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汤普森

4370浏览    243参与
Sally

水花的壁纸 这张太适合锁屏了 二是原图 三是调色过的

水花的壁纸 这张太适合锁屏了 二是原图 三是调色过的

悬铃VON

本赛季库里获得FMVP的重要原因be like:


进行一个弔图的改,最后每个人发挥得都很不错哈哈哈🤣🤣🤣

本赛季库里获得FMVP的重要原因be like:


进行一个弔图的改,最后每个人发挥得都很不错哈哈哈🤣🤣🤣

mom.

Splash brothers!

"how many we get?"

"cuatro"

"one two three four "

🏆🏆🏆🏆

Splash brothers!

"how many we get?"

"cuatro"

"one two three four "

🏆🏆🏆🏆

司昭moko

汤 快回暖 他们需要你 我们也需要你 好不容易回来了 

汤 快回暖 他们需要你 我们也需要你 好不容易回来了 

ᴡᴏʀʀɪᴏʀs³⁰

水花

水花    《一天的快乐》

今天都在发文啊,我不发一篇都对不起大家了(于是连忙去码字)

我发现我现在写水花多多少少带点维茶(改不掉了,真改不掉了,太好磕了)



————————————————————————————————

    8:25    起床
    “嘿,小可爱,起床了。”Klay已经醒了许久了,见Stephen始终不睁开眼睛,忍不住吻了吻Stephen的眼角。
    “唔……不...

水花    《一天的快乐》

今天都在发文啊,我不发一篇都对不起大家了(于是连忙去码字)

我发现我现在写水花多多少少带点维茶(改不掉了,真改不掉了,太好磕了)



————————————————————————————————

    8:25    起床
    “嘿,小可爱,起床了。”Klay已经醒了许久了,见Stephen始终不睁开眼睛,忍不住吻了吻Stephen的眼角。
    “唔……不要。”Stephen被吵醒,起床气又犯了,故意把头埋在Klay的怀里,不让他Klay亲他。
    “再不起床训练就要迟到了。”Klay想着昨晚把Stephen弄成那样,早上自然起不来,于是坐起身帮Stephen穿衣服。
    Stephen睡眼朦胧的被Klay扯起来,在Klay拿衣服没有扶着他的时候,就倒在Klay的怀里。
    “你是没长骨头吗?”Klay笑着说。
    Stephen靠在Klay的肩头,迷迷糊糊地说:“长骨头了。你就不会抱我了。”
    “谁说的?”Klay给Stephen套上护踝。
    Stephen轻轻地笑了一声。
    于是在上车之前,Klay都赌气似的,一直抱着Stephen不放手。

    9:01    上车
     Stephen从车的抽屉里拿出一瓶遮瑕液——那是用来遮身上的吻痕的。出门的时候忘擦了,幸好车上有备用的。
    Stephen毫不避讳的在Klay面前脱了上衣,露出了斑驳的痕迹,诱人的锁骨和线条分明的上身。
    “看什么看,都绿灯了。”Stephen歪过头,提醒着Klay。
    Klay踩下油门,脑海里全是Stephen诱人的身姿。
    风顺着窗户爬了进来,车窗没有关。
    Klay这才注意到车窗没有关。
    于是Klay关上了车窗,车里慢慢变得闷热。
    “为什么要关啊?很热的。”他还一脸天真的问。斑驳的痕迹还是没有被遮盖的很完美。
    “你猜。” Klay转头去看Stephen。
    Stephen当然懂Klay那些小心思,快速得遮完穿上衣服之后,问Klay:“这下可以开了吗?”
    Klay看着小孩被汗水沾湿的发尖紧贴着脸颊,把车窗打开了。

    9:37    训练前
    “听说明天晚上的第一场总决赛,Kevin会来看。”Draymond扯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怎么,他是要来看格林公式闭环吗?”Poole在Wiggins的椅子上拿着保温杯,晃来晃去。
    “众所周知……”Draymond还没说完,旁边插进来一个天真无邪的声音。
    “那他要带Russell过来吗?”Stephen刚好洗完澡,毛巾搭在头上从浴室走出来了,“正好……”
    “NBA是商业联盟,被你们这些恋爱脑搞成什么了啊?”Draymond白了他一眼,随即收到了来自每个人的眼神警告。
    “你还想不想活?”Kerr推开更衣室的门走进来,“想活就闭嘴。”
    整句话干净利落。
    Draymond撇撇嘴,内心想着今天队内混战时一定少给Stephen传几个球。

    10:14    对内混战
    “好了好了,自己分组,比赛去。”Kerr说完,在旁边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队内混战是他最轻松的环节。
    Draymond很“不幸”,和Stephen分到了一个组。
    “小坏蛋,今天我绝对不给你传球。”Draymond在开球之前小声恐吓Stephen。
    Stephen黏着被分到另一组的Klay,故意放大声音让全场人都听见:“Klay,Draymond不给我传球!”
    Klay象征性的瞪了一眼Draymond,又象征性得安慰了一下Stephen:“没事的,别人会给你传,乖,好好打球。”
    似乎为了刺激Draymond,同一个队的队友拼了命的抢篮板,抢完之后全扔给Stephen。防守的人也在放水,让Stephen的三分空心了一次又一次,但Draymond还是倔强的不肯传给Stephen。
    “Draymond,你再不传给Stephen就去练身体素质。”坐在板凳上都快睡着了的Kerr开口了。

