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汪叽

7436浏览    670参与
若卿emm

第十二章

 惊喜不?吓人不?我居然更文了😂

在线空手套白梗,我这么久没更新的原因就是实在没梗写了🙃憋急了字都憋不出来,这还是昨晚十二点写到凌晨五点写出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晚上灵感好像也比较多,写的也没有那么累了,白天真的几百字都写不出来

真的写得很烂,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大家凑合看吧昂...【dbq大家啊啊QAQ】


 【壹】心血

  “蓝湛...来,慢点...”蓝忘机在床上卧了快半月,算是伤口好一些了,今日蓝忘机说想要下床走走,魏无羡见他总算乖乖地躺了半月,就也同意了,这便搀扶着下床。

  蓝忘机因为身体较瘦血糖低,这下又半月从未沾地,刚下地时,差点...

 惊喜不?吓人不?我居然更文了😂

在线空手套白梗,我这么久没更新的原因就是实在没梗写了🙃憋急了字都憋不出来,这还是昨晚十二点写到凌晨五点写出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晚上灵感好像也比较多,写的也没有那么累了,白天真的几百字都写不出来

真的写得很烂,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大家凑合看吧昂...【dbq大家啊啊QAQ】


 【壹】心血

  “蓝湛...来,慢点...”蓝忘机在床上卧了快半月,算是伤口好一些了,今日蓝忘机说想要下床走走,魏无羡见他总算乖乖地躺了半月,就也同意了,这便搀扶着下床。

  蓝忘机因为身体较瘦血糖低,这下又半月从未沾地,刚下地时,差点在天旋地转与团图黑雾的围攻下倒下去。若不是魏无羡在一边扶着,他早就坠下去了。

  魏无羡感觉到蓝忘机的身体在颤,忍不住扶得再紧了些。

  蓝忘机锁骨上的伤虽没有伤到骨头,但是伤口过深拉扯着肌肉,随便动动便会钻心的疼痛。

  刚刚从床上下来的动作早就已经疼到麻木了,蓝忘机感觉自己右手手臂已经没有知觉了,伤口一抽一抽地疼,还伴随着一点麻麻地痒。

  “唔...!”蓝忘机突然痛呼一声,然后身体瞬间就软了下去,感觉若是没有魏无羡的支撑就要软绵绵地倒下了。魏无羡吓坏了,想拉蓝忘机一把,但是也不敢用力,生怕将那一身的伤口再拉个雪上加霜。

  “蓝湛!”魏无羡一把扯住了蓝忘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臂,只希望离得远拉扯的疼痛能小一些。

  魏无羡没有办法,只能揽起蓝忘机的腰身就往床上坐,然后就开始探他的脉。可奇怪的是,脉象并无异像,似乎连受伤的痕迹都探不出,魏无羡觉得不对劲。

  “蓝湛,你这脉象够可以啊,恢复得这么快。”魏无羡虽怀疑,但也止不住欣喜,可是看看蓝忘机,面色似乎愈发地苍白,两鬓已经被汗浸湿,丝毫看不出恢复的趋势。

  魏无羡感觉自己心疼得心跳都漏了一拍,平时总是笑得整个云深不知处都听得到的他看到自己发誓一定会照顾好的二哥哥虚弱成这样眉头皱得都快比蓝忘机紧。

  蓝忘机此时有些虚软,感觉立坐十分吃力,他没有答魏无羡的话,喘息却愈来愈急促,几回闭目都仿佛就要生生厥过去。

  蓝忘机当然不敢开口,此时自己心血翻涌,刚才那一番折腾好像又一下将这小半月的修养调息化为徒劳,若是再开口说话,蓝忘机感觉自己定要痛呼出声。

  魏无羡看蓝忘机好像特别不舒服的样子,心急火燎的问到:“二哥哥,很难受吗...要不,我们先躺下休息吧?下床的事情我们不急,好不好?本来身子就没好...”魏无羡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随后直接没声了。低着头,不知是委屈还是自责。

  蓝忘机最看不得魏无羡这个样子,委屈的神情让他心疼得没有办法。

  “魏婴...”蓝忘机终于没忍住开了口,看着魏无羡皱着眉头委屈自责的样子感觉更加喘不过气了。

  蓝忘机颤抖地举起手,指尖的冰凉才刚刚碰到魏无羡的脸颊就转移到了胸口,果然不出蓝忘机自己所料,他突然绷紧了身体,腰深深地弯了下去,顿时胸口的痛处伴随着心血涌出,然后身形不稳就要向后面的床榻倒去。

  “蓝湛!!!!!!”魏无羡早就在蓝忘机在一惊一吓中吧三魂六魄都吓得散去了,他赶紧接住蓝忘机让他慢慢躺下可以舒服些。



  【贰】暮色

  魏无羡干脆也上了床,盘腿坐着,随后将蓝忘机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肩头上,魏无羡比蓝忘机矮小半头,可这位置却是刚刚好。

  魏无羡擦去蓝忘机嘴角的残血,看着怀中的人儿眉目不爽,眉宇大概是因为疼微微皱了起来,虽说这是蓝忘机的常态,但魏无羡心里还是没了命地疼。

  面色比刚才还要苍白,仿佛要与塌上的洁白被褥融为一体,甚至有些接近透明,就像是魏无羡稍不留神,就会羽化消失。

  魏无羡握着蓝忘机纤细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手背。“蓝湛,我好想穿越回十三年前啊,在你受刑后照顾你,照顾得无微不至的那种...让你在醒来的第一眼立马就看到我,或者说...让你不受刑就好了...再不至,算到我头上也好啊...我要是能替你疼我早就去了。”

