突然平静下来——至少表面上平静了下来。是女生,不会直接是内部人员,他们尊重别人的智慧,要下绊子不会这么粗暴。能进入实验室并且不会引起怀疑,很有可能是某个学长的女朋友。她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名,Julia…她的前男友一个星期前跟她表白了,死缠烂打地在Facebook上发骚扰短信,但是没闹到明面上来。Julia没过几天就分手找上了实验室的某个学长,现在看来,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Aria想通了这些突然就没了火气,淡淡的厌倦和连日熬夜产生的疲惫漫上心头,真的很无聊,这些人。刚入学的几个月她经常碰到这种事,作业不翼而飞,上课被砸纸团之类的。但那些人发现她只是一贯的冷处理之后,就觉得没意思,转头讨论起化妆品和运动男孩。后来也只是偶尔会让她给她们写写作业。Aria觉得这些都没关系,只要每月评分过得去,不搞出什么事招惹William到学校来就好——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她就痛不欲生,不如直接转学。


    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拿着那个小工具箱和公用的一些大件工具走到自己常呆的角落,继续做起手头的活来。


    Peter和Ned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在他们看来,这一天Aria只是莫名其妙地在储物柜前面呆了一会,然后换了一套看上去更加精致和奇怪的工具而已。


    本来Ned习惯性看了一眼那个角落就要继续敲代码,但突然,他僵住了,一点一点缓缓扭过头,死死盯住Aria手里那个小巧的角磨机,大脑一片空白。Peter感觉有点奇怪,停下调试手上的零件,看了看他,又顺着Ned的目光看了一眼Aria,“嘿!老哥,你怎么了?”


    Ned像是在做梦,声音穿过四周嘈杂的背景音,从远方慢悠悠地飘过来,“Peter,快打我一下,我一定是在梦里,所以才会在Aria的桌上看到了我女神专用的角磨机……”


    Peter又转回头看了一眼Aria那个角落,拍了拍Ned的手臂,“你肯定是看错了,Aria怎么可能有Witch的东西呢?只是很相似而已吧。”


    Ned的神思看上去还没回来,目光呆滞,“可是我认得的,那个是Witch自己特制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符合她使用习惯的。有人想过要模仿,但就是无法做的像原版那样同时具有美感和实用性,Aria那个绝对就是原版!”他突然激动起来,在旋转椅上转来转去,开始神神叨叨些什么。


    Peter试探性地问道:“那有没有可能,Aria认识Witch然后借了她的工具箱?”Ned艰难地点了点头,看上去被这个没什么根据的猜测说服了。


    但第二天,他和Peter就被打脸了。


    Witch新发的Ins上是她自主设计的一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手链,能通过佩戴人的体温、运动、呼吸、心跳和环境的光线、温度、湿度等数据判断其状态和大致情绪。听上去这个系统非常复杂,而且有点鸡肋,但这就是Witch的风格…更重要的是,他们昨天才在Aria的手里见过这个普普通通的手链啊!


    之后他们在实验室看到Aria都会仔仔细细地偷偷观察她,那个角磨机和那个小工具箱只出现过一次,但后来很多她手上的零件都出现在Witch的作品里。很隐蔽,但他们发现了。


    Ned几乎神游了一个星期,才勉强接受这个事实。之后就从狂热粉向理智粉转变了——他实在有点无法面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抒发心中的热情。


    而Peter没过多久就遇到了那件改变他人生的大事,放学后就忙着穿梭摇荡在纽约高楼大厦间,也不再顾得上什么Aria和Witch了。


    但Peter和Aria,谁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泡泡糖: 有公司做过通过表情声音等情绪判断的程序了,需要大量的数据和复杂的程序设计才能做到。这里相当于简化版吧,跟表情无关,可以当作金手指……辣鸡商科生求放过!


虽然没啥人看,我还是…期待一下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