    12:33    午餐
    训练完,一行人去了大通中心球馆旁边的一家小餐馆,美其名曰放松放松,准备一下晚上的比赛。
    他们包了两桌,一圈一圈的围着饭桌坐下。
    因为这是自助的餐厅,所以Stephen都还没坐下,就冲到了自助爆米花机器装了一大袋爆米花。
    “Steph,别装那么多,等会吃不下的。”Klay端了一大盘的水果,路过Stephen身边。
    “才不会呢……帮我拿一瓶可乐嘛,谢谢啦。”Stephen调皮地朝Klay眨眼睛。
    “不行,只能喝牛奶。”Klay打开了冰柜,手直接掠过了那一排碳酸饮料。
    “求你了,亲爱的。”Stephen可怜巴巴的望着Klay。
    “好吧好吧……不过只能喝一点啊。”Klay还是抵不过Stephen这副可怜又可爱的样子。
    路过一旁的Draymond停住了脚步,难以置信的望着两人:“我刚刚才从Poole他们那边逃过来,你们又在这里干嘛?”
    Klay朝座位那边撇了撇,看见Poole在柜子边拿菜,Wiggins在后面抱着他。
    “哦,你真可怜。”Klay把笑得齁甜的Stephen搂进怀里,亲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
    Draymond:“……* 

    14:55    下午茶
     Stephen不安分的坐在沙发上,歪来倒去。
    Klay从厨房里走出来,端着一盘水果:“Steph,坐起来看,不然眼睛会坏的…吃点水果吗?有你喜欢的草莓。”
    “马上……”Stephen的手在手机屏幕上划着,缓缓地坐起来。
    Klay执着的拿起一颗草莓,喂到Stephen嘴边,Stephen也从善如流地张开了嘴。
    看见Stephen张开了嘴,Klay把草莓塞了进去,又忍不住吻了一下。
    “唔……?!”Stephen手上一抖。
    死亡的提示音传出来,Stephen的脸通红:“Klay!”
    Klay笑着满意地捏了捏小孩的脸,又亲了一口Stephen的额头:“真可爱。”
    Stephen涨红了脸,嘟着嘴小声说:“我要草莓!”
    “好。”Klay凑到Stephen颈间。
    “Klay!你……晚上还要打比赛啊!”
    可怜的晋级赛,被Klay阻挠,又输了。这已经是Stephen被破坏的第十九个晋级赛了。

    5:28    赛前热身
    “Steph,你先和Klay去那边练三分。”Kerr没对Stephen做过多的心理建设,反倒去制裁在另一半场地的Draymond了。
    Stephen开开心心的去找Klay,一起练起了三分。
    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Stephen在练,Klay则是在帮Stephen捡球。
    “For Threeeeeeeee!”Stephen投进了logo三分,开心的扑进Klay的怀里。
    “真棒。”Klay摸着Stephen的头发。
    另一边Draymond练得精疲力尽,看着这边两个人恩恩爱爱,朝着Kerr抱怨:“教练!你看他们两个,一天天不正经训练,只知道秀恩爱…”
    Kerr悠哉悠哉的说:“人家那是合理情感。”说完,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的两个人喊:“你们俩悠着点!”
    Stephen听到Kerr说的话,吐了吐舌头,松开了Klay的怀抱,还朝Draymond使了使眼色。
    “Steph Curry!”Draymond气急败坏。

    6:59    比赛
    “看见你们这对情侣,我真的连比赛都不愿意打了。” Draymond赛前又威严恐吓Klay和Stephen。
    Klay还反驳了一句:“哦,不止一对,看那边Wiggins和Poole……”
    而Stephen都不带担心的了,反正——
    看吧,23号大个子还是奋力跳球,那该死的橘色篮球总会到他手上的。
    Klay和Stephen在三分线外疯狂投射,Draymond在油漆区疯狂抢篮板。就算是这么好的表现,分差也一直没有拉开。
    “Klay……”Stephen在一次回防的时候,气喘吁吁地叫Klay。
    “去底角防吧,这里交给我。”Klay十分贴心的把不那么累的位置交给Stephen。
    Stephen还在犹豫,Klay又安慰道:“快去吧,我刚休息完,不累。”
    Stephen去了底角。
    Stephen看了看时间,还剩下7.2秒。Kerr叫了暂停。球权在worriors这边,落后1分。
    “没有把握就传给我吧,太累了就不要强投。”Klay在上场之前对Stephen说。
    Stephen本来还好好答应了来着,手一碰到球却又什么都不管了,瞎投了一个中距离。
    压哨绝杀。

    11:30    睡觉
    “芜湖!!Klay!压哨绝杀!!”Stephen就这样兴奋了两三个小时。
    “好啦,Steph,该睡觉了。”Klay把兴奋的Stephen按在怀里,以免他突然跳起来。
    “压哨绝杀啊喂!!”Stephen一直在Klay的怀里到处扭。
    “知道啦,baby。”Klay已经有了些困意。
    “你,刚刚叫我什么?”Steph瞬间安静下来。
    Klay也没想到这一个称呼给Stephen带来这样的“心灵暴击”,就存心想逗逗Stephen:“叫你baby,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Stephen的脸又通红了,缩在Klay怀里蹭来蹭去。
    这下倒是给Klay整得不困了。
    “没什么问题就赶紧睡觉吧。”Klay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baby。”

————————————————————————————————

床上滚着码完4k

AntoGriezmann7

【水花】长相厮守

                    “盛不盛开,花都是花。”......