  屋内除了魏无羡的自说自话就寂静得了无生气了,怀中的人儿依然是一动不动,魏无羡也照样抱着,生怕稍微松松手,人就会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要不,我把你有的伤都弄一份到自己身上,这样我就可以陪你一块儿疼了,好不好?蓝湛。”魏无羡还是自说自话,他知道蓝忘机总会听到的,哪怕不是现在,以后,他也会在他面前亲口承诺。

  “就像你当时一样...好不好。”魏无羡像是不放心一样,又再补一句。

  .

  蓝忘机再清醒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了,只是看窗外又清晨的薄雾转化为暮夜的落日,魏无羡也把自己的大腿充当枕头让蓝忘机躺着。

  蓝忘机抬手摸了摸魏无羡的下巴,像是在告诉他醒了。魏无羡好像看到了人儿睁眼,低头给他捋了捋发丝,随后便温柔地笑,又没忍住漏出了白齿,给房间增添了一些生气,陪着紫程的日暮,又掐死温柔正好。

  这一笑,好似回到了十六年前,年少轻狂,却又敢作敢当,不用想百家世事,只为对方微笑。

  “蓝湛,胸口可还疼?还要不要叫修鸿君来看看?去刚刚看了,你吐出来的心血是淤血,吐出来可好多了?”魏无羡又把人架起来,又放回刚刚那个姿势,便是靠在他肩膀。

  他这下声音细得很,就像是大点声就会把怀里的人儿吼没了一样,蓝忘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却又满足而深情地看着魏无羡这样柔柔地关心自己,别说,还真有点贤良妻子模样。

  这...怕是传说中的温柔乡?就是那种一旦陷进去便爬不出来的那种?

  “魏,魏婴...”

  我们蓝二公子像初次体验骑马马的孩儿一样有些不知所措又害羞地望着依然在对他卖笑的魏无羡,整张脸又像之前被撩拨时的那样涨得红红,魏无羡忍不住破了功,大声地笑出声来。

  “哈哈哈蓝湛你太好玩了...哈哈哈...”蓝忘机紧贴着他的小腹,此时正能感觉到魏无羡笑得颤抖。

  蓝忘机先发制人便向最近的脖颈处下手,颈部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魏无羡的笑声立马停止。

  “嘶...蓝湛你...”蓝忘机松口,脖颈立马留下了一小块红印,蓝忘机大概是睡了一天精神还不错,又紧接着攀着魏无羡的脖颈爬上来,勾住背部,随后咬住魏无羡的软唇。

  水雾气朦胧了两人的双眼,却清净了魏无羡的心。

  蓝忘机好不容易松口了,却又顺势扶着魏无羡直直躺下缠绵于软塌。

  “蓝湛!你还有伤...不可冲动啊!嗯……”魏无羡硬是连劝都来不及就被蓝忘机直接压倒...



  【叁】热吻

  “蓝湛,我决定了,从今日起,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你看啊,你这小脸,都瘦得掐不起来了。”

  蓝忘机宠溺地看着魏无羡无奈地摇了摇头,哎,又在给他做“增食计划”了。

  “蓝湛,我让膳房烧了只烧鸡,你尝尝?”魏无羡端着一只鸡进来,房里立马充满了油腻味,从小在云深不知处长大的蓝忘机向来饮食清淡,在十六年后更是吃得少之又少,说实话,在魏无羡端着肉食进来的时候蓝忘机感觉有些反胃。

  “魏婴,云深不知处境内不许杀生。”蓝忘机皱着眉,还是向念叨着他熟烂于心的蓝氏家规。

  “知道啦知道啦。”魏无漫不经心地答着,“我跑出去境外杀嘛。”

  魏无羡熟练地撕下一个鸡腿,送到蓝湛嘴边,说:“尝尝吧蓝湛。”

  “魏婴我...现在不饿...”

  “哎呀一个鸡腿又不会怎样,是吧?”魏无羡好脾气地哄着,希望蓝忘机吃下这个鸡腿。

  蓝忘机定了定神。那...是魏婴的心意啊。

  蓝忘机笑了笑,轻轻撕咬下一小口,然后对着魏无羡嚼了起来。

  魏无羡被蓝忘机的认真劲逗得好笑,却也十分配合地像是给小孩子喂饭一样的语气说着:“嗯,这才对嘛,湛湛真棒真乖~再来一口好不好呀?啊——”

  蓝忘机被魏无羡的称呼弄得绯色尽染,没办法,只好又硬着头皮张嘴吃了一小口,这一小口还不要紧,魏无羡得寸进尺,一口带一口地,蓝忘机就连哄带骗地吃了大半个鸡腿。

  吃完之后蓝忘机就躺下,胃里似乎不太安分,像绞肉般地疼,蓝忘机感觉刚刚吃下去的半个鸡腿都全部要顶着口鼻再吐出来。

  “蓝湛,明天想吃什么,我叫膳房做。”魏无羡洗净了手又进来,已经在打算着明天吃什么了。

  “其实正常吃食就好,我...吃不了这么多也无胃口,多做怕是只浪费心意罢了。”蓝忘机感觉此时头痛欲裂,胃里也泛着恶心,眼前团团黑雾,他已经支撑不住再说下一句话。

  “蓝,蓝湛,怎么了?你不舒服吗?”魏无羡一滞,发现了蓝忘机的脸色似乎更不佳了。

  蓝忘机此时说不出话,忍着阵阵眩晕。突然,就趴到床沿开始吐,几声干呕之下,蓝忘机的吐意更加浓郁,终于在进食传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呕吐中将早上的小半碗粥与刚刚的半个鸡腿全都原封不动的吐了出来,还掺杂一丝丝的血丝。

  魏无羡此时不敢开口,只在床边扶着蓝忘机不知道该做什么,连呼吸在都颤抖。他知道,自己又是那个“罪魁祸首”。

  魏无羡颤着手将蓝忘机嘴角残留的吐物擦干净,却被蓝忘机拒开。

  “别碰,脏...”

  魏无羡感觉自己心疼的喘不过气,“蓝湛...怎么会脏呢...我怎么会嫌你脏呢...”魏无羡直接用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跟蓝忘机拥吻起来。

    绒褥舒软,半白浅纱,夕阳下,竹林旁,静室内,两个剪影互相依偎,时间变得好慢好慢,就想在此刻无限延长。

人间玉

汪叽X兔兔羡


汪叽:我的!

(哈哈(ಡωಡ)hiahiahia,大晚上睡不着觉(=_=),起床摸鱼🐟(→o←))

(but没有人理我呀😂😂😂)

汪叽X兔兔羡


汪叽:我的!

(哈哈(ಡωಡ)hiahiahia,大晚上睡不着觉(=_=),起床摸鱼🐟(→o←))

(but没有人理我呀😂😂😂)

姑苏城内花已开

求忘羡文

各位道友,可以推荐一下忘羡文吗?


从第一次乱葬岗围剿后改编的那种


谢谢

各位道友,可以推荐一下忘羡文吗?


从第一次乱葬岗围剿后改编的那种


谢谢

蓝墨瑾(退)

祭司大人『4』

私设如山,祭司身份借的隔壁灵契

人物有一定的ooc

因为设定借的隔壁灵契,部分内容将于灵契相同。

时间点:众人本性暴露,江家即将跌出四大家族,然后以少年模样穿至平行世界

羡崽身份尊贵啊

原创人物出没

穿越平行世界的祭司羡&乱葬岗围剿后已等十五年的叽


    “蓝二公子,我看你四处张望,可是在找什么人嘛?”魏无羡撑着下巴,一脸好奇的看着蓝忘机。


    “嗯,找你”蓝忘机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魏无羡,似乎不看着这个人就会消失了一样。...


私设如山,祭司身份借的隔壁灵契

人物有一定的ooc

因为设定借的隔壁灵契,部分内容将于灵契相同。

时间点:众人本性暴露,江家即将跌出四大家族,然后以少年模样穿至平行世界

羡崽身份尊贵啊

原创人物出没

穿越平行世界的祭司羡&乱葬岗围剿后已等十五年的叽







    “蓝二公子,我看你四处张望,可是在找什么人嘛?”魏无羡撑着下巴,一脸好奇的看着蓝忘机。



    “嗯,找你”蓝忘机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魏无羡,似乎不看着这个人就会消失了一样。



    “找我?”魏无羡疑惑“蓝二公子找我有何要事吗?”



    “... ...”蓝忘机一时冲动,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顿时一阵尴尬。



     魏无羡半天没听到蓝忘机回答,不由好奇,‘难道是因为想见他,不可能不可能,虽然蓝湛穿过来了,但是我现在身份不一般,应该不至于想抓我吧’



    “少宗主,您的菜”酒楼老板带着几个小厮端着菜走了进来,顿时,一股辛辣的味道在包间里蔓延开来。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他都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吃到辣菜了,但是宗门里的菜因为要顾及求学来的各家弟子,比以往要清淡许多,简直馋死他了。



    “蓝二公子要一起吃吗?”魏无羡也只是客气的问一下蓝忘机,毕竟姑苏的菜式那么清淡,应该吃不了辣吧。



    “好”蓝忘机一脸严肃的答应了。



    “那好吧,你回,啥?”魏无羡一懵。



    “我说,好”蓝忘机一脸严肃道。



    “喔,喔喔,那个,蓝二公子点些什么,这里的菜式都还不错”魏无羡略有些尴尬,直接招来了酒楼老板。



    “不必,有这些菜便可”蓝忘机脸色更为严肃。



    “好吧”魏无羡让酒楼老板先出去,然后坐好。



    “蓝湛,你确定能吃吗?”魏无羡不由得有点担心,以前好像也没见过蓝湛吃辣,真的能吃吗?