                    “盛不盛开,花都是花。”

                                                                  ——题记


                                     一

G4之后,金州勇士队知道他们面临着什么:G5如果主场输球,就要远征德州,如果再输,就会被拖进抢七。虽然是大比分领先,赢球的几场场面也很好看,但是不容怠慢——一场都不行。


Steph的心里有一颗小小的种子:如果?如果我们输掉G5?G6汤会不会如期降临?


他看向坐在身边看报纸的Klay,他的发带压着耳朵,显然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他的目光已经在“全美热点”的板块停留了五分钟……现在是六分钟。Klay也心系着那件事吧?像佛祖普度众生一般。


Steph不忍心打扰他,便埋头理着自己的球包。忙碌间,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盛不盛开,花都是花。


                                      二

G5如期举行。开局如常顺利,Klay投进了两个三分,轻松砍下8分。Steph则注重串联,减少出手。Steph被换下休息的时候,Klay递上毛巾,他们紧挨着坐在场下。


“辛苦了。”Klay擦擦自己鼻子上的汗,“下节把球给我,I'm on fire。”他不容置疑地说。


Steph动了动不慎崴伤的脚踝,靠在椅背上。Klay佝偻着背全神贯注地看比赛,他把手自然地搭在Klay的脊背上,轻轻地抚摸着他。


次节,Steph有意找Klay,Klay用自己标准的跳投把球拨出,球带着旋转一个个往篮筐里掉,翻起的篮网像白色的水花。他单节三分全中,砍下11分。Steph举起了双手,伸出三根手指。他的眼里,何尝不是那个单节37分的佛祖,那个单场14记三分的汤神,那个G6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Klay?


当他投中一个个三分,当他送出一个个封盖,当他一次次地突破扣篮。我们终于确信,两年的磨难没有击垮他,Klay还是那个Klay,哪怕多了一分沉稳,哪怕双腿已经不如曾经健壮。盛不盛开,花都是花。


比赛到第三节已经失去悬念,独行侠的反扑也成了送给自己的挽歌,东契奇的连续三分成了霸王别姬。Klay和Steph都等着那一刻的来临。


终场哨响,勇士4-1淘汰独行侠,赢下西部冠军。时隔三年,他们再次捧起奖杯,金色彩带飘扬,奥克兰的欢笑裹挟着鲜甜的湾风,被吹到了旧金山。大通中心接过了甲骨文球馆的辉煌,成为新的城市标志。三年,我们的世界发生了巨变,他们的世界也发生了巨变。Steph受过伤,Klay受过伤,他们的金色王朝坍缩回到原点。


勇士国度,我们回来了。


都回来了。


恍惚间,Steph走到了颁奖台前,摄像机簇拥的焦点。他从老队友的手中接过那个只属于他的小奖杯——不,属于他,也属于Klay,属于一路上陪他走来的所有人。他在全场的欢呼声中高举起双手,脸上含笑。


Klay其实很久没有看到Steph笑的那么诚心了。第一次见这种笑还是他刚到奥克兰时戴了一顶红色的棒球帽,Steph看他像个弱智。第二次是Steph第一次整蛊到他,第三次是他们拿下总冠军……


可惜Klay受伤后,Steph就很少那么笑了。Klay想,这种笑会回来的,只要我在就会。哪怕一时半会有些难……盛不盛开,花都是花。


Klay从人群的侧边绕到聚光灯中心的Steph面前——这个男人无时不刻不在无球跑位——他的背影遮住了镜头,记者们多少有些不满。


可是Klay深深地拥抱了Steph,后者幸福安详的面孔被记录在镜头下,成了一段佳话。


Klay与Steph耳语着,他轻吻Steph的脖颈。这不是最美好的年代,但是终究最美好的是,长相厮守的两个人,在历经不美好的洗礼后,最终幸福地相拥在一起,与过往和解、心中释怀,末了挽着手昂首前行。


尾声

我的意见是,花需得盛开的。

不过,是得为对的人而开——毕竟士为知己者死。

开也需得轰轰烈烈,香满城。2022,我闻到了2019弥留的花香,不遗憾。


Fin.