    “嗯”蓝忘机夹了一筷子菜,放入嘴里,面不改色,当然,这不是他原来的那身体,顿时被辣到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脸都憋红了,连忙叫人上壶水:“好了,不能吃便不要吃”



    “咳咳咳咳咳”蓝忘机捂着嘴,接过魏无羡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哈,都说了不能吃就不用吃啦,你看你的嘴,都红了吧”魏无羡不禁笑道,看着蓝忘机微肿泛红的嘴,实在想笑。



     蓝忘机则怔怔的看着魏无羡,他有多久没有看见过少年恣意的笑容了,十几年了吧。



    “老板,上些清淡的菜吧,这位公子可不能吃辣呢”魏无羡唤来老板。



    “好,少宗主稍等”老板领命离开。



    “哎,蓝湛,蓝湛?”魏无羡在耳边的声音把蓝忘机唤清醒。



    “叫你半天了也没应,想什么啊?”魏无羡撑着下巴,歪着头看他。



    “无事”蓝忘机垂下眸子,似是不愿多说。



    “好吧”魏无羡道。








你们的作者大大破天荒的良心发现来更新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依旧有点短,但是我懒,你们将就下吧,嘿嘿(*^ω^*)

₯㎕念凉

念念画的忘机,不是很好😁😁

念念画的忘机,不是很好😁😁

若卿emm

第十一章

啊啊啊来了来了!!!修正了一段时间之后越改越乱,怎么感觉他还更ooc了🙃


算了,一步错步步错就这样错下去吧😂自己挖这个坑,哭着也得填完,这几天文革时期的爱情看多了,感觉他俩也被我写的有点小心翼翼,过两天会调整回来的,不好意思,啊啊啊感觉没怎么改好的样子【在线血书】


卑微求赞求爪


  【壹】初醒

  蓝忘机醒时已经不知过去多少天了。只是他浑身使不上一点力,就连自己试着动动那只受伤的肩膀都差点疼的他又要厥过去。

  蓝忘机此时是没力气睁开眼睛的,只能浅浅地打开一条缝,眼前的人和东西更是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嗯...”蓝忘机没忍住地哼了一声,瞬间吸...

啊啊啊来了来了!!!修正了一段时间之后越改越乱,怎么感觉他还更ooc了🙃


算了,一步错步步错就这样错下去吧😂自己挖这个坑,哭着也得填完,这几天文革时期的爱情看多了,感觉他俩也被我写的有点小心翼翼,过两天会调整回来的,不好意思,啊啊啊感觉没怎么改好的样子【在线血书】


卑微求赞求爪


  【壹】初醒

  蓝忘机醒时已经不知过去多少天了。只是他浑身使不上一点力,就连自己试着动动那只受伤的肩膀都差点疼的他又要厥过去。

  蓝忘机此时是没力气睁开眼睛的,只能浅浅地打开一条缝,眼前的人和东西更是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嗯...”蓝忘机没忍住地哼了一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来,那日魏无羡把人带回来之后当即请了泽芜君过来看,泽芜君又把姑苏蓝氏最好的医修修鸿君请过来救急。当年蓝忘机受戒鞭之刑生命垂危便是这位修鸿君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这次也是。

  在场的,还有蓝思追,要不是他不给,蓝景仪也说要跟过来。还有蓝老先生也说要过来,不过被蓝曦臣劝回去了。他最了解他这个弟弟了,定是不愿意让叔父知道的,本想着能瞒多久瞒多久的,但也还是才瞒了三十六个时辰。

  也就是说,至今日,蓝忘机已经足足昏迷了有至少三日了。魏无羡也在床边足足守了三日了。二人皆是滴水未进,魏无羡更是油米不食。

  蓝忘机好不容易看清了眼前的人,魏婴,兄长,思追,修鸿君都在啊...就知道自己一定又大闹云深不知处了。

  “修鸿君!蓝湛好像醒了!”魏无羡听到蓝忘机的声音之后,激动地跑去叫刚刚煎好药的蓝烨真。

  蓝禹,字烨真,修鸿君。也就是姑苏蓝氏最德高望重,修为最高的医修,眼前的老者看着约莫也到耳顺之年了。

  “醒了?!快去看看。”蓝烨真在前三日已经每晚都在床边医治大半宿了,听闻人醒了,也是激动。

  “蓝湛?”魏无羡不太确定眼前的人醒了没有,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当然,也多么希望有人能回他一句魏婴。

  “魏...”蓝忘机从嘴里跑出几个气音,硬是连“魏婴”二字都说不完,蓝忘机轻轻地尝试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然而却无济于事。不过,肩膀上的疼痛也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

  “蓝湛!你,你是醒着的吗?!你何时醒的?!”魏无羡有点不相信,修鸿君明明说他至少昏上一个星期,不料还差四日呢,这人就急急地醒过来了。

  魏无羡是想念蓝忘机的声音了,可是他想想自家二哥哥醒来之后得忍多少疼,得遭多少罪他就不忍心,还希望他能多睡两日,这可不,才睡了三日就醒过来了。

  蓝忘机想尝试着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上下都是麻木无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腿在疼,腰在疼,现下好了,锁骨处的肩部都在疼。

  可这样平躺着,蓝忘机感觉有点喘不上气,就想尝试着坐起来。

  “蓝,蓝湛,你你你你别动!”魏无羡好像看到蓝忘机打算起来,连忙制止他。

  魏无羡应该是猜到他躺着不舒服,就轻轻地扶着蓝忘机,想方设法的将来抬起来一点。

  “蓝湛,这样好点了吗?”

  “含光君,你可还有不适?”

  “无事,这几天辛苦修鸿君了。”蓝忘机本还想双手作辑行礼,可在抬起手之前就被蓝烨真按住,不过,蓝忘机也抬不起第二次了。

  “若是现下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一趟了。含光君,魏公子,告辞。”蓝烨真很识趣地走了,知道二人想留下来单独说话。

  蓝曦臣见状也跟着走了。“修鸿君,我送你。”

  蓝思追看几位前辈们都说走,好像也觉得自己留在这太为尴尬,也说:“那,含光君,魏前辈,思追也先...”

  “思追。”是蓝忘机开口了。

  “啊,含光君有事吩咐?”

  “之前看了你的琴,商弦不知何时断了,帮你换了。本下山之前就想告诉你,没说。”

  蓝思追愣在那里,怪不得他次日早上查看琴弦的时候却发现完好无损,原来是蓝忘机帮他换了。

  “事事不可鲁莽。”

  “是,思追下次一定细心。”

  【贰】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当静室当真只剩下蓝忘机魏无羡两人的时候,魏无羡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次真的是他的错了,若不是自己耐不住馋酒喝,也不会酿成这么大的祸。

  那日回到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天空都泛起了鱼肚白了,云深不知处天气偏凉,现在也正是刚入春天,天黑得快,亮得也快,反正魏无羡之前从来都没有这么早起过。

  直到进了静室,魏无羡才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蓝忘机的伤口。

  蓝白相间的衣服哪里还看得出颜色,只有被血染得大片的血衣了,还有些地方已经干了,血的颜色深得吓人。

  蓝烨真来了,看了蓝忘机这骇人的伤势,也顾不得什么雅正了,他比蓝忘机老一辈,是看着蓝忘机长大的,打那不夜天之战后,哪还见他受那么多伤?

  “腿和腰上的旧伤就作罢了,上次跌落悬崖的伤也还没好全,本就伤及肺腑,不该动武运功才是,这次又搞出这样的幺蛾子,再退一万步说话,每每换季正是他寒痛发作的日子,你若心属于他,便该劝他好生修养才是,而不是趁个空闲去山下喝个小酒!”

  魏无羡就这样被蓝烨真训了一通,也没反驳,这次的确是自己害了蓝湛,别无他法,若是可以替他疼,魏无羡早就去了。

  蓝忘机看是醒的时间比较长了,精神也好一点了,又坐起来一点。

  看到魏无羡眼睛里充满血丝,还有些红肿。但是脸色苍白,两颊好像有些凹陷,蓝忘机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魏婴,为何不好好睡觉。”

  “... ...”

  “以后不许这样了。”

  魏无羡不知他说的是哪件事,又或许两者都有,他咬着唇一言不发,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这次哪有资格生气。

  若是要气,又气点什么?不爱惜自己?那还不是自己干出来的好事。

  “你也是。”魏无羡想着,接了这么一句话,“二哥哥,只要你乐意,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蓝忘机没说话,只是向前欠了欠身,费力地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搭了一下魏无羡的肩膀。

  “蓝湛...?”

  “算是抱你一下。”

  空气急速升温,蓝忘机赶紧又把手收了回来,脸色瞬间好看些了,大概是脸红了吧。

  “嘿嘿蓝湛,睡了几日怎么反而还退步了,你这下是非但没长进,不过主动撩拨...勇气可嘉啊!”魏无羡又开始笑着调侃了,蓝忘机感觉什么都值了。

  蓝忘机给了个微笑,然后直勾勾的盯着魏无羡。这下轮到魏无羡不自在了,从脖颈爬到耳根的粉色让我们堂堂的夷陵老祖害羞得不敢看蓝忘机的眼睛。

  二哥哥笑起来是真好看...就是...瘦过头了些,脸也太白了,这哪里是小白脸啊,简直比太白金星还白。

  魏无羡心里想着,越想越难受。

  本是赏心悦目,无可挑剔的脸蛋,魏无羡却直看直皱眉。

  “蓝湛,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下山了,好不好?我一定要把你养胖些,你这骨头,睡得我直咯人。”

  “天子笑...”

  “还提天子笑!我不喝了,不喝了!把我二哥哥害成这样,我以后都不喝了。”魏无羡鼓着脸,翻个白眼骂骂咧咧的说。

  蓝忘机居然轻声笑了一声,“能喝,不过,只能我买。”

  【叁】喂药

  蓝忘机才躺了两日又不安分了,这次魏无羡反而比他还能静得下心来。有一次趁魏无羡不在,蓝忘机想试着自己起来活动活动。

  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蓝忘机刚从床上坐起,就已经费力得冷汗湿了中衣。右臂使不上力, 腰上也还有麻麻的疼痛,蓝忘机皱着眉。硬是自己就站了起来。