悬铃VON

阿花:增肌的快乐,谁知道


潦草摸鱼,画肌肉真快乐啦啦啦啦🎶


PS:笑死了我的直男同学🤣🤣🤣

阿花:增肌的快乐,谁知道


潦草摸鱼,画肌肉真快乐啦啦啦啦🎶


PS:笑死了我的直男同学🤣🤣🤣

AntoGriezmann7

【水花】回眸转角

•地下恋情

•总裁汤×学生库

•《你们欺人太甚》续


“你来了。”Klay斜倚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上。听到脚步声,他回眸、褪下了卫衣的兜帽。在湾区深黑的夜,他在巷口的转角等一个人。


“今天怎么那么早?”Klay敞开了怀抱,把面前的男孩拥进怀里,随即深嗅一口,品味着Steph身上奶香混杂着淡淡汗味的奇妙气息——这味道让他安神。


“你呢?不是有应酬吗?”Steph松开他,甩下了书包,斜着身子躺进车子后座,“还又跟Draymond换车,他已经开坏你三辆lambo了。”


“掩人耳目。”Klay戴上了墨镜,“怎么样,kid?”


“seriously,Klay,”......

•地下恋情

•总裁汤×学生库

•《你们欺人太甚》续


“你来了。”Klay斜倚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上。听到脚步声,他回眸、褪下了卫衣的兜帽。在湾区深黑的夜,他在巷口的转角等一个人。


“今天怎么那么早?”Klay敞开了怀抱,把面前的男孩拥进怀里,随即深嗅一口,品味着Steph身上奶香混杂着淡淡汗味的奇妙气息——这味道让他安神。


“你呢?不是有应酬吗?”Steph松开他,甩下了书包,斜着身子躺进车子后座,“还又跟Draymond换车,他已经开坏你三辆lambo了。”


“掩人耳目。”Klay戴上了墨镜,“怎么样,kid?”


“seriously,Klay,”Steph刷刷手机,“你真的要用发奖学金这种拙劣的借口给我塞零花钱吗?”他晃了晃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收款提示。Steph开始外放一些最新出的rap专辑。


Klay毫无被戳穿诡计的尴尬。小轿车驶上金门大桥,天阴沉沉的,四周的海面暗流涌动。Steph跟着鼓点哼唱一些主歌,时不时把手伸到前座揉弄着Klay的卷发。


湾风从窗缝倾泄进车厢,Steph的衣领被吹开,隐约可见他分明的锁骨。Klay看着后视镜咽了咽口水,在红灯时扣上Steph的手,摩挲着他的手背。


轿车逐渐驶上市郊的小山,视野变得开阔,繁华的市中心灯火摇曳,如繁星点点,缀在漆黑的夜空。山的轮廓不甚分明,如同他和他的界限:模糊,但存在。



Steph从后视镜偷偷瞄着Klay,在他停车时咬了咬嘴唇。


“Klay,我还有一周就成年了。”


他动作一滞,想装作忘了Steph的生日,随即生硬地熄火,提包,开门。


“是时候了,Klay,我想……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没等Klay开口,Steph踮起脚尖,轻吻Klay的额头。


Klay伸手抚摸Steph的脑袋,卷发被打球时出的汗浸过,扎着Klay的手掌,Steph不等他回应便搂上他的腰。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人的身体接触间荡漾开来。


Klay陪着Steph回到他的房间,本想道晚安,但是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不能公开。”他抚上Steph的脊背,“你还小,不懂这些事……走到这个位置我看到了太多的事,”他顿了顿,“不好的事。”


Steph悲伤地抿着唇。


Klay吻他的脸颊,“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小孩子,kid。”


Steph厌倦地推开他的头:“不……”


“小孩子才能有零花钱哦~”Klay戏谑地抚摸着他线条分明的腰,“好眠。”



之后的故事?之后啊,Steph从校队打进了NBA,Klay也终于同意站在他的身边。他驻守的那个转角,也变到了球员通道旁。


依依不舍回眸的,也变成了Steph。


像加州的太阳落山,巷口转角的灯,和海湾上倒映的月亮,都是悄无声息的爱意。


均始于那个转角。

土木工程
打国王的那一场我去回味了一下...

打国王的那一场我去回味了一下

本来阿库忍着鼻血上篮,回到板凳上休息的时候把我心疼的

然后我们的阿花打卡下班就心情很好的搭话 真的库里那个想刀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真的笑死我了,他俩太快乐了,还有就是西决加油!!!


就很想和圈子里的姐妹们扩列👉👈


❕彩蛋是阿花撒娇非常ooc俺就一搞笑人🫣

打国王的那一场我去回味了一下

本来阿库忍着鼻血上篮,回到板凳上休息的时候把我心疼的

然后我们的阿花打卡下班就心情很好的搭话 真的库里那个想刀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真的笑死我了,他俩太快乐了,还有就是西决加油!!!


就很想和圈子里的姐妹们扩列👉👈


❕彩蛋是阿花撒娇非常ooc俺就一搞笑人🫣

土木工程

   终于摸了!!是阿水紧身衣的一点点发散,如果阿花在现场可能走不动了,这不比嫩模辣!!(胡言乱语


   终于摸了!!是阿水紧身衣的一点点发散,如果阿花在现场可能走不动了,这不比嫩模辣!!(胡言乱语

   


ᴡᴏʀʀɪᴏʀs³⁰

水花

上一篇《错误》的后续

浅浅码了个500字

我的文再虐也不可能BE,什么美学不存在的


————————————————————————————————

    半夜里,Stephen终于敢转头看Klay了。
    他好像真的很累,但Stephen的眼泪就是忍不住掉下来,哭声明显在刻意压制,奈何声音就是悲伤刺骨,惹人疼。
    Stephen哭着,就连Klay起身抱住了他也停不下来。
    “你别哭了,Stephen。”
 ...