  哪知道刚碰到地,蓝忘机就感觉整个云深不知处天旋地转,眼前黑一片蓝一片的,又要跪倒下去。

  蓝忘机用手撑住茶几,想尝试着稳住自己,不料愣是身子一直颤抖,腿上的伤因为穿的少与空气一接触,疼痛瞬间也被触发了。

  “咳咳咳...咳...”蓝忘机现在有些后悔,就不该下来的。他慌忙拿左手捂住口鼻,他感觉到有丝丝血锈从指缝中滴出。

  右臂自然无力支撑。失去了支撑物体的蓝忘机瞬间踉踉跄跄,要倒在地面了。

  “蓝湛!”魏无羡端着药进来刚好看见这一幕。什么药啊,蓝氏家规啊,他也不管了,把药往茶几上一放。赶紧冲过来接住了蓝忘机。

  “蓝湛!你干嘛啊,你现在身体状况能下来吗?你看你这也是伤,那也是伤,我都不知道该扶着哪儿...”魏无羡说出这句话时也是满腹心酸。

  将蓝忘机放在床上躺好,魏无羡才发现了地上的斑斑血迹。

  “蓝湛...怎么,又,又流血了吗?是不是胸口不舒服?”魏无羡心疼的望着还在喘气蓝忘机,不知道说什么好。

  蓝忘机看向魏无羡,只是摇摇头。

  “蓝湛,多说几句话又不要铜板,你好歹也告诉我啊。”魏无羡转身去茶几那把那碗所剩无几的药端过来,刚才跑太急了,往那边一放就洒了不少。

  “药...也剩得不多了,碗里的已经凉了,你要不先喝着,喝完了,我再叫修鸿君去煎一副吧。”魏无羡也觉得这副药着实难闻,是给人喝的吗。

  “蓝湛,要不...你忍一忍,一口气喝了?”

  “喂我。”蓝忘机抬头,又笑了,魏无羡知道自己招架不住,鬼使神差的就把药都吞到自己口里,对着他的嘴渡过去了。

  药喂完了,蓝忘机却没有要松口的意思,他把魏无羡都牙齿撬开,神经他的口腔,鼻息也全都是他依恋的味道。

  “呼...哈...哈...蓝湛,你,你太狠了...”

  “药也没有很苦。”

走了,不回来了

致命发带(二)

      羡羡意外在乱葬岗发现了一本书,可以重回年少,这个是我看见一位大大的文章时,才想到的,说起来还得谢谢那位大大......

      你羡重回年少的时候头上的发带不能轻易的给人乱碰,那个发带就相当心脏口,也就是抓住了魏无羡的命根子....…


                本文不怼任何人,我是全员粉!...

      羡羡意外在乱葬岗发现了一本书,可以重回年少,这个是我看见一位大大的文章时,才想到的,说起来还得谢谢那位大大......

      你羡重回年少的时候头上的发带不能轻易的给人乱碰,那个发带就相当心脏口,也就是抓住了魏无羡的命根子....…


                本文不怼任何人,我是全员粉!          


       第二章  姑苏


       只见山中一处小溪碧绿的荷叶间,一个身形纤长的少年站于船头,衣袖裤腿高高卷起也不失为--种清爽柔软的发丝间滴下几滴水,飘逸的长发用鲜红的发带尽数拢起,少年生得封神俊朗,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似是会勾人魂儿一般.....


      “三公子,宗主在大厅候着呢!快去大厅吧,三公子!”一个下人急道。


       魏无羡撩了撩前面的头发,不以为然,“知道了知道了。”


       那下人一听,便急忙离开了……


       魏无羡也不待慢,换好衣物拿起发带也过去了……


       要说为什么魏无羡会在岐山……这个说来话长了,那年……


       温情下山买药材,发现岐山境内居然没有,只好到临近的夷陵买药,竟意外遇到了正在被狗咬的魏无羡!


       温情也不迟疑,直接冲了过去,连药材掉了也没有去看……


       魏无羡虽年龄小,但魂魄可是十九岁的人啊,下意识喊了一声,“情姐。”


       不料,温情竟然也是存在前世记忆的!


       “魏无羡,你没事吧?”


       “情姐,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就这样,温情拿了些药材给魏无羡,“还有多久,江宗主才来?”


       魏无羡挠了挠头,“还有几年呢。”


        温情微微一惊,也是魏无羡三岁失去父母,现在估摸着魏无羡才五岁,九岁才被江枫眠带回云梦……(我也不太确定,错了的话,评论,我会改的)


       半响,温情道,“魏无羡,或许,你可以来岐山……”


        魏无羡皱了皱眉,“不可……”


       温情徐徐善诱,“还有四年,你要在街头浪多久?你现在不过只有五岁,身体不可能逃过狗的龅牙!况且,来岐山,你可以更好的知道温若寒的动向。”


       魏无羡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温情,“那还愣着做什么,走吧!”


       温情向魏无羡伸出手,“走吧!”


       ……


       那天,温若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去了岐黄一脉……看见了魏无羡,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收了魏无羡为岐山三公子……


       而温情为岐山大小姐,温宁为岐山四公子……


       岐黄一脉一夜之间从渺小的让人注意不到成为尊贵无比的岐山分布管辖者!


      为此,魏无羡深感迷惑,这个温若寒居然不似前世的那个温若寒!

 

      前世,温若寒凶神恶煞,而,今世,温若寒平易近人(当然也只对魏无羡和一些人)


      魏无羡还发现了这一世的发带不再是普通的鲜红色,而是两颗小铃铛🔔和一条长长的鲜红色的发带!(其实很好看的,只是我不会画)


       可是魏无羡却觉得这发带蹊跷得很,连同自己胸前都有着两个铃铛的黑色印记,就连温情都不知道,这个是何来历……


       这些年魏无羡翻遍了岐山整个书堆,都没有找到答案……


       不对啊,岐山没有……但……不代表姑苏没有……


      不仅如此,魏无羡还发现了他的陈情还在,鬼道他终究还是要修,没有金丹,没有心跳,没有脉搏,身体属阴……


      而那条发带却像是代替魏无羡的心脏一样,不可以离发带太远……


       魏无羡扶额,难道是因为重来一世的时候哪里错了?