上一篇《错误》的后续

浅浅码了个500字

我的文再虐也不可能BE,什么美学不存在的


————————————————————————————————

    半夜里,Stephen终于敢转头看Klay了。
    他好像真的很累,但Stephen的眼泪就是忍不住掉下来,哭声明显在刻意压制,奈何声音就是悲伤刺骨,惹人疼。
    Stephen哭着,就连Klay起身抱住了他也停不下来。
    “你别哭了,Stephen。”
    Stephen几天来的委屈都泄露出来,根本止不住。
    Klay的语气很疲惫,但无限温柔:“对不起,对不起,Stephen。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没有夜不归宿,我只是怕吵醒你,晚上睡在另一间卧室的。给我发消息的那女的是我的客户,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给我发,她和我只是工作关系。不回消息真的是因为工作太忙,那女的挑剔得很……别哭了,乖,我真的只爱你,相信我。”
    Stephen的眼泪还是没有止住,他闷在Klay怀里,拼命闻着属于Klay的体香:“那你为什么跟她一起吃饭……还是两个人……”
    “是她点名要求的……抱歉,Stephen,我不应该去的。”Klay搂着怀中人,愧疚得说不出话。
    Stephen的眼睛在黑夜中依旧流着泪,亮晶晶的,让Klay忍不住吻了上去。
    Stephen一开始还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让Klay吻,到后来自己就主动上去亲吻Klay的唇。
    一夜宁静,不过少了两人悲伤。

————————————————————————————————

ᴡᴏʀʀɪᴏʀs³⁰

水花

水花    《错误》

一个哭包库其实已经想写很久了

微虐,个人感觉还是挺淡的

没有关于篮球,是一个日常的,额,就是日常

————————————————————————————————


    Klay已经很多天夜不归宿了,发消息过很久回,回了也是寥寥数语,打电话通常也不接也不接,接了没两秒就挂了。

    每天晚上Stephen独自一个人睡在空荡荡的床上,满脑都是Klay含笑抱着他的样子。

    “Stephen...

水花    《错误》

一个哭包库其实已经想写很久了

微虐,个人感觉还是挺淡的

没有关于篮球,是一个日常的,额,就是日常

————————————————————————————————



    Klay已经很多天夜不归宿了,发消息过很久回,回了也是寥寥数语,打电话通常也不接也不接,接了没两秒就挂了。

    每天晚上Stephen独自一个人睡在空荡荡的床上,满脑都是Klay含笑抱着他的样子。

    “Stephen,你的眼睛好漂亮。”Klay很喜欢Stephen蓝色的眼睛,大大的,总是闪着光。尽管那双眼睛总会蒙上水雾,看得Klay心疼的不得了。特别是眼尾泛红的时候,温柔又美丽,Klay总是忍不住想吻Stephen的眼睛。

    此刻Stephen的眼睛也满是泪,晶莹透亮,闪耀在黑暗的长空里。

    窗外好像下雨了,淅淅沥沥,繁华的街市彩灯泛滥,霓虹映在起居室的窗上。

    Stephen又失眠了。迷迷糊糊总是冻醒。



    天边泛起鱼肚白,Stephen摸索着拿起手机,给Klay发了条消息。往上翻,至少十条全是Stephen发的。

    “你醒了吗?”

    Stephen等了等,空无一句的消息栏迫使着他放下手机。

    Stephen照了照镜子,眼睛里充斥着血丝,黑眼圈很明显。

    Stephen捧了一手的冷水,往脸上拍去

    早上意外的冷。

    再次拿起手机,破天荒的有一条消息,还是Klay发来的:

    “晚上加班,不回来吃饭了。”

    又是这句话。Stephen委屈得想哭,想着忍回去,过了两秒,手机屏幕上还是出现了泪珠。

    正好砸在Klay发的那条消息上。



    下午,Stephen约了几个朋友去打球。

    Stephen还是穿着Klay给他买的那双鞋,袜子也是,手环项链也是情侣的。

    在球场上,一向三分线外很准的Stephen这次总是突进内线,然后被对手无情大帽。

    Draymond问道:“嘿,Stephen,怎么不投三分了?”

    Stephen也听取意见,开始投三分。每次都是看那弧度,好像要进了,但每次都差一点点。整场几乎没投进几个三分。

    Draymond调侃到:“怎么了Stephen?你这状态……不会失恋了吧?”

    Draymond是开的玩笑,但是Stephen听进去了。没打几颗球就走了。

    

    

    到了饭点,Stephen不想回家,于是就在街上走走。

    Stephen还记得Klay告诉他一定要吃早饭和晚饭。于是Stephen就随便找了家餐馆。饭怎么也得吃。

    不知道怎么就进了一个餐厅,Stephen还没有点餐,转角看见Klay坐在角落,对面是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背对着Stephen,穿着吊带裙,长发飘飘,身体微微前倾,不用看,也知道眼睛弯弯,含着笑。

    Klay微微笑着,手捏着吸管,轻轻转着杯里的酒。

    Klay没有看见Stephen。

    工作?Stephen转头出了餐馆。

    这饭不吃也罢。

    走在街上,Stephen又忍不住想哭了。

    明明是他陪着Klay走了这么久。Stephen使劲咬了咬唇,想把眼泪憋回去,结果眼泪还是混着咬破的唇中流出的血掉下来。

    又是一个女的。Stephen愤愤地想,上次也是,不过上次那女的还没把Klay拐走。

    眼泪越流越多,撒了一路。



    家里也是空空落落的。

    Stephen瘫在床上,不想去开灯。

    眼泪把床单打湿,又引得Stephen一阵难受,刚换的床单啊,上面还有Klay的味道。

    Stephen不知道瘫了多久,只知道他刚起来,外面就传来熟悉的开锁声。

    Stephen慌乱地开了灯。

    Klay疲惫地抱了他一下,身上的酒气特别浓。这一抱,还没让Stephen寻找到安全感和归属感,就急忙抽身离开了。

    “我去洗澡。”Klay顺手拿起浴巾,进了浴室。

    浴室的暖光混着水声。他刚刚都没有看见我哭了。Stephen倒在沙发上,手无意间碰到Klay的手机,手机振动了一下。

    Stephen知道Klay手机的密码,Stephen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了。

    手机开了。密码没变。

    一个陌生人——至少Stephen不认识,在给Klay发消息:“老公,晚上还在老地方吗?”

    Stephen又想哭了。猜想成真了?

    这一次Stephen憋回去了。

    因为Klay出来了。

    Stephen慌乱地把手机放回去了,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桌面上尴尬地划了几下。

    Klay坐在Stephen的身边,没说什么,一手擦着头发,一手拿起手机,还一直在手机上打字。

    Stephen想看看Klay,却不敢抬起头。

    怎么,这么在意她吗?Stephenh鼻子一酸,起身,深吸一口气,说:“我睡觉了。”

    Klay也紧跟上来,在Stephen的身后进来了。

    这个夜晚风平浪静。

    Klay好像睡着了,但Stephen没有。

    晚上的星星很亮,因为月亮没有出来。

————————————————————————————————

2k,有一个短后续,等等看吧,后天应该能出

悬铃VON

画了“库里无奈的笑了”🤣


(画风摸索中……

画了“库里无奈的笑了”🤣


(画风摸索中……

塔塔

今晚速速上色你们三好难画呃呃呃😭😭😭😭第一次画这种俺脸盲了对不起对不起

今晚速速上色你们三好难画呃呃呃😭😭😭😭第一次画这种俺脸盲了对不起对不起

AntoGriezmann7

【水花】

突然发现一件事

09 库里 控卫

11 克莱 分卫

19 普尔 控卫

21 穆迪 分卫

水花已经发展成一个组织了嘛()


有没有人想看普尔×穆迪给我吱一声


然后就想到一段话,好像是之前找的毕业季文案里的

“我们最后一次关上门,下一次再打开,就是别人的故事了”


写出来又BE美学


转角回眸还没开始写,磨一磨周末更吧

突然发现一件事

09 库里 控卫

11 克莱 分卫

19 普尔 控卫

21 穆迪 分卫

水花已经发展成一个组织了嘛()


有没有人想看普尔×穆迪给我吱一声


然后就想到一段话,好像是之前找的毕业季文案里的

“我们最后一次关上门,下一次再打开,就是别人的故事了”


写出来又BE美学


转角回眸还没开始写,磨一磨周末更吧

AntoGriezmann7

【水花】湾区日落

•渣男汤×纯情茶

•迎面湾风2.0


Steph受伤之后,就不常来球场看球了。他没有Klay那样的心理素质,而是更愿意在家里等他的英雄得胜归来,然后在绵密的亲吻和拥抱下共同沉沉入睡。


湾区的春天并不风平浪静。水花的房子买在湾边,而Klay独习惯在临湾的小房间里,听着浪声睡懒觉。浪,滋长那些阴暗的、抚平那些沉寂的。湾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飘进,编织出安然的梦。


是一夜好眠。


与爵士比赛的前一晚。


“搞定他们,Klay!”Steph兴奋地把球鞋递给Klay,仿佛他也要上场比赛一样,“记得多对位戈贝尔,在他的面前投篮。Go Dubnation,我会看...

•渣男汤×纯情茶

•迎面湾风2.0


Steph受伤之后,就不常来球场看球了。他没有Klay那样的心理素质,而是更愿意在家里等他的英雄得胜归来,然后在绵密的亲吻和拥抱下共同沉沉入睡。


湾区的春天并不风平浪静。水花的房子买在湾边,而Klay独习惯在临湾的小房间里,听着浪声睡懒觉。浪,滋长那些阴暗的、抚平那些沉寂的。湾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飘进,编织出安然的梦。


是一夜好眠。



与爵士比赛的前一晚。


“搞定他们,Klay!”Steph兴奋地把球鞋递给Klay,仿佛他也要上场比赛一样,“记得多对位戈贝尔,在他的面前投篮。Go Dubnation,我会看电视的,加油babe。”他拥了拥面前的男子,鼻尖亲昵地在Klay的下巴上蹭蹭。


Klay回吻Steph,摆摆手坐进豪车。系好安全带,他拨通了和JP的语音通话,同时向窗外点点头,踩下油门。


“Hey,kid”他笑了笑,“准备好今晚大‘干’一场了吗?”