       ……


      在岐山的九年里(诶,我数学不好,九年就是九年不接受反驳),魏无羡以岐山的名义,做了许多好事,只希望这一世他的家人不要被……


      几年里,魏无羡已经学会了掌握鬼道来控制随便,使随便可以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运行……(这个细节很重要)


       镜头一转


       “三公子来了!” 门外的人道。


        魏无羡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义父”

  

        温若寒无奈的摇摇头,“阿婴,明日启程去姑苏……”


         魏无羡一听,不顾场合喊道,“太好了!”


         温若寒轻咳一声,“阿婴,此去姑苏……”


         魏无羡微笑,“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带人过去的!”

      

          大长老心中擦汗,也就只有魏婴敢这样对宗主说话了吧。。不过这样也好,以前宗主都是不苟言笑,而现在,最起码有了笑容……


         温若寒揉了揉太阳穴,“不是。。此去姑苏,带上温旭吧……”


         “为什么!”


        魏无羡心头一震,温旭不好相处,从小冷的很,狡猾,诡计多端……这是魏无羡对温旭的评价……    


       温若寒说完后,又道,“旭儿他从小也没有什么朋友,多半也是孤独,此去让他放松放松……”


        魏无羡知道此时也不好拒绝什么,应了下来……


 

        (接下来借鉴陈情)



          姑苏——

        

           “没有拜贴不得入内。”


——————————————————————


(其实,魏无羡去姑苏还有一个目的)


(温旭去姑苏以后,其实什么也没有干)


(这里,温旭是坏蛋)


(羡羡的发带接下来是多灾多难)



诶诶诶,你们都不评论,也不点赞竟然搞得我有点尴尬😳



赏脸呗,评论一下,你们个人的意见,说不定我会根据你们的意见改改呢?


好趴,承认,最近我只更这本书……








走了,不回来了

致命发带(一)

      羡羡意外在乱葬岗发现了一本书,可以重回年少,这个是我看见一位大大的文章时,才想到的,说起来还得谢谢那位大大……


      你羡重回年少的时候头上的发带不能轻易的给人乱碰,那个发带就相当心脏☯︎,也就是抓住了魏无羡的命根子……


       本文不怼任何人,我是全员粉!...


      羡羡意外在乱葬岗发现了一本书,可以重回年少,这个是我看见一位大大的文章时,才想到的,说起来还得谢谢那位大大……



      你羡重回年少的时候头上的发带不能轻易的给人乱碰,那个发带就相当心脏☯︎,也就是抓住了魏无羡的命根子……



       本文不怼任何人,我是全员粉!

       

       


——————————————————————


第一章:重回年少


       乱葬岗上——


       “羡哥哥羡哥哥!真的能种出好多阿苑来陪我玩吗?”


       魏无羡笑了笑,“当然,到时候,阿苑就有很多小朋友和你玩了。”


       “咦?羡哥哥,这是什么呀?”温苑看着土里的书本,迷惑道。


        闻声,魏无羡也看了过去,一本破旧的书,“阿苑,我们一起把它挖出来!”


        “好!”


        直到书本被挖了出来后


         这难道是以前的世外高人所留下来的?


         想着,魏无羡随便翻了一页,就看到了大大的二字“重回”


         “羡哥哥,这是什么?”温苑看着魏无羡,好奇道。


         魏无羡一愣,“阿苑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好,羡哥哥……”


         得到回应,魏无羡头也不回的往伏魔洞跑去……


         奇怪,羡哥哥怎么了?要不去问问情姑姑?不行不行,羡哥哥说要在这里等他,而且我还要种好多好多的小朋友!


         温情刚刚种完萝卜,累死了(是萝卜吗?还是土豆来着,我不记得了。。错了勿怪)


         恍然间,温情一愣,忽然反应过来,大吼,“魏无羡!”


          伏魔洞里,“哈欠~,谁在骂我?!”


          不管了,若是这个是真的,那岂不是莲花坞……有救了?!


           想着想着,魏无羡越来越激动,下一秒,“啊!”


           一本书砸了过来,魏无羡一回头,正是温情,“哎哟,情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怎么能动不动就扔书呢?是吧?”魏无羡笑道。


           温情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能把阿苑种到土里,这下子新衣服又脏了,还不赶快去洗衣服!”


           “那可不行,我可是夷陵老祖,怎么能去干这种粗活!”


           温情看着他,魏无羡心中擦汗,“好好好,我去我去!”


          “诶……”温情叹了一口气,也离开了……


          夜晚——


          只能赌一把了!


          魏无羡拿起小刀准备要动手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魏无羡,你在坐什么?”


         魏无羡吓得小刀掉在地上,“哈哈,情姐,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啊?”


         温情无视了他这句话,道,“魏无羡,大晚上你拿着小刀做什么?该不会受不了了,要自杀吧?” 

                             

          温情虽然知道魏无羡不会自杀,但调侃了一下……


          果不其然,“怎么可能,我只是。。”


          “怎么了?”


         眼下,魏无羡也不好瞒着了,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


          见温情一直沉默,魏无羡有些慌张,他还是挺害怕情姐不同意的……


         “情姐,你同意吗?”


          温情笑了笑,“这种美事,自然是同意的。”


         “那太好了,快来帮我!”


         “嗯——”


         ……

            

         直到阵法完成以后,魏无羡脸一黑,“怎么了,魏无羡?”

  

          “情姐,好像只能有一个人有记忆……”


           温情白了魏无羡一眼,“我还以为什么呢,你去,我身在岐山事事不方便……快点吧,我还等着你来救我们岐黄一脉呢?”

    

            “好——”


            乱葬岗一道红光闪过,紧接着,兰陵金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也都消失了……






——————————————————————




你们说羡羡在温家还是云梦捏还是……夷陵魏氏?

(剧情进行魔改,呃,就是可能有点像陈情)



还有如果选温家那温晁是好是坏







点上你们的小红心❤




走了,不回来了

推文:忘羡

神缘 

混血叽x神帝羡,老婴小机年下


挡劫之人 

挺虐的,写的是魏无羡天生是为蓝忘机挡灾的人,放心,结局一定是好的


辞镜 

仙君羡×魔君叽


有鹤 

汪叽是羡羡的弟子,也就是“师徒恋”别问我为什么加“”     因为后来悲伤的   分开?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变成道侣了😄


时光倒回 

羡羡回到百凤山


抛老...

神缘 

混血叽x神帝羡,老婴小机年下








挡劫之人 

挺虐的,写的是魏无羡天生是为蓝忘机挡灾的人,放心,结局一定是好的







辞镜 

仙君羡×魔君叽








有鹤 

汪叽是羡羡的弟子,也就是“师徒恋”别问我为什么加“”     因为后来悲伤的   分开?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变成道侣了😄






时光倒回 

羡羡回到百凤山







抛老祖 

写的是羡羡回到从前








含营 

婚后羡魂穿老祖羡








假如魏无羡变成兔子 

这个比我之前看的还要好看








羡羡有了读心术 

有了读心术,羡羡每次都笑场









隐忍 

羡羡是O

他会隐藏O的事实

校园








放了很多我喜欢的文章,不知道有没有重复的,如果有可以评论一下,让我改一下








华九
吃了这么久的粮,自己产有点激动...

吃了这么久的粮,自己产有点激动!!还有点羞射(×)

吃了这么久的粮,自己产有点激动!!还有点羞射(×)

走了,不回来了

推文:忘羡

当魏无羡变成了陈情的器灵 

某天,江澄拿着笛子甩啊甩,你羡刚好醒了,突然一股力就把你羡甩出去了,因为惯性本来应该直接呲溜一下摔墙上,但是你羡没实体直接穿墙飞出去辽。


人生若只如初见 

忘羡校园文ABO

前期,学生叽——学生羡

后期……


少年郎 

虐羡羡(超好看)


病弱羡 

非典型病弱羡,比起团宠羡,更偏爱那种野性难驯的、凌厉而又有绝代风华的病弱美人老祖


校园忘羡ABO 

讲述的是魏无羡(Omega)想去A学校,虞紫鸢不同意,故意以你去了就必须和温晁好的...

当魏无羡变成了陈情的器灵 

某天,江澄拿着笛子甩啊甩,你羡刚好醒了,突然一股力就把你羡甩出去了,因为惯性本来应该直接呲溜一下摔墙上,但是你羡没实体直接穿墙飞出去辽。






人生若只如初见 

忘羡校园文ABO

前期,学生叽——学生羡

后期……





少年郎 

虐羡羡(超好看)






病弱羡 

非典型病弱羡,比起团宠羡,更偏爱那种野性难驯的、凌厉而又有绝代风华的病弱美人老祖





校园忘羡ABO 

讲述的是魏无羡(Omega)想去A学校,虞紫鸢不同意,故意以你去了就必须和温晁好的借口,没想到魏无羡答应了





那些年男朋友给我开过的后门 

霸道学长叽alpha x (伪)柔弱学弟羡omegaV狂霸酷炫追学长叽的伪柔弱羡大学日常.....V用尽能力给媳妇开后门的学长叽

不定时更.

Abo现代校园.....不喜慎.....纯甜! ! !






我是来杀你的 

特务叽x杀手羡

又名《不想谈恋爱的小偷不是好杀手》

糖多刀少,至少我认为是这样






大梦不醒 

病弱羡

穷奇道之后,金子轩被温宁所杀,魏无羡求得一味名为大梦不醒的仙药,换得金子轩的复活。

一命换一命,他将逐渐失去生命。





银铃仙 

.穷奇道截杀成功

.金子轩是家主,赤峰尊还是死了

.虽说是忘羡,但感情线走的并不多,多半还是江家姐弟还有金凌的亲情线

.羡羡在第一章昙花-现,正式登场在第二章结尾






风起 

穷奇道劫杀成功













姑苏城内花已开

忘羡文收集

这个世界怎么了


因为各人原因(懒)


所以不打字介绍


具体内容看截图
[图片]https://xiwangshijian.lofter.com/post/30e7c776_1c840dd4b


此截图为文章内容


链接点不开就看评论区

这个世界怎么了


因为各人原因(懒)


所以不打字介绍


具体内容看截图
https://xiwangshijian.lofter.com/post/30e7c776_1c840dd4b


此截图为文章内容


链接点不开就看评论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