“当然,uncle Klay~”电话那头传来青涩的声音。他一路飞驰。窗外午后的阳光是多么慵懒,亦是诱人。Klay在一辆小轿车旁倒车停下,打开门锁,一旁穿着白卫衣的少年迅速钻了进来。


“怎么样?”Klay顺势牵上他的手。


“老样子。”JP吻上Klay的唇,车厢里寂静无比,只有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偶尔还有车外工作人员搬运物品的杂音。JP主动伸出了舌头,Klay与他唇齿交织,在喘息中终结这个冗长的吻。



更衣室里,年轻人们扎堆讨论着电子游戏,波特和一哥等老家伙们就凑在一起舒展胳膊舒展腿,追梦跟教练组比比划划的,大概又跟科尔关于战术讨论了起来。


“JP,换衣服去。”Klay腾一下地起身,JP紧接着拽着自己的一团衣服也跟着他走。Klay钻进了一个小换衣隔间里,刚想关门,JP也钻了进来。他们踩着毛绒的地垫面对面站立。外面黑黢黢的,狭小的空间挤的两人喘不过气来,JP的额头抵住Klay的下颚,Klay顺势吻了上去。


他的手游走在JP的身体上,把他的卫衣脱下,再扯开贴身的背心……直到JP一si不gua,他才满意地为他穿上比赛用服。


JP颤抖着搂住Klay的腰,亲昵地抚摸他的背。他想着,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了,他顾不上那么多伦理道德,也不愿细想Steph知道了会怎么生气。于他来说,Klay就是有无限的魅力。Klay像是一个黑洞一样吸引着他,需要他做更多……Klay……


“Not now,kid”直到Klay戏谑地摩擦着JP的胯,他才脸红着逃出了隔间。



比赛很顺利,第四节Klay和JP的连续三分,反超了比分,为金州留下了胜利。他们在赛场上碰胸庆祝,Klay几乎要吻上JP的唇,这可把这个大男孩子吓坏了,吐吐舌头表示后怕。Klay愣了神。



赛后,Klay和JP不约而同地迅速结束采访。回到更衣室草草洗漱。追梦还在叭叭个不停,两人对了个眼色,先后示意教练自己提前离开。


他们在停车场相见。湾区的落日很美,照在远处的海湾上,波光粼粼。金门大桥像被镶上了金边,桥上的车流来来往往,一派盛景。岸边嶙峋的石头,此刻显得轮廓分明,在橙红的天空下熠熠生辉。


Klay坐进车子,JP顺从地坐到副驾,他的腿局促地顶着座椅——这是Steph的位置。


“回你家?”男孩揉了揉头发,看着窗外的景色。


“Steph在家。”Klay发动车子,“今晚别跟我回家了。”


JP发出失望的呜咽。他突然感觉Klay并不爱他,他好像也不爱Steph,他爱谁呢?还是他并不需要爱?他太年轻,看不透。


“我送你回家,”Klay开上金门大桥,霞光耀了他的侧脸,洒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显得决绝又哀伤。JP紧紧地攥着他的右手,是难舍,也是悲伤。


车子停在JP家的门口。Klay打开车锁,轻吻JP的额头,说:“我爱你,kid。”


最后一丝晚霞落进树梢,湾区即将入夜,Klay身披昏黄归家,Steph在等他,等他回家吃饭。JP只得在日记本上轻轻地写下一句“我愿一错再错”、和留下几滴泪渍。


湾区还会有晚霞,但霞光不复是那个霞光。


Fin.





AntoGriezmann7

【水花】On your call

⚠️⚠️⚠️里面有文!

•梗源视频

•配乐Justin Bieber----Yummy

•私设已婚,潇洒公子Klay×家庭煮夫Steph


已婚男人的自由,是很珍贵的。也许是独自坐在车里抽的一根烟,蹲坑时玩手机的十五分钟,或者是工作时午休的那一杯咖啡。


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Klay身上,Steph给了他很大的自由。11年的爱情长跑让Klay对他的老公死心塌地,更不要说他还会做美味的夜间小食。所以,Klay要出门时,Steph从不多过问,而Klay也慢慢有了主动报备的习惯。


“babe”Klay...

【水花】On your call

⚠️⚠️⚠️里面有文!

•梗源视频

•配乐Justin Bieber----Yummy

•私设已婚,潇洒公子Klay×家庭煮夫Steph


已婚男人的自由,是很珍贵的。也许是独自坐在车里抽的一根烟,蹲坑时玩手机的十五分钟,或者是工作时午休的那一杯咖啡。


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Klay身上,Steph给了他很大的自由。11年的爱情长跑让Klay对他的老公死心塌地,更不要说他还会做美味的夜间小食。所以,Klay要出门时,Steph从不多过问,而Klay也慢慢有了主动报备的习惯。


“babe”Klay穿着灰色短袖从沙发上翻身起来,“我的homie,Sergi Ibaka要录节目,我去做嘉宾。”


“昂你去吧……”Steph忙着给肉侬冲奶粉,“我的日程很满哦~”



“Well最后,Klay,最后一个问题。”带着厨师帽的人类黑暗料理精华——Ibaka,戏谑地说,“Steph和Rocco,你选哪个?不选就得喝蟋蟀茶。”


“oh shit,”Klay的脸黑了下来。Rocco是他和Steph一起养的狗,他们仨有着无数多的美好回忆,他没法把Steph与Rocco区分开。


“我回答不出来,Sergi。”Klay满脸嫌弃地端起那一杯不明味道的液体,微微呷了一口。“come on,下次我再也不来这个节目了。”


“那就call Steph,”Ibaka摘下厨师帽,兴致慢慢地说,“问问他是怎么想的。”



Klay拨通了电话,苹果经典的铃声想起。“come on Steph,”他像一个要强的男人在炫耀自己的老婆有多么在意自己,“不接会很伤人的……”


接通了。


“whatsup babe,你不是在录节目嘛?”Steph手里提着个打蛋器。三个人笑作一团,屏幕两端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whatsup champ,Klay想问你,他和Rocco你选哪个?”


“哈哈哈哈哈肯定是Klay,”Steph不顾Klay尴尬的脸色,“Rocco都是Klay喂的,不过Klay都是我喂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晃了晃手中的打蛋器。


“papa……早点回家吃饭……”肉侬奶萌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想起


Klay也被逗笑了,Ibaka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现在我相信了,你应该是喜欢你的狗,哈哈哈哈。”


“也不一定……”Klay嘀咕着,“说不定是我喂他呢。”


Fin.



AntoGriezmann7

【水花】风城凛冬

•存稿,是🚗


风城的冬天向来严寒,今年的初雪却来的格外早。Klay Thompson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街上,呼出一缕又一缕的热气。他的鞋已经湿透了,冷冽的积雪融水刺激着他的脚,使得他举步维艰。四周只有几点灯火。他走出的小巷里,是一片漆黑。


他来自黑夜。


远处金碧辉煌的酒店门面,高高地立在一排石英楼梯上,门童忙着给西装革履的旅客分发伞套,亦应和着他们关于雪天的咒骂,便没注意到Klay。他自己推开门走进酒店,翻了翻掉了纽扣的冲锋衣口袋,掏出一张褶皱的纸条。“是这里了”,他想着,环顾起四周来。


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挑高的大厅气势恢宏,四处通透。Klay...

•存稿,是🚗


风城的冬天向来严寒,今年的初雪却来的格外早。Klay Thompson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街上,呼出一缕又一缕的热气。他的鞋已经湿透了,冷冽的积雪融水刺激着他的脚,使得他举步维艰。四周只有几点灯火。他走出的小巷里,是一片漆黑。



他来自黑夜。



远处金碧辉煌的酒店门面,高高地立在一排石英楼梯上,门童忙着给西装革履的旅客分发伞套,亦应和着他们关于雪天的咒骂,便没注意到Klay。他自己推开门走进酒店,翻了翻掉了纽扣的冲锋衣口袋,掏出一张褶皱的纸条。“是这里了”,他想着,环顾起四周来。



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挑高的大厅气势恢宏,四处通透。Klay正打量着,穿着得体的服务生迎了上来,“先生,需要入住吗?”



Klay尴尬地笑笑,说:“我……我来找个人。”随即摆摆手,逃离了服务生显而易见的刻薄眼光。他转身快速步入一班空电梯,直达顶楼。





电梯一开门,视野便宽敞起来。



“你来了。”luo着上身的Steph放下酒杯,脸上是微醺的粉红,“好久不见,Klay。”



他示意他坐下,也为他倒了小半杯,Klay摆摆手示意不喝。“以前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Steph任性地把玻璃杯抛到空中,任由它落在地上摔个粉碎。“你还爱我吗?”他扭过头看Klay。





Klay是Steph的哥哥,或者说,曾经是他的哥哥。两个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同窗的时候分外亲密,旁人都以为两人是情侣,但两个人之间却没有正经聊过这个问题。直到,Steph在一次酒后与Klay上了床,事情才真正变味。Klay对外宣称两人只是兄弟,也渐渐疏离Steph,毕业后便不再联系了。



Steph后来做了球星,一年赚三千多万,Klay却一直没找到体面的工作,始终穷困潦倒。这次来,Klay是来借钱的,他真的过不下去了。





“我……我可以做你的人。”Klay咬着牙说到。



“那得让我看到你的诚意,”Steph轻笑,“跟我做,我给你钱。”



“那次……只是意外”Klay惶恐地说到。



“那次也是酒后。”Steph的话紧接着Klay的声音,他晃了晃酒杯,“再来一次也无妨。”


(删减)

AntoGriezmann7
水花算是倒了😭😭😭 我要...

水花算是倒了😭😭😭

我要写迎面湾风2.0了……

又名:大情种Klay和小娇妻JP的美妙一夜情(bushi)

单方面决定这个cp叫汤茶(有没有更好的名字就是说)

水花算是倒了😭😭😭

我要写迎面湾风2.0了……

又名:大情种Klay和小娇妻JP的美妙一夜情(bushi)

单方面决定这个cp叫汤茶(有没有更好的名字就